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之外,已和好人一样了。

      梅三公子瞧着两人,问道:“你们觉得好些了吗?”

      崔慧这时可不能不睁开眼了,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可是还不敢看他。只是把眼皮霎了两霎,眼角上晶莹莹地流出泪来,轻声说道:“梅哥哥,你……你这样不嫌污秽,我……我怎么报答你呢?”

      她话才说完,只听上官燕也低低的叫道:“梅哥哥,你太好了!”

      梅三公子忙笑道:“两位妹子,快别如此说法,我们行道江湖,即使陌生之人,尚且要救困扶难,何况……”说到这里,不知下面如何说好,不由微微一顿,道:“如果换了我,你们又岂会袖手不顾吗?”

      这句话把崔慧提醒了,她眼珠一转,突然问道:“咦!对了,梅哥哥,你不是也中了蛊毒吗?怎么好得恁地快法?”

      梅三公子因她们蛊毒初清,不愿把钻天飞鼠一再叮嘱要自己忍耐过六个时辰,等她们复原之后,再服“百毒散”的话,实言相告。闻言笑道:“我适才已服过解药,此时早已好了,慧妹,你蛊毒初清,但神形已伤,快休息一会才是!”

      崔慧和上官燕两人,深知梅哥哥内功较自己深厚得多,此话自然相信。

      而且自己确也十分疲乏,需要休息,当下果然依言阖上眼睛,不再说话。

      梅三公子半天来奔波忙碌,迄未稍停,原把身上蛊毒,忘记干净。

      此时刚停下身来,又经崔慧这么一问,突然感到石室中弥漫着一股腥秽之气,直袭心头。

      一个恶心,被自己用“般若神功”强行逼住的毒蛊,竟然又暴动起来,痛痒齐作。

      他既不敢哼出声来,赶紧默运神功,仍是把毒蛊逼住熬过六个时辰,等她们痊愈之后,好替自己守卫,然后再服解药。

      那知这一会迥非先前可比,石室角落,一阵阵的腥秽气味,向鼻孔中直钻,越来越浓。

      腹中毒蛊,受了外来蛊毒气味的影响,蠢动得更是厉害。任你运用内功,封闭脏腑,也无法压制得住他们。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照此情形,自己如何熬得过漫长的六个时辰?他一手紧按心腹,强自忍受。但最感难耐的,还是那股腥秽之气,触鼻而来,只觉五脏六腑之间,万头攒动,痛痒交加。浑身如火焚,四肢渐渐冰冷,一个个的寒噤,接连而起。

      不由心中一动,自己腹内毒蛊蠢动得如此厉害,莫非是受这秽腥之气所引发?正想把两人换下来的污衣,扔出洞去,忽然想起自己所练“大乘伏魔法藏”中的“旃檀禅功”不正是扫除一切秽迹的无上法门吗?自己又何必外求?

      想到这里,立即在石室门口,盘膝坐下,冥目运起佛门绝学“旃檀禅功”。片刻工夫,早已神气凝聚,六合归一,万虑俱寂,不着诸相。只觉一盏心灯,渐渐由灵台燃起,光明朗澈,普照大千。一股旃檀异香,遍及全体。

      莫说腥秽顿解,连万头攒动的“金线桃花”恶蛊,也早被心头佛火,烧成灰烬,由全身毛孔中逼了出去。但觉已入其身安轻,其心虚灵,其气和清,其神圆明的佛家至高境界。

      这一来,直若老僧入定,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

      突然听到似乎有极其轻微的脚步之声,由隧道直径中隐隐传来!要知内功已有造诣之人,无论睡得如何沉熟,只要有一点响动,就会立时惊醒。

      何况梅三公子正在坐禅之际,灵台空明,万念俱静,自然听得更远。连忙从地上站起,蛊毒既除,心无顾虑,区区来人,那会放在他眼里。

      回头一瞧,只见崔慧和上官燕睡得甚香,心想眼下两位妹子,功力未复,只要他们不闯进来,也就算了!

      正想依旧坐下,却听到那轻微的脚步声,敢情不止一人,此时已越走越近。还似乎躲躲闪闪,防人发觉一般,听声音,该已走到隧道直径和自己这条岐洞的交叉路上。

      “咦!”他们怎的倏然停止了?梅三公子心中起疑,暗忖:照这情形推测,来人决非玄女教一路。她们由前沿进入,一路遮遮掩掩地往里赴来。敢情这两人是跟在玄女教一行人后面,进洞来的,因路径不熟,走了不少冤枉路,才摸到此处。

      光凭他们这份轻功,也决非庸手。哦!他们在细声说话了,自己何不过去,瞧瞧!

