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那知五团黑影,只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落到地上,居然随势弹起,又急扑而来!青衫少年身形再次后退,右手第二掌接连劈出。

      “啪达!”五团黑影,同时被掌击落,这会它们受创较重,口中发出“呱”“呱”之声,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青衫少年两次被袭,只觉腥秽扑鼻,微微有些感到头昏,定睛瞧去,原来偷袭自己的五团黑影,竟是粗如儿臂的五条毒蛇,每条有六尺来长,全身斑烂五色,尤其一颗三角形的蛇头,比人拳头还大!

      此时把身体紧紧盘成一团,昂起蛇头,目光钉着自己,双腮不住鼓动,喷着白气,似乎正在蓄势待发!

      青衫少年瞧得大惊失色,他听人说过,凡是蛇头作三角形的,必是奇毒无比,自己这一阵头昏,敢情中了它们喷出来的白气所致。心念转动,立即屏息凝神,运功戒备。

      糟!自己一柄长剑,已交给婉妹使用,此时手无寸铁,如何对付这些毒物?伸手一摸,幸好身边还有一大把“蝴蝶金钱”,立即暗暗握到掌心!

      那五条斑烂毒蛇,方才吃过两次苦头,对青衫少年也似乎颇为忌惮,只是鼓腮嘘气,腥红的舌头,一伸一缩,不敢再突起发难!

      青衫少年虽然屏着呼吸,身形也不敢稍动,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五条毒蛇,就会同时扑来,他要瞧清楚五条毒蛇的致命所在,一举歼敌!

      人蛇僵持着,站在一旁的黑衣人可忍耐不住了,狞笑一声,口中突然发出一阵低沉的嘘嘘嘘之声。

      敢情那是一种进攻的命令,五条斑烂毒蛇,立时发起威来,歪着蛇头,凶睛突出,红信吞吐,形状极为可怕!低沉的口哨,越吹越急,五颗三角形头,也昂得颤巍巍的摇摆不停!

      “呱!”蛇身暴长,尾部用力一弹,五股腥风,如箭离弦,一齐向着青衫少年扑到!在这同时,只听响起一声大喝,紧接着有人惨叫出声,咕咚倒地!

      五条斑烂毒蛇,一扑之后,突然翻翻滚滚的纠作一团,似乎被人击中要害,十分痛楚模样,蛇身和蛇身缠得格格作响!

      青衫少年不知何时,已飘然站在墙头上,他手上还不停的飞旋出一枚枚“蝴蝶金钱”,打向蛇身!

      墙角上,又飞来了一条轻灵人影,身形刚落,口中低低叫了声:“韦哥哥,你……”

      青衫少年不待他说完,低声道:“婉弟,没有什么我们回去再说吧!”

      两条人影,倏然而逝,但方才那一阵叱喝,和咕咚倒地之声,已把上房的人惊醒,陆凤荪手持长剑,首先纵出,接着灯火齐鸣,庄丁们也一涌而出。

      但他们只看到一个咽喉中泊泊淌着鲜血的黑衣人,和一堆腥秽无比,纠缠在一起的五条斑烂蛇尸,此外一无所见。

      庄丁们差不多忙了一个更次,才算把死尸和蛇堆搬走。

      第二天清晨,卫天翔、南宫婉起身之后,走到前厅,乾坤手陆凤翔,太极圈孙皓南和点苍双雁的老大万雨苍等人,正在谈论着昨晚之事。

      只听陆凤翔手捋白髯,朗声说道:“这种虎斑毒蟒,遇人即扑,凶猛无比,尤其善喷毒气,人畜一被喷中,立即昏眩倒地,极少幸免。只有海南五指山人迹不到之处才有,尤其昨晚那人所遗藤篓,那种紫纹青藤,也只有五指山才有出产。据说不论何种剧毒之蛇,最怕此藤,由这两点推测,来人是海南蛇居士屈七门下,已无疑问。只是……这位仗义出手的朋友,能在一瞬之间,连诛一人五蛇,身手之速,令人难以置信,可惜蛇诛之后,不肯露面,飘然远去,实在叫老朽失之交臂……”

      说到这里,一眼瞧到卫天翔、南宫婉两人进来,连忙含笑点头。两人和大家见礼之后,便在万雨苍下首落坐。

      太极圈孙皓南微微皱了皱眉,道:“陆老哥说得不错,兄弟昨晚听万二弟一说,就怀疑到五指山蛇居士门下,他如果真和郝飞烟沆瀣一气,联上了手,倒真还不可不防!至于昨晚那个仗义出手的朋友,据兄弟推想,说不定是老哥多年不见的老友,也许昨晚为时已晚,或者已经落店,才没有露身相见,今天可能会来。”

