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他的叔叔,也就是瓜田的主人站了起来,两只手伸到后面拍打着屁股,尘土就在许三观脑袋四周纷纷扬扬,也落到了西瓜上,许三观用嘴吹着尘土,继续吃着嫩红的瓜肉,他的叔叔拍完屁股后重新坐到田埂上,许三观问他:

      “那边黄灿灿的是什么瓜?”

      在他们的前面,在藤叶半遮半掩的西瓜地的前面,是一排竹竿支起的瓜架子,上面吊着很多圆滚滚金黄色的瓜,像手掌那么大,另一边的架子上吊着绿油油看上去长一些的瓜,它们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风吹过去,先让瓜藤和瓜叶摇晃起来,然后吊在藤叶上的瓜也跟着晃动了。

      许三观的叔叔把瘦胳膊抬了起来,那胳膊上的皮肤因为瘦都已经打皱了,叔叔的手指了过去:

      “你是说黄灿灿的?那是黄金瓜;旁边的,那绿油油的是老太婆瓜……”

      许三观说:“我不吃西瓜了,四叔,我吃了有两个西瓜了吧?”

      他的叔叔说:“没有两个,我也吃了,我吃了半个。”

      许三观说:“我知道黄金爪,那瓜肉特别香,就是不怎么甜,倒是中间的籽很甜,城里人吃黄金瓜都把籽吐掉,我从来不吐,从土里长出来的只要能吃,就都有营养……老太婆瓜,我也吃过,那瓜不甜,也不脆,吃到嘴里粘糊糊的,吃那种瓜有没有牙齿都一样……四叔,我好像还能吃,我再吃两个黄金瓜,再吃一个老大婆瓜……”

      许三观在他叔叔的瓜田里一坐就是一天,到了傍晚来到的时候,许三观站了起来,落日的光芒把他的脸照得像猪肝一样通红,他看了看远处农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然后双手伸到前面去摸胀鼓鼓的肚子,里面装满了西瓜、黄金爪、老太婆瓜,还有黄瓜和桃子。许三观摸着肚子对他的叔叔说:

      “我要去结婚了。”

      然后他转过身去,对着叔叔的西瓜地撒起了尿,他说:

