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搏苍猊(2)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已走出几步,听到许惊弦的话,亦觉得没有没必要对不自己还小上五六岁的少年赌气,一时颇有些赧然。

      他本就孩子气十足,但在许惊弦面前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回过头来哈哈一笑:“放心吧,我保证你决不后悔。一般人想见师父,我还不愿意呢。”

      “你为何独独那么想让我见你的师父?”

      童颜想了想:“因为我没要兄弟,我觉得,有个师弟也挺好的。”

      许惊弦一路上心事重重,回到营地中,远远已能望见自己的帐前立着一道白影,正是御冷堂堂主宫涤尘。

      宫涤尘背负双手,仰首望月,直等到许惊弦来到身前,她的目光方才凝定在他的身上,淡淡道:“你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何深夜不归?”

      许惊弦心知在谷中与苍猊群的激战必瞒不过宫涤尘,便如实回答了。

      宫涤尘板着脸听完许惊弦的解释,沉声道:“无论你将来是否会离开御冷堂,只要一天在此,就要守一天规矩。你可明白?”

      许惊弦点点头:“弟子明白。”

      他正欲掀帘入帐,却被宫涤尘抬手止住:“你对我就没话说了吗?”

      “弟子违背堂规,自知理亏,无可分辨。”

      宫涤尘叹了口气:“随我来吧。”也不等许惊弦回答,当先往营地外走去。许惊弦无奈,我得跟上。

      两人来到山脚下一处无人的空地,宫涤尘寻了一块岩石,十分随意地挥袖拂去积雪,当下,又拍拍自己的身旁:“做这里吧。”

      许惊弦却依然立在原地:“弟子谨听堂主教诲。”

      宫涤尘无奈道:“既然当我是堂主,令你就坐你为何不遵?”

      许惊弦振振有词:“若被人瞧见,弟子犯上事小,只怕有损堂主的威严。”

      宫涤尘又好气又好笑:“三年前在清秋院,你还抢着要与我同床而眠,现在却又变得如此矜持,叫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许惊弦朗声道:“此一时彼一时。三年前我认你是大哥,如今你却是一堂之主,自然尊卑有别。”

      “你若非还当我是大哥,又怎会故意给我摆脸色?你只不过是想要试试看,你的宫大哥会不会因为你以下犯上而反目无情吧?”

      许惊弦呆了一下,被宫涤尘的话正正击中内心,三年前在京师相识相处的情景顿时浮现眼前,心情复杂无比。

      宫涤尘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久违的温柔:“小弦……”

      许惊弦截口道:“我的名字是琼保次捷!”

      宫涤尘不为所动:“三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如此称呼你,而这三年中,你也在没有叫我一声宫大哥……”

      许惊弦大声道:“承蒙堂主昔日错爱,弟子愧不敢当”

      宫涤尘并不动怒:“你读了那么多的书,就是为了和我斗嘴么?”许惊弦不语,一脸倔强。

      宫涤尘叹道:“无论你现在叫做琼保次捷也好,日后恢复称许惊弦也罢,在我心中,始终会记得我曾有过一个好兄弟……小弦。”

      许惊弦再也忍不住了:“堂主莫非认为动之以情,就可以打消我离开御冷堂的念头吗?”

      宫涤尘突然厉声道:“如果你蠢笨道如此看轻我,那么现在就走!”许惊弦却不挪步,嘴唇已被咬出一道血痕。

      宫涤尘冷冷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怪我暗中促成了你林叔叔与明将军的决战,最终才造成他殒命泰山绝顶的结局。但是你却不想想,暗器王林青是何等人物,气所作所为岂会因我一言而决?他与明将军之间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决战,无论你我,都改变不了分毫。”

      听的宫涤尘梯级暗器王林青的名字,许惊弦的身体轻轻一震,欲言又止。

      宫涤尘放软口气:“我早已不再当你是个孩子,但你却偏偏要执著于这样孩子气的念头。究竟你已认定我是导致暗器王之死的罪魁祸首,还是不敢面对真正的敌人,所以才选择更容易的方式逃避?”

      许惊弦咬牙道:“我没有逃避,我会面对一切!”

