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记蓝星,受了伤了她能躲得过去吗?

      从见了封冰的第一眼开始,他便完全在下意识中认定绝不能有什么人可以在他的面前伤害她。

      可是现在,他完全没有把握,一点也没有。

      刚才那一无影无踪突发而至的暗器至今仍令他心有余悸。

      星星漫天,蓝月惊魂。月狐一击绝杀,小女子领教了。封冰清吟道。

      星星漫天的二十八星宿按日月五行分为七组,每组四人。分别正是黄金、紫木、绿水、赤火、青土、蓝月、橙日。以魏公子的实力自然早就侦知了明将军的情报,封冰此时提及一来告诉楚天涯对方的虚实,二来也是表明自己伤不重,不让他担心。

      林中仍然寂静,全无半点声响。

      楚天涯精神一振,对方迟迟不敢再出手,恐怕也只来了蓝月四人。

      杀手的可怕正是在于人们对其的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做匪夷所思的一击,而其本身的武功却未必已臻化境。

      目前虽然对方四人,已方一人已伤,但刚才是暗处算明处,有心取无心,此刻自己和封冰联手,都有着预备,这一战的胜负应属未知。

      来的人正是蓝月中的月狐、月鹿、月乌、月燕。

      蓝月之首月狐带手下奉明将军之命来迎商晴风,赶到时却发现商晴风已伏尸在地,却看到了封冰和楚天涯。楚天涯出道不久,月狐自是不识,但封冰却是魏公子手下的左臂右膀,月狐只恐未能及时接到商晴风不能回去复命,便决定暗杀封冰。

      然而却料不到月燕那一记极尽天时变化的绝命一击却仍被那个年轻人挡下,这才知道此人武功极高。要知星星漫天出手绝少落空,纵然不中也是一击即退,而此次满以为毫无差错却终于失手,不由心萌退意。

      可楚天涯剑已出鞘,杀气满面,此时撤退定然躲不过他的敏锐感觉,月狐心中叫苦,却是箭在弦上,只得与三人各自伏兵不动,静待发动第二次袭击的机会。

      楚天涯出道以来,唯一所欠缺的便是临敌经验。经与商晴风一战,无涯初现其锋便破敌于一招,信心与胆略大增,正是一个剑手的极佳状态。此时封冰在自己面前受伤,更是同仇敌忾,痛由心生,就算是名满江湖从无虚发的星星漫天也不敢稍撄其锋。

      楚天涯功运全身,感觉份外清晰,已察知了三个敌人的地点,但也不敢强行出手,对方都是身经百战善于抓住时机的杀手,稍有不慎,出手一有破绽,今日便埋骨于此了。

      一时双方都不敢先行出手,成了胶著状态。

      封冰渐觉左臂麻木,知道蓝星上淬有毒,对方也许便等她毒发时方再行攻击,那时楚天涯以一敌四只怕更是无望,虽然明知先出手不利,却是不得不速战速决了。

      嗖,封冰的千秋索向着三丈外一颗大树卷去。

      千秋索是封冰真正师父会君山寒梅师太的独门绝学,索长三丈二尺,劲力阴柔,正是远攻的绝妙兵器。

      索未至劲气已令树叶满天飞舞,一个身着夜行衣的人影冲天而起,楚天涯的剑光业已赶至,双方空中兵器相交七声,一声惨呼惊碎林间的寂静。那道影子骤然落地,眉心上血汩汩流出。

      同一时间,两个人影从左右两边向封冰袭到,可见对方的主要目标仍是封冰。封冰长索回绕,与二人相交数招,却是不闻兵器相接之声,各自变招。

      一眨眼间,二人影已再闪藏于林间。

      楚天涯一击杀敌,精神大振,刚才对方使着两支类似峨眉刺的短兵刃,见自己攻来却是不避剑锋,反而欺身近前,以短博击,凶悍非常。若不是封冰出手惊起对方,身形苍促下,自己必不能一击奏效。即是如此,也是连发七招,方始荡开对方的门户,一招无边无际刺入敌人的眉心。

      封冰勉强化解了二人的突袭,已是血气上涌,知道毒已渐渐发作,当下凝神暗自运功。

      楚天涯已是心里有数,对方虽然也是一流高手,但被已杀一敌,士气大减,余下的二人仅凭武功并不足虑,自己以一敌二也绝对有把握,只是还要提防那歹毒的蓝星。

      眼角瞥处却发现封冰脚步虚浮,不由大吃一惊。

      只在一失神间,蓝光再现。

      蓝星速度极快,楚天涯竟不及持剑格挡,百忙中仰面向后倒去,蓝星从面上一掠而过,尤感到发根被劲风撕扯得疼痛。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手执一柄一把五尺长的单手斧,劈向他的面门。

