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陆道清瞧瞧三人马匹,说道:“三位来的不巧,家师不在。”

      岳小龙想起彩带门下交待自己,不但要把书信,面呈谢无量,而且等他看完书信,还得跟他一同去找一个姓葛的人,求取几颗药丸,要自己尽快赶去桐柏。

      显然此行十分重要,如今谢无量不在,这可如何是好,陆道清先前听岳小龙说出有重要之事,如今又看他沉吟不语,脸上似有焦的之色,忍不住道:“岳施主三位远道而来,家师外出未归,不如见见二师兄,也是一样。”谢无量外出,大弟子罗贯清,已在泰山死去,自然他二弟子当家了。

      岳小龙心中暗想:“铜沙岛主要班远采取行动,消灭崂山派,此事关系崂山一派安危,谢无量外出未归,他门下弟子自然知道他的行踪。”

      这就拱手道:“如此也好。”

      陆道清道:“三位请把马匹牵进来,里面请坐。”

      岳小龙、尹翔、凌杏仙依言牵入马匹,在夭井中拴好。

      陆道清关上观门,把三人引到殿侧一间客室落坐,然后打了个稽首道:“三位且请宽坐,我这就去请二师兄出来。”说完,转身退出。

      接着,一名道重送上香茗,也回身去。

      尹翔低声道:“那道士似是对咱们动了疑心!”

      凌杏仙气道:“我们千里迢迢替他们送来了书信,事关他们崂山派的存亡,才一路急赶,真要对我们动疑,就是不识好歹了。”

      岳小龙道:“杏仙,快别多说,有人来了。”

      话声方落,果见一个中年道士,匆匆走来,一脚跨进客室,就连稽首道:“三位施主远来,小道未能迎迂,实在失礼之至。”

      这人自然就是谢无量的二弟子劳一清了。

      尹翔、岳小龙、凌杏仙跟着站起,还了一礼,由岳小龙道:“道兄久违了。”

      劳一清摆手道:“请坐,请坐,小道听四师弟说。岳施主三位不远千里而来,有重要之事,要面见家师,不知有何见教?”

      岳小龙心中暗道:“不知谢观主是真的不在,还是托辞?”一面说道:“在下系奉一位老前辈之命,必须面见观主,道兄想必知道观主行止?”

      劳一清道:“家师外出未归,小道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去了那里?岳施主三位千里远来。

      自是有着急要之事,不知是奉那一位前辈的差遣?”

      岳小龙道:“在下奉仙子之命。有一封书信,面呈观主。”

      劳一清脸色微微一变,但瞬即平复,问道:“岳施主说的仙子,大概是彩带仙子了?”

      岳小龙道:“正是。”

      劳一清道:“家师也许近日就会回观,岳施主如是信得过小道,把书信交与小道,也是一样。”

      岳小龙道:“在下来时,仙子曾有交待,务必当面交与观主,而且还另有一件事,须等观主看过书信,命在下随同观主去找一个人。”

      劳一清抬目问道:“仙子可曾和岳施主提及去找什么人吗?”

      岳小龙看他神色似是有异,这就摇头道:“仙子并未和在下提及,大概已经写在信上了。”

      劳一清道:“这就难了……”

      岳小龙正容道:“此事关系十分重大,道兄如知观主下落,务必急足赶去通报,再迟就来不及了。”

      劳一清道:“小道确实不知家师下落,岳施主一再说出关系重大的话,想必是知道究系何事,岳施主能否赐示一二?”

      岳小龙暗想:“谢观主真要不在,这封书信自然不能交他;但铜沙岛派人对付崂派之事,自己应该告诉了他,也好有个准备。”心念一动,这就说道:“上月十二日,铜沙岛开山大典,谢观主大概也收到了请柬?”

      劳一清道:“不错,家师发现那请柬上有一种极厉害的毒药,只要一沾上手,就会渗入血液,几乎是无药可解,家师当时就把那请柬埋在地下了。”

      岳小龙道:“那是说观主并没赴会了?”

