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上菜的庄丁端上一盘菜看,总得把吃剩下了的盘子撤下。

      这回一名庄丁刚把一盘滚油还在滋滋有声的炒鳝背端上之际,有人把一个空盘递给了他,一手就把炒鳝背接了过去。

      庄丁接过空盘,就回身退下。

      徐天华和在座众人明明看到庄丁端上来的是一盘炒鳝背,大家耳中也都听到盘中滚油发出来的滋滋轻响,但目光一注,桌面上哪有什么炒鳝背?

      那是庄丁刚端上来,又端走了。

      因为大家都看到那庄丁手中端着一个盘子退下去的。

      徐天华这回忍不住了,喝道:

      “你回来。”

      那庄丁端着空盘刚退到门口,听到庄主的喝声,急忙脚下一停,又回身走上,躬躬身道:

      “庄主有何吩咐?”

      徐天华目光一注,那庄丁手上拿着的只是一个空盘,而且盘中还有一小堆鱼骨头,分明是方才不翼而飞装熏鱼和蒸瑶柱的那个盘子了,心中更觉惊奇,问道:

      “方才你端上来的是什么菜?”

      那庄丁觉得奇怪,躬身回道:

      “是炒鳝背。”

      徐天华又道:

      “你手中这个盘子哪里来的?”

      庄丁道:

      “是桌上撤下来的。”

      徐天华又道:

      “是你从桌上拿走的吗?”

      庄丁道:

      “不是,是一位贵宾递给小的。”

      徐天华一挥手道:

      “没你的事,下去吧!”

      那庄丁被庄主问得一头雾水,口中应着“是”,躬身退下。

      杜浩然问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真是怪事!”

      徐天华道:

      “方才桌上明明摆了八个拼盘,其中有一个是熏鱼和蒸瑶柱的拼盆,但在咱们第一次敬酒,大家都站起身来,再落坐之际,忽然不翼而飞……”

      少林仲清和瞠目道:

      “会有这等事?”

      可见大家都没有注意了。

      徐天华接着道:

      “刚才送上来的是炒鳝背,大家总听到滚油发出来的滋滋轻响了?但炒鳝背呢?”大家自然都看到桌上没有炒鳝背,是以大家都没有出声。

      徐天华道:

      “兄弟因看到庄丁端着盘子退下,还以为他把炒鳝背端下去了,所以把他叫了回来。怎知他手上那个盘子,并非炒鳝背,而是方才不翼而飞的那个拼盆,兄弟问他空盘是从哪里拿走的?他说是咱们席上一位贵客递给他的,试问诸位道兄谁把空盘送给他了?”

      杜浩然听得一呆,说道:

      “这倒确是怪事,莫非……”

      他话声未落,徐天华突听耳边有人细声笑道:

      “你这主人也真小气,老朽只不过喝了你七八斤酒,一个拼盘,一个热炒鳝背而已,好了,老朽谢了。”

      徐天华慌忙站起身,向空连连拱手,一脸虔敬的道:

      “前辈高人莅止寒庄,徐天华诸多失敬,还望前辈留步,现身一见,再畅饮几杯如何?”

      话声一落,神色恭敬的站着等了一回,但那细声说话的人,再也没有说话,敢情他已经走了。

      大家听他口气,似是来了一位前辈高人,因此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

      徐天华眼看那人没再作声,就朝大家抬抬手道:

      “诸位道兄请坐,这位前辈大概已经走了。”

      杜浩然问道:

      “天华老弟,这位前辈是谁?”

      徐天华道:

      “兄弟也不知道。”

      他把刚才听到有人在耳边说的话,说了一遍。

      琴儿忽然惊啊道:

      “启禀庄主,方才小婢两人每次装来一壶酒,只斟了七八杯,壶里就没有酒了,大概就是这位老人家喝的了,但小婢两人怎么会没有看见有人喝酒呢?”

      徐天华道:

      “今晚之事,你们两个不准张扬出去。”

      琴儿、剑儿同声应了声“是”。

      少林俗家掌门仲清和讶异的道:

      “这位前辈在咱们这些人面前,喝酒吃菜,咱们居然连人影都没有看到,此人岂不已是仙侠一流?这会是什么人呢?”

