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囊囊地突出一块,显然包着极厚的绷带。这是孟式鹏夺走总舵门前大旗时,给他留下的伤。

      骆明仑伤势如何?大总管被徐离枫的两个心腹弟子引进来时,目光在大厅里扫过,劈头便问了这么一句。

      刚刚把药煎好,勉强喂了进去。徐离枫叹了口气。

      默客怎么还没回来?关胜刀盯着大总管身后,微有些诧异。

      大总管掸衣坐下,道:我另有事委他去了。

      莫非是向山上求援?徐离枫惊道。

      哦,大总管瞥着他,你觉得不该?

      徐离枫撸了撸须子,略有些为难道:大总管的调动,自然没在下插言的余地,只是如今山上的情形正是危急之时

      关胜刀不以为然地耸了下鼻子,道:不是我堕自家威风,太行环锁十三堡和济南龙泉会,论实力不比我们差,他们都收拾不了这姓孟的,若是山上不来人管管,难道就由着这姓孟的闹么?

      老三!徐离枫瞪了他一眼,无奈地道,你也不想想如今山上的情势!

      什么情势?关胜刀端起酒杯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嘴下去,往桌上恶狠狠地一摔,如今不论山上山下,众意都属大总管,那女人想夺权?把她撵出去便是!

      大总管一直抿着的嘴角往上扬了一扬,撵出去?呵,人家可是金陵李家的大小姐,蜀中刘家的外孙女关旗使果然豪迈,竟要一统江湖么?

      这关胜刀顿时红了脸,期期了半晌,才小声道:其实我瞧她和娘家弟弟也很生分,嫁过来这么多年了,也就是明面上有些礼仪往来,私下里却决无走动。

      生分归生分,关系是关系,徐离枫听不下去了,低喝了一声:当初她嫁过来,是两家结盟的缘故,若是这层关系去了,麻烦可就多了。

      只消看历代王朝兴衰,便可知大富大贵之家里面,总难得子嗣昌旺。陈家百年前开始在华山立足。从起先习剑行医,到后来渐渐成为一方武林大豪,再到与金陵李家、蜀中刘家合纵瓜分江湖势力,便隐隐有了江湖帝王的声威。然而正是从陈老爷子这一代开始,几个兄弟各有事故夭亡,老爷子自己又因为练功岔气,有了一位少爷以后,便再无所出。这位少爷偏偏一生下来,就体质虚弱,绝不是学武的料子。老爷子眼见家业无人可继承,不得已之下想了个主意即然儿子不成,便找个能理家的媳妇先撑一阵。

      那一年金陵李家家主亡故,李家十七岁的长女李歆慈一手抚养幼弟,支撑门楣。在一份囊括数十股势力纷争的协议签定后,老爷子襄助李家将世仇九歌剑客逐出关外,李歆慈也就接下了陈家送来的聘礼。

      大总管举了手中杯子,微叹口气道:我无非怕来日有武曌之祸,因此才望老爷子将家事委派给我。孙少爷聪明过人,等他成年,我便可交还与他,自己云游天下觅地清修。只是外间人看来,恐怕都觉得我有夺权的心,唉,却也犯不着一一去辨解了。

      大总管的心,我们自然明白。只是老爷子的病情也拖了有两三个月了,到底徐离枫见锅中肉已熟,就给大总管夹了几筷。

      大总管嚼着肉,道:我三日前离山,前夜老爷子还清醒了小半个时辰,也交代了许多,只是却依然不肯在这件事上说话。如今天下名医,十有七八在莲花峰上,可谁也说不上大事到底会在哪天?我这次下来,实在心中惴惴,唯恐得到消息,再也不能见老爷子一面。他声音哽咽,嗟叹不已。

      半晌之后,徐离枫犹豫着道:虽说早些年走失了孙小姐,然而孙少爷总是少夫人亲生的,老爷子无非是想着她将来总要把权交到儿女手上他话说了一半,两片嘴唇突然不自觉地僵在空中。他看到大总管的两颊上泛起一股青森森的气息,那气息弥漫开,像是强忍着狂笑,又像是在暴怒边缘种种情绪似乎积得太久,最终酝酿成了这样一种不可说、不能说、无从说起的诡异神情。

      关、章二人也不自觉地放了筷子,带着点傻气瞪着他。厅里骤地静下来,静得有点尴尬,骆明仑的喘息声响起时,便叫众人都没来由地吓了一跳。

      骆明仑让三四个亲传弟子搀着,勉强挪动步子。忙乱了一阵,才算在椅上坐定。

      大总管道:你受着重伤,安心将养要紧,过来做什么。

      将弟子们打发出去以后,骆明仑乌青的嘴唇勉力抖了几抖,声音细微地道:我心里搁着事,要是不说,也安不下心来躺着养病。

      慢慢说吧!大总管亲手给他盛了一碗汤,在他面前。

      姓孟的太过张狂,骆明仑又歇了一阵,才能开口,我们自然要拼死杀了,然而如果实在不行,暂且忍这一时之气,还是先将山上的大事料理好,日后总有慢慢报复的机会!

