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囊囊地突出一块,显然包着极厚的绷带。这是孟式鹏夺走总舵门前大旗时,给他留下的伤。

      骆明仑伤势如何?大总管被徐离枫的两个心腹弟子引进来时,目光在大厅里扫过,劈头便问了这么一句。

      刚刚把药煎好,勉强喂了进去。徐离枫叹了口气。

      默客怎么还没回来?关胜刀盯着大总管身后,微有些诧异。

      大总管掸衣坐下,道:我另有事委他去了。

      莫非是向山上求援?徐离枫惊道。

      哦,大总管瞥着他,你觉得不该?

      徐离枫撸了撸须子,略有些为难道:大总管的调动,自然没在下插言的余地,只是如今山上的情形正是危急之时

      关胜刀不以为然地耸了下鼻子,道:不是我堕自家威风,太行环锁十三堡和济南龙泉会,论实力不比我们差,他们都收拾不了这姓孟的,若是山上不来人管管,难道就由着这姓孟的闹么?

      老三!徐离枫瞪了他一眼,无奈地道,你也不想想如今山上的情势!

      什么情势?关胜刀端起酒杯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嘴下去,往桌上恶狠狠地一摔,如今不论山上山下,众意都属大总管,那女人想夺权?把她撵出去便是!

      大总管一直抿着的嘴角往上扬了一扬,撵出去?呵,人家可是金陵李家的大小姐,蜀中刘家的外孙女关旗使果然豪迈,竟要一统江湖么?

      这关胜刀顿时红了脸,期期了半晌,才小声道:其实我瞧她和娘家弟弟也很生分,嫁过来这么多年了,也就是明面上有些礼仪往来,私下里却决无走动。

      生分归生分,关系是关系,徐离枫听不下去了,低喝了一声:当初她嫁过来,是两家结盟的缘故,若是这层关系去了,麻烦可就多了。

      只消看历代王朝兴衰,便可知大富大贵之家里面,总难得子嗣昌旺。陈家百年前开始在华山立足。从起先习剑行医,到后来渐渐成为一方武林大豪,再到与金陵李家、蜀中刘家合纵瓜分江湖势力,便隐隐有了江湖帝王的声威。然而正是从陈老爷子这一代开始,几个兄弟各有事故夭亡,老爷子自己又因为练功岔气,有了一位少爷以后,便再无所出。这位少爷偏偏一生下来,就体质虚弱,绝不是学武的料子。老爷子眼见家业无人可继承,不得已之下想了个主意即然儿子不成,便找个能理家的媳妇先撑一阵。

      那一年金陵李家家主亡故,李家十七岁的长女李歆慈一手抚养幼弟,支撑门楣。在一份囊括数十股势力纷争的协议签定后,老爷子襄助李家将世仇九歌剑客逐出关外,李歆慈也就接下了陈家送来的聘礼。

      大总管举了手中杯子,微叹口气道:我无非怕来日有武曌之祸,因此才望老爷子将家事委派给我。孙少爷聪明过人,等他成年,我便可交还与他,自己云游天下觅地清修。只是外间人看来,恐怕都觉得我有夺权的心,唉,却也犯不着一一去辨解了。

      大总管的心,我们自然明白。只是老爷子的病情也拖了有两三个月了,到底徐离枫见锅中肉已熟,就给大总管夹了几筷。

      大总管嚼着肉,道:我三日前离山,前夜老爷子还清醒了小半个时辰,也交代了许多,只是却依然不肯在这件事上说话。如今天下名医,十有七八在莲花峰上,可谁也说不上大事到底会在哪天?我这次下来,实在心中惴惴,唯恐得到消息,再也不能见老爷子一面。他声音哽咽,嗟叹不已。

      半晌之后,徐离枫犹豫着道:虽说早些年走失了孙小姐,然而孙少爷总是少夫人亲生的,老爷子无非是想着她将来总要把权交到儿女手上他话说了一半,两片嘴唇突然不自觉地僵在空中。他看到大总管的两颊上泛起一股青森森的气息,那气息弥漫开,像是强忍着狂笑,又像是在暴怒边缘种种情绪似乎积得太久,最终酝酿成了这样一种不可说、不能说、无从说起的诡异神情。

      关、章二人也不自觉地放了筷子,带着点傻气瞪着他。厅里骤地静下来,静得有点尴尬,骆明仑的喘息声响起时,便叫众人都没来由地吓了一跳。

      骆明仑让三四个亲传弟子搀着,勉强挪动步子。忙乱了一阵,才算在椅上坐定。

      大总管道:你受着重伤,安心将养要紧,过来做什么。

      将弟子们打发出去以后,骆明仑乌青的嘴唇勉力抖了几抖,声音细微地道:我心里搁着事,要是不说,也安不下心来躺着养病。

      慢慢说吧!大总管亲手给他盛了一碗汤,在他面前。

      姓孟的太过张狂,骆明仑又歇了一阵,才能开口,我们自然要拼死杀了,然而如果实在不行,暂且忍这一时之气,还是先将山上的大事料理好,日后总有慢慢报复的机会!

