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

      “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

      “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了,你看眼下众人,除了高大侠,柳门主和兄弟之外,那一个还能清醒。

      袁丽姬这时正将六个昏迷不醒的伤者,仔细把脉珍视了一会,脸色凝重,沉默不语的站在一旁。

      高云岳这时接声说道:

      “黄老弟,冷少侠的话说得不错,咱们今日虽然逃出九灯龙船,但只有等死的份儿,唉!事实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阴互功夫,竟然这般厉害。”

      蓦然只听袁丽姬缓缓的说道:

      “根据我刚才察视六人伤情,看来对方是用一种极其阴毒的内家气劲,击伤你们少阴,焦阳,胆经之脉,以致阴阳二火上升,遁身周转,致使混身奇热,脑智发昏,以及胆经被伤,面色惨白,气机艰难,心脉跳动微弱,七日后气血枯竭而亡。”

      这一番活,听得冷白更感绝望,他乃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当然心中极不愿这般夭逝,所以闻言后,脸上笼罩着一丝凄凉、悲哀之色,双眼无神地望着苍穹浮云,不知在想些什么。

      高云岳生性豪气干云,视死如归,闻听此言,反而更加安静,他抬目望了左侧!柳雁红一眼,说道:

      “柳师妹,我们现在即将要离开人世,不知你有什么遗冒交待黄少侠。”

      艳玫瑰柳雁红杏目圆睁,瞪了高云岳一眼.怒道:

      “咱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哼!若非遇上你,我也不会牵涉入伏虎剑的旋涡中,而去千草泽岛。”

      高云岳淡淡的说道:

      “人之生死,上苍早已注定,高云岳死而何憾!不过,愚兄对于师妹之死,确实引以为疚。但是事情已到这般地步,恨天怨人,亦复何用。”

      柳雁红冷冷一笑,道:

      “那么你就默默的等死神降临吧,还问我有什么遗言干什么?”

      高云岳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

      “咱们如今虽然要死,但要死得无忧无虑。”

      柳雁红冷冷笑道:

      “人之死,双眼一闭,撤手西归,还有什么忧虑的事情。”

      高云岳浩然长叹道:

      “柳师妹,乃是红花门一代门主,难道你不为咱们红花门后代着想。”

      柳雁红蓦地杏目一睁,问道:

      “师兄的意思,是什么?何不说个清楚。”

      高云岳道:

      “愚兄是要师妹在临死之前,将掌门之位,传于本门弟子……”

      柳雁红思索片刻,说道:

      “本门自从师父传自师姊,师兄,师妹三人,红花门除了咱们三位,还有谁能掌之红花门主?”

      高云岳微微一笑,道:

      “目前有一人是咱们红花门主最适当的人选。”

      柳雁红满脸惊异道:

      “难道师兄已经有了传徒?”

      高云岳摇头笑道:

      “不,这人久是师姊的传徒!”

      柳雁红脸色骤变,叫道:

      “你说是他!黄秋尘。”

      高云岳点头说道:

      “不错,黄老弟不但得了师姊的武功精髓,而且生性仁侠,虚怀若谷,红花门主或为黄老弟担任,我红花门定然重新恢复十多年前的光明,强大……”

      柳雁红闻言突然仰首一阵凄厉的格格娇笑、道:

      “想不到啊!想不到,红花门一代门主之位,竟然落到一位被驱逐出门墙的师姊传徒身上……”

      黄秋尘听到这事情,心中大惊,赶忙说道:

      “高大侠,你们目前不是好好的活着,怎么谈起这种身后之事呢?”

      高云岳惨然说道:

      “七日时间,谅已过了二日,剩余时光,弹指即逝,高云岳身为红花门人,若在死前,不将掌门之事交待,死不瞑目。”

      黄秋尘突然凄凉的说道:

      “你们七日之后,苦是真的如言死去,我黄秋尘也不会侥幸不死!”

      这句话,便高云岳心头大惊,袁丽姬也是芳心一震……

      高云岳急问道:

      “黄老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黄秋尘凄然说道:

      “你们有所不知,我在千草泽岛也中了九龙王尊的暗算,最迟八日后即死。”

      袁丽姬吃惊的问道:

      “这是真的吗?”