      那贱妇一直借此事堕我威名,我也不得不下来一趟应付一二!大总管显然十二万分的恼火,先前一肯没有明白说的缘故,这才出了口。

      卓钊头一趟开口道:即然姓孟的中了大总管的大明光印,活不多久了,大总管尽早回山较好

      听他这么说时,大总管脸上突然又浮现出一股扑朔迷离的笑意来,骆明仑,和孟家贼子在一起的那个女娃,是你的徒弟?说着他腾身而起,来回走了两步,小小年纪,就知道勾结外人,戕害师门!

      啊!不,决不会骆明仑张大了嘴想争辩什么,然而脸憋得通红,一口气接不上来。卓钊赶紧掌心贴背,为他疏导气血,徐离枫微有沉吟,关胜刀却咋咋呼呼地嚷着:路儿机警乖顺,而且还拼死斩了孟式鹏的手指

      我倒要问你,那把剑,她是从哪儿来的?大总管厉声道,她若是受制,又是怎么突然能自解穴道的?

      几人面面相觑,都想起这女孩儿今日的诡异处来。骆明仑更急,却再也不能从舌头上发出一个声音,竟两眼一翻,歪倒在了章钊身上。

      众人不免手忙脚乱地将他抬送出去,因此陈默的到来就显得极不引人注目。他站到大总管身后,悄声道:我去了趟秦家

      大总管微一抬手,止住他道:走,回我屋里说话。

      回屋坐定,大总管却只是凝视陈默良久,直盯得他骨骼上如压着千钧重物,战栗起来。

      你今年几岁了?大总管终于开了口,进陈家为奴多少年了?

      小人六岁进的陈家,十年了。

      我没记错的话,大总管背手踱步道,我收你为九德之默,是五年前的事对吧?

      大总管骤然转过身来,厉声道:你本只是洒扫小奴,五年前又犯下大罪,若不是我一意护着你,你早已被挫骨扬灰了。今日你不仅未死,还列于九德,可与各帮会之主平起并坐,你可知是什么缘故?

      陈默扑通跪下,叩首道:全是大总管恩赐!

      哧!大总管却突然迸出一声冷笑来,放缓了声音道,我却也不是喜欢施恩的人,我提拔你,不过是用在此时罢了。

      陈默抬起头,慢慢道:小人此去探询,那个路儿十有八九就是

      我不要八九,我要十成!大总管略屈下身喝道。

      是!陈默急促地道:她到秦家正好五年,又正好是冬日到的。她给秦家儿子做的玩具,都是小时侯和小人一起玩过的,她照着自己的样子做了一个玩偶,和她小时侯酷似,还有,秦家吃的面条,面料配制掺的调料,与当年她吃的一样。路儿,一定就是那个孽种。额上的汗水,在眉梢攒很久了,此时终于滴落下来。他不敢去拭,由着那滴汗水顺着面颊滚落,又小声道:昨天她恐怕已经被孟式鹏给

      不会。大总管摇头道,他若是想杀了她,当时就杀了,何必留个累赘?

