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卓少华连忙走了过去,加入行列。

      最后才是一顶软轿,由钏儿、(本来侍候城主的)杜鹃、画眉三人护轿而行。

      芙蓉城主跨上软轿,前面的人不待吩咐,就已整队起步了。

      这一行可以说得治浩荡荡,阵容相当整齐,一路朝茅山进发。

      从石母岭出发,到了茅山通天观,不过三十里路程,一行人健步如飞,不消半个时辰,便已抵达通天观前面一片广场。

      茅山通天观,数百年来,一向以名门正派自居,历代观主也均是清净修真之士,就说现在的观主清虚子和清玄子,也都是十分正派之人,只是被魔教教主一元子施展魔法,迷失了神志,遂使整个通天观沦入魔教的魔爪之中。

      芙蓉城主从武当动身,一路都是明张旗鼓而来,通天观自然早就知道丁,通天观的大门却紧闭着,门外一个人也没有,通天观自然知道,仅凭两扇大门,是阻挡不了芙蓉城的人马的,那么他们紧闭着大门有什么企图呢?

      芙蓉城一行人马已在通天观前停了下来,最后芙蓉城主的软轿也停下来了。

      顾总管在轿前欠身一礼,说道:“启禀城主,通天观大门紧闭,一点动静也没有。”

      芙蓉城主哼道:“投贴拜山。”

      顾总管应了声“是”,转身越众而出,走到通天观大门前,就仰首凝声说道:“通天观内道士们听着,芙蓉城主特来拜山,请立即进去通报你们观主。”

      这几句话,她是凝足了内力送进去的,纵然不能传出半里,至少在通天观一、两进的道士们,都可以清晰听到了。

      过不一会,只见大门徐徐开启,走出一名灰衣道人,朝外面打量了一眼,才朝顾总管打着稽首,说道:“这位女施主说是什么人前来拜山?”

      顾总管心中不觉有气,但自己奉命投贴,不好发作,没好气的道:“芙蓉城主前来拜山,烦请通报贵观主一声。”

      灰衣道人道:“芙蓉城主?贫道怎的没听人说过?”

      “现在你已经听到了。”

      顾总管沉声道:“你快进去通报吧!”

      灰衣道人道:“拜山可有名贴?”

      顾总管道:“自然有了,你接着。”

      一抬手,从手中飞出一张大红名帖,朝灰衣道人迎面投去。

      她恨这道人无理,投出名帖之时,暗把内力贯注到纸上,这张飞出去的名帖,少说也该有百十斤重了。

      灰衣道人丝毫没加理会,随即伸出两个指头轻轻一夹,就把大红名帖夹住,低头看了一眼,依然稽首道:“请女施主转告贵上,贫道这就进去禀告观主,有屈诸位,只好在门外稍候了。”

      话声一落,退下一步,依然关起了大门。

      顾总管看得大怒,依着她平日为人,就要给他一掌,看你两扇木门,管不管用?

      这样又过了一刻工夫之久,才见两扇大门重又开启,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道人来,这人头戴道帽,身穿一件长仅及膝的灰布道袍,脸色黝黑,从耳边起,生着一部连鬓苍须,双目犹如铜铃,闪着炯炯神光,这老道不用说就是通天观的二观主活灵官清玄子了,在他身后还跟着四名灰衣中年道人。

      出来的只是二观主,连观主清虚子都不出来,显然是没把芙蓉城主放在眼内了。

      清玄子跨出大门,就在阶上站定下来,双目一抬,打着稽首道:“贫道清玄,迎迓来迟,不知那一位是芙蓉城主?请到观内奉茶。”

      顾总管冷冷的道:“你就是观主么?”

      清玄子稽首道:“贫道是敝观二观主,敞师兄因观中正好来了几位远道来的贵宾,一时无法分身,故而由贫道代表前来迎迓。”

      芙蓉城主沉哼一声道:“贵观主架子倒是不小。”

      清玄子歉然道:“城主多多包涵,请到里面坐。”

      芙蓉城主道:“好,大家随我进去。”一面低喝一声道:“起轿。”

      两名大脚婆子听到城主的吩咐,立即抬起软轿,由钏儿、杜鹃、画画侍行,往通天观大门进去。

      轿后紧随着两行人一行由严文兰率领,一行由卓少华率领,后面则是二十四名红衣提灯的少女和二十名黑衣剑士,鱼贯进入。

      清玄子本意只当自己迎出来了,芙蓉城主会下轿来,由他陪同入内,没想到芙蓉城主竟会坐着软轿进去,芙蓉城的人马,整队进入,却把他冷落在门外,一时只好率同四个门人,急急跟着软轿而行,回入观中。

      软轿在大天井中停下,芙蓉城主由钏儿搀扶着走下轿来。

      清玄子急忙迎上,抬着手道:“城主请到东厢休息。”

      他陪同芙蓉城主进入东厢,这是大殿东首一排五间的敞厅。

      严文兰、卓少华以及随行人员,也随着进入了东厢。

      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和二十名黑衣剑士则留在廊前。

      清玄子打着稽首,请芙蓉城主上座,芙蓉城主也就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清玄子稽首道:“城主远莅,想必有什么见教了?”

