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已在山腹之中,仅凭他与林纯两人之力绝无可能破山而出,必有什么巧妙的方法可以走出秘道。回想自己所学的一些阵法,排算四象八卦,似乎与这潜龙道中的地形并无相吻合之处,若说在秘道中某处藏有开启的机关,却实难找到。

      苏探晴不由仰天长叹:莫非真就困死于此处?

      林纯睡了大半日,方才悠悠醒来,发觉自己躺在苏探晴的怀里,却意外地没有挣开他的怀抱。苏探晴正要扶她起来,林纯面上微微一红,拉住他的手轻声道:这样很舒服,让我多躺一会吧她似是央求似是命令的语气令苏探晴微微一颤,一颗心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起来,口中有千言万语亦不知如何说出,只好尽力控制情绪放缓呼吸,犹觉怦怦作响的心跳声无法瞒过她的耳朵,这情形比起对敌博杀似乎还要惊险几分。

      四周除了那裂缝中的隆隆水响外再无声息,一片寂静,夜明珠的蒙蒙光亮照在潜龙道中,更增深邃之感。这一刻两人默然相依,倾听着彼此的呼吸,感应着彼此的温暖,浑忘了身处困境,一切皆不足畏。

      不知过了多久,林纯忽低声叹道:说来奇怪,我现在从小到大,似乎从没有这一刻的心安,虽然明知必死,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苏探晴柔声道:不许乱说话,我们还可以活很久。对了,我们还说过和大哥一起去塞外游玩呢,难道你忘了么?

      林纯轻掩嘴角:我当然没有忘。长河落日、一马平川,若能在塞外养老至终,也算是不枉一生。

      苏探晴调侃道:你年纪不大竟都有养老之心了,我倒真想看看你变成一个老太婆会是什么样?

      那你岂不也成了一个老头杀手?林纯嘻嘻一笑,伸出一根手指:那我们说好,到时谁也不许嫌对方老。

      苏探晴大笑,与她勾勾手指,想到在洛阳城初遇她时无意间握手,纵是如今脱困无望,重重心事亦刹那不翼而飞。

      林纯回头望着苏探晴脸上尚未消的五道指印:刚才打痛你了么?

      苏探晴耸耸肩,一本正经道:我早已修成金刚不坏之躯,你那一掌便若骚痒。

      林纯哈哈大笑:什么金刚不坏,我看你是厚颜无耻吧。

      苏探晴见林纯开怀,全然不同刚才楚楚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心中一荡,伸手与她相握。林纯轻轻挣了一下,终由他握着,两人刹时又静了下来。

      良久后,林纯咬着唇道:这几天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苏探晴含笑点头:你说吧,只要不再打我,都可答应你。

      林纯嘟嘴道:怎么听起来我像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

      苏探晴脱口道:哪里找如此美丽的女魔头?他尚是第一次公然赞许林纯的美貌,话一出口立觉赧然,连忙问道:你要我答应什么事,快说吧。

      林纯停顿了一下,方开口道:你答应我,不管我们还能活几天,这段日子里都不要再提到顾凌云好么?

      苏探晴猛然一震,坐直身体,满腹旖旎绮思刹时一招而空,想伸手将林纯从怀中推开,手触到她温软的背上,终于没有发力。林纯已感应到了苏探晴的动作,冷哼一声,站起身来。

      苏探晴知道自己无意识的举动已然伤害了这个敏感的女子,喃喃道:不是我不肯答应你,而是因为说到此处实不知应该如何解释,偷眼看林纯冷若冰霜的神态,只得长叹不语,脑中一片混乱。

      林纯淡淡道:你不必说了,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毕竟我先认识他。可是她本想解释什么,却终于跺跺脚,骂声呆瓜,又幽幽一叹:可惜我做不了梅姐姐。

      苏探晴听出她话中似乎另有原因,又想追问又怕知道其中真相,心中那份矛盾实难形容,随口道:这和梅姑娘有什么关系?

      林纯声音细不可闻:至少她可以面对自己的感情。

      什么?苏探晴一时未能听清。

      林纯摇摇头,转开话题:我听到淡莲谷弟子谈论起前晚那个救你出谷的蒙面人武功极高,竟在千人围杀中全身而退,还几乎伤了柳淡莲,不知是什么人?