      是!陈默应了一声。

      召陈勇他们的信鸽,也发出去了?大总管问道。

      是,陈默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着道,只是把他们全调过来,山上可就空虚

      只要有这孽种在手,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08-981.html - 2018-07-11
  • 第三章 声音带着隐隐的草木芬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们是什么人?声音带着隐隐的草木芬芳,象是一滴晨露落在冯宗客耳中,唤醒了他的耳朵。  呜呜冯大叔,大叔他受伤了!知安抽抽噎噎着说。冯宗客心中暗骂一句:你小子,居然又哭起来!  小女子是冲州人氏,姓霍。前日往泷丘投亲,不在路遇匪人,幸得这... - 2018-07-15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章 劫富济贫_绝顶_故事大全
  •   就见那信下面并无落款,只画着一只大大的鞋。  小弦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想不到我们刚刚输了一场豪赌,就有人送来银子救急了。林青却是一脸凝重,轻轻叹道:他终于找到我了。  小弦问道:他是谁?是林叔叔的好朋友么?  林青淡然一笑:不过是旧相识,... - 2018-06-30
  • 第三章 星星漫天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封冰静静地看着楚天涯的剑。  那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剑,随便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许多把。然而就是这柄平平无奇的剑却在一招之下让商晴风送了命。  你在看什么?  你的剑。  你看出了什么吗?  能杀人的剑总是锋利的。  能杀人的剑也不是... - 2018-06-27
  • 第三章 解连环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奈重门静院,光景如昨。尽做它、别有留心,便不念当时,雨意初著。  一、*指:孤指敢将夸针巧*  三个骰子静静摆在桌上,散万金用手一指,请叶大侠检查。  叶风不敢怠慢,虽是明知散万金自不会使出在骰子中灌铅灌水银等下乘手法,但他也需要熟悉骰... - 2018-06-21
  • 第三章 杀人之不二法门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九宫山腰,树影青翠,和风袭人。  一瀑飞流直下,水花四溅,水声隆隆。间中却仍隐有一线琴音袅袅传来,和着草香水汽,正是一卷如画仙境。  二人安坐于瀑边亭台,悠闲品茹,纹枰对奕。  要知下棋最重静心,这二人竟然对如雷的水声充耳不闻,这份定力... - 2018-06-23
  • 第三章 三千白发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齐追城退走后,杜四收起那张帛画,眼望小店四周,逡巡良久,脸现坚毅之色,痛饮下几口烧,竟是一掌化为四,推向小店四角的柱上,烟尘弥漫中,小店轰然崩塌。  几人掠出小店外,杜四从废墟残瓦中拾捡起雕刻了一半的那根树枝,一脸怅然之色,似是略有些不... - 2018-07-10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小熊开飞机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月亮的光柔柔的照着,青蛙的歌轻轻的唱着。妈妈说:"小熊宝,快睡觉吧!"可是小熊宝睡不着,它假装闭上了眼睛,嗬!其实眼皮儿还在轻轻的颤啊颤!妈妈轻轻的关上了门,小熊宝就爬起床来。它想:"哼!妈妈总是要我睡觉!其它小... - 2018-07-16
  • 冰棍鼠弟弟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鼠弟弟最爱吃冰棍了,所以大家都叫它冰棍鼠弟弟。鼠妈妈到外婆家去了,便给冰棍鼠弟弟准备了许多面包和冰棍让它饿了就吃。天气真热,吃了凉透心底的冰棍躺在软软的面包椅上。鼠小弟想出了一个解热的好办法。于是它呼啦呼啦地把面包做成一张面包床,用巧克... - 2018-07-16
  • 农夫的财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勤劳的农夫,他每天都勤勤恳恳地在葡萄园劳动,所以每年的收成都很好。  可是三个儿子非常懒,无论农夫怎么教,他们就是不劳动。农夫越来越老,干不了活,病倒在床上起不来了。他知道自己要病死了,于是把他的三个儿子叫到床前,对他们说“我... - 2018-07-16
  • 杰克的幸福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杰克是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双亲早故,只留下了一栋破房子和三个弟弟妹妹。毫无疑问,杰克为了撑起这个家,只能四处找工作。搬运工、送信、销售员……杰克都干过。只可惜回家的路上,杰克常常遭到抢劫,也常常地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辛辛苦苦赚的钱只剩的连... - 2018-07-16
  • 小鸡和黄鼠狼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鸡咯咯和鸡妈妈走散了,它心急如焚的要去找妈妈。一只黄鼠狼看见了神情焦急的小鸡咯咯,就问:"小可爱,你怎么啦?"小鸡咯咯说:"我的妈妈不见了,我正在找它呢!您见过它吗?"黄鼠狼听了,心中一阵窃喜,它连忙点... - 2018-07-16