      芙蓉城主道:“老身特访贵观主的,道长最好还是去请贵观主前来见我。”

      清玄子还没答话,只见一名灰衣道人匆匆走进,朝清玄子道:“启禀师叔,武当山紫云道长和步真、玉真两位宫主前来拜会观主。”

      清玄子口中哦了一声,急忙朝芙蓉城主稽首道:“城主且请宽坐,武当山道友来了,容贫道进去禀报观主。”

      没待芙蓉城主回答,转身匆匆而去。

      这时四名灰衣道人分别送上茗茶,便自退出。

      严文兰俏声道:“娘,这通天观中,怎么并没见到魔教的人呢?”

      芙蓉城主冷哼道:“没见到人,有什么关系,人在通天观,能躲得过么?”

      又过了半晌,才见八名身穿灰布道装的道童,手捧金剑,当胸直竖,分作两行,由大殿中缓步走下石阶。

      这时,但见从后进又匆匆奔出十数名手捧乐器的灰衣道人,很快分开,站到右廊下。

      那八名手捧金剑的道童,已经越过天井,于是两扇大门徐徐开启,八名道童鱼贯走出,分列左右站定。

      这时站在两边廊下的十数名道人立时吹奏起迎宾细乐。

      接着又从大殿并肩走出十二对中年道人,也在大门前恭身而立。

      最后才见一个头簪乌木如意,身穿灰布道袍,手执白玉拂尘的瘦高道人急步从大殿抢出。

      他身后紧随活灵官清玄子,亦步亦趋的跟着。

      不用说,那瘦高老道人正是通天观主清虚子了。

      他们是迎接武当派紫云道长和步真子、玉真子三人去的。这阵仗本是迎接各大门派掌门人的;但紫云道长是武当派掌门人的师叔,何况同行还有武当八宫中的二位宫主,自然要以最隆重的迎宾礼节接待了。

      这和方才接待芙蓉城主,只由副观主清玄子出迎,排场就差得多了。芙蓉城主一干人,被招待在大天井东首的厢房中,这些情形,自然都看到了。

      顾总管怒形于色,气愤的道:“通天观欺人太甚了!”

      芙蓉城主微笑道:“这是他们故意如此安排的。”

      顾总管道:“那为什么?”

      芙蓉城主道:“自然是激怒我了。”

      顾总管道:“咱们本来就是找他们来的。”

      “不一样。”

      芙蓉城主道:“你没有看到通天观中,没有一个魔教的人么?咱们如果贸然和他们动手,岂不贻人口实了?”

      这时迎宾细乐突然停住。清虚子和清玄子正好抢出通天观大门。

      清虚子发出一声清朗的长笑迎下阶去,连连稽首道:“道长和二位道兄鹤驾光临,贫道迎迓来迟,万望恕罪?”

      紫云道长还了一礼,含笑道:“道兄以如此隆礼相迎,贫道和敝师侄如何敢当?”

