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第一个缸_沙海

  •   打破这种平衡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四五个手下之间的关系有特殊情况,可以超越猜忌,比如说,有手下相恋了,形成了配偶关系,或者这四五个人被发现有血缘体系,那么这个首领离被干掉就不远了。

      所以权力的核心一定不是武力差别或者权位赋予的,权力一定是利益博弈平衡的产物。

      这很惨,你拥有财富是一种一次性行为,财富获得了,你不用担心财富和你的关系,不用担心财富忽然有一天会干掉你。但是权力不同,说白了,拥有的是平衡的状态。

      黑衣人利用控制关键职位的方式来控制一些“事件”的发生,正好是使用了权力的本质,当我控制了足够多,足够关键的底层,那么我就把“命运”架空了。

      这等于是有一个有上万人的利益共同体,分布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他们都是兄弟姐妹,都有着共同的核心利益。那么他们很容易架空上层统治,形成巨大的力量。

      小型民族和地域团体就有这样的威力,在中国有很多同乡会,不管里面的成员从事的工作是多么没有权力,但是这个团体本身会非常有力量。澳大利亚的毛利人社区经常可以和警察武装对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也有巨型团体因为独特的文化,或者干脆是经过精心的策划,达到了这样的目的,比如说犹太人财团联合体,还有欧洲的罗柴氏家族。

      “一般最值得控制的是交通和通讯,你可能无法理解,但是这是统治和控制的核心。”黑衣人说道:“但是这个国家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是一个公有制国家,官员的权力非常大又脆弱,和纸币一样,他们由一张纸任命,就立即获得生杀大权,一张纸却又可以立即剥夺他们的权力。而经济命脉又全部都在公有体系里,不在私有体系里。这是我们成功的关键。”

      张起灵的家族,通过控制财富和上端权力,来控制一切,而我们通过控制低端权力来控制一切。我们用了几乎无法计算的时间,架空了他们几个世纪的权力。为了这个目的,我们甚至改变了社会制度。

      “在一个公有制国家,如果说控制通讯本身,你去搞定地方移动的老大没有任何意义,他们不知道基站在哪儿,也不知道如何去关闭它,你也无法迫使他们下命令关闭某些基站——而一个私有通讯公司的老总完全可以强行停止某些基站的服务,公司是他的,他能承担损失,他毁掉一切都可以。那你还不如控制一个维修工人,他可以非常容易的让一个地方的手机封闭信号十几分钟。”

      黎簇对于政治一窍不通,首领说的这些,他半懂半不懂,但是他嗅到了某些信息。他没有深究,因为无法深究下去。

      当晚他们随着那群盗墓贼一起到了池塘边上,当晚月亮非常大,黎簇没有下车,轮椅上下太过麻烦,他就在车里,看这些人打晕了看这池塘的三个村民。然后搬下抽水机,开始抽水。

      过程非常顺利,荒郊野外,根本无人经过,不到三个小时,水塘就开始见底,他们打开一种类似于店铺用来照射招牌的射灯往池塘的底部照去,就看到无数的水缸在水底的淤泥中露了出来。

      这些水缸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他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缸,上面盖了一个盖子,但是下面的水缸,很多时候是两只巨大的缸对扣而成的。很多都已经破损了。里面全部都是淤泥。

      因为抽水搞混了水质,现在无法辨别那些水缸上有红色的条纹,盗墓贼开始跳入水池的底部,用手去抹水缸的边缘,露出缸体上的花纹。
      有贪心的就直接把手伸入破损的水缸,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黎簇觉得一阵胆寒,这些水缸里都有古尸,这种事情他可不敢做。看到淤泥被搅动着冒泡,还不时有鱼从里面跳出来,他觉得一阵一阵作恶。

      “瓮棺是穷人使用的丧葬方法,能找到好东西的机会不多,硬货很少,只能碰运气,有时候一些手镯首饰盒之类的东西里,有的当时并不值钱,但是现在存世很少的器物,就能赚的多点。”首领说道。

