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

      “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

      “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了,你看眼下众人,除了高大侠,柳门主和兄弟之外,那一个还能清醒。

      袁丽姬这时正将六个昏迷不醒的伤者,仔细把脉珍视了一会,脸色凝重,沉默不语的站在一旁。

      高云岳这时接声说道:

      “黄老弟,冷少侠的话说得不错,咱们今日虽然逃出九灯龙船,但只有等死的份儿,唉!事实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阴互功夫,竟然这般厉害。”

      蓦然只听袁丽姬缓缓的说道:

      “根据我刚才察视六人伤情,看来对方是用一种极其阴毒的内家气劲,击伤你们少阴,焦阳,胆经之脉,以致阴阳二火上升,遁身周转,致使混身奇热,脑智发昏,以及胆经被伤,面色惨白,气机艰难,心脉跳动微弱,七日后气血枯竭而亡。”

      这一番活,听得冷白更感绝望,他乃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当然心中极不愿这般夭逝,所以闻言后,脸上笼罩着一丝凄凉、悲哀之色,双眼无神地望着苍穹浮云,不知在想些什么。

      高云岳生性豪气干云,视死如归,闻听此言,反而更加安静,他抬目望了左侧!柳雁红一眼,说道:

      “柳师妹,我们现在即将要离开人世,不知你有什么遗冒交待黄少侠。”

      艳玫瑰柳雁红杏目圆睁,瞪了高云岳一眼.怒道:

      “咱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哼!若非遇上你,我也不会牵涉入伏虎剑的旋涡中,而去千草泽岛。”

      高云岳淡淡的说道:

      “人之生死,上苍早已注定,高云岳死而何憾!不过,愚兄对于师妹之死,确实引以为疚。但是事情已到这般地步,恨天怨人,亦复何用。”

      柳雁红冷冷一笑,道:

      “那么你就默默的等死神降临吧,还问我有什么遗言干什么?”

      高云岳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

      “咱们如今虽然要死,但要死得无忧无虑。”

      柳雁红冷冷笑道:

      “人之死,双眼一闭,撤手西归,还有什么忧虑的事情。”

      高云岳浩然长叹道:

      “柳师妹,乃是红花门一代门主,难道你不为咱们红花门后代着想。”

      柳雁红蓦地杏目一睁,问道:

      “师兄的意思,是什么?何不说个清楚。”

      高云岳道:

      “愚兄是要师妹在临死之前,将掌门之位,传于本门弟子……”

      柳雁红思索片刻,说道:

      “本门自从师父传自师姊,师兄,师妹三人,红花门除了咱们三位,还有谁能掌之红花门主?”

      高云岳微微一笑,道:

      “目前有一人是咱们红花门主最适当的人选。”

      柳雁红满脸惊异道:

      “难道师兄已经有了传徒?”

      高云岳摇头笑道:

      “不,这人久是师姊的传徒!”

      柳雁红脸色骤变,叫道:

      “你说是他!黄秋尘。”

      高云岳点头说道:

      “不错,黄老弟不但得了师姊的武功精髓,而且生性仁侠,虚怀若谷,红花门主或为黄老弟担任,我红花门定然重新恢复十多年前的光明,强大……”

      柳雁红闻言突然仰首一阵凄厉的格格娇笑、道:

      “想不到啊!想不到,红花门一代门主之位,竟然落到一位被驱逐出门墙的师姊传徒身上……”

      黄秋尘听到这事情,心中大惊,赶忙说道:

      “高大侠,你们目前不是好好的活着,怎么谈起这种身后之事呢?”

      高云岳惨然说道:

      “七日时间,谅已过了二日,剩余时光,弹指即逝,高云岳身为红花门人,若在死前,不将掌门之事交待,死不瞑目。”

      黄秋尘突然凄凉的说道:

      “你们七日之后,苦是真的如言死去,我黄秋尘也不会侥幸不死!”

      这句话,便高云岳心头大惊,袁丽姬也是芳心一震……

      高云岳急问道:

      “黄老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黄秋尘凄然说道:

      “你们有所不知,我在千草泽岛也中了九龙王尊的暗算,最迟八日后即死。”

      袁丽姬吃惊的问道:

      “这是真的吗?”

