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谁把我儿子抱出去_现实一种_故事大全

  •   山峰问母亲:“是谁把我儿子抱出去的?”

      母亲抬起头来看看儿子,愁眉苦脸地说:“我看到血了。”

      “我问你。”山峰叫道,“是谁把我儿子抱出去的?”

      母亲仍然没对儿子的问话感兴趣,但她希望儿子对她看到血感兴趣,她希望儿子来关心一下她的胃口。所以她再次说:“我看到血了。”然而山峰却抓住了母亲的肩膀摇了起来:“是谁?”

      坐在一旁的山岗这时开口了,他平静地说:“别这样。”

      山峰放开了母亲的肩膀,他转身朝山岗吼道:“我儿子死啦!”山岗听后心里一怔,于是他就不再说什么。

      山峰重新转回身去问母亲:“是谁?”

      这时母亲眼泪汪汪地嘟哝起来:“你把我的骨头都摇断了。”她对山岗说,“你来听听,我身体里全是骨头断的声音。”

      山岗点点头,说:“我听到了。”但他坐着没动。

      山峰几乎是最后一次吼叫了:“是谁把我儿子抱出去的?”

      此时坐在塑料小凳上的皮皮用比山峰还要响亮的声音回答:“我抱的。”当山峰第一次这样问母亲时,皮皮没去关心。后来山峰的神态吸引了他,他有些费力地听着山峰的吼叫,刚一听懂他就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然后他非常得意地望望父亲。于是山峰立刻放开母亲,他朝皮皮走去。他凶猛的模样使山岗站了起来。皮皮依旧坐在小凳上,他感到山峰那双血红的眼睛很有趣。

      山峰在山岗面前站住,他叫道:“你让开。”

      山岗十分平静地说:“他还是孩子。”

      “我不管。”“但是我要管。”山岗回答,声音仍然很平静。

      于是山峰对准山岗的脸狠击一拳,山岗只是歪了一下头却没有倒下。“别这样。”山岗说。“你让开。”山峰再次吼道。

      “他还是孩子。”山岗又说。

      “我不管,我要他偿命。”山峰说完又朝山岗打去一拳,山岗仍是歪一下头。这情景使老太太惊愕不已,她连声叫着:“吓死我了。”然而却坐着未动,因为山峰的拳头离她还有距离。此时山岗的妻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她朝山岗叫道:“这是怎么了?”

      山岗对她说:“把孩子带走。”

      可是皮皮却不愿离开,他正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山峰的拳头。父亲没有倒下使他兴高采烈。因此当母亲将他一把拖起来时,他不禁愤怒地大哭了。

      这时山峰转身去打皮皮,山岗伸手挡住了他的拳头,随即又抓住山峰的胳膊,不让他挨近皮皮。

      山峰就提起膝盖朝山岗腹部顶去,这一下使山岗疼弯了腰,他不由呻吟了几下。但他仍抓住山峰的胳膊,直到看着妻子把孩子带入卧室关上门后,才松开手,然后挪几步坐在了凳子上。山峰朝那扇门狠命地踢了起来,同时吼着:“把他交出来。”山岗看着山峰疯狂地踢门,同时听着妻子在里面叫他的名字,还有孩子的哭声。他坐着没有动。他感到身旁的母亲正站起来离开,母亲嘟嘟哝哝像是嘴里塞着棉花。

      山峰狠命地踢了一阵后才收住脚,接着他又朝门看了很久,然后才转过身来,他朝山岗看了一眼,走过去也在凳子上坐下,他的眼睛继续望着那扇门,目光像是钉在那上面,山岗坐在那里一直看着他。后来,山岗感到山峰的呼吸声平静下来了,于是他站起身,朝卧室的门走去。他感到山峰的目光将自己的身体穿透了。他在门上敲了几下,说:“是我,开门吧。”同时听着山峰是否站了起来,山峰坐在那里没有声息。他放心了,继续敲门。门战战兢兢地打开了,他看到妻子不安的脸。他对她轻轻说:“没事了。”但她还是迅速地将门关上。

      她仰起头看着他,说:“他把你打成这样。”

      山岗轻轻一笑,他说:“过几天就没事了。”

      说着山岗走到泪汪汪的儿子身旁,用手摸他的脑袋,对他说:“别哭。”接着他走到衣柜的镜子旁,他看到一个脸部肿胀的陌生人。他回头问妻子:“这人是我吗?”

