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八公山因祸得福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天色幽暗,从杨州通往真州的一条石板路上,正有几条人影,起落如飞,直奔真州。

      尽管天色黝黑,就算没有星月,但用石板铺成的道路,即使没练过夜行眼的人,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从前乡村与乡村之间,铺的都是石板路,天色最黑,石板路却是白的。)

      何况这几条人影,都是武林中的高手,他们在平整的石板路上,施展轻功提纵,一路上自然奔行得极快。

      不多一会,已经奔近真州城下。

      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人脚下不觉一停,跟在他身后的人,也一齐刹住身形!

      这一停,才看清楚一共是四个人,身上都穿着黑色紧身劲装,只要看他们身材,一望而知是些女的。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生得颀长而苗条,这时回过身来,低低的问道:“胡嬷嬷,你抱着他,过得去么?”

      第二个身躯矮胖的白发者妪,但她一头自发早已用黑布包了起来,两手平托,臂弯里抱着一个人,闻言尖笑道:“二小姐真把老婆子看成七老八十岁了,这点城垣,老婆子手里再加一个,也一样过得去。”

      颀长而苗条的二小姐朝矮胖老妪胡嬷嬷双手横抱着的人看了一眼,叮嘱道:“胡嬷嬷,你可得小心,他……”

      胡嬷嬷没待她说下去,接口笑道:“二小姐只管放心,老婆子手里有数,绝不会让岳相公受到半点震动。”

      二小姐轻唔一声,没再说话,身子突地转了过去,没见她有任何动作,就像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墙之上。

      矮胖老妪胡嬷嬷抱着人,双足一点,人如长箭穿云,跟纵飞上城头,果然轻如落叶,点尘不惊!

      接着是跟在后面的两个黑衣少女,同样双足一点,柳腰轻挫,先后掠上了城墙。

      二小姐纤手往身后一挥,当先朝城内飞落,她身后三人,跟着飞落地面。

      真州,地当南北要冲,城内虽没有扬州的繁华,却也十分热闹,这时,时近三鼓,城内几条较为热闹的大街上,还有零星灯火。

      四条人影,脚下极快,藉着房屋暗影掩蔽,不消多时,便已奔入南横街后面的一条小巷之中。

      越过一排民房,悄悄飞落长安客栈的后进。

      这是一座小天井,天井两边石凳上,还放着不少盆花,相当幽静。

      后进一排三间,是二小姐包下来的。

      当二小姐飘然飞落天井的一刹那,但见廊前同时飞闪出两个苗条人影,一齐躬身道:

      “二小姐回来了?”

      二小姐挥手道:“快进去,点起灯火。”

      在她说话之时,胡嬷嬷和另外两个黑衣少女也已跟着飞落。

      两名站在檐前的少女,且经迅速返身入屋,亮起了灯光。

      二小姐在前,胡嬷嬷抱着人在后,迅疾走入屋中,把双手托着的人,放到床上。

      因为屋中有了灯光,才看清楚她们几个人的脸上,嘟蒙着一方黑纱,难怪一直看不清她们的面貌。

      此时进入屋子,二小姐首先纤手一扬,从脸上揭下黑纱,接着胡嬷嬷和另外两个女子,也各自揭下了面纱。

      你当二小姐是谁?她,正是面冷心热的仲飞琼!胡嬷嬷就是玄狐胡大娘,四名女子则是仲飞琼的使女春风、夏雨、秋霜、冬雪。

      仲飞琼平日冷若冰霜,但此刻看到俊弟弟脸颊火红,不省人事,她脸上不禁飞起一片愁云,回头吩咐道:“春风,你快去倒一盅水来。”

      春风答应一声,迅快的转身出去,倒了一盅水走入,送到仲飞琼身边。

      仲飞琼伸手从怀中取出一颗核桃大的蜡丸,捏碎蜡壳,里面是用棉纸包裹的药丸,蜡壳才一捏碎,屋内的人,都可以闻到一缕沁人的清香!

      仲飞琼细心打开棉纸,是上颗乌黑有光的药丸,足有龙眼般大小。

      她看着岳少俊枯焦紧闭的嘴唇,心下暗暗作难,别说药丸有龙眼般大,就是小得像梧桐子,也灌不下去。

      胡大娘看了她手中药丸一眼问道:“二小姐,这就是老神仙修合的‘雪参丸”了?”

      仲飞琼点头道:“是的,这是我爷爷五十年前采集近百种罕世灵药,和雪莲子、雪参炼制而成的‘雪参丸’,如今,一共只剩下九颗,我们姐妹,每人分得了一颗……”

      她看看躺在床上的岳少俊,续道:“他中了火灵圣母一记‘火焰刀’,火毒攻心,除了圣母的‘火灵丹’,也只有‘雪参丸’才能解去他内腑的火毒了。”

      胡大娘朝春风等人挤挤眼睛,说道:“四位姑娘请出去一下,老身有句话和二小姐说。”

      春风道:“大娘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咱们姐妹说的?”胡大娘尖笑道:“法不传六耳。”

      仲飞琼道:“胡嬷嬷有活要说,你们就出去一下。”春风把手中一盅开水,放到几上,和其他三人,一齐退出屋去。

      仲飞琼道:“胡嬷嬷,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胡大娘压低声音说道:“岳相公牙关紧闭,人事不省,只怕药丸很难灌下去。”

      仲飞琼道:“那该怎么办?”

