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许三观在丝厂做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在丝厂做送茧工,有一个好处就是每个月都能得到一副线织的白手套,车间里的女工见了都很羡慕,她们先是问:

      “许三观,你几年才换一副新的手套?”

      许三观举起手上那副早就破烂了的手套,他的手一摇摆,那手套上的断线和一截一截的断头就像拨浪鼓一样晃荡起来,许三观说:

      “这副手套戴了三年多了。”

      她们说:“这还能算是手套?我们站得这么远,你十根手指都看得清清楚楚。”

      许三观说:“一年新,两年旧,缝缝补补再三年,这手套我还能戴三年。”

      她们说:“许三观,你一副手套戴六年,厂里每个月给你一副手套,六年你有七十二副手套,你用了一副,还有七十一副,你要那么多手套干什么?你把手套给我们吧,我们半年才只有一副手套……”

      许三观把新发下来的手套叠得整整齐齐,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笑嘻嘻地回家了。回到家里,许三观把手套拿出来给许玉兰,许玉兰接过来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走到门外,将手套举过头顶,借着白昼的光亮,看一看这崭新的手套是粗纺的,还是精纺的。如果是精纺的手套,许玉兰就突然喊叫起来:

      “啊呀!”

      经常把许三观吓了一跳,以为这个月发下来的手套被虫咬坏了。

      “是精纺的!”

      每个月里有两个日子,许玉兰看到许三观从厂里回来后,就向他伸出手,说:

      “给我。”

      这两个日子,一个是发薪水,另一个就是发手套那天。许玉兰把手套放到箱子的最底层,积到了四副手套时,就可以给三乐织一件线衣;积到了六副时能给二乐织一件线衣;到了八九副,一乐也有了一件新的线衣;许三观的线衣,手套不超过二十副,许玉兰不敢动手,她经常对许三观说:

      “你胳肢窝里的肉越来越厚了,你腰上的肉也越来越多了,你的肚子在大起来,现在二十副手套也不够了……”

      许三观就说:“那你就给自己织吧。”

      许玉兰说:“我现在不织。”

      许玉兰要等到精纺的手套满十七八副以后,才给自己织线衣。精纺的手套,许三观一年里也只能拿回来两三副。他们结婚九年,前面七年的积累,让许玉兰给自己织了一件精纺的线衣。

      那件线衣织成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许玉兰在井旁洗了头发,又坐在屋门口,手里举着那面还没有被摔破的镜子,指挥着许三观给他剪头发,剪完头发后她坐在阳光里将头发晒干,然后往脸上抹了很厚一层的雪花膏,香喷喷地穿上了那件刚刚织成的精纺的线衣,还从箱底翻出结婚前的丝巾,系在脖子上,一只脚跨出了门槛,另一只脚抬了抬又放在了原地,她回头对许三观说:

      “今天你淘米洗菜做饭,今天我要过节了,今天我什么活都不干了,我走了,我要上街上走一走。”

      许三观说:“你上一个星期才过了节,怎么又要过节了?”

      许玉兰说:“我不是来月经,你没有看见我穿上精纺线衣了?”

      那件精纺的线衣,许玉兰一穿就是两年,洗了有五次,这中间还补了一次,许玉兰拆了一只也是精纺的手套,给线衣缝补。许玉兰盼着许三观能够经常从厂里拿回来精纺的手套,这样……她对许三观说:

      “我就会有一件新的线衣了。”

      许玉兰决定拆手套的时候,总是在前一天晚上睡觉前把窗户打开,把头探出去看看夜空里是不是星光灿烂,当她看到月亮闪闪发亮,又看到星星闪闪发亮,她就会断定第二天阳光肯定好,到了第二天,她就要拆手套了。

      拆手套要有两个人,许玉兰找到手套上的线头,拉出来以后,就可以一直往下拉了,她要把拉出来的线绕到两条伸开的胳膊上,将线拉直了。手套上拉出来的线弯弯曲曲,没法织线衣,还要浸到水里去,在水里浸上两三个小时,再套到竹竿上在阳光里晒干,水的重量会把弯曲的线拉直了。

      许玉兰要拆手套了,于是她需要两条伸开的胳膊,她就叫:

      “一乐,一乐……”

      一乐从外面走进来,问他母亲:

      “妈,你叫我?”