      妻子没有回答,妻子正怔怔地望着他。

      他对她说:“把所有的存折都拿出来。”

      她迟疑了一下后就照他的话去办了。

      他继续逗留在镜子旁。他发现额头完整无损,下巴也是原来的,而其余的都已经背叛他了。

      这时妻子将存折递了过去,他接过来后问:“多少钱?”

      “三千元。”她回答。“就这么多?”他怀疑地问。

      “可我们总该留一点。”她申辩道。

      “全部拿出来。”他坚定地说。

      她只得将另外两千元递过去,山岗拿着存折走到了外间。

      此刻山峰仍然坐在原处,山岗打开门走出来时,山峰的目光便离开了门而钉在山岗的腹部,现在山岗向他走来,目光就开始缩短。山岗在他面前站住,目光就上升到了山岗的胸膛。他看到山岗的手正在伸过来,手中捏着十多张存折。

      “这里是五千元。”山岗说,“这事就这样结束吧。”

      “不行。”山峰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的嗓音沙哑了。

      “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山岗又说。

      “你滚开。”山峰说。因为山岗的胸膛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没法看到那扇门。山岗在他身旁默默地站了很久,他一直看着山峰的脸,他看到那脸上有一种傻乎乎的神色。然后他才转过身,重新走回卧室。他把存折放在妻子手中。

      “他不要?”她惊讶地问。

      他没有回答,而是走到儿子身旁,用手拍拍他的脑袋说:“跟我来。”孩子看了看母亲后就站了起来,他问父亲:“到哪里去?”

      这时她明白了,她挡住山岗,她说:“不能这样,他会打死他的。”山岗用手推开她,另一只手拉着儿子往外走去,他听到她在后面说:“我求你了。”

      山岗走到了山峰面前,他把儿子推上去说:“把他交给你了。”山峰抬起头来看了一下皮皮和山岗,他似乎想站起来,可身体只是动了一下。然后他的目光转了个弯,看到屋外院子里去了。于是他看到了那一摊血。血在阳光下显得有些耀眼。他发现那一摊血在发出光亮,像阳光一样的光亮。

      皮皮站在那里显然是兴味索然,他仰起头来看看父亲,父亲脸上没有表情,和山峰一样。于是他就东张西望,他看到母亲不知什么时候起也站在他身后了。

      山峰这时候站了起来,他对山岗说:“我要他把那摊血舔干净。”“以后呢?”山岗问。山峰犹豫了一下才说:“以后就算了。”

      “好吧。”山岗点点头。

      这时孩子的母亲对山峰说:“让我舔吧,他还不懂事。”

      山峰没有答理,他拉着孩子往外走。于是她也跟了出去。山岗迟疑了一下后走回了卧室,但他只走到卧室的窗前。

      山岗看到妻子一走进那摊血迹就俯下身去舔了,妻子的模样十分贪婪。山岗看到山峰朝妻子的臀部蹬去一脚,妻子摔向一旁然后跪起来拼命地呕吐了,她喉咙里发出了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接着他看到山峰把皮皮的头按了下去,皮皮便趴在了地上。他听到山峰用一种近似妻子呕吐的声音说:“舔。”皮皮趴在那里,望着这摊在阳光下亮晶晶的血,使他想起某一种鲜艳的果浆。他伸出舌头试探地舔了一下,于是一种崭新的滋味油然而生。接下去他就放心去舔了,他感到水泥上的血很粗糙,不一会舌头发麻了,随后舌尖上出现了几丝流动的血,这血使他觉得更可口,但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血。山岗这时看到弟媳伤痕累累地出现了,她嘴里叫着“咬死你”扑向了皮皮。与此同时山峰飞起一脚踢进了皮皮的胯里。皮皮的身体腾空而起,随即脑袋朝下撞在了水泥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他看到儿子挣扎了几下后就舒展四肢瘫痪似的不再动了。

