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昆仑一脚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矮小老道笑道:“自然认识,不然,老道怎会一眼就认出你是耿老儿的徒弟?”

      尹天骐肃然道:“晚辈不知道长是家师故友,多多失礼?不知道长名号如何称呼?”

      矮小老道嘻嘻一笑,道:“老道已有多年没在江湖走动。当年和令师相识的时候,还没穿上这身道装,如今若是遇上令师,只怕也认不出来了。”

      说到这里,忽然啊了一声,问道:“你师傅可曾和你说过武林四友么?”

      尹天骐心中暗道:“武林四友中,果然没有一个老道。”一面恭敬的道:“晚辈听家师说过。”

      矮小老道说道:“你说说看?”

      尹天骐道:“昔年江湖上流传着四句话,那是黄山一剑,铁面一判,昆仑一脚,关东一拳。”

      矮小老道呵呵笑道:“不错!小伙子,你看看老道这个!”

      说着,忽然跷起脚来!

      他这一举右脚,赫然是一双金光灿然的铜脚!

      尹天骐慌忙拜了下去,道:“原来老道长就是平老前辈。”

      昆仑一脚平一波,三十年前,在江湖上可说是大大有名的人物!

      昆仑一派,不在九大门派之中,那是因为昆仑派的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昆仑绝技“云龙八大式”,却是名驰天下,无人不知。

      平一波当年最拿手的武功,却不是“云龙八大式”,而是他自创的“迷魂脚”,据说他把你踢了出去,你还不知道这一脚是从哪里飞来的?大家就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做“昆仑一脚”。

      后来据说被仇家暗算,中了一种剧毒暗器,锯去一脚,他装了一双铜脚,故大家在背后就叫他平一跛。

      以为他脚上功夫就此完了,那知平一波装了铜脚,更是厉害,和他动手的人,但见黄影一闪,躲无可躲,中了他铜脚,纵然不死,也得身负重创。

      平一波自从自己中了毒药暗器,锯去一脚之后,痛定思痛,就穷研医经药典,对解救各种毒药暗器一道,尤有独到之解。

      但最近二十年来,这昆仑一脚,突然没了踪影,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原来他已经出家当了道士。

      闲言表过,却说尹天骐堪堪拜了下去,矮小老道袍袖轻轻一拂,一股无形潜力托住尹天骐身子,一面呵珂笑道:“老道见不得这些俗礼,小伙子快坐下来再说。”

      一面接着说道:“平一波是我昔日俗家姓名,已有多年不用,如今当了道士,大家因我装着一双铜脚,就叫我铜脚道人,听惯了,觉得这名字实在比什么真,什么修要好的多。”

      尹天骐点点头,应了声是。

      铜脚道人望着尹天骐,又道:“老道听说你师傅当了武林盟主,你小伙子一个人到哪里去?”

      尹天骐道:“晚辈奉家师之命,前往川西有事。”

      铜脚道人点点头道:“年轻人自该在江湖上厉练厉练,这也没错,只是你师傅生性耿直,仇家不在少数,这些人对你师傅奈何不得,但对付你,却足够有余。昨晚之事,就是一个例子,江湖上的牛鬼蛇神,各种伎俩,都使的出来,今后可得小心。”

      尹天骐道:“老前辈说的极是,晚辈自当谨记。”

      铜脚道人嘻嘻的笑道:“光记住有什么用?来,老道送你一件东西。”

      转身从床前小几上,抱起一只小木箱,开启箱盖,取出张薄如蝉翼的面具,随手递了过来,并且说道:“小伙子,离开客店,把马匹卖了,出城之后,戴上这个,赶到建始,再去买─匹马代步,就没人认得你出来了。”

      尹天骐双手接过,说道:“老前辈,这是人皮面具么?”

      铜脚道人笑了笑道:“不错,这是老道精制的面具,但和江湖一般人皮面具,稍有不同,戴在脸上和天生无异,不虑被人家看出破绽。你看,老道不是也戴了这劳什子,江湖上有谁能认得出我就是平一跛!”

      尹天骐心中暗道:“原来他也戴着人皮面具!”一面说道:“多谢老前辈厚赐。”

      钢脚道人又从小本箱中取出一个磁瓶,递给尹天骐道:“不用谢,老道和你师傅说的上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这可不是我老道硬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咱们武林四友,总不会是假的,诺,这瓶药你也收了。”

      尹天骐抬头道:“老前辈……”

      铜脚道人嘻的笑道:“小伙子,你莫小视了它,这是老道用一欢右脚换来的,嘻嘻,你总听师傅说过,当年老道被人家暗算,锯去右脚的事。这就是老道化了十年心血,研制的辟毒丹,专解各种暗器上的剧毒,只要嚼烂了敷在患处,内服外敷,无不药到毒除,行走江湖,带上一瓶,有备无患,昨晚你中了斑蛇毒针,就是它治好的。”

      尹天骐道:“老前辈厚爱,晚辈拜受了。”

      铜脚道人耸耸肩道:“好了,你该走子,老道也有事去。”

      尹天骐姑起身恭敬的道:“晚辈告辞了。”

      铜脚道人跟着站起,叮嘱道:“小伙子,别忘了离开这里,定要把马卖了,你这匹马,人家认得出来的。”

      说完,背起药箱,飘然朝外行去。

      尹天骐听他一再叮嘱自己把马卖了,心中暗暗忖道:“这位老前辈说的也是有理,临行之时,师傅也嘱咐自己,路上务必隐秘行藏,经过昨晚这场是非,自己还没入川,就已被人家看出师门来历,如何还能去暗中查访青城那件公案?”

