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狭路逢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升,草上还结着一层层薄薄的轻霜。

      起伏群峰,在朝阳之中,青翠如滴!

      只有正北一座高峰,危岩峭壁,石呈赫红,光秃秃的没有丛草,没有树木,突出云山,耸然独峙!

      东风吹绿了江南,也永远吹不绿它,这就是赤焰山!

      此时从西边一条山径上,出现了两个人,正沿着山脚走来!

      迎面朝阳照着两人,老远就可以看清楚面貌,走在前面的是一位黑衣老妪,脸如鸩形,目光荣绿,走路之时,垂着双手,一动不动,活似一具僵尸!跟在她身后的,却是一名弱冠少年,剑眉朗目,玉面朱唇,生得甚是英俊,蓝衫古剑,飘逸有致!

      这两人一路行来,并设施展轻功,但脚下丝毫不慢,瞬息工夫,已盘过两座山脚,走近赤焰山前。

      蓝衫少年仰头望去,只觉赤焰山主峰,犹在白云飘渺之间,却不见火烧观影子,不由问道:“老前辈,火烧观可在这座山峰之上?”

      黑衣老妪回头笑道:“还早哩,从这里到火烧观,少说也得走上半个时辰。”

      话声刚落,路边松林中,忽然转出来两个红衣道人,一起挡在路口,向两人一阵打量,左边一个稽首道:“两位上镇离观有何责干?

      黑衣老娘知道火烧观的道土,一律穿着红衣,但在质料上分着尊卑等级,眼前这两个道士只是一身土布道袍,显系巡山弟子,当下点点头道:“老婆子厉山柯灵,有事拜访大观主来的。”

      左边那个道人倒脸瞧了右边那个一眼,向蓝衫少年一指,冷冷问道:“这位是谁?”

      阴风煞柯灵以为自己报出名号,对方两个巡山道士定然以礼相见,哪知他们听若无闻,无礼已极。她性若烈火,瞧得不禁有气,冷哼道:“这位是南岳门下陆翰飞陆少侠,和我老婆子同来,你们还不上山通报?”

      两个道人身子丝毫不动,左边的只是冷冷说道:“对不起,师祖早已不问尘事,不见外客。”

      明风煞鸩脸一沉,道:“你们可是傅元通门下?老婆子二十年没来火烧观,你们没见过我,听总也听到过?这是傅元通叫你们这般的?”

      左边那个道人依然毫不动容,冷冷说道:“不错,贫道师兄弟司职巡山,师傅有命,从今日起,闲杂人等,一律不准上山……

      阴风煞不待他说完,蓦地目射凶光,桀桀尖笑道:“小辈,老婆子要不是看在你们师祖份上,此刻早就叫你们横尸山下,尾火虎主持了几年火烧观,连老婆子都不准上山去?我倒要问问他去。”

      话声一落,举步朝前跨去!

      两个红衣道人脸色同时一变,疾退两步,从肩头掣出长剑,横胸挡路,左边一个道:

      “贫道师兄弟,只知奉命行事,两位如想硬闯,莫怪……”

      阴风煞黄发飘动,一步欺了过去,双袖朝前一丢,厉声喝道:“滚开,老婆子要上去,就是尾火虎也休想拦得住我。”

      两个红衣道人话声入耳,但觉一阵透骨阴风,迎面拂到,哪有躲闪的时间,呼吸突然一窒,连人带剑,登时被丢出老远,长剑脱手飞出,呛呛两声,落到山石之上。”

      “陆少侠,咱们走!”

      阴风煞连瞧也没瞧一下,从容朝山径走去!

      但听身后“嗤”的一声,一道红色火花,冲天射起,直向山腰投去!

      阴风煞冷笑一声,脚下突然加紧,轻蹬急掠,盘径疾行,陆翰飞不敢怠慢,紧紧跟在她身后,朝峰上走去。

      赤焰山山势陡削,上山路径,迂通盘曲,尽在悬崖之间,愈上愈险,登高百立之后,上下绝壁如削,小径沿壁而行,仅堪容足,非有绝好轻功,无法走得。

      这是赤焰山出名峻险之处——飞云渡!自从火德星君冉无天主持火烧观之后,以火药炸毁上山通道,寻常人无法再上一步。

      阴风煞走惯峭壁悬崖,陆翰飞目前功力大进,仍然举步轻逸,并不费力。

      一会工夫,便已盘过山腰险地,但见景物一变,山岗上怪石磷峋,石笋如林,四周峻岭怀抱,尽收眼底。

      当前一座排天高峰,巍然屹立,正是赤焰山主峰,一线鸟道,斜斜而上,没入白云深处!

      两人刚到此处,只见怪石堆中,闪出五个红衣道士,手执长剑,一字排开,拦住去路。

      中间一个年约四旬以上,生得身形瘦小,火红道袍前胸,一圈金线之中,绣着一双火眼金睛的猿猴。

      阴风煞黄发飘动,突然跨前一步,尖声喝道:“侯方,你还认得老婆子吧?”