      清虚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319-950.html - 2018-04-15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七章 追问解药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没有。”严玉兰翩翩然站起身,走到房门口,高声叫道:“伙计。”  店伙三脚两步的奔了过来,陪笑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严玉兰道:“你去街上菜馆里叫几样可口的饭菜送来,要最好的,快去。”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退去。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 - 2018-04-12
  • 第十七章 修政治乾隆衿孤忠 维纲纪盛怒逐胞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翌日,弘昼纪昀范时捷三个人平明起身,沿江北驿道奔波一日便回了扬州。因纪范二人不惯乘马,都骑弘昼王府护卫的坐骑。那都是口北杂交的走骡,骑上又快又稳。驿道右临长江左倚江淮平原,浩浩渺渺孤帆远影,而或青郁连绵落花似锦,也都无心观赏留连,只一路... - 2019-01-26
  • 心中的顽石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户人家的菜园摆着一颗大石头,宽度大约有四十公分,高度有十公分。到菜园的人,不小心就会踢到那一颗大石头,不是跌倒就是擦伤。  儿子问:“爸爸,那颗讨厌的石头,为什么不把它挖走?”  爸爸这么回答:“你说那颗石头喔?从你爷爷时代,就... - 2019-01-27
  • 杀一儆百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949年,后汉叛将李守贞率军进攻河西(今甘肃河西走廊一带)。行动前,他叫人假扮卖酒商贩,以小利引诱河西郭威部众畅饮,然后乘其酒醉,偷袭河西军营。郭威得知后,立即下令:河西除犒赏、设宴外,一律不准私自饮酒,违者当斩。一次,郭威最亲近的将领... - 2019-01-27
  • 一百座沙丘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骆驼尼尼和爸爸妈妈快活地生活在一起,这里到处都是绿草和苹果树。肚子饿了,它们只要一低下头,就能吃到鲜嫩的绿草;口渴了,它们只要伸伸脖子,便有甜美的苹果。  尼尼一天天长大了,它想离开家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爸爸妈妈总是说:外面的世界哪有... - 2019-01-21
  • 第三章 忠傅恒染恙归京  能和珅八面玲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侍尧,你来得极是时候。”李侍尧递牌子进军机处,阿桂刚刚接见一批官员端茶送客,二人相交多年,见面没有寒暄,头一句话便道:“这里有几份奏折夹片,我已经叫他们捡出来,都是白莲教徒异动情形,你先看看。皇上今天上午未必能召见你,除了任上的事,这... - 2019-01-28
  • 安如泰山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关国是当时诸侯中的大国,吴王刘濞(bi)野心很大,对中央政权心怀怨望,暗中图谋叛乱。汉景帝任用富有才能的政治家晁错为御史大夫,晁错主张削减各诸侯国的领地,加强中央的权力和威信,巩固国家的统一。刘濞看到一些诸侯王纷纷被削减了领地,知道自己也在... - 2019-02-01
  • 第五节 在劫难逃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躲不过去的事是劫数,在劫难逃。进入四月,香港英军军舰已经集结了二百余艘,不时派巡逻艇在珠江口巡戈。洪秀全的太平军进湘南湘东连破七城,向荣带的绿营竟只是远远尾随“送行”。  四月初八是浴佛节,广州城上空万里无云,烈日的人炙肤。一身大汗的江... - 2019-02-01
  • 第二节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已是申正时牌,广州人已经用了新词儿,叫“下午四点钟”。门房厅里还等着五六个县令,他官阶高人又生,大家原本一处说笑打浑,见他进来,便都收口儿正襟危坐,吸溜着嘴儿吃茶不言语。江忠源也觉无话搭讪,向门房递了手本名刺便坐在一... - 2019-02-01
  • 捕鸟人和斑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客人很晚来到捕鸟人家,捕鸟人没有食物招待客人,便跑去捉了那只驯养的斑鸠,想要杀了它招待客人。斑鸠痛斥他忘恩负义,说自己曾帮他招引来了许多如同自己一样的斑鸠,使他得到很大的利益,现在却要被杀掉。捕鸟人说道:“这样就更应该杀了你... - 2019-01-21
  • 烧炭人与漂布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烧炭人在一所房子里经营,看见有一个漂布人搬迁到他的旁边来住时,满怀高兴地走上去劝他与自己同住,并解释说这样彼此更亲密,更方便,还更省钱。漂布人却回答说:“也许你说的是真话,但完全不可能办到,因为凡我所漂白的,都将被你弄黑。&rd... - 2019-01-28
  • 一暴十寒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代,百家争鸣,游说之风,十分盛行。一般游说之士,不但有高深的学问、丰富的知识,尤其是以有深刻生动的比喻,来讽劝执政者,最为凸出。孟子也是当时的一个著名辩士,在“孟子”的“告子”上篇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孟子对齐王的昏庸,作事没有坚持性... - 2019-01-28
  • 狗尾续貂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儿子司马衷继位,他对朝政一窍不通,大权落到贾后手里,贾后生性凶狠狡诈,赵王司马伦以此为借口带兵冲入宫廷,杀死了贾后,自封为相国。    司马伦为了笼络朝臣,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于是大封文武百官。等到一切就绪后,又废掉晋惠帝... - 2019-01-20