      蓦地传来一个冷森森,阴恻恻的声音,接道:

      “是真的!八日后,他也难逃惨死噩运。”

      这缕语音,冰冷的像似地窖中吹起了一阵阴风,使场中诸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大家的眼光齐向发声处望去。

      一个肩背古剑,身材修伟;指髯齐胸,面蒙青中,身着龙黄缎长袍的魔影,缓缓由楼阁左侧转了出来。

      他一现出身,那双如同霜刃的锐眸微然掠扫场中诸人一眼,阴森森的低笑,笑声接下说道:

      “不过我不愿让你们六日后自生毁灭,今日你等一个也休想逃出七步之外。”

      场中诸人,除了袁雨姬没有凝神作态之外,黄秋尘、高云岳、冷白、柳雁红个个都钠气凝神,准备以本身功力,拼抗敌人一击。

      九龙王尊走到众人六步之内,看到拥容华贵,威严录穆的袁丽姬,心头像似一震,倏而止步冷冷一笑道:

      “女娃儿,你是谁?”

      袁丽姬脸罩寒霜,冷然问道:

      “阁下可是九龙王尊。”

      九龙王尊嘿嘿笑道:

      “不错。”

      袁丽姬黛眉倏地一扬,肃声问道:

      “在千草泽岛一个幼龄少女,你给她吃了什么药物?”

      这一问,九龙王尊象是一惊,但随即干声冷笑,道:

      “消魂蚀骨九龙丹。”

      袁丽姬突然喝道:

      “你这衣冠禽兽,污辱尚未成年少女,掌伤众豪,屠杀三桅帆船五十余条人命,这种惨绝人性的行为,百年来江湖武林从未有像你这种滔天大罪之人。”

      九龙王尊闻听这番话,怔了一怔,双眸迅快掠过一道杀机,冷冷问道:

      “你怎么知道屠杀三桅帆船之事。”

      突然听到黄秋尘朗声叫道:

      “注意他的左手……”

      喝声未完,九龙王尊冷笑一声,左掌倏地一场劈出,但觉一股劲风挟着阴寒之气,猛向黄秋尘,高云岳等几人逼去。

      袁丽姬娇叫一声,喝道:

      “黄相公……不要接他掌力,快带伤者退开……

      她暗腕一翻,迅炔打出一道般禅掌劲,劲风呼呼,横里击出。

      黄秋尘、高云岳、冷白、柳雁红四人早已蓄势戒备九龙王尊一掌劈出,四掌并举也随即发动。

      几股潜力一接,立时卷起一阵旋风,黄秋尘等四人掌劲刚劈出,立时各觉着心神一震,一缕阴冷之气,逼人生寒。

      高云岳首觉不妙,大声喝道:

      “快退!”

      黄秋尘,冷白,柳雁红高云岳不约而同,迅快抓起身侧的伤者,跃出了六七步。

      一阵激荡旋风哑呜大作,只听二声惨哼传出,那救援不及的洪杰,和黑手岩那个黑衣大汉,二个躯体被旋风卷带三丈开外。撞到阁楼石阶上,脑袋进裂,鲜血四喷,齐齐魂归西天。

      蓦见袁丽姬路到高云岳身侧,说道:

      “高大侠把剑借我,几位赶紧先走,让我挡他一阵。”

      她话虽说的婉转,但神态之间,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高云岳无暇思索,将长剑递给袁丽姬,叹息一声,说道:

      “大家快走!”

      黄秋尘断后,一行疾向群山峰峦冲去。

      只听九龙王尊发出一,阵阴诡的哈哈好笑,道:

      “几位还想走吗?”

