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九幽教主?梅三公子当真从未听人说过,但既称教主,想必就是九幽门的领导人物?那么……他心中突然闪起数十年来,江湖上谈虎色变的“勾魂律令”,不知又是何人?这就抱拳说道:“原来是九幽教主,九幽门小生近日颇有耳闻,当真失敬!不过小生有疑问,尊驾既称教主,想必定是九幽一教之主,未知‘勾魂律令’又是贵教何人?”

      九幽教主嘿然阴笑,道:“勾魂律令,不过是江湖上不知老夫底蕴之人,作为代号而已!”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凛,当前此人,原来竟是杀人无数,正邪各派,从未见过的“勾魂律令”。此次重出江湖,七月十五要举行什么“盂兰胜会”,自己正苦于不知底蕴,此时相遇,岂肯轻易放过?这就敞声一笑,说道:“如此说来,小生真是福缘不浅,数十年来,江湖上只有传闻,从无一人见过的勾魂律令,今日小生倒拜识了,只是教主既肯现身相见,黑布依然蒙脸,小生不无遗憾!”

      九幽教主听梅三公子说出福缘不浅之话,认为自己说出来历,对方果然有了投效之心,心中大悦,阴森口气,徐徐的道:“别说江湖上人,即使本教门下,只闻老夫声音,从未见过老夫的,也大有人在。老夫一生之中,从未对人有过如许好感,嘿、嘿!今晚对你可真是例外!”

      梅三公子微微一笑,又道:“小生风闻七月十五贵教广发请柬,举行盂兰胜会,不知又在何处?”

      九幽教主微微一顿,道:“凡接请柬之人,到时自知,不过你既和老夫气味相投,自可相告。江湖上正邪各派,接到本教七月十五盂兰胜会请柬之人,全是鬼录有名之辈,到时九幽一教,就昌明天下了。哈!哈!哈!”

      敢情他说到得意之处,竟然响起一阵比鬼哭还要难听得笑声。

      梅三公子毛发直竖,心头大凛,他故作不解,问道:“盂兰会后,何以九幽一教,会昌明天下?小生实有未解。”

      九幽教主还是哈哈笑道:“既然接到老夫请柬,难道还逃得过……”

      他突然警觉,截住话头。

      梅三公子心头又是一凛,听他口气,似乎凡是接到盂兰胜会请柬之人,全已着了他的暗算。难道……

      只听九幽教主忽然口风一转,又道:“老夫明言相告,今日把你引来此地,果然为了两件武林异宝,必须收归九幽门下,顺便也要把你先行下手除去。及至老夫瞧你能在‘九幽沉沙’弥漫之下,安然无恙,老夫才动爱才之念,意欲罗致教下,方才你既同意,他日倒可传我道统!”

      梅三公子抱拳道:“教主善意,小生心领。”

      九幽教主怒声道:“你轻轻年纪的,怎出尔反尔?”

      梅三公子朗声道:“小生几时答应,投效贵教?”

      九幽教主蓦地一声阴笑,喝道:“小子!你敢戏弄老夫?”

      话才出口,随手一弹,一缕指风,应手而出,迳向梅三公子射去!他这一着说打就打,快速已极,信手而出的指风,看来极是平淡。

      但梅三公子何等功力,深知对方不出手则已,出手必是杀着。此时只觉一缕阴柔劲力,分向胸前三处大穴,同时袭到,不由心中也暗暗一凛。瞧他只不过随手一弹,居然认穴奇准,而且一缕指风,竟会分成三缕,同时攻到,看来此人当真不可轻视!心念转动,但身子却并不躲闪,依旧屹然而立。

      他仗着佛门降魔绝学“般若神功”护体,天下最阴的功夫,都无法伤得自己。是以故示大方,存心硬接对方一招。

      九幽教主出手迅疾,指风快要袭上梅三公子身前,突然收了回去,低沉的道:“你已中九幽门的‘森罗宝香’,难以逃出十二个时辰,老夫何苦再和你动手?不过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只要你能幡然悔悟,投效老夫,还有一线生机,生死两途,凭君自择!”

      梅三公子蓦地目射xx精光,纵声笑道:“小生早巳说过,区区毒物,小生还并不放在心上,教主既然邀约小生前来,梅君璧倒想讨教几招再走。”

      “呛”然龙吟,晶光耀眼,手中已拔出昆吾剑来!

