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得。”

      坐着的人,身子朝右转了过来,左手一拳,“砰”的一声,击在贺锦航下颏之上。

      洞里赤练贺锦舫一个瘦小的身躯,应拳而起,凌空飞出去三丈开外,蓬的一声,跌落邻近一张八仙桌上。

      把围坐的八个人,惊得纷纷闪避不迭!幸差这时还未上菜,不然,大家都会被菜肴汤汁溅得一脸一身呢!

      这下,等于是砸了西崆峒的台。

      七煞剑神双眉微耸,两道跟神,陡射xx精光,尖笑一声道:“朋友把天下武林,都看成了酒囊饭袋,口气似乎不小,老夫倒要瞧瞧不是酒囊饭袋调教出来的人,究竟又有多大能耐?”

      当然苍髯汉子这句江湖上执掌一门的都是酒囊饭袋,差不多把站在上首,本来互相让坐的几位“贵宾”,全都激怒了。

      即使七熬剑神不发作,其他的几位,也会有人发作。

      但就在七煞剑神庄梦道话声未落,好好先生双手连摇,说道:“庄道兄息怒,诸位老哥务请多多包涵,这位朋友,既说有

      话要问兄弟,还是让兄弟和他谈谈。”

      今天是好好先生的寿辰,大家碍着好好先生,自然不愿多事。

      赵槐林话声一落,立即朝苍髯汉子拱拱手道:“朋友是专程找老朽来的,不知有何教言?”

      苍髯汉子望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名满大江南北的好好先生?”

      赵槐林堆起一脸笑容,连连点头道:“老朽正是赵槐林。”

      苍髯汉子忽然仰首向天,纵声大笑。

      赵槐林身躯高大,但双脚却发了“大脚疯”,不良于行,站在那里,巍巍颤颤的望着苍髯汉子,问道:“朋友因何发笑?”

      苍髯汉子笑声一歇,冷声道:“在下想不到名满大江南北的好好先生,原来只是一个昏庸老朽之人,这就难怪养子不教,姑息成奸,仗着你老子一点名势,横行不法,鱼肉善良。

      最令人发指的是好色如命,只要稍有姿色,就难逃魔掌,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妇女,遭他蹂躏,屈死的含冤莫白,滔天淫罪,莫此为甚,你做老子的到底知不知道?”

      这一段话,说的义正词严,把生来就显得无能的赵槐林,和好色如命的赵复初父子,骂的狗血喷头。

      贺客盈门,这原是大煞风景之事。

      尤其像丐帮帮主姜剑髯、六合门掌门人段斗枢、八卦门掌门人高德辉等人,平日都以名门正派自居,听了苍髯汉子这番话,不禁暗暗叫了声“惭愧”!

      老实说,无肠公子赵复初所做所为,他们自然亦有耳闻,只是碍着好好先生颜色,谁都不肯多说。

      这也是咱们几千年传下来的积习难返,人情大过法律。

      试看自古以来,多少达官贵人的子弟,就是作恶多端,只要老子有“面子”,谁敢得罪得起?

      好好先生果然涵养好,苍髯汉子这般指着他鼻尖辱骂,他依然面不改色,堆着一脸笑道:

      “朋友能在老朽贱辰,当着老朽这许多至友亲朋,指责老朽,使老朽活了七十五岁,能知七十四年之非,实在使老朽感激得很。”

      他话到此处,口气微顿,接道:“老朽昏愚,但决不是护犊之人,朋友指责犬子好色如命,淫恶滔天,老朽虽然读书不多,也知道万恶淫为首。朋友说的,定有所据,老朽想请你举例一二,看看有无其事?也好向在座的亲朋好友,作个交待。”

      苍髯汉子嘿然笑道:“去年秋天,有一个卖卜的老人,带着一个年未及笄的女儿,投寄逆旅,被令郎看到,惊为天人,要人拿着三百两银子,硬把那女子抢来,未知有没有这件事?”

      赵槐林一手摸着白花胡子,微微一笑道:“朋友说的卖卜老人,可是叫张在田么?”

      苍髯汉子道:“不错,他叫张在田,外号张铁口。”

      赵槐林笑道:“这件事,老朽知道。”

      苍髯汉子哼道:“你既然知道,如何还……”

      赵槐林没待他说完,连连拱手道:“朋友也许听信了一面之词,其中有着误会……”

      苍髯汉子也是个急性子,没待赵槐林说完,反问道:“在下有什么误会?难道张在田的女儿,不是你儿子强抢来的么?”

