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小师妹下手……”

      温如玉格格笑道:“你们敢对舍妹下手,在下对令师妹又有何不敢?”

      枯佛嘉摩抬手制止嘉擅尊者开口,一面急急问道:“小师妹人在哪里?”

      温如玉并没回答,反问道:“舍妹?法王是否已俯允交换了?”

      原来魔教玉女姬红薇蔽,名义上虽是嘉摩、嘉擅的师味,其实她一身武功,都是由枯佛嘉摩代师传艺,一手教成,她根本连师傅都没见过一面。

      因为魔教规定,每一代都得有一个女弟子,继承该教魔女职位,魔女在教中,辅佐掌教,论地位也仅次于掌教,最难的一点,还是继承魔女之人,生辰八字,必须与规定相符。

      因此甚至数十年来都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上代掌教圆寂之后,就由门下弟子代为寻觅,传以武功,但名义上还是同门师兄妹。

      姬红薇就是在这样情形下,在天龙寺长大的。

      枯佛嘉摩对姬红薇,名虽同门,实为师徒,此刻一听到小师妹会落在白衣教主手里,心头哪得不急?当下双手合十,连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教主说的,老僧自表同意。”一面回头道:“师兄,咱们就把白姑娘放了吧!”

      嘉檀尊者连忙合掌道:“谨遵掌教法旨。”说到这里,回头喝道:“夏侯律,快请白姑娘出来。”

      黄幔后面,夏侯律应了声“是”,立即有一阵细碎步声,从慢后传出。

      温如玉不禁听得一怔,无影人魔夏侯律,原是魔教叛徒,已投在白衣教下,怎会又回到魔教来了?心急转动,也立即回头吩咐道:“金衣护卫,要他们把姬姑娘送来。”

      倪汝霖躬身应“是”,霍然回身去,金色大袖,朝篷外悬空一挥,只听“嗤”的一声,从他袖中,射出一道白色火花,冲霄飞起!、这原是一瞬间的事,这边倪汝霖火花才出,黄慢后面,也娉娉婷婷地走出一个白衣少女!

      只见她秀发披肩,笑靥如花,但身上却穿了一袭宽大的白色儒衫,男不像男,女不嫁女,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在她身后,跟着走出一个面目阴沉的黑衣老者,正是无影神魔夏侯律!

      白衣少女一走出黄幔,一眼瞧到负手卓立的温如玉,和身旁穿金衣侍卫的倪汝霖,春花般的脸上,立时流露出惊喜之容,娇声叫道:“大姊,你果然赶来了。”

      温如玉道:“妹子,你过来。”

      白衣少女本来惊喜的脸上,忽然之间,好像怔得一怔,脚下也略现踌躇,但终于还是走了过去。

      这情形瞧得温如玉心头蓦然一震,暗道:“糟糕,难道自己一开口,就露出破绽来了?”

      心念方动,眼看白衣少女,依然朝自己身边走来,一时哪敢大意,立即功凝全身,暗暗戒备。

      这时正好杜志远、倪采珍也已如飞奔到!

      倪汝霖迎着伸手拍开姬红薇睡穴,杜志远、倪采珍立即退出篷外。

      姬红薇睁开双目,口中“啊”了一声,喊道:“三师兄、二师兄,你们都在这里。”

      她口中喊着,身子却挡在温如玉和两位师兄面前。

      温如玉早已微一拱手,道:“在下告退了!”一面低喝一声:“妹子快走!”

      转身拉住白衣少女纤手,很快退出茅篷。

      嘉檀尊者右手隐藏袖中,早已凝足了魔教最厉害的“金手印”功夫,只要小师妹一让,立可全力发出。

      哪知小师妹好似存心掩护白衣教主退走似的,站在正中间,此时一见温如玉和白衣少女翩然闪出茅篷,心中一怒,低喝道:“小师妹快闪开!”

      “开”字出口,身形倏起,正待朝篷外追出!

      姬红薇退了一步,依然挡在他面前,吃惊的道:“二师兄,你要怎么了?”

      嘉檀尊者跺脚道:“小师妹还不让开?”

      伸手一推,越过姬红薇,冲到蓬口,抬目瞧去。

      只见白衣教主姊妹两人,早已掠出十几丈远,金衣护卫和两个绿衣人,却站在约七八丈外,每人手上,都握着一枚蛇形暗器,正是威力极强,一经掷出,十丈方圆悉成火海的“翼火蛇”缓缓向后退去。

      这一段话,说来较长,其实只是嘉檀尊者推开师妹,掠到蓬口的一瞬间事!

