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夜的路程,途经新乡、安阳、邯郸等地,眼见将至定州,离京城还有两日的路程,人与马都已接近体力所能承受的极限。若非胸中尚有一股坚强的信念不断支撑着,他早已崩溃。

      再行出几里路,座下马儿忽然失蹄,一个趔趄将苏探晴摔下。苏探晴灵巧地一个箭步滑开,落在地上。却见马儿已是口吐白沫,倒毙在即。但他势必不能因此却足不前,只能低叹一口气,歉然地轻抚一下垂死马儿汗湿的鬃毛,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奔去。

      从金陵府回洛阳的路上,苏探晴本已想好面对擎风侯时的种种应变方案,谁知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洛阳城中已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不但顾凌云依然身陷囹圄,郭宜秋与罗清才死于同一名刺客手下,擎风侯起兵谋反亦导致林纯落入险境,事态变化至此,当真令他始料不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炎阳道虽有对付擎风侯的断腕计划,擎风侯也趁此各方掣肘的机会秘密实施他筹划多年的谋反大计。

      经过与敛眉夫人一番谈话,许多难解疑团渐显眉目。擎风侯不愧是一代枭雄,他膨胀的野心并不仅仅局限于江湖霸主、武林至尊,而是要君临天下,问鼎中原!此次谋反计划慎密,不但摇陵堂一众手下惑然不知,甚至连敛眉夫人也并不了解内情,直至发现擎风侯率军秘密奔赴京城方才恍然大悟。惟一知道擎风侯计划的人只有铁湔,这两人联手起来,确有将天下英雄玩弄于掌股之间的实力。

      铁湔先在隆中发起振武大会,再与陈问风约战洛阳,同时苏探晴赴金陵刺杀郭宜秋,令江湖上风云突变,不但吸引了整个武林的注意力,对朝廷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在摇陵堂与炎阳道一触即发的形势下,迫使江南至中原一带各州府聚结兵力紧守城池,以防炎阳道报复。然后铁湔挑唆鞑靼可汗在塞外调动蒙古大军牵制大明军队而这些都只是惑人眼目之举,待江湖势力齐集洛阳、各州府官兵不敢轻举妄动、永乐皇帝御驾北征,导致京城防卫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空虚,擎风侯则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以送林纯入京选妃的名义做掩护,率领精兵入京。那五百人乃是严寒在洛阳暗中训练的死士,个个武艺高强,猝不及防下确有足够有实力攻下防御松懈的京城。严寒因为是剑圣曲临流的弟子,未必肯参与谋反,所以擎风侯将他派去金陵伏杀苏探晴,也使得那五百死士只会服从擎风侯的命令,只要一举攻下京城,谋反计划便完成了大半,余下无非就是擎风侯以铁血手段控制京师的文武百官,加冕登基了。

      擎风侯当年收养林纯时便已有反意,经过近二十年的筹谋,这个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可惜擎风侯却有一点致命的疏忽:他虽提防着许沸天,却忘了还有一个在摇陵堂隐忍多年,事实上却绝不肯蛰伏其下的段虚寸!而这一点疏忽,便足以决定成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段虚寸身为摇陵堂军师,绝不可能对擎风侯的谋反计划一无所觉,一面怂恿敛眉夫人掌握洛阳兵权断去擎风侯的退路,一面暗中通过许沸天与京师通风报信。可以肯定在去京师的路上必是早已设下埋伏,等待擎风侯与五百死士钻入天罗地网中,若能就此除掉擎风侯,摇陵堂便可完全落入被段虚寸的控制之下。

      这是一场尔虞我诈的争斗,局中的各等人物用尽心机,无非为了权、利二字。

      以苏探晴的浪子心性,并不愿意参预这一场权利斗争,无奈却要为救心爱之人而不得不深陷其中!他虽已基本掌握擎风侯的全盘计划,却已无力改变什么,只盼能在擎风侯赶到京师前救出林纯。

      苏探晴弃马步行,抄近路翻过几个山头。这一路狂奔令他汗如雨下,体力透支,真元几乎耗尽。心知以这样的状态纵是追上擎风侯的人马,亦无法救出林纯,只好略做休歇。跃上道旁一棵大树,藏身于枝桠之中,闭目调息。