      劳一清道:“家师原想参与大会,看看铜沙岛主究竟搅什么名堂?那天正好欧阳师伯就在敝观作客。说铜沙岛主妄立门户,终将贻害江湖,这种开山典礼.不去也罢,家师也就打消了去意。”

      岳小龙微笑道:“事情就发生这里,铜沙岛主因谢观主和欧阳大侠既未亲自赴会,也没有派门人参加,极为震怒。目前已派出黑衣堂主摄魂掌班远,率领所属,准备偷袭崂山和八卦门,志在一举尽歼两大门派,仙子命在下尽速赶来,也就是为此。”

      劳一清听得脸色大变,说道:“岳施主此话当真?”

      岳小龙道:“班远和向遇春。都曾在松江附近现身,仙子特别交待在下,务必赶在他们前面,自然不会有假了。”

      劳一清搓搓双手,说道:“家师远出未归,这个如何是好……”

      岳小龙心中暗道:“从他惶急的神情看来。谢无量确是不在观中了。”

      劳一清只是低头沉吟,过了半晌,忽然自言自语道:“风师伯纵是不间尘事,但师傅不在,这等重大之事,自然要禀明他老人家才行。”说到这里,蓦然抬头道:”岳施主千里传信,怎奈家师不在,此事关系敝派甚大,小道也担当不起,因此想请三位见见风师伯.不知意下如问?”

      岳小龙心想:“这道士为人庸懦,但说的倒是实情,既然谢无量不在,见见他风师伯也好。”

      劳一清没待岳小龙开口,接着说道:“风师伯一向不问观中之事,但这等大事,自然要禀明他老人家才好,只是师伯不喜和人说话,岳施主三位为敝派之事而来,务望担代一二。”

      岳小龙道:“不劳道兄吩咐,在下自会留意。”

      劳一清感激的道:“如此就好,三位请随小道来。”

      说完,打了个稽首,就在前面引路。

      岳小龙三人,跟着他进入后院,再穿过后院,进入后园,那是一片菜畦,靠后搭盖了三面茅屋。四人踏着泥径,走近茅舍,只见茅檐下。蹲着一个道士,高卷大袖,在木盆中洗涤东西。他身边地上,放着一柄杀猪用的尖刀,和一大堆湿淋淋的狗毛,血淋淋的心肝肚肠。

      原来他正在木桶中洗涤一条刮去了毛,又白又肥的大狗。

      岳小龙心中暗道:“好啊!原来通天观的道士,在后园杀狗!”

      那杀狗道士对四人走来,浑如不见,只是自顾自的洗着狗肉,连头也没回。

      劳一清领着三人,走到檐下,便自住足,也不说话,只是垂着双手,静立不动。

      岳小龙心中暗暗惊奇,这情形自然看的出来,劳一清对那杀狗道士状极恭敬,莫非杀狗道士就是他风师伯不成?

      直等那道士把狗肉洗净,倒去污水,才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劳一清一眼,站将起来,怒哼道:“好个小杂毛,你明明知道我不喜见人,还把他们领来作甚?”

      他这一站起,大家才看清他身材高大,此刻卷起道袍下摆,光着双脚,一头乱发,也没挽回道髻,生得浓眉大眼,刺猬似的连鬓的黑发,这付模样,连香火道人都不知,简直是道观里种菜挑粪打杂道人,那像是一派掌门人的大师兄?

      劳一清被他这一眼瞪得甚是骇怕,连忙躬下身去,叫了声:“师伯……”

      他人本老实,这时竟然嗫嚅得说不上话来。

      杀狗道士没待他说出,拦道:“不用多说,有话我不会问他们?”

      说完,转向往屋中走了进去。

      一会工夫,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大铁锅出来,又从屋右搬过三块大石,支起铁锅,注满了水,接着双手捧出一大捆松木,升起火来。