      杜浩然道:

      “前辈高人目前虽然还有几位;但要如此神乎其神,实在屈指也算不出一个来。”

      武功门高步云道:

      “这叫做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咱们今天虽没看到这位前辈,总算也增长了一次见闻了。”

      徐天华举杯道:

      “这位前辈已经走了,咱们还是喝酒吧!”

      席间谈论的当然还是这位神奇莫测的前辈高人,但大家始终想不出这位高人是谁来?

      这一顿酒菜,大家自然吃得尽兴,才各自回到宾舍休息。

      徐天华回到书房,管事徐建章也跟了进来,垂手道:

      “庄主还有什么事吩咐吗?”

      他是庄主的远房侄子,年纪不大,精干老成,深得徐天华的器重,名虽管事,实为庄主的左右手。

      徐天华道:

      “你去叫少华进来。

      徐建章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不多一回,徐少华走了进来,垂手道:

      “爹叫孩儿,不知有何吩咐?”

      徐天华站起身道:

      “你随为父来。”

      说完,举步往里首一间行去。

      书房的里首一间,是徐天华的卧室,他三年前丧偶,就没有续弦,一直住在书房里。

      徐少华跟着爹走入卧室,徐天华就掩上了房门,脱下长袍,往椅背上一搭,接着又脱下棉衣、内衣。

      现在他只剩下贴身穿着的一件金色的长袖衣衫了。

      徐天华继续把那件金色长袖衣衫脱了下来,然后迅快的穿上内衣和棉衣,再穿上长袍,一手取起金色长袖衫,抬头朝徐少华道:

      “少华,你把这件衣衫贴身穿上了。”

      徐少华望着爹问道:

      “爹,这是什么衣衫?”

      徐天华含笑道:

      “这件金缕衣,还是你曾祖父昔年在京师估衣铺无意中发现的,很可能是前朝大内之物,流入民间,也许商人不识货,只当它是普通金绵线制的,其实它的正式名称应该是金缕甲,穿在身上,不惧刀剑,就是最厉害的内家掌功,也伤不到内腑,另外还有一个好处是冬暖夏凉,可以说是一件宝衣。”

      徐少华道:

      “那爹为什么要脱下来呢?还是你老人家穿着的好。”

      徐天华蔼然笑道:

      “你祖父是在为父二十岁那年传给为父的,今年你也正好二十岁了,为父自然也该传你了。”

      徐少华道:

      “不,孩儿年纪还小,还是……”

      徐天华不待他说下去,就截着道:

      “这件金缕衣从你曾祖父传到为父手里,已经三代,你曾祖父也是在你祖父二十岁那年传给你祖父的,这也成为我家父子相传的规矩,为父如果早些日子让你穿了,这次就不至放伤在‘黑沙掌,之下了。那是因为你的生日是在十一月,为父本来想等你生日那天再传给你的,不料你竟会被‘黑沙掌’所伤,因此为父决定提前让你穿了。”

      徐少华道:

      “孩儿听丁药师说,此人虽以‘黑沙掌,击伤孩儿;但分明意在示警,其实孩儿内伤并不很重,据他推测,这人很可能是爹的仇人,所以孩儿的意思,还是……”

      徐天华忽然大笑一声道:

      “少华,你连为父有多少能耐都并不清楚?”

      徐少华被爹说得脸上一红,不好作声。

      徐天华又道:

      “此人功力如何,为父虽没见过;但他以‘黑沙掌’向为父示威,那就大小觑为父了。

      ‘黑沙掌’虽是外门功夫中极霸道的掌功,专震敌人内腑,那仅对一般江湖武师而言。就以今天在庄上作客的几位来说,像你姑爹、师傅、和少林南派的仲伯父、洪泽湖贺伯父,还有三位掌门人,哪一个不是内家高手。就算他‘黑沙掌’练到了十二成火候,又能伤得了谁?

