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事出离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她口中继续念着“商阳”、“二间、“三间”……一会工夫,南振岳依着她的指点,已经走完“手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足太阴脾、足阳明胃、手太阴心、手太阳少肠、足少阴肾等七条经脉。

      只听艾如瑗继续喊道:“足太阳膀胱经、手按足心、气由足小指‘至阴’上行……”

      “至阴、通谷、束骨、京骨……大杼、天桂、玉枕、络却……”

      南振岳脸上,已经隐现汗水,双手也微微起了颤动!

      艾如瑗睁着双目,轻声问道:“大哥,怎么了?”

      南振岳突然停下手来,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天柱、玉枕之间,好像被人闭了穴道,真气难以通行。”

      艾如青道:“不会错么?”

      南振岳道:“不会错了,这两处阻力极强,必是特殊手法所伤……”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在桃花源山腹之中,亲眼看到天山一魔用手指叩弹九大门派被掳诸人的后脑之事,心头暗暗—震,忖道:“莫非荆老丈和自己的母亲,都是被‘秘魔大法’封闭的穴道?”

      卫劲秋道:“南兄行气冲穴,是否能把这二处穴道冲开?”

      南振岳摇摇头道:“兄弟方才连冲了几次,都未曾冲开,兄弟因这两处位属脑门要害,稍一不慎,可能会加重荆老丈伤势,运气冲穴不敢太用力道,想来如果不谙特殊解穴手法,无法解得开被闭穴道了。”

      卫劲秋缓缓放下荆山毒叟身子,跨下石榻,沉吟道:“方才荆老前辈曾说伯母六脉俱沉,病在足太阴经,这么看来,和荆老前辈的伤势,极相近似,当真是被人暗算的了!”

      南振岳向艾如瑗问道:“妹子,你可曾听说过‘秘魔大法’么?”

      艾如瑗想了想道:“是了,我好像听二姐说过,总护法是在替师傅练‘秘魔大法’,详细情形,我也不知道。”

      南振岳道:“这就是了,难怪九大门派这许多高手,全会被她们不动声色劫持了去,如今证明全是被宫如玉这妖女的特殊手法所伤,这种特殊手法,也是‘秘魔大法’了!”

      陆明慧听得身躯一震,尖叫道:“南少侠;我父亲也伤在她‘秘魔大法’之下了?”

      南振岳暗暗叫了声:“糟糕,方才一直不敢对她实说,没想到无意之中漏了出来。”

      一面忙道:“令尊等人,虽被禁在山腹石室,目前还不致有生命危险。”

      说到这里,突然面露坚毅之色,抬头说道:“卫兄,照目前情形看来,兄弟只好冒险一试,把家母护送到黄家堡去,宫如玉如果真能把家母治好,荆老丈的伤势,也可迎刃而解了。”

      卫劲秋点点头道:“南兄准备何时动身?”

      南振岳道:“急不如快,此地距黄家堡少说也有一天路程,兄弟想立时就走,如果别无变故,五日之后,兄弟亦可赶来,卫兄和陆姑娘是否能在这里守护?”

      卫劲秋道:“南兄只管放心前去,兄弟和陆姑娘两条命,都是荆老前辈救的,自当在此守护他。”

      说到这里,略一迟疑,又道:“只是宫如玉的话,也未必完全可信,南兄诸宜留意。”

      南振岳目光闪动,坚决的道:“卫兄说得极是,家母病势重危,兄弟不得不冒险一试,她们真敢有什么诡计,兄弟也只好大开杀戒,非把她们一剑诛绝不可了。”

      艾如瑗道:“大哥,我们这就走么?”

      南振岳点点头道:“自然是这时候走了。”

      艾如瑗道:“这时候想来天已经黑了一会了,大姐一再嘱咐我,务必隐秘行踪,这时候上路,自然最好不过,只是伯母病势不轻,那哪里去找车子呢?”

      南振岳道:“我们骑来的马匹,不知是否还在?”

      艾如瑗道:“马身上,被瑶山五毒做了记号,哪里还能活得到现在?”

      接着嫣然笑道:“不要紧,我们到大路旁,找个农家投宿,明天一早,准可找上一辆车子。”

      南振岳道:“也就只好如此。”

      当下就和卫劲秋、陆明慧两人作别,迳向对面石室走。

      去。

      艾如瑗跟在南振岳身后说道:“大哥,还是由我来抱着伯母走吧!”

      南振岳道:“这个如何使得?”

      艾如瑗瞧瞧身后没人跟来,脸上一红,幽幽的道:“大哥的娘,也是我的娘咯,你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

      南振岳被她说的一呆,讪讪的道:“如此有劳妹子了。”

      艾如瑗俯首一笑,双手轻轻抱起岳夫人,走出石室。

      卫劲秋、陆明慧两人送到石室出口,卫劲秋道:‘但愿南兄此去,顺利医好伯母病症。”

      南振岳一手拉动铁链,开启石板,然后拱拱手道:“这里就全仗卫兄和陆姑娘照拂了。”

      两人出了石室,只见两个青衣童子,仗剑守在门口,瞧到南振岳和艾如瑗出来,其中一个道:“南少侠、艾姑娘,可是要走了?”

      南振岳点点头道:“家母身患重病,令师又遭人暗算,在下此刻急于找医治疗……”

      两个青衣童子吃了一惊,急急问道:“家师几时中人暗算?”

