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记蓝星,受了伤了她能躲得过去吗?

      从见了封冰的第一眼开始,他便完全在下意识中认定绝不能有什么人可以在他的面前伤害她。

      可是现在,他完全没有把握,一点也没有。

      刚才那一无影无踪突发而至的暗器至今仍令他心有余悸。

      星星漫天,蓝月惊魂。月狐一击绝杀,小女子领教了。封冰清吟道。

      星星漫天的二十八星宿按日月五行分为七组,每组四人。分别正是黄金、紫木、绿水、赤火、青土、蓝月、橙日。以魏公子的实力自然早就侦知了明将军的情报,封冰此时提及一来告诉楚天涯对方的虚实,二来也是表明自己伤不重,不让他担心。

      林中仍然寂静,全无半点声响。

      楚天涯精神一振,对方迟迟不敢再出手,恐怕也只来了蓝月四人。

      杀手的可怕正是在于人们对其的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做匪夷所思的一击,而其本身的武功却未必已臻化境。

      目前虽然对方四人,已方一人已伤,但刚才是暗处算明处,有心取无心,此刻自己和封冰联手,都有着预备,这一战的胜负应属未知。

      来的人正是蓝月中的月狐、月鹿、月乌、月燕。

      蓝月之首月狐带手下奉明将军之命来迎商晴风,赶到时却发现商晴风已伏尸在地,却看到了封冰和楚天涯。楚天涯出道不久,月狐自是不识,但封冰却是魏公子手下的左臂右膀,月狐只恐未能及时接到商晴风不能回去复命,便决定暗杀封冰。

      然而却料不到月燕那一记极尽天时变化的绝命一击却仍被那个年轻人挡下,这才知道此人武功极高。要知星星漫天出手绝少落空,纵然不中也是一击即退,而此次满以为毫无差错却终于失手,不由心萌退意。

      可楚天涯剑已出鞘,杀气满面,此时撤退定然躲不过他的敏锐感觉,月狐心中叫苦,却是箭在弦上,只得与三人各自伏兵不动,静待发动第二次袭击的机会。

      楚天涯出道以来,唯一所欠缺的便是临敌经验。经与商晴风一战,无涯初现其锋便破敌于一招,信心与胆略大增,正是一个剑手的极佳状态。此时封冰在自己面前受伤,更是同仇敌忾,痛由心生,就算是名满江湖从无虚发的星星漫天也不敢稍撄其锋。

      楚天涯功运全身,感觉份外清晰,已察知了三个敌人的地点,但也不敢强行出手,对方都是身经百战善于抓住时机的杀手,稍有不慎,出手一有破绽,今日便埋骨于此了。

      一时双方都不敢先行出手,成了胶著状态。

      封冰渐觉左臂麻木,知道蓝星上淬有毒,对方也许便等她毒发时方再行攻击,那时楚天涯以一敌四只怕更是无望,虽然明知先出手不利,却是不得不速战速决了。

      嗖,封冰的千秋索向着三丈外一颗大树卷去。

      千秋索是封冰真正师父会君山寒梅师太的独门绝学,索长三丈二尺,劲力阴柔,正是远攻的绝妙兵器。

      索未至劲气已令树叶满天飞舞,一个身着夜行衣的人影冲天而起,楚天涯的剑光业已赶至,双方空中兵器相交七声,一声惨呼惊碎林间的寂静。那道影子骤然落地,眉心上血汩汩流出。

      同一时间,两个人影从左右两边向封冰袭到,可见对方的主要目标仍是封冰。封冰长索回绕,与二人相交数招,却是不闻兵器相接之声,各自变招。

      一眨眼间,二人影已再闪藏于林间。

      楚天涯一击杀敌,精神大振,刚才对方使着两支类似峨眉刺的短兵刃,见自己攻来却是不避剑锋,反而欺身近前,以短博击,凶悍非常。若不是封冰出手惊起对方,身形苍促下,自己必不能一击奏效。即是如此,也是连发七招,方始荡开对方的门户,一招无边无际刺入敌人的眉心。

