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看,总得把吃剩下了的盘子撤下。

      这回一名庄丁刚把一盘滚油还在滋滋有声的炒鳝背端上之际,有人把一个空盘递给了他,一手就把炒鳝背接了过去。

      庄丁接过空盘,就回身退下。

      徐天华和在座众人明明看到庄丁端上来的是一盘炒鳝背,大家耳中也都听到盘中滚油发出来的滋滋轻响,但目光一注,桌面上哪有什么炒鳝背?

      那是庄丁刚端上来,又端走了。

      因为大家都看到那庄丁手中端着一个盘子退下去的。

      徐天华这回忍不住了,喝道:

      “你回来。”

      那庄丁端着空盘刚退到门口,听到庄主的喝声,急忙脚下一停,又回身走上,躬躬身道:

      “庄主有何吩咐?”

      徐天华目光一注,那庄丁手上拿着的只是一个空盘,而且盘中还有一小堆鱼骨头,分明是方才不翼而飞装熏鱼和蒸瑶柱的那个盘子了,心中更觉惊奇,问道:

      “方才你端上来的是什么菜?”

      那庄丁觉得奇怪,躬身回道:

      “是炒鳝背。”

      徐天华又道:

      “你手中这个盘子哪里来的?”

      庄丁道:

      “是桌上撤下来的。”

      徐天华又道:

      “是你从桌上拿走的吗?”

      庄丁道:

      “不是,是一位贵宾递给小的。”

      徐天华一挥手道:

      “没你的事,下去吧!”

      那庄丁被庄主问得一头雾水,口中应着“是”,躬身退下。

      杜浩然问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真是怪事!”

      徐天华道:

      “方才桌上明明摆了八个拼盘,其中有一个是熏鱼和蒸瑶柱的拼盆,但在咱们第一次敬酒,大家都站起身来,再落坐之际,忽然不翼而飞……”

      少林仲清和瞠目道:

      “会有这等事?”

      可见大家都没有注意了。

      徐天华接着道:

      “刚才送上来的是炒鳝背,大家总听到滚油发出来的滋滋轻响了?但炒鳝背呢?”大家自然都看到桌上没有炒鳝背,是以大家都没有出声。

      徐天华道:

      “兄弟因看到庄丁端着盘子退下,还以为他把炒鳝背端下去了,所以把他叫了回来。怎知他手上那个盘子,并非炒鳝背,而是方才不翼而飞的那个拼盆,兄弟问他空盘是从哪里拿走的?他说是咱们席上一位贵客递给他的,试问诸位道兄谁把空盘送给他了?”

      杜浩然听得一呆,说道:

      “这倒确是怪事,莫非……”

      他话声未落,徐天华突听耳边有人细声笑道:

      “你这主人也真小气,老朽只不过喝了你七八斤酒,一个拼盘,一个热炒鳝背而已,好了,老朽谢了。”

      徐天华慌忙站起身,向空连连拱手,一脸虔敬的道:

      “前辈高人莅止寒庄,徐天华诸多失敬,还望前辈留步,现身一见,再畅饮几杯如何?”

      话声一落,神色恭敬的站着等了一回,但那细声说话的人,再也没有说话,敢情他已经走了。

      大家听他口气,似是来了一位前辈高人,因此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

      徐天华眼看那人没再作声,就朝大家抬抬手道:

      “诸位道兄请坐,这位前辈大概已经走了。”

      杜浩然问道:

      “天华老弟,这位前辈是谁?”

      徐天华道:

      “兄弟也不知道。”

      他把刚才听到有人在耳边说的话,说了一遍。

      琴儿忽然惊啊道:

      “启禀庄主,方才小婢两人每次装来一壶酒,只斟了七八杯,壶里就没有酒了,大概就是这位老人家喝的了,但小婢两人怎么会没有看见有人喝酒呢?”

      徐天华道:

      “今晚之事,你们两个不准张扬出去。”

      琴儿、剑儿同声应了声“是”。

      少林俗家掌门仲清和讶异的道:

      “这位前辈在咱们这些人面前,喝酒吃菜,咱们居然连人影都没有看到,此人岂不已是仙侠一流?这会是什么人呢?”

      杜浩然道:

      “前辈高人目前虽然还有几位;但要如此神乎其神,实在屈指也算不出一个来。”

      武功门高步云道:

      “这叫做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咱们今天虽没看到这位前辈,总算也增长了一次见闻了。”

      徐天华举杯道:

      “这位前辈已经走了,咱们还是喝酒吧!”

      席间谈论的当然还是这位神奇莫测的前辈高人,但大家始终想不出这位高人是谁来?