      原来火德星君冉无天门下共有四大弟子,首徒尾火虎傅元通,次徒室火猪锗大山,三徒嘴火猴侯方,四徒翼火蛇瞿羽,不仅武功已得冉无天真传,而且独门火器,各有绝招。

      却说嘴火猴侯方瞧到阴风煞,脸色不禁微变,打了个稽首,勉强笑道:“原来来的果然是柯老师!”

      阴风煞江湖经验老到,听出对方口气,大是不善,心头不禁有气,双目绿光森森,注着嘴火猴尖笑道:“你们消息倒灵通得紧,老婆子今天才来,你们已知道了。”

      嘴火猴冷冷说道:“柯老师广约高手,上赤焰山来,火烧观如果事前一无所知,那还能在江湖上立足?”

      阴风煞鸩脸倏沉,怒道:“侯方,你们这是听谁说的?老婆子上火烧观来,何须广约高手!”

      嘴火猴道:“那么柯老师到赤焰山来,为了何事?”

      阴风煞黄发飞扬,厉笑道:“老婆子所为何来,见了冉星君自会当面说出。”

      嘴火猴似乎对阴风煞深怀戒心,闻言陪笑道:“柯老师来得不巧,家师尚在封关期中,不见外客。”

      阴风煞道:“那么老婆子找常天君也是一样!”

      嘴火猴道:“敞师叔也在丹房,已有几日不出。”

      阴风煞脸色铁青,眼中绿光暴炽,厉笑道:“好哇,这是冉星君交待不见我老婆子?还是你们想拦阻我上山?”

      嘴火猴也不敢得罪她,连忙躬身道:“家师和师叔两位老人家,确在丹室之中,已有多日未出,何老师远道而来,小道岂敢阻拦,只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

      阴风煞道:“只是什么?”

      嘴火猴阴笑道:“小道奉大师兄之命,巡视前山,闲杂人等,一律不准上山,柯老师不是外人,只管请上,大师兄自会接待,至于这位小施主,就请留在这里吧。”

      阴风煞桀桀笑道:“这是南岳简大先生门下……”

      话未说完,嘴火猴突然脸色大变,朝陆翰飞厉声道:“你就是南岳门下?”

      陆翰飞点头道:“在下正是南岳门下,不知道长有何见教?”

      嘴火猴在这一瞬之间,脸上换了一付阴沉郁怒神情,重重浓哼一声,道:“镇离观正要找你,没想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阴风煞见他侃侃而言,十分沉着,不禁暗暗点头。

      嘴火猴侯方虽是满脸激愤,指挥四个红衣人采取包围之势,但因有阴风煞在旁,心中不无顾忌,是以并未立即出手,浓哼一声,问道:“你师傅去世很久了?”

      陆翰飞点头道:“先师去世已有一年。”

      嘴火猴又道:“南岳门下有几位传人?”

      陆翰飞道:“就是在下。”

      嘴火猴突然狂笑道:“那就是你了。”

      一振腕,剑光若虹,直向陆翰飞面门奔去!

      陆翰飞这下听出对方此言,好像这场过节,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心头不期一愕,蓝衫飘动,让过嘴火猴剑势,喝道:“道长请住手。”

      嘴火猴出手一剑,被他闪开,哪肯甘休,浓哼一声,第二剑快若轮转,相继攻到!

      陆翰飞剑眉陡剔,大喝道:“道长即使要和陆某动手,也该说说清楚!”

      说话声中,身形斜退半步,右手一探,朝嘴火猴执剑右腕推出!

      嘴火猴这一剑去势极快,哪知就在剑尖将及未及之际,陡觉一股潜力,从侧撞到,把自己长剑,推开寻尺,心中一惊,立时收住剑势,目光瞧去,陆翰飞依然好好站在原地!

