第四十六回 扑天雕两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当时杨雄扶起那人来叫与石秀相见。石秀便问道;“这位兄弟是谁?”杨雄道;“这个兄弟,姓杜,名兴,祖贯是中山府人氏。因为面颜生得,以此人都叫他做鬼脸儿。上年间,做买卖,来到蓟州,因一口气上打死了同伙的客人,官司监在蓟州府里,杨雄见他说起拳棒都省得,一力维持救了他。不想今日在此相会。”杜兴便问道;“恩人为何公事来到这里?”杨雄附耳低言道;“我在蓟州杀了人命,欲要投梁山泊去入伙。昨晚在祝家店投宿,因同一个来的火伴时迁偷了他店里报晓鸡,一时与店小二闹将起来,性起,把他店里都烧了。我三个连夜逃走。不提防背后赶来。我兄弟两个搠翻了他几个,不想乱草中间舒出两把挠,把时迁搭了去。我两个乱撞到此。正要问路,不想遇见贤弟。”杜兴道;“恩人不要慌。我叫放时迁还你。”杨雄道;“贤弟少坐,同饮一杯。”三人坐下,当下饮酒。杜兴便道;“小弟自从离了蓟州,多得恩人的恩惠;来到这里,感承此间一个大官人见爱,收录小弟在家中做个主管,每日拨万论千尽托付与杜兴身上,甚是信任,以此不想回乡去。”杨雄道;“这大官人是谁?”杜兴道;“此间独龙冈前面有三座人冈,列着三个村坊;中间是祝家庄,西边是扈家庄,东边是李家庄。这三处庄上,三村里算来总有一二万军马人家。惟有祝家庄最是豪杰。为头家长唤做祝朝奉,有三个儿子名为祝氏三杰;长子祝龙,次子祝虎,三子祝彪。又有一个教师,唤做铁棒栾廷玉,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庄上自有一二千了得的庄客。西边那个扈家庄。庄主扈太公,有个儿子,唤做飞天虎扈成,也十分了得。惟有一个女儿最英雄,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双刀,马上如法了得。这里东村上是杜兴的主人,姓李名应,能使一条浑铁点钢,背铁飞刀五口,百步取人,神出鬼没。这三村结下生死誓愿,同心共意;但有吉凶,递相救应。惟恐梁山泊好汉过来借粮,因此三村准备下抵敌他。如今小弟引二位到庄上见了李大官人,求书去搭救时迁。”杨雄又问道;“你那李大官人。莫不是江湖上唤扑天雕的李应?”杜兴道;“正是他。”石秀道;“江湖上只听得独龙冈有个扑天雕李应是好汉,原来在这里。多闻他真个了得,是好男子,我们去走一遭。”杨雄便唤酒保计算酒钱。三个离了村店。便引杨雄,石秀来到李家庄上。杨雄看时,真个好大庄院。外面周迥一遭港;粉墙傍岸,有数百株合抱不交的大柳树,门外一座吊桥接着庄门;入得门,来到厅前,两边有二十余座枪架,明晃晃的都插满军器。杜兴道;“两位哥哥在此少等。待小弟入去报知,请大官人出来相见。”杜兴人去不多时,只李应从里面出来。杜兴引杨雄,石秀上厅拜见。李应连忙答礼,便教上厅请坐。杨雄,石秀再三谦让,方坐了。李应便教取酒来且相符。杨雄,石秀两个再拜道;“望乞大官人致书与祝家庄来救时迁性命,生死不敢有忘。”李应教请门馆先生来商议,修了一封书缄,填写名讳,使个图书印记,便差一个副主管了,备一匹快马,去到那祝家庄,取这个人来。那副主管领了东人书札,上马去了。杨雄、石秀拜谢罢。李应道;“二位壮士放心。小人书去,便当放来。”杨雄、石秀又谢了。李应道;“且请去后堂,少叙三杯等待。”两个随进里面,就具早膳相待。饭罢,了茶,李应问些法;见杨雄,石秀说得有理,心中甚喜。已牌时分,那个副主管回来。李应唤到后堂,问道;“去取的这人在那里?”主管答道;“小人亲见朝奉下了书,倒有放还之心,后来走出祝氏三杰,反焦躁起来,书也不回,人也不放,定要解上州去。”李应失惊道;“他和我三家村里结生死之交,书到便当依允。如何恁地起来?必是你说得不好,以致如此!杜主管,你须自去走一遭,亲见祝朝奉,说个仔细缘由。”杜兴道;“小人愿去。只求东人亲笔书缄,到那里方肯放。”李应道;“说得是。”急取一幅花笺纸来,李应亲自写了书札,封皮面上,使一个讳字图书,把与杜兴接了。后槽牵过一匹快马,备上鞍辔,拿了鞭子,便出庄门,上马加鞭,奔祝家庄去了。李应道;“二位放心,我这亲笔书去,少刻定当放还。”杨雄,石秀深谢了。留在后堂,饮酒等待。看看天色待晚,不见杜兴回来。李应心中疑惑,再教人去接。