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你为何独独那么想让我见你的师父?”

      童颜想了想:“因为我没要兄弟,我觉得,有个师弟也挺好的。”

      许惊弦一路上心事重重,回到营地中,远远已能望见自己的帐前立着一道白影,正是御冷堂堂主宫涤尘。

      宫涤尘背负双手,仰首望月,直等到许惊弦来到身前,她的目光方才凝定在他的身上,淡淡道:“你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何深夜不归?”

      许惊弦心知在谷中与苍猊群的激战必瞒不过宫涤尘,便如实回答了。

      宫涤尘板着脸听完许惊弦的解释,沉声道:“无论你将来是否会离开御冷堂,只要一天在此,就要守一天规矩。你可明白?”

      许惊弦点点头:“弟子明白。”

      他正欲掀帘入帐,却被宫涤尘抬手止住:“你对我就没话说了吗?”

      “弟子违背堂规,自知理亏,无可分辨。”

      宫涤尘叹了口气:“随我来吧。”也不等许惊弦回答,当先往营地外走去。许惊弦无奈,我得跟上。

      两人来到山脚下一处无人的空地,宫涤尘寻了一块岩石,十分随意地挥袖拂去积雪,当下,又拍拍自己的身旁:“做这里吧。”

      许惊弦却依然立在原地:“弟子谨听堂主教诲。”

      宫涤尘无奈道:“既然当我是堂主,令你就坐你为何不遵?”

      许惊弦振振有词:“若被人瞧见,弟子犯上事小,只怕有损堂主的威严。”

      宫涤尘又好气又好笑:“三年前在清秋院,你还抢着要与我同床而眠,现在却又变得如此矜持,叫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许惊弦朗声道:“此一时彼一时。三年前我认你是大哥,如今你却是一堂之主,自然尊卑有别。”

      “你若非还当我是大哥,又怎会故意给我摆脸色?你只不过是想要试试看,你的宫大哥会不会因为你以下犯上而反目无情吧?”

      许惊弦呆了一下,被宫涤尘的话正正击中内心,三年前在京师相识相处的情景顿时浮现眼前,心情复杂无比。

      宫涤尘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久违的温柔:“小弦……”

      许惊弦截口道:“我的名字是琼保次捷!”

      宫涤尘不为所动:“三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如此称呼你,而这三年中,你也在没有叫我一声宫大哥……”

      许惊弦大声道:“承蒙堂主昔日错爱,弟子愧不敢当”

      宫涤尘并不动怒:“你读了那么多的书,就是为了和我斗嘴么?”许惊弦不语,一脸倔强。

      宫涤尘叹道:“无论你现在叫做琼保次捷也好,日后恢复称许惊弦也罢,在我心中,始终会记得我曾有过一个好兄弟……小弦。”

      许惊弦再也忍不住了:“堂主莫非认为动之以情,就可以打消我离开御冷堂的念头吗?”

      宫涤尘突然厉声道:“如果你蠢笨道如此看轻我,那么现在就走!”许惊弦却不挪步,嘴唇已被咬出一道血痕。

      宫涤尘冷冷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怪我暗中促成了你林叔叔与明将军的决战,最终才造成他殒命泰山绝顶的结局。但是你却不想想,暗器王林青是何等人物,气所作所为岂会因我一言而决?他与明将军之间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决战,无论你我,都改变不了分毫。”

      听的宫涤尘梯级暗器王林青的名字,许惊弦的身体轻轻一震,欲言又止。

      宫涤尘放软口气:“我早已不再当你是个孩子,但你却偏偏要执著于这样孩子气的念头。究竟你已认定我是导致暗器王之死的罪魁祸首,还是不敢面对真正的敌人,所以才选择更容易的方式逃避?”

      许惊弦咬牙道:“我没有逃避,我会面对一切!”

      宫涤尘耸耸肩:“评价一个人是看他已做到的事,而不是想要做到的事。”

      “这三年来,我每日每夜都想着替你林叔叔报仇!”许惊弦缓缓抬起头,“但我知道御冷堂和明将军的关系,你们会全力阻止我所有对明将军不利的行动,更不会任由我去杀他。所以,我不会对你透露我的想法。”

      宫涤尘无声地笑了:“首先,御冷堂虽然有自己的使命,但是决不会置江湖规矩于不顾,横加插手你与明将军之间的个人恩怨;其次,御冷堂根本没有必要阻止你,甚至会给予你一些帮助,因为对于明将军来说,一个强大的敌人反而会激发他的战志,这或许才更符合御冷堂分目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望着许惊弦,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揶揄的笑意,“你凭什么可以杀得了明将军?”

      许惊弦沉默良久,方才从齿缝间迸出一句话:“我将穷我一生的力量,做到这一点!”

      他言语中毫不掩饰的滔滔恨意令宫涤尘暗暗心惊:“你以为只要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与否就都不重要了吗?自古艰难唯一死,任它家仇国恨、是非恩怨,两眼一闭便可以全然不管了么?人各有志,我不会完全否定你的想法,但我有责任给你指出一条更有希望的路……”

      “不!你对我没有任何责任!”

      宫涤尘淡淡道:“如果你认我为兄长,我有责任关心你;如果你当我是朋友,我有责任提醒你你;至不济,你如今还称呼我一声堂主,我更有责任给你一份忠告。”

      许惊弦望着宫涤尘,心潮起伏。这三年来,宫涤尘还从没有对他说过这么多话,始终有意无意地与他保持着距离。而此刻,当他决定离开御冷堂时,这个曾经在他心中既敬且佩的大哥仿佛又从新回来了。

      宫涤尘叹了口气:“这三年里,我曾经有意孤立你,苛刻你,甚至故意在众弟子面前贬低你。但我相信,你有足够的判断力,能够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许惊弦的眼睛模糊了。是的,他从没有怀疑过宫涤尘的用意,反而用加倍的努力回报这大哥的“苛刻”。他曾是堂中最优秀的弟子……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自暴自弃,用消极的方式反抗。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他的反抗表面上是针对御冷堂,针对宫涤尘,暗地里却是对自己的极度失望。

      “知道我为何要给你起名叫琼保次捷么?”