      看他动作熟练,用具齐全,敢情经常杀狗,已成了专家!(专家,本来是指有专门学问的人的,但近来专家俩字,早已被滥用了,屠狗之辈,自然也不妨冠以专家之名,一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8-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陷 井_引剑珠
  •   万剑会主道:“兄弟愿闻高论,哈哈,两位怎不坐下来再谈?”  伸手朝对面两把锦椅一指,惫似肃客。  韦宗方瞧他手指纤细,莹白如玉简直和女子差不多。  束小蕙大大方方的在椅上坐下,说道:“万剑会主,是万剑会的一会之主,姑不论你是不是统率着一... - 2017-12-29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章 莫学胡雪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康庄本来不叫康庄,叫磨头。因为出了一家大户,姓康,只是他一家的房宇,便占了村庄的一大半,又历百十年不衰,乡间就慢慢把磨头叫成了康家庄。再到后来,全太谷都俗 称其为康庄了,磨头就更加湮没不闻。  康氏家族当然很为此自豪,以... - 2018-01-19
  • 第二十二章 选拔大会_珍珠令
  •   这一行人,由两个蓝袍老者领头,后面是一式身穿绸长衫的青年汉子,共有三十二人,徐徐走到阶前左首站定,他们是百花帮三十六“护花使者”。三十六人中,为首的两个老者,称为左右护法,是“护花使者”的头儿。实际上,“护花使者”只有三十四,其中两人被... - 2017-12-24
  • 第二章 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_活着_故事大全
  •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那时候城里有夜校了,家珍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和几个女伴去上学。我是在拐弯处看到她,她一扭一扭地走过来,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滴滴答答像是在下雨... - 2018-01-21
  • 第二章 变起不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螺蛳太太已经上床了,丫头红儿来报,中门上传话进来,说旱康的档手谢云青求见。    “这时候?”螺蛳太大的心蓦地里往下一落,莫非胡雪岩得了急病?她不敢再想... - 2018-01-19
  • 第二章 甲申之变(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枪价是小事,只要快。应春,你今天就去办。”    古应春依他的要求,奔走了两天,总算有了头绪,急于想要报告胡雪岩,哪知寻来寻去,到处扑空,但到得深夜,... - 2018-01-19
  • 第二十二章 莲藕本同根隙因双匕 影音浑莫辨练飞长空_纵鹤擒龙
  •   凤儿落地之后,觉得十分惊奇,小眼珠望着他们两人,心想:“原来你们打的剑法,都是花招,没有什么气力的,经不起自己这么轻轻一拨。”  这时比凤儿更惊讶的,该是山羊胡子的通灵老道,和那姓庞的老头了。两个名闻江湖的高手,被一股巨大内力,糊里糊涂... - 2017-12-28
  • 第二十二章 戴珍珠脚下极快走到尽头处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戴珍珠脚下极快,快走到尽头处,突见一道黑影,迎面窜出,一言不发,挺着手中一柄铁剑就刺。  戴珍珠不觉吃了一惊,急切之间,身形一偏,向左闪出,她因对方手中有剑,不敢大意,右手立即撒出折扇,借着旋身之际,扇头一举点在对方右肘“天芬穴”上。(... - 2018-01-03
  • 第二十二章 花花公子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那黑衣童子敢情并未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一下窜上突岩,就朝亭后大石壁走去。  任云秋本待叫住他逼问红发老怪的住处?但现在看他奔上石崖来,这里又并无房舍,他来做什么呢?心念一动,立即停下脚步,朝身后两人打了手势,就迅速的隘入暗处。  就在这一... - 2018-01-06
  • 第二十二章 诡言耸听_北山惊龙
  •   尤其瞧出公孙燕方才三招剑法,凌厉奇奥,竟是自己数十年所仅见,由此推想,这女娃儿和丐帮长老擒龙手公孙忌渊源极深,恐怕还另有名师。  他外号阴魔,自然是老奸巨滑之人,没有问清对方来历,那肯多树强敌。  这时孟迁已在室中点起灯火,尚师古依然高... - 2017-12-12
  • 第二十二章 崤谷探险_翠莲曲
  •   姜青霓道:“详细情形,就是飞莺姐姐方才听说来了本领很大的莲儿姐姐,要我们一起去瞧瞧莲儿姐姐,大家谈了一会,也就各自回房。  “后来听寺里的大师傅来报,说飞莺姐姐独个儿往山门外走出,先前还以为她只在附近游览,那知去了一个多时辰,还没回转。... - 2017-12-20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二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曲则全,枉①则直,洼则盈,敝②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③为天下式④。不自见⑤,故明⑥;不自是,故彰,不自伐⑦,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 2017-12-31
  • 第二十二章 误会冰释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柯景星朝岳小龙一指.说道:“他是彩带门的岳少门主岳小龙。”  陆连生脸色微微一变.冷市道:“阁下原来就是岳少门主。”  岳小龙看他神色.似乎对彩带门含有敌意.心中暗暗忖道:“看来三年前钟子期回转终南,不知说了些什么,以致终南派的人,对本... - 2018-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