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九幽教主?梅三公子当真从未听人说过,但既称教主,想必就是九幽门的领导人物?那么……他心中突然闪起数十年来,江湖上谈虎色变的“勾魂律令”,不知又是何人?这就抱拳说道:“原来是九幽教主,九幽门小生近日颇有耳闻,当真失敬!不过小生有疑问,尊驾既称教主,想必定是九幽一教之主,未知‘勾魂律令’又是贵教何人?”

      九幽教主嘿然阴笑,道:“勾魂律令,不过是江湖上不知老夫底蕴之人,作为代号而已!”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凛,当前此人,原来竟是杀人无数,正邪各派,从未见过的“勾魂律令”。此次重出江湖,七月十五要举行什么“盂兰胜会”,自己正苦于不知底蕴,此时相遇,岂肯轻易放过?这就敞声一笑,说道:“如此说来,小生真是福缘不浅,数十年来,江湖上只有传闻,从无一人见过的勾魂律令,今日小生倒拜识了,只是教主既肯现身相见,黑布依然蒙脸,小生不无遗憾!”

      九幽教主听梅三公子说出福缘不浅之话,认为自己说出来历,对方果然有了投效之心,心中大悦,阴森口气,徐徐的道:“别说江湖上人,即使本教门下,只闻老夫声音,从未见过老夫的,也大有人在。老夫一生之中,从未对人有过如许好感,嘿、嘿!今晚对你可真是例外!”

      梅三公子微微一笑,又道:“小生风闻七月十五贵教广发请柬,举行盂兰胜会,不知又在何处?”

      九幽教主微微一顿,道:“凡接请柬之人,到时自知,不过你既和老夫气味相投,自可相告。江湖上正邪各派,接到本教七月十五盂兰胜会请柬之人,全是鬼录有名之辈,到时九幽一教,就昌明天下了。哈!哈!哈!”

      敢情他说到得意之处,竟然响起一阵比鬼哭还要难听得笑声。

      梅三公子毛发直竖,心头大凛,他故作不解,问道:“盂兰会后,何以九幽一教,会昌明天下?小生实有未解。”

      九幽教主还是哈哈笑道:“既然接到老夫请柬,难道还逃得过……”

      他突然警觉,截住话头。

      梅三公子心头又是一凛,听他口气,似乎凡是接到盂兰胜会请柬之人,全已着了他的暗算。难道……

      只听九幽教主忽然口风一转,又道:“老夫明言相告,今日把你引来此地,果然为了两件武林异宝,必须收归九幽门下,顺便也要把你先行下手除去。及至老夫瞧你能在‘九幽沉沙’弥漫之下,安然无恙,老夫才动爱才之念,意欲罗致教下,方才你既同意,他日倒可传我道统!”

      梅三公子抱拳道:“教主善意,小生心领。”

      九幽教主怒声道:“你轻轻年纪的,怎出尔反尔?”

      梅三公子朗声道:“小生几时答应,投效贵教?”

      九幽教主蓦地一声阴笑,喝道:“小子!你敢戏弄老夫?”

      话才出口,随手一弹,一缕指风,应手而出,迳向梅三公子射去!他这一着说打就打,快速已极,信手而出的指风,看来极是平淡。

      但梅三公子何等功力,深知对方不出手则已,出手必是杀着。此时只觉一缕阴柔劲力,分向胸前三处大穴,同时袭到,不由心中也暗暗一凛。瞧他只不过随手一弹,居然认穴奇准,而且一缕指风,竟会分成三缕,同时攻到,看来此人当真不可轻视!心念转动,但身子却并不躲闪,依旧屹然而立。

      他仗着佛门降魔绝学“般若神功”护体,天下最阴的功夫,都无法伤得自己。是以故示大方,存心硬接对方一招。

      九幽教主出手迅疾,指风快要袭上梅三公子身前,突然收了回去,低沉的道:“你已中九幽门的‘森罗宝香’,难以逃出十二个时辰,老夫何苦再和你动手?不过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只要你能幡然悔悟,投效老夫,还有一线生机,生死两途,凭君自择!”