      宫涤尘耸耸肩:“评价一个人是看他已做到的事,而不是想要做到的事。”

      “这三年来,我每日每夜都想着替你林叔叔报仇!”许惊弦缓缓抬起头,“但我知道御冷堂和明将军的关系,你们会全力阻止我所有对明将军不利的行动,更不会任由我去杀他。所以,我不会对你透露我的想法。”

      宫涤尘无声地笑了:“首先,御冷堂虽然有自己的使命,但是决不会置江湖规矩于不顾,横加插手你与明将军之间的个人恩怨;其次,御冷堂根本没有必要阻止你,甚至会给予你一些帮助,因为对于明将军来说,一个强大的敌人反而会激发他的战志,这或许才更符合御冷堂分目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望着许惊弦,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揶揄的笑意,“你凭什么可以杀得了明将军?”

      许惊弦沉默良久,方才从齿缝间迸出一句话:“我将穷我一生的力量,做到这一点!”

      他言语中毫不掩饰的滔滔恨意令宫涤尘暗暗心惊:“你以为只要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与否就都不重要了吗?自古艰难唯一死,任它家仇国恨、是非恩怨,两眼一闭便可以全然不管了么?人各有志,我不会完全否定你的想法,但我有责任给你指出一条更有希望的路……”

      “不!你对我没有任何责任!”

      宫涤尘淡淡道:“如果你认我为兄长,我有责任关心你;如果你当我是朋友,我有责任提醒你你;至不济,你如今还称呼我一声堂主,我更有责任给你一份忠告。”

      许惊弦望着宫涤尘,心潮起伏。这三年来,宫涤尘还从没有对他说过这么多话,始终有意无意地与他保持着距离。而此刻,当他决定离开御冷堂时,这个曾经在他心中既敬且佩的大哥仿佛又从新回来了。

      宫涤尘叹了口气:“这三年里,我曾经有意孤立你,苛刻你,甚至故意在众弟子面前贬低你。但我相信,你有足够的判断力,能够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许惊弦的眼睛模糊了。是的,他从没有怀疑过宫涤尘的用意,反而用加倍的努力回报这大哥的“苛刻”。他曾是堂中最优秀的弟子……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自暴自弃,用消极的方式反抗。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他的反抗表面上是针对御冷堂,针对宫涤尘,暗地里却是对自己的极度失望。

      “知道我为何要给你起名叫琼保次捷么?”

      “因为我是初八来到御冷堂,又遇着扶摇。”

      “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知道你绝非久居人下之辈,御冷堂只是你暂时的容身之所,却不是属于你的天空;而我也相信,你总有一日会如雄鹰般与非冲天!我针对你的一切行为,都只是为了让你日后飞得更高,飞得更远。”许惊弦一震,一时说不出话来。

      宫涤尘将话锋一转:“不过,虽然我知道你迟早都会离开,却没想到会是现在。告诉我,你想离开御冷堂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许惊弦低声道:“因为我无法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像我一样?你有比我更敏捷的心思,更远大的志向,甚至还拥有比我更高的智慧和领悟力。你还需要些什么?”宫涤尘眉头轻佻,“模棱两可的答案只能说明你还是不敢正视自己。”

      许惊弦一咬牙,毒咒发誓般缓缓道:“我不能像你一样,连成绝世武功!”

      宫涤尘抚掌而笑:“对!这才是你真正的心结。正如你对堂使所说,你虽然渴望替亲人复仇,但是更渴望一切是在公正的情况下进行。开始你丹田受损,无法修成深厚内力,纵有精妙招式,最多也只能对付普通对手,遇见真正的一流高手,比如明将军,你没有丝毫胜算。那么,你告诉我,你来开御冷堂之后就可以有办法补偿你的遗愿么?”

      许惊弦沉默许久,才无比艰难地摇摇头。

      “那么你又能如何?为了报仇,放弃自己的原则?”