      苏探晴道:那是我师父杀手之王杯承丈。因为擎风侯的缘故,他本来一直都不愿意告诉林纯自己的师门,但经过这一路上的事情后对她已十分信任,也就不再隐瞒。

      林纯惊道:原来你是杀手之王的徒弟!我曾听义擎风侯说起过杯承丈,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可惜这些年却不知所踪。

      苏探晴便将自己小时候如何在古庙中认识了顾凌云,又被杯承丈收为徒弟之事告诉了林纯,只是怕刺激林纯,隐瞒了擎风侯当年派杯承丈杀顾相明之事。

      林纯这才知道苏探晴与顾凌云相识的原委,正要开口,苏探晴忽然面露古怪神色:你可知擎风侯何时开始练习残风掌法?

      林纯答道:我并不知道具体时间。不过他的残风掌法成名已久,恐怕已有三四十年了吧。

      苏探晴眉头微皱,沉吟道:你说过他的残风掌法须得保持童子之身,此事还有谁知道?

      林纯脸上微红:你怎么对这个问题纠缠不休?像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人知道。她轻轻叹道:敛眉夫人外表刚强,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却是一个苦命的女子,她也是在一次酒醉后才对我说起这件事

      苏探晴沉思不语。原来他突然想到师父杯承丈曾分析擎风侯派他杀顾相明的原因是因为当年向顾凌云的母亲杜秀真求亲被拒,但擎风侯既然要保持童子之身,那么向杜秀真求亲岂非于理不合?算来那时擎风侯名列中原五大高手,残风掌应该已然修成,难道他真是对杜秀真喜欢至极点,宁可为她废去一身武功?以擎风侯贪图名利之心,又怎会做出如此举动?不过这个原因毕竟只是杯承丈的猜想,他也未必知道擎风侯修炼残风掌法的详情,或许其中另有缘故

      林纯望着苏探晴发呆的神情,不由想到了顾凌云。这两个人一个桀骜不驯,浑身充满了男子汉的野性;另一个表面温文儒雅,内心里却是一般的坚毅刚强,相较之下各占擅场,皆有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魅力

      原来林纯从小生活在京师,虽是养尊处优,却被同门所忌,师父公孙映雪似乎也并不喜欢她,只是教她武功与种种宫庭礼仪,她平日沉默寡言,也不结识朋友,性格变得十分孤僻。直到一年前到了洛阳摇陵堂后,顽皮的天性才显露无遗,亦渐通男女之情,不过林纯平日所结识的汉子要么是有求于擎风侯对她唯唯诺诺,要么便是惊艳于她的美丽在面前不知所云,犹可恨那个段虚寸一大把年龄却还总是风言风语地撩拨她,种种情由令她对身边的男子全无好感。某日在洛阳城中与顾凌云无意相识,见他武功不俗,相貌堂堂,又不懂得对她曲意奉承,更有一股盛气凌人的男子汉气概,不由暗生好感。似她这般如花少女,本是最富幻想的年龄,纵然后来得知顾凌云乃是摇陵堂大敌炎阳道的护法,不但不生警惕,反而生出一份逆反心理,故意与他相交更密,自觉十分投契。