      姬红薇眼看二师兄推开自己,朝篷外追去,心头不禁大惊,一时急中生智,惊“啊”一声,随着嘉檀尊者一推之势,脚下一个踉跄,朝边上跌去!

      嘉檀尊者听到小师妹一声惊啊,急忙回头瞧去。

      枯佛嘉摩早已闪电跃起,把姬红薇扶住,皱皱眉道:“小师妹穴道初解,血脉未和,师兄怎可如此鲁莽?”

      嘉檀尊者只当自己方才心急追人,出手稍重,被掌门人这么一说,不禁老脸一红,问道:“小师妹不妨事吧?小兄实因白衣教主自己送上门来,轻易放他们不得……”

      枯佛嘉摩道:“咱们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让他们去吧!”一面慈祥的道:“小师妹还是快到后面去做一会功夫,活活经络。”

      姬红薇因赛孙膑有一封密柬,让自己回到姥山之后,才能开拆,巴不得三师兄有此一说,急忙答应一声,朝幔后走去。

      嘉檀尊者回过头去,瞥见夏侯律垂手站在身后,不禁心中一动,随即吩咐道:“白衣教主主得形色匆忙,其中可能有诈,你出去瞧瞧,他们是否业已离去?”

      夏侯律答应一声,正待朝篷外奔去。

      嘉檀尊者又遭:“且慢,你只要暗中跟随,不可露了形迹。”

      夏侯律又应了声“是”,匆匆惊出蓬外,朝白衣教主遁去的方向,跟了下来。

      他久经风浪,明知白衣教生救出胞妹,此刻必然急于离去,但仍不敢丝毫大意,闪近林边,先停步宁神调息,运起内功视听之术,然后悄悄朝山坡那边跟去。

      这片树林,虽然高大绵密,但夏侯律却对它相当熟悉,耳目并用,轻蹬巧纵,快若狸猫,片刻工夫,便穿林而去。举目瞧去,但见一叶风帆,业已离岸驶出老远。

      此时已近黄昏时分,天色渐渐昏暗,但水光做航,远远望去,金衣护卫卓立船头,一身金衣,闪烁生光。

      正当此时,忽听身后树枝,忽然轻微晃动!

      夏侯律耳目何等灵异,尤其枝叶晃动,声息极轻,若不是用心谛听,决难发觉,而且一动即止,如非功力已达化境,不可能如此!

      他原是心机极深之人,这一发觉身后有人,丝毫不动声色,目注风帆,嘿道:“终有一天,要你们尝尝我‘火焰刀’的厉害!”说到这里,作出正待返身模样,忽然脚下一停,口中“哦”道:“不对,白衣教主险恶阴人,岂甘就此离去?两位师叔,莫非中了她的狡计?”

      说话之时,一直凝神顷听,知道身后之人,果然并没离去,心头不禁暗暗冷笑一声!

      忽然举起右手,小指指甲,在左手中指上划了一下,指头立时流出血来,他再把血液涂到右手掌心,然后双掌合拢,轻轻摩擦了几下,迅速凑近界尖闻去。

      这一闻,夏侯律先是一惊,继而十分愤怒的道:“好歹毒的手法,果然不出我所料,偷下‘无形之蛊’……”

      “哈哈哈哈”

      语声未落,接着又是一阵仰天大笑。

      “你怎会想到‘无形之蛊’的解药,已喀到我夏侯律手上?”

      说完,探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玉瓶,倾出两粒金色药丸,纳入口中,一手握着玉瓶,忽然失声道:“不好,两位师叔,功力越高,所中盎毒也越深,我得赶快回去才好……”

      就在此时,身后微风飒动,一道人影,如电飞落。

      夏侯律佯作一惊,大喝道:“什么人?”

      身形疾然斜闪开去!

      “是我!”一个低沉的声音,已在身后响起!