      这一顿酒菜,大家自然吃得尽兴,才各自回到宾舍休息。

      徐天华回到书房,管事徐建章也跟了进来,垂手道:

      “庄主还有什么事吩咐吗?”

      他是庄主的远房侄子,年纪不大,精干老成,深得徐天华的器重,名虽管事,实为庄主的左右手。

      徐天华道:

      “你去叫少华进来。

      徐建章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不多一回,徐少华走了进来,垂手道:

      “爹叫孩儿,不知有何吩咐?”

      徐天华站起身道:

      “你随为父来。”

      说完,举步往里首一间行去。

      书房的里首一间,是徐天华的卧室,他三年前丧偶,就没有续弦,一直住在书房里。

      徐少华跟着爹走入卧室,徐天华就掩上了房门,脱下长袍,往椅背上一搭,接着又脱下棉衣、内衣。

      现在他只剩下贴身穿着的一件金色的长袖衣衫了。

      徐天华继续把那件金色长袖衣衫脱了下来,然后迅快的穿上内衣和棉衣,再穿上长袍,一手取起金色长袖衫,抬头朝徐少华道:

      “少华,你把这件衣衫贴身穿上了。”

      徐少华望着爹问道:

      “爹,这是什么衣衫?”

      徐天华含笑道:

      “这件金缕衣,还是你曾祖父昔年在京师估衣铺无意中发现的,很可能是前朝大内之物,流入民间,也许商人不识货,只当它是普通金绵线制的,其实它的正式名称应该是金缕甲,穿在身上,不惧刀剑,就是最厉害的内家掌功,也伤不到内腑,另外还有一个好处是冬暖夏凉,可以说是一件宝衣。”

      徐少华道:

      “那爹为什么要脱下来呢?还是你老人家穿着的好。”

      徐天华蔼然笑道:

      “你祖父是在为父二十岁那年传给为父的,今年你也正好二十岁了,为父自然也该传你了。”

      徐少华道:

      “不,孩儿年纪还小,还是……”

      徐天华不待他说下去,就截着道:

      “这件金缕衣从你曾祖父传到为父手里,已经三代,你曾祖父也是在你祖父二十岁那年传给你祖父的,这也成为我家父子相传的规矩,为父如果早些日子让你穿了,这次就不至放伤在‘黑沙掌,之下了。那是因为你的生日是在十一月,为父本来想等你生日那天再传给你的,不料你竟会被‘黑沙掌’所伤,因此为父决定提前让你穿了。”

      徐少华道:

      “孩儿听丁药师说,此人虽以‘黑沙掌,击伤孩儿;但分明意在示警,其实孩儿内伤并不很重,据他推测,这人很可能是爹的仇人,所以孩儿的意思,还是……”

      徐天华忽然大笑一声道:

      “少华,你连为父有多少能耐都并不清楚?”

      徐少华被爹说得脸上一红,不好作声。

      徐天华又道:

      “此人功力如何,为父虽没见过;但他以‘黑沙掌’向为父示威,那就大小觑为父了。

      ‘黑沙掌’虽是外门功夫中极霸道的掌功,专震敌人内腑,那仅对一般江湖武师而言。就以今天在庄上作客的几位来说,像你姑爹、师傅、和少林南派的仲伯父、洪泽湖贺伯父,还有三位掌门人,哪一个不是内家高手。就算他‘黑沙掌’练到了十二成火候,又能伤得了谁?

      所以为父一再叮嘱你要勤练内功,这件金缕衣,对你来说,可以使你不为外门功夫所伤;但对为父来说,哈哈,穿不穿已是并不重要了。”

      说到这里接着又道:

