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许三观在丝厂做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在丝厂做送茧工,有一个好处就是每个月都能得到一副线织的白手套,车间里的女工见了都很羡慕,她们先是问:

      “许三观,你几年才换一副新的手套?”

      许三观举起手上那副早就破烂了的手套,他的手一摇摆,那手套上的断线和一截一截的断头就像拨浪鼓一样晃荡起来,许三观说:

      “这副手套戴了三年多了。”

      她们说:“这还能算是手套?我们站得这么远,你十根手指都看得清清楚楚。”

      许三观说:“一年新,两年旧,缝缝补补再三年,这手套我还能戴三年。”

      她们说:“许三观,你一副手套戴六年,厂里每个月给你一副手套,六年你有七十二副手套,你用了一副,还有七十一副,你要那么多手套干什么?你把手套给我们吧,我们半年才只有一副手套……”

      许三观把新发下来的手套叠得整整齐齐,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笑嘻嘻地回家了。回到家里,许三观把手套拿出来给许玉兰,许玉兰接过来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走到门外,将手套举过头顶,借着白昼的光亮,看一看这崭新的手套是粗纺的,还是精纺的。如果是精纺的手套,许玉兰就突然喊叫起来:

      “啊呀!”

      经常把许三观吓了一跳,以为这个月发下来的手套被虫咬坏了。

      “是精纺的!”

      每个月里有两个日子,许玉兰看到许三观从厂里回来后,就向他伸出手,说:

      “给我。”

      这两个日子,一个是发薪水,另一个就是发手套那天。许玉兰把手套放到箱子的最底层,积到了四副手套时,就可以给三乐织一件线衣;积到了六副时能给二乐织一件线衣;到了八九副,一乐也有了一件新的线衣;许三观的线衣,手套不超过二十副,许玉兰不敢动手,她经常对许三观说:

      “你胳肢窝里的肉越来越厚了,你腰上的肉也越来越多了,你的肚子在大起来,现在二十副手套也不够了……”

      许三观就说:“那你就给自己织吧。”

      许玉兰说:“我现在不织。”

      许玉兰要等到精纺的手套满十七八副以后,才给自己织线衣。精纺的手套,许三观一年里也只能拿回来两三副。他们结婚九年,前面七年的积累,让许玉兰给自己织了一件精纺的线衣。

      那件线衣织成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许玉兰在井旁洗了头发,又坐在屋门口,手里举着那面还没有被摔破的镜子,指挥着许三观给他剪头发,剪完头发后她坐在阳光里将头发晒干,然后往脸上抹了很厚一层的雪花膏,香喷喷地穿上了那件刚刚织成的精纺的线衣,还从箱底翻出结婚前的丝巾,系在脖子上,一只脚跨出了门槛,另一只脚抬了抬又放在了原地,她回头对许三观说:

      “今天你淘米洗菜做饭,今天我要过节了,今天我什么活都不干了,我走了,我要上街上走一走。”

      许三观说:“你上一个星期才过了节,怎么又要过节了?”

      许玉兰说:“我不是来月经,你没有看见我穿上精纺线衣了?”

      那件精纺的线衣,许玉兰一穿就是两年,洗了有五次,这中间还补了一次,许玉兰拆了一只也是精纺的手套,给线衣缝补。许玉兰盼着许三观能够经常从厂里拿回来精纺的手套,这样……她对许三观说:

      “我就会有一件新的线衣了。”

      许玉兰决定拆手套的时候,总是在前一天晚上睡觉前把窗户打开,把头探出去看看夜空里是不是星光灿烂,当她看到月亮闪闪发亮,又看到星星闪闪发亮,她就会断定第二天阳光肯定好,到了第二天,她就要拆手套了。

      拆手套要有两个人,许玉兰找到手套上的线头,拉出来以后,就可以一直往下拉了,她要把拉出来的线绕到两条伸开的胳膊上,将线拉直了。手套上拉出来的线弯弯曲曲,没法织线衣,还要浸到水里去,在水里浸上两三个小时,再套到竹竿上在阳光里晒干,水的重量会把弯曲的线拉直了。

      许玉兰要拆手套了,于是她需要两条伸开的胳膊,她就叫:

      “一乐,一乐……”

      一乐从外面走进来,问他母亲:

      “妈,你叫我?”

      许玉兰说:“一乐,你来帮我拆手套。”

      一乐摇摇头说:“我不愿意。”

      一乐走后,许玉兰就去叫二乐:

      “二乐,二乐……”

      二乐跑回家看到是要他帮着拆手套,高高兴兴地坐小凳子上坐下来,伸出他的两条胳膊,让母亲把拉出来的线绕到他的胳膊上。那时候三乐也走过来了,三乐走过来站在二乐身旁,也伸出了两条胳膊,他的身体还往二乐那边挤,想把二乐挤掉。许玉兰看到三乐伸出了两条胳膊,就说:

      三乐,“你走开,你手上全是鼻涕。”

      许玉兰和二乐在那里一坐,两个人就会没完没了地说话,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和一个八岁的男孩,两个人吃完饭,两个人睡觉前,两个人一起走在街上,两个人经常越说越投机。

      许玉兰说:“我看见城南张家的姑娘,越长越漂亮了。”

      二乐问:“是不是那个辫子拖到屁股上的张家姑娘?”

