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记蓝星,受了伤了她能躲得过去吗?

      从见了封冰的第一眼开始,他便完全在下意识中认定绝不能有什么人可以在他的面前伤害她。

      可是现在,他完全没有把握,一点也没有。

      刚才那一无影无踪突发而至的暗器至今仍令他心有余悸。

      星星漫天,蓝月惊魂。月狐一击绝杀,小女子领教了。封冰清吟道。

      星星漫天的二十八星宿按日月五行分为七组,每组四人。分别正是黄金、紫木、绿水、赤火、青土、蓝月、橙日。以魏公子的实力自然早就侦知了明将军的情报,封冰此时提及一来告诉楚天涯对方的虚实,二来也是表明自己伤不重,不让他担心。

      林中仍然寂静,全无半点声响。

      楚天涯精神一振,对方迟迟不敢再出手,恐怕也只来了蓝月四人。

      杀手的可怕正是在于人们对其的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做匪夷所思的一击,而其本身的武功却未必已臻化境。

      目前虽然对方四人,已方一人已伤,但刚才是暗处算明处,有心取无心,此刻自己和封冰联手,都有着预备,这一战的胜负应属未知。

      来的人正是蓝月中的月狐、月鹿、月乌、月燕。

      蓝月之首月狐带手下奉明将军之命来迎商晴风,赶到时却发现商晴风已伏尸在地,却看到了封冰和楚天涯。楚天涯出道不久,月狐自是不识,但封冰却是魏公子手下的左臂右膀,月狐只恐未能及时接到商晴风不能回去复命,便决定暗杀封冰。

      然而却料不到月燕那一记极尽天时变化的绝命一击却仍被那个年轻人挡下,这才知道此人武功极高。要知星星漫天出手绝少落空,纵然不中也是一击即退,而此次满以为毫无差错却终于失手,不由心萌退意。

      可楚天涯剑已出鞘,杀气满面,此时撤退定然躲不过他的敏锐感觉,月狐心中叫苦,却是箭在弦上,只得与三人各自伏兵不动,静待发动第二次袭击的机会。

      楚天涯出道以来,唯一所欠缺的便是临敌经验。经与商晴风一战,无涯初现其锋便破敌于一招,信心与胆略大增,正是一个剑手的极佳状态。此时封冰在自己面前受伤,更是同仇敌忾,痛由心生,就算是名满江湖从无虚发的星星漫天也不敢稍撄其锋。

      楚天涯功运全身,感觉份外清晰,已察知了三个敌人的地点,但也不敢强行出手,对方都是身经百战善于抓住时机的杀手,稍有不慎,出手一有破绽,今日便埋骨于此了。

      一时双方都不敢先行出手,成了胶著状态。

      封冰渐觉左臂麻木,知道蓝星上淬有毒,对方也许便等她毒发时方再行攻击,那时楚天涯以一敌四只怕更是无望,虽然明知先出手不利,却是不得不速战速决了。

      嗖,封冰的千秋索向着三丈外一颗大树卷去。

      千秋索是封冰真正师父会君山寒梅师太的独门绝学,索长三丈二尺,劲力阴柔,正是远攻的绝妙兵器。

      索未至劲气已令树叶满天飞舞,一个身着夜行衣的人影冲天而起,楚天涯的剑光业已赶至,双方空中兵器相交七声,一声惨呼惊碎林间的寂静。那道影子骤然落地,眉心上血汩汩流出。

      同一时间,两个人影从左右两边向封冰袭到,可见对方的主要目标仍是封冰。封冰长索回绕,与二人相交数招,却是不闻兵器相接之声,各自变招。

      一眨眼间,二人影已再闪藏于林间。

      楚天涯一击杀敌,精神大振,刚才对方使着两支类似峨眉刺的短兵刃,见自己攻来却是不避剑锋,反而欺身近前,以短博击,凶悍非常。若不是封冰出手惊起对方,身形苍促下,自己必不能一击奏效。即是如此,也是连发七招,方始荡开对方的门户,一招无边无际刺入敌人的眉心。