      那贱妇一直借此事堕我威名,我也不得不下来一趟应付一二!大总管显然十二万分的恼火,先前一肯没有明白说的缘故,这才出了口。

      卓钊头一趟开口道:即然姓孟的中了大总管的大明光印,活不多久了,大总管尽早回山较好

      听他这么说时,大总管脸上突然又浮现出一股扑朔迷离的笑意来,骆明仑,和孟家贼子在一起的那个女娃,是你的徒弟?说着他腾身而起,来回走了两步,小小年纪,就知道勾结外人,戕害师门!

      啊!不,决不会骆明仑张大了嘴想争辩什么,然而脸憋得通红,一口气接不上来。卓钊赶紧掌心贴背,为他疏导气血,徐离枫微有沉吟,关胜刀却咋咋呼呼地嚷着:路儿机警乖顺,而且还拼死斩了孟式鹏的手指

      我倒要问你,那把剑,她是从哪儿来的?大总管厉声道,她若是受制,又是怎么突然能自解穴道的?

      几人面面相觑,都想起这女孩儿今日的诡异处来。骆明仑更急,却再也不能从舌头上发出一个声音,竟两眼一翻,歪倒在了章钊身上。

      众人不免手忙脚乱地将他抬送出去,因此陈默的到来就显得极不引人注目。他站到大总管身后,悄声道:我去了趟秦家

      大总管微一抬手,止住他道:走,回我屋里说话。

      回屋坐定,大总管却只是凝视陈默良久,直盯得他骨骼上如压着千钧重物,战栗起来。

      你今年几岁了?大总管终于开了口,进陈家为奴多少年了?

      小人六岁进的陈家,十年了。

      我没记错的话,大总管背手踱步道,我收你为九德之默,是五年前的事对吧?

      大总管骤然转过身来,厉声道:你本只是洒扫小奴,五年前又犯下大罪,若不是我一意护着你,你早已被挫骨扬灰了。今日你不仅未死,还列于九德,可与各帮会之主平起并坐,你可知是什么缘故?

      陈默扑通跪下,叩首道:全是大总管恩赐!

      哧!大总管却突然迸出一声冷笑来,放缓了声音道,我却也不是喜欢施恩的人,我提拔你,不过是用在此时罢了。

      陈默抬起头,慢慢道:小人此去探询,那个路儿十有八九就是

      我不要八九,我要十成!大总管略屈下身喝道。

      是!陈默急促地道:她到秦家正好五年,又正好是冬日到的。她给秦家儿子做的玩具,都是小时侯和小人一起玩过的,她照着自己的样子做了一个玩偶,和她小时侯酷似,还有,秦家吃的面条,面料配制掺的调料,与当年她吃的一样。路儿,一定就是那个孽种。额上的汗水,在眉梢攒很久了,此时终于滴落下来。他不敢去拭,由着那滴汗水顺着面颊滚落,又小声道:昨天她恐怕已经被孟式鹏给

      不会。大总管摇头道,他若是想杀了她,当时就杀了,何必留个累赘?

