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和先前判若两人!

      他把小木盒一下塞入怀中,望着两人,茫然道:“我要到哪里去?”

      贺老大道:“小兄弟怎忘了,咱们陪你找天地一卜去?”

      吊眼塌鼻青年忽然之间好似想起什么来了,摇摇头道:“我不要找他,我要找西妖去!”

      贺氏兄弟听得暗暗吃惊,他们根本不知吊眼塌鼻青年的详细身世,仅从南魔口中,听出他好像是中飞龙的儿子,如今他又说要找西妖去!

      从那位业已死去的青衫老人家,以至天地一卜、南魔、中飞龙、西妖,莫不是当代武林中的顶尖人物,这位青年人好像和他们都有关连。

      贺老大为人机智,急忙点头道:“咱们既然答应和你作伴,你要上哪里去,咱们自然和你同去……”

      贺老二道:“老大,咱们不是……”

      贺老大朝老二使了个眼色,续道:“小兄弟,天快亮了,咱们就上路吧!”

      吊眼塌鼻青年没有作声,默默地随着两人,朝山外奔去!

      天地一卜既然把吊眼塌鼻青年托付了陇右双刀,要他们带他到武林黑石溪去,其中必有缘故。

      三人一路朝西,走了两天。

      第三天中午时分,到了一个叫羊楼司的镇集,正好路旁松棚下挑着酒招,那是专做行路客商生意的酒食店。

      三人刚在棚下坐下,突听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两匹快马,急驰而来。

      马上两个大汉,都佩带着兵刃,经过拥前,有意无意的朝三人望了一眼,匆匆驰去。

      贺老大脸色微微一变,贺老二也似有所觉,瞧着两匹快马后影,低声问道:“是朱雀旗帮的人吗?”

      贺老大没有作声,只是凝重的点点头。

      伙计端来酒饭,三人匆匆吃毕,会过板账,走出小镇。

      贺老大四顾无人,才低声道:“老二……”

      贺老二急忙伸手摸摸刀柄,回头道:“什么事?”

      贺老大道:“看方才的情形,咱们行踪已经败露,此去武陵山,正是朱雀旗帮势力范围之内,无异是自投罗网。”

      贺老二道:“你是说,咱们不去的好?”

      贺老大道:“谁说不去,依我想来,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应该……”

      话声未落,只见前面路上,又有一匹快马,风驰电掣一般,迎面奔来!

      倏忽之间,已到近前,那快马跑得满身大汗,从三人身边驰过。

      贺老大留神察看,马上是个浓眉粗眼的瘦小个子,骑术极精,迭身而过之时,目光似乎只朝吊眼塌鼻青年打量了一眼,对自己两人,却瞧也不瞧!

      贺老二道:“这人也是?”

      贺老大在江湖闯久了,自然看得出,此人也是冲着吊眼塌鼻青年来的。但心中奇怪,朱雀旗帮手下,一律都穿揭衣,此人一身墨绿长衫,似乎不像,一面只是微微点头。

      贺老二又道:“老大,你方才还没说完,为了安全起见,咱们应该怎样?”

      贺老大“哦”了一声,回头向四周一瞧,才道:“我想为了掩蔽行藏,这时候最好找个地方休息,等天黑了再上路。”

      贺老二一拍巴掌,笑道:“这个主意不错,那两个狗娘养的,骑着马赶在前面,就让他们在前面等去。哦,老大,咱们就在这小镇上找个人家落脚。”

      贺老大摇摇头小声道:“不,咱们到茶庵岭去。”

      贺老二奇道:“茶庵岭在北首,咱们不是越走越远了?”

      (按他们由幕旱山沿黄荆岭、塘头坑、清山口,到羊楼司,已入湖南境界,原是一路西行,茶庵岭在湖北境内,正当羊楼司北面,相距数十里,是不应该经过的地方。)

      贺老大道:“你别多问!”

      吊眼塌鼻青年心神迷失,反正你们往哪里走,他也跟着往哪里走,连问也没问一句。

      三人立即展开脚程,朝北急奔。

      这一路,果然没再发现有马匹追来,木牌时光,便已赶到茶庵岭下,竹林掩映,有着十数家人家,自成村落。

      贺老大游目四顾,道:“如我记忆不错,咱们只须绕过右边山脚,那里有一座破庙,可以想脚。”

      说着,当先朝有奔去,这一带,山势虽然不高,但峰峦重叠,起伏绵连,他们转过山脚,远远望去,果然瞧到山坳间,有一座小庙。

      三人加紧脚步,还没奔近,忽听一阵鸽羽扑扑之声,从树林间飞起。

      贺老大抬头瞧去,只见两只灰白健鸽,恰好打三人头顶掠过,不禁脸色一变,轻叹道:

      “咱们迂回奔波,还是摆脱不了追踪之人的耳目!”

      贺老二奇道:“老大,你说什么?”

      贺老大道:“你方才没瞧见那两只鸽子?那是搜索咱们来的!”

      贺老二听得一呆,顿脚道:“你怎不早说?早知道,干脆把它们打下来,生烤活剥,填进五藏庙,要搜索,到老子肚子里搜索去!”