      封冰勉强化解了二人的突袭,已是血气上涌,知道毒已渐渐发作,当下凝神暗自运功。

      楚天涯已是心里有数,对方虽然也是一流高手,但被已杀一敌,士气大减,余下的二人仅凭武功并不足虑,自己以一敌二也绝对有把握,只是还要提防那歹毒的蓝星。

      眼角瞥处却发现封冰脚步虚浮,不由大吃一惊。

      只在一失神间,蓝光再现。

      蓝星速度极快,楚天涯竟不及持剑格挡,百忙中仰面向后倒去,蓝星从面上一掠而过,尤感到发根被劲风撕扯得疼痛。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手执一柄一把五尺长的单手斧,劈向他的面门。

      楚天涯但见对方发乾目赤,唇裂龈血,心中暗惊,左掌回收护胸,右剑扬起。

      叮的一声,楚天涯的剑尖竟然被这大力一劈而震断,左手才好不容易撑住斧柄,顺势一拨,斧斫在地面上,火星四起,他的剑也一闪而入对方的小腹。

      与此同时,封冰亦仰面倒在地上。

      蓝月四人中,月狐胜于狡,月乌强于蛮,月燕则是巧。

      而月鹿,月鹿是一个很恨的人。

      他恨着一切,恨天恨地恨风恨雨甚至恨自己。

      除了师父鬼失惊,连蓝月之首月狐他也不服。

      月鹿一直很看不起月乌,因为月乌竟然会与蓝月中的唯一女性月燕相爱。

      做为一个杀手,自是不应该喜怒于色,当然更不能动真情。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月乌的天生神力与擒天斧不是他所能轻易挡下的。

      还有月燕的柔水刺与发蓝星的机巧阴柔。

      适才先是月燕巧发蓝星一击伤了封冰,凭蓝星上的奇毒,他满以为可以轻易制住这二人。然而先是封冰千秋索惊起月燕,楚天涯一招格杀月燕于半空,他已是心惊莫名。

      月乌见月燕死后大怒出手格杀楚天涯,楚天涯先躲蓝星再剑挡擒天斧最后一剑刺入月乌的要害,他更是心生惧意。

      然而他也更恨了。

      恨月狐为什么多事下令对付这两人;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武功;恨自己为什么只能永远做一个见不得人的杀手;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杀了楚天涯。

      他更恨封冰,从见到封冰的第一时刻,他就恨不得把这个面容如花浅淡若菊的女子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他恨这个女子看着楚天涯无端的眼神,恨她为什么偏偏是将军下令必杀的人,也恨自己为什么会见到她心跳加速

      得不到的东西,就永远让她消失。

      封冰倒地的一刹,月鹿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从藏身处一跃而起,向她扑去。

      月鹿没有发出左手的蓝星,他要让这个第一眼见到就让他恨自己心跳的女子死在他的右手刀下,他要看着她的身体在他的刀下变成凄惨的两段,这样他才能消除心中的恨意。

      而此时,楚天涯亦倒在地下,尚被月乌拼尽全力的一斧震得气血翻腾,谁可以救得了封冰?

      刀锋上流下的星光轻轻晃入了她的眼睛。

      她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恨意。

      她看到了对方左手小巧的机簧,原来蓝星是用这个东西发出来的,怪不得劲道如许之大,怪不得只能是一击即退,若非如此,漫天飞来的星星还真是无人能救自己了

      封冰心中这样转着千种念头,身体却盈盈向左平平移开三尺,躲开月鹿致命的一刀,千秋索轻轻缠上了月鹿的脖子

      原来这是她的计???

      月鹿心中凉透了。

      他恨这样美丽的女子怎么还可以这样聪颖。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先用蓝星射她。

      他更恨月狐,老大为什么还不出手?