      所以为父一再叮嘱你要勤练内功,这件金缕衣,对你来说,可以使你不为外门功夫所伤;但对为父来说,哈哈,穿不穿已是并不重要了。”

      说到这里接着又道:

      “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3-946.html - 2018-03-13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五十三章 史其川依然站在纪千里面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史其川依然若无其事的站在纪千里面前,看去毫无戒备,含笑拱手道:  “纪老哥请赐招了。”  纪千里双目注视着史其川,一霎不霎,沉声道:  “老夫那就有僭。”  左手抬处,朝前推来。  这一场不但是盟主之争,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着怨隙,史其川... - 2018-03-19
  • 第三章 离乱长街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东方欲曙,白云成列,一重重地自墨蓝的天际挣了出来,随之便有些微冷寂的霞光在云彩上渐渐扩开。残旗迎风招展,而那晨风却已有了些燥性。看来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城头上的典军们不由诅咒一声。兵刃在青石上打磨发出滋滋的声音,伤兵们捧着一碗水,万般不舍... - 2018-09-20
  • 第四十三章 白元规走近现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白元规走近现场,白元浩赶紧抱抱拳道:  “小弟无能,惊动了大哥。”  白元规巨目一抡,看到地上断剑,神色更为之一变,接着目光一抬,两道冷电般的眼神朝闻天声、徐少华等人投来。  口中沉笑一声道:  “淮扬派云龙山庄的好朋友,... - 2018-03-18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第三章 猎天鹰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跟来了!猎天鹰一面狂奔一面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他所受的伤势,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沉重。方才混战中,他胡乱将乌冰蚕丝塞进怀中。此时那团乌丝隐隐泛着热力,将痛楚丝丝缕缕融开。  他方才咬裂舌尖,伪装受创极深,本是想在过招中骤然发难,只是... - 2018-09-22
  • 朋友与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两个平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一道上路。途中,突然遇到一头大熊,其中的一个立即闪电般地抢先爬上了树,躲了起来,而另一个眼见逃生无望,便灵机一动马上躺倒在地上,紧紧地屏住呼吸,假装死了。据说,熊从来不吃死人。熊走到他跟前,用鼻子在他脸上嗅了嗅,转身就... - 2018-09-21
  • 肥皂汽车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灰狼开着他的肥皂汽车出门去。  你说什么?肥皂汽车?  没错,就是肥皂汽车!  有这么奇怪的汽车吗?  当然有,这是大灰狼的老爸,专门为他设计的,用肥皂做的。你瞧,很漂亮是不是?  肥皂汽车不冒黑烟,从它的屁股后面冒出来的是肥皂泡儿。五... - 2018-09-21
  • 后来居上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汲黯是西汉武帝时代人,以刚直正义、敢讲真话而受人尊重。他为人和做官都不拘小节,讲求实效。虽然表面上不那么轰轰烈烈,却能把一个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朝廷把他从东海太守调到朝廷当主爵都尉——一种主管地方吏任免的官职。   有一次,汉武帝说要实... - 2018-09-21
  • 神童的不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小孩叫方仲永,出生在一个农人家庭。他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种田人,没有一个文化人。他长到5岁了,还从未见过纸墨笔砚是个什么模样。可是有一天,方仲永突然哭着向家里人要纸墨笔砚,说想写诗。他父亲感到十分惊讶,马上从邻居那里借来笔墨纸砚,方仲永拿起... - 2018-09-21
  • 连篇累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李愕;字士恢,隋文帝时任治书侍御史,很有辩才,文章也写得很好。他看到六朝以来的文章常常华而不实,决定上书给隋文帝,希望通过发布政令来改变当时文风。主意打定,他就着手去写。李愕的《请正文体书》终于写好了,他在上奏之前又看了一遍:书中从魏武帝、... - 2018-09-21
  • 忍辱负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221年,蜀主刘备不顾将军赵云等人的反对,出兵攻打东吴,以夺回被东吴袭夺的战略要地荆州(今湖北江陵),并为大意失荆州而被杀的关羽报仇。东吴孙权派人求和,刘备拒绝。于是孙权任命年仅38岁的陆逊为大都督,率领5万兵马前往迎敌。     次年... - 2018-09-21
  • 科学童话:小伞兵和小刺猬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秋天,蒲公英妈妈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每人头上长着一撮蓬蓬松松的白绒毛,活像一群“小伞兵”。许多小伞兵紧紧地挤在一起,就成了个圆圆的白绒球!  小伞兵有许多好朋友,那就是隔壁苍耳妈妈的孩子——小苍耳。小苍耳长得真奇怪,身体小小的,像个枣核,... - 2018-09-21