      “因为我是初八来到御冷堂,又遇着扶摇。”

      “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知道你绝非久居人下之辈,御冷堂只是你暂时的容身之所,却不是属于你的天空;而我也相信,你总有一日会如雄鹰般与非冲天!我针对你的一切行为,都只是为了让你日后飞得更高,飞得更远。”许惊弦一震,一时说不出话来。

      宫涤尘将话锋一转:“不过,虽然我知道你迟早都会离开,却没想到会是现在。告诉我,你想离开御冷堂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许惊弦低声道:“因为我无法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像我一样?你有比我更敏捷的心思,更远大的志向,甚至还拥有比我更高的智慧和领悟力。你还需要些什么?”宫涤尘眉头轻佻,“模棱两可的答案只能说明你还是不敢正视自己。”

      许惊弦一咬牙,毒咒发誓般缓缓道:“我不能像你一样,连成绝世武功!”

      宫涤尘抚掌而笑:“对!这才是你真正的心结。正如你对堂使所说,你虽然渴望替亲人复仇,但是更渴望一切是在公正的情况下进行。开始你丹田受损,无法修成深厚内力,纵有精妙招式,最多也只能对付普通对手,遇见真正的一流高手,比如明将军,你没有丝毫胜算。那么,你告诉我,你来开御冷堂之后就可以有办法补偿你的遗愿么?”

      许惊弦沉默许久,才无比艰难地摇摇头。

      “那么你又能如何?为了报仇,放弃自己的原则?”

      “是!我可以不择手段,报仇之后,立即以死相谢。”

      宫涤尘伸出一个手指轻摇:“不要在我面前轻言生死,不管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59-971.html - 2018-06-14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 - 2018-07-10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 - 2018-06-27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 - 2018-06-23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大熊和小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熊和小象彼此不服气,它们都说自己的力气大。一天,山羊老伯果园里的果子成熟了,正巧大熊路过,它拍拍胸脯说:"老伯,我来帮您把果子全部搬回家吧!"山羊老伯感激的点点头。  大熊抱起大筐里的苹果,一趟一趟的山羊老伯家走去。渐... - 2018-07-16
  • 甜甜变成糊涂涂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甜甜爱吃糖,每当妈妈喊他:“喂!别再吃糖啦!”他就会笑嘻嘻地说:“谁让你给我起名叫甜甜呢,甜甜还能不爱吃糖吗?”  一天,妈妈去河边洗衣服,甜甜在家可来了劲,打开糖盒子一块接一块地吃起来。吃呀,吃呀,那糖填满了肚子,又从肚子充满了... - 2018-07-15
  • 吱儿吱儿不怕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娇生惯养的小老鼠胆子特别小,听到一丁点儿声音,就会吓得全身发抖。对这事,他自己也很难过。可没有办法。有一天,一个杯子“啪”的一声摔碎了,小老鼠差点儿丢了魂,全身抖个不停。鼠妈妈赶紧跑过来,  把他搂在怀里,可还是不行。“妈……妈、妈,我... - 2018-07-15
  • 丑小鸭后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安徒生家那只人见人憎的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啦!”  一只正在湖边找食鳝鱼头的小鸭子看到独自流浪湖中的丑小鸭和一群白天鹅一起飞向蓝天,大惊失色,慌慌张张跑回来,把这奇事广而告之。小鸭子的父亲听了狠狠啄它一口,骂他胡说八道!那个丑家伙若能变成... - 2018-07-15
  • 五千桶井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帮人提水,是她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初二那年的一天,当她看到年迈的庹奶奶拎只瓦罐,挪着一双脚去井旁打水的时候,心不由得揪了一下。庹奶奶是村里的空巢老人,儿子媳妇都在城里打工,孩子也接走了,只剩下她一人艰难度日。要命的是,她家离水井远,... - 2018-07-15
  • 爱是前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是她“咯咯”的笑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据我所知,句型图解可不那么有趣。  这是五月初,我在洛杉矶中南部教一班16岁的贫民区学生。尽管我已经当了三年教师,但这个班已经达到我的忍耐极限许多次了,我早已打算好到了暑假就与他们说再见。  对贫民区的... - 2018-07-15
  • 我和橘皮的往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多少年过去了,那张清瘦而严厉的,戴600度黑边近视镜的女人的脸,仍时时浮现在我眼前,她就是我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老师:想起她,也就使我想起了一些关于橘皮的往事……  其实,校办工厂并非是今天的新事物。当年我的小学母校就有校办工厂,不过规模... - 2018-07-15
  • 和一朵花的约定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蜜蜂在花朵上忙碌着,突然隐隐听到有微弱的啜泣声。谁在哭呢?蜜蜂抬头向四处搜寻,看到不远处有一朵金黄的小花盛开着。  蜜蜂飞过去,停在花朵上问道:“你开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还要哭呢?”  “我承认我长得不丑,但我很孤单,看着别人都有朋友,... - 2018-07-15
  • 小狐狸穿新衣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的妈妈给它买了一件新衣裳,小狐狸高兴地不得了,穿着它找好朋友们玩儿。  小兔子、小猴子见了,都夸赞小狐狸的衣裳好看,小狐狸更高兴了,从那以后,每天都穿着那件衣裳。可是渐渐地,大家都不愿意和小狐狸玩儿了,小狐狸很难过,它问妈妈这是怎...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