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呼吸,较为急促。

      平静的那人,显然是诸秋松,因为他穴道受制,较为急促的那人,则是他同党无疑,他潜入房中,难免心情紧张,作贼心虚。

      范君瑶只在房门口停得一停,他艺高胆大,那会把来人放在心上,手伸出去了,并未收回,依然轻轻的朝门上推去。

      房门呀然开启,范君瑶面含微笑,已在门口现身。

      他目光一瞥,就看到诸秋松依然躺在床上没动,自己临出门时替他盖在身上的薄被,已被掀开,可见来人并没有替他解开穴道。

      面对后院的窗户,已有一扇开了,可见来人是从后院翻窗进来的,只是他身法极快,听到开门的声音,已经穿窗逃走了。

      不,这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范君瑶!

      他能在门口,就听到房中两人的呼吸,岂会听不出那人的呼吸,就在咫尺?

      原来那人并没穿窗逃走,只是躲在房门后面!

      这人身法当真快捷无比!

      范君瑶微微一笑,只作不知,举步跨入房去,就在这一刹那间,突见七点寒星,挟着几缕尖细的风声,穿胸射来,

      这七点寒星,来势如电,如若等你看到几缕星芒,听到尖细的风声,再要闪避,必有杀着!

      这杀着不是用兵刃突起袭击,就是用暗器猝然下手,因此他进来之时,也早已提防及此。

      脸上虽含着笑容,右手早已蓄势待发,这时一见七点寒芒电射袭来,口中不觉冷笑一声,右手袍袖一挥,使的正是“排云一掌”。

      他如今功力精进,这一挥衣袖,足可把“天毒指”力排出门外,这七点暗器,哪能伤得了他?

      衣袖一挥之势,立即卷起了一股无形潜力,把七点寒星,如风吹柳絮般,一齐卷飞出去。

      门后忽然响起一声冷哼,但在哼声中,一条人影,已像鬼魅般飞闪而出,剑光一闪,飞快的刺出三剑,这三剑手法奇快,出手辛辣,几乎使人目不暇接!

      但如今的范君瑶,已不是从前的范君瑶的!他会的“灵飞九式”,天下剑法,无出其右,这刺来的三剑,纵然凌厉,在范君瑶的眼里,简直成了小孩子玩木剑而已!

      他连看都没看,右手轻轻一抬,两个指头已从剑光中伸了过去,一下就夹住了对方的剑尖。这一着,直把对方看得又惊又呆。

      范君瑶两个手指夹着不放,对方哪想挣得动分毫?

      两人相持不下,自然照上了面。

      范君瑶直到此时才看清对方原来是一个黑衣少年,身材瘦小,脸色苍白,鼻梁削直,嘴唇稍为厚了些,两道浓眉之下,是一双深沉的眼睛!

      黑衣少年一下看清了范君瑶的脸孔,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突然闪过异样光采,口中不由自主的轻咦出声,道:

      “会是你!”

      声音中,分明带着些惊喜,好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猝然在异乡相遇。

      声音中,分明带着尖细的稚音,一听就知道是少女的口音。

      范君瑶不由的朝黑衣少女多看了一眼,这一眼,他发现黑衣少年那双深邃发光的眼睛,似曾相识!

      范君瑶看着他,只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眼前这黑衣少年除了一双发光的眼睛,有些眼熟之外,他这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瘦削脸,在自己的印象,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他缓缓放开夹着的剑尖,注目问道:

      “你认识我?”

      黑衣少年收回长剑,毫不思索,冷冷的道:

      “我不认识你。”

      范君瑶微感意外,说道:

      “但你的眼睛已经告诉我,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黑衣少年冷声道:

      “我从没见过你,我不认识你。”

      范君瑶愈看愈觉他这双眼睛,对自己十分熟悉,而且对方虽是竭力否认,但他的眼睛却闪着故意回避的神色!这种神情,正是证明他和自己原是极熟,但却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一般。

      范君瑶心头暗暗奇怪:

      “这人会是谁呢?”心念转动,接着问道:

      “你是天毒府的人?”

      黑衣少年道:

      “不是。”

      范君瑶微笑道:

      “你不是天毒府的人,为什么要来救他呢?”

      黑衣少年道:

      “我又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救他?”

      范君瑶道:

      “你认识的是诸秋松,自然不是赵万生,但你明明知道,这赵万生就是诸秋松,不然,你怎会潜入房中来的。”

      黑衣少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要走了。”

      说完,突然一侧身,迅快的朝房门走来,他想夺门而出。

      范君瑶道:

      “你想走?”

      他并没闪身阻拦,只是右手轻轻—抬,朝门口拂去,他这一拂,登时从衣袖中涌出一股极大的无形潜力。

      黑衣少年身形一动,生似被人推了一把,不但没有冲到门口,反而被*的后退了两步。

      这下直把黑衣少年惊愕的不知所云,睁大眼睛,望着范君瑶,他那双眼睛里,光芒闪动,既似惊讶,又像愤怒,也带点怨恨,和含些喜悦。过了半晌,才冷冷说道:

      “你