      许玉兰说:“一乐,你来帮我拆手套。”

      一乐摇摇头说:“我不愿意。”

      一乐走后,许玉兰就去叫二乐:

      “二乐,二乐……”

      二乐跑回家看到是要他帮着拆手套,高高兴兴地坐小凳子上坐下来,伸出他的两条胳膊,让母亲把拉出来的线绕到他的胳膊上。那时候三乐也走过来了,三乐走过来站在二乐身旁,也伸出了两条胳膊,他的身体还往二乐那边挤,想把二乐挤掉。许玉兰看到三乐伸出了两条胳膊,就说:

      三乐,“你走开,你手上全是鼻涕。”

      许玉兰和二乐在那里一坐,两个人就会没完没了地说话,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和一个八岁的男孩,两个人吃完饭,两个人睡觉前,两个人一起走在街上,两个人经常越说越投机。

      许玉兰说:“我看见城南张家的姑娘,越长越漂亮了。”

      二乐问:“是不是那个辫子拖到屁股上的张家姑娘?”

      许玉兰说:“是的,就是有一次给你一把西瓜子吃的那个姑娘,是不是越长越漂亮了?”

      二乐说:“我听见别人叫她张大xx子。”

      许玉兰说:“我看见丝厂里的林芬芳穿着一双白球鞋,里面是红颜色的尼龙袜子。红颜色的尼龙袜子我以前见过,我们家斜对面的林萍萍前几天还穿着,女式的白球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二乐说:“我见过,在百货店的柜台里就摆着一双。”

      许玉兰说:“男式的白球鞋我见过不少,林萍萍的哥哥就有一双,还有我们这条街上的王德福。”

      二乐说:“那个经常到王德福家去的瘦子也穿着白球鞋。”

      许玉兰说:“……”

      二乐说:“……”

      许玉兰与一乐就没有那么多话可说了,一乐总是不愿意跟着许玉兰,不愿意和许玉兰在一起做些什么。许玉兰要上街去买菜了,她向一乐叫道:

      “一乐,替我提上篮子。”

      一乐说:“我不愿意。”

      “一乐,你来帮我穿一下针线。”

      “我不愿意。”

      “一乐,把衣服收起来叠好。”

      “我不愿意。”

      “一乐……”

      “我不愿意。”

      许玉兰恼火了,她冲着一乐吼道:

      “什么你才愿意?”

      许三观在屋里来回踱着步,仰头看着屋顶,他看到有几丝阳光从屋顶的几个地方透了进来,他就说:

      “我要上屋顶去收拾一下,要不雨季一来,外面下大雨,这屋里就会下小雨。”

      一乐听到了,就对许三观说:

      “爹,我去借一把梯子来。”

      许三观说:“你还小,你搬不动梯子。”

      一乐说:“爹,我先把梯子借好了,你再去搬。”

      梯子搬来了,许三观要从梯子爬到屋顶上去,一乐就说:

      “爹,我替你扶住梯子。”

      许三观爬到了屋顶上,踩得屋顶吱吱响,一乐在下面也忙开了,他把许三观的茶壶拿到了梯子旁,又端一个脸盆出来,放上水,放上许三观的毛巾,然后双手捧着茶壶,仰起头喊道:

      “爹,你下来歇一会儿,喝一壶茶。”

      许三观站在屋顶上说:“不喝茶,我刚上来。”

      一乐将许三观的毛巾拧干,捧在手里,过了一会儿又喊道:

      “爹,你下来歇一会儿,擦一把汗。”

      许三观蹲在屋顶上说:“我还没有汗。”

      这时候三乐摇摇摆摆地走过来了,一乐看到三乐过来了,就挥手要他走开,他说:

      “三乐,你走开。这里没你的事。”

      三乐不肯走开,他走到梯子前扶住梯子。一乐说:

      “现在用不着扶梯子。”

      三乐就坐在了梯子最下面的一格上,一乐没有办法,仰起头向许三观喊:

      “爹,三乐不肯走开。”