只见庄客报道;“杜主管回来了。”李应便道;“几个人回来?”庄客道;“只是主管独自一个跑将回来。”李应摇着头道;“又入怪!往常这不是这等兜搭,今日缘何恁地?”走出前厅。杨雄、石秀都跟出来。只见杜兴下了马,入得庄门,见他模样,气得紫涨了面皮,咨牙露嘴,半晌说不得话。李应道;“你且言备细缘故,怎幺地来?”杜兴气定了,方道;“小人了东人书札,到他那里第三重门下,好遇见祝龙,祝虎,祝彪弟兄三个坐在那里。小人声了三个喏。”祝彪喝道;“你又来则幺?”小人躬身禀道;“东人有书在此,拜上。”祝彪那变了脸,骂道;“你那主人恁地不晓人事!早晌使个泼男女来这里下书,要讨那个梁山泊贼人时迁!如今我正要解上州里去,又来怎地?”小人说道;‘这个时迁不是梁山泊伙内人数;他是自蓟州来的客人,要投见敝庄东人。不想误烧了官人店屋,明日东人自当依旧盖还。万望俯看薄面,高贵手,宽恕,宽恕。’祝家三个都叫道;‘不还!不还!’小人又道;‘官人请看,东人亲笔书札在此。’祝彪那接过书去,也不拆开来看,就手扯得粉碎,喝叫把小人直叉出庄门。祝彪,祝虎发话道;‘休要惹老爷性发!把你那*小人本不敢尽言,实被那三个畜生无礼,说;‘把你那李*磡傩陵豪*,也做梁山泊强寇解了去!’又喝叫庄客原拿了小人,被小人飞马走了。于路上气死小人!叵耐那,枉与他许多年结生死之交,今日全无些仁无!’李应听罢,心头那把无明业火高举三千丈,按捺不下,大呼;“庄客!快备我那马来!”杨雄,石秀谏道;“大大官人息怒。休为小人们便坏了贵处义气。”李应那里肯听,便去房中披上一副黄金锁子甲,前后兽面掩心,掩一领大红袍,背胯边插着飞刀五把,拿了点钢,戴上凤翅盔,出到庄前,点起三百悍勇庄客,杜兴也披一副甲,持把上马,带领二十余骑马军。杨雄,石秀也抓扎起,挺着朴刀,跟着李应的马,迳奔祝家庄来。日渐衔山时分,早到独龙冈前,便将人马排开。原来祝家庄又盖得好;占着这座独龙山冈,四下一遭港,那庄正造在冈上,有三层城墙,都是顽石垒砌的,约高二丈;前后两座庄门,两条吊桥;墙里四边都盖窝铺,四下里遍插着刀军器;门楼上排着战鼓铜锣。李应勒马在庄前大叫;“祝家三子!怎敢毁谤老爷!”只见庄门开处,拥出五六十骑马来。当先一骑似火炭赤的马上坐着祝朝奉第三子祝彪。李应指着大骂道;“你这厮口边奶腥未退,头上胎发犹存!你爷与我结生死之交,誓愿同心共意,保护村坊!你家有事情,要取人时,早来早放;要取对象,无有不奉!我今一个平人,二次付书来讨,你如何扯了我的书札,耻辱我名?是何道理?”祝彪道;“俺家虽和你结生死之交,誓愿同心协意,共捉梁山泊反贼,扫清山寨!你如何结连反贼,意在谋叛?”李应喝道;“你说他是梁山泊甚人?你这厮平人做贼,当得何罪?”祝彪道;“贼人时迁已自招了,你休要在这里胡说乱道!摭掩不过!你去便去!不去时,连你捉了也做贼人解送!”李应大怒,拍坐下马,挺手中,便奔祝彪。祝彪纵马去战李应。两个就独龙冈前,一来一往,一下一下,斗了十七八合。祝彪战李应不过,拨回马便走。李应纵马赶将去。祝彪把横担在马上,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满弓,觑得较亲,背翻身一箭,李应急躲时,臂上早着。李应翻筋斗坠下马来。祝彪便勒马来抢来。杨雄,石秀见了,大喝一声,挺
  • http://www.gsdaquan.com/xiaoshuo/xs_detail-22423-174.html - 2017-12-31
  • 第四十六回 扑天雕两修生死书 宋公明一打祝家庄_水浒传
  •     话说当时杨雄扶起那人来叫与石秀相见。石秀便问道;“这位兄弟是谁?”杨雄道;“这个兄弟,姓杜,名兴,祖贯是中山府人氏。因为面颜生得,以此人都叫他做鬼脸儿。上年间,做买卖,来到蓟州,因一口气上打死... - 2013-09-24
  •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小市东门欲雪天,众中依约见神仙。蕊黄香细贴金蝉。饮散黄昏人草草,醉容无语立门前。马嘶尘哄一街烟。  话说西门庆那日,打发吴月娘众人往吴大妗子家吃酒去了。李智、黄四约坐到黄昏时分,就告辞起身。伯爵赶送出去,如此这般告诉:“我已替二公... - 2018-10-11