      心中想着,只见一名店伙迎了上来,笑道:“客官脸水凉了,小的替你去换一盆来。”

      尹天骐道:“不用了。”

      店伙道:“原来客官和那位老道爷还是旧识?”

      尹天骐随口道:“从前见过。”

      店伙又道:“那者道爷是那一座观里的?”

      尹天骐笑了笑道:“是游方道士。”

      店伙笑道:“是啊,昨天小的就在庙门口看他替一个小叫化医烂疥疮,这老道爷真是好人,客官知不知道他的道号?”

      尹又骐突然心中一动,瞧了他一眼,摇头道:“不知道。”

      那店伙十分机警,忙道:“客官可要小的替你去准备早点?”

      尹天骐道:“早点不用准备了,我却有一件事要托你代劳。”

      店伙道:“客官有什么事,但请吩咐。”

      尹天骐道:“我要雇船入川,那匹马,请你给我去卖了。”

      店伙道:“这个容易,咱们城里,就有四五家马厂,小的立时叫人给你老送到马厂里去缴了就是,不知你者要卖多少银子?”

      尹天骐道:“随他们出个价就是了。”

      店伙又道:“你老要雇船,可要小的顺便替你老雇好了?”

      尹天骐道:“我想吃了午饭再走,船倒不急。”

      店伙唯唯应是,退了出去。

      尹天骐回到房中,洗了把脸,不多一回,那店伙匆匆进来,陪笑道:“客官,你老的马匹,小的托人送去马厂里缴了,据说这几天到的马匹多,价钱就低了些,客官又急着要走,一共只卖了十七两三线银子……”

      说着把银子放到桌上。

      尹天骐道:“卖了就好。”

      随手拿起一锭银子,递去道:“夥计,这是给你的。”

      店伙接过银子,连连称谢。

      尹天骐等店伙退走,就取起包袱,到柜上付过银子,扬长出门。

      刚跨出客店,只听店伙追了出来,说道:“客官不是说要吃了午饭再走,怎么的就动身呢?”

      这店伙当真招待周到,但使人觉得他好像过份殷勤了些!

      尹天骐对这位店伙早就心存怀疑,淡淡一笑道:“是的,我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此刻看一个朋友……”

      口中说着,人却并没稍停,直向大街行去。

      目光转动,脚下突然加紧,在大街上打了个转,就迳奔西,出得城来,这一带山岗起伏,树林绵密,尹天骐迅速回目四顾,身形一闪,疾如箭射,即往林中投去。

      他堪堪进入林中,但听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似是从城中方向赶来,举目望去,但见一个灰衣汉子,纵马急驰,打林前驰过,朝西而去。