      封冰勉强化解了二人的突袭,已是血气上涌,知道毒已渐渐发作,当下凝神暗自运功。

      楚天涯已是心里有数,对方虽然也是一流高手,但被已杀一敌,士气大减,余下的二人仅凭武功并不足虑,自己以一敌二也绝对有把握,只是还要提防那歹毒的蓝星。

      眼角瞥处却发现封冰脚步虚浮,不由大吃一惊。

      只在一失神间,蓝光再现。

      蓝星速度极快,楚天涯竟不及持剑格挡,百忙中仰面向后倒去,蓝星从面上一掠而过,尤感到发根被劲风撕扯得疼痛。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手执一柄一把五尺长的单手斧,劈向他的面门。

      楚天涯但见对方发乾目赤,唇裂龈血,心中暗惊,左掌回收护胸,右剑扬起。

      叮的一声,楚天涯的剑尖竟然被这大力一劈而震断,左手才好不容易撑住斧柄,顺势一拨,斧斫在地面上,火星四起,他的剑也一闪而入对方的小腹。

      与此同时,封冰亦仰面倒在地上。

      蓝月四人中,月狐胜于狡,月乌强于蛮,月燕则是巧。

      而月鹿,月鹿是一个很恨的人。

      他恨着一切,恨天恨地恨风恨雨甚至恨自己。

      除了师父鬼失惊,连蓝月之首月狐他也不服。

      月鹿一直很看不起月乌,因为月乌竟然会与蓝月中的唯一女性月燕相爱。

      做为一个杀手,自是不应该喜怒于色,当然更不能动真情。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月乌的天生神力与擒天斧不是他所能轻易挡下的。

      还有月燕的柔水刺与发蓝星的机巧阴柔。

      适才先是月燕巧发蓝星一击伤了封冰,凭蓝星上的奇毒,他满以为可以轻易制住这二人。然而先是封冰千秋索惊起月燕,楚天涯一招格杀月燕于半空,他已是心惊莫名。

      月乌见月燕死后大怒出手格杀楚天涯,楚天涯先躲蓝星再剑挡擒天斧最后一剑刺入月乌的要害,他更是心生惧意。

      然而他也更恨了。

      恨月狐为什么多事下令对付这两人;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好的武功;恨自己为什么只能永远做一个见不得人的杀手;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杀了楚天涯。

      他更恨封冰,从见到封冰的第一时刻,他就恨不得把这个面容如花浅淡若菊的女子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他恨这个女子看着楚天涯无端的眼神,恨她为什么偏偏是将军下令必杀的人,也恨自己为什么会见到她心跳加速

      得不到的东西,就永远让她消失。

      封冰倒地的一刹,月鹿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从藏身处一跃而起,向她扑去。

      月鹿没有发出左手的蓝星,他要让这个第一眼见到就让他恨自己心跳的女子死在他的右手刀下,他要看着她的身体在他的刀下变成凄惨的两段,这样他才能消除心中的恨意。

      而此时,楚天涯亦倒在地下,尚被月乌拼尽全力的一斧震得气血翻腾,谁可以救得了封冰?

      刀锋上流下的星光轻轻晃入了她的眼睛。

      她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恨意。

      她看到了对方左手小巧的机簧,原来蓝星是用这个东西发出来的,怪不得劲道如许之大,怪不得只能是一击即退,若非如此,漫天飞来的星星还真是无人能救自己了

      封冰心中这样转着千种念头,身体却盈盈向左平平移开三尺,躲开月鹿致命的一刀,千秋索轻轻缠上了月鹿的脖子

      原来这是她的计???

      月鹿心中凉透了。

      他恨这样美丽的女子怎么还可以这样聪颖。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先用蓝星射她。

      他更恨月狐,老大为什么还不出手?