      “四叔,我想找个女人去结婚了,四叔,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这卖血挣来的三十五块钱怎么花?我想给爷爷几块钱,可是爷爷太老了,爷爷都老得不会花钱了。我还想给你几块钱,我爹的几个兄弟里,你对我最好,四叔,可我又舍不得给你,这是我卖血挣来的钱,不是我卖力气挣来的钱,我舍不得给。四叔,我刚才丫起来的时候突然想到娶女人了。四叔,我卖血挣来的钱总算是花对地方了……四叔,我吃了一肚子的瓜、怎么像是喝了一斤酒似的,四叔,我的脸,我的脖子我的脚底,我的手掌,都在一阵阵地发烧。”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08-933.html - 2018-02-06
  • 第二章 移花接木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裴元钧全身真气涣散,这一掌只是凭着他坚强的意志,与敌拼命,其实早巳成了强弩之末,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一个人又被挥得斜冲出去七八步远,砰然摔倒在地上。  蓝袍老者也身子一阵晃动,移动双足,稳住了重心,站立原地,运气调息。过了半晌,蓝袍老者药... - 2018-05-16
  •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 - 2018-05-15
  • 第二十二章 有意择婿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麻天凤仰起脸,幽幽的道:“你离开这里之后,能不能不管少林寺的事,不和我兄妹正面发生冲突?”  “这个……”楚秋帆看了她一眼,无法作答。  麻天凤:“你不答应?”  “不是。”楚秋帆道:“从那天起,是姑娘先劫持了二位道长和宋秋云,并非在下... - 2018-05-18
  • 第二章 接请柬镖局赴宴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说话之时,跑堂的送上两盘热炒,和一壶竹叶青。刘二麻子伸手取过酒壶,替程明山面前斟满了酒,然後也自己斟了一杯,就举起杯子,说道:“程相公,在下敬你。”程相公连忙说了声“不敢”,和他对乾了一杯。刘二麻子替他斟满了酒,举筷道:“程相公,这笋片... - 2018-05-21
  • 第二十二章 一乐喝完玉米粥跨出了门槛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 - 2018-02-0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九章 许三观走在街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许三观走在街上,他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七颗,不过他眼睛很好,眼睛看东西还像过去一样清楚,耳朵也很好,耳朵可以听得很远。  这时的许三观已是年过六十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乐和二乐,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经抽调回城,一乐在食品公司工作,二乐在... - 2018-02-09
  • 第二章 翠花班班主叫做小翠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降龙手张其泰连说:“久仰。”  祝文辉也拱着手,说了两句客套话。  陆福葆抬抬手,含笑道:“张兄来的正好,来,来,快请坐下来,大家喝—盅。”  店伙不待吩咐,马上替张其泰添了一付杯筷。  祝文辉挥了挥手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店伙... - 2018-04-27
  • 第二章 丐帮在大江南北有十八处分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丐帮在大江南北,有十八处分舵,一个分舵主在帮中地位并不算很高;但南昌分舵的苍鹰白仰高,就是帮中八大护法长老,论辈份,还比他低了一级。  他舍长老而不为,偏偏要当一个分舵主,是因为他舍不得离开佛头塔。  他在佛头塔第七层上,已经整整住了四... - 2018-05-01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二章 蟾蜍施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种带着寒风的独门暗器,不但江青岚还是第一次碰上,就是中原武林,恐怕也无人知道详情。江青岚惊怒之余,身子在空中一个回翔,飘身落地。左手轻弹,三粒金丸,也已先后飞出,向红衣少女要穴上打去,口中怒声喝道:“小生和你无怨无仇,何故骤下毒手?”... - 2018-04-26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第二十章 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生日的第二夭,许三观掰着手指数了数,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就对自己说:我要去卖血了,我要让家里的人吃上一顿好饭菜。想:全城人的脸上都是灰颜色只有李血头的脸上还有红润:全城人脸上的肉都少了,只有了血头脸上的还和过去一样多;全城... - 2018-02-07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
  •   到了晚上,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许三观说:  “今天这日子,我们要把它当成春节来过。”  所以,他要许玉兰穿上精纺的线衣,再穿上卡其布的裤子,还有那条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许玉兰听了许三观的话后,就穿上了它们;许三观还要... - 2018-02-08
  • 第二十三章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
  •   两年以后的有一天,何小勇走在街上时,被一辆从上海来的卡车撞到了一户人家的门上,把那扇关着的门都撞开了,然后何小勇就躺在了这户人家屋里的地上。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许三观高兴了一天。在夏天的这个傍晚,许三观光着膀子,穿... - 2018-02-08
  • 第二十四章 一乐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天,很多人都听说许三观家的一乐,要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还要坐在烟囱上,去把何小勇飞走的魂喊回来。于是,很多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家门前,他们站在那里,看着许玉兰带着一乐走过来,又看着何小勇的女人迎上去说了很多话,然后这个很瘦的女人拉着一... - 2018-02-08
  • 第二章 嵩岳峻严不易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赵南珩从睡梦中醒转,突觉自己一身内衣,已然全被冷汗湿透,回想昨晚之事,只当是一场梦境,也就不以为意。  匆匆换过内衣,一手提着包裹,走出前殿。  监寺长老大行大师正站在大殿之上,看到赵南珩,勉强点头笑道:“好,孩子,你这就下... - 2018-05-04
  • 第二十八章 快意恩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禅杖突然向空一挥,喝道:“八部天龙,十八护法听着,这二人假冒本寺慈善、苦善二位长老,连手中持的法牒,也是假的。他们就是魔教余孽乔装而来,大家不可上当,还不列阵把他们拿下?”  他这一着颠倒黑白,果然高明得很,在场之人,自是全都... - 2018-05-18
  • 第二十章 降魔经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要知少林寺五位长老,各主一院,其中以戒律院所执行的寺中清规,历代相传,寺中有几种极为秘密的功夫,只有当了戒律院住持,才能练习。因此在武功修为上,戒律院住持该是少林寺首屈一指之人。如今连戒律院住持慈善大师都被贼人劫持,这自然是非常严重的事... - 2018-05-17
  • 第二十二章 桃林深处布蛛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只听那只人面蜘蛛绿浪子昂起头来,“吱”“吱”的叫了两声。  鬼手仙翁慌忙过去,佩着身子,用手在地上边叩边走,那蜘蛛敢情久经训练,通晓人意,随着他手指叩处,缓缓爬去。  南玖云这下看得清楚,原来那蜘蛛爬过之处,地上已留下一条闪闪... - 2018-05-06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天狼飞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晃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了三十几个回合,楚秋帆终于渐渐领悟出道理来了!老狼主扑攻快捷,只是取法于狼,并无特异之处,他最厉害的则是指爪如剑,爪犹未至,爪风已然笼罩敌人全身,这是他“天狼九爪”的精髓所在,这一点,他现在也豁然贯通了,精要所在正是... - 2018-05-18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紫陌香尘一笑呼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别过南玖云,迈开大步,一路朝西奔去。他脚下走得极快,但心头却有点茫茫然的,又升起了何去何从之感!  同时脑际也同样盘旋着许多离奇问题。  佟家庄前那些被“血影掌”杀害的人,先前,认为凶手是“东怪”,后来证明不是“东怪”而是“南魔”... - 2018-05-06
  • 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 - 201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