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初试昆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要知独臂天王李残这枝青竹蛇杖,中间原是空的,他豢养着一条其毒无比的“青鳞带”。

      说起“青鳞带”,乃是云贵深山中的一种稀有毒蛇,最大的也只是拇指般粗,形状略带扁形,极像一条细带,色作淡青,浑身生有细鳞,土人把它叫作“青鳞带”。不但浑身蕴有奇毒,而且还能盘空飞跃,普通刀剑,斩上它的细鳞,一滑而过,休想伤它分毫。

      江湖上用毒的人,对“青鳞带”视若珍品,但寻觅不易,捕捉尤难,稍微不留神,手指碰一下,就会中毒身死。除非寻觅到“青鳞带”的蛇卵,自己把它孵化出来,从小豢养。

      独臂天王对豢养毒物,术有专精,但他一条左臂,还是因为中了无药可解的剧毒,自己用刀砍下来的。他青竹蛇杖中这条“青鳞带”,已是喂养训练了近三十年,指挥如意,善解人意。只要一按机扭它就会从杖头上激射而出,凌空扑噬,无一能免。

      只因他平日自视甚高,极少使用蛇杖,“青鳞带”,更不轻易施放。

      今日因眼看梅三公子武功剑法,奇奥莫测,凭自己的武功,居然还接不下人家一二十招,自然只有骤下毒手,才能致胜。

      梅三公子虽在古剑上占了上风,但要想赢他,但也非十招八招,立刻办到。眼看对方怒吼声中一连攻出三杖,方把自己剑势阻了一阻。

      怎不乘机枪攻,反而突然撤身后退?他虽然初次行走江湖,但这几天来,使他增加了不少经验。再一联想起铁拐仙不是叫他老毒物吗?难道他乘机后退,要加放什么毒器不成?心念一动,那容他缓手施展。一声怒叱,身随剑走,晶莹莹长剑,早已闪电般削出。

      独臂天王青竹蛇杖的机扭,“卡达”一声,刚刚响起,“青鳞带”还没窜出。银虹乍闪,精光绕杖,叮叮叮!一阵金铁交鸣。

      独臂天王顿觉手上一轻,自己一支百炼精钢,碗口粗细的青竹杖,竟被对方一口水晶剑削得只剩下几尺来长一根断柄。连煞费心思豢养了近三十年,自己平日视为性命的“青鳞带”,也出师未捷身先死,被斩得一段段的跌落地上,腥血四溅!

      他纵横江湖数十年,哪曾有过如此惨败?蓦的一声怪笑,一抬手,把几尺长的一截断杖,当作暗器,向梅三公子兜胸打去。紧接着右手倏地收回,五指箕张,慢慢平胸推出!

      梅三公子举剑一撩,击落半截断杖,陡觉一阵阴软的劲风,夹杂着一股强烈腥臭味儿,直向自己迫来。不由心头一凛,分明是百毒掌一类歹毒阴功,自己可得小心。当下功运左掌,力凝掌心,忽的迎着来势,向外疾吐。

      他施展的正是“大乘伏魔法藏”中所载的佛门绝学“小雷音掌”!

      “轰”!轻雷震过,同时听到“格”的一声脆响,随着独臂天王闷哼一声,立被震出两丈来远。一条右臂,竟然齐肩而折断。

      独臂天王,一下变成无臂天王!

      但他毕竟功夫深厚,此时右臂虽折依然神色不变。猛的吸了口真气,闭穴止血,接着双足一点人己就地拔起四丈多高。半空中一长身形,斜射到四五丈外,足尖再点,头也不回的迳向峰下飞跃而去。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见。

      梅三公子自出门以来,“小雷音掌”还是初次施展,想不到威力竟有如此大法。他瞧着独臂天王李残消失的身形,微微发怔!

      峰下突然飞起两条纤小黑影,刚一跃登峰顶,只听一声情叱:“原来又是你们这批妖人!”

      娇音未落,两道闪闪银光,已直向绣金软轿边站着的红灯少女,扑刺过去!