      胡大娘道:“只有先把药丸嚼开,然后用真气哺下去,才能有效。”

      仲飞琼粉脸一红,迟疑的道:“这……”

      胡大娘低声道:“二小姐不是已和他姐弟相称了么?这是救命,做姊姊的为了救弟弟,那就只好从权了。”

      仲飞琼双颊更红,羞涩的道:“我不是不肯……只是……我心里有些害怕……”

      胡大娘低笑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你心里只要不把他当作男人,就不会害怕了。”

      仲飞仲平日里生性冷做,那有“害怕”两个字?但这回却不禁羞怯起来,一想到口对口哺药,和俊弟偎颊接唇,心头小鹿就猛跳不止,依然为难的道:“这……”

      胡大娘道:“二小姐今晚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岳相公从归云庄弄出来,就是为了要救岳相公,不能让易华佗这老小子金针过穴,毁了岳相公一生,如今把岳相公弄出来了,二小姐怎么倒犹豫起来了?”

      说到这里,压低声音道:“老婆子出去一下,二小姐也别再犹豫了。”说罢,转身往房外走去。

      仲飞琼叫道:“胡嬷嬷……”

      胡大娘走到房门口,回身道:“救人如救火,老婆子还是出去的好。”

      随手带上了房门。

      仲飞琼知道她怕自己害羞,才出去的,如今房中只剩下自己和俊弟两人,她只觉全身一阵燥热。回首看去,岳少俊双目紧闭,两颊色如胭脂,嘴唇干燥得已呈枯焦,心头一阵不忍,一时再也顾不得男女之嫌。

      抬手把一颗“雪参九”纳入口中,轻轻咬碎,和津化匀,走近床前,猛然低下头去,双手捧着俊弟弟面颊,把两片樱唇,紧闹在他嘴上,舌尖运劲,挑开岳少俊紧闭的牙关,把化开的药丸,缓缓哺入他口中,然后再运起一口真气,连同药丸,逼入他腹中,才缓缓直起身子。

      她从未和男人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岳少俊虽然昏迷不醒,她还是霞飞欢颊,娇躯轻颤不已!心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望着岳少俊,低低的道:“俊弟弟,但愿你不会辜负姐姐这番心意……”

      房门呀然开启,胡大娘探进头来,皱起一张老脸,笑着问道:“二小姐,药丸喂好了么?”

      仲飞琼粉脸上红霞未褪,点了点头。

      胡大娘闪身而入,说道:“那就好了,二小姐折腾了半夜,该去歇息了,还里有老婆子照顾就好。”

      仲飞琼望望岳少俊,说道:“我还不累。”

      胡大娘自然知道,药虽然喂下了,但他没醒过来,她是不会放心的。

      唉,女孩子就是这么奇怪,平日里二小姐冷若冰霜,好像天底下的男人,都不在她眼里,一但遇上了情郎,最坚强的女子,都会柔情如水,变成了多愁善感的柔弱女子!

      这也难怪,像岳相公这般英俊潇洒的模样,我老婆子若是倒退五十年,一样会为他牵肚挂心,废寝忘食……老婆子嘴角间不禁绽起一丝笑意,慌忙端过一张木椅,放到床侧,陪笑道:“二小姐,那你就坐下来吧。”

      她知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3-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五章 小店双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伙计大概从未听过有人如此点菜,又见他是个孩子,迟疑一下开口问道:小客官,我三香阁共有菜肴一百七十六种,都要上一份么?小弦一听这三香阁的菜肴数量如此之多,暗吃一惊。只是听伙计在客官前面加个小字,心中大不舒服,将手中紧攥的银子往桌上一拍,声...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六章 冯宗客听了许多埋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因为这一番耽搁,冯宗客赶到染云坊时,不免就听了许多埋怨。  这日是五娘生辰,约好了在五娘家聚宴。为着热闹,将榻几去了,只放一张长大食桌,五娘坐在主位上执勺分菜,郑痴儿一伙在左,诸姐妹在右,按着行序排坐。冯宗客来得晚,坐上了左侧的最未位子... - 2018-07-15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六章 六色春秋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其时正是早春三月之际,春意料峭,晨风尚寒,吹得渡劫谷中的草木乱摇,更送来阵阵花香草气,让人心身很是受用。  可一片大好春光中,竟是杀机四伏,气氛亦随之骤然紧张起来。  而那六个人发完话后就再无动静,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物由心耐不住... - 2018-07-10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十章 那一锥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峨眉金顶,雾气迷漫,劲流横逸。  魏公子立于山顶,看着山道上缓缓向上行来的楚天涯,山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必胜,却还是忍不住有一点惋惜。  纵横二十年来,这是唯一的一次与朋友为敌。  不错,他一直当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 2018-06-27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 - 2018-06-27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