      楚天涯但见对方发乾目赤,唇裂龈血,心中暗惊,左掌回收护胸,右剑扬起。

      叮的一声,楚天涯的剑尖竟然被这大力一劈而震断,左手才好不容易撑住斧柄,顺势一拨,斧斫在地面上,火星四起,他的剑也一闪而入对方的小腹。

      与此同时,封冰亦仰面倒在地上。

      蓝月四人中,月狐胜于狡,月乌强于蛮,月燕则是巧。

      而月鹿,月鹿是一个很恨的人。

      他恨着一切,恨天恨地恨风恨雨甚至恨自己。

      除了师父鬼失惊,连蓝月之首月狐他也不服。

      月鹿一直很看不起月乌,因为月乌竟然会与蓝月中的唯一女性月燕相爱。

      做为一个杀手,自是不应该喜怒于色,当然更不能动真情。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月乌的天生神力与擒天斧不是他所能轻易挡下的。

      还有月燕的柔水刺与发蓝星的机巧阴柔。

      适才先是月燕巧发蓝星一击伤了封冰,凭蓝星上的奇毒,他满以为可以轻易制住这二人。然而先是封冰千秋索惊起月燕,楚天涯一招格杀月燕于半空,他已是心惊莫名。

      月乌见月燕死后大怒出手格杀楚天涯,楚天涯先躲蓝星再剑挡擒天斧最后一剑刺入月乌的要害,他更是心生惧意。

      然而他也更恨了。

      恨月狐为什么多事下令对付这两人;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武功;恨自己为什么只能永远做一个见不得人的杀手;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杀了楚天涯。

      他更恨封冰,从见到封冰的第一时刻,他就恨不得把这个面容如花浅淡若菊的女子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他恨这个女子看着楚天涯无端的眼神,恨她为什么偏偏是将军下令必杀的人,也恨自己为什么会见到她心跳加速

      得不到的东西,就永远让她消失。

      封冰倒地的一刹,月鹿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从藏身处一跃而起,向她扑去。

      月鹿没有发出左手的蓝星,他要让这个第一眼见到就让他恨自己心跳的女子死在他的右手刀下,他要看着她的身体在他的刀下变成凄惨的两段,这样他才能消除心中的恨意。

      而此时,楚天涯亦倒在地下,尚被月乌拼尽全力的一斧震得气血翻腾,谁可以救得了封冰?

      刀锋上流下的星光轻轻晃入了她的眼睛。

      她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恨意。

      她看到了对方左手小巧的机簧,原来蓝星是用这个东西发出来的,怪不得劲道如许之大,怪不得只能是一击即退,若非如此,漫天飞来的星星还真是无人能救自己了

      封冰心中这样转着千种念头,身体却盈盈向左平平移开三尺,躲开月鹿致命的一刀,千秋索轻轻缠上了月鹿的脖子

      原来这是她的计???

      月鹿心中凉透了。

      他恨这样美丽的女子怎么还可以这样聪颖。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先用蓝星射她。

      他更恨月狐,老大为什么还不出手?

