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刻抬着个镶金嵌玉的木箱上前,搁到高台中央。少年指着木箱笑道:“这是今日最后一件拍品,为了增加点神秘感,我不再说明它是什么。它的起价是三千两,每次加价五百!”众人窃窃私语起来,虽然不知箱子中是什么东西,但还是有人立刻举手。桃花山庄乃唐门产业,凭唐门的信誉,它决不会虚标高价。

      “三千!三千五!四千!四千五……”随着执拍少年的不断报价,拍价转眼就翻倍,眼看出价者渐少,突听有人高声喊出:“一万两!”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锦衣公子正顾盼自雄地高举右手。他的面目有几分英俊,脸色却带有酒色过度的苍白。众人认得他乃巴蜀巨富叶继轩的二公子叶晓,也是唐门未来的姑爷,与他在一起的青衫公子,则是唐门弟子唐笑。有他出手,众人便都打了退堂鼓。执拍的少年见再无人出价,正要一锤定音,就见一个角落有人缓缓举起了手。少年忙喊道:“那边那位公子出价一万零五百两!”

      叶晓想也没想就直接举手喊出:“一万五!”

      话音刚落,就听少年又在高喊:“那位公子出价一万五千五百两。”

      叶晓有些意外,他望望角落那个陌生的文弱书生,悄声问身旁的唐笑:“那小子是谁?好像从来没见过。”

      “是顾老板带来的新客,”唐笑扫了那书生一眼,叫过一名少年悄声问了几句,然后对叶晓道,“是来自江南的古老门阀,自称公子襄。”

      “公子襄?”叶晓一怔,将“公子”这尊称放在名字前面,是一种远古才有的习惯,如今很少有人再用,除非是远古贵族的嫡传后裔。他又望了对方一眼,这才缓缓举手,不知对方虚实,他已不敢随便加价。

      “叶二公子出价一万六。”执拍的少年话音刚落,又见那书生举起了手。他忙继续报道,“那位公子出价一万六千五!”

      叶晓不甘示弱再次举手,却见那书生似乎对频频举手有些不耐,干脆举起手不再放下。报价的少年口舌不停地不断报价,那个神秘的箱子很快就被二人推高到三万两的超高价。

      叶晓犹豫起来,忙用征询的目光望向唐笑,只听唐笑悄声道:“今日这件拍卖品,价值绝对超过三万两。”

      唐笑的暗示给了叶晓信心,为了速战速决,他毅然喊出:“四万两!”

      那神情淡漠的书生依旧举着手没有放下,执拍的少年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报出了新的价格:“四万零五百两!”

      “五万!”叶晓再次高喊,声音已有些哑涩。虽为巴蜀巨富之子,不过由他自由支配的钱财毕竟有限,五万两已接近他能承受的极限。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花大价钱买一件没有见过的东西,也许是对手的孤高冷傲刺痛了他从未遭受过挫折的心。

      那书生依旧没有放手,叶晓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着头皮再次叫出:“六万!”那书生似乎对叶晓的加价从未放在心上,一直举手不放。叶晓见对方态度如此坚决,终于恨恨哼了一声,无奈收手放弃。

      “这个箱子属于那位公子了!”执拍的少年颤着嗓子高叫,“价钱是六万零五百两银子!只要公子付清款项,这箱子里的东西就归你所有!”话音刚落,书生身旁那位面色阴鸷的年轻人,立刻将几张银票递了上来。

      “是通宝钱庄的银票,数目正是六万零五百两!”少年抖着手点清了银票,然后对着那书生高声询问,“它现在属于你了!敢问这位公子,你不介意当场展示一下你拍得的物品吧?”