      南振岳道:“此事说来话长,详细情形,卫兄自会奉告,在下此行,不但是替家母求医,而且也是和令师疗伤有关,五日之后,不论有无把握,在下当尽速赶来。”

      两个童子似乎有些不信,但他们知道自己师傅对南振岳十分推重,却也不敢多说,口中应了声“是”。

      两人走出石室,刚一奔下山坡,瞥见左侧林中,似有人影一闪!

      南振岳目光何等锐利,心中暗暗冷哼一声:“桃花源的人,果然还留在这里监视,今晚给我碰上了,活该是你倒楣!”

      心念转动,正待飞掠过去,出手把那人制住,忽见那人忽然探头朝四下一阵打量,迎着自己两人走来。

      南振岳看得暗自奇怪,那人业已走到身前不远,躬身说道:‘来的可是南少侠和五姑娘吗?”

      南振岳右手暗暗蓄劲,沉声说道:“你是何人?”

      那人低声道:“小的奉命在此等候,两位请随小的来。,艾如瑗听他叫自己“五姑娘”,分明是桃花源的人,这就问道:‘你是谁叫你在这里等候的?”

      那人道:“小的奉命而来,送两位前去。”

      艾如瑗道:‘那是大姐叫你来的了?”

      那人没有作声,转身就朝林中走去。

      南振岳、艾如瑗跟在他身后,进入一片密林,南振岳目能夜视,一手按着剑柄,炯炯双目,不住的朝四下流动。

      这一片密林,十分黝黑,走了盏茶光景,便已穿林而出,只见林外草丛间,停靠着一辆马车。

      那人转身道:“两位快上车!”

      艾如瑗抱着岳夫人反而迟疑起来,回头问道:“大哥,我们上不上去?”

      南振岳早巳抱定了决心,点头道:“上去吧!”

      说着,从艾如瑗手上接过母亲,等她上了马车,然后也跨了上去。

      那人替两人放下车帘,立即长鞭一挥,发出“叭”的一声脆响,马车立即疾向前面驰去。

      艾如瑗附着南振岳的耳朵,轻声说道:“大哥,你还是把伯母交给我吧,万一有事,你也可以腾得出手来。”

      南振岳点点头,就把母亲让艾如瑗抱了。

      马车奔行得相当快速,一阵工夫,足足跑出了十几里路,驾车的汉子忽然一勒马头,转入了一条荒僻的小径。

      南振岳见他忽然舍了大路,改走小径,不觉推开车帘,凝目瞧去,但见这带丘岭起伏,绵连不绝,沿路看不到一处村舍房屋。车子只是沿着山脚下,狭窄的泥石小径上奔行。

      心中虽觉动疑,但他艺高胆大,却也并不在意,暗想:“他走的也许是捷径,宫如玉纵有诡计,也决不会在这里有所埋伏。”

      当下也就放下车帘,任由那驾车的驰去。

      这样足足驰了两个更次,车行忽然平稳,似已转上大路,南振岳也并没有再看,只是在车上闭目养息。

      又奔行了四五里路,马车渐渐缓了下来,终于在路旁停住。

      艾如瑗睁目道:“大哥,是不是到了?”

      南振岳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769-943.html - 2018-03-04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二十九章 三女作前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李云又道:“总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你禀报。”  丁盛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云道:“属下去禀报两位南大侠,(东门奇夫妇改扮为南荒双奇,一个叫南方豪、一个叫南方侠)他们听到东方少侠夤夜走了,就急着上路,要属下转告总堂主。他们... - 2018-06-02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一骑长趋入东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走近石阶,傲然点点头,抬手道:“管事不可多礼。”  口中说着,心头也着实感到紧张。  因自己此刻,是以他们姓辛的香主身份而来,自己从没见过姓辛的人,对方平日为人,个性,举动,都一无所悉,自然无从模仿。  尤其他们内部组织,自己也茫... - 2018-05-07
  • 第二十九章 未拜山先中奸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是临海的一个小城,但总算在城门口雇到了一辆马车。由阮清香、荆一凤、司空玉兰、杜鹃四人押着女装的飞龙公子和楚人杰登车。  程明山、刘得禄、商老二三人则买了三匹骡子当坐骑,就一路西行。  好在沿途都有丐帮弟子留下的记号,他们只是跟踪着前面... - 2018-05-25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离奇症候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宫如玉方才一手按上荆山毒叟背心,不料中毒昏倒,后来服下司无忌的“攻毒丹”,其实早已好了。  只是她从南振岳口中,听出由少林寺送来的这名老尼姑,竟然会是他的母亲,而旦是师傅要找的人,这可使她感到十分为难!  自从和南振岳在岳阳城外,同... - 2018-03-04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九章 化化之身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耳中听到叱喝之声,紧接着人影纷扑,掌风狂卷,砂石飞漩!  眼前的邛崃怪叟庞大干、火影子褚无忌、以及千面教三个紫品护法,同时身如电闪,一晃而逝!  原来火影子褚无忌施展“焚心指”,偷袭邛崃怪叟,被五行叟祁离用“五行真气”截住,发出震... - 2018-05-29
  • 第二十一章 南宫豪也赶到了金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就在云襄离开金陵去扬州的第二天,南宫豪也依照云襄信中的指点赶到了金陵。在金陵一家偏僻的客栈一怀们容貌秀美的年轻公子见过面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全然不知柳公权与南宫放,一直像两头猎犬一般悄悄地尾随着他。  “他去杭州干什么?”南宫放... - 2018-06-0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