      然后他的恨意便被一根恍若洞悉了天机的绳索缠断

      楚天涯见封冰遇险大吃一惊,却已是无能为力,刚才空中博杀月燕,闪开蓝星的袭击,剑挡月乌的重击,虽只是刹那的事,却是使尽了平身的本领,想救封冰已是力不从心。

      然而封冰计赚月鹿,让敌人暗器不及发出便溅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60-977.html - 2018-06-27
  • 第四章 智和砷寒院济孤弱 巧鹂儿深衙抚古琴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和砷和鱼登水同乘一抬四人轿,趔趔趄趄歪歪扭扭来到瓜洲渡口驿站门前。雪已经下得小了点,片片飞羽凌风旋飘,肴乱缤纷,仍旧是混饨宇宙。其实只是风大。连地下的雪也在流风中回荡,天上雪和地下雪搅到一处,显得眼花缭乱而已。两个人一下轿便各自被朔风裹... - 2019-01-23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四章 慰良臣乾隆探相府 防伦变天子指婚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老六,你何至如此?”乾隆勉强一笑,沉缓他说道,“别这样英雄气短嘛……你今年才五十岁,朕还指望着你侍候下一代主子呢!你从缅甸回来,朕原本替你担心的,要翻多少山过多少水,还要穿老树林子,怕你挺不住。现在到了北京,这就是你命大,这么多好医好... - 2019-01-28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四章 福公爵血战观星台 起义军全军殉义节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一夜福康安没有合眼,几乎整夜都在思索卯时总攻后的军事措置,玉皇殿中给他临时摆放了沙盘地图,熟悉得一闭目就全图闪在心里,还是不时起来,自己秉了蜡烛照着看了又看,累乏了就在临时搭起来的铺上略躺一躺,想起什么事就腾身起来再看地图。愈是临近卯... - 2019-01-29
  • 第四章 锦衣汉子索性闭上眼睛一语不发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锦衣汉子索性闭上眼睛,一语不发。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他就是锦衣铁手王赞。”  那声音说的极轻,但全楼的人都听到了,只不知那声音来自何处!  祝文辉心中又是一动,忖道:看来这酒楼上,还有深藏不露的江湖人。  他目光抡动... - 2018-04-27
  • 第四章 荀吉铁手愈使愈快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荀吉铁手愈使愈快,劲风呼呼,记记都朝伍世贤长剑下手,伍世贤到了此时,已是穷于应付,攻少守多,只有闪动身形,藉以趋避对方锁拿之势。  双方又打了十来个回合,陡听“挡”的一声金铁大响,荀吉铁手一下锁住了伍世贤的长剑。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 - 2018-05-01
  • 第四十四章 大家又把内力往万天声输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大家又把内力往万天声输去。  万天声身形跃起,右手疾挥而出,又是八九道剑光像闪电一般朝右首三名铁卫追击过去。  那右首三人刚被逢天游逼退,脚步还未站稳,但觉眼前剑光连闪,四道人影连袂飞扑而至,心头大骇,要待后退,已是不及,急忙举刀封架,... - 2018-05-04
  • 第四章 雨中论交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他越想越对,精神兴奋,那里还睡得着觉?这就翻身坐起,做了一会功夫。  午餐之后,江青岚佩好长剑,到马厩挑了一匹健马,牵出边门,立即翻身上马,泼刺刺的往西驰去!  从潞州到魏郡,虽然只有两百五十来里,但必须横越太行山脉,经过滏阳,最为近便... - 2018-04-22
  • 第四章 死灰复燃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一笑道:“在下和陆兄一见如故;就约好了同来江南一游。”  他们说的虽然不是真话,但却合得拢来。  青袍人道:“你们在天香酒楼逮住了‘冬’字?”  陆少游道:“冬字是闻长老逮去的,在下要了他的铜牌和面具,本来想和柳兄一起去找你们,后... - 2018-04-16
  • 第四章 狼子野心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李姑娘因听了父亲的噩耗,心中悲痛,几次跟姜兆祥吵着要回鹤寿山庄去。  姜兆样不得已,只好说出师傅要自己陪同表妹,前去庐山,似是已知鹤寿山庄来了强敌。  师傅的用心,自然并不是要自己两人逃命,他老人家在临行时,给了自己一方玉符,可能是要表... - 2018-03-28
  • 第四十四章 奸徒授首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家回头看去,果见八臂金童华春风从石粱上飘然行来。老远看去,他缓步徐行,走得不快;但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到了众人面前。  猴老三当先抢了上去,欢迎它师父。  八臂金童笑叱道:“小三子,当着许多前辈高人,你忙什么?还不给我站到边上去?”  ... - 2018-04-10
  • 第四章 迷失心神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卓少华脉门被扣,一柄毒匕立即“挡”的一声堕落地上,这同时,九眺先生但觉卓少华手腕似蛇,轻轻一滑,居然脱出自己手指,人已疾快如风,倏然朝迥廊暗陬飞掠过去。  九眺先生不由一怔,(他练的“三指功”乃是六合门最上乘的功夫,江湖上从无人能够从他... - 2018-04-12
  • 第四章 八方风雨起中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宵无话,第二天清晨,准备上路的人,先饱餐了一顿,结束停当。因为这次保的红货,只是一只小小木盒,用不着镖车,虽有大伙人同行,其实也等于是走的暗镖。  铁剑绵掌只选了两名镖师,和两个趟子手随行,连同赵南珩,一共六人,走出大门,分别骑上健马... - 2018-05-04