      蓦地传来一个冷森森,阴恻恻的声音,接道:

      “是真的!八日后,他也难逃惨死噩运。”

      这缕语音,冰冷的像似地窖中吹起了一阵阴风,使场中诸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大家的眼光齐向发声处望去。

      一个肩背古剑,身材修伟;指髯齐胸,面蒙青中,身着龙黄缎长袍的魔影,缓缓由楼阁左侧转了出来。

      他一现出身,那双如同霜刃的锐眸微然掠扫场中诸人一眼,阴森森的低笑,笑声接下说道:

      “不过我不愿让你们六日后自生毁灭,今日你等一个也休想逃出七步之外。”

      场中诸人,除了袁雨姬没有凝神作态之外,黄秋尘、高云岳、冷白、柳雁红个个都钠气凝神,准备以本身功力,拼抗敌人一击。

      九龙王尊走到众人六步之内,看到拥容华贵,威严录穆的袁丽姬,心头像似一震,倏而止步冷冷一笑道:

      “女娃儿,你是谁?”

      袁丽姬脸罩寒霜,冷然问道:

      “阁下可是九龙王尊。”

      九龙王尊嘿嘿笑道:

      “不错。”

      袁丽姬黛眉倏地一扬,肃声问道:

      “在千草泽岛一个幼龄少女,你给她吃了什么药物?”

      这一问,九龙王尊象是一惊,但随即干声冷笑,道:

      “消魂蚀骨九龙丹。”

      袁丽姬突然喝道:

      “你这衣冠禽兽,污辱尚未成年少女,掌伤众豪,屠杀三桅帆船五十余条人命,这种惨绝人性的行为,百年来江湖武林从未有像你这种滔天大罪之人。”

      九龙王尊闻听这番话,怔了一怔,双眸迅快掠过一道杀机,冷冷问道:

      “你怎么知道屠杀三桅帆船之事。”

      突然听到黄秋尘朗声叫道:

      “注意他的左手……”

      喝声未完,九龙王尊冷笑一声,左掌倏地一场劈出,但觉一股劲风挟着阴寒之气,猛向黄秋尘,高云岳等几人逼去。

      袁丽姬娇叫一声,喝道:

      “黄相公……不要接他掌力,快带伤者退开……

      她暗腕一翻,迅炔打出一道般禅掌劲,劲风呼呼,横里击出。

      黄秋尘、高云岳、冷白、柳雁红四人早已蓄势戒备九龙王尊一掌劈出,四掌并举也随即发动。

      几股潜力一接,立时卷起一阵旋风,黄秋尘等四人掌劲刚劈出,立时各觉着心神一震,一缕阴冷之气,逼人生寒。

      高云岳首觉不妙,大声喝道:

      “快退!”

      黄秋尘,冷白,柳雁红高云岳不约而同,迅快抓起身侧的伤者,跃出了六七步。

      一阵激荡旋风哑呜大作,只听二声惨哼传出,那救援不及的洪杰,和黑手岩那个黑衣大汉,二个躯体被旋风卷带三丈开外。撞到阁楼石阶上,脑袋进裂,鲜血四喷,齐齐魂归西天。

      蓦见袁丽姬路到高云岳身侧,说道:

      “高大侠把剑借我,几位赶紧先走,让我挡他一阵。”

      她话虽说的婉转,但神态之间,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高云岳无暇思索,将长剑递给袁丽姬,叹息一声,说道:

      “大家快走!”

      黄秋尘断后,一行疾向群山峰峦冲去。

      只听九龙王尊发出一,阵阴诡的哈哈好笑,道:

      “几位还想走吗?”