      琴儿、剑儿眼看独臂天王被公子震断右臂,逃下山去,心头正在痛快,瞥见两条人影,疾奔而来,向红灯夫人轿前扑去。

      剑儿眼快,连忙拉了琴儿一把,低声叫道:“琴儿,那是上官姑娘,我们快去!”

      两人短剑一抡,也紧跟黑影之后,纵了出去。

      来的正是崔慧和上官燕两人,她们回到石室,把二十几个少女,搭救出来。四外一找,歌乐山庄的人早已走得一个不剩,只好领着众人,离开魔窟。那知刚一走出洞口,猛听山顶上金铁交鸣,人影幢幢。

      崔慧赶紧叫大家先在山下等侯,自己拉着上官燕,急匆匆的赶了上来!

      红灯夫人轿前一排十六盏红灯,在黑夜之中,特别显得明亮。

      崔慧上官燕两人吃过红灯香舞的亏,仇人相见,岂肯轻易放过,早就一掠身,抡起长剑,飞扑过去!

      红灯少女用不着夫人吩咐,一看有人袭来,早就分出八个人来,迎面拦住,口中喝道:

      “你们敢闯近夫人轿前,想是活得不耐烦了?”

      崔慧那里还愿意和她们多说废话,娇喝一声:“看剑!”寒光如轮,业已分刺而出!

      “真是不知死活!”

      八个红灯少女的一个,冷哼了声。八盏红灯乍展,就围了上来。

      却好琴儿、剑儿,也适时赶到、两柄烂银似的短剑,寒光流动,刷刷攻出!四个人,和八个人立时打了起来。

      红灯少女们,可并没施展出红灯阵来。原因是没有奉到夫人之命,只以本身武功单独应战。

      这可吃上了亏,崔慧的武功剑法,自幼即得家传,岂是等闲,再加上琴儿、剑儿身法、剑法,都是奇快绝伦,三支剑泼风般使出,何等凌厉!其中上官燕虽然稍弱,但有三人相互呼应,也怯意全消,精神抖擞。直把八个红灯少女,逼得险象环生,步步后退!

      正当此时,蓦听一声断喝,接着蓬然巨震,和厉嚎之声,同时响起,只听铁拐仙大笑道:

      “哈哈,河东四丑,原来也不过尔尔!”

      “老贼!今日和你拼了!”

      夜枭般的声音,急啸而起,分明愤怒到了极点!“叮”“叮”!震人心弦的玉器之声,连续从绣金软轿中发出。

      在场之人,只觉那乐声轻响,居然会使人心头震荡,不期而然地都停下来。

      “都给我住手!”

      一条红线,倏然从轿中飞出,一点声息也没有的落到场中。衣香鬟影,恍若天女下凡,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眉目如画的少妇,俏生生站在晚风中,弱不胜衣。那正是鼎鼎大名的女魔头红灯夫人!她目光如电,环扫了全场一眼,轿前四煞,一死一伤。

      剩下两个却满脸狞恶,状若鬼魅,突然向红灯夫人打了一躬,齐声说道:“婢女等自从蒙教主收留身边,恩同再造,婢子姊妹,但愿终身追随,不料今日二妹四妹,一死一伤,婢子和老贼势不两立,誓报此仇,目前只好暂且告辞,还望夫人恕罪!”

      红灯夫人微微颔首,说道:“好!你们要走,我也不便强留,但要早些回来才好!”

      轿前四煞的老大老三,肃身回道:“婢子此去,快则一年,迟者三载,自当再来侍候夫人!”

      说着返身负起一死一伤的人,突然厉声喝道:“拐脚老贼听着,轿前四煞,迟早总得取你狗命!”

      铁拐仙打了个哈哈,接口说道:“我老要饭的仇家满天下,你们要我老命.还得早点才行,迟了可来不及啊!”