      见那书生比了个“无所谓”的手势,少年打开木箱,四周立刻有丝竹管弦缓缓响起。随着音乐的节拍,一个半裸的金发少女从箱子中冉冉升起,随着音乐的节奏缓缓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腰肢,就像一条随着音乐扭动的蛇。少女肌肤白如凝脂,上半身仅着一条窄窄的胸兜,面上有薄纱蒙面,仅留一双深邃的眼眸在外,如大海一般湛蓝。

      “原来是个波斯猫。”叶晓哑然失笑,虽然生性好色,但他还是清楚,就算是极美的西域少女,也决计值不了六万两银子。他暗自庆幸没有继续出价,不然花几万两银子买个西域女奴回去,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她可不是普通的西域女子,”唐笑神秘一笑,悄声道,“而是高昌国的公主。”

      “那又如何?”叶晓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虽然公主的身份可以使她身价陡增数十倍,却依然值不了六万两银子。

      “前不久高昌国出现叛乱,国主遇刺,公主辗转流亡到巴蜀。”唐笑低声解释道,“前日公主找到桃花山庄,要求自卖自身。她是想找一个实力雄厚的靠山助她复国。看来那小子是知道些风声,才不惜花六万两银子买下这落难的公主,也就买下了一个入主高昌国的机会。”

      叶晓心中一动,却还是不以为意地道:“就算高昌国君之位,对本公子也没多大吸引力,更何况我又不能做她的驸马,你又不是不知。”

      叶晓与唐门小姐有婚约,就算高昌公主在前他也不敢毁约另娶。唐笑虽不是唐门直系子弟,对此却也心知肚明。虽然与叶晓是吃喝嫖赌、百无禁忌的朋友,但也不敢鼓动唐门未来的姑爷买妾,他忙解释道:“高昌是往来西域的必经之路,无论江南的丝绸还是福建的茶叶,都要经过那里远销西域各国,而西域的羊绒毡毯或金银珠宝,也要经过那里卖到中原。高昌扼守西域与中原的往来咽喉,实乃坐地生财的风水宝地。公子错过这次机会,实在有些可惜。”

      “既然那公主如此值钱,唐门何不自己留下?”叶晓笑问道。

      唐笑叹了口气:“你知道咱们家那帮老头子,一向谨慎保守,很少踏出巴蜀半步,一门心思只在这巴掌大的地方经营。上次与扬州的南宫世家合作建跑马场,我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他们,那还是看在与南宫世家结盟的份上。若是要他们将钱投到万里之外的高昌小国,那还不如要他们将钱直接扔到水里听响。”

      “说得也是!”叶晓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叶家的生意虽然远达三江,不过老头子年纪大了,再没有年轻时的魄力,已经有五年没有开拓过新的商路。若是要他将钱投到从未去过的西域,那还不是要了他的老命?”

      “所以我有些羡慕那小子,举手投足间就扔下六万多两银子。佩服!”唐笑望向不远处那位貌似柔弱的书生,“走!咱们去结识一下,说不定将来有机会合作。”

      二人来到那年轻书生面前,唐笑对他身旁那位肥头大耳的老者拱手道:“顾老板,听说你今日带了贵客上门,怎么也不给咱们引见引见?”

      “唐公子恕罪!”顾老板忙陪笑还礼,“来来来!老夫来为你们介绍。这两位是唐门唐公子和巴蜀豪门叶二公子,这位是江南公子襄。”

      “幸会!”唐笑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对方,“公子襄?恕在下孤陋寡闻,以前好像从未听说过。”

      “很正常,”那书生淡淡一笑,“小生一向深居简出,到贵地游玩更是第一次。不过,虽是初次见面,小生对二位却也仰慕已久。”

      唐笑总觉得公子襄有几分面善,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不过他很快又在心中予以否定。对方那种超然物外的从容淡泊,实乃平生仅见,哪怕就见过一面,也肯定无法忘记。他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敦厚善良的书生,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不知公子襄一向都做些什么生意?”唐笑随意地问道。

      “小生闲散惯了,哪有时间为钱财操心?”公子襄淡然一笑,“我通常是将钱财交给最会赚钱的人,自己从不为赚钱伤神。”

