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两年以后的有一天,何小勇走在街上时,被一辆从上海来的卡车撞到了一户人家的门上,把那扇关着的门都撞开了,然后何小勇就躺在了这户人家屋里的地上。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许三观高兴了一天。在夏天的这个傍晚,许三观光着膀子,穿着短裤从邻居的家中进进出出,他见了人就说:

      “这叫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做了坏事不肯承认,”以为别就不知道了,老天爷的眼睛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老天爷要想罚你了,别说是被车撞,就是好端端地走在屋檐下,瓦片都会飞下来砸你的脑袋;就是好端端地走在桥上,桥也会场到河里去。你们再来看看我,身强力壮,脸色红润,虽然日子过得穷过得苦,可我身体好,身体就是本钱,这可是老天爷奖我的,……“

      说着许三观还使了使劲,让邻居们看看他胳膊上的肌肉和腿上的肌肉乙然后又说:”说起来我做了十三年的乌龟,可你们看看一乐,对我有多亲,比二乐、三乐还亲,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总要间我:爹,你吃不吃。二乐和三乐这两个小崽子有好吃的,从来不问我。一乐对我好,为什么?也是老天爷奖我的……“

      许三观最后总结道:”所以,做人要多行善事,不行恶事。做了恶事的话,若不马上改正过来,就要像何小勇一样,遭老夭爷的罚,老天爷罚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留情面。都是把人往死里罚,那个何小勇躺在医院里面,还不知道死活呢。“”经常做善事的人,就像我一样,者天爷时时惦记着要奖励我些什么,别的就不说了,就说我卖血,你们也都知道我许三观卖血的事,这城里的人都觉得卖血是丢脸的事,其实在我爷爷他们村里,谁卖他们就说谁身体好。你们看我,卖了血身体弱了吗,没有,为什么?老天爷奖我的,我就是天天卖血,我也死不了。我身上的血,就是一棵摇钱树,这棵摇钱树,是老天爷给我的。“

      许玉兰听到何小勇被车撞了以后,没有像许三观那样高兴,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该去炸油条了,她就去炸油条;该回家做饭了,她就回家做饭;该给许三观,给一乐、二乐、三乐洗衣服了,她就端着木盆到河边去,她知道何小勇倒楣,只是睁圆了眼眼,半张着嘴,吃惊了一些时候,连笑都没有笑一下。许三观对她很不满意,她就说:”何小勇被车撞了,我们得到什么了?如果他被车撞了,我们家里掉进来一块金子,我们高兴还有个道理,家里什么都没多出来,有什么好高兴的?“许玉兰看着许三观为着膀子,笑呵呵的在邻居家进进出出,嘴边挂着恶有恶善有善报那些话,橱是心里不满意,她对许三观说:”你想说几句,就说他几句,别一说上就没完没了.昨天说了,今天又说,今天说了,明天还说。何小勇再坏,再没有良心,也是一个躺在医院里不死不活的人了,你还整天这么去说他,小心老天爷要罚你了。“

      许玉兰最后那句话、让许三观吸了口冷所气,他心想这也是,他整无这么幸灾乐祸的,老天爷说不定罚他。于是许三观收敛起来,从这一天起就不再往邻居家进进出出了。

      何小勇在医院里躺了七天,前面三天都是昏迷不醒,第四天眼睛睁开来看了看,随后又闭上,接着又是三天的昏迷……他被卡车撞断了右腿和左胳膊,医生说骨折倒是问题不大,问题是他的内出血一下于没有办法止住,何小勇的血压在水银往子里上上下下。每天上午输了应以后,血压就上去,到了晚上出血一多,血压又下来了。

      何小勇的几个朋友互相间说:”何小勇的血压每天都在爬楼梯,早晨上去,晚上下来,爬那么三天、四天的还行,天天这样爬上爬下的,就怕是有一天爬不动了。“他们对何小勇的女人说:”我们看医生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了,他们每天在何小勇的病床前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讨论这个,讨论那个。讨论完了,何小勇还是鼻子里插一根氧气管,手臂上吊着输液瓶。今天用的药,七无前就在用了,也汲看到医生给什么新药。“

      他们最后说:”你还是去找找城西的陈先生.……“”我已经给你开了处方,我用的都是最重的药这些药再也只能治身体,治不了何小勇的魂,他魂要飞走,是什么药都拉不住的、人的魂要飞,先从自己家的烟囱里出去。你呵,就让你的儿子上屋去,屁股坐在烟肉上,对着西天喊:“爹,伤别走;爹你回来。‘不用喊别的,就喊这两句,连着喊上半个辰,何小勇的动听到了儿子的喊叫,飞走了也会飞来;还没有飞走的话,它就不会飞了,就会留下来。”

      何小勇的女人说:“何小勇没有儿子,只有两女儿。”

      陈先生说:“女儿是别人家的,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女儿上了屋顶喊得再响,传得再远做爹的魂也听不到。”

      何小勇的女人说:“何小勇没有儿子,我没有何小勇生儿子,我只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不知道是前世造孽了,还是何小勇前世造孽了,我们没有子,何小勇没有儿子,他的命是不是就保不住了?”