      心念一动,立即轻悄悄的转出石洞,向两人说话之处,掩了过去。洞内一片漆黑,他不惧被人发现,走到岐径尽头,果然听到有两个人正在低声说话。虽然他们说得极轻,几乎只是耳语,但在梅三公子听来,还是十分清晰。

      “大师傅,我们会不会上了人家的当?他们故意把我们引到这转转弯弯的山洞里来。”

      这是一个青年人的声音,敢情走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哈哈!祝少侠,一路上他们既没发现我们跟踪下来那会故弄狡狯,给我们上当?依贫僧的看法,这山腹内的隧道,定是一条秘径,通到另外一处出口,不过我们路径不熟,多走了几条歧路而已。这会贫衲倒体验出来了,这又直又宽的是条正路,我们照此下去,准不会错!”

      这第二个发话之人,声音好生耳熟!不错!就是他,那是贪念甚炽,俗不可耐的灯心和尚!

      怎么,他居然也模来了?

      那个被称为祝少侠的道:“大师傅,我任二哥被人害死,这消息不会错?”

      灯心和尚道:“嘿!祝少侠,你真当我和尚饭桶!任大侠和贫衲也算得方外至交,生死与共的朋友。那天晚上,任大侠暗器失利,先走一步,贫衲和追风剑客、范老三三人,还在联合作战。第二天,贫衲就在雪峰山脚下,发现任大侠尸体,已被仇家所害,那是剑伤,由前胸透过后心,惨死地上。”

      灯心和尚说的,不是十二金钱任龙吗?

      唔!这青年口音的人,叫任龙做“任二哥”,敢情也是什么泰山磐石堡的人?

      梅三公子听到这里,只听那青年人“唉”!了一声,又道:“大师傅,你说任二哥是死在什么天台派的梅三公子剑下,这话可当真?”

      梅三公子听他口气,分明灯心和尚早在此人面前挑拨,要他找自己寻仇。

      灯心和尚道:“嘿嘿!这还错得了?当时贫衲也不知凶手是谁,那知就在任大侠尸体边的一棵大树上,削去一块树皮,蘸着血水,写了‘杀十二金钱任龙者?天台梅三公子’一行大字……”

      梅三公子心头猛的一震,不由联想到那天清晨,自己也曾亲眼目睹追风剑客被人杀害,松树上也有同样的“杀追风剑客者?天台梅三公子”等字样,看来倒并非灯心和尚造的谣。

      想到这里,只听灯心和尚续道:“其实那天遇害的,还不止任大侠一人,连追风道友也遇了害,听说也同样的留下血字。”

      青年人道:“大师傅,那天台姓梅的和咱们无怨无仇,怎会骤下毒手,而且果然是他所为,又何必题上姓名,广结仇家?我想这中间尚有疑问,许是那姓梅的仇家所为,来个借刀杀人,移祸江东,也说不一定。”

      梅三公子听得暗暗点头,此人通达事理,倒不失为正派门下!

      又听灯心和尚低哼着道:“祝少侠,你知道梅三公子杀害任大侠和追风剑客,其故何在?”

      青年人道:“大师傅一定洞悉其中原委,还请明示才好。”

      灯心和尚道:“当然!这事情贫衲亲自经历,知之甚谂因为那姓梅的小子,无意之中,得了两件武林稀世异宝,他怕被人泄露出去,引起武林同道群起劫夺,才遂下毒手,来个赶尽杀绝,不想他自己也因此中了蛊毒,还自投罗网,看来此时早已落入了玄女教手中。”

      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听说那岩寨先生,乃是昔年威震南疆的苗疆毒妇的后夫,武功之高,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19-920.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毁天毒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三人出了客店,一路奔行,不多一回,便已赶到城垣,这时离开启城门,差不多还有一个更次。  范君瑶一路领先,走近城墙,脚下丝毫不停,只是朝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便如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头之上。  方壁君跟在他身后...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一剑解围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晨光熹微,宿露未收!  十里河北首的一条小径上,正有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身躯微胖,穿着一件蓝布大褂的老头,只要看他健步如飞,准是一位武林中人。  就当他快要奔近十里河的时候,这只有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并肩走出两个...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