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囊囊地突出一块,显然包着极厚的绷带。这是孟式鹏夺走总舵门前大旗时,给他留下的伤。

      骆明仑伤势如何?大总管被徐离枫的两个心腹弟子引进来时,目光在大厅里扫过,劈头便问了这么一句。

      刚刚把药煎好,勉强喂了进去。徐离枫叹了口气。

      默客怎么还没回来?关胜刀盯着大总管身后,微有些诧异。

      大总管掸衣坐下,道:我另有事委他去了。

      莫非是向山上求援?徐离枫惊道。

      哦,大总管瞥着他,你觉得不该?

      徐离枫撸了撸须子,略有些为难道:大总管的调动,自然没在下插言的余地,只是如今山上的情形正是危急之时

      关胜刀不以为然地耸了下鼻子,道:不是我堕自家威风,太行环锁十三堡和济南龙泉会,论实力不比我们差,他们都收拾不了这姓孟的,若是山上不来人管管,难道就由着这姓孟的闹么?

      老三!徐离枫瞪了他一眼,无奈地道,你也不想想如今山上的情势!

      什么情势?关胜刀端起酒杯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嘴下去,往桌上恶狠狠地一摔,如今不论山上山下,众意都属大总管,那女人想夺权?把她撵出去便是!

      大总管一直抿着的嘴角往上扬了一扬,撵出去?呵,人家可是金陵李家的大小姐,蜀中刘家的外孙女关旗使果然豪迈,竟要一统江湖么?

      这关胜刀顿时红了脸,期期了半晌,才小声道:其实我瞧她和娘家弟弟也很生分,嫁过来这么多年了,也就是明面上有些礼仪往来,私下里却决无走动。

      生分归生分,关系是关系,徐离枫听不下去了,低喝了一声:当初她嫁过来,是两家结盟的缘故,若是这层关系去了,麻烦可就多了。

      只消看历代王朝兴衰,便可知大富大贵之家里面,总难得子嗣昌旺。陈家百年前开始在华山立足。从起先习剑行医,到后来渐渐成为一方武林大豪,再到与金陵李家、蜀中刘家合纵瓜分江湖势力,便隐隐有了江湖帝王的声威。然而正是从陈老爷子这一代开始,几个兄弟各有事故夭亡,老爷子自己又因为练功岔气,有了一位少爷以后,便再无所出。这位少爷偏偏一生下来,就体质虚弱,绝不是学武的料子。老爷子眼见家业无人可继承,不得已之下想了个主意即然儿子不成,便找个能理家的媳妇先撑一阵。

      那一年金陵李家家主亡故,李家十七岁的长女李歆慈一手抚养幼弟,支撑门楣。在一份囊括数十股势力纷争的协议签定后,老爷子襄助李家将世仇九歌剑客逐出关外,李歆慈也就接下了陈家送来的聘礼。

      大总管举了手中杯子,微叹口气道:我无非怕来日有武曌之祸,因此才望老爷子将家事委派给我。孙少爷聪明过人,等他成年,我便可交还与他,自己云游天下觅地清修。只是外间人看来,恐怕都觉得我有夺权的心,唉,却也犯不着一一去辨解了。

      大总管的心,我们自然明白。只是老爷子的病情也拖了有两三个月了,到底徐离枫见锅中肉已熟,就给大总管夹了几筷。

      大总管嚼着肉,道:我三日前离山,前夜老爷子还清醒了小半个时辰,也交代了许多,只是却依然不肯在这件事上说话。如今天下名医,十有七八在莲花峰上,可谁也说不上大事到底会在哪天?我这次下来,实在心中惴惴,唯恐得到消息,再也不能见老爷子一面。他声音哽咽,嗟叹不已。