      那时候老太太听到“咕咚”一声,这声音使她大吃一惊。声音是从腹部钻出来的。仿佛已经憋了很久总算散发出来,声音里充满了怨气。他马上断定那是肠子在腐烂,而且这种腐烂似乎已经由来已久。紧接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87-938.html - 2018-02-13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天狼飞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晃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了三十几个回合,楚秋帆终于渐渐领悟出道理来了!老狼主扑攻快捷,只是取法于狼,并无特异之处,他最厉害的则是指爪如剑,爪犹未至,爪风已然笼罩敌人全身,这是他“天狼九爪”的精髓所在,这一点,他现在也豁然贯通了,精要所在正是...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章 接请柬镖局赴宴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说话之时,跑堂的送上两盘热炒,和一壶竹叶青。刘二麻子伸手取过酒壶,替程明山面前斟满了酒,然後也自己斟了一杯,就举起杯子,说道:“程相公,在下敬你。”程相公连忙说了声“不敢”,和他对乾了一杯。刘二麻子替他斟满了酒,举筷道:“程相公,这笋片... - 2018-05-21
  • 第二十章 假神医暗施迷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时间渐渐过去,现在戍时已将过半,中院大厅灯火通明,棋子丁丁,薛神医和徐子桐早就杀了起来。  先前大家还围着观战,要叫旁观战的人不开口,那可比什么也难过。  所以就有人想了“棋旁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这两句辙儿,可见自古以来做真君子... - 2018-05-23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
  • 第二十八章 快意恩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禅杖突然向空一挥,喝道:“八部天龙,十八护法听着,这二人假冒本寺慈善、苦善二位长老,连手中持的法牒,也是假的。他们就是魔教余孽乔装而来,大家不可上当,还不列阵把他们拿下?”  他这一着颠倒黑白,果然高明得很,在场之人,自是全都... - 2018-05-18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二章 移花接木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裴元钧全身真气涣散,这一掌只是凭着他坚强的意志,与敌拼命,其实早巳成了强弩之末,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一个人又被挥得斜冲出去七八步远,砰然摔倒在地上。  蓝袍老者也身子一阵晃动,移动双足,稳住了重心,站立原地,运气调息。过了半晌,蓝袍老者药... - 2018-05-16
  •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 - 2018-05-15
  • 第二十章 降魔经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要知少林寺五位长老,各主一院,其中以戒律院所执行的寺中清规,历代相传,寺中有几种极为秘密的功夫,只有当了戒律院住持,才能练习。因此在武功修为上,戒律院住持该是少林寺首屈一指之人。如今连戒律院住持慈善大师都被贼人劫持,这自然是非常严重的事... - 2018-05-17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二十二章 有意择婿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麻天凤仰起脸,幽幽的道:“你离开这里之后,能不能不管少林寺的事,不和我兄妹正面发生冲突?”  “这个……”楚秋帆看了她一眼,无法作答。  麻天凤:“你不答应?”  “不是。”楚秋帆道:“从那天起,是姑娘先劫持了二位道长和宋秋云,并非在下...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林姑娘指点迷津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目送她掠去的后形微微出了回神,就举步穿林而出。荆一凤急着迎了上来,问道:“表哥,那人呢,他要你到树林中去做什么呢?”  程明山心中有事,但又不便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他只是警告我们,不许再追踪他们,不然……会对慧通大师等... - 2018-05-24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二十八章 破敌寨群雄脱险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也分配了各人的住处,除了司空玉兰住在第三层上,由杜鹃作陪,自己和窦金梁、萧道成等人,都住在第二层。  船开出灵山岛,天色已经渐渐黝黑,水手们加上两道风帆,船借风势,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就像奔马一般快速。  程明山要商老二,把夏涛声... - 2018-05-24