      其实林纯与顾凌云总共也只见过三四次面,非但没有什么海誓山盟,每次相见亦都是以礼相持,不过是个普通朋友。只是一来顾凌云身为摇陵堂大敌,每次到洛阳皆是秘密行动不敢张扬,反而令林纯心中生出一种神秘感;二来林纯平日没有朋友,顾凌云离开后便不免挂牵,懵懂中便自以为将那一缕少女萌动的情思系在了他身上。她这份秘密藏在心底谁也未曾告诉,只对敛眉夫人说起闺中私话时稍有透露,所以敛眉夫人才会有让苏探晴带林纯离开洛阳之举。后来惊闻顾凌云失陷洛阳,这种情形下林纯更是下定决心救他脱困,不由把他当做十分亲近之人,又被苏探晴一再逼问下索性承认顾凌云就是自己的意中人,这份微妙的心理实不足为外人道。而经过这一路上与苏探晴的朝夕相处,不知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82-973.html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婆子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蓝布衫的老婆子来,朝无尘师太躬躬身,问道:  “当家师太,素斋都做好了,不知要开在那里?”  无尘师太道:“就开到这里来好了。”  李佛婆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柳青青忙道:“娘,女儿帮李佛婆去。”翩然朝外走...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
  • 第二十七章 十招之约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躬身道:“晚辈今生今世,是不会回去的了。”  黑寡妇步多娇瞟了南振岳一眼,插口道:“师傅,人家五姑娘已经有了如意郎君,怎肯跟你老人家回去?”  司无忌同样瞧了南振岳一眼,嘿然道:“很好,老夫正好把他一并擒下。”  南振岳道:“只怕... - 2018-03-04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_金缕甲-秋水寒_
  •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 - 2018-03-15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七章 畸零客畸零西凉道 豪华主豪赌三唐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听了母亲的话只淡淡一笑,他自己也是“居士”,奉经随喜恬淡适性而已,万万不及母亲这般倚若性命的笃诚敬信,望着被艳阳照耀得明媚不可方物的田园垅亩,春风拂拭下绿波荡漾的烟柳荷塘,小心地架了母亲胳臂,笑道:“这是皇额娘的慈悲心菩提愿,儿子自... - 2019-01-27
  • 第二十七章 凉风镇月夜逢刺客 牛皮帐老拳释仇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汉阳全局军务会议只开了一天,因为不是战局研讨,傅恒提出“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缓进重压以补地利”的金川之役方略,连岳钟麟也连声称赞。只是在会议上布置封锁金川粮道,盐道,药品,以及莎罗奔西逃上下瞻对,北逃青海南逃两广流亡的堵路事宜,还有需用兵... - 2019-01-22
  • 第二十七章 盛世元宵龙楼惊变 上九潜龙夜宿荒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和皇太后就在迎门正中的暖幕中说笑,见他三人鱼贯而入,太后便笑了,说道:“办事人来了!叫他们免礼。里头暖和,只管坐着说话。”阿桂笑道:“奴才才打西边回来,只陪驾出城时见着老佛爷慈颜一面,无论如何要请个安的!”说着便行礼,于敏中、纪均便... - 2019-01-29
  • 第二十七章 世情浇漓新茶旧茶 授受相疑太上今上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其后数年无事,日月星辰地角天涯无往不神驰,到乾隆六十年,禅让大礼的日程不得不提到朝野关心瞩目之下,这期间,福康安几次想缓缓退出政府,无奈天下已不同于乾隆四十年之前,不但多事且稍有动荡,动辄以倾朝之力扑灭,当年福康安赴武汉,十月安南内乱,... - 2019-02-01
  • 第二十七章 修罗书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那是三个紫瞠脸的老人!右手遥遥作势,托住五雷神剑的,却是中间一个褐袍老者,他左首一个,头戴毡帽,身穿黑袍,右首一个,身穿青袍。  卫天翔曾在成都无毒山庄见过,知道来的是千面教的紫面护法,自己虽不知道褐袍老者的来历,但那个头戴毡帽,身穿黑... - 2018-05-29
  • 第二十七章 咸若馆棠儿诉衷肠 乾清宫国舅议朝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一出殿,便见老太监魏若迎了上来。这已是驾轻就熟的老套子了。乾隆略一点头便跟着魏若出了慈宁宫。高无庸在垂花门外接着,径入与慈宁门斜对面的咸若馆,这个地方是专为太后娘家至亲远道探亲用的栖息之地。也是宫殿,规制却小得多,南边还有个小花园叫... - 2019-01-04
  • 第二十七章 查民风微服观庙会 布教义乱刀诛恶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便是五月十三,关圣人的诞辰。天刚亮乾隆就起来,叫了纪昀要看庙会。素伦等侍卫早已知皇帝必有此行,连夜商议好了,都扮作看热闹的香客暗地跟随。  此时天刚平明,晓风拂树、晨炊袅袅,早夏凉爽的夜气尚未散尽。乾隆和纪昀联袂步行出城,已见街衢... - 2019-01-12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题楹柱主仆思未来 报凶信兄妹忆儿时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回到养心殿,康熙歇午觉刚刚起来。见她进来,揉着眼笑道:“你今儿是怎么闹的,把伍先生也弄了去?”苏麻喇姑红着脸笑道:“这就是做奴才的难处了。他在索府,抵得上半个主子。他要去,我哪能劝阻得住。”康熙笑道:“也难为你应付下这场面来,一... - 2018-12-24
  • 第二十七章 莽胤祥含冤养蜂道 四王爷深情慰兄弟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十三阿哥胤祥,因为那张调兵手谕的事,被皇上下旨责打了四十大板。这下胤祥可遭罪了。  内务府慎刑司里的太监打板子是最有讲究的。在这儿当差的,大部分是前明东西厂、锦衣卫和十三衙门的后代子孙,个个都有一套绝活。就说这打板子吧,是用绵纸包了... - 2019-01-02
  • 第二十七章 感忠良义释打虎将 蓄叛奴密遣下毒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夜半时分,康熙正和几位大臣议事,守在殿外的魏东亭突然发现,一条人影从房上跳下,悄然无声地落在雪地上,伏在那里一动不动。魏东亭大叫一声:“大胆狂徒,胆敢人宫行刺,来人,拿刺客!”  守在门外的侍卫们“唰”地一声,一齐拔出剑来。犟驴子一个箭... - 2018-12-27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