      他纵身跃起三丈,旋出轻功绝技,“拔步登空”猛向黄秋尘扑去。

      九龙王尊身形刚起,袁丽姬连人带剑化做一道银虹,横侧拦截。

      九龙王尊目睹一片银芒卷着凌厉剑风迎面轩下。这乃是剑术中最高造诣的驭剑术,不觉心神一震,凌空劈出一股猛掌风,翻身落地。

      袁丽姬娇躯曼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079-945.html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四十八章 千钧一发 绝处逢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风飞大喝一声,蓦然欺身而近,一把扣住煞星手冷白右肘,沉声说:“冷兄,你为何对‘九龙王府’刑堂如此畏惧……跟着兄弟、他们亦奈何你不得……。”  煞星手冷白全身劲道顿失,高举的手亦萎落下来……岳凤飞环扫周遭一眼,的道:“冷兄,快振作精神,...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五十八章 郎心似铁 流水无情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看黄秋尘不理不采,满怀幽怨无处发泄,凄然慨叹,但这“狠心”两字,却是低微的几乎无法听出。  可是“狠心”两字传入黄秋尘耳中,却如霹雳晴天,不由停步转身,正色说道:  “在下从未辜负姑娘,你待我的一番诚挚的友情,我黄秋尘一生难忘,不... - 2018-03-19
  • 小巨人与蝴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村,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巨人族,他们长着大大的头,尖尖的耳朵,绿色的皮肤,长得有点儿像阿凡达。走路是转圈圈的走法,可是他们不会晕。部落里有一位老巨人会法术,他能满足别人的愿望。  巨人宝宝加尔是个喜爱自然的孩子,他的爸爸老巨... - 2019-02-06
  • 林中水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暑假到了,我要去大自然中尽情地玩耍!  绿森林中,正有一对好朋友在说悄悄话呢!咱们去听听……  小熊和小狐背靠背坐着,在林中的青草上,在光影斑驳的银杏树下。头顶上,无际的蓝天中点缀着变化无穷的白云,金丝雀从空中飞过,边飞边唱。  “小狐... - 2019-02-06
  • 旅行家多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松鼠多米到处旅行,有一天,他遇到了种子小籽(zǐ)。小籽请求说:“你旅行可以带上我吗?”  多米习惯一个人上路,如果带上一颗种子,会不适应。但他不忍心拒绝种子,就答应了。  多米带着种子小籽继续旅行。渐渐地,多米开始习惯了小籽的存在。... - 2019-02-06
  • 麦田里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麦田里,太阳晒得土地微微发烫。  稻草人懒洋洋地站着,要瞌睡了。和风轻轻的吹来,把那一串串饱满满的熟透了的麦穗,推得摇来撞去,发出一阵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了这声音,稻草人更加想睡了。它靠着竹竿,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阵扑扑的声音传来,把它... - 2019-02-06
  • 玛雅森林里的故事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托马是一头会讲故事的大象,一到夜晚,森林里的居民们就会围坐在托马身边,边喝茶边听他讲故事。  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托马讲故事的语速变慢了,讲着讲着会忘记讲到哪儿,需要别人提示才能继续往下讲。原来,托马年纪大了,记忆渐渐跟不上了。“要是这... - 2019-02-06
  • 借我一把刀好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的时候,他开始期待每周一节的公开课。  因为每次那个女孩子,会像洁白而脆弱的花朵,轻轻飘进来。  他总是选择最后面的一个座位,这样无论她坐在什么位置他都可以注视到她的背影。  原本枯燥无味的公共课因为她的存在,散发出淡淡迷离的幽香。... - 2019-02-06
  • 去过海底的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弟住在小溪边,每天清早,阿弟都去小溪边捉鱼。  有一天,阿弟做完早操,就准备捉鱼。  一条鱼从上游游了过来,看上去很大。  如果捉到他,我就请大家一起吃! 阿弟想。  大鱼游近了,他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各种陷阱(xiàn&n... - 2019-02-06
  • 生命中的蓝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初怎么会生出你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父母摇着头,一脸无奈:“你真是不可救药了!”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的,没考上重点高中,我不禁心灰意冷。父亲的斥责在我眼里成了唾弃,母亲的鼓励也被我视为唠叨。一种难以明说的青春期的叛逆感在... - 2019-02-06
  • 摧枯拉朽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318年,琅琅王司马睿在王导、王敦堂兄弟的支持和拥护下,建立东晋政权。王敦也因此而升任大将军、荆州牧。后来,由于晋元帝司马睿抑制王氏势力,王敦打算起兵反对朝廷。   王敦在武昌起兵出发前,劝说安南将军、梁州刺史甘卓一起举兵东下,甘卓答应... - 2019-02-06