      很快就有了第一个战利品,一只红缸被发现,他们用手抹掉缸壁上的淤泥,就发现缸中间的扣缝,封闭的非常好。

      下面的人向上面请示:“这只缸不错,品相都不错,要不要连缸一起拖上来。”

      这是要长价,这和赌石一样,没有开封的棺材,里面的东西如何是一个未知数,懂行的人可以根据表面的花纹和具体的状况,来判断里面东西的价值,当然,赔钱的几率很大。商人拒绝了这样的提议,用本地话严厉的交涉了几句,这些人只好继续去寻找棺材。

      显然黑衣给的价格很不错,他们并不想因为这个冒险,而且双方人数相当,发生冲突是大忌。

      第一只红色的瓮棺被拖了上来,黎簇几乎从车里探出头,看他们把上面的淤泥全部清除掉,心中的好奇心达到了顶点。四周一片漆黑,就是惨白的灯光照着这只古老的长满青苔的老缸。

      人对于死亡、墓葬和天上都有好奇心,何况是他这个年纪。就看着商人和一个盗墓贼用冲击钻,在缸壁上首先钻了一个孔。

      没有水或者淤泥流出来,这个缸是完全密封的。

      边上的盗墓贼愣了愣,忽然朝水池下面的还在捞东西的人大叫了几声。

      下面的人全部都冲了上来,商人一看不对,立即打了个呼哨,坐在车顶上的首领立即翻身下车,双方立即对峙,匕首都出鞘了。

      水缸如果是完全密封的,那么这么大的水缸不可能那么结实的沉在水底,这个缸里有压缸的东西。

      压缸的东西可能是石头,但是这只水缸上的花纹十分的精细,看样子这个瓮棺的主人不是普通的贫民,很可能是出身不好但是从事特殊职业的人,这种人的棺材里很可能有生前的贼脏,那么瓮棺中压棺的东西,有可能会有黄金或者价值远高于死者身份的东西。