      点苍双雁的老大万雨苍,不禁脸露微笑,侧头向卫天翔望了一眼。

      卫天翔心知昨晚之事,瞒不过这位万大哥,也相对一笑,同时轻微的摇了摇头,两人这一动作,在座之人,谁都没注意。

      说话之间,陆凤荪陪着一个蓝袍少年和一个红衣少女进来。那少年身穿天蓝长袍,足登薄底快靴,背负长剑,年约二十出头,生得玉面朱唇,英气勃勃!红衣少女呢?卫天翔蓦觉眼睛一亮,差点噫出声来!

      原来她脸若娇花,凤眼,瑶鼻,樱唇,黎涡,竟然和南宫婉长得没一处不像,要不是婉妹妹坐在自己身边,他小叫出来才怪!

      南宫婉似乎也瞧得微微一怔,但她看到韦哥哥目不转瞬的盯着人家姑娘,身子微微动了一下!

      卫天翔反应何等灵敏,不禁玉脸微红,连忙收回目光,他知道婉妹妹又多心了,回眼一瞧,果然南宫婉别过头去,竟不理自己。

      这时那蓝袍少年已走到乾坤手跟前,恭恭敬敬作揖道:“晚辈陶琨,奉家师之命,谒见老前辈,听候差遣!”

      陆凤翔还了半礼,呵呵笑道:“陶老弟快不可多礼,峨嵋天下秀,人才辈出,陶老弟银鳞剑客之名,老朽早有耳闻,英雄出少年,可喜可贺!”

      他是峨嵋灵飞道入门下!

      卫天翔乍聆峨嵋之名,不由剑眉登时轩动,自己听毒叟唐炎常说过峨嵋灵飞道人,为了“太清心法”,原是两百年前峨嵋姜真人遗物,因此他竟然不顾身份,也参加了围攻自己父亲的行列!

      他这一脸色变化,自然逃不过万雨苍眼里。因为他昨晚已由乃弟万雨生把卫天翔别后情形,详细说过,当然峨嵋灵飞道人,为了“太清心法”,参与围攻,也极有可能;但毒叟唐炎常,乃是出名阴险之人,从他口中说出,是真是假,颇难预料,说不定放意拖上灵飞道人,挑起两家纠纷,也是意中之事。是以此时一见卫天翔脸色骤变,不由心中一急,他怕这位入世未深的老弟,一时冲动,赶紧用手肘轻轻碰了卫天翔一下,意思叫他不可鲁莽。

      峨嵋门下的银鳞剑客陶琨退下之后,已在向太极圈弧皓南见礼。

      红衣少女也盈盈地走到陆凤翔身前,福了下去,檀口轻启,娇声说道:“晚辈青城门下白飞燕,奉家师之命,特来参见老前辈。”

      乾坤手陆凤翔慌忙还礼,一面睁大眼睛道:“啊!啊!青城白姑娘是青城门下?尊师可是简问天简老弟?”

      十三门派之中,青城、终南、两派,已有二十年没在江湖走动,此时红衣少女突然以青城门下出现,难怪昆仑耆宿的陆凤翔大感惊讶!

      红衣少女恭敬答道:“老前辈说得极是,家师隐居老君洞,已有二十年没有下山,旬日前,家师一位好友来访,说起当年十三邪中人物,已有多人蠢蠢欲动,再经人妖郝飞烟乘机煽惑,要向各大门派寻仇。

      第一目标,据说就是昆仑,家师因觑破尘世,不愿再履红尘,得到此讯之后,就命晚辈兼程赶来,向老前辈报讯。”

      乾坤手陆凤翔听得长眉飞舞,回头向太极圈孙皓南呵呵大笑道:“想不到二十年没有音讯的简问天简老弟,还在人世,他年龄比咱们小了一大把,居然觑破世情,不愿再履红尘了。”

      他说到这里,一面掀髯笑道:“啊!白姑娘,这是武当派太极圈孙老前辈,当年和尊师交称莫逆,快去见礼。”

