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Island Iced Tea_情感故事_短文学网


  • 在这个城市里,我坚持的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想着同样的事情,怀着相似的频率,在某站的寂寞的出口,安排好了与我相遇。

    ——题记

    夜晚的风被城市的霓虹灯砌上古旧的颜色,我坐在Pub深处的阴影里刷新着朋友圈,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因为疲劳会出现幻影,一道道没有规则的光圈伴着阵阵刺痛,然后埋下头,轻拭一口长岛冰茶,柠檬红茶般的液体在灯光的里折射出温和的光芒,我喜欢这味道,有种被亲吻的感觉。

    “我可以坐这里么?”声音很柔和,有一种孩子般的清脆,抬头便看到了这个一袭白衣的姑娘,长发,很纤细,这是一个内心纯净的女孩吧。往一边挪了挪,姑娘顺势坐在了旁边,一股清香荡开了嘴边的烟圈,抬起头,竟然看到了一杯一样的长岛冰茶。记得诺曾经告诉我这是一款暧昧的酒,喝这款酒的女孩子,潜意识里是想告诉别人,她需要人陪。

    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女孩抬起头看到我微微一笑。

    “第一次喝长岛冰茶么?”

    “你怎么知道的?”女孩诧异的时候,嘴巴有些微微的张开。

    “喝长岛冰茶,是不用吸管的,喝的时候,也不能摇晃,否则会降低爽口的程度,要用舌头细细的品味,越深入,越美妙。”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诺的样子,轻笑一声,“喝起来感觉就像接吻一样。”

    女孩拿掉吸管,细细的品了一口,慢慢蹙起眉,喝完还张开嘴巴扇了扇。

    “长岛冰茶入口有一点甜,又似乎有点酸,再品有点苦,最后才是辛辣的味道,所以很多人喝不惯,喝不惯的人会觉得有苏打水的味道。”

    “没有哇,喝起来还是蛮刺激的。我叫伊,你不会是这里的调酒师吧!”

    “叫我罗吧,我可不是什么调酒师,以前有个朋友比较喜欢,所以跟着了解了不少。”

    那天晚上我和伊去了远郊的森林,住在潮湿的、木搭的小房子里,夜色被这些缝隙分割的星星点点和冷风一块泄进来,伊好似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萤火虫,这些在黑暗中平静而忧郁飞行着的精灵,晃晃悠悠的我似乎看到了曾经的点点时光。

    我一个人在床上喝了几听啤酒,听着她说着一个叫做泽的男人,看着她睡去,然后轻轻地来到院子里,燃起一支烟,混迹在那群萤火虫之中,听别人的故事,总觉得简单,很多事,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变得深刻。

    刚认识诺的时候,她不会喝酒,从来不喝酒。那时候,她还是个大二的学生,我读研。和所有热恋中的男女一样,很快我们就搬出了宿舍,在外面同居。生活一旦开始柴米油盐,琐碎就代替了浪漫,两个人开始有争吵,我不耐烦的时候,诺就哭着跑出去,我再四处的给她找回来。

    这样的次数越来越多,慢慢开始变得麻木,我不再去找她,时间一长,诺也习惯了。这样吵吵闹闹的两年过去,但两个人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分开,毕业那那年,诺提出要结婚,说这是我对她的承诺。

    那年我二十五岁,一无所有,但有个女孩却愿意拿一生与我厮守。但我拒绝了,我不想诺跟着我吃苦,我要努力的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给诺一个完美的婚礼。我叫诺给我时间。诺答应了,我却似乎瞧见了她眼中闪过的黯淡。

    我开始玩命的投入到工作之中,有时候甚至会忘了我的生活还有个叫做诺的女孩在一直守望着我。诺毕业之后坚持找了一份离我最近的工作,无论工作多忙,每次我回到家都可以看到一桌的饭菜。只是慢慢的,我开始有数不完的应酬,接不完的电话,我在心里想,诺一定会支持我,原谅我的。

    但是诺还是选择了离开。那一天,我加班太晚,直接睡在了公司。诺做了一桌的饭菜,等了我一晚。这个曾经连菜都不会择的姑娘,厌倦了为我改变,她说会倦、会累。而我更是怒气冲天,我辛辛苦苦不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更好的未来吗?

    你厌倦,好吧,大家一起厌倦吧。于是,我冷笑着说,好吧,我们分手吧。诺的脸色瞬间苍白了,那时一种绝望的色调,我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只是我的骄傲,不让我有丝毫的表现,我转身拿起外套,出了门。

    凌晨的时候,我拖着步子,回到家,屋里灯还亮着,诺就坐在沙发上,她看着我说,罗,我不想离开你。我走过去,紧紧抱起诺,傻瓜,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我已经越来越感觉不到诺的感情了,她对我的唯命是从让我深深的害怕,我甚至不敢回家,那天晚上下班,我来到拐角的Pub,我竟然在里面看到了诺,一个人静静地坐着,她的手里,是一杯长岛冰茶。诺看到了我,她的眼神很清冷,如那天提出分手般,有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那晚,诺喝醉了,我送她回家,早上却已不见她,至今不见。从那时起,长岛冰茶对我来说,就是诺的味道,我不会喝醉,我要留着清醒,等着一个奇迹的出现。

    凌晨时候我用烟蒂在墙上涂了一个大大的“Teamo”。伊醒来不见我,出门看到了刚刚完工的碳涂,勾起我的脖子,一个湿湿的吻,似乎,还有一种长岛冰茶的味道。
  • 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316976.html - 2014-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