      然后他的恨意便被一根恍若洞悉了天机的绳索缠断

      楚天涯见封冰遇险大吃一惊,却已是无能为力,刚才空中博杀月燕,闪开蓝星的袭击,剑挡月乌的重击,虽只是刹那的事,却是使尽了平身的本领,想救封冰已是力不从心。

      然而封冰计赚月鹿,让敌人暗器不及发出便溅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60-977.html - 2018-06-27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 - 2018-06-23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困兽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铅帐低空中,夜幕在眼中层层翻涌,热风在耳边呜呜轰鸣。这片不过十几丛低矮荆棘林中,却有数点幽幽绿火忽左忽右闪动着,那正是狼群慑人的眼光。  红琴听人说起过,沙漠中的狼群极有耐性,后力绵长,若是在开阔地带遇见猎物,绝不贸然扑上,而是呼集同伴... - 2018-06-20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四章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老家所在的那个星球比一座房子大不了多少。  这倒并没有使我感到太奇怪。我知道除地球、木星、火星、金星这几个有名称的大行星以外,还有成百个别的星球,它们有的小得很,就是用望远镜也很难看见。当一个天文学者发现... - 2018-03-20
  • 第四章 狼子野心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李姑娘因听了父亲的噩耗,心中悲痛,几次跟姜兆祥吵着要回鹤寿山庄去。  姜兆样不得已,只好说出师傅要自己陪同表妹,前去庐山,似是已知鹤寿山庄来了强敌。  师傅的用心,自然并不是要自己两人逃命,他老人家在临行时,给了自己一方玉符,可能是要表... - 2018-03-28
  • 第四十四章 奸徒授首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家回头看去,果见八臂金童华春风从石粱上飘然行来。老远看去,他缓步徐行,走得不快;但不过眨眼工夫,便已到了众人面前。  猴老三当先抢了上去,欢迎它师父。  八臂金童笑叱道:“小三子,当着许多前辈高人,你忙什么?还不给我站到边上去?”  ... - 2018-04-10
  • 第四章 迷失心神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卓少华脉门被扣,一柄毒匕立即“挡”的一声堕落地上,这同时,九眺先生但觉卓少华手腕似蛇,轻轻一滑,居然脱出自己手指,人已疾快如风,倏然朝迥廊暗陬飞掠过去。  九眺先生不由一怔,(他练的“三指功”乃是六合门最上乘的功夫,江湖上从无人能够从他... - 2018-04-12
  • 第四十四章 龙旗蟠扬身份明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九条龙令旗,在九龙王府中独一无二,只有一面。  就是说:八条龙今旗,据金狮雄所知道,全九龙王府中,也只不过是二面。  那么现在金狮雄眼见鬼矶士秦风出示八龙令旗,心中怎不惊骇呢?因他事先没想到秦风,会是九龙王府中地位仅次于南宫冷刀的人。 ... - 2018-03-19
  • 第四十四章 白元亮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进入一同起居室,白元亮又朝东首一道门户走去,脚步就放得更轻!  贾老二学着他的样,弓起腰背,轻脚轻手的跟了过去。  白元亮轻轻掀起门帘,侧身走入。  贾老二也跟着侧身走入,抬眼看去,原来这里是一间静室,地方相当宽敞,只有上首放一张卧... - 2018-03-18
  • 第四章 神秘帮会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董百川怒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白髯青袍老人摇手道:“董护法不用和他多说,他既然向本座挑战,本座就让他见识见识。”  董百川连连应“是”,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坛主,今天怎么会有如此好说话了?”  白髯青袍老人目光... - 2018-03-08
  • 第四章 马陵先生携同徐少华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 - 2018-03-13