      夏侯律声音入耳,凝蓄待发的右掌,很快收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98-922.html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篇 祖先_余华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一位满脸白癜风癍的货郎,摇着拨浪鼓向我们村走来。我们村庄周围的山林在初秋的阳光里闪闪发亮。没有尘土的树叶,如同玻璃纸一样清澈透明。这是有关过去的记忆,那个时代和水一起流走了。我们的父辈们生活在这里,就像是生活在井底,呈现给他们的天空显得... - 2018-02-22
  • 第二十五章 扑朔迷离_龙孙_故事大全
  •   黄衣老者连接对方十拳,喘息尚未平息,突觉背后被人无声无息击中一指,口中闷哼了一声。  青衣老者闻声问道:“老五,你怎么了?”  黄衣老者打了个冷哗道:“果……果然……是……是‘摧心指’……”  青衣老者听得心头一凛,急忙手扶石壁,移步走... - 2018-02-03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
  • 第二十三章 真伪莫辨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担心假扮他的贼人挟持孙月华离去,孙月华才会出声呼救。  其实那贼子真要挟持孙月华离去,也会用巧言哄骗,女人是经不起男人哄骗的,他怎会持强劫持?(何况孙月华早就被哄骗得死心塌地,认假作真,那里还会出声呼叫?这只是少不更事的方振玉才会... - 2018-02-03
  • 第二十章 变生时腋_龙孙_故事大全
  •   “放手?”谢广义白胖圆脸上,布满了杀气,咬牙切齿的道:“我恨不得立时就杀了你!”  说话时,右手掌心催动真气,源源朝他脉门攻入。  方振王虽然运功抗拒,但那一缕极阴极寒之气,竟然如水银泻地,无孔不放,一丝丝迅速的渗入自己体内。  邓公朴... - 2018-02-03
  • 第二十一章 蛛丝马迹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公朴由简世杰扶着他半靠半坐在一方大石崖的根部,面如金纸,两眼散漫失神,张着口呼吸显得十分微弱,这是伤重危殆之象!  方振玉大吃一惊,急步走上,问道:“邓前辈如何负的伤,伤在那里?”  谢广义抢着道:“方少兄,朴翁是被假冒你的贼人突然窜... - 2018-02-03
  • 第二十八章 九毒仙子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举目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俏生生的走了过来,这就喝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大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方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唷!”田... - 2018-02-03
  • 第二章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他在黄色大道上犹豫不决地行走。虽一心向往与小姐重逢,可落榜之耻无法回避。他走走停停,时快时慢。赴京之时尚是春意喧闹,如今归来却已是萧萧秋色。极目远眺,天淡云闲,一时茫茫。眼看着那城渐近,柳生越发百感交集。近旁有一条... - 2018-02-11
  • 第二十四章 石窟夜战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老者嘿然道:“淫贼果然在崖上了。”  白衣老者仰首遥望道:“这座石崖,虽无百丈,也有数十丈上下!”  五人脚下甚快,不消一会工夫,便已赶到崖下。  黑衣老者攒眉道:“老天,这座石壁光滑如镜,上去极非易事,淫贼如果守在上面,武功再高也...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林红知道宋钢受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快要下班的时候知道宋钢受伤了,她脸色苍白地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急切地打开屋门后,看到宋钢弯腰侧身躺在昏暗的床上,睁着眼睛无声地看着自己。林红关上门走到床前坐下来,伸手心疼地抚摸宋钢的脸,宋... - 2018-02-05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第二十九章 势如破竹_龙孙_故事大全
  •   铁敦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方的小子,你在做梦!”  方振玉心中暗自盘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经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已成瓮中之鳖,七星堡的人,必然会全力来对付自己了。这只要看杜飞云、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朗等人... - 2018-02-03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二十八章 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候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了,他们搬到了街边新楼房的第一层;苏妈的点心店也从汽车站搬了过来,就在林红家的对面;拆迁搬过来的还有赵诗人,住在第二层,就在林红宋钢家的楼上。赵诗人故意把自己的床放...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章 李光头将破烂堆成小山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的李光头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将破烂堆成小山了,他改变了静坐示威的风格,只是在上班和下班的时候才盘腿坐在大门中央,其他时间进出大门的人不多,他就撅起屁股在破烂里乐此不疲地翻拣,他的屁股抬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围着破烂三百六十度转过去又转过来... - 2018-02-04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神功无敌_彩虹剑
  •   叶玲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脸俱着惊疑之色,颤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不是庄主派来的。”  “在下的的确确是庄主委派的银章使者,一点也没有错。”  范子云含笑道:“只是在下明了夏家庄的阴谋,不想再替庄主效劳,也是事实。”  叶玲急... - 2017-12-22
  • 第二十二章 戴珍珠脚下极快走到尽头处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戴珍珠脚下极快,快走到尽头处,突见一道黑影,迎面窜出,一言不发,挺着手中一柄铁剑就刺。  戴珍珠不觉吃了一惊,急切之间,身形一偏,向左闪出,她因对方手中有剑,不敢大意,右手立即撒出折扇,借着旋身之际,扇头一举点在对方右肘“天芬穴”上。(... - 2018-01-03
  • 第二十二章 随驾出巡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朝云如天点头为礼,含笑道:“云兄早。”  云如天只是冷傲地略为颔首,说了声:“早。”  君箫心中暗道:“好个冷傲的人。”  沈功甫忙道:“在下替两位带路。”  举步往楼下行去。  君箫、云如天两人,随着他身后而行,君箫因云如天生性孤... - 2018-01-29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