      许玉兰说:“是的,就是有一次给你一把西瓜子吃的那个姑娘,是不是越长越漂亮了?”

      二乐说:“我听见别人叫她张大xx子。”

      许玉兰说:“我看见丝厂里的林芬芳穿着一双白球鞋,里面是红颜色的尼龙袜子。红颜色的尼龙袜子我以前见过,我们家斜对面的林萍萍前几天还穿着,女式的白球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二乐说:“我见过,在百货店的柜台里就摆着一双。”

      许玉兰说:“男式的白球鞋我见过不少,林萍萍的哥哥就有一双,还有我们这条街上的王德福。”

      二乐说:“那个经常到王德福家去的瘦子也穿着白球鞋。”

      许玉兰说:“……”

      二乐说:“……”

      许玉兰与一乐就没有那么多话可说了,一乐总是不愿意跟着许玉兰,不愿意和许玉兰在一起做些什么。许玉兰要上街去买菜了,她向一乐叫道:

      “一乐,替我提上篮子。”

      一乐说:“我不愿意。”

      “一乐,你来帮我穿一下针线。”

      “我不愿意。”

      “一乐,把衣服收起来叠好。”

      “我不愿意。”

      “一乐……”

      “我不愿意。”

      许玉兰恼火了,她冲着一乐吼道:

      “什么你才愿意?”

      许三观在屋里来回踱着步,仰头看着屋顶,他看到有几丝阳光从屋顶的几个地方透了进来,他就说:

      “我要上屋顶去收拾一下,要不雨季一来,外面下大雨,这屋里就会下小雨。”

      一乐听到了,就对许三观说:

      “爹,我去借一把梯子来。”

      许三观说:“你还小,你搬不动梯子。”

      一乐说:“爹,我先把梯子借好了,你再去搬。”

      梯子搬来了,许三观要从梯子爬到屋顶上去,一乐就说:

      “爹,我替你扶住梯子。”

      许三观爬到了屋顶上,踩得屋顶吱吱响,一乐在下面也忙开了,他把许三观的茶壶拿到了梯子旁,又端一个脸盆出来,放上水,放上许三观的毛巾,然后双手捧着茶壶,仰起头喊道:

      “爹,你下来歇一会儿,喝一壶茶。”

      许三观站在屋顶上说:“不喝茶,我刚上来。”

      一乐将许三观的毛巾拧干,捧在手里,过了一会儿又喊道:

      “爹,你下来歇一会儿,擦一把汗。”

      许三观蹲在屋顶上说:“我还没有汗。”

      这时候三乐摇摇摆摆地走过来了,一乐看到三乐过来了,就挥手要他走开,他说:

      “三乐,你走开。这里没你的事。”

      三乐不肯走开,他走到梯子前扶住梯子。一乐说:

      “现在用不着扶梯子。”

      三乐就坐在了梯子最下面的一格上,一乐没有办法,仰起头向许三观喊:

      “爹,三乐不肯走开。”