      白飞燕连忙依言向孙皓南叩见。太极圈孙皓南连连还礼,目光扫过卫天翔、南宫婉、陆凤荪、齐长治、宋秋石、陶琨等一班青年,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陆老哥只要瞧瞧目前这几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029-962.html - 2018-05-28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七章 修政治乾隆衿孤忠 维纲纪盛怒逐胞弟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翌日,弘昼纪昀范时捷三个人平明起身,沿江北驿道奔波一日便回了扬州。因纪范二人不惯乘马,都骑弘昼王府护卫的坐骑。那都是口北杂交的走骡,骑上又快又稳。驿道右临长江左倚江淮平原,浩浩渺渺孤帆远影,而或青郁连绵落花似锦,也都无心观赏留连,只一路... - 2019-01-26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第十七章 飞燕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鄢茂功冷哂道:“这有什么不同?”  飞燕道:“自然不同,我是被迫脱离花字门,我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  鄢茂功道:“你叛离本门,又不肯随本座回去,自然是本门的叛徒了。”  飞燕道:“所以我要右护法替我说句公道话。”  鄢茂功道:“你... - 2018-04-30
  • 借我一把刀好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的时候,他开始期待每周一节的公开课。  因为每次那个女孩子,会像洁白而脆弱的花朵,轻轻飘进来。  他总是选择最后面的一个座位,这样无论她坐在什么位置他都可以注视到她的背影。  原本枯燥无味的公共课因为她的存在,散发出淡淡迷离的幽香。... - 2019-02-06
  • 花妖穿过的草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就要到了,百花镇的小姑娘都在家里做草鞋。  每年的百花节前夜,花妖都会到百花镇走一趟,选一双最合意的草鞋,在百花节那天穿上跳一支花瓣舞。百花节后,这双草鞋又会回到做草鞋的小姑娘手里。做草鞋的小姑娘再穿上这双花妖穿过的鞋,... - 2019-02-06
  • 生命中的蓝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初怎么会生出你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父母摇着头,一脸无奈:“你真是不可救药了!”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的,没考上重点高中,我不禁心灰意冷。父亲的斥责在我眼里成了唾弃,母亲的鼓励也被我视为唠叨。一种难以明说的青春期的叛逆感在... - 2019-02-06
  • 摧枯拉朽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318年,琅琅王司马睿在王导、王敦堂兄弟的支持和拥护下,建立东晋政权。王敦也因此而升任大将军、荆州牧。后来,由于晋元帝司马睿抑制王氏势力,王敦打算起兵反对朝廷。   王敦在武昌起兵出发前,劝说安南将军、梁州刺史甘卓一起举兵东下,甘卓答应... - 2019-02-06
  • 只要半块腐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那年,很多同学查出患了乙肝。同学们对患了乙肝的同学唯恐避之不及。小文是我们宿舍唯一患了乙肝的女生。  寝室的姐妹都不宽裕,大家都从家里带菜。过去,每次从家里回校,大家都把装着腐乳、酸菜、腊肉等的瓶子堆到一块儿,一起分享。现在,大家都... - 2019-02-06
  • 给你说句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窝在大山深处教了一辈子书的老魏退休了,打算去城里看看,见见世面。  下了火车的老魏顺着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巷走着,小巷两旁有一个挨一个的铺面,老魏很奇怪,为什么整个一条街都是搞美容美发的?更让老魏奇怪的是,每个铺面的玻璃门都半开着,里面坐着... - 2019-02-06
  • 不动的存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二年级下学期,寒假过后我准备返校,当从母亲手里接过父亲在建筑工地辛辛苦苦打工三个月挣的 500元钱时,我如鲠在喉般难受,强忍着泪水,发誓从此再也不花父母的血汗钱了!  到学校缴过所需的费用后,500元钱已所剩无几。尽管母亲... - 2019-02-06
  • 骄傲的小羚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自由自在,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十分懂礼貌,见了伙伴总要问声好。  一天一只小羚羊来到了这片森林里,他对谁都瞧不起,觉得它们都没有自己好。它常常想:“看我的行动多灵敏,看我跑的有多快,你们谁也比不上我。”  一... - 2019-02-06
  • 求爱实验报告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大学的时候,对爱情我是一个不善用语言表达的人。这学期要做一周的模拟实验,我和悦儿分在一组。悦儿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负责收每天实验后大家必写的实验报告书。  悦儿长得很美,碰到人总是浅浅地笑,每天早早地来,发放实验用品,并最后一个走,清扫... - 2019-02-06
  • 为啥不叫名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山子和秀水是同学,都是情窦初开的十六七岁。  这天,学校搞劳动,全校学生都在后山捡茶籽儿,秀水与山子,一前一后,隔得并不远。  秀水捡茶籽儿捡得很认真。秀水将一粒粒饱满的茶籽儿装进书包里,不一会儿,书包就变得沉重起来。忽然,一阵轻微的窸... - 2019-02-06
  • 机遇青睐“倒霉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毕业前上最后一堂社会心理学课,教授将学生们带到生物实验大楼。  教授指着桌上的两只玻璃箱:“这是我饲养的白鼠,它们分别喜好栗子和山芋,我每天充足地供应它们,从不耽误。”然后教授将两根粗糙的木棍放进玻璃箱,另一头搭在半空中的篮子上。篮子里... - 2019-02-06
  • 旅行家多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松鼠多米到处旅行,有一天,他遇到了种子小籽(zǐ)。小籽请求说:“你旅行可以带上我吗?”  多米习惯一个人上路,如果带上一颗种子,会不适应。但他不忍心拒绝种子,就答应了。  多米带着种子小籽继续旅行。渐渐地,多米开始习惯了小籽的存在。... - 2019-02-06
  • 农夫与他的儿子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农夫快要辞别人世时,想要把自己耕作经验传给儿子,便叫他们来说:“孩子们,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们都去寻找我埋藏在葡萄园里的东西,把它们统统都找出来吧!”儿子们以为那里埋藏了金银财宝。父亲去世之后,他们把那葡萄园... - 2019-02-04
  • 逼上梁山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古典小说《水浒》描写了宋朝末年的一次农民起义。里面许多起义军头领都是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才投奔梁山这个起义军根据地的。有个叫林冲的人,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原在官府任八十万禁军教头。但当权的大官高俅之子为了霸占他的妻子,三番几次陷害他,派人暗杀... - 2019-02-04
  • 胶柱鼓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齐人跟赵人学习瑟这种乐器。他不去刻苦钻研演奏瑟的技术,却依照赵人预先调弄好的音调,将瑟上调音的短柱用胶粘固起来,就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乡。齐人回家后,摆弄了多年,总是弹不出一支曲子。他还觉得奇怪呢!后来,有人从赵国来,了解到是怎么回事,觉得这... - 2019-02-04
  • 人生最大的暗礁就是“能”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不会相面,但通过人的言行,便能知道人的下场如何。  我不会算卦,但通过人的心地,便能知道人的命运怎样。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吹牛,每一次的事实总会给我作见证,因为从我9岁的时候,就发现人的一生都是磕磕碰碰,充满了坎坷,没有一个人是一帆风... - 2019-02-03
  • 野猪和家猪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天,一只野猪不知怎的闯进了农民的猪圈。野猪看见猪圈里躺着的几只家猪,不禁诧异地问道:“看你们的样子多么像我,你们都是猪吗?”一只家猪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回答说:“是啊,我们都是猪。这点还用怀疑吗?”野猪说:“你们怎么变得这样懒懒散散,没精... - 2019-02-06
  • 去过海底的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弟住在小溪边,每天清早,阿弟都去小溪边捉鱼。  有一天,阿弟做完早操,就准备捉鱼。  一条鱼从上游游了过来,看上去很大。  如果捉到他,我就请大家一起吃! 阿弟想。  大鱼游近了,他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各种陷阱(xiàn&n... - 2019-02-06
  • 麦田里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麦田里,太阳晒得土地微微发烫。  稻草人懒洋洋地站着,要瞌睡了。和风轻轻的吹来,把那一串串饱满满的熟透了的麦穗,推得摇来撞去,发出一阵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了这声音,稻草人更加想睡了。它靠着竹竿,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阵扑扑的声音传来,把它... - 2019-02-06
  • 小巨人与蝴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村,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巨人族,他们长着大大的头,尖尖的耳朵,绿色的皮肤,长得有点儿像阿凡达。走路是转圈圈的走法,可是他们不会晕。部落里有一位老巨人会法术,他能满足别人的愿望。  巨人宝宝加尔是个喜爱自然的孩子,他的爸爸老巨... - 2019-02-06
  • 玛雅森林里的故事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托马是一头会讲故事的大象,一到夜晚,森林里的居民们就会围坐在托马身边,边喝茶边听他讲故事。  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托马讲故事的语速变慢了,讲着讲着会忘记讲到哪儿,需要别人提示才能继续往下讲。原来,托马年纪大了,记忆渐渐跟不上了。“要是这... - 2019-02-06
  • 林中水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暑假到了,我要去大自然中尽情地玩耍!  绿森林中,正有一对好朋友在说悄悄话呢!咱们去听听……  小熊和小狐背靠背坐着,在林中的青草上,在光影斑驳的银杏树下。头顶上,无际的蓝天中点缀着变化无穷的白云,金丝雀从空中飞过,边飞边唱。  “小狐... - 2019-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