  • 第四十四章 亦缘亦孽话峨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诸文齐笑道:“答应了就没事啦,唉,这也难怪,万倬云身为峨嵋高弟,正当英年有为之时,岂肯入资罗髻和夷人成亲……”  坐在一旁谛听的水宇真,脸色又为之一变!  诸文齐只作不见,接着说道:“何况万倬云仗剑江湖,血仇末复,但他因罗髻夫人以礼相待... - 2018-05-09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第四章 三湘五老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五老因为凌风老人有言在先,故而并不拦阻七煞离去,闵东源直待七煞形影消失于暗处之后,方才冷冷一笑对凌风老人说道:  “闵某可否敬问一声,五老仗恃着什么要闵某俯首听命?”  霹雳老人现声说道:“闵东源,你敢食言背信!”  闵东源嘿嘿一笑,道... - 2018-05-25
  • 第四章 九里堡少侠受伤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总算证实了一件事,这卖梨膏糖的张老实果然是一位风尘异人。他耽心的却是刘二麻子,厉山二厉既然在他师父面前说出不知刘二麻子的下落,看来似乎不假,但刘二麻子明明是失踪了,不然,他如果是自己走的,师门所传的八卦刀,他决不会遗留在木床底下的... - 2018-05-21
  • 第四章 逆天玄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连忙抱剑道:“老伯伯,你对晚辈恩深义重,晚辈自当牢记在心,决不有负你老人家。”  修灵君含笑道:“这就是了,老夫和你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自不会……唉!  不说也罢,老夫这就传你‘修罗神爪’!哈哈!‘修罗神爪’,就是老夫方才... - 2018-05-27
  • 第四章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老家所在的那个星球比一座房子大不了多少。  这倒并没有使我感到太奇怪。我知道除地球、木星、火星、金星这几个有名称的大行星以外,还有成百个别的星球,它们有的小得很,就是用望远镜也很难看见。当一个天文学者发现... - 2018-03-20
  • 第四章 雪压梨花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他果然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裴元钧遇难之事,虽没亲眼瞧见,但他仅凭判断,居然见微知著和亲眼看见的一般!  孟不假在思索之时,故意动手装烟,这时打着火绒,吸了两口烟,回头笑道:“小子,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连你师父是哪一门派出身,都忘了... - 2018-05-16
  • 第四十四章 焉得谖草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正待往地上跃去,但回顾之间,瞥见路上又有一行人,向山径上走来!  这一行共有四人,前面三个,似在边谈边走,远远望去,已可看出武功极高,跟在三人身后的一个,武功就差得甚远,一路都在施展轻功。  双方距离,逐渐接近,卫天翔凝神一瞧,不由大喜... - 2018-05-30
  • 第四章 鬼魅十二煞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找我?”  尹剑青一怔,问道:“陆总管找在下有何贵干?”  陆连奎笑了笑道:“在下找寻尹少侠,已非一日,今天总算有幸,找到少侠了。”  尹剑青道:“陆总管找寻在下总不会没有事吧?”  “自然有,自然有……”陆连奎连声陪笑道:“因为敝上... - 2018-05-15
  • 第四章 神秘帮会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董百川怒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白髯青袍老人摇手道:“董护法不用和他多说,他既然向本座挑战,本座就让他见识见识。”  董百川连连应“是”,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坛主,今天怎么会有如此好说话了?”  白髯青袍老人目光... - 2018-03-08
  • 第四章 玄机难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急忙跪倒地上,说道:“弟子恭聆。”  慈云禅师附着他耳朵,低声说道:“依山祖师圆寂的遗训只有四个字:‘数、数、数、数’,小施主务必切记在心,用心揣摩,你有多少成就,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方振玉道:“弟子自当谨记。”  慈云禅师颔... - 2018-01-31
  • 第四章 李光头经常和其他的厂长们一起开会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成了李厂长以后,经常和其他的厂长们一起开会。都是一些身穿中山装脚蹬黑皮鞋的人物,李光头和他们笑脸相迎握手致意,几个月下来李光头就和他们称兄道弟了。李光头从此进入了我们刘镇的上流社会,于是造就了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他喜欢昂着头和别人... - 2018-02-02
  • 第四章 夜探空堡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两人离开甘家庄,蓝如玉和云飞白在肩而行,还不时的用摺、扇指点看田圾村落,边走边谈,旁人看来,他们像是同窗好友,到郊外散步来的一般。  云飞白看她一路谈笑自若,举步从容,吐属集雅,果然一派书生模样,对她印像,不觉渐渐改观,心中忖道:“此女... - 201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