      显然商人的价格现在不够支付这些盗墓贼的野心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474&f_id=759 - 2015-12-24
  • 第三十八章 徐少华第一个认识的少女竟是丁凤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
  •   她、竟是丁凤仙!  徐少华第一个认识的少女,自然印象极为深刻,不觉惊喜的道:  “你是丁姑娘!”  丁凤仙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刚抬眼看来,徐少华已从门口跨入,叫出声来。赶忙站起,一双凤目,望着她日夜思念的情郎,不觉心头一酸,珠泪夺眶而出,... - 2018-03-17
  • 第三十八章 仇人相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 - 2018-03-11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仗剑灵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铜椰老人和楼一怪同时一怔,自己两人分明功力相等,谁也没有赢谁,迟老残怎会说已经不用再比?  两人同时同声问道:“老残废,你说是谁赢了?”  迟老残呵呵笑道:“你们两个都输。”  楼一怪道:“那么谁赢了?”  迟老残道:“也是你们两个。”... - 2018-04-27
  • 第三十八章 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复赛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复赛是在两天后的黄昏进行,仍然是在那条大街上,我们刘镇仍然是万人空屋,大街上仍然是几万个人头在攒动,只是没有了卡车拖拉机,没有了那些土包子评委,而是在大街的中央搭起了主席台,主席台的上下左右全是广告,大街的两旁也全是... - 2018-02-05
  • 第三十八章 邪不胜正_龙孙_故事大全
  •   普天之下,如论剑术,就要数武当派掌教紫霞道长和九华清音师太二人为巨擘了;但这二位剑术大师也只能一招之中,发出七道剑光。如今这位七星堡主北龙海王居然能发出八道剑光,岂非已经超过武当掌教和九华清音师太了。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就在木罗汉说... - 2018-02-03
  • 第三十八章 相国寺后进一间宽敞厅堂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相国寺后进一间宽敞的厅堂上,高烧着两支儿臂粗的红烛,烛火跳着明亮的光焰,但两扇大门却关得紧紧的。  中间拼起两张八仙桌,大家围着桌子而坐,每一个人面前,都有一盏新泡的香茗。  正厅门外,和厅后院落中,都有八个手持镔铁禅杖,腰佩戒刀的精壮... - 2018-01-06
  • 第三十八章 医国手烟徒侍凤阁 莫愁湖风波无奈何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纪昀奉旨出来,骑马回总督衙门。思量着如果先见刘统勋,一旦叶天士好医道立时就要传过去,不如先传叶大士在签押房等候,再去问刘统勋较是便当,于是迂道先来签押房。这里尹继善金鉷的全班人马都已搬走,这院里住了许多朝廷重臣,暂署总督的江南巡抚范时捷... - 2019-01-23
  • 第三十八章 夜色之下只是黑幢幢一座庄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二更以后,西庄灯火全熄,夜色之下,看去只是黑幢幢一座庄院。  三里外的观音阁,也全然没有灯火,和尚们早就去梦见我佛如来。  现在正有一行人足步扬尘的朝观音阁而来。  一行只有八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锦袍老者,紫脸苍髯,浓眉鹞... - 2018-01-12
  • 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洞庭钓叟徐璜大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洞庭钓叟徐璜大笑道:  “你是渔父,我是钓叟,你应该和兄弟较量才是。”  无名渔父看了洞庭钓叟一眼,哼道:  “你就是徐璜?”  洞庭钓叟也望着他重重哼了一声道:  “你就是那个无名之辈。”  无名渔父大怒道:“老夫是不是无名之辈,你马... - 2018-05-04
  • 第三十八章 跨海平魔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正月初三,号称天庆节。  这天清晨,武林盟总坛大门敞开,武林十四门派掌门人,以及全体武林同道,一齐在大厅上集合。  武林盟总护法齐天高。手中执着一张名单,朝与会群雄拱拱手道:“各位武林同道,今天是咱们出海讨伐无名岛的日子,本盟已替诸位准... - 2018-01-09
  • 第三十八章 奏凯歇台湾归版图 倒风向忠良陷囹圄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黑夜即将降临,鹿耳门海面上,笼罩着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施琅的旗舰搁浅了,前去救护他的蓝理所带的舰队,也搁浅了。他们已经陷入了刘国轩的重重包围之中。如果今夜鹿耳门不涨潮,到了明天早上,他们只有死路一条。可是,鹿耳门这里已经几十年不涨潮了,谁... - 2018-12-29
