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看,总得把吃剩下了的盘子撤下。

      这回一名庄丁刚把一盘滚油还在滋滋有声的炒鳝背端上之际,有人把一个空盘递给了他,一手就把炒鳝背接了过去。

      庄丁接过空盘,就回身退下。

      徐天华和在座众人明明看到庄丁端上来的是一盘炒鳝背,大家耳中也都听到盘中滚油发出来的滋滋轻响,但目光一注,桌面上哪有什么炒鳝背?

      那是庄丁刚端上来,又端走了。

      因为大家都看到那庄丁手中端着一个盘子退下去的。

      徐天华这回忍不住了,喝道:

      “你回来。”

      那庄丁端着空盘刚退到门口,听到庄主的喝声,急忙脚下一停,又回身走上,躬躬身道:

      “庄主有何吩咐?”

      徐天华目光一注,那庄丁手上拿着的只是一个空盘,而且盘中还有一小堆鱼骨头,分明是方才不翼而飞装熏鱼和蒸瑶柱的那个盘子了,心中更觉惊奇,问道:

      “方才你端上来的是什么菜?”

      那庄丁觉得奇怪,躬身回道:

      “是炒鳝背。”

      徐天华又道:

      “你手中这个盘子哪里来的?”

      庄丁道:

      “是桌上撤下来的。”

      徐天华又道:

      “是你从桌上拿走的吗?”

      庄丁道:

      “不是,是一位贵宾递给小的。”

      徐天华一挥手道:

      “没你的事,下去吧!”

      那庄丁被庄主问得一头雾水,口中应着“是”,躬身退下。

      杜浩然问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真是怪事!”

      徐天华道:

      “方才桌上明明摆了八个拼盘,其中有一个是熏鱼和蒸瑶柱的拼盆,但在咱们第一次敬酒,大家都站起身来,再落坐之际,忽然不翼而飞……”

      少林仲清和瞠目道:

      “会有这等事?”

      可见大家都没有注意了。

      徐天华接着道:

      “刚才送上来的是炒鳝背,大家总听到滚油发出来的滋滋轻响了?但炒鳝背呢?”大家自然都看到桌上没有炒鳝背,是以大家都没有出声。

      徐天华道:

      “兄弟因看到庄丁端着盘子退下,还以为他把炒鳝背端下去了,所以把他叫了回来。怎知他手上那个盘子,并非炒鳝背,而是方才不翼而飞的那个拼盆,兄弟问他空盘是从哪里拿走的?他说是咱们席上一位贵客递给他的,试问诸位道兄谁把空盘送给他了?”

      杜浩然听得一呆,说道:

      “这倒确是怪事,莫非……”

      他话声未落,徐天华突听耳边有人细声笑道:

      “你这主人也真小气,老朽只不过喝了你七八斤酒,一个拼盘,一个热炒鳝背而已,好了,老朽谢了。”

      徐天华慌忙站起身,向空连连拱手,一脸虔敬的道:

      “前辈高人莅止寒庄,徐天华诸多失敬,还望前辈留步,现身一见,再畅饮几杯如何?”

      话声一落,神色恭敬的站着等了一回,但那细声说话的人,再也没有说话,敢情他已经走了。

      大家听他口气,似是来了一位前辈高人,因此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

      徐天华眼看那人没再作声,就朝大家抬抬手道:

      “诸位道兄请坐,这位前辈大概已经走了。”

      杜浩然问道:

      “天华老弟,这位前辈是谁?”

      徐天华道:

      “兄弟也不知道。”

      他把刚才听到有人在耳边说的话,说了一遍。

      琴儿忽然惊啊道:

      “启禀庄主,方才小婢两人每次装来一壶酒,只斟了七八杯,壶里就没有酒了,大概就是这位老人家喝的了,但小婢两人怎么会没有看见有人喝酒呢?”

      徐天华道:

      “今晚之事,你们两个不准张扬出去。”

      琴儿、剑儿同声应了声“是”。

      少林俗家掌门仲清和讶异的道:

      “这位前辈在咱们这些人面前,喝酒吃菜,咱们居然连人影都没有看到,此人岂不已是仙侠一流?这会是什么人呢?”

      杜浩然道:

      “前辈高人目前虽然还有几位;但要如此神乎其神,实在屈指也算不出一个来。”

      武功门高步云道:

      “这叫做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咱们今天虽没看到这位前辈,总算也增长了一次见闻了。”

      徐天华举杯道:

      “这位前辈已经走了,咱们还是喝酒吧!”