      半晌之后,徐离枫犹豫着道:虽说早些年走失了孙小姐,然而孙少爷总是少夫人亲生的,老爷子无非是想着她将来总要把权交到儿女手上他话说了一半,两片嘴唇突然不自觉地僵在空中。他看到大总管的两颊上泛起一股青森森的气息,那气息弥漫开,像是强忍着狂笑,又像是在暴怒边缘种种情绪似乎积得太久,最终酝酿成了这样一种不可说、不能说、无从说起的诡异神情。

      关、章二人也不自觉地放了筷子,带着点傻气瞪着他。厅里骤地静下来,静得有点尴尬,骆明仑的喘息声响起时,便叫众人都没来由地吓了一跳。

      骆明仑让三四个亲传弟子搀着,勉强挪动步子。忙乱了一阵,才算在椅上坐定。

      大总管道:你受着重伤,安心将养要紧,过来做什么。

      将弟子们打发出去以后,骆明仑乌青的嘴唇勉力抖了几抖,声音细微地道:我心里搁着事,要是不说,也安不下心来躺着养病。

      慢慢说吧!大总管亲手给他盛了一碗汤,在他面前。

      姓孟的太过张狂,骆明仑又歇了一阵,才能开口,我们自然要拼死杀了,然而如果实在不行,暂且忍这一时之气,还是先将山上的大事料理好,日后总有慢慢报复的机会!

      那贱妇一直借此事堕我威名,我也不得不下来一趟应付一二!大总管显然十二万分的恼火,先前一肯没有明白说的缘故,这才出了口。

      卓钊头一趟开口道:即然姓孟的中了大总管的大明光印,活不多久了,大总管尽早回山较好

      听他这么说时,大总管脸上突然又浮现出一股扑朔迷离的笑意来,骆明仑,和孟家贼子在一起的那个女娃,是你的徒弟?说着他腾身而起,来回走了两步,小小年纪,就知道勾结外人,戕害师门!

      啊!不,决不会骆明仑张大了嘴想争辩什么,然而脸憋得通红,一口气接不上来。卓钊赶紧掌心贴背,为他疏导气血,徐离枫微有沉吟,关胜刀却咋咋呼呼地嚷着:路儿机警乖顺,而且还拼死斩了孟式鹏的手指

      我倒要问你,那把剑,她是从哪儿来的?大总管厉声道,她若是受制,又是怎么突然能自解穴道的?

      几人面面相觑,都想起这女孩儿今日的诡异处来。骆明仑更急,却再也不能从舌头上发出一个声音,竟两眼一翻,歪倒在了章钊身上。

      众人不免手忙脚乱地将他抬送出去,因此陈默的到来就显得极不引人注目。他站到大总管身后,悄声道:我去了趟秦家

      大总管微一抬手,止住他道:走,回我屋里说话。

      回屋坐定,大总管却只是凝视陈默良久,直盯得他骨骼上如压着千钧重物,战栗起来。

      你今年几岁了?大总管终于开了口,进陈家为奴多少年了?

      小人六岁进的陈家,十年了。

      我没记错的话,大总管背手踱步道,我收你为九德之默,是五年前的事对吧?

      大总管骤然转过身来,厉声道:你本只是洒扫小奴,五年前又犯下大罪,若不是我一意护着你,你早已被挫骨扬灰了。今日你不仅未死,还列于九德,可与各帮会之主平起并坐,你可知是什么缘故?

      陈默扑通跪下,叩首道:全是大总管恩赐!

      哧!大总管却突然迸出一声冷笑来,放缓了声音道,我却也不是喜欢施恩的人,我提拔你,不过是用在此时罢了。

      陈默抬起头,慢慢道:小人此去探询,那个路儿十有八九就是

      我不要八九,我要十成!大总管略屈下身喝道。

      是!陈默急促地道:她到秦家正好五年,又正好是冬日到的。她给秦家儿子做的玩具,都是小时侯和小人一起玩过的,她照着自己的样子做了一个玩偶,和她小时侯酷似,还有,秦家吃的面条,面料配制掺的调料,与当年她吃的一样。路儿,一定就是那个孽种。额上的汗水,在眉梢攒很久了,此时终于滴落下来。他不敢去拭,由着那滴汗水顺着面颊滚落,又小声道:昨天她恐怕已经被孟式鹏给

      不会。大总管摇头道,他若是想杀了她,当时就杀了,何必留个累赘?