  • 第三十八章 趁边乱太子私调兵 察秋毫皇上施君威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阿哥党的几个重要人物聚集在白云观里,等候着暗杀胤祥的消息。却不料,暗藏在胤祥府里当二管家的贾平,气急败坏地跑来报信说,十三爷平安无恙,紫姑却自杀身亡了。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把哥几个全都打懵了。老八命令贾平立刻回去... - 2019-01-03
  • 第三十八章 太后训子絮语叨叨 御妹告状羞颜答答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见皇后敛衽施礼也要退出去,忙道:“你不要走,朕不知道你在这里。原打算见了老佛爷请你过来呢!”皇后站住了,用关切的目光凝视着乾隆,没说什么。太后见他一脸正颜厉色,吩咐殿中所有太监宫女退下,觑着眼端详着乾隆道:“我没留心,皇帝气色象是受... - 2019-01-06
  • 第三十八章 掌外玄机不可参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难道会是剑法?赵南珩不禁疑信参半,再转过头,往右瞧去,他因有了这两处发现,是以特别注意。  果然石壁右首,也有了发现,那可并不是细纹了,石壁上,只有一簇细小的斑点,因为石壁光滑如镜,这些细碎点子,虽然小的只有芝麻大小,抬头望去,还可清... - 2018-05-08
  • 第三十八章 修巨帙文人皆惊心 绝奢望痴官染痰疯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要在热河过冬,纪昀十月就奉旨回京筹办《四库全书》。他一回北京,立即召集礼部、翰林院、都察院、国子监全体阁僚大臣和各司堂官,连着十天会议,说明乾隆“稽古右文”的圣意,布置征书筹办事宜,下令各部除常规例行部务外,所有人员全部到文渊阁分检... - 2019-01-13
  • 第三十八章 入险地医正会佞臣 显绝招道士惊权奸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眼见日已偏西,鳌拜真有点等急了。一席丰盛的酒菜早已放凉。桌旁坐着班布尔善,默默审视着手中玲戏剔透的玉杯;济世背着手观看墙上挂着的一幅字画,葛褚哈则与泰必图窃窃私语。  鳌拜耐不住,开口问班布尔善:“这一会儿,连报信的怎么也不来了,你有些... - 2018-12-24
  • 第三十八章 武林豪赌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碧眼神君又是一怔,两道其碧如电的目光,掠过两人,修眉微皱,不屑的道:“你们师傅呢?还不快请你们师傅出来?”  凌云凤用手熨贴了一下鬓发,笑着问道:“你道我们师傅是谁?”  碧眼神君平日自视甚高,御下极严,门下弟子,见到他无不视如天人,不... - 2018-05-30
  • 第三十八章 罗彻敏的长庚小剑在他手指间转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低下眼,看着长庚小剑在他手指间转动,一圈又一圈。虽然他没有抬头,却可以感觉到王无失和陈襄钻在他身上的双眼,深得仿佛可以扎下根去。黄嘉又咳了两声,似乎也略有焦灼之意。  人,我不换!罗彻敏将长庚剑拍在身侧案几上,这一声响得格外清彻,... - 2018-07-16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三十八章 劫后余波_血字真经
  •   蓝人俊躺在床上,象个重病已久的人。  陈青青端着一碗参汤,站在他床前。  苍紫云、郑兰珠、朱仙云、宋芝则坐在客室里,愁容满面。  已是十天过去,蓝人俊除了剩一口气,没有知觉没有睁开过眼。  朱云彪又率赵贤林、张士相上山采药去了,他们要为... - 2017-11-11
  • 第三十九章 分别述说每一个人遇上的不同对手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一段话,只是分别述说每一个人遇上的不同对手,其实并不是已经过了许多时间,就在洞庭钓叟击败无名渔父的同时,第一对,艾大眼和花罗汉那木罕,已经分出胜负来了!  艾大娘是峨嵋门下,一手“乱披风剑法”,施展开来,宛如风吹垂柳,千头万绪,虚虚实... - 2018-05-04
  • 第三十八章 指创儇薄_北山惊龙
  •   丁好礼连身也没回,长袖一抖,往身后拂去,冷冷的道:  “小生要来则来,要走就走,只怕凭你们几位,还拦不住我!”  话声未落,他拂出的衣袖,和段成业掌风乍接,只听“砰”然一声轻响,段成业身不由己的往后退出一步。丁好礼也上身微微晃动,但他在... - 2017-12-14
  • 第三十八章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_东风传奇
  •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轻声道:  “师祖握住了,就可以动功了。”  金母依言五指一拢,握住了丝囊,看她样子,果然在动功了。  青雯回头看了徐永锡一眼,朝他嫣然一笑。  徐永锡也报以一笑,心中暗道:  “今晚也只有宇文澜,才能随机... - 2017-12-18
  • 第三十八章 深更探石道_珍珠令
  •   荣敬宗看了死在石壁角落上的汤金城一眼,心头突然一动,忖道:“汤金城已经逃到这里,何以不打开石门进去?却要用这姓叶的尸体,作为掩护?莫非这道石门之内,有着极厉害的埋伏不成?”一念及此,不觉一手捻着苍须,沉吟道:“老朽虽不知道此处安装了些什... - 2017-12-24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