      席间谈论的当然还是这位神奇莫测的前辈高人,但大家始终想不出这位高人是谁来?

      这一顿酒菜,大家自然吃得尽兴,才各自回到宾舍休息。

      徐天华回到书房,管事徐建章也跟了进来,垂手道:

      “庄主还有什么事吩咐吗?”

      他是庄主的远房侄子,年纪不大,精干老成,深得徐天华的器重,名虽管事,实为庄主的左右手。

      徐天华道:

      “你去叫少华进来。

      徐建章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不多一回,徐少华走了进来,垂手道:

      “爹叫孩儿,不知有何吩咐?”

      徐天华站起身道:

      “你随为父来。”

      说完,举步往里首一间行去。

      书房的里首一间,是徐天华的卧室,他三年前丧偶,就没有续弦,一直住在书房里。

      徐少华跟着爹走入卧室,徐天华就掩上了房门,脱下长袍,往椅背上一搭,接着又脱下棉衣、内衣。

      现在他只剩下贴身穿着的一件金色的长袖衣衫了。

      徐天华继续把那件金色长袖衣衫脱了下来,然后迅快的穿上内衣和棉衣,再穿上长袍,一手取起金色长袖衫,抬头朝徐少华道:

      “少华,你把这件衣衫贴身穿上了。”

      徐少华望着爹问道:

      “爹,这是什么衣衫?”

      徐天华含笑道:

      “这件金缕衣,还是你曾祖父昔年在京师估衣铺无意中发现的,很可能是前朝大内之物,流入民间,也许商人不识货,只当它是普通金绵线制的,其实它的正式名称应该是金缕甲,穿在身上,不惧刀剑,就是最厉害的内家掌功,也伤不到内腑,另外还有一个好处是冬暖夏凉,可以说是一件宝衣。”

      徐少华道:

      “那爹为什么要脱下来呢?还是你老人家穿着的好。”

      徐天华蔼然笑道:

      “你祖父是在为父二十岁那年传给为父的,今年你也正好二十岁了,为父自然也该传你了。”

      徐少华道:

      “不,孩儿年纪还小,还是……”

      徐天华不待他说下去,就截着道:

      “这件金缕衣从你曾祖父传到为父手里,已经三代,你曾祖父也是在你祖父二十岁那年传给你祖父的,这也成为我家父子相传的规矩,为父如果早些日子让你穿了,这次就不至放伤在‘黑沙掌,之下了。那是因为你的生日是在十一月,为父本来想等你生日那天再传给你的,不料你竟会被‘黑沙掌’所伤,因此为父决定提前让你穿了。”

      徐少华道:

      “孩儿听丁药师说,此人虽以‘黑沙掌,击伤孩儿;但分明意在示警,其实孩儿内伤并不很重,据他推测,这人很可能是爹的仇人,所以孩儿的意思,还是……”

      徐天华忽然大笑一声道:

      “少华,你连为父有多少能耐都并不清楚?”

      徐少华被爹说得脸上一红,不好作声。

      徐天华又道:

      “此人功力如何,为父虽没见过;但他以‘黑沙掌’向为父示威,那就大小觑为父了。

      ‘黑沙掌’虽是外门功夫中极霸道的掌功,专震敌人内腑,那仅对一般江湖武师而言。就以今天在庄上作客的几位来说,像你姑爹、师傅、和少林南派的仲伯父、洪泽湖贺伯父,还有三位掌门人,哪一个不是内家高手。就算他‘黑沙掌’练到了十二成火候,又能伤得了谁?

      所以为父一再叮嘱你要勤练内功,这件金缕衣,对你来说,可以使你不为外门功夫所伤;但对为父来说,哈哈,穿不穿已是并不重要了。”

      说到这里接着又道:

      “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3-946.html - 2018-03-13
  • 第四十三章 白元规走近现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白元规走近现场,白元浩赶紧抱抱拳道:  “小弟无能,惊动了大哥。”  白元规巨目一抡,看到地上断剑,神色更为之一变,接着目光一抬,两道冷电般的眼神朝闻天声、徐少华等人投来。  口中沉笑一声道:  “淮扬派云龙山庄的好朋友,... - 2018-03-18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
  • 第五十三章 史其川依然站在纪千里面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依然若无其事的站在纪千里面前,看去毫无戒备,含笑拱手道:  “纪老哥请赐招了。”  纪千里双目注视着史其川,一霎不霎,沉声道:  “老夫那就有僭。”  左手抬处,朝前推来。  这一场不但是盟主之争,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着怨隙,史其川... - 2018-03-19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第三章 真假龙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道:“快请。”  举步朝门口迎去。  高翔生已经含笑走了进来,说道,“兄弟深夜趋访,有扰帮主清梦,心实不安。”  独角龙玉道:“高掌门人枉顾,必有见教,请坐。”  两人说话之时,屈长贵和那青衣使女一齐退了出来。  两人隔着一张茶... - 2018-11-29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小魔怪的树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魔怪从老魔怪爷爷那里要来了一颗圆圆的种子,种在家门前。  “东边的风,西边的雨,啪啪啪一我的种子发芽了!”小魔怪刚念完咒语,一棵小苗从土里钻了出来。  “南边的阳光,北边的露珠,咕噜噜——我的树苗长高啦!”小魔怪继续念道。  哈哈,真... - 2018-12-17
  • 公主与乞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她心地善良热情好客,拥有很多贵族朋友,朋友们每天轮流约她打参加宴会。  公主有个最好的朋友,是只神奇的鹦鹉,它发现公主最近老是唉声叹气,连它唱公主最喜欢听的歌曲,公主都没听见。鹦鹉为了引起公主的注意... - 2018-12-17
  • 四只猴子与组织变革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提到组织变革,另外有一个四只猴子的寓言。科学家将四只猴子头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每天喂食很少食物,让猴子哦得吱吱叫。几天后,实验者在房间上面的一个洞放下一串香蕉,一只饿得头昏眼花的大猴子一个箭步冲向前,可是当它还没拿到香蕉时,就被预设机关所有制... - 2018-12-17
  • 第三章 连莲姑娘心如磐 龙潜师徒恐有隙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受伤,使唐耕心吃惊,因为其兄为平安镖局而死,也可以说是为他而死,他曾发誓要尽一切力量保护她的。  但听到李天佐伤得更重,更是吃惊。颜凤妮居然能和李天佐两败俱伤,而且伤得比李轻得多。  当然,事实上并非如此。经菊嫂陈述一切,唐耕心道... - 2017-12-26
  • 第三十三章 多情未必大丈夫 直捣黑帮有内应_白衣紫电
  •   “十不全老人”江欢既然野心很大,且知谭起风十二日要回帮。他虽不怕他,毕竟下面的人都是他的旧属,万一他登高—呼,声势浩大惊人,不可轻估。  于是他派出人手,四下号召,找来了他的心腹、好友及晚辈,这几天陆续到达的有十七、八人之多。其中除了他... - 2017-12-31
  • 第三章 怪剑招_引剑珠
  •   韦宗方亮开门户,也是两仪剑法的起手式,就已说明是武当一派,双方显系同门,照说,辣手云英就该停剑问问来历才对,怎奈辣手云英是个性情暴躁的人,此刻恨不得一剑把对方刺个大窟窿,那还管得许多?韦宗方刚一亮出门户,她一剑已经刺过去!  韦宗方并不... - 2017-12-29
  • 热心的小蚂蚁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秋天来了,一只小蚂蚁在地里露出了触角,然后慢慢地爬出蚁穴,四处寻找吃的。  走着走着,他遇见了一只小白兔,小白兔问他:“小蚂蚁你干嘛去?”  小蚂蚁说:“我去找吃的呀!”  “哎呀!太好了,我正愁没人帮我找吃的,你能帮我找些胡萝卜吗?瞧... - 2018-12-17
  • 第三十三章 扑朔迷离_引剑珠
  •   这一缩,不是缩回手法,而是五个纤纤手指,顺势一把,抓住了黑衣瘦小道人的右腕,倏然站起身来,回头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道人骤不及防,被她一把抓住手腕,心头一怔,嘿的一声冷笑,左手扬处,一掌向霜儿劈落。  霜儿紧紧抓住他右腕不放,身... - 2017-12-30
  • 第三十三章 汪洋万顷横空飞匹练 风麈千里何处觅芳踪_纵鹤擒龙
  •   以枯木和尚的武功,他们即使全上去,也无济于事,何况人手一多,碍了手脚,万一一个照顾不周,难免有人负伤。想到这里,赶紧大声叫声:“严兄,褚兄快请后退,还是由小弟去会会他罢!”  说话声中,身若电闪,“呛啷啷”龙形剑出匣。  一道青紫光华,... - 2017-12-28