      “高明!”叶晓竖起大拇指,“这才是真正的贵族作派,与公子襄一比,咱们全成了俗人!”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06-969.html - 2018-06-12
  • 倒霉的小狼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狼第一次离开妈妈,自己去找吃的。(狼爱吃什么?) 悄悄来到兔宝贝家窗前,偷偷地探出头来。不过,兔妈妈早就发现小狼了。(兔妈妈是怎么发现小狼的?) 妈妈向小兔努了努嘴,装作对小兔发起了脾气,“再不乖,把你扔到窗外喂狼吃!&rdq... - 2019-05-21
  • 小孩1分钟故事大全文字版 - 5068儿童网
  •   小孩1分钟故事不长不短,一分钟给孩子说完,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小孩1分钟故事,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谁最聪明  春天到了,小猪、小熊和小猴要造一座新房子。造新房子需要木头。它们来到茂密的森林里,先伐木头,再木头运回去。小猪用鼻子拱木头... - 2019-05-23
  • 第九章 天灵教_酒狂逍遥生
  •   仲海泉等七人回城南升隆客店,钟莹莹这才把获救经过说了一遍。  刚说完,笑狐来了。  此时已是二更,正是睡觉的时候,笑狐对其他人不怎么搭理,只对钟莹莹—人说话。  他道:“钟姑娘,在下早说过不要离开福宁州,须知你们的行踪早被人死死盯住,你... - 2017-11-24
  • 第九章 美人计(2)_降魔金刚杵
  •   秦玉雄听了一惊,那几个娘们当真是做得出来,他先前想入非非,却未向坏的方面想。  慕容石冷声道:“万松老太婆利令智昏,这美人计如同儿戏。老夫以为可以答应这门亲事,大摆喜宴那天,老太婆必会调集手下人马,妄想抓捕我金龙会头领,这正中了老夫下怀... - 2017-11-21
  • 第九章 美人计(1)_降魔金刚杵
  •   三天后的中午,雷霄来到香蕊茶楼等白艳红,他既已脱离金龙会,再无什么限制。  白艳红一见他就问:“你那天去码头了么?听说凌姑娘他们的人已伤亡大半……”  雷霄道:“金龙会的人并未占了便宜,百毒精司徒阳、七煞老道都见了阎王!”  “呀,竟有... - 2017-11-21
  • 第九章 三虎龙垭口_酒狂逍遥生
  •   肖劲秋、樊英武等人天未亮就到了码头,乘船沿江而下,中途在龙垭镇停留。  卫中柱将他们带到自己小楼客室,肖劲秋引荐了樊英武,述说了常春园发生的事。  卫中柱叹道:“这赃官一日不除,百姓永无安宁之时!”略一顿,话锋一转:“肖总舵主,中柱实在... - 2017-11-27
  • 第九章 播下情种_梵林血珠
  •   陈野一口气到了开封城内。  街上人群拥挤,摩肩接踵,他不知自己要到何方去,就随着人流徜徉,心中茫然。  他为什么要顶撞湛蓝,自己也说不清楚。  当然,他不喜欢人家可怜他。他虽像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狗,但决不需要人们布施怜悯。  从小父母双亡... - 2017-12-07
  • 第九章 珠影萍踪_北山惊龙
  •   万里飘摇手道:“我老人家一路奔来,早已动过许多脑筋,本来流云剑客中了天毒子的‘无形砂’,天毒子定有解药,换在平时,我老人家只要略使小计,便可手到擒来……”  毕玉麟喜道:“那么你老人家,就再辛苦一次。”  万里飘摇头道:“但现在不行了,... - 2017-12-11
  • 第九章 美人“无情”(2)_紫星红梅
  •   东野焜并不来接银票,只把两只眼睛盯住她,目光里充满着伤心失望还有疑惑探询,那无言的伤痛差点使她掉了泪,她硬起心肠把刚刚想要改口的话压了下去,她几乎把持不住自己,动摇了与他分手的决心。  她在心里哀叫道:“走吧走吧,求求你,快些走吧,天啊... - 2017-11-20
  • 第九章 姬天云沿着绝壁走去_紫衣玉箫
  •   姬天云沿着绝壁,一边大步去看一边观察前面的形势,等江湖醉客舒亦觉追上时,他似乎毫未察觉。  由此可知他伤心的程度了。  江湖醉客看他面色凝重,知道这位怪人内心极为沉痛,也不忍打扰他,默默的跟看他向前走去。  二人走了差不多一顿饭工夫,绝... - 2017-11-28