  • 第四十六回 用奇谋孔明借箭 献密计黄盖受刑_三国演义
  •     却说鲁肃领了周瑜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孔明曰:“便是亮亦未与都督贺喜。”肃曰:“何喜?”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便是这件事可贺... - 2017-12-12
  • 第四十六回 灵草不灵 毒草不毒_江湖奇英
  •   说着掏出一只锦盒,宋岳接过一看盒中,放着色泽相同的二株短茎小花,惟一的分别,这真正灵草仅有三瓣而已。  商氏父女听得脸色一变,道:“但是‘飞羽仙子’没有死啊!”  这句话反而使文芷娟呆住了,怀疑道:“没有死?散骨草七个时辰散骨化血,奇毒... - 2017-11-03
  • 第四十六章 论列国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_圣经
  • 46:1耶和华论列国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46:2论到关乎埃及王法老尼哥的军队:这军队安营在幼发拉底河边的迦基米施,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所打败的。46:3你们要预备大小盾牌,往前上阵。46:4你们套上车,骑上马... - 2017-09-13
  • 第四十六章 是非莫辨_引剑珠
  •   七修剑有如一柄顽铁,丝毫不带光芒,他手法极快,剑尖一颤,已闪电指向九毒教主前胸。  九毒教主虽然看出韦宗方出剑手法十分快速,但依然端坐不动,只听他身侧两名垂奢少女突然娇叱一声:“教主面前,你敢这般无礼……”  寒光一闪,两柄长剑,交叉飞... - 2017-12-30
  • 第四十六章 是非莫辨_引剑珠
  •   七修剑有如一柄顽铁,丝毫不带光芒,他手法极快,剑尖一颤,已闪电指向九毒教主前胸。  九毒教主虽然看出韦宗方出剑手法十分快速,但依然端坐不动,只听他身侧两名垂奢少女突然娇叱一声:“教主面前,你敢这般无礼……”  寒光一闪,两柄长剑,交叉飞... - 2017-12-30
  • 第四十六章 惟有安息日和月朔必须敞开_圣经
  • 46:1主耶和华如此说:“内院朝东的门,在办理事务的六日内必须关闭,惟有安息日和月朔必须敞开。46:2王要从这门的廊进入,站在门框旁边。祭司要为他预备燔祭和平安祭,他就要在门槛那里敬拜,然后出去。这门直到晚上不可关闭。46:3在安息日和月朔... - 2017-09-19
  • 第四十六章 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_圣经
  • 46:1彼勒屈身,尼波弯腰,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他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使牲畜疲乏。46:2都一同弯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驮,自己倒被掳去。46:3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 - 2017-09-07
  • 第四十六章 正义在人间名湖生色 单骑上少室古刹蒙尘_纵鹤擒龙
  •   洞庭君山的排教总舵,最近突然热闹起来。  湖面上平日鸡得见到的排教接待宾客的精致画舫,也不停地行驶在岳阳市区和君山之间。连巡逻用的梭形快艇也全数出动,不但加强了君山的巡逻,而且进出频繁,好像十分忙碌!  岳阳的茶馆酒肆中,一般好事的人,... - 2017-12-28
  • 第四十六章 神是我们的避难所_圣经