      然后他的恨意便被一根恍若洞悉了天机的绳索缠断

      楚天涯见封冰遇险大吃一惊,却已是无能为力,刚才空中博杀月燕,闪开蓝星的袭击,剑挡月乌的重击,虽只是刹那的事,却是使尽了平身的本领,想救封冰已是力不从心。

      然而封冰计赚月鹿,让敌人暗器不及发出便溅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60-977.html - 2018-06-27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①?得与亡孰病②?甚爱必大费③,多藏必厚亡④。故知足不辱⑤,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译文]声名和生命相比哪一样更为亲切?生命和货利比起来哪一样更为贵重?获取和丢失相比,哪一个更有害?过分的爱名利就必定要付出更多的... - 2017-12-31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第四十四章 此情难已一少躬碧落 化身无数五岳闹魇宫_纵鹤擒龙
  •   却说我国南海的海南岛,原名叫做琼州岛,北与雷州半岛相望,为我国第一大岛。  四季皆夏,十分炎热,土壤肥沃,天产丰富,惜至今犹在半荒凉状态之下。山脉系粤桂间的勾漏山脉,分支南走,由雷州半岛越南,起而为五指山脉,因黎人环居其下,又称黎母岭。... - 2017-12-28
  • 第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纵是分离情也重_白衣紫电
  •   “老先生,您知不知道,大约两个月左右,阴阳壁上摔下一个人?”连莲这些日子一直未离阴阳壁周围二、三十里的范围。  这老人摇摇头,道:“不知道有没有,自古以来,从阴阳壁上掉下来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的。”  这老人明明说的是实话,但连莲不喜欢听... - 2017-12-26
  • 第四章 独闯白石_白衣侠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
  •   独闯白石白云燕取起两支长剑,一齐佩上。  月儿已经走在前面引路。  白云燕随着她跨出房门,一路行出庙门,只见庙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月儿走近车厢,一手打起车帘,说道:“白相公请上车。”  白云燕问道:“教主呢?”  只听车中传出修蕙仙娇... - 2017-12-31
  • 第四章 群英会_引剑珠
  •   迫风刀夏侯年大怒道:“小子你敢瞧不起我?”  毒孩儿道:“你可想在我手底下试试?”  追风刀夏侯年虎的站起身来,喝道:“小子,你站出来,夏候年倒要伸量伸量你有多少本领?”  毒孩儿忽然夹了筷子菜,边吃边道:“不用比了,我懒得和你动手,你... - 2017-12-29
  • 老子 道德经 第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冲①,而用之有弗盈也②。渊呵③!似万物之宗④。锉其兑⑤,解其纷⑥,和其光⑦,同其尘⑧。湛呵⑨!似或存⑩。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⑾。[译文]大“道”空虚开形,但它的作用又是无穷无尽。深远啊!它好象万物的祖宗。消磨它的锋锐,消除它的... - 2018-01-01
  • 第四章 布衣少女一招逼退为首汉子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布衣少女一招逼退为首汉子,听他叫自己“小丫头”,又说“果然是峨嵋门下”,不由粉脸一沉,收回去的右手又叉在腰上,哼道:“峨嵋门下又怎么样?”  为首汉子阴笑道:“这就对了,你干爹是不是身体很不好经常咳嗽,咯血?”  这话丁天仁听懂了,雪山... - 2018-01-06
  • 第四章 接受聘函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不,还把自己震得后退了一步!  “哈哈!”邱荣厉笑一声,点头道:“小伙子,你果然有点门道,再接我几招试试!”  喝声出口,已虎然直欺而上,九环金刀突然一紧,左右抡劈,但见金光乱闪,有如风起云涌,层层卷裹而来。  这是九环金刀邱荣的看家本... - 2018-01-06