  • 哈利的毛衣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哈利是一只有黑点的白狗,它特别喜欢身上的黑花点。但是,奶奶一点也不知道哈利喜欢什么样的花纹。哈利过生日的时候,奶奶送给它一件毛衣,上面有许多美丽的玫瑰花。哈利一看就不喜欢,它不喜欢玫瑰花图案,看上去怪怪的。哈利想,要是这件毛衣丢了就好啦... - 2018-07-16
  • 小兔子的新鞋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兔子买了一双新鞋子,大家都来瞧。小猪说:"也没什么嘛!鞋底这么薄,不好不好!"小羊说:"颜色也不好,太老气!"小松鼠附和道:"对对!我也这么觉得!"大家这么一说,小兔子也觉得这双鞋子不是... - 2018-07-16
  • 牵牛花电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颗很高高的树上,住着三只很小很小的小鸟,树下住着三只小田鼠。  小鸟想找小田鼠玩,可是,他们还没有长好羽毛,不会飞,小田鼠想找小鸟玩,可是,他们不会爬树。  一直小田鼠在树下种了棵牵牛花。  牵牛花爬呀爬,爬到了小鸟的家,牵牛花开了,... - 2018-07-16
  • 不高兴的小熊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熊缇娜很不开心,小兔子问:"缇娜,你怎么啦?"小熊缇娜说:"大家都有玩具。只有我没有玩具。"小兔子拿出一个布娃娃,说:"给你玩儿吧!"小熊缇娜还是不开心。小兔子又拿出一个风车,说:... - 2018-07-16
  • 熊爸爸换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爸爸买了一双鞋,可是买回来却发现,呀!大了好多!于是熊爸爸又来到鞋店,要求换鞋。狐狸老板说:"对不起,本店概不退换!"熊爸爸只好沮丧的走了。一路上,熊爸爸垂头丧气。它边走边心痛的说:"这可怎么办?唉!只能扔啦!... - 2018-07-16
  • 露水蘑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吃饭的时候,小兔这也不爱吃,那也不爱吃。妈妈问:“吃蘑菇好吗?”小兔说:“不喜欢。”妈妈问:“萝卜呢?”小兔说:“不喜欢。”妈妈又问:“吃青菜吧?”小兔说:“我不爱吃。”爸爸说:“露水蘑菇爱吃吗?”露水蘑菇是什么样的?小兔从来没见过。他... - 2018-07-16
  • 洋洋和葆麒的梦想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洋洋和葆麒是一对相差不到1岁的表兄妹。由于家长的工作缘故,他俩一个生活在英国,一个在中国长大。俩人节假日见面虽有说不完的话,但成长环境却十分不同。   葆麒是个秀气的女孩儿,在石家庄一所小学上6年级,身兼组长、品德... - 2018-07-16
  • 成绩倒数怎样考上北大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几乎所有认识孙宇晨的人都觉得,他考入北大是个奇迹。   2007年2月,他因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面试官甚至不知道他所就读的惠州一中位于哪个省份。   在这所在他之前从未有人考入... - 2018-07-16
  • 青春期,青春气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下课的时候,舒小语站在那棵硕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出神,看两只小蚂蚁为争抢米粒大小的食物而打架,进攻、防范,不亦乐乎。舒小语想笑,在人类的世界里,米粒大小的食物太小了,小到像一粒草芥,像一粒微尘,可是在蚂蚁的世界里,这粒微尘必定... - 2018-07-16
  • 小兔夜游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夜晚,明月升上树梢,皓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仿佛伴随着小兔飞飞进入甜蜜的梦乡。    在梦里,飞飞梦见了月亮姐姐约自己去夜游。便推开家门,下山去找月亮姐... - 2018-07-16
  • 蜜蜂和苍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只昆虫妈妈怀孕了!在幸福的憧憬中,昆虫妈妈生下了两个漂亮娃娃!妈妈给它们起了非常好听的名字,一个叫蜜蜂,一个叫苍蝇!     ... - 2018-07-16
  • 小猪找太阳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今天,小猪乐乐发现太阳不见了。它奇怪的说:"太阳去哪里了呢?"于是它决定去找太阳。它找啊找,看见路上的小兔子牵着一个红红的"太阳",它忙走过去说:"太阳太阳,你是太阳吗?"小兔子扑哧一声笑... - 2018-07-16
  • 孤独的艾沫沫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艾沫沫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是的,就是孤独,那种没有真心朋友的孤独。  她不是一个孤僻或孤傲的女生,她很开朗,碰到同学她会主动热情地打招呼,她也主动找同学聊天,但她发现,自己似乎不太受欢迎。  当然,不是说大家故意孤立她,隔离她,不是,不... - 2018-07-16
  • 植物园里的勒索事件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曜宇一早跟我说:“老师,昨天放学我在植物园里被勒索了。”  我大惊,连忙把他拉到一边,问个清楚。  曜宇回家要穿过植物园,到另外一头搭车。植物园说大不大,但是除了几条大路,幽僻的小径几乎没有人走,好好逛一逛还是可以逛很久的。  不赶时间...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