      轿前四煞冷哼了一声,立即如飞而去。

      红灯夫人望着追随自己多年的轿前四煞逐渐消失,她春花似的脸上,突然飞起一丝煞气,娇笑了声道:“拐子,二十年不见,你这爱管闲事的德性,真还依然如故!讲起今天这挡事,可是你的不对啦!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却巴巴的跑到湘西来,闯上歌乐山庄,不但伤了李残,还当着我向轿前四煞,连下杀手,这明明是冲我来着!要是我今天再不出手,人家还当我怕了你,拐子,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铁拐仙呵呵笑道:“我的副教主,你可真是笑面罗刹,明明向我老要饭的叫阵,却问我该怎么办?我老要饭的是个老粗,喜欢干脆,一条老命,也最是不知死活,咱们就各凭功夫,分个强弱。我老要饭的如果送了命,那未多管闲事死有应得,要是我老要饭的命长,侥幸胜了呢?那未我奉劝你夫人一句。凭你的内功修为,隐迹深山,善葆真吾,成仙成佛,虽然是一句空话,但返老还童,青春永驻,自然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06-920.html - 2018-01-13
  • 第四十三章 魔女留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静立一旁,看到自己这位世伯,出手神妙,也不禁为之神往!当然以他的功力,自可瞧得出孙存仁似乎在拿胡猛试招,并没用上全力。  表面上,两人各展绝招,难分轩轾。其实胡猛已是面红气促,头脸上微见汗水。但他的凌厉攻势,却是愈闯愈盛,愈来愈...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六十三章 用毒能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这一番话,果然说得极为动听,无臂天王李残身受断臂之恨,经他一拨,黑布蒙头之中,不由冷嘿了一声。  金老二面色剧变,满脸刀疤上,现出愤怒之色。  三小姐于文娴生怕大师姐受他鼓励,急忙接口道:“可是公孙叔叔,你该知道这化敌为友,乃是师父的... - 2018-01-14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三章 初试神招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时间很快的溜过去,白纸上的人像又渐渐消失,但这回云飞白心里早有准备,把画中人像在摺扇摇动时的姿势,业已牢记在心。  此时人家消失,他就从地上一跃而起,收拢摺扇,照着人像的姿势,左足前跨半步,右手手肘微弯,举扇朝前点出。  要知他这一点虽... - 2018-01-29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三章 断情石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九娘不能不追问下去,道:“谁不在了,为什么?”驼奴毫无表情的答道:  “白伦武老奸刁滑,在代主人开启金匙藏处的时候,竟作手脚,老权不能容他,已正法规!”  九娘颔首不再开口,玉面煞神却接话说道:  “此行甚远,为时颇久,九娘,你去准备一... - 2018-05-26
  • 第十三章 破奸计细述详委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荆一凤笑道:“不然,她怎会蒙了脸呢?”她姐姐还在老神仙郝真人身边,她自然不能露面了。  徐子桐攒着眉道:“真令人想不通,劳乃通怎会要智远和尚向咱们下手的呢?”  程明山道:“此中内情,晚辈略知一二。”  徐子桐哦道:“老弟知道,怎不早说... - 2018-05-22
  • 第十三章 连遇险境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但自己穿了男装,自然不好说要单独住一间房子。  这时另一个僧人送上两盏香茗,合十问道:“二位施主想必还没用膳,可要小僧到厨下去准备一席素斋?”  楚秋帆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大师父了。”  那僧人合十退去... - 2018-05-17
  • 第十三章 浴血苦战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隐身树上,两道目光,却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场中两人,但这一细瞧,不由更是暗暗吃惊!原来他发现紫薇坛主身上已有几处剑伤,尤其左肩中了人家一枚铜锥,无暇拔去,此刻虽然在奋力应战,但已成强弩之末!  激战之中,突听紫蔽坛主沉声喝道:  “住... - 2018-03-09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九宫门人重出江湖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她话声未落,丁剑南已经把她拉到了面前,四目相对,方如苹涨红了脸,轻轻一挣,颤声道:“你快放手,这里不可如此,别要给人家瞧见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楼梯声传了上来,丁剑南急忙放开了手,方如苹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两人迅速的回到椅上下。  ...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一柱擎天惊死郎_妖女十八招_故事大全