  • 46:1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46:2所以地虽改变,山虽摇动到海心,46:3其中的水虽砰訇翻腾,山虽因海涨而战抖,我们也不害怕。〔细拉〕46:4有一道河,这河的分汊,使神的城欢喜。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圣所... - 2017-08-21
  • 第四十六章 她的眼光中竟然含有焦虑之色_东风传奇
  •   他脸含微笑,潇洒的稍稍回头,目光朝左右两边扫过,他看到祝纤纤时,四目相投,她的眼光中竟然含有焦虑之色。  祝纤纤下首是辛七姑,他在众目之下,嘴皮不好乱动,但已把“传音入密”的话声传了出去:“记着,待会不论发生任何情况,你都不用管我,不可... - 2017-12-19
  • 第四十六章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所有的人忍不住都仰首朝窟顶看去。窟顶其实什么也没有,当然更没有耗子了。  白骨神君喝道:“贾老二,你还没有回老夫的话!”  贾老二双手一摊,愁眉苦脸的道:“回神君,这是莫须有的事儿,叫小老儿怎么说呢?  这样好不? ... - 2018-03-18
  • 第四十六章 宋钢在海南岛与小关剪刀夫妻挥手告别_兄弟(下)_故事大
  •   宋钢在海南岛的日出里与小关剪刀夫妻挥手告别,又在与小关剪刀相逢的广场上孤零零昏沉沉地站了一天,卖出了最后两瓶丰乳霜。  宋钢决定回家了,小关剪刀的一席话,让宋钢无限想念远在刘镇的林红,他担心自己也会像小关剪刀一样,再过几年连回去的心都会... - 2018-02-05
  • 第四十六章 一丝阴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见他好像稳胜自己似的,说什么如有冒犯,亲上九华请罪。心中更是生气,突然门户一撤。怒道:“姓言的,姑娘用不着使出九华恩师所传剑法,一样赢你!”  “你”字出口,娇躯突然凌空,玉臂挥洒。一口长剑,寒芒进发,业已疾如电闪,向言干荪当... - 2018-01-13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有道,却①走马以粪②,天下无道,戎马③生于郊④。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⑤。[译文]治理天下合乎“道”,就可以作到太平安定,把战马退还到田间给农夫用来耕种。治理天下不合乎“道”,连怀胎的母马也要送上战场,... - 2017-12-31
  • 第四十六章 互相残杀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闻于天抱拳道:“葛兄几位也赶来了。”  葛维朴连忙拱手道:“天君请了,兄弟是为民请命来的。”说到这里,一面朝普善大师拱拱手道:“大师请了,在下等人惊扰宝刹,心实不安,大师幸勿见责?”  普善大师合十还礼道:“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  ... - 2018-04-11
  • 第四十六篇 病能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题解  能,同“态”,病能,即疾病的表现。本篇论述了多种疾病的临床表现,所以篇名为“病能论”。篇中阐述了胃脘痈的症状、病机、诊法;卧不安的机理,不能偃卧的机理、脉象;腰痛症状、诊法;怒狂的病因,病机、症状、治则、治法;酒风的症状、治疗;最后... - 2017-12-31
  • 第四十六章 勾心斗角 眩露绝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时已经看清两人正是煞星手冷白和虬龙公主的侍卫长,岳凤飞。  鬼矶士秦风看清来人这后,嘿嘿冷笑道:  “小鬼头,我们又窄路相逢了……看来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可是这次纵我不杀你们,张堡主也绝不会放过你们擅闯冬竹堡之罪……”  煞星手...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