  • 第四章 昆仑一脚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矮小老道笑道:“自然认识,不然,老道怎会一眼就认出你是耿老儿的徒弟?”  尹天骐肃然道:“晚辈不知道长是家师故友,多多失礼?不知道长名号如何称呼?”  矮小老道嘻嘻一笑,道:“老道已有多年没在江湖走动。当年和令师相识的时候,还没穿上这身... - 2018-01-05
  • 第四章 姜太公在此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毕云秋听得出声来,说道:“他写一张‘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就这么管用吗?”  凌干青道:“愚兄听家师说,那人就是姜太公姜竹坡,昔年人称武林福星的前辈奇人。”  毕云秋道:“我怎么没听人说过?”  凌干青道:“这是五十年以前的事,贤弟自然... - 2018-01-05
  • 第四章 假快活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上官平立即收起信笺,把信封往怀中一塞,朝小沙弥道:“小师父,谢谢你了。”小沙弥道:“不用谢。”合十一礼,返身退出。  祝茜茜问道:“上官兄,是什么人送信给你呢?”  上官平从没说过谎,不禁脸上一热,说道:“是我一个朋友写来的。”  他怕... - 2018-01-04
  • 第四章 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
  •   后院,正是内宅。一排七间楼宇,此时只有靠东首的一角小楼上,雕窗未掩,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  一阵轻风,从窗户间吹入,银烛摇红,随着轻微晃动!  突然间,这一间布置华美的香闺当中,已经多了一个蒙面黑衣人!  这黑衣人中等身材,脸上蒙着黑布... - 2017-12-31
  • 第四章 自命不凡_珍珠令
  •   凌君毅身形一停,立即朝脚下看去,又并无异状,但方才跃起之时,分明有一股力道,扯着自己足踝,不觉冷声道:“你用什么东西,偷袭了在下?”玄衣罗刹眼彼荡漾,格格笑道:“系足红丝。”右手轻轻一扬,“嘶”的一声,一缕细得几乎看不清的黑线,直向凌君... - 2017-12-24
  • 第四章 拙不识君_梵林血珠
  •   智野不但听法玄大师说了南北禅宗纷级争的由来,还说起了他的身世.据懒和尚告诉监寺,智野是正定县西郊一个陈姓农夫家把他收养的.当时智野不过两岁多,抚养他的父母被人杀死.据懒和尚说,他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完全是一笔糊涂帐。  他把智野从定县带... - 2017-12-06
  • X04第四章 神师收四徒_日志故事
  •   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萧空四人在后山玩2打2的测试武功游戏。萧空和林夕一组,唐龙和魏纹一组。  萧空对唐龙,唐龙使一个饿虎扑食,萧网上一蹦,来了一个推窗望月,唐龙往后退了一步,萧空没打着。林夕这边... - 2017-12-10
  • 第四章 姬天云直奔天魔谷_紫衣玉箫
  •   第二天一早,起身用过早饭,由于白天施展轻身功夫不便,姬天云叫店主代买了两匹骏马,二人各乘一匹,直奔天魔谷方向去。  中午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进入一家叫群英居的客栈,二人走到楼上,在靠窗口处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酒饭,正在吃喝之际。  楼下... - 2017-11-28
  • 第四章 萃英别庄(2)_酒狂逍遥生
  •   项伟功叹口气道:“宇文兄,老夫愧对武林,但终不服天灵教的毒辣手段,今日借兄等之力,反了天灵教,还望各位助一臂之力!”  众人这才知道项家父子起了反叛之心。  老秀才道:“该如何办,项兄只管说!”  项伟功道:“老夫被天灵教所迫,由开封迁... - 2017-11-26