      梅三公子蓦地目射xx精光,纵声笑道:“小生早巳说过,区区毒物,小生还并不放在心上,教主既然邀约小生前来,梅君璧倒想讨教几招再走。”

      “呛”然龙吟,晶光耀眼,手中已拔出昆吾剑来!

      九幽教主阴森低沉嘿了一声:“老夫希望你珍惜一线生机!”

      梅三公子答道:“此是小生自己之事,不劳多说,梅君璧奉召而来,岂可空手回去?”

      九幽教主突然仰天发出鬼哭般笑声,由低沉渐渐高兀,一气贯出,毫无间断。直笑得整座花厅回音震耳,尽是尖锐刺耳之声,刹那之间,阴风阵阵,毛骨悚然!

      梅三公子不知他又要闹些什么花样?心中一楞,连忙仗剑戒备,大声喝道:“这有什么可笑?”

      九幽教主,并没回答。笑声历久不绝,但声音却逐渐低沉下去,越来越细,缭绕耳际,不绝如缕!

      梅三公子听得疑念渐生,定睛瞧去,九幽教主高大身躯,依然矗立如蚀。只是两道绿阴阴的跟神,业已消失不见,笑声也细若游丝,在似有若无之间!

      梅三公子心头大疑,不由逼上一步,仔细瞧去。这一瞧,又把梅三公子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九幽教主除了一身宽大黑衣,还直立如人,鼓得笔挺,他人却早已从背后裂衣而出,走得不知去向!

      此人当真神秘莫测,而且仅凭临走时一口真气,鼓着衣服,竟能纹分不动,站立好久,这份功力,岂同寻常?

      梅三公子又惊又怒,长剑一挑,拨开黑衣,立即往灵帏后面走去,这是花厅的后半截,地方不大,中间停放着一具黑漆棺材。棺材两边,还倒卧了四五个人,看情形大概是被人点了穴道?

      不错,方才无臂天王李残曾说:“你要找言二娘,还不容易,她在灵帏后面等你!”

      想到这里,略一打量,果然发现其中有一个四十来岁,浑身素服,夫人模样的人,敢情就是言二娘了。当下收剑入鞘,双手齐扬,向几人遥遥拍出!

      这几个人,当然是言门中的高手,此时穴道一解,惊啊声中,纷纷跃起。

      同时也有人晃亮火摺子,这可看清楚了,自己几人面前,还站着一个脸如冠玉,唇若涂朱的少年公子。身穿蓝衫,腰悬长剑,他一定是应约前来的梅三公子无疑!

      自己几人,方才敢情就是着了他的道儿,心中一寒,不由同时向后退缩了半步。

      言二娘咬牙切齿喝道:“恶贼,今日我和你拼了。”

      梅三公子不愿和她争执,连忙微一移步,后退了三尺左右,抱拳道:“你这位大嫂,可就是言二娘吗?小生梅……”

      言二娘冷笑一声道:“好狡猾的恶贼,我知道你就是梅三公子,你二十几天以前在湘西一带,奸杀无数良家妇女。阎老爷子、贺老爷子,吃的是公门饭,追踪拿缉,为地方除害,被你杀戮,还可说你们水火不相容。我们言二爷,和你无怨无仇,你居然赶到家中,妄下毒手,究意算得是那一门英雄?我听说你又到了辰州来,才约你前来评理,你又出其不意,使用卑鄙手段,把我们一齐制住,是不是还想赶尽杀绝。”

      梅三公子听得一阵震惊,这人冒充自己,不但杀了言干荪,还在湘西做下不齿江湖的滔天大罪!

      这……他脸上渐现怒容,剑眉陡竖,星目射光,敞声喝道:“夫人不可误会,我梅君璧岂是如此之人,只怕其中另有……”

      言二娘惨笑道:“梅三公子,你自负武功绝世,就该一人作事一人当,又何必畏首畏尾,狡辩诿过。实言相告,我已经查访明白,当今江湖上,除了你之外,谁还能人不知鬼不觉的杀害二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天非要你还个公道!”

      她说到这里,单刀一抡,又扑了过来!

      梅三公子再次闪开身躯,摇手道:“夫人邀约梅某前来,总该听梅某一言!”