      “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3-946.html - 2018-03-13
  • 第三章 这一战必将载入武林史册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苏敬轩排开众人来到云襄面前,将他上下一打量,然后挽起他的手哈哈大笑:“我一生见过无数次名动天下的比武较技,却从未见过如此经典的一战,这一战必将载入武林史册,成为无法重演的千古绝唱。你兵不血刃地为苏家退此强敌,苏家将视你为永远的朋友!” ... - 2018-06-07
  • 第三章 蒙冤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窗外的天光早已大亮,苦盼知府提审以还自己清白的骆文佳,没有盼来提审的衙役,却等来了满面憔悴的母亲和忧心忡忡的赵欣怡。骆文佳十分惊讶:“娘!怡儿!你们怎么来了?”  骆夫人强忍泪水,涩声道:“听说你在城里惹上官司,所以怡儿一大早就陪娘来看... - 2018-06-12
  • 第五十三章 史其川依然站在纪千里面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依然若无其事的站在纪千里面前,看去毫无戒备,含笑拱手道:  “纪老哥请赐招了。”  纪千里双目注视着史其川,一霎不霎,沉声道:  “老夫那就有僭。”  左手抬处,朝前推来。  这一场不但是盟主之争,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着怨隙,史其川... - 2018-03-19
  • 第四十三章 白元规走近现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白元规走近现场,白元浩赶紧抱抱拳道:  “小弟无能,惊动了大哥。”  白元规巨目一抡,看到地上断剑,神色更为之一变,接着目光一抬,两道冷电般的眼神朝闻天声、徐少华等人投来。  口中沉笑一声道:  “淮扬派云龙山庄的好朋友,... - 2018-03-18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三章 宣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郊望江亭,如孤鹰般耸立在江岸悬崖峭壁之上,直面着浩渺东去的江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好的一个风雅去处。当沈北雄率十多个随从赶到亭外时,只见西边江面上,血红夕阳将落未落,映照得江面殷红一片,也映照得亭内霞光漫漫。就在这满亭霞光中,一白衣公子... - 2018-06-13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
  • 第三章 峡谷试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与此同时,在峡谷左边的山崖顶端,却有两人并肩而立,正由高处俯视着峡谷中的激斗。  左首白衣人年纪二十一二,身材修长,凤目淡眉,鼻峰挺直,面容纤细白皙,头戴束发金冠。乍眼望去给人印象深刻的,并非是他那清秀俊雅、英气毕露的外貌,而是其全身不... - 2018-06-14
  • 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物换星移,光阴若箭,转眼已是十三年后。  洛阳南郊三十里的秦家集。申时末。  已是隆冬时分,旷野沉黯,暮云铅重,冷风如刀,凛冽逼人。  看起来又是一场大风雪了!秦周老汉倚在自家小酒店的门口,眯起一双老眼望着满天厚重低沉、暗黄色的浊云,喃... - 2018-06-17
  • 第三章 比剑更寒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说起万古愁,一定会想到那种出身豪门、才高八斗、风采翩翩、左右逢源、做人毫无破绽、做事老成果断的一方大侠。  不错,万古愁正是这样的人,但最重要的,他还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甚至讲究到了一种病态。  他只喝京城外十八里忘忧泉的水,只... - 2018-06-16
  • 第三章 赌局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北六省武林盟主齐傲松,与东瀛武圣藤原秀泽决斗的消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沸沸扬扬传遍了江湖,在武林中人眼里,这场决斗早已超越了通常意义上的江湖争斗,它已经是一次关乎中原武林尊严与荣誉的挑战,甚至被视作中华武功与东瀛武技的最高对决。  随... - 2018-06-05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第十三章 论道天涯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不知封冰口中的“他”是指楚天涯还是魏公子,本想问个清楚,忽又觉得意兴索然,毕竞这都是局内人的事情,旁人再着急亦无意义。  一直闷不作声的叶莺突然开口道:“我不喜欢封女侠了。”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君东临连声咳嗽,许惊弦则是恨不得去捂... - 2018-06-15
  • 第十三章 汉水夜渡碎琼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汉水位于豫南与鄂北交界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边却横亘着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北方气候寒冷,目前虽已是初春时分,枯黄的树梢尖上都冒出一茬茬绿嫩的幼芽,但隔冬不化的积雪仍在这北国大地上铺起了一层素裹银装。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夹杂着冰... - 2018-06-18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三章 豪赌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大帐外已是暮色四合,天光朦胧。舒亚男仔细辨明方位,然后躲着零星的守卫,往帐篷稀少处疾行。刚走出没多远,突然与一个撩帘而出的瓦刺女人差点撞了个满怀。两人都吃了一惊。舒亚男正欲将这女人拿下,却听她用蒙语友好地问道:你是别的部落的么?我以前好... - 2018-06-06