      何小勇的朋友们说:“谁说何小勇没有儿子?三观家的一乐是谁的儿子?”

      于是,何小勇的友人就来到了许三观家里,这很瘦的女人见了许五兰就是哭,先是站在门口。拿块手绢擦着通红的眼睛,随后坐在了门槛上,呜呜哭出了声音。

      当时,许玉兰一个人在家里,她看到何小勇的人来到门口、心想他来干什么?过了一会儿看到这瘦女人在门槛上坐下了.还哭出了声音,许玉兰就话了,她说:

      “是谁家的女人?这么没脸没皮,不在自己家哭,坐到人家门槛上来哭,哭得就跟母猫叫春似的……”

      听了这话,何小勇的友人不哭了,她对许玉说:

      “我命苦啊,我男人何小勇好端端地走在街上不招谁也不惹谁,还是让车给撞了,在医院里躺了天·就昏迷了六天,医院里的医生是没办法救他了他们说只有城西的陈先生能救他,城西的陈先生只有一乐能救他,我只好来求你了……”

      许玉兰接过她的话说:“我的命真好啊,我男人许三观这辈子没有进过医院,都四十来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力气那个大啊,一百斤的米扛起来就走,从米店到我们家有两里路,中间都没有歇一下……”

      何小勇的女人呜呜地又哭上了,她边哭边说:

      “我命苦啊,何小勇躺在医院垦面部快要死了,医生救不了他,城西的陈先生也救不了他,只有一乐能救他,一乐要是上了我家屋顶去喊魂、还能把何小勇的魂给喊回来,一乐要是不去喊魂,何小勇就死定了,我就要做寡妇了……”

      许玉兰说:“我的命好,他们都说许三观是长寿的相,说许三观天庭饱满,我家许三观手掌上的那条生命线文长又粗,就是活到八、九十岁,阎王爷想叫他去,还叫不动呢。我的命也长,不过再长也没有许三观长,我是怎么都会死在他前面的,他给我送终。做女人最怕什么?还不是怕做寡妇,做了寡妇以后,那日子怎么过?家里挣的栈少了不说;孜子们汲了爹,欺负他们的人就多,还有下雨天打雷伪时候,心里害怕都找不到一个肩膀可以靠上去……”

      何小勇的女人越哭越伤心,她对许玉兰说:

      “我命苦啊,求你开开恩,让一乐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求你看在一乐的份上,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一乐的亲爹……”

      许玉兰笑嘻嘻他说:“这话你要是早说,我就让一乐跟你走了,现在你才说何小勇是一乐的亲爹,已经晚了,我男人许三观不会答应的、想当初,我到你们家里来,你骂我,何小勇还打我,那时候你们两口子可神气呢,没想到你们会有今天,许三观说得对,你们家是恶有恶报,我们家是善有善报。你看看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你再者看我身上的衬衣,这可是棉绸的衬衣,一个月以前才做的……”

      何小勇的女人说:

      “我们是恶有恶报,当报为了几个钱,我们不肯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60-933.html - 2018-02-08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二十三章 真伪莫辨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担心假扮他的贼人挟持孙月华离去,孙月华才会出声呼救。  其实那贼子真要挟持孙月华离去,也会用巧言哄骗,女人是经不起男人哄骗的,他怎会持强劫持?(何况孙月华早就被哄骗得死心塌地,认假作真,那里还会出声呼叫?这只是少不更事的方振玉才会... - 2018-02-03
  • 第二十三章 刘镇的大街上越来越混乱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刘镇的大街上越来越混乱,几乎每天都有革命群众在斗殴。李光头不明白这些同样戴着红袖章,同样挥着红旗的人为什么互相打起来了?他们用拳头、用旗杆、用木棍打成一团时,像是一群豺狼虎豹。有一次李光头看见... - 2018-02-01
  • 第二十三章 敌友难辨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青衫飘忽,静立如故!  独角赤练任长苗,登登连退了两步,“哨”的一声,钢叉堕地,一条右臂,再也举不起来了!  “大哥胜了!”  艾如瑗心头狂喜,还没来的及开口!  只听南振岳冷冷的道:“废你右臂,略示薄惩,你赶快走吧!”  任长苗... - 2018-02-28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商人说道。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每周吞服一丸就不会感觉口渴。  “你为什么卖这玩艺儿?”小王子说。  “这就大大地节约了时间。”商人说,“专家们计算过,这样,每周可以节约五十三分钟。... - 2018-03-26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三章 磨刀献策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祁长泰脸色微变,冷然道:“云兄这话就不对了,咱们投效聚英楼,幸蒙收录,一切行动,自以听副总座差遣,纵然赴汤蹈火,亦当唯命是从,岂可妄加意见?”  君箫道:“祁老哥误会了,兄弟之意……”  祁长泰截然道:“云兄不用说了,兄弟只知奉命行事,... - 2018-01-29
  • 第二十三章 一剑解围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晨光熹微,宿露未收!  十里河北首的一条小径上,正有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身躯微胖,穿着一件蓝布大褂的老头,只要看他健步如飞,准是一位武林中人。  就当他快要奔近十里河的时候,这只有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并肩走出两个...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恩仇了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本来带着微笑的脸色,忽然一正,凛然道:“赵光斗,就凭这句话,你就死有余辜!”  “很好!”  黑虎神大喝一声,停在中途的巨灵般手掌,重又朝前拍来,这一掌的声势,与方才就大不相同,随着掌势,风声如涛,劲气如潮!  岳少俊看他掌力如此...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疯道奇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不但瞧的马飞虹耸然变色!就是隐身树上的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也没看清楚扑上围墙的人,是如何被人家逼退下来的?  在场众人,方自齐齐一愕!  但听通天观中响起一声嘹亮的长笑,两扇观门突然开启,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蓬头赤足的道人,...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假冒的证人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茅屋前面一片晒场上,早已肃立着一排十二名青衣剑手,一个个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看就知是一支劲旅!  于嬷嬷看得心里一高兴,就走到他们面前,呷呷尖笑道:“很好,你们这些小子听着,老婆子是奉谷主之命,去增援淮扬派的,你们跟老婆子一起去...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 - 2018-03-31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车中,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伸头看看方向,他往北一指:“北京!”  “去北京干什么?”赶车的汉子有些惊讶。话音刚落又吃了一记爆栗,就听圆通骂道:“只管干活,不许提问。”说完,圆通轻轻叹了口气,自语道,“有些事,无论如何得亲自跑... - 2018-06-10
  • 第二十三章 五路分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春梅道:“那等解散的时刻再说了,目前杨门主是允许我参加折花门了?”  “方才在下不是已经答应姑娘了么?”  春梅迅速地举手从她粉颊之间,揭起一张面具,纳入怀中,双膝一屈,跪倒地上,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属下姬珍珍叩见门主。”  她这一揭... - 2018-04-21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踏雪上青峰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台山,古名郁州,又名苍梧,山海经上,称它郁山,本来是东海中一座岛屿,和陆地相连,还只是三四百年前的事。  山分前后两山,周围九十余里,幽深峭拔,气势雄壮。前山最高峰,叫做青峰顶,常常被云雾笼罩,云山荡漾,云海苍茫,当地人们,流传着许多... - 2018-05-29
  • 第二十三章 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杭州的西子湖畔的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它地处西子湖畔景色最美的地段,楼高三重,外表古朴端庄,内部极尽奢华,是达官贵人,豪绅巨贾最爱下榻的百年老店。云襄与明珠以前都在此住过,再次回到这里,二人都感到很亲切。  一行人刚住下不久,就... - 2018-06-08
  • 第二十三章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这是一件非常别扭的事情!  脸上蒙着黑纱,对视线并无多大影响,说话当然也不会有多大妨碍,但戴着面纱,喝酒吃菜,就大大的不方便了。  每喝一口酒,都得左手先轻轻的掀起面纱一角,每吃一筷菜,左手也得配合着掀起... - 2018-04-30
  • 第二十三章 双绝城主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云靖见穆印逼着要与自己对掌一分强弱,沉思刹那,面现刚毅之色,严肃的说道:  “既是施主必欲相抵一掌始罢,贫道为此之首,愿与施主一试!”  穆印颔首不再开口,云靖稽首却不先攻,穆印无奈,警告云靖小心,欺身而上扬掌劈下,云靖及色精宫中一流高... - 2018-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