  • 第二章 成都行宫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由地道通往“刑宫”石阶,共二十一级,每级宽厚密为一尺,闵东源踏下第十九级时,曾抬头观望,迈下全部石阶,突闻金铁交错怪声,一扇重逾万厅的纯钢巨闸,已缓缓降落,砰然一声巨震,钢闸落阖地上,将石防地道遮死,毫无缝隙。  这时那尤桐霍甲两名持灯... - 2018-05-25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儿子的“521”密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小壮壮的妈妈在检查孩子的作业时,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521”。妈妈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啊?她想问一问壮壮,但孩子睡下了,鼻翼间发出轻微的鼾声。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这一段时间学习成绩下降,是不是和这张纸条有关系?她把... - 2018-05-14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九章 未拜山先中奸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是临海的一个小城,但总算在城门口雇到了一辆马车。由阮清香、荆一凤、司空玉兰、杜鹃四人押着女装的飞龙公子和楚人杰登车。  程明山、刘得禄、商老二三人则买了三匹骡子当坐骑,就一路西行。  好在沿途都有丐帮弟子留下的记号,他们只是跟踪着前面... - 2018-05-25
  • 第二十三章 旅程上强敌环伺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萧道成嘴角间,不期流露出一丝冷笑,正待跨步,突听身后树林发出一阵断折的异响,来势奇快,声音入耳,已经到了头顶之上,眼前顿觉青光一闪,枝叶断柯纷落如雨!  萧道成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人影随着泻落身前,那正是和崆峒岛主在动手的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十四章 风帆间波涛汹涌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心中暗道:“来了!”一面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有人来了,你不可再动。”  话声方落,舱门已被轻轻推开,正在狂吠的小乌忽然不叫了,而且还朝门外那人摇头摆尾,作出欢迎之状。  狗对这人摇头摆尾,那是熟人无疑!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两... - 2018-05-24
  • 第二十五章 设奸计美酒温情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船上也早已看到海面上有人划近过来,立时有两名水手走近船旁,俯着身放下一艘小舢舨来。  程明山先要司空玉兰跨上小船,自己也跟着踪起,落到舢舨之上,缓缓攀登上船。  站在两名水手后面的是两个长发披肩,长裙曳地的梅红衣裙少女。  她们朝两人躬... - 2018-05-24
  • 第二十五章 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前将军,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  后将军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哼道:  “辛兄,就算咱们追错了人,但至少证实了一件事,这老婆子的轻功,不在咱们之下。”  前将军沉嘿道:“不错,咱们果然看走眼了。”  黑衣老妇道:“老婆子并没说不会武呀。”... - 2018-04-30
  • 第二十章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如果来不及封解他的掌势,就非弃剑不可。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身形忽然一个轻旋,避开对方撞来的掌劲,人已旋到独眼龙右侧,左手五指舒展如兰,反拂独眼龙右肘关节。  这轻轻一旋,不但化解了独眼龙的“锁龙劈角”,尤其身法轻快,拂出左手,... - 2018-04-30
  • 第二章 丐帮在大江南北有十八处分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丐帮在大江南北,有十八处分舵,一个分舵主在帮中地位并不算很高;但南昌分舵的苍鹰白仰高,就是帮中八大护法长老,论辈份,还比他低了一级。  他舍长老而不为,偏偏要当一个分舵主,是因为他舍不得离开佛头塔。  他在佛头塔第七层上,已经整整住了四... - 2018-05-01
  • 第二十章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走向左首,朝丁季友,护花门主两人说道:“丁三侠、门主,恭喜你们破镜重圆,夫妻父子团圆。”  丁季友、护花门主也连连还礼,接着总管丁仲谋、副总管刘婆婆以及四名教练也一起向两人致贺。再接下来是九名女弟子纷纷上前跟... - 2018-05-03
  • 第二十一章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护花门大门)高声喝道:“护花门、花字门两位门主,速来参谒圣母。”  丁仲谋也高声说道:“盛老哥,你还未回答在下问你的话,阁下口中这位圣母,究是何等样人?在下行走江湖,从未听人说过,要在下如何进去通报?敝门主设若问... - 2018-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