      是!陈默应了一声。

      召陈勇他们的信鸽,也发出去了?大总管问道。

      是,陈默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着道,只是把他们全调过来,山上可就空虚

      只要有这孽种在手,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08-981.html - 2018-07-11
  • 小熊笨笨遇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小熊笨笨捅蜂窝  小熊笨笨是个非常淘气顽皮的孩子,熊妈妈每天让小熊笨笨都伤透了脑筋。  这天,小熊笨笨趁熊妈妈不注意,又偷偷地溜了出去。他听人说蜂蜜特别好吃,都能甜掉牙。他记得跟小朋友们玩游戏时,在动物村的后山上,有几个养蜂人的蜂... - 2018-09-17
  • 山羊与斑豹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山羊初次见到一只美丽的斑豹时,它对斑豹身上漂亮的斑纹极为喜爱,羡慕不已。于是,山羊便兴高采烈地走到斑豹面前,禁不住喜悦之情去抚摸斑豹身上美妙的斑纹。 斑豹却对送上门来的猎物毫不留情,它凶残而又津津有味地吞食了这只可怜的山羊。 这只山... - 2018-09-17
  • 谁是兽中之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狮子和老虎在一座独木桥上相遇了,他们几乎同时站在了桥中央。  “你退回去!是我先到桥中央的。”狮子龇着牙说。  “你退回去!是我先到的。”老虎瞪着眼说。  “你想让我们两个都掉进河里吗?”狮子说。  “你退回去,让我先走,咱们两个... - 2018-09-17
  • 我的同学是太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远在瑞士伯尔尼的同学给我打电话,兴奋地说他入住东宫了,我只是淡淡地回答,早在意料之中。  放下电话,金正恩的影子立刻在我脑海翻滚,这小子终于如愿以偿了。在伯尔尼的时候,金正恩总是表现得很普通,似乎还是一个非常孤僻的人,不过他也曾做过一次... - 2018-09-16
  • 自私地去高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位老师曾经在课上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  我们的一个学长,姓李,家中贫困,当时是他们家乡的小山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位大学生。因此,跟许多故事里说的一样,这位李学长发愤图强,以优异的成绩毕了业,并开始在一个不错的企业里工作。李学长很兴奋地打电... - 2018-09-16
  • 两个好朋友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家都说贝克和汉姆是好朋友,因为人们经常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玩 。  有一天,贝克和汉姆到一片小树林里捉野鸭。走着走着,一个留着长长胡子的老爷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老爷爷大声地呻吟着。贝克和汉姆停下脚步,他们问老爷爷怎么了。老爷爷说... - 2018-09-17
  • 会吃礼物的圣诞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妖怪米米皮好想过一次圣诞(dàn)节哦!圣诞节的前一天平安夜里,他偷偷地住进了一座废弃的房子里。“嘻嘻,我要收到好多好多的礼物!”睡觉前,他把一只圣诞袜挂在壁(bì)炉前。  半夜时分,圣诞老人驾着驯(xùn)鹿雪橇(qiāo)从遥远... - 2018-09-17
  • 锡壶失踪之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淘淘是一只小熊,他很顽皮,也很大胆。  有一天,淘淘在山林里觅食,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便来到了护林员老王的小屋前。  淘淘跟老王并不陌生。还在淘淘很小的时候,老王就经常把从河里钓上的鱼放在河边,让淘淘吃,而吃饱喝足后的淘淘,高兴... - 2018-09-17
  • 小熊和他的小铲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小熊很想得到一把小铲子。这是为什么呢?  小熊很喜欢吃萝卜,可是,用手挖萝卜挖得慢不说,还容易把手弄破了。  在一个秋日的黄昏,小熊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这天傍晚,小熊到小河边想捉条鱼吃,来到河边的沙滩上时,小熊发现了一把小铲子。... - 2018-09-17
  • 鱼塘边的小青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山脚下有一个鱼塘。鱼塘的一侧是一堵青石崖。在这堵青石崖的石缝里,居住着一块小青石。  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按说,小青石生活的很幸福,应该高兴才对吧,可是,小青石每天都闷闷不乐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小青石不自由。他不能像鸟儿那样自由... - 2018-09-17