  • 一棵神奇的树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树上的小鸟们,唧唧喳喳唠叨个不停,好像它们从来没有见过春天,又好像春天是被它们喊醒的。  它们的兴奋,感染了熊爸爸。熊爸爸让熊孩子把自己的老藤椅搬了出来,放在他家门口的空地上。  熊爸爸宽厚的身子往藤椅上一坐,藤... - 2018-12-17
  • 第三回 进京城将军藐皇权 闹灵堂王爷逞威风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胤禵一愣,随即又仰天长笑:“哈哈哈哈……真是个傻丫头!自古以来,哪有长生不老之理?我只要不短命就是天大的造化了。”其实他还想说一句,先帝在位时,天天听着文武百官们喊万岁,现在不是也去了吗?他老人家不是也才当了六十一年的皇帝吗?不过他看看... - 2018-12-16
  • 最珍贵的礼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得知我们实习组第二天要走的消息后,整个山泉小学都笼罩在一种忧伤中。  山泉村是我们毕业实习时几个人自愿要求来的地方。这里位于大巴山腹地。是典型的山区,一年四季太阳只在中午才能照几个小时。山泉小学只有一个老师,全校只有4个年级,总共62个... - 2018-12-15
  • 老师,我爱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二(一)班的杜老师是全校公认的美女老师。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绝非“漂亮”两个字可以概括。  女生们暗地里模仿着她的穿着颦笑。男生们则偷偷讨论刚刚大学毕业的杜老师是否有了男朋友云云。杜老师也常常会在课堂上发现几双盯着她出神的眼睛。这些... - 2018-12-15
  • 笨狼是谁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狼妈妈生了一个小宝宝。给小宝宝取个什么名字好呢?狼妈妈和狼爸爸怎么也想不出来。恰巧狼外婆来看小宝宝,外婆说:“哎呀,笨呢,狼家的孩子嘛,当然叫狼!”狼爸爸觉得狼外婆那一声:“笨呢――狼……”很好听,当即就决定为小宝宝取名:“笨呢――狼…... - 2018-12-17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三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①。知足者富,强行②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③者寿。[译文]能了解、认识别人叫做智慧,能认识、了解自己才算聪明。能战胜别人是有力的,能克制自己的弱点才算刚强。知道满足的人才是富有人。坚持... - 2017-12-31
  • 糖果小勇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大山中的森林里,里面住着一群糖果居民和糖果国王、公主,皇后、王子。它们在王国里快快乐乐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一名糖果士兵从外面冲进皇宫,大声说到:“报——国王殿下,糖果国的侦测兵查到住在山那边的暗黑苍蝇国的苍蝇王复活了,他们准... - 2018-12-17
  • 小黄鹂与大树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只小黄鹂,刚出生不久就失去了爸爸妈妈。它很害怕,经常躲在大树的枝丫里的不敢出去。  有一天,大树抖擞这叶子叫着他说:“小黄鹂你快看,一只老鹰。”  小黄鹂小心的伸出了头,只见老鹰在天空展翅盘旋,突然他如剑一般直冲下了,瞬间抓住了草丛... - 2018-12-17
  • 布老虎和绒毛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布老虎去旅行,路上碰到了绒毛熊。  “你好!绒毛熊。”  “你好!布老虎。”  布老虎听了很不高兴:“绒毛熊,你喊我小老虎得了。加个‘布’字,多难听。”  “那好吧。不过你也别喊我绒毛熊,就叫我小熊行了。”  “你好!小老虎。”  “你... - 2018-12-17
  • 兔毛笔和胡须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对兔子来说,长(cháng)胡子工匠(jiàng)巴一(bayi)是个可怕的人。他是个猎人,还是个毛笔匠,制作的兔毛笔非常畅销。  可现在,巴一感慨(kǎi)兔子越来越少了,却不知道其中也有自己一份“功劳”。许多想买兔毛笔的顾客都是空手... - 2018-12-17
  • 第三章 百密一疏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原来黄山万家,拳剑自成家数,驰誉武林,已有百年,江湖上,除了九大门派,也算得是很有名气的门户。  因此大家都以黄山世家相称,也有人叫他们为黄山派,门人子弟,为了和其他门派有所区别,剑上一律佩挂黄色剑穗。  久而久之,这黄色剑穗,遂成为黄... - 2018-01-05
  • 第三章 夹缠不清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恶鬼车敖双目圆睁,厉声道:“很好,你奉命送信来的,信在哪里?”  褛衣童子笑道:“你急什么,我带来的是口信。”  恶鬼车敖间道:“那写无头信的,究竟是什么人?”  褛衣童子道:“自然是我师傅了。”  智通大师合十道:“小施主尊师,如何称...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