      他纵身跃起三丈,旋出轻功绝技,“拔步登空”猛向黄秋尘扑去。

      九龙王尊身形刚起,袁丽姬连人带剑化做一道银虹,横侧拦截。

      九龙王尊目睹一片银芒卷着凌厉剑风迎面轩下。这乃是剑术中最高造诣的驭剑术,不觉心神一震,凌空劈出一股猛掌风,翻身落地。

      袁丽姬娇躯曼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079-945.html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八章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沙丘顶上黑沉沉的,赤峰的屋子关紧了门,灯却还亮着,不知忙什么。  你那件红衣服呢?小奕想起了什么。  留在绿洲的柳树林里了,她轻描淡写道,慢慢再说罢。  那就早些睡!小奕送到了门口,就想抽身。  菁儿嘴里应着,却倚在门边,很固执地瞧着他... - 2018-12-12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四十八章 千钧一发 绝处逢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风飞大喝一声,蓦然欺身而近,一把扣住煞星手冷白右肘,沉声说:“冷兄,你为何对‘九龙王府’刑堂如此畏惧……跟着兄弟、他们亦奈何你不得……。”  煞星手冷白全身劲道顿失,高举的手亦萎落下来……岳凤飞环扫周遭一眼,的道:“冷兄,快振作精神,...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五十八章 郎心似铁 流水无情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看黄秋尘不理不采,满怀幽怨无处发泄,凄然慨叹,但这“狠心”两字,却是低微的几乎无法听出。  可是“狠心”两字传入黄秋尘耳中,却如霹雳晴天,不由停步转身,正色说道:  “在下从未辜负姑娘,你待我的一番诚挚的友情,我黄秋尘一生难忘,不...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观音庵修行的姑子大多是豪门望族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扬州郊外的观音庵,虽算不上什么名胜古迹,却因这里修行的姑子,大多是出身江南的豪门望族,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为富贵人家的女眷所喜爱。传说这里的送子娘娘特灵,所以那些刚结婚或久婚不育的女子,都喜欢到这赶时髦来许愿,在送子娘娘这里求得一男半女... - 2018-06-0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远上少林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心善大师的职掌是接待宾客,虽非罗汉堂专司各大门派的联系事宜,但也每日都有武林中人接触,对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莫不了如指掌,此刻听二人自报名号,却是从未听人说道。  但他究竟不愧是少林寺的知客堂老座了,并不因对方二人名不见经传就忽略过去。相反... - 2018-05-17
  • 第十八章 阵图何足困斯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哈哈一笑,不知怎的身形一侧,竟从一瓢子和十善,十行三件兵器中闪了出去。一个转身,左足支地,右腿横向扑到身后的四个武当门人扫去。  他这一着快逾闪电,四个蓝袍道人,刺出去的剑锋,因对方身子一侧,四柄长剑交叉而过,全落了空,几乎刺到自己... - 2018-05-06
  • 第十八章 丁少秋跟着她来至一座偏院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跟着她走出厨房,从小天井进入穿堂,再穿过一个小天井,来至一座偏院。  青衣少女脚下一停,回身道:“刘婆婆就在里面等你,你快进去吧!”  丁少秋点点头,举步跨入,目光一瞥,只见这间房屋十分宽敞,除了右首靠壁处放着一排兵器架,架上刀剑... - 2018-05-03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十八章 双侠戏贼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怪蓝云压力骤松,大笑一声,一条铁链,又纵横劈击,反攻而来。  那边单于雷短槊阔剑,隐夹风雷,步步进逼,点苍双雁确已感到有力难使,陡觉有人大喝一声,抡剑冲入。  万雨苍百忙之中,定睛一瞧,来的正是银鳞剑客陶琨,精神一振,右手长剑,刷刷两...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逍遥天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业已厌恶淫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淫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淫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 - 2018-05-26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想吞天池的老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东北虎,非常狂妄。他遇见一只漂亮的鹿,说:"我要吃掉你!"鹿说:"不行呀,我在长白山天池边上土生土长,是吸吮了天池的"天、地、山、水"之精华而修炼成的仙鹿,你吃不了!""笑话!天、地、山... - 2018-12-08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梦想比条件重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我上高二那年开始,如果没有雨或者恶风,每天傍晚在我家单位的大院花园里,都会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草坪上练习拉小提琴,她那娴熟和富有表现的琴声就像一只只轻盈优美的蝴蝶,在花园的上空飞舞……美中不足的是,小女孩长得并不好看,一块黑色的... - 2018-12-09
  •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人鱼不光居住在南方的大海里,也曾在北方的大海中生活过。  北方的大海一片碧蓝。—次,人鱼从海中爬到岩礁上,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一边休息。  云隙中漏出的月光,冷冷地撒在波涛上,举目四望,巨浪滚滚,茫无际涯。  人鱼心想:这是多么凄... - 2018-12-09
  • 棉花糖小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做棉花糖的手艺人背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又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啊!”他嘴里念叨着,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走到郊区的一片空地时,手艺人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做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搅啊搅啊,捏啊揉啊……不一会儿... - 2018-12-09
  • 不得了的倔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倔巫婆读到了一个老太太用铁棒来磨针的故事,故事里说,老太太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人,真是不得了!倔巫婆决定要做这样不得了的人!让大家好好看看。  她到城里的铁匠那儿买了最大的一根铁棒,开始在路口的石头上磨针。她想,不管谁路过这里,一定都会问... - 2018-12-09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