      许三观在屋顶上对着三乐吼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44-933.html - 2018-02-07
  • 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 - 2018-05-13
  • 第七章 神驼飞花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闵印闻言恍然大悟到前些日子五老因何对帝君不甚尊敬的原因,不由缓缓退后数步,并将一身功力提聚双臂,以防突变。  神驼飞花楼青云,这时目射寒光盯住于凌风老人身上,冷冷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青衫神叟死于老夫的暗算之下了?”  凌风老人震... - 2018-05-25
  • 第七章 蛇鹤相争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话声传来,一个宽袍大袖的老道人已经到了面前,朝蓝袍老者稽首一礼,说道:“贫道来的突兀,还请宋老施主见宥。”他,正是武当三子中的清尘道长!  楚秋帆看到清尘道长赶到,心头大喜,急忙趋了上去,拱手一礼道:“道长来的正好,晚辈被这位宋老丈发生... - 2018-05-16
  • 第七章 幽林兄妹盟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道:“在下周少卿。”  司马纶细听他说话声音,似是故意低沉了些,没有尹剑青说话那么清朗,但总可以听得出尹剑青的声音来,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同时也证实了尹剑青确是被青衣帮劫持出去的了,一面拱拱手道:“原来是周兄,在下久仰得很。”  柔... - 2018-05-15
  • 第七章 大佛耳秘传消息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不敢耽搁,依照荆一凤说的路径,穿出花廊,走没多速,就是东园园门,这一路,他没遇上人,也许暗中有人,他现在是钱管事的身份,自然没人会来问他。  出了东园两扇园门,门外才看到站立着两个身穿青色劲装,腰跨钢刀的堡丁,他们看到出来的是钱管... - 2018-05-21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七章 玄色布绔的少女迎了走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娇脆声音惊喜的道:“啊,是爹!”  两扇院门呀然开启,一个身穿紫红花布衣衫,玄色布绔的少女,迎了走出,口中喜孜孜的叫了声:“爹,你回来了……”  但当她看到爹身后,还跟着一位蓝衫少年,不由的脸上一红,腼腆后退,陆福葆含笑道:  “贤侄进... - 2018-04-29
  • 第七章 百步神拳可以劈击出一二丈远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百步神拳,名虽称之为百步,实则和少林劈空掌、形意门劈掌、炮拳相类似,视个人修为内劲,大概可以劈击出一二丈远近,如果练到上乘境界,就能击出三丈以外,那已是绝无仅有了。  丁少秋眼看大伯父一记“百步神拳”竟能打出两丈以外,一时见猎心喜,也想... - 2018-05-02
  • 第七章 寂寂空山惊曙色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瘦小老人摇头道:“这个老朽也只是推想而已,到时候见了百愚上人,自会知道,只是以小兄弟的为人,不该呆在这魔窟之中。”  “魔窟?”  赵南珩惊奇道:“老人家,你说这里是魔窟?”  “唔!”瘦小老人从鼻孔里唔了一声,又道:“你还不知道这里的... - 2018-05-05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第五十七章 有意安排纵鹤归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孟守乾道:“受了人家的愚弄!”  虞平暗暗松了口气,道:“孟老前辈此话怎说?”  孟守乾哈哈一笑道:“老弟在汉阳听来的消息,只是人家故意安排的陷阱,这叫反间之计,老弟扮演了一次三国中的蒋干,听来的全是假话!”  虞平惶恐的道:“这……怎... - 2018-05-10
  • 第四十七章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但对方发掌击来,自己岂会惧你?同样嘿了一声,左手一抬,伸出一只色呈暗红的手掌,迎着对方掌势推出。  白云子虽已发现对方练的是离火门的功夫,是旁门阴功的克星,但他自恃功力深厚,并不在意,怎知丁仲谋练成了南离门最上乘... - 2018-05-04
  • 第四十七章 同行道上归何处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难不成四方教就是西妖在江湖上另一秘密活动的机构?  对了,那石老令公号称“统辖四山,总管天下”,他是秉承西妖之命,主持四方教的人!  赵南衔想到这里,顿觉豁然开朗。  难怪江湖上发生一连串的凶杀,只有假冒东怪“血影掌”,南魔的“搜魂针”... - 2018-05-09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十七章 掌印分明有假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武当、少林两派弟子一见一瓢子撤出长剑,也同时掣剑在手,四下散开,把商绶围在中间。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玄修道人和明性和尚腿上各中一掌,但却在商绶双手一放之后才口中闷哼一声,两个身子,同时跌倒地上。  只见两人腿上,被商缓拍过之处,现出一... - 2018-05-06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七十一章 剑若有神寒石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赵南街刚一陷入石龙婆拐势之际,耳边又适时响起南魔的声音,脚下如何反踩七星,手上如何递剑发招?  赵南珩身在极端劣势之下,纵然不愿听他指点,但事实上,实逼处此,不得不照着他指点做去。  说也奇怪,只要你循着南魔指点,不论左闪右让,斜进... - 2018-05-13
  • 第七十章 拂面阴风透骨过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他趁人不备,骤然出手,所取部位,又极狠毒,大有一举毙敌之意,不觉气往上冲,方欲出手拆解!  蓦见南玖云一个仰身,退出数步,身在疾退之中,一边喊道:“赵兄弟快闪开,他‘白骨爪’阴毒无比,还是由我来对付他。”  赵南珩闻声一怔,果然... - 2018-05-11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一章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是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这一天他回到村里来看望他的爷爷。他爷爷年老以后眼睛昏花,看不见许二观在门口的脸,就把他叫到面前,看了一会儿后问他:  “我儿,你的脸在哪里?”  许三观说:“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你孙子,我的脸在这里……”  ... - 2018-02-06
  • 第七十二章 葫芦依样折南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世侯看完树上字迹,不禁气得浓嘿一声,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明目张胆挑战,委实欺人太甚!  凭他在武林中的声望,即使没有兴趣,自然也非去不可。  奇峰关是川鄂湘三省的交界,邻近武陵山脉,山岭这通,地瘠人稀。  这时东方天际渐渐露出鱼白,... - 2018-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