      九幽教主阴森低沉嘿了一声:“老夫希望你珍惜一线生机!”

      梅三公子答道:“此是小生自己之事,不劳多说,梅君璧奉召而来,岂可空手回去?”

      九幽教主突然仰天发出鬼哭般笑声,由低沉渐渐高兀,一气贯出,毫无间断。直笑得整座花厅回音震耳,尽是尖锐刺耳之声,刹那之间,阴风阵阵,毛骨悚然!

      梅三公子不知他又要闹些什么花样?心中一楞,连忙仗剑戒备,大声喝道:“这有什么可笑?”

      九幽教主,并没回答。笑声历久不绝,但声音却逐渐低沉下去,越来越细,缭绕耳际,不绝如缕!

      梅三公子听得疑念渐生,定睛瞧去,九幽教主高大身躯,依然矗立如蚀。只是两道绿阴阴的跟神,业已消失不见,笑声也细若游丝,在似有若无之间!

      梅三公子心头大疑,不由逼上一步,仔细瞧去。这一瞧,又把梅三公子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九幽教主除了一身宽大黑衣,还直立如人,鼓得笔挺,他人却早已从背后裂衣而出,走得不知去向!

      此人当真神秘莫测,而且仅凭临走时一口真气,鼓着衣服,竟能纹分不动,站立好久,这份功力,岂同寻常?

      梅三公子又惊又怒,长剑一挑,拨开黑衣,立即往灵帏后面走去,这是花厅的后半截,地方不大,中间停放着一具黑漆棺材。棺材两边,还倒卧了四五个人,看情形大概是被人点了穴道?

      不错,方才无臂天王李残曾说:“你要找言二娘,还不容易,她在灵帏后面等你!”

      想到这里,略一打量,果然发现其中有一个四十来岁,浑身素服,夫人模样的人,敢情就是言二娘了。当下收剑入鞘,双手齐扬,向几人遥遥拍出!

      这几个人,当然是言门中的高手,此时穴道一解,惊啊声中,纷纷跃起。

      同时也有人晃亮火摺子,这可看清楚了,自己几人面前,还站着一个脸如冠玉,唇若涂朱的少年公子。身穿蓝衫,腰悬长剑,他一定是应约前来的梅三公子无疑!

      自己几人,方才敢情就是着了他的道儿,心中一寒,不由同时向后退缩了半步。

      言二娘咬牙切齿喝道:“恶贼,今日我和你拼了。”

      梅三公子不愿和她争执,连忙微一移步,后退了三尺左右,抱拳道:“你这位大嫂,可就是言二娘吗?小生梅……”

      言二娘冷笑一声道:“好狡猾的恶贼,我知道你就是梅三公子,你二十几天以前在湘西一带,奸杀无数良家妇女。阎老爷子、贺老爷子,吃的是公门饭,追踪拿缉,为地方除害,被你杀戮,还可说你们水火不相容。我们言二爷,和你无怨无仇,你居然赶到家中,妄下毒手,究意算得是那一门英雄?我听说你又到了辰州来,才约你前来评理,你又出其不意,使用卑鄙手段,把我们一齐制住,是不是还想赶尽杀绝。”

      梅三公子听得一阵震惊,这人冒充自己,不但杀了言干荪,还在湘西做下不齿江湖的滔天大罪!

      这……他脸上渐现怒容,剑眉陡竖,星目射光,敞声喝道:“夫人不可误会,我梅君璧岂是如此之人,只怕其中另有……”

      言二娘惨笑道:“梅三公子,你自负武功绝世,就该一人作事一人当,又何必畏首畏尾,狡辩诿过。实言相告,我已经查访明白,当今江湖上,除了你之外,谁还能人不知鬼不觉的杀害二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天非要你还个公道!”

      她说到这里,单刀一抡,又扑了过来!

      梅三公子再次闪开身躯,摇手道:“夫人邀约梅某前来,总该听梅某一言!”

      言二娘仇人见面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87-920.html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 - 2018-01-14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
  • 第九章 歌乐山庄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倏的站起身来,踱近潭边,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妙曼乐音,杂着急骤的“咚咚”之声,正是来自皎洁的潭心水面。  乐音渐渐高扬,鼓鼙之声,也愈打愈急,三人眼睁睁的瞧着潭心,目不稍瞬。  正当听得渐渐出神之时,眼前奇景忽生。那亩许来大的潭...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