  • 胖胖兔减肥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胖胖兔从来不运动,长得越来越胖,走起路来都呼哧呼哧喘气。这一天,它要去篮球场运动运动。  袋鼠奇怪地问:“胖胖兔,你来干吗?”胖胖兔说:“打篮球呀!”  袋鼠说:“打篮球先要学会拍球。”  “啊,这么简单。”胖胖兔学着袋鼠的样子拍起篮球... - 2018-09-22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胭脂结 序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捂到了脚,每一下呼吸,都沉重得仿佛会挣断肋骨。  多少时辰了?多... - 2018-09-21
  • 神兔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大河把两岸隔开,住在北岸的兔子们从来没有到过南岸。因为它们的前辈中,曾有不少想渡过南岸,而命丧水中。因此,它们吸取了长辈的教训,即使在河面结冰的时候,也不敢冒然从上面走过,以为它和没结冰时一样,走上去会被淹死。一只小兔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 2018-09-21
  • 寒鸦与乌鸦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寒鸦身体格外强壮,比其他寒鸦大得多。于是,他就瞧不起自己的同伴,自以为是地跑到乌鸦那里,想与他们共同生活。乌鸦们很快从他的形状和声音中认出他是寒鸦,并一齐啄赶他,把他驱逐出来。被赶出来后,他又只好回到寒鸦那里。然而曾受到他的侮辱的寒鸦们... - 2018-09-20
  • 尾声 何以论剑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兄弟,风兄弟!风威冷抬了头,见郑七屠不知何时到来,握着他的肩头,满面关切的神色。风威冷的眼神在他脸上停了一小会儿,就转到了他的身后,在那里,盔甲鲜明的扈从身后,高平晗着一袭光洁的战袍看着他。  风威冷突然将剑一挺,顶在了毫无防备的郑七... - 2018-09-20
  • 要哈佛还是要钱,二选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新东方老师每天接触的学生粉丝实在太多,也许一两天还可以清醒地认识自己,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就真得以为自己非同凡响了。  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离开。新东方有不少我的前辈在走出新东方的光环之后寻找到了自己新的舞台。最著名的一个就是钱永强。钱永... - 2018-09-18
  • 男孩与男孩的怀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每天都要接受无数次拥抱———起床之后从床移到椅子上,从寝室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上厕所……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是被别人抱着去的。  三岁那年,他被确诊为先天性脆骨病,他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像瓷器一样易碎,像稻草一样易折,从此,他再也没能下... - 2018-09-18
  • 哈佛“新鲜人”的彪悍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1年,我离开纽约的家,与所有的哈佛“新鲜人”一起展开了大学的生涯。那是多么好玩的日子!宿舍灯火辉煌,走廊里响着音乐,房门被椅子撑开,我们像蚂蚁似的四处跑,有太多青春荷尔蒙点燃的活力,睡眠成了次要的事。  当时听说有一个英国贵族子弟... - 2018-09-18
  • 我的极品单相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你要干吗?”凉小语毫无掩饰地说:“追他呗。”于是,我成了凉小语追求卓然的一部分。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 - 2018-09-18
  • 老鼠的心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老鼠被家猫追赶得走投无路,便钻出气窗,跳到地面,想逃到远房亲戚田鼠家避一避。刚窜进田里,一条大蛇一把将它缠住,蛇的身子渐渐收紧,小老鼠呼吸越来越困难,快要窒息时,正好大蛇被捕蛇人抓走,小老鼠侥幸脱险了。“地面的风险太多了!&r... - 2018-09-19
  • 乌龟的奖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家知道,龟兔已有两次角逐:一次由于兔子轻敌睡大觉,让乌龟把奖杯捧跑;一次因为乌龟抱着老皇历不放,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结果又把奖杯输掉。您知道不知道,在这两次较量之前,龟兔还有一次竞争更加激烈的赛跑?那是在老早老早的时候,乌龟的身体并没有被... - 2018-09-19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碰运气的工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工匠,以打制金属装饰品为业。这只是一门很普通的手艺活儿,挣的钱不多。工匠常常考虑:怎么样才能凭自己的这点本事赚很多很多的钱,不但可以养活家人,还可以很快发财呢?有一次,工匠出门去办点事,在郊外碰到一大群人正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地过来,... - 2018-09-20
  • 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   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 - 2018-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