  • 第三章 疗毒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十几颗失魂丹摆在瓷盘中,像珠子一般耀眼,不过楚青霞完全看不见,只能用手去触摸、感受这邪恶至极的毒药,一个年逾古稀的大夫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解释着:“经老朽分析,这失魂丹是由罂粟果提纯炼制而成,有强烈的致幻作用。当药瘾发作时,只有用它本身的毒... - 2018-06-04
  • 第三章 蛛丝马迹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迎面是一排五间楼房,雕楼飞檐,甚是气派。  白胖老者陪着笑道;“二犬子住在西花厅,楚少侠请随老朽来。”  他领着楚玉祥由西首回廓折入一道腰门,门外是自成院落的一个大院子,花木扶疏,更是清静,两人踏着石砌花径,来至一座精致的敞轩前面。  ... - 2018-05-31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只有一条鳄鱼愿意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绿森林的南边,有一块沼泽地,沼泽地过去,有一条大河,在沼泽地和大河中间,住着一群鳄鱼。  这群鳄鱼,有的年轻,有的年老,有的胖,有的瘦,有的严肃,哦,不对,是所有的都很严肃,除了爱笑的最小的鳄鱼——麻点儿!  每天中午,麻点儿都要到河里... - 2018-06-13
  • 会变的风婆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竹林里住着很多熊猫。  有一只小熊猫在竹林吃完竹子的用纸巾擦擦嘴,随手把纸巾仍到了地上。熊猫妈妈走过来说:“宝贝!不要乱扔垃圾!”  小熊猫不以为然地拍拍吃饱了的肚子说:“不就是一张纸巾吗?风很快就把它带走了。”  熊猫妈妈责怪他说:“... - 2018-06-13
  • 心中有梦的罗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罗克在塔楼顶上  小兔挎着一篮蘑菇经过一座塔楼,这是这一带最高点,在塔楼顶还有一面大钟。看着太阳渐渐变成一个大火球,把天边染得通红,小兔抬头想看看几点钟了,这一看,可把她惊得张大的嘴都合不拢了,塔楼顶上隐约有个身影,那会是谁呢?她用... - 2018-06-13
  • 妖精的条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一座灯火通明的木屋蓦(mò)地出现在山里,那是一间妖精开的伞店。一天,一位叫一乔的女孩和朋友们到山中玩,可黄昏时她和大家走散了。月上树梢(shāo)时,一乔发现了亮着灯光的伞店。一位少年站在柜台后面。  “请问,你是来买伞的吗... - 2018-06-13
  • 音符小鬼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音符小鬼不像别的小鬼那样,有自己的家。她们呢,今天住这里,明天住那里,只要是有好听音乐的地方,就有音符小鬼的影子。  当然啦,不爱听音乐的人,是看不见音符小鬼的,看不见她们透明的小裙子和她们在空气里跳舞的样子。  有这样一个人,他一生见... - 2018-06-13
  • 深夜里游走的路灯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早起的清洁车发现,美人路上北边的第15个路灯挪了位置。清洁车是个细心的家伙,他知道每条街上每个路灯的确切位置,就连窨井的位置也了解得很清楚。  “北15号距离斑马线只有3.3米,可现在,他离斑马线足足有4米。”清洁车在心里嘀咕着,同时他... - 2018-06-13
  • 金色的暴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头很大的熊,它出生在村子附近的山里面。  这天,饥肠辘(lù)辘的大熊在山里走啊走,突然嗅(xiù)到一股味道。那是大熊最喜欢的蜂蜜的味道。它再也坐不住了,顺着味道来到了村子附近。蜂蜜的味道是从有人家住的地方传来的。大熊对人类十分提... - 2018-06-13
  • 植物总动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传说中的十二生肖不只是属相,同时还是十二位神仙。他们在天庭各司其职。  太阳神下班回家的时候,牛二叔也离开了梦田。在天庭,牛二叔拥有一片独一无二的土壤,能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牛二叔管那里叫“梦田”,那也是他这个天庭首席园丁最爱待的地... - 2018-06-13
  • 蚂蚁贝贝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蚂蚁贝贝是蚂蚁妈妈的心肝宝贝,在蚂蚁妈妈众多的子女中,蚂蚁妈妈最痛爱的就是蚂蚁贝贝了。  蚂蚁贝贝长着一对特别漂亮的触须,黑亮黑亮的触须的顶端还长了两个圆圆的小圆球,就像两根接收天线一样,总是不停地摆动着,特逗人喜爱。哥哥姐姐的触须都是... - 2018-06-13
  • 喜欢听闲话的国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国王喜欢声音,每天都要人陪他说闲话;国王又不喜欢声音,所有的音乐家都被他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乐器一律没收,歌喉全都封起。  总之,这是个爱听闲话不爱听音乐的国王,他说:“我最讨厌那些钢琴、小提琴、小号、长号、网号的声音……”  音乐家被抓... - 2018-06-13
  • 小燕子媛媛迁徒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燕子媛媛和两个弟弟小燕子啸啸小燕子蓓蓓,是在燕子妈妈回到北方的这个小镇上后,在一个小公园里的凉亭里的飞檐上,衔来草棍泥土。然后用唾液粘成很牢固的碗形燕窝,小燕子媛媛和小燕子啸啸小燕子蓓蓓,就是在这个燕窝里出生的。  三个小燕子出生后,...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