      “是!我可以不择手段,报仇之后,立即以死相谢。”

      宫涤尘伸出一个手指轻摇:“不要在我面前轻言生死,不管你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59-971.html - 2018-06-14
  • 小孩1分钟故事大全文字版 - 5068儿童网
  •   小孩1分钟故事不长不短,一分钟给孩子说完,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小孩1分钟故事,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谁最聪明  春天到了,小猪、小熊和小猴要造一座新房子。造新房子需要木头。它们来到茂密的森林里,先伐木头,再木头运回去。小猪用鼻子拱木头... - 2019-05-23
  • 第四章 夜搏苍猊(1)_山河_故事大全
  •   多吉大奇,忍不住插嘴:“原来白玛有父亲?”  “‘难道你以为她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达娃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那时,我与堂使在山头上发现,山坳中有一群不明身份正在追杀一个怀抱孩子的青衣汉子,他就是白玛的父亲,而怀中的白玛不过三四岁,那群... - 2018-06-14
  • 倒霉的小狼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狼第一次离开妈妈,自己去找吃的。(狼爱吃什么?) 悄悄来到兔宝贝家窗前,偷偷地探出头来。不过,兔妈妈早就发现小狼了。(兔妈妈是怎么发现小狼的?) 妈妈向小兔努了努嘴,装作对小兔发起了脾气,“再不乖,把你扔到窗外喂狼吃!&rdq... - 2019-05-21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四章 东厢迎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灵岩大师急急问道:“老施主在何处见到敝师兄的?”  旋风煞木通阴沉的道:“老夫夫妇因此庙东厢乃是厉山阴脉结穴之地,适合徒儿练功,才于十天之前搬来此地。”他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左边那口棺材,又道:“老夫暂时借住的那口棺木,就是装着那个黄衣... - 2018-01-18
  • 第四章 夜访藩司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船到望仙桥,恰正是周少棠舌战黄八麻子,在大开玩笑的时候,螺蛳太太午前便派了亲信,沿运河往北迎了上去,在一处关卡上静候胡雪岩船到,遇船报告消息。   &nbs... - 2018-01-19
  • 第四章 西帮腿长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六爷被驱鬼的锣声惊醒后,再也没有睡着。   母亲的灵魂不来看他,已经有许多年了。奶妈说,母亲并非弃他而去,是升天转世了。但明年秋天,就要参加乡试,他希望母亲来保佑他初试中举,金榜题名,分享他的荣耀。  神奇的是,他在心里... - 2018-01-19
  • 第四章 左宗棠接两江总督的任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在上海,一直等得到左宗棠的确实信息。左宗棠已于十月十八日出京,但不是由天津乘海轮南下,经上海转江宁去接两江总督的任,而是先回湖南扫墓,预计要到年底快封印时,才会到任,胡雪岩本打算在上海迎... - 2018-01-17
  • 第四章 千里寻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这是唐河一处渡头!  从南阳到唐河县,是一条大路.但唐河一衣带水,江面潦阔,那时候还没有这么长的桥,行人车马,都得靠渡船渡河。  这种渡船,是专门渡河的,船舱内容得下几辆马车,还可以载上三五十个人,两边对开,此来彼往,整天像穿梭般在江面... - 2018-01-18
  • 第四章 红灯香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前面八对红灯,原来竟是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少女,身穿玄色紧窄衣绔,红绢包头,秀发披肩,每人右手提着一盏六角红纱宫灯,缓缓前导。  宫灯后面,却是四个奇丑无比的黑衣妇人,肩抬着一乘绣金软轿,像行云流水般往林中行来。  守在林外的三义会徒众,一... - 2018-01-13
  • 第四章 秋迁院落浑非昨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不知她说的封“老前辈”是谁?口中含糊应了一声。  玄衣女子接着道:“贱妾听说岳少侠是从马迹山来?”岳少俊点头道:“不错,在下确是从马迹山来。”  玄衣女子一双秋波望着岳少俊,问道:“岳少侠见到宋老爷子了么?”  岳少俊心中一动,暗... - 2018-01-13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
  • 第四章 尤老五替胡雪岩接风(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上海县城筑于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原是用以“备倭”的,城周九里,城墙高二丈四尽,大小六个城门,东南西北四门,名为朝宗、跨海、仪风、晏海,另外有宝带、朝阳两门,俗称小东门、小南门。他们的船就泊在小东... - 2018-01-13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四章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_活着_故事大全