  • 第四章 伏虎之秘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黄秋尘在武仪天和黑衣少上搏的时候,蓦然觉到自己呆在当地,定然极端危险,等会无论那方胜了,都要找自己的麻烦。  如果在黄秋尘武功没有丧失之时,当然不怕他们。或许还要向他们追问一些自己所必须知道的事情。但是今日他手无缚鸡之力,那能抵制武... - 2018-03-15
  • 第四章 死灰复燃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一笑道:“在下和陆兄一见如故;就约好了同来江南一游。”  他们说的虽然不是真话,但却合得拢来。  青袍人道:“你们在天香酒楼逮住了‘冬’字?”  陆少游道:“冬字是闻长老逮去的,在下要了他的铜牌和面具,本来想和柳兄一起去找你们,后... - 2018-04-16
  • 第四章 雨中论交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他越想越对,精神兴奋,那里还睡得着觉?这就翻身坐起,做了一会功夫。  午餐之后,江青岚佩好长剑,到马厩挑了一匹健马,牵出边门,立即翻身上马,泼刺刺的往西驰去!  从潞州到魏郡,虽然只有两百五十来里,但必须横越太行山脉,经过滏阳,最为近便... - 2018-04-22
  • 第四章 八方风雨起中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宵无话,第二天清晨,准备上路的人,先饱餐了一顿,结束停当。因为这次保的红货,只是一只小小木盒,用不着镖车,虽有大伙人同行,其实也等于是走的暗镖。  铁剑绵掌只选了两名镖师,和两个趟子手随行,连同赵南珩,一共六人,走出大门,分别骑上健马... - 2018-05-04
  • 第四章 尤老五替胡雪岩接风(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上海县城筑于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原是用以“备倭”的,城周九里,城墙高二丈四尽,大小六个城门,东南西北四门,名为朝宗、跨海、仪风、晏海,另外有宝带、朝阳两门,俗称小东门、小南门。他们的船就泊在小东... - 2018-01-13
  • 第四十四章 亦缘亦孽话峨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诸文齐笑道:“答应了就没事啦,唉,这也难怪,万倬云身为峨嵋高弟,正当英年有为之时,岂肯入资罗髻和夷人成亲……”  坐在一旁谛听的水宇真,脸色又为之一变!  诸文齐只作不见,接着说道:“何况万倬云仗剑江湖,血仇末复,但他因罗髻夫人以礼相待... - 2018-05-09
  • 第四章 鬼魅十二煞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找我?”  尹剑青一怔,问道:“陆总管找在下有何贵干?”  陆连奎笑了笑道:“在下找寻尹少侠,已非一日,今天总算有幸,找到少侠了。”  尹剑青道:“陆总管找寻在下总不会没有事吧?”  “自然有,自然有……”陆连奎连声陪笑道:“因为敝上... - 2018-05-15
  • 第四章 红灯香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前面八对红灯,原来竟是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少女,身穿玄色紧窄衣绔,红绢包头,秀发披肩,每人右手提着一盏六角红纱宫灯,缓缓前导。  宫灯后面,却是四个奇丑无比的黑衣妇人,肩抬着一乘绣金软轿,像行云流水般往林中行来。  守在林外的三义会徒众,一... - 2018-01-13
  • 第四章 锦衣汉子索性闭上眼睛一语不发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锦衣汉子索性闭上眼睛,一语不发。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他就是锦衣铁手王赞。”  那声音说的极轻,但全楼的人都听到了,只不知那声音来自何处!  祝文辉心中又是一动,忖道:看来这酒楼上,还有深藏不露的江湖人。  他目光抡动... - 2018-04-27
  • 第四章 荀吉铁手愈使愈快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荀吉铁手愈使愈快,劲风呼呼,记记都朝伍世贤长剑下手,伍世贤到了此时,已是穷于应付,攻少守多,只有闪动身形,藉以趋避对方锁拿之势。  双方又打了十来个回合,陡听“挡”的一声金铁大响,荀吉铁手一下锁住了伍世贤的长剑。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 - 2018-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