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已在山腹之中,仅凭他与林纯两人之力绝无可能破山而出,必有什么巧妙的方法可以走出秘道。回想自己所学的一些阵法,排算四象八卦,似乎与这潜龙道中的地形并无相吻合之处,若说在秘道中某处藏有开启的机关,却实难找到。

      苏探晴不由仰天长叹:莫非真就困死于此处?

      林纯睡了大半日,方才悠悠醒来,发觉自己躺在苏探晴的怀里,却意外地没有挣开他的怀抱。苏探晴正要扶她起来,林纯面上微微一红,拉住他的手轻声道:这样很舒服,让我多躺一会吧她似是央求似是命令的语气令苏探晴微微一颤,一颗心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起来,口中有千言万语亦不知如何说出,只好尽力控制情绪放缓呼吸,犹觉怦怦作响的心跳声无法瞒过她的耳朵,这情形比起对敌博杀似乎还要惊险几分。

      四周除了那裂缝中的隆隆水响外再无声息,一片寂静,夜明珠的蒙蒙光亮照在潜龙道中,更增深邃之感。这一刻两人默然相依,倾听着彼此的呼吸,感应着彼此的温暖,浑忘了身处困境,一切皆不足畏。

      不知过了多久,林纯忽低声叹道:说来奇怪,我现在从小到大,似乎从没有这一刻的心安,虽然明知必死,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苏探晴柔声道:不许乱说话,我们还可以活很久。对了,我们还说过和大哥一起去塞外游玩呢,难道你忘了么?

      林纯轻掩嘴角:我当然没有忘。长河落日、一马平川,若能在塞外养老至终,也算是不枉一生。

      苏探晴调侃道:你年纪不大竟都有养老之心了,我倒真想看看你变成一个老太婆会是什么样?

      那你岂不也成了一个老头杀手?林纯嘻嘻一笑,伸出一根手指:那我们说好,到时谁也不许嫌对方老。

      苏探晴大笑,与她勾勾手指,想到在洛阳城初遇她时无意间握手,纵是如今脱困无望,重重心事亦刹那不翼而飞。

      林纯回头望着苏探晴脸上尚未消的五道指印:刚才打痛你了么?

      苏探晴耸耸肩,一本正经道:我早已修成金刚不坏之躯,你那一掌便若骚痒。

      林纯哈哈大笑:什么金刚不坏,我看你是厚颜无耻吧。

      苏探晴见林纯开怀,全然不同刚才楚楚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心中一荡,伸手与她相握。林纯轻轻挣了一下,终由他握着,两人刹时又静了下来。

      良久后,林纯咬着唇道:这几天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苏探晴含笑点头:你说吧,只要不再打我,都可答应你。

      林纯嘟嘴道:怎么听起来我像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

      苏探晴脱口道:哪里找如此美丽的女魔头?他尚是第一次公然赞许林纯的美貌,话一出口立觉赧然,连忙问道:你要我答应什么事,快说吧。

      林纯停顿了一下,方开口道:你答应我,不管我们还能活几天,这段日子里都不要再提到顾凌云好么?

      苏探晴猛然一震,坐直身体,满腹旖旎绮思刹时一招而空,想伸手将林纯从怀中推开,手触到她温软的背上,终于没有发力。林纯已感应到了苏探晴的动作,冷哼一声,站起身来。

      苏探晴知道自己无意识的举动已然伤害了这个敏感的女子,喃喃道:不是我不肯答应你,而是因为说到此处实不知应该如何解释,偷眼看林纯冷若冰霜的神态,只得长叹不语,脑中一片混乱。

      林纯淡淡道:你不必说了,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毕竟我先认识他。可是她本想解释什么,却终于跺跺脚,骂声呆瓜,又幽幽一叹:可惜我做不了梅姐姐。

      苏探晴听出她话中似乎另有原因,又想追问又怕知道其中真相,心中那份矛盾实难形容,随口道:这和梅姑娘有什么关系?

      林纯声音细不可闻:至少她可以面对自己的感情。

      什么?苏探晴一时未能听清。

      林纯摇摇头,转开话题:我听到淡莲谷弟子谈论起前晚那个救你出谷的蒙面人武功极高,竟在千人围杀中全身而退,还几乎伤了柳淡莲,不知是什么人?

      苏探晴道:那是我师父杀手之王杯承丈。因为擎风侯的缘故,他本来一直都不愿意告诉林纯自己的师门,但经过这一路上的事情后对她已十分信任,也就不再隐瞒。

      林纯惊道:原来你是杀手之王的徒弟!我曾听义擎风侯说起过杯承丈,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可惜这些年却不知所踪。

      苏探晴便将自己小时候如何在古庙中认识了顾凌云,又被杯承丈收为徒弟之事告诉了林纯,只是怕刺激林纯,隐瞒了擎风侯当年派杯承丈杀顾相明之事。

      林纯这才知道苏探晴与顾凌云相识的原委,正要开口,苏探晴忽然面露古怪神色:你可知擎风侯何时开始练习残风掌法?