  • 小野兔的好心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秋末冬初时节,农民伯伯开始贮存白菜。一棵棵鲜嫩翠绿的白菜被农民伯伯连根拔起,存放到地窖里,以此防冻保鲜。  小野兔也忙碌起来了。每当夜幕降临以后,小野兔便来到白菜地里,捡拾那些农民伯伯不要的小白菜和白菜叶,然后运回家去,放到地下室... - 2018-09-17
  • 大学要吃“回头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中国这几年有个高等教育大跃进。名校就不说了,各种各样的小学校也竞相升级。在中国高等教育界有个“名校规则”:先大兴土木、大上博士点、大聘明星教授。我在国内有个朋友,大学毕业后从没教过书,但被隆重聘到某省的大学当大牌教授,年薪几十万元。我实... - 2018-09-16
  • 你终是放弃了我这只骄傲的苹果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希望周明朗去火星  我所在的贵族中学有三类人:有钱人,学习特优生,体育特长生。很显然,周明朗属于最后面那个,在我顺利升入高中部的同时,周明朗和我成了校友。并且很不幸地,我们还是同桌。  上课时,他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我使上吃奶的劲才能... - 2018-09-16
  • 恋爱实习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高考结束那晚,有人烧书有人唱歌有人彻夜游荡,布书慧却在小床上写日记。她写了很多,字迹飞舞跳跃,恐怕自己都难辨认,但最后两句却特别工整,好像一个煞有介事的宣言:“我的禁欲时代到此为止,大学一年级我要看许多杂书,认识许多朋友,最重要的... - 2018-09-16
  • 郢书燕说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天夜里,楚国京城郢都的一个人在家给燕相国写信。因为烛焰偏低,飘忽不定的烛光夹着文房用具淡淡的影子,显得有一点昏暗,所以这郢人对侍者说了一声:“举烛。”明灯高照,写信就看得清楚了。谁知他在烛光不亮,心中犯急,脑子里想... - 2018-09-16
  • 螳螂之勇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次,齐庄公带着几十名随从进山打猎。一路上,齐庄公兴致勃勃,与随从们谈笑风生,驾车驭马,好不轻松愉快。忽然,前面不远的车道上,有一个绿色的小东西,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绿色的小昆虫。那小昆虫正奋力高举起它的两只前臂,怒气冲冲地挺直了身子直逼... - 2018-09-16
  • 鬼也欺软怕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座庙宇,整个建筑虽不甚高大,但里面装饰得十分华丽。庙里供奉着各路神仙鬼魅,有木雕的,有泥塑的,个个刷金抹银,神气活现。庙前有一条水沟,水有些深。一天,有个路人经过这里,跨又跨不过去,涉水又深了些。没办法,回头见庙里竖着许多不知名的菩萨,... - 2018-09-16
  • 谢谢你的沉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去年冬季一个寒潮来临的下午,我在外面遇上些不愉快的事,又逢下雨,手边没伞,等我像湿羽毛的鸟那样撞进编辑部时,心怀沮丧,仿佛处在一个冰窖中。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个初三男生打来的,他口气怯生生的,嗓音非常年轻。他在电话另一端向我讲述了一... - 2018-09-16
  • 他忘记了和我看红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和宗宗认识很突然,我们在同一个广场上看街头篮球秀,突然互相听到身旁的声音是为同一个组喝彩,然后相视一笑。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认识了,让人有些头晕,但是又单纯得可爱。  我发现这个男孩总是穿着火红的队服,带着热情的微笑,每天都去广场练习篮球。... - 2018-09-16
  • 寻找一个叫鱼的女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距离校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摆地摊卖旧书又一次成为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我们几个兄弟一商量,也加入卖旧书的行列。幸好,我们几个都是爱学习的主儿,所以,我们有大把的英语复习题之类的书可以出售。  许多大一大二的师弟师妹围在我们的地摊前叽叽喳... - 2018-09-16