      赵槐林道:“朋友说的如果是别的事情,犬子不肖,也许瞒着老朽胡作非为,但朋友说的张在田的女儿,老朽不但知道这件事,而且和朋友说的,完全不是这码事。”

      苍髯汉子道:“你倒说说看?”

      赵槐林道:“去年秋天,张在田身患伤寒重症,卧病客店,他父女身无长物,几天不做生意,就已生活困难,自然更没有钱治病。他女儿走投无路,还是经客店掌柜指引,找到寒家的徐总管,愿意卖身为婢,替父治病……”

      大家方才听苍髯汉子说出赵复初强夺民女,口虽不言,心中对他父子都有些非议,如今听赵槐林又是一番说法,大厅上肃静的没有一点声音,静静的听他说话。

      赵槐林口气微顿,续道:“徐总管因老朽足疾复发,不良于行,需人伺候,看她小女孩生得清秀伶俐,善伺人意,当时一口答应,身价银三百两,但那小女孩附带有一个请求,就是要服侍他爹病好之后,才能前来,徐总管原先不肯答应,后来老朽知道了,觉得这是她的一片孝心,咱们应该答应的……”

      他一口说到这里,又停了一停才道:“大约过了半月之后,张在田病势痊好,亲自领着他女儿前来,若朽觉得他生活孤苦,还另外送了他五十两银子,他千恩万谢的走了。

      不料又过了半月光景,不知他听了谁的怂恿,说把他女儿卖到暗香院里去,可得到一千两银子,就来窜掇他女儿。他女儿誓死不肯,他竟说咱们乘他病危,少给了他女儿的身价银子,非要给他一千两不可,一连几天,天天都上门来这般无理取闹,大概是复初要徐总管把他轰了出去。”

      他望望苍髯汉子微笑道:“老朽封今天,正好痴长了七十五岁,这些话,自然不会是捏造之词,张在田的女儿,到了咱们这里,就取名小翠,派在书房里,给老朽使唤。不信,老朽去着人把她叫出来,朋友可以当众问问她,若是老朽说的,有半句不符之处,朋友可以立时把她带走。”说到此处,回头叫道:“徐总管。”

      剥皮猴徐永燮慌忙道:“小的在。”

      赵槐林吩咐道:“你到书房里去把小翠叫出来,另外把小翠的爹亲笔画押的那卖身契也带来,好让这位朋友过目。”

      徐永燮答应一声,欠身而去。

      赵槐林又道:“陈总管。”

      恶狗陈康和“喳”了一声,赶到他面前,躬身道:“小的在。”

      赵槐林道:“快晌午了,可以开席了!”

      陈康和应了一声“是”,急急欠身而退。

      赵槐林一面拱手道:“兄弟贱辰,深蒙诸位远道而来,使兄弟深为感激,略备水酒,稍表谢意,来,来,大家快请入席了。”

      上首一排共有四席,除了那苍髯汉子占一席,还有三席。

      大家因苍髯汉子出口狂言,谁也不愿和他同席,因此略为谦虚,就在其他主席,分别坐下。

      赵槐林含笑朝苍髯汉子抱抱拳道:“朋友高姓大名,老朽未请教?”

      苍髯汉子道:“在下河海客。”

      河海客,这名字江湖上从没听说过。

      赵槐林道:“朋友一身所学,绝非寻常,不知尊师是哪一位前辈高人?”

      河海客忽然肃容道:“家师法号上法下善,乃是方外之人。”

      法善,听他口气,还是和尚,武林中也从没有这样一个和尚,但只要看他神色,就不像是信口胡说的了。

      这两句话的工夫,只见剥皮猴徐永燮领着一个青衣少女走入厅来。

      那青衣少女看去只有十六七岁,生得黛眉如画,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36-949.html - 2018-03-31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二章 夜入石母岭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道:  “裴兄弟,你们都回来了?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 - 2018-06-02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天山双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突然,青衫神叟睁开了双目,看也不看玉面煞神,将玉盘端放在膝前,以盘中双筷之一,将食物莱蔬分作两半,吃了起来,食毕将玉盘向原处一放,依然闭目跃坐如故。  玉面煞神不禁气结,怒声说道:“老二,你总不能不让我吃东西吧!”  青衫神叟依然毫不理... - 2018-05-27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
  • 第二十二章 一乐喝完玉米粥跨出了门槛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 - 2018-02-08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挽救船帮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姜凤仙自然听得出来,这是有人以“千里传音”之术说的话,她自称“贫尼”,那准是江洁云的师父清尘师太了!  心念这一动,顿时放宽了心,冷笑道:“三妹,不用说了,咱们既然中了计,就随他们去吧,去见见他们千面教的教主也好。  反正咱们折花门已和... - 201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