      他虽星夜兼程,此时离京城尚有两日的路程,而擎风侯比他早三日离开洛阳,算来应该已抵达京师,等自己赶去时或许一切已成定局,不由万分沮丧。但为了林纯,哪怕仅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竭尽全力。他与林纯同赴金陵,一路上误会重重,直到在潜龙道中面临生死一线才互吐衷肠,谁知才初尝情味又是长长的别离,念及佳人,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焦燥。经过这一路的策马飞奔,苏探晴实是疲惫至极,本只想小憩一会,却终于支持不住迷迷糊糊地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苏探晴忽然被一阵蹄声惊醒。警觉地睁开眼睛,却见十余名身穿大明官兵服饰的骑士从藏身的树下经过,而前方半里处尘烟四起,蹄声隆隆,竟似有大队人马沿官道行来。看那声势,只怕不下千人之众。

      苏探晴心中一惊,抬头见一轮圆月挂于中天,已是深夜时分。在这个时候如何会有官军夜行?连忙隐好身形,凝神细看。

      那些骑士所骑马匹皆是蹄包软布,口藏果核,骑士们不发一声,不停地绕着圈子来回穿插,仅以旗语传递信号,空中尚有猎鹰纵横飞翔,看来应该是大队人马的探哨。沿途民居都被封死房门,严禁百姓出入。幸好苏探晴早早藏在树上,并没有被这群骑士发现。

      远方无声无息地出现大群兵马,仿如一条缓缓移动的黑线朝前压来。先锋是五百骑兵,随后是黑压压的大队步兵,枪矛举空,长刀出鞘,两侧则是数百弓箭手押阵,皆是箭在弦上时刻待发。所有士卒全副武装,盔明甲亮,目测只怕不下三千之众,而在大军最后的粮草辎重中竟还有云梯、攻城车等大型器械。全军偃旗息鼓,人数虽多,却是不闻一丝喧哗,显然是训练有素、配备精良的大明精兵。

      苏探晴心头疑惑,无法判断这许多人马是何来路。此处离京师不过四、五百里,士兵调动原属平常,但这般深夜行军又不事张扬就极不合情理了。以当前的形势算来只有三个可能:一是大明官兵伏击擎风侯后进军洛阳扫除叛军;二是擎风侯掌控京师后派军回洛阳清肃异己,接应铁湔;再就是塞外鞑靼可汗派谴部队化装为大明官兵直插中原腹地苏探晴随即否定了最后一种可能,兵贵神速,蒙古铁骑虽然强悍,却绝无可能带着攻城车等大型器械突出奇兵。

      苏探晴不敢贸然行动,屏息静气等大军从脚下经过。幸好他出身杀手,极善藏匿,不然在大军中若是被发现,纵有飞天入地之能,亦难逃几千人的围攻。

      等到大军走过半柱香后,最后尚剩余两骑探哨远远坠着大部队。苏探晴借着树枝掩护悄然缀在两骑身后,打算伺机擒下两人问清这队人马的来历。

      左边那名骑士座下白马,手持大砍刀,右边那人黑马长枪。两人不时左顾右看,极为警惕。正好一朵乌云飘来遮住月光,苏探晴趁此机会闪身落在两人身侧几步远的一棵树梢上。

      左首骑士蓦然停马,侧头倾听:九弟,我似乎感觉到有人。口音是正宗京片子。苏探晴未想到一个普通骑士竟有这么好的耳力,微觉惊讶。此刻大军前去不远,若是他们呼喝起来自己虽可脱身,却无法擒住两人审问。只好借着树枝掩住身形,静观其变。

      右首骑士笑道:五哥大紧张了,大概只是林鸟经过罢了。

      左首骑士讪然一笑:或许是我听错了。

      苏探晴刚刚松了一口气,两骑从他脚下经过,心中忽生警觉,不假思索冲天而起。刀光一闪,苏探晴原本落足的树枝已被劈断。身体尚未落下,一道枪影已凌空击到,直刺他的右臂。原来那两名骑士竟是故意说话消去苏探晴的疑心,其实早已发现了他的藏身之处。