  • 第四章 女煞星_酒狂逍遥生
  •   卫中柱在半月内疗养好伤,全仗少林圣药还神丹的神效,他自觉内力非但未散,还有了增强。  他的康复,使全帮上下都舒了口气,如今多事之秋,卫海帮处境艰危,少不了挑粱的帮主。  这天,是他康复后第一次到议事室议事。  参加议事的总巡主卫荻,四大... - 2017-11-24
  • 第四章 萃英别庄(1)_酒狂逍遥生
  •   老秀才等一行人路上走得并不快,为了等候肖劲秋三人,恰似游山玩水,走走歇歇。  过九江时,惠耘武请大家到家中停留两日,并写休书一封,派人带往尤家。  尤家知个中情形后,回说尤绮云自损名节,怪不得惠耘武,这事就此作罢,复信拿给荀云娘瞧,云娘... - 2017-11-26
  • 第四章 断眉秃鹰_北山惊龙
  •   毕玉麟瞧着三人退去,回头笑道:  “贤弟,原来你在丐帮中身份极高,愚兄倒失敬了。”  孙燕点头道:  “我爹当年原是丐帮中五位执事长老之一。”接着眨一眨眼睛,奇道:  “噫!大哥,你不是说没在江湖走过,怎会知道丐帮的?”  毕玉麟道: ... - 2017-12-10
  • 第四十四章 尽入彀中_北山惊龙
  •   双龙堡崛起江湖,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江湖上已不知有多少人毁在他们的手下。  两年前,双龙堡的落成大典上,双龙堡主在一招之间,杀败七个顶尖高手,人们记忆犹新!  但两年之后,五大门派又有北山之约了。  难道是五大门派在武功上,已有足够自... - 2017-12-14
  • 第四章 夜窥隐秘_彩虹剑
  •   如玉急忙单膝一届,说道:“小婢叩见堡主。”  夏云峰一摆手,笔直走近榻前,亲自察看了范义的尸体,双手一拱,黯然道:“老管家,你是范家三代忠仆,你的责任,到此已了,就好好的安息吧,范贤侄自有老夫会照顾他的,你只管放心吧!”  说罢,一脸虔... - 2017-12-20
  • 第四章 妙启秘窟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想起方才有人在上面把自己提起,悬在半空,才避开那黑丑东西喷出来的一片金沙,这人自然是他了。  此刻一见小老头被两道铁箍束住,动弹不得,急忙奔了过去!  他才跨出一步,小老头立即喝道:“小哥别动,这大厅上,只有两边墙下才是安全地方,... - 2018-01-08
  • 第四章 奇事迭出_翠莲曲
  •   方玉琪陡然眼睛一亮,问道:“姊姊,你几时碰上百草仙翁葛老前辈的?”  吕雪君温柔的道:“你躺下来,姊姊就告诉你咯!”  她真像大姊似的在哄骗着小弟弟,方玉琪拗不过她,只好依言躺下,一面说道:“好姊姊,你现在总可以说了。”  吕雪君嫣然一... - 2017-12-20
  • 第四十四章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_东风传奇
  •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四公子在房里吗?属下高升、孙发有要事奉陈。”  谷飞云冷然道:  “进来。”  高升、孙发两人相偕走入,看到辛七姑也在房中,立时一齐躬身道:  “属下见过四公子、七公子。”  谷飞云颔首道:  “二... - 2017-12-18
  • 第四章 三百多级石级才登上小山_东风传奇
  •   举步走出客厅,领着谷飞云由长廊一路往后,穿过一座穿堂,迎面就是一道宽阔的登山石级,洁白如玉,光可鉴人。  这道石级足有三百多级,才登上小山,山顶是一片平整的平台,铺以白玉,四周围着白石栏杆,中间盖了一座碧瓦覆顶,白石为墙的精致楼宇,当真... - 2017-12-15
  • 第四章 离别伤情_须弥怪客
  •   如同做梦一般,一场浩劫就此过去。  柳震夫妇和东方敏一家仍然没有清醒过来,他们怔怔地望着满地横尸,站着发呆。  萧笛却在指挥庄丁,把尸体扛到庄外去掩埋,莫威跟在他身边,真是亦步亦趋。  柳媚极感兴趣地注视着萧笛,心中仍然无法判断他究竟有... -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