  • 绝不让任何人知道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读初三那年,班上转来了一位叫歆的城里女孩儿。歆皮肤白嫩,长得很漂亮,不像我们农村人,一个个黑黝黝的。尤其令人着迷的是歆的歌唱得很好听。她的嗓音有一种天然的美。只要她一唱歌,全班同学就会被深深地吸引。  我那时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几乎每次... - 2018-09-16
  • 我们可曾相爱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我们以为我们得到了一切的时候,其实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侧面。  蓝小洁闭起眼睛,就感觉萧木的嘴唇附了上来,温暖,柔软,清澈,轻轻的,有薄荷的清香。6个小时前,她失去了自己的初吻,现在是半夜十二点,她失眠了。舔舔嘴唇,这是真的吗?那个干净... - 2018-09-16
  • 青春里唯一一个异性的名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可以喜欢你吗?  小禾的字写得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看。  小禾读书的时候是自卑的,终日只会在教室的角落里啃厚厚的小说。除了有零落的稿费单掉到她的课桌上以外,没有一个人在意她。有不少陌生的同龄人从远处寄信给小禾。可几乎看了她信的人,都不会... - 2018-09-16
  • 哪份雪糕先做好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夏天到了。小熊可高兴了。因为他又能吃到又香又甜的雪糕了。  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小熊用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一次买了五只雪糕,一气便吃了下去。  可是吃下去没多久,他便感到肚子有点不舒服,在喝了点热水后,他感到好了点,可是没过多久,肚... - 2018-09-17
  • 小猴有了自行车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小猴的家距离学校很远。看到小猴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走很远的路,猴妈妈知道小猴很累。于是,猴妈妈给小猴买了一辆自行车。  有了自行车以后,小猴很高兴。可是,他只骑了一个星期便不骑了。  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往日里小猴跟小熊、小马、小... - 2018-09-17
  • 斯坦福学生的5美元+两小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如果你只有5美元和两小时的时间,你打算如何用它们来赚钱呢?我也给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布置了同样的作业。我把他们分成14组,发给每组一个信封,里面装着5美元的“创业资金”。在打开信封之前,他们可以用任意长的时间来筹划,不过,信封一旦被打... - 2018-09-18
  • 钝感力让我无惧当差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上高一和高二时,成绩很差,在班上排名倒数。  一次月考,我考到全班第二十一名。发成绩单时,我得到老师的称赞,无意中却听到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说:“如果考试输给苏有朋,真的丢脸死了,回去怎么向父母交代?”  这句话在我心上深深划下一道痕,... - 2018-09-18
  • 王子不骑白马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舒俞一直有点郁闷,因为高中生活并非想象中那般美好。宿舍里的女孩子似乎都有关系比较近的男生,这让舒俞有一点点嫉妒。她偷偷藏面镜子在书包里,趁老师不注意时偷偷照一照。但每照一次,心里的沮丧便多上几分。哎,真是自取烦恼,舒俞自言自语地冷... - 2018-09-18
  • 别让比尔·盖茨们误了你一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辍学者中固然有成功的,但接受完整教育的人成功机会更大。  美国《时代》杂志不久前公布“美国十大最成功的大学辍学生”。  第一名自然非比尔•盖茨莫属,他从哈佛辍学,创办微软公司,成世界首富。苹果计算机执行长贾伯斯第二,他进入里... - 2018-09-18
  • 我的极品单相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你要干吗?”凉小语毫无掩饰地说:“追他呗。”于是,我成了凉小语追求卓然的一部分。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 - 2018-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