      苏探晴低喝一声,一把握住枪头,玉笛横格在枪杆上顺势滑下,身体直落,左指弹向对方的眉心。那骑士料不到苏探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87-973.html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杜鹃泣血丹凤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一招,真施得奇诡无伦,鬼矶土倏地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绝招,但我秦风早已暗防你有这一手……”  他念头一转,倏把肩头一挫,右臂一挥,运用肩头去接黄秋尘点来指头。  黄秋尘见他不闲不避,反用肩头迎来,冷笑一声,暗骂道:“我不相信...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 - 2018-03-19
  • 第三十章 蝶血千里草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鬼矶土秦风在昨夜和黄秋尘,在那荒山寺观中交手三十招之后,曾经说过:“在黄秋尘武功没练到杀害他之前,绝对不要再被他遇上,若是遇上,鬼矶土秦风绝不会像以往二次,事先约束招式之数,跟黄秋尘搏斗……。”  黄秋尘这时心中惊骇不已,他梦想不到...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九章 海棠花现 铁木枯腐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几句话,使袁丽姬心惊不已,急问道:  “大师你受伤了吗?”  原来在刚才铁木僧被面黑衣女人右撑按中,袁丽姬和黄秋尘都没清楚看到。  铁木憎颤声道:  “……海棠花现,铁木枯腐……先师谒语,已经实现,老纳大概已将命枯向腐了……”  袁...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振神威武林除害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根本没有看到有人暗算于他,心头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朝他鼻孔探去,刘子贤中人暗算,踣地之时,业已气绝,一时不由大怒,霍地站起,怒声道:“是什么人暗算了他?”  宇文望阴恻恻哼道:“刘子贤背叛本堂,死有余辜,但可惜不是死在本堂律条之下的... - 2018-05-25
  • 第三十二章 哪知贾老二这一展开脚程跑得比谁都快_金缕甲-秋水寒_故
  •   哪知贾老二这一展开脚程,你别看他弓背弯腰,跑起路来一颠一颠,活像一只大马猴,而且还拖着鞋跟,一路梯梯他他的,根本不懂什么轻功提纵、陆地飞行,就洒开大步,没命的耸着肩往前奔跑,但却跑得比谁都快!  不,他竟然越跑越快,明明看他就在前面,后... - 2018-03-16
  • 第三十二章 血仇在天涯义赠良马 人剑堕绝壑令返神龙_纵鹤擒龙
  •   万妙仙姑自入江湖以来,从没有像今日这样惨败过,此时基业全毁,自己身负内伤。而且强敌环伺,看来拼上一命也是白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自己还是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她想到这里,方要交待几句门面话率众退走。那知自己身前,突然闪出一个小女孩来,左手轻... - 2017-12-28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心中不由一动,“教主”,自己好像听人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一面问道:  “教主又是什么人呢?”  金赞臣道:“老夫只知他是教主,不知他是什么人?”  丁天仁问道:“院主从前可是一向听命于教主的吗?”  金赞臣点头道:“不错”  ... - 2018-01-12
  • 第三十二章 万有全静心聆听丁建中话说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万有全静心聆听,直待丁建中把话说完,不觉连连点头,笑道:“经主人这么一说,那就完全对了,属下曾听说过老贼有一柄举世无双的神剑,时刻不离身边,而且还练了一种刀剑不入的神奇武功,当今之世,已无人能够伤得了他,如要从他儿子罗文锦练成‘大手印’... - 2018-01-05
  • 第三十二章 石窟疗毒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如兰。盛明珠和田七姑站在夹道中,等了一会,依然不见方振玉回来,三人心中渐感不安,也怕方振玉发生意外。  邓如兰道:“方大哥已经去了好一会啦,怎么还不出来呢?要不要小妹进去瞧瞧?”  盛明珠道:“我也去。”  田七姑格的一笑道:“你们谁... - 2018-02-03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三十二章 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的同时,史锦堂骈指若戟,笃的一声,不偏不倚戳上丁少秋背后“灵台穴”。  他这一指力透指尖,预期一击奏功,那知指力戳下,陡觉指尖微震,像通电般全身骤然一麻,整条右臂立即软软垂下,用不上一点力气!  丁少秋若无其事,缓... - 2018-05-04
  • 第三十二章 诛妖复仇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巡曹目光如鼠,双肩耸动.探首朝前喝道:“什么人,吃吃喝喝,敢挡本座的道?”  “哈哈、左老哥,你大概又喝了几口孟婆汤,不在你的地方兜风,却闯到兄弟这里来了,还说兄弟挡了你的道?”  这人声音洪亮,随着话声,从幢幢黑影中,走出一个高大人影... - 2018-01-09
  • 第三十二章 胆颤心惊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火千里那肯相信,依言略微运气,果然发觉真气大有散去的模样,不禁脸色大变,愕然道:“申兄,果然……”  申公豹诡笑道:“兄弟说的不错吧?”  就在对方惊愕之际,突然出手如电,一指向火千里肋下点了过去!  “嘶……”  一缕极其轻微的破空锐... - 2018-03-06
  • 第三十二章 冰窟情侣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他怕卫天翔鲁莽出手,赶紧跨前一步,拱手道:“尊驾这身打扮,莫非就是当年名震八荒的雪影飞魔?”  矮老头两道目光只是在卫天翔身上不住的打量,对朱弃问话,漫不经心的道:“你知道就好。”  话声一落,忽然得意的细声长笑,连连点头道:“老夫八十... - 2018-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