      是!陈默应了一声。

      召陈勇他们的信鸽,也发出去了?大总管问道。

      是,陈默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着道,只是把他们全调过来,山上可就空虚

      只要有这孽种在手,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08-981.html - 2018-07-11
  • 第三章 忠傅恒染恙归京  能和珅八面玲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侍尧,你来得极是时候。”李侍尧递牌子进军机处,阿桂刚刚接见一批官员端茶送客,二人相交多年,见面没有寒暄,头一句话便道:“这里有几份奏折夹片,我已经叫他们捡出来,都是白莲教徒异动情形,你先看看。皇上今天上午未必能召见你,除了任上的事,这... - 2019-01-28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第三章 菁儿从骆驼背上爬起来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到了,小姐。赤峰冷冷道。  菁儿一惊,揉揉眼从骆驼背上爬起来。她听错了么?到哪里了?  琉璃堡。  不相信,眼睛耳朵都不相信!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琉璃堡,琉璃堡在哪里?  抬头!  是了,在那座高高的沙丘的顶上,隐然... - 2018-12-12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阴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那年,我是一所二流中学里最优秀的学生,把年级第二名远远甩在了后面。老师们更是把我当成学校的希望,期待我能打破本校的零纪录,考上清华北大。甚至,有时我迟到时,老师要等我来了之后才开始上课。  英子是从农村来的,和我同宿舍,成绩中等,相... - 2019-02-08
  • 真正的快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第一次涉足“政坛”是在七年级竞选学生会副主席时。现在想来我都觉得奇怪,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那时,我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儿,几乎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我也从不关心别人的事。但是,胆小的我还是决定参加学生会副主席的角逐。我整天为自己... - 2019-02-08
  • 不甘为蛹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我上高中以前,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的成绩永远保持年级第一,我是老师的宠儿,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一个优等生的待遇。  可这一切,都在我上高中时被打破了。中考过后,我考上了一所非常著名的高中,那里高手如林,聚集了这个城市最优秀的学生。而我,... - 2019-02-08
  • 你打算送什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山泉村位于大巴山腹地,是典型的山区,一年四季太阳只在中午才能照几个小时。山泉小学只有一个老师,全校有4个年级,总共62个学生。由于教室少,基本上采用的是复式教学。我们几个毕业实习时自愿要求来到了这里。  4个月的实习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和... - 2019-02-08
  • 馒头事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是我的同桌,瘦瘦的清白的脸色,人很老实,不大爱说话。  他家住在偏远的郊区,那里属于这座小城的贫困地带。  也许是家远的缘故,中午放学他不回家。学校有食堂,可一次也没有见他去过。他的午饭很简单,一个白面馒头,一根细细的咸黄瓜,一罐凉开... - 2019-02-08
  • “迟到”的请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半年前,佟梅应聘来到一所大学里当教师,而且还兼任毕业班的班主任。这天下午,班长刘长丽找到佟梅,磨叽了半天,终于红着脸,低声说:“佟老师,你也请同学们一次客吧。”  佟梅愣了一下,笑着说:“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让我请客?”  刘长丽... - 2019-02-08
  • 特别的“检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他13岁,上初中二年级,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学校里整天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检查他都不知写过多少次了,被老师批评更是家常便饭。  他又转了一所新学校,这是他上初中以来的第三个学校。第一堂课还没有上几分钟,倦意就上来了,他把书竖着放在课... - 2019-02-08
  • 必须谈恋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爱情像是会传染似的,刚刚大二下学期,寝室里四个女孩儿,已经有两个名花有主了,最近又有一个被爱情撞了一下腰,单身的就只剩下丁令一个人了。从二比二到三比一,原来还躲躲藏藏的爱情话题,一下子就变得光明正大起来。寝室里那一根热线,现在要轮流煲三... - 2019-02-08
  • 新世纪的女神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我们的孙子的孩子——可能比这还要更后的一代——将会认识新世纪的女神,但是我们不认识她。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出现呢?她的外表是怎样的呢?她会歌唱什么呢?她将会触动谁的心弦呢?她将会把她的时代提升到一个什么高度呢?  在这样一个忙碌的时代里,... - 2019-02-08
  • 瓦尔都窗前的一瞥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注:瓦尔都(Vartou)是哥本哈根的一个收留孤寡人的养老院,建筑于1700年。)  面对着围着哥本哈根的、生满了绿草的城堡,是一幢高大的红房子。它的窗子很多,窗子上种着许多凤仙花和青蒿一类的植物。房子内部是一副穷相;里边住的也全是一... - 2019-02-09