      林纯答道:我并不知道具体时间。不过他的残风掌法成名已久,恐怕已有三四十年了吧。

      苏探晴眉头微皱,沉吟道:你说过他的残风掌法须得保持童子之身,此事还有谁知道?

      林纯脸上微红:你怎么对这个问题纠缠不休?像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人知道。她轻轻叹道:敛眉夫人外表刚强,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却是一个苦命的女子,她也是在一次酒醉后才对我说起这件事

      苏探晴沉思不语。原来他突然想到师父杯承丈曾分析擎风侯派他杀顾相明的原因是因为当年向顾凌云的母亲杜秀真求亲被拒,但擎风侯既然要保持童子之身,那么向杜秀真求亲岂非于理不合?算来那时擎风侯名列中原五大高手,残风掌应该已然修成,难道他真是对杜秀真喜欢至极点,宁可为她废去一身武功?以擎风侯贪图名利之心,又怎会做出如此举动?不过这个原因毕竟只是杯承丈的猜想,他也未必知道擎风侯修炼残风掌法的详情,或许其中另有缘故

      林纯望着苏探晴发呆的神情,不由想到了顾凌云。这两个人一个桀骜不驯,浑身充满了男子汉的野性;另一个表面温文儒雅,内心里却是一般的坚毅刚强,相较之下各占擅场,皆有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魅力

      原来林纯从小生活在京师,虽是养尊处优,却被同门所忌,师父公孙映雪似乎也并不喜欢她,只是教她武功与种种宫庭礼仪,她平日沉默寡言,也不结识朋友,性格变得十分孤僻。直到一年前到了洛阳摇陵堂后,顽皮的天性才显露无遗,亦渐通男女之情,不过林纯平日所结识的汉子要么是有求于擎风侯对她唯唯诺诺,要么便是惊艳于她的美丽在面前不知所云,犹可恨那个段虚寸一大把年龄却还总是风言风语地撩拨她,种种情由令她对身边的男子全无好感。某日在洛阳城中与顾凌云无意相识,见他武功不俗,相貌堂堂,又不懂得对她曲意奉承,更有一股盛气凌人的男子汉气概,不由暗生好感。似她这般如花少女,本是最富幻想的年龄,纵然后来得知顾凌云乃是摇陵堂大敌炎阳道的护法,不但不生警惕,反而生出一份逆反心理,故意与他相交更密,自觉十分投契。

      其实林纯与顾凌云总共也只见过三四次面,非但没有什么海誓山盟,每次相见亦都是以礼相持,不过是个普通朋友。只是一来顾凌云身为摇陵堂大敌,每次到洛阳皆是秘密行动不敢张扬,反而令林纯心中生出一种神秘感;二来林纯平日没有朋友,顾凌云离开后便不免挂牵,懵懂中便自以为将那一缕少女萌动的情思系在了他身上。她这份秘密藏在心底谁也未曾告诉,只对敛眉夫人说起闺中私话时稍有透露,所以敛眉夫人才会有让苏探晴带林纯离开洛阳之举。后来惊闻顾凌云失陷洛阳,这种情形下林纯更是下定决心救他脱困,不由把他当做十分亲近之人,又被苏探晴一再逼问下索性承认顾凌云就是自己的意中人,这份微妙的心理实不足为外人道。而经过这一路上与苏探晴的朝夕相处,不知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582-973.html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二十七章 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从观音阁经过_玉辟邪_故事大
  •   申牌时光,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就从观音阁经过。  纪效祖马上长鞭一指,朝丁天仁道:“南首一片林间,就是观音阁了。”  丁天仁回头只看了一眼,没有多说,红儿听说这里是观音阁,因为大哥说过,自然要特别注意。  纪效祖又道:“这观音阁... - 2018-01-11
  • 第二十七章 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_金缕甲-秋水寒_
  •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 - 2018-03-15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婆子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蓝布衫的老婆子来,朝无尘师太躬躬身,问道:  “当家师太,素斋都做好了,不知要开在那里?”  无尘师太道:“就开到这里来好了。”  李佛婆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柳青青忙道:“娘,女儿帮李佛婆去。”翩然朝外走...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黑石岛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离开洛阳,唐绳武忍不住一带马缰,跟上了丁捷侯的坐骑,问道:  “丁大侠,这一趟,究竟有什么事吗?”  丁捷侯只知道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并不是萧不二的徒弟,看他不过十六七岁,平日又沉默寡言,只道他武功有限,心中还暗暗搞咕。  萧不二已经说... - 2018-01-09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二十七章 十招之约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躬身道:“晚辈今生今世,是不会回去的了。”  黑寡妇步多娇瞟了南振岳一眼,插口道:“师傅,人家五姑娘已经有了如意郎君,怎肯跟你老人家回去?”  司无忌同样瞧了南振岳一眼,嘿然道:“很好,老夫正好把他一并擒下。”  南振岳道:“只怕... - 2018-03-04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