      言二娘仇人见面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87-920.html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图穷匕见_山河_故事大全
  •   送走吊靴鬼后,众将皆是喜出望外,原本自忖只有战死一途,想不到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明将军却道:“诸位不可大意,这也许是敌人的缓兵之计,意图趁我军不备而发起进攻。全军将士更要提高警惕,枕戈待战。另外城防还须继续加固,只是要机密行事,... - 2018-06-15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五十九章 耳朵并非发沉_圣经
  • 59:1耶和华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并非发沉,不能听见。59:2但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他掩面不听你们。59:3因你们的手被血沾染,你们的指头被罪孽沾污;你们的嘴唇说谎言,你们的舌头出恶语。59:4无一人按公义告状,... - 2017-09-07
  • 第五十九章 求你救我脱离仇敌_圣经
  • 59:1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脱离仇敌。把我安置在高处,得脱那些起来攻击我的人;59:2求你救我脱离作孽的人和喜爱流人血的人。59:3因为他们埋伏,要害我的命。有能力的人聚集来攻击我。耶和华啊,这不是为我的过犯,也不是为我的罪愆。59:4我虽然... - 2017-08-22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霸王有楚霸王一样的勇猛_东风传奇
  •   面具揭开了,就露出一张三角浓眉,双颧突出的同字脸老者,看他两鬓花白,少说也有六七十岁了。  祝纤纤轻咦一声道:  “会是项继楚!”  谷清辉道:  “他就是人称白面霸王的项继楚?”  祝纤纤点点头道:  “就是他。”  白面霸王项继楚,... - 2017-12-20
  • 第五十九章 一台之隔东西分泾渭 各有所逞正邪不并存_纵鹤擒龙
  •   岳天敏大惊失色,急忙纵目瞧去!咳!你当这人是谁?  他正是武林第一奇人醉仙翁,此刻活像叫花耍蛇似的,紧握着锋利剑尖。向岳天敏嘻嘻笑道:“小娃儿,放了她罢!”说到这里,忽然回头朝万妙仙姑叱道:“我老人家瞧在万钧牛鼻子份上,才伸一次手,还不... - 2017-12-28
  • 第五章 定风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把酒花前欲问公,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  第一节剑之决断在于利  夜,更深了。  晚星斜落,山风晃枝,草虫微吟,鸟音渐静。  正是江南多雨季节,天气变换无常。但见远处一朵厚重的乌云慢悠悠地飘近着,势缓且沉... - 2018-06-21
  • 老子·道德经 第五十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治人事天①,莫若啬②。夫唯啬,是谓早服③;早服谓之重积德④;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⑤,可以长久。是谓根深固柢,长生久视之道⑥。[译文]治理百姓和养护身心,没有比爱惜精神更为重要的了。爱惜精神,... - 2017-12-31
  • 第五十九章 各展其毒_引剑珠
  •   白髯黑袍老人手提长剑,笔直走到软轿前面,还不见轿中有何动静,不由大喝一声道:  “光棍眼里不揉砂子,朋友何用躲躲藏藏,还不给老夫出来?”  口中喝着,人已欺到轿前五尺,倏然住步,双目炯炯注视着轿中,暗自凝神戒备。  那知过了半晌,仍然不... - 2017-12-30
  • 第五十九章 各展其毒_引剑珠
  •   白髯黑袍老人手提长剑,笔直走到软轿前面,还不见轿中有何动静,不由大喝一声道:  “光棍眼里不揉砂子,朋友何用躲躲藏藏,还不给老夫出来?”  口中喝着,人已欺到轿前五尺,倏然住步,双目炯炯注视着轿中,暗自凝神戒备。  那知过了半晌,仍然不... - 2017-12-30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人心鬼城 叶落花残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秦风见海棠红已动真气,微然一笑道:  “冷姑娘怎样脱身,逃出龙潭虎穴,还请明告,使秦风明了佛字帮中实情……。”  冷月兰这时已然知道如不实说,决难幸免。  于是正色说道:  “冷月兰是用缩骨神功,挣脱绳索……。”  鬼矶士不待她说完,接...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 - 2018-01-14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