      贺老大没有作声,一口气跑到庙前,两扇庙门并没有关,随手推门而入。

      但见一个三四大方圆的天井,长满了没胫青草。迎面大殿上,一具高大神龛中,塑着一个王者神像,年代久远,已呈剥落,但大致还算完好。

      贺老大略一打量,发现这座高大神龛上面,悬挂着许多神幡,由承尘垂直而下,正好把神龛上面遮住,如果躲到神龛上去,别人决难发现。

      他心中转动之际,贺老二和吊眼塌鼻青年已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贺老二取下被风刀,用蓝布拭抹着刀锋。

      贺老大因两人这一阵奔波,赶了几十里路,就让他们想息,只好默不作声,但心中却一直想着那两个褐衣汉子,和两头健鸽之事。

      万一朱雀旗帮真的追踪赶来,吊眼塌鼻青年武功虽高,却是迷失心神的人,对方追踪的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要把他掳回去,自己总不能让他去冒险,但凭自己兄弟两人,又实在想不出拒敌之策。

      他在无聊之中,也不由自主的取下披风刀,随手拭抹着,但目光却不时瞧山门外瞧去。

      因为这座庙宇,建在山坳之中,山下如果有人赶来,坐在阶前,居高临下,可以看出老远!

      贺老二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道:“老大,你不是说那两只鸽子,是追踪咱们的人放出来的,怎么还没有人追来?”

      贺老大道:“也许……”

      话声未落,耳际间,又响起一阵鸽羽划空之声,从殿上空飞过!

      贺老二猛地一个虎跳,跃将起来,从地上捡了两颗石子,纵目瞧去,果然瞧到两只灰鸽冲天飞起,大喝一声,抖手打去!

      但两只鸽子早已飞出甚远,哪想打得到它们?不禁怒泛眉梢,骂道:“狗娘养的,再来,老子非把你们打下来不可!”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就在贺老大抬头望去之际,瞥见山下已有两点黑影,疾奔而来。

      这两人一路施展轻功,来得极快,眨眼已抵山脚。

      贺老大早已看好了藏身之所,急忙低声喝道:“老二,咱们快躲到神龛上去!”

      贺老二哂道:“一共只有两个点子,咱们把他收拾了就是,怕他做什么?”

      贺老大道:“不,说不定他们后面还有人来,你别忘了这是朱雀旗帮势力范围之内,咱们能躲则躲,最好避免和他们动手。”一面朝吊眼塌鼻青年道:“小兄弟,来,咱们快到神龛上去。”

      说完,纵身跃起,一下登上神龛,吊眼塌鼻青年心志迷失,遇事没有主张,果然跟着贺老大上去。

      贺老二心头纵然不服,但老大说出来的话,他从来不敢违拗,相继跃上,三人堪堪躲入神龛后,藏好身子。

      两条人影也已到了山门外面,朝庙中走来。

      贺老大偷偷的朝下看去,来的竟是两个身材瘦小的黑衣汉子,脸色黝黑,年纪似是甚轻。

      只听前面一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61-955.html - 2018-05-14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八十六章 因我是困苦穷乏的_圣经
  • 86:1耶和华啊,求你侧耳应允我,因我是困苦穷乏的。86:2求你保存我的性命,因我是虔诚人。我的神啊,求你拯救这倚靠你的仆人。86:3主啊,求你怜悯我,因我终日求告你。86:4主啊,求你使仆人心里欢喜,因为我的心仰望你。86:5主啊,你本为... - 2017-08-23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八十八章 远向深溪问石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蛇蝎夫人在两人动手之初,早已身如电射,夕阳之下宛如一道绿线,比殒星还快,一闪而逝,随着吊眼塌鼻青年身后追去!  冷面秀士秦紫资瞧得心头一急,大喝一声,道:“老四,别和他纠缠了,快追!”  挥动右臂,打出一记拳风,直向两人之间撞击过去。 ... - 2018-05-14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十六章 九月九日这天江湖人俱来少林,观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九月九日这天,少室山上人山人海,天南海北的江湖人俱赶来少林观礼。祭典将从九月九日一直到九月十六日达摩圣寂日才结束。  女扮男妆的舒亚男与明珠混在众多江湖豪杰中,进寺后直奔达摩堂,就见十八罗汉分列两旁,人人手执棍棒,虎视眈眈。达摩堂正中的... - 2018-06-10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 - 2018-05-14
  • 第十六章 又见风云起古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珙此瞧得甚是高兴,口中低吟道:“西湖瘦,湖上小金山,亭榭参差峰弄影,柳桃错杂水轻环,此处绝尘寰!”  赵南珩回头道:“姑娘诗才敏捷,吟得真好听。”  琪儿抿抿嘴,笑道:“这不是诗,是望江南词,我爹作的,所以我知道瘦西湖的名称。”  赵南... - 2018-05-06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
  • 第二十六章 峨峨云髻现金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青衣妇人欣然道:“时间差不多了,三位香主,早已去了一会啦,辛香主请随小婢到里面更衣!”  她忽然自称“小婢”,而且话声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甚是娇脆,完全像一个少女的声音,话声一落,扭身朝里走去。  赵南珩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这青衣妇... - 2018-05-06
  • 第八十章 一老堂堂不含糊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灰衣老人目中精芒闪动,回头道:“不错,你方才使的就是千佛指,你想想看,这套指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吊眼塌鼻青年似乎经过一阵思索,忽然目光徐徐落在巫婆子身上,木然道:“是娘教我的。”  巫婆子鸠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冷冷的道:“如何?我儿子... - 2018-05-13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 - 2018-05-14
  • 第八十六回 罗浮开派 比剑论盟_江湖奇英
  •   百粤的罗浮山,的确与以前大不相同。  昔年游人稀少,一片荒凉。  而如今,武林高手,纷来沓往,一片热闹,山道上不时出现健马行人,个个精神奕奕,显然都是知名高手。  不错,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的有姓有名人物,闻罗浮开派,俱都到了,大家都仰慕... - 2017-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