  • 跛脚的孩子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在一座古老的地主庄园里,住着一家年轻而有名望的人。他们很有钱,也很幸福,他们既愿自己快乐,也愿做好事。他们希望让所有的人都像他们那样快乐。  圣诞之夜,在古老的骑士厅里竖起了一棵装点得很华丽的圣诞树。壁炉里燃着火,古老的画框四周悬着云杉... - 2019-02-09
  • 新坐标系中的成长之痛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每个人都有闪光点,在某些方面,别人似乎比你强,但通过努力,你也能找到自己的过人之处。    在遇见她之前,我相信人和人之间的智力水平是差不多的,但是,走进大学校园的第一天,认识了我的上铺以后,我的看法彻底改变了。  我们是英语专业本科生... - 2019-02-08
  • 隐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小学的时候,有一阵我对学拉二胡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每天放学从教音乐的沈老师窗前经过时,从里面飘出来的那或悠扬或凄婉的琴声总是让我挪不动脚步。多次登门恳求后,沈老师终于答应收我为徒。  在沈老师的悉心辅导下,我的演奏技艺突飞猛进。进了中... - 2019-02-08
  • 纸片的价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授拿起一张纸扔在地上,让他回答这张纸有几种命运。  也许是由于惊慌,他一时回答不上来,后来他顿了顿神说:“扔到地上就变成了一张废纸,这就是它的命运。”  教授对他的回答不太满意。他当着大家的面在那张纸上踩了几脚,纸上印上了教授的脚印,... - 2019-02-08
  • 感谢那只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琳达是一名小学教师,她班上的 孩子大部分来自贫民区。感恩节快到了,一家报社向琳达约稿,希望她让孩子们画一些画,内容是孩子们想感谢的东西。  琳达把这项作业布置了下去。孩子们很快交上了自己的作品,当小道格拉斯交上他的画时,琳达不... - 2019-02-08
  • 忘不了她的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情窦初开的15岁,我开始喜欢燕子。  那年我上初三,是个懵懂而默然的孩子。喜欢上课看课外书,在文字中寻求短暂的逃避,成绩自然差得一塌糊涂。  一切源于家庭。爸妈离了婚,我跟了整天酗酒的爸爸。爸爸醉了以后就会打我,因此孤僻开始在我心里一点... - 2019-02-08
  • 蜗牛的房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小蜗牛背着他的小房子慢慢的爬着。他爬到一棵大树下,遇到了一群小蚂蚁。一只小蚂蚁看见小蜗牛背着他的房子爬行,觉得太不可思议,太搞笑,就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高声嚷:  “大家快来看呀,这儿有个小房奴,背着他的房子在爬,背着房子! ... - 2019-02-07
  • 黑玫瑰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玫瑰园里生长着许多玫瑰:红玫瑰、黄玫瑰、绿玫瑰、紫玫瑰、白玫瑰,还有一株黑玫瑰。玫瑰们都瞧不起这株黑玫瑰,鄙夷地说:“黑不溜秋的,像个丑八怪!怎么配生长在我们中间!”黑玫瑰感到非常委屈,但它还是坚强地生活下来。不仅枝... - 2019-02-07
  • 海龙王发武器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远的时候,海洋里巨大的鲸鱼和凶猛的鲨鱼带领着一些称王称霸的家伙,随意地欺负、吞食弱小的动物。弱小的动物很生气,就到海龙王那儿告状。  “这样下去可不行!”海龙王下决心要管一管这件事。于是,他就叫海洋里所有的动物都到龙宫来开会。海龙王... - 2019-02-07
  • 小马阿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马阿奔的爸爸总是叫他“阿笨”,因为他老是喜欢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说:“我们马儿为什么要吃草啊?”“他们羊儿为什么也爱吃草啊?”“草儿那么好吃为什么那些老虎不喜欢吃啊?”诸如此类。爸爸老是觉得他笨笨的,不知不觉就把他的名字叫成了“... - 2019-02-07
  • 善解疙瘩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鲁国有一个乡下人,送给宋元君两个用绳子结成的疙瘩,并说希望能有解开疙瘩的人。于是,宋元君向全国下令说:“凡是聪明的人、有技巧的人,都来解这两个疙瘩。”宋元君的命令引来了国内的能工巧匠和许多脑瓜子灵活的人。他们纷纷进宫... - 2019-02-07
  • 挤牛奶的姑娘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农家挤奶姑娘头顶着一桶牛奶,从田野里走回农庄。她忽然想入非非:“这桶牛奶卖得的钱,至少可以买回三百个鸡蛋。除去意外损失,这些鸡蛋可以孵得二百五十只小鸡。到鸡价涨得最高时,便可以拿这些小鸡到市场中去卖。那么这样一年到头,我便可... - 2019-02-07
  • 固若金汤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派武臣进攻赵地。自武臣率兵往北攻打赵地以后,一路披荆斩棘,所到之处,豪杰纷纷响应,起义军占领了赵国的大部分地区。武臣自己也被加封为武信君。这时,武臣率军攻打到了范阳城,范阳令徐公也准备誓死保城,到处修建防御工事,准备... - 2019-02-07
  • 大逆不道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朝灭亡以后,刘邦和项羽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楚汉战争。有—天项羽在阵前向刘邦喊话,要与他决一雌雄。刘邦回答说:“我开始与你都受命于楚怀王,约定先定关中的为王。但是我先定关中后你却负约,让我到巴蜀去当汉王。这是你第一条罪状。你在去救援赵军途中,杀... - 2019-02-07
  • 机灵鬼和淘气包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猴妈妈家的两只小猴子机灵鬼和淘气包已经两周岁了,到了该去上学的年龄啦。  猴妈妈给他们一人做了一个漂亮的小书包,准备送他们到猩猩老师那儿去读书学知识。  “太好了,终于可以去读书了!”机灵鬼背着猴妈妈给他做的军绿色的书包别提多高兴了,他... - 2019-02-07
  • 绿房子里的毛毛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毛毛熊有一座绿房子。爸爸和妈妈外出旅行,绿房子里就剩下毛毛熊一个人。  毛毛熊饿了吃,困了睡,醒了看画刊。爸爸和妈妈给他留了好多画刊和食品。  爸爸和妈妈忘了一件事,毛毛熊寂寞了怎么办?所有的爸爸妈妈在这个问题上,都是粗心大意的。  毛... - 2019-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