      尹天骐看的心中不由一动,忖道:“莫非此人就是昨晚贼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6665-911.html - 2018-01-05
  • 第四章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_活着_故事大全
  •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 - 2018-01-21
  • 第四章 打通经脉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这谷口之内,四面环山,地方好像很辽阔,但看去一片都是树林,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穿过一片树林,前面出现了一条宽阔的石板路,两边都种着花木,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反正花气很浓郁。  七姑娘一直没有说话,踏上石板路,才回头道:“狄明扬,你怎么不说... - 2018-01-22
  • 第四章 东厢迎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灵岩大师急急问道:“老施主在何处见到敝师兄的?”  旋风煞木通阴沉的道:“老夫夫妇因此庙东厢乃是厉山阴脉结穴之地,适合徒儿练功,才于十天之前搬来此地。”他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左边那口棺材,又道:“老夫暂时借住的那口棺木,就是装着那个黄衣... - 2018-01-18
  • 第四章 千里寻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这是唐河一处渡头!  从南阳到唐河县,是一条大路.但唐河一衣带水,江面潦阔,那时候还没有这么长的桥,行人车马,都得靠渡船渡河。  这种渡船,是专门渡河的,船舱内容得下几辆马车,还可以载上三五十个人,两边对开,此来彼往,整天像穿梭般在江面... - 2018-01-18
  • 第四章 夜访藩司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船到望仙桥,恰正是周少棠舌战黄八麻子,在大开玩笑的时候,螺蛳太太午前便派了亲信,沿运河往北迎了上去,在一处关卡上静候胡雪岩船到,遇船报告消息。   &nbs... - 2018-01-19
  • 第四章 西帮腿长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六爷被驱鬼的锣声惊醒后,再也没有睡着。   母亲的灵魂不来看他,已经有许多年了。奶妈说,母亲并非弃他而去,是升天转世了。但明年秋天,就要参加乡试,他希望母亲来保佑他初试中举,金榜题名,分享他的荣耀。  神奇的是,他在心里... - 2018-01-19
  • 第十四章 血染福音堂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庚子年四月,义和拳也传入了太谷。传入太谷的第一站,正是城北的水秀村。   恰在四月,邱泰基的夫人姚氏到了临盆分娩的时候。  对这一次分娩的期待,姚夫人实在是超过了九年前的头胎生养。那一次也寄放了许多的期待和美梦,也一心希... - 2018-01-20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四节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不管如何努力回想,在此之后没有任何情景,蛛丝马迹也没有。谭家鑫的眼睛瞪着我,以及随后的一声轰然巨响,这就是我能够寻找到的最后情景。   &... - 2018-01-22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四章 左宗棠接两江总督的任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在上海,一直等得到左宗棠的确实信息。左宗棠已于十月十八日出京,但不是由天津乘海轮南下,经上海转江宁去接两江总督的任,而是先回湖南扫墓,预计要到年底快封印时,才会到任,胡雪岩本打算在上海迎... - 2018-01-17
  • 第九章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_活着_故事大全
  •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侍候家珍,我轻松了很多。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就把凤霞赶走... - 2018-01-21
  • 保护动物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美国联合碳化钙公司一幢高达52层的总部大楼竣工后,正在为找不到合适的宣传办法而发愁时,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大群鸽子飞进了这幢新大楼的一个房间里,鸽子粪、羽毛把房间搞得很脏。  公司的公关顾问得知此事后,立即产生了灵感,下令关闭所有的门... - 2018-01-21
  • 第十章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_活着_故事大全
  •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二喜是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干搬运这活,一不小心就磕破碰伤,可丢了命的只有二喜,徐家的人命都苦。那天二喜他们几个人往板车上装水泥板,二喜站在一排水泥板前面,... - 2018-01-21
  • 零增长政策下的一枚苦果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正所谓成功的企业其成功经验大同小异,而失败的企业却各有各不同的失败原因。当国人还在欷歔于羊城仟村和日本八百伴成为过度扩张政策下的牺牲品时,大洋彼岸的美国百年老店蒙哥马利·沃德公司却尝尽了过分保守的零增长政策带来的苦果。  1872年,推... - 2018-01-21
  • 最早的奥运会邮票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894年6月,在巴黎召开的国际体育会议作出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决定:1896年在雅典举行首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国际奥委会第一位主席泽·维凯拉斯将这一喜讯带回雅典后,希腊首相特里库皮斯因经费不足,感到十分为难,提出要求缓办奥运会。国际奥委... - 2018-01-21
  • 抢占第二落点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家新建的大型服装厂即将竣工投产,并开始对外招聘工人。经过几轮考核,已为人母的表姐有幸成为第一批试用工人,试用期是3个月。  能在这样一个企业里就业,应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尤其是像表姐这样的大龄求职者。因此,大家工作都很卖力,以争取到这... - 2018-01-21
  • 成功是心底热烈的渴望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许多年前,一个小姑娘应聘到纽约市的一家裁缝店当打杂工。上班时,她经常看到女士们乘着豪华轿车来到店里试穿漂亮衣服。她们穿着讲究,举止得体。小姑娘就想:这才是女人应该过的生活。想到这儿,一股强烈的欲望自她的心中升起:我也要当老板,成为她们中... - 2018-01-21
  • 第八章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_活着_故事大全
  •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 - 2018-01-21
  • 第一章 我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_活着_故事大全
  •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 - 2018-01-21
  • 白银谷 后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写完最后的章节,如释重负,也有一点怅然若失。写这部长卷,比预想的要累人,却也比预想的要“迷人”。两年多时间,全身心陷在这“白银谷”中,几不知外间正“跨世纪”。除非不得已了,每日都要写两三千字,时有倦意,却也常有走笔生趣的愉快。如此旷日持... - 2018-01-21
  • 白银谷 尾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光绪二十八年八月,六爷赴西安参加借闱乡试,延迟两年后,终于走进了贡院文场。  赴陕时,他要带了六娘同往,老太爷断然不允。只是召回了何老爷,陪六爷赴陕赶考 。新婚后,六爷一直厮守着孙氏,备考哪能十分专注得了?但进入考场,倒也真做... - 2018-01-21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活着 前言_活着_故事大全
  •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 - 2018-01-21
  • 锁不住的灵魂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八岁那年,她进伦敦皇家音乐学院学习作曲。  这很了不起,对于一个哑巴女孩来说。  她创办的电子杂志曾获奖,里面的诗歌、游记等大多出自她的笔下。  这很了不起,对于一个13岁的女孩来说。  有一年的1月到3月,她在别人的陪同下,从英国南部...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