  •   原来,潘虹看见了一个大棒棰!  超级大棒棰!  那根大棒棰,可以列入金氏纪录里。  那根大棒棰长在人身上。  长在一个三十来岁,魁梧的壮汉的身上。  足足有七寸长左右。  他正抱着方天娜在亲嘴。  方天娜一面亲。  一面伸手玩弄着他的大...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修罗神姥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金剑!  那是一支纯金小剑!  而且剑柄上一模一样镶着十三粒碎宝石。  正义之剑!又是一支假的正义之剑!  卫天翔不由惊“噫”一声,双手起了微微颤动,自己下山之时,古叔叔十分郑重交给自己的小包裹中,是一支金剑,雁荡绝顶,六位叔叔惨遭杀害... - 2018-05-28
  • 第十三章 深山问津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九宫山,高峰九层,山势奇伟,毗连幕阜山脉,横亘湘鄂赣三省。  这日中午时分,正有一行人翻山越岭,朝山中赶来!  这一行人,是由一位面貌清癯,白髯飘胸的老者率领,在一座山谷旁边,休息下来。  这位白髯老者,正是雄霸江湖,威震长江的龙门帮主... - 2018-02-28
  • 第十三章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这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小王子到来的时候,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小王子对他说:“您好。您的烟卷灭了。”  “三加二等于五。五加七等于十二。十二加三等于十五。你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没有... - 2018-03-21
  • 第十三章 化仇为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他一路思潮起伏,踏着山缝间的碎石,又回到石窟之中。地上还放着三个小磁瓶,一包千年参王,和自己一柄长剑。  兰儿身上绝情针尚未起出,自己还是先替她治好伤再慢慢想罢!  当下俯下身去,把七星剑佩好,然后收起磁瓶,取过那包千年参王,往右侧石室... - 2018-04-25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三章 勇探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这条小径,一路朝东,大家展开轻功,不觉愈走愈快,这一来,却苦了姜兆祥,不住的提气奔行,用尽力气,还是和前面三人,落后了一段路。  他望着冰儿的后影,轻盈举步,不徐不疾的模样,自己连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不如,心头不禁感到惭愧!  不过片... - 2018-03-30
  • 第十三章 环尺逞威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这一句“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听得两个黑衣老人同时一怔。  连鬓胡老人干笑道:“小哥此话当真?”  陆翰飞容色一怔,道:“在下南岳门下,难道还有假的?”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老朽兄弟,间关万里,...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嘿嘿冷笑道:“那很好,你要问老夫名号,且等接得下我三掌,再告诉你不迟。”  小翠花又瞟了他一眼,嘟嘟嘴,哼道:“我尊你是残缺门的一号人物,才以礼相询,倒不曾见过这等狂妄之人。”  火灰脸老头仰天大笑一声道:“小娘... - 2018-04-30
  • 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 - 2018-05-05
  • 第十三章 欲火焚毁玉女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此刻整个生命,都在他的手掌间,急也没用,于是平心静气的说道:“你说要人不知你到千草泽岛的事,只要你将我杀了,那不是可以一手掩盖天下人耳目了吗?”  青衣人哈哈好声笑道:“像你这种浅胄之见,当然想不出我计策之妙用。今日你乃是为我所利... - 2018-03-19
  • 第十三章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而且还用黑布蒙住头脸,只露出两个眼孔,但一看就知是两个女的,男人不会如此瘦小。  两人中,中等身材的一个摆了下手,另一个较为瘦小的立即后退了一步。  中等身材的黑衣女子沉声道:“逢天游,你手下四燕中的二燕,... - 2018-05-03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
  • 第十三章 诡计多端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他们暴退之际,另一条人影疾逾飞鸟从林梢飞落。  不,他是疾逾鹰隼朝削断三个汉子手中扑刀的入影当头扑落,人还未到,一道凌厉无匹的狂飚,已笼罩一二丈方圆,朝那人影当头罩落。  从三个持刀汉子品字形在裴畹兰身后出现,到扑刀被削,和另一道人... - 2018-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