      一时不禁大感错愕,暗想:瞧不出这小子,年纪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96-922.html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石门自开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要知“北斗七星阵”,上三颗为“玉衡”,下四颗为“璇玑”。他身形才起,“玉衡”  位上的三人,早已随着纵起,出乎拦阻。  江青岚上街受阻,只好身形一沉,飘落原地。  那知“璇玑”乍转,四根修罗棒,又复乘隙攻到!不!“玉衡”三人,也同时飘落... - 2018-04-25
  • 第二十章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如果来不及封解他的掌势,就非弃剑不可。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身形忽然一个轻旋,避开对方撞来的掌劲,人已旋到独眼龙右侧,左手五指舒展如兰,反拂独眼龙右肘关节。  这轻轻一旋,不但化解了独眼龙的“锁龙劈角”,尤其身法轻快,拂出左手,... - 2018-04-30
  • 第二十章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走向左首,朝丁季友,护花门主两人说道:“丁三侠、门主,恭喜你们破镜重圆,夫妻父子团圆。”  丁季友、护花门主也连连还礼,接着总管丁仲谋、副总管刘婆婆以及四名教练也一起向两人致贺。再接下来是九名女弟子纷纷上前跟... - 2018-05-03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夜半深山问鬼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玖云柳眉挑动,但依然忍了下去,抱着赵南珩走进屋去。  黑衣老妪又道:“你是长了尾巴?进来了,还不把门掩上?”  她说话之时,声音相当严厉。  南玖云外号辣手魔女,岂是好惹的人?今夜实因赵南珩伤势沉重,才耐着性子,此刻眼看黑衣老妪一再恶... - 2018-05-06
  • 第二十章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小王子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地方的。  “你们好。”小王子说。  这是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  “你好。”玫瑰花说道。  小王子瞅着这些花,它们全都和他的那朵花一样。  “你... - 2018-03-22
  • 第二十章 恶蛊尽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那小山岗上,突然间,羯鼓咚咚,牛角呜呜,猛吹猛打起来!  也就在此时,小山岗上的上空,突然间,出现了一幅奇景!  原来吹打乍起,那三个绿衣少女,和一个苗童左挽花篮,右手朝篮中抓起一把东西,朝空中遥遥撒开。  这迎空一撒,随手撒... - 2018-03-30
  • 第二十章 同毒成仇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乾坤手陆凤翔道:“这药味似乎十分霸道!”  万雨苍点头道:“老前辈说得不错,这辛辣气味,乃是专解百毒的‘乌风草’,出在云雾山温玉岩。先师在日,曾从云雾山一位采药人的手中,得到过一片,合入‘八宝祛毒散’中,对祛毒可说百发百中,可惜此种药草... - 2018-05-28
  • 第二十章 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地契  扬州羽仙楼一间僻静的茶室内,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气急败坏地质问垂头抽头旱烟的柳公权:“观音庵中,你为何不出手拿人?另跟你说你没发现目标,有个姑子从乳母手中抱走了孩子,直到最后关头才突然收手。以你的老到,不可能没看出那姑子是... - 2018-06-08
  • 第二十章 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一旁有几个汉子也鼓噪起来:“拦住这老头,没准他也是个刺客呢!”  一听又有刺客,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边上几个汉子齐齐向柳公权一指:“就是他,方才大家都在看热闹,就他神色慌张拼命往外挤,肯定跟刺客是一路!”  几个武僧一听... - 2018-06-10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二十章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一张桌上落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又有两人走上楼梯,前面一个是扁脸老者,头戴毡帽,身穿古铜色大褂,扎脚棉裤,手上拿一根二尺长竹节旱烟管。后面一个是尖瘦脸汉子,穿着青布棉袍,约莫四旬左右。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右首前方一张桌上落坐。  那尖瘦脸汉子坐下之后,有意... - 2018-03-14
  • 第二十章 假神医暗施迷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时间渐渐过去,现在戍时已将过半,中院大厅灯火通明,棋子丁丁,薛神医和徐子桐早就杀了起来。  先前大家还围着观战,要叫旁观战的人不开口,那可比什么也难过。  所以就有人想了“棋旁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这两句辙儿,可见自古以来做真君子... - 2018-05-23
  • 第二十章 屠龙神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事有凑巧,就在他俩身影消失之后的次日天亮,穆存仪和闵悯及楼青云,在楼青云的引导之下也到达了铁心地庄!  当然,他们也由那石板门户走下了已被冰心姑娘和石承棋毁了的石防!  此时暗中却有一个人,正以怒恨而愕诧的目光,监视着穆存仪他们。  楼... - 2018-05-26
  • 第二十章 降魔经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要知少林寺五位长老,各主一院,其中以戒律院所执行的寺中清规,历代相传,寺中有几种极为秘密的功夫,只有当了戒律院住持,才能练习。因此在武功修为上,戒律院住持该是少林寺首屈一指之人。如今连戒律院住持慈善大师都被贼人劫持,这自然是非常严重的事... - 2018-05-17
  • 第二十章 李光头将破烂堆成小山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的李光头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将破烂堆成小山了,他改变了静坐示威的风格,只是在上班和下班的时候才盘腿坐在大门中央,其他时间进出大门的人不多,他就撅起屁股在破烂里乐此不疲地翻拣,他的屁股抬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围着破烂三百六十度转过去又转过来... - 2018-02-04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力战群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地道中黝黑如墨,姬真真正以魔教中的“阴阳消长大法”,替岳小龙疗伤:  岳小龙是中了阴阳手马飞虹的“阴风透骨掌”,马飞虹出身魔教中的狠毒功夫,也只有魔教中的独门方法,才能解救。  解救之道,须以“少阳神功”度入手少阳经,以“少阴神功”由足...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雪山之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雪山、亦称大雪山,横亘川康二省之间,终年积雪不消,白皑皑的高入云霄,像这样的冰天雪地,除了采药的老人,可以说人迹罕至。  雪山老神仙玄灵叟隐居之处,叫做长春谷,是在雪山岭的一处山谷之中。  尽管大雪山终年积雪,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长春谷...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