  • 花妖穿过的草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就要到了,百花镇的小姑娘都在家里做草鞋。  每年的百花节前夜,花妖都会到百花镇走一趟,选一双最合意的草鞋,在百花节那天穿上跳一支花瓣舞。百花节后,这双草鞋又会回到做草鞋的小姑娘手里。做草鞋的小姑娘再穿上这双花妖穿过的鞋,... - 2019-02-06
  • 骄傲的小羚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自由自在,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十分懂礼貌,见了伙伴总要问声好。  一天一只小羚羊来到了这片森林里,他对谁都瞧不起,觉得它们都没有自己好。它常常想:“看我的行动多灵敏,看我跑的有多快,你们谁也比不上我。”  一... - 2019-02-06
  • 老山羊的妙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狼吃兔子,吃羊,吃鹿,有时候就连人,它也要吃,所以大家都恨透了狼,都想打死狼。小兔子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都被狼吃掉了,小兔子也整天朝不保夕,命在旦夕,一见到狼就拼命地跑呀跑,如果小兔子不是赛跑冠军,也早就让狼吃掉了。  一天,小兔... - 2019-02-06
  • 人生最大的暗礁就是“能”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不会相面,但通过人的言行,便能知道人的下场如何。  我不会算卦,但通过人的心地,便能知道人的命运怎样。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吹牛,每一次的事实总会给我作见证,因为从我9岁的时候,就发现人的一生都是磕磕碰碰,充满了坎坷,没有一个人是一帆风... - 2019-02-03
  • 第六节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因为近日码头迭连出事,台下看客稀稀落落,二层包厢也都空空如也。笙萧齐鸣中汤姆带着两个巡捕匆匆而入,径登旋梯上楼。坐客们无一例外地起身向这位新贵起身鞠躬致敬。汤姆只略一点头,匆匆登楼。楼上平台栏后,推门进去便是一座... - 2019-02-01
  • 光绪皇帝 引子_光绪皇帝_故事大全
  •   午后,鬼热的天气,狗都热得躲在荫凉里伸长舌头直喘。  整个醇郡王府在这闷热的午后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也听不到半点声响。  西院一间偏房内,一对男女,顾不上这盛夏的炎热,赤身裸体地拥抱一起,忘情地扭动着身躯,因久别而压抑心头的情火燃... - 2019-02-01
  • 第五节 在劫难逃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躲不过去的事是劫数,在劫难逃。进入四月,香港英军军舰已经集结了二百余艘,不时派巡逻艇在珠江口巡戈。洪秀全的太平军进湘南湘东连破七城,向荣带的绿营竟只是远远尾随“送行”。  四月初八是浴佛节,广州城上空万里无云,烈日的人炙肤。一身大汗的江... - 2019-02-01
  • 第二节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江忠源赶到总督衙门.已是申正时牌,广州人已经用了新词儿,叫“下午四点钟”。门房厅里还等着五六个县令,他官阶高人又生,大家原本一处说笑打浑,见他进来,便都收口儿正襟危坐,吸溜着嘴儿吃茶不言语。江忠源也觉无话搭讪,向门房递了手本名刺便坐在一... - 2019-02-01
  • 安如泰山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关国是当时诸侯中的大国,吴王刘濞(bi)野心很大,对中央政权心怀怨望,暗中图谋叛乱。汉景帝任用富有才能的政治家晁错为御史大夫,晁错主张削减各诸侯国的领地,加强中央的权力和威信,巩固国家的统一。刘濞看到一些诸侯王纷纷被削减了领地,知道自己也在... - 2019-02-01
  • 热心的红袋鼠 - 童话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蓝蓝的海水,金色的沙滩,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这可真是游泳冲浪的好时光。 红袋鼠在亮晃晃的阳光下走着。太阳光再亮,红袋鼠也不怕。因为打着遮阳伞,戴着遮阳帽和太阳镜。红袋鼠知道,在烈日下待的时间长了,皮肤会发红,还会脱皮、起水泡。红袋鼠知道怎... - 2019-02-02
  • 逼上梁山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古典小说《水浒》描写了宋朝末年的一次农民起义。里面许多起义军头领都是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才投奔梁山这个起义军根据地的。有个叫林冲的人,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原在官府任八十万禁军教头。但当权的大官高俅之子为了霸占他的妻子,三番几次陷害他,派人暗杀... - 2019-02-04
  • 农夫与他的儿子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农夫快要辞别人世时,想要把自己耕作经验传给儿子,便叫他们来说:“孩子们,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们都去寻找我埋藏在葡萄园里的东西,把它们统统都找出来吧!”儿子们以为那里埋藏了金银财宝。父亲去世之后,他们把那葡萄园... - 2019-02-04
  • 胶柱鼓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齐人跟赵人学习瑟这种乐器。他不去刻苦钻研演奏瑟的技术,却依照赵人预先调弄好的音调,将瑟上调音的短柱用胶粘固起来,就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乡。齐人回家后,摆弄了多年,总是弹不出一支曲子。他还觉得奇怪呢!后来,有人从赵国来,了解到是怎么回事,觉得这... - 2019-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