  • 第九章 剑惊皇城(1)_剑啸凤鸣
  •   两人片刻间拆了二十招,不分胜败。血蝴蝶大怒,忽将软鞭头捏住,软鞭缩短了一半,一股变两股,又象个大绳套,然后逼近欧炎击打。欧炎本觉兵刃短,对方可以远攻,又可以缠他兵刃,吃亏不少,哪知她却放弃了兵刃的长处,贴近了打,这不是自取灭亡吗?当即不... - 2017-11-15
  • 第九章 旧恨难泯(2)_情寄江湖
  •   第一进院子宽敞,有好几间房舍,里面都有人,这会儿有的从窗户往外看,有的出门看,他们都被两个天仙似的美女迷住了,一个个窃窃私议、指指戳戳。  不一会,仆役请他们进第二进院子。这院子比第一进院子小些,天并里放着许多盆花。  欧杰迎了出来,道... - 2017-10-31
  • 第九章 旧恨难泯(1)_情寄江湖
  •   码头上人来人往,十分繁忙。精英会码头总管苏兆和往日一样,坐在仓房旁边的客室里,面对求他搬货卸货的商家,讨价还价。  “苏总管,仓房租金五日前涨过,今日怎么又涨了?而且竟然涨了一倍,这未免过份了!”  “苏总管,搬运费增加一倍,可前天才涨... - 2017-10-31
  • 第九章 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_圣经
  • 9:1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9:2它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9:3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9:4并且吩... - 2017-10-26
  • 第九章 白衣女郎_血染枫红
  •   那瘦小矮人怒道:“你二人通名受死。”  方冕回道:“你二人通名授首!”  钟吟不想多树强敌,愠言道:“二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那高的娇声道:“听听你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可?”  果然是个女娇娃。  钟吟道:“在下与二位素昧平生,无怨无仇... - 2017-11-11
  • 第九章 左府疑云_血字真经
  •   左家居住在敦厚坊,由北市向北行,只隔一坊之地。不一会便已走到。  苍紫云出身世家,家中也算富裕,但一来到左家大门,也不由为左家的气势所惊。  朱漆大门两旁,蹲立着两只硕大的石狮,犹如官宦人家。  进了大门,沿甬道穿过一排平屋,便进了一座... - 2017-11-11
  • 第九章 剑惊皇城(2)_剑啸凤鸣
  •   宫知非摇头晃脑,慢吞吞道:“长话短说吧,此刀据说乃百年之物,虽然不能削金断玉,但锋利坚韧,不易缺口。百年来几番易主,据我老爷子所知,后来落到了刀术名家莫冲手中。三十多年前据说莫冲偕几位高手去追踪大漠神女,为江湖除害,哪知一去不回。是被大... - 2017-11-15
  • 第九章 两匹马驰出十来里路_东风传奇
  •   谷飞云、逢自珍离开全家庄,已经快近响午,两匹马驰出十来里路,老远就看到路旁柳林间高挑着酒帘。  逢自珍扬鞭朝前一指,说道:“谷大哥,咱们到前面打尖去。”  两人在柳荫间下马,拴好马匹,走入路边的小酒店,找了一张板桌坐下,一名伙计送上两杯... - 2017-12-16
  • 第九章 美人“无情”(1)_紫星红梅
  •   一个白衣少女,脸上蒙着白绸巾,怅然立在一片松林外,任凭那波起浪涌的云雾从她身前滚滚流过。  此时天已经大亮,黄山第一高峰莲花峰,几乎全都沉浸在茫茫无边的云海里。  站在云海中的白衣姑娘,就像一个仙女。  她怔怔望着虚幻多变的云海,顿觉超... - 2017-11-20
  • 第九章 识破奸计_彩虹剑
  •   酒席间,范子云和万选青。唐文焕都谈得极为投机,其间也和夏玉容、万飞琼二位姑娘交谈过几句话,倒是那位邢夫人对范子云十分关切,不时的夹着菜往他面前送来。  这一席酒,吃得宾主尽欢,万选青、唐文焕也都有了几分酒意。  夏玉容起身告退,临行之时... - 2017-12-21
  • 第九章 计赚凶徒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你人扮成老太婆,说话的声音,一听就不对。”  桑南施低哑的道:“谁说我老婆子不对了?”  她这句话,果然变成了苍老声音。  尹天骐听的奇道:“妹子,你还会改变声音?”  桑南施笑道:“都是石嬷教的,学会了易容,自然也得学会改... - 2018-01-05