  • 火龙宝藏的魔咒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大的洞穴里到处是堆积如山的宝物。  但我的目标不是这些宝物,而是那只守护这些宝物的火龙。  作为一位英勇的骑士,我的任务便是消灭世界上的每一只恶龙,于是,我挥舞着宝剑与火龙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不幸的是,我最终还是败在它的爪下。 ... - 2019-01-16
  • 睡美人新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王子打败坏女巫,吻醒了公主后,他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没过几天,就发生了坏事。  有一天,王子乘着马车去参加宴会,忽然,王子的胳膊自己动了起来,王子并没有意识到,有股邪恶力量促使王子的胳膊不知不觉抽出宝剑。王子跳下马车,用宝剑吓唬行... - 2019-01-16
  • 偷鸡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鸡和鸭都进了各自的窝休息。村子里很宁静,一只灰狐狸从村边茂密的树林里窜出来,正蹑手蹑脚向村里走去。还没等它靠近鸡舍,一阵儿紧似一阵儿的叫声把它吓得退回去了。  事情得从早上开始说起:鸡舍新进了10几只肥... - 2019-01-16
  • 小青蛙读书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池塘是一本很厚很厚的书。  小青蛙坐在一片荷叶上,头仰得高高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小青蛙知道,好多好多人在听她读书哩。  池塘周围静悄悄的,连爱咳嗽的小蟋蚌,也拿了一块药手帕,捂在嘴唇上,小青蛙读书的声音,比唱歌还要好听呢。  “呱呱... - 2019-01-16
  • 鹦鹉兄弟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鹦鹉兄弟元宵佳节看花灯失散了。哥哥被盗贼捕获。盗贼想杀了他下酒,鹦鹉哥哥说:“别杀我,我可以帮你干活!”盗贼头子见他会说话,决定将他留在身边当助手,并教给他一些新的语言。比如作案时发现情况,便让他通风报信:&ldqu... - 2019-01-17
  • 感恩图报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候,吴国的大将军伍子胥带领吴国的士兵要去攻打郑国。郑国的国君郑定公说:「谁能夠让伍子胥把士兵带回去,不来攻打我们,我一定重重地奖赏他。」可惜没有一个人想到好办法,到了第四天早上,有个年轻的打渔郎跑来找郑定公说:「我有办法让伍子胥不来攻... - 2019-01-18
  • 小猴发明了电脑 - 童话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一座美丽的森林里有一只聪明的小猴,它是一个发明家,发明了许多好玩的玩具,动物们都非常喜欢它。   有一天,小猴发明了一台电脑,便把好朋友都请到家里。动物们看了很好奇,小猴告诉它们这是电脑,并且教它们怎... - 2019-01-20
  • 满城风雨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宋代黄州有位诗人潘大临,勤奋好学,家境贫寒,曾写过不少好诗。    有一年秋天,他的好友来信问他:“最近有新诗吗?”潘大临回信说:“秋天的景物,件件都可以写出好的诗句来。昨天我正靠在床铺上闭目养神,听著窗外吹打树林的风雨声,我起身在墙上写道... - 2019-01-20
  • 不寒而栗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西汉武帝的时候,有个名叫义纵的人。他姐姐义殉是个医生。她因医好了皇太后的病,皇太后很宠爱她,义纵也因此得到汉武帝的任用。他先在上党郡一个县中任县令,后又升为长安县令。他在任职期间,能够依法办事,不讲情面,也不怕得罪有权有势的人,当地的治安有... - 2019-01-19
  • 狼与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狼路过一处田地,看到地里有许多大麦。虽然黄澄澄的招人喜爱,但狼不吃大麦,只好走开了。刚走不远,就遇见一匹马,他把马领到田里,告诉马这些大麦他自己舍不得吃,特意给马留着,因为喜欢听马吃草时牙齿发出的美妙声音。马回答说:“喂,朋友,... - 2019-01-18
  • 风吹雨打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杜甫在长安过了十年寄人篱下的生活,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了,潼关失守,四十五岁的杜甫去投奔肃宗皇帝,半路被抓,半年后逃出,在彭原郡见到肃宗,被封为左拾遗。不久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   三年后,关中大饥荒,杜甫的孩子被饿死了好几个,生活难... - 2019-01-21
  • 骄傲的小羚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自由自在,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十分懂礼貌,见了伙伴总要问声好。  一天一只小羚羊来到了这片森林里,他对谁都瞧不起,觉得它们都没有自己好。它常常想:“看我的行动多灵敏,看我跑的有多快,你们谁也比不上我。”  一... - 2019-02-06
  • 花妖穿过的草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就要到了,百花镇的小姑娘都在家里做草鞋。  每年的百花节前夜,花妖都会到百花镇走一趟,选一双最合意的草鞋,在百花节那天穿上跳一支花瓣舞。百花节后,这双草鞋又会回到做草鞋的小姑娘手里。做草鞋的小姑娘再穿上这双花妖穿过的鞋,... - 2019-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