      许三观在屋顶上对着三乐吼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44-933.html - 2018-02-07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一章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这一天他回到村里来看望他的爷爷。他爷爷年老以后眼睛昏花,看不见许二观在门口的脸,就把他叫到面前,看了一会儿后问他:  “我儿,你的脸在哪里?”  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孙子,我的脸在这里……”  ... - 2018-02-06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躺在草地上的小提琴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天气真好。吃过早饭,小熊出门去散步了。他走啊走啊,来到一片草地上。哎,绿绿的草地上躺着一把小提琴!他正要去拿,小猪走过来,也看见了小提琴。  小熊说:“是我先看见的小提琴!”  小猪说:“我也看见了小提琴!”  “那是我们一块儿看见的小... - 2018-08-08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第二十四章 一乐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很多人都听说许三观家的一乐,要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还要坐在烟囱上,去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于是,很多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家门前,他们站在那里,看着许玉兰带着一乐走过来,又看着何小勇的女人迎上去说了很多话,然后这个很瘦的女人拉着一... - 2018-02-08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精选儿童益智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爱读书的猫头鹰爷爷  猫头鹰爷爷很爱看书,每天都在家里从书上获取知识。这天带领着森林的孩子们,来到大自然中讲解关于森林的知识,调皮的小猴想出问题为难猫头鹰爷爷,小猴问:“猫... - 2018-08-09
  • 第二十二章 一乐喝完玉米粥跨出了门槛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 - 2018-02-08
  • 中国寓言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中国寓言故事是中国传统文化和民族智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个故事都向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从这里能够瞭望到一个新鲜的天地。那里不仅趣味无穷,还可以领悟无数的世理。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中国寓言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猴子捞月  从前有五... - 2018-08-09
  • 幼儿益智短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益智故事就像一片智慧的海洋,它汇集了古今中外智者的奇思妙想、机智灵活以及过人的胆识,上演了一幕幕扣人心弦而又妙趣横生的好戏。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极致经典益智小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篇一  有位秀才第三次进京赶考,住在1个经常住的店里... - 2018-08-09
  • 简短幼儿幽默小故事大全 - 5068儿童网
  •   多给孩子讲故事,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思考力、逻辑推理能力、专注力,好的故事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教给孩子为人处事的道理,塑造良好性格,会让孩子的心灵得到灌溉、滋养。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简短幼儿幽默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猪大... - 2018-08-09
  • 为生命画一片树叶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只要心存相信,总有奇迹发生,希望虽然渺茫,但它永存人世。  美国作家欧亨利在他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里讲了个故事:病房里,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从房间里看见窗外的一棵树,在秋风中一片片地掉落下来。病人望着眼前的萧萧落叶,身体也随之每况愈下,... - 2018-08-08
  • 中班幼儿故事大全简短 - 5068儿童网
  •   多给孩子讲故事,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思考力、逻辑推理能力、专注力,好的故事所蕴含的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教给孩子为人处事的道理,塑造良好性格,会让孩子的心灵得到灌溉、滋养。以下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短篇幼儿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鸡毛鸭 ... - 2018-08-09
  • 狐狸和鹤的宴会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狐狸送了一张邀请卡给鹤。  “晚上请来舍下用餐。”  “哇!真罕见!狐狸先生会准备什么酒菜请我呢?”  鹤很高兴的前去狐狸的家。“呀!鹤先生,欢迎!  欢迎。请不用客气!”  狐狸取出的酒菜只有放在大平盘里的汤而已。  “我最喜... - 2018-08-08
  • 第十章 方铁匠要许三观把钱给医院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方铁匠找到许三观,要他立刻把钱给医院送去,方铁匠说:  “再不送钱去,医院就不给我儿子用药了。”  许三观对方铁匠说:“我不是一乐的爹,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何小勇。”  方铁匠问他:“你是什么时候不做一乐的爹了?是一乐打伤我儿子以前?... - 2018-02-07
  • 第四章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你就哇哇乱叫了。”  许玉兰躺在产台上,两只腿被高高架起,两条胳膊被绑在产台的两侧,医生让她使劲,疼痛使她怒气冲冲,她一边使劲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许三观!你这个狗娘养的……你跑哪儿去啦……我疼死啦……你... - 2018-02-06
  • 第五章 城里很多认识许三观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城里很多认识许三观的人,在二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鼻子,在三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双的眼睛,可是在一乐的脸上,他们看不到来自许三观的影响。他们开始在私下里议论,他们说一乐这个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许三观,一乐这孩子的嘴巴长得像许玉兰,别的也不像... - 2018-02-06
  • 第三章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小车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的工作就是推着一辆放满那些白茸茸蚕茧的小车,行走在一个很大的屋顶下面,他和一群年轻的姑娘每天都要嘻嘻哈哈,隆隆的机器声在他和她们中间响着,她们的手经常会伸过来,在他头上拍一下,或者来到他的胸口把他在后一推。如果他在她们中间选一个做... - 2018-02-06
  • 第二章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他的叔叔,也就是瓜田的主人站了起来,两只手伸到后面拍打着屁股,尘土就在许三观脑袋四周纷纷扬扬,也落到了西瓜上,许三观用嘴吹着尘土,继续吃着嫩红的瓜肉,他的叔叔拍完屁股后重新坐到田埂上,许三观问他:  “那边黄灿... - 2018-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