  • 第九章 新仇旧怨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毕云秋凝目打量着管家庄院,一片黝黑,不见一丝灯光,也不见人影,不觉低低的道:  “好像还没有动静。”  凌干青道:“贤弟,你们在这里稍候,我进去看看。”  毕云秋道:“大哥,你又要一个人走了,我们来的时候已经讲好了的……”  凌干青道:... - 2018-01-05
  • 第九章 论剑大会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钟大先生怒哼道:“好卑鄙的手段,老夫和你们何怨何仇,竟敢出此无耻手段,老夫先劈了你!”  挥手一剑,朝蓝袍老者劈了过去。他虽然身中散功药物,功力正在逐渐散去,但这一剑含愤出手,剑上真气迸发,剑光大盛,势道依然极强!  蓝袍老者不料他在毒... - 2018-01-04
  • 第九章 刀剑争辉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邱荣道:“没错,正是邱某的师弟隗大兴。”  黄衣少女冷冷一哼道:“那是他自己该死。”  邱荣道:“不是姑娘杀死他的么?”  黄衣少女道:“是我杀死的。”  邱荣洪笑道:“姑娘不是说他自己该死么?”  “不错。”黄衣少女道:“我从春华山庄... - 2018-01-06
  • 第九章 他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他分明是早已知道长江盟的人全在这里,才找来的,他敢单独一人冲长江盟的人而来,足见有恃无恐了。  于千里嘿然道:“听阁下口气,就是冲着长江盟来的,很好,阁下有什么事,只管直说好了。”  黑袍人点点头道:“老夫是奉盟主之命前来,邀请长江盟加... - 2018-01-08
  • 第九章 蓄势待发的商战_商道_故事大全
  •   关于生具异禀、被称为神童的金正喜的传闻,林尚沃耳熟能详。  朴齐家看过年仅六岁的金正喜的书画后拍岸叫好、赞不绝口的事情,曾在京城被传得沸沸扬扬。但让金正喜更为出名的是文章大家、朝鲜王朝名臣蔡济恭。早年曾被英祖盛赞为“真朕无私之臣下,汝(... - 2018-01-12
  • 第九章 殊途同归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武功原已不弱,再经摄魂掌班远半年调教,一身武学,大非昔比,就算是江湖一流高手,也未必能胜得过他。  此时一见黄衫老者出手抓来。便已看出此人武功,不过如此,口中冷笑一声,不避不让,右腕一抬,短剑直向对方迎面点去。  这... - 2018-01-08
  • 第九章 丁建中赶到寺前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
  •   驼龙姜大川,是跟着丁建中身后来的。  丁建中赶到寺前,和贺德生会合之时,他早已身如一缕轻烟,悄悄投入树林,绕到后进,从侧面飞越围墙,点尘不惊,飞落一片花树丛中,一闪而没。  绳金寺究竟不是少林寺。  绳金寺的护法弟子,也究竟不能和少林寺... - 2018-01-01
  • 老子 道德经 第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持而盈之①,不如其已②;揣而锐之③,不可长保④。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⑤。功成身退⑥,天之道也⑦。[译文]执持盈满,不如适时停止;显露锋芒,锐势难以保持长久。金玉满堂,无法守藏;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留下了... - 2017-12-31
  • 第九章 黑 帖_珍珠令
  •   昨晚明明是马车直达大庄院前面,才下车的,如果是隔着一条江面,马车如何能够飞渡?自己明明看到高墙逾丈,庄院巍然,那座大庄院又到哪里去了呢?从昨晚到现在,自己始终保持着清醒,决不会被人转移到另一处地方。  他不敢相信。再回头北望,那座高峰插... - 2017-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