  •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 - 2018-01-21
  • 第四章 各怀机心(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司老怪点头道:“路兄说得极是,哦,这么说,厉九娘这老贼婆是自找死路,再也出不来。”  路五爷轻轻叹息一声道:“出不去的,岂止是厉九娘?咱们出路已断,也同样被困在这里了。”  司老怪道:“路兄真的不知道有出路?”  路五爷微微摇头道:“兄... - 2018-01-27
  • 第四章 出生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58年秋天,年轻的孙广才与后来出任商业局长的郑玉达相遇在去南门的路上。郑玉达在晚年时,向他的儿子郑亮讲叙了当初的情景。风烛残年的郑玉达那时正受肺癌之苦,他的讲叙里充满肺部的呼呼声。尽管如此,郑玉达还是为当初情景的重现而笑声朗朗。  ... - 2018-02-09
  • 第四章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你就哇哇乱叫了。”  许玉兰躺在产台上,两只腿被高高架起,两条胳膊被绑在产台的两侧,医生让她使劲,疼痛使她怒气冲冲,她一边使劲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许三观!你这个狗娘养的……你跑哪儿去啦……我疼死啦……你... - 2018-02-06
  • 第四章 次日午后柳生来到一村子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次日午后,柳生来到一村子。这村子不过十数人家,均是贫寒的茅舍。茅舍上虽有烟囱挺立,却丝毫不见炊烟升空四散开去的情景。因为日光所照,道上盖着一层尘灰,柳生走在上面,尘土如烟般腾起。道上依稀留有几双人过后的足印,却没有马蹄的痕迹,也没有狗和... - 2018-02-11
  • 第四章 兰陵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秋月急叫道:“虎妈妈……”  虎婆子白发飘动,厉叱道:“小丫头,你给我站开去!”  南振岳剑眉陡剔,朗笑道:“在下奉召而来,放肆的只怕不是在下吧?”  虎婆子道:“你是说我?”  南振岳昂首道:“差不多!”  虎婆子一掳袖管厉笑道:“你... - 2018-02-26
  • 第四章 马陵先生携同徐少华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 - 2018-03-13
  • 第四章 神秘帮会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董百川怒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白髯青袍老人摇手道:“董护法不用和他多说,他既然向本座挑战,本座就让他见识见识。”  董百川连连应“是”,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坛主,今天怎么会有如此好说话了?”  白髯青袍老人目光... - 2018-03-08
  • 第四十四章 李光头让林红休息了四天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让林红休息了四天,其实到了第三天的夜晚,林红的身体已经冲动起来了,她辗转反侧,渴望着李光头此刻就压在她的身上。她和宋钢结婚二十年,她的性欲沉睡了二十年,如今年过四十了,突然被李光头唤醒,她的性欲开始汹涌澎湃了,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终... - 2018-02-05
  • 第四章 李光头经常和其他的厂长们一起开会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成了李厂长以后,经常和其他的厂长们一起开会。都是一些身穿中山装脚蹬黑皮鞋的人物,李光头和他们笑脸相迎握手致意,几个月下来李光头就和他们称兄道弟了。李光头从此进入了我们刘镇的上流社会,于是造就了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他喜欢昂着头和别人... - 2018-02-02
  • 第四章 首次交锋以“谜”相待_商道_故事大全
  •   “喂,”朴宗庆马上叫来了下人们,“你们有谁知道来访的吊客中有一个义州姓林的商  人吗?”  “小人们知道。”  朴钟一早就把所有的下人买通,几乎没有一个当差的不知道林尚沃的名字。  “那人现在在哪里?”  “住在七牌街的小旅馆。”  “... - 2018-01-12
  • 第四章 各怀机心(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司老怪敞笑一声,双肩一晃,跟着朝石门中奔去。  八手罗刹那还怠慢,急急掠起,跟着两人身后追了过去。  就在她快要掠近石门之际,司老怪突然转过身来,喝道:“你还不给我站住?”  抬手一掌,迎着八手罗刹劈了过来。  八手罗刹怎么也没想到司老... - 2018-01-27
  • 第四章 夜探空堡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两人离开甘家庄,蓝如玉和云飞白在肩而行,还不时的用摺、扇指点看田圾村落,边走边谈,旁人看来,他们像是同窗好友,到郊外散步来的一般。  云飞白看她一路谈笑自若,举步从容,吐属集雅,果然一派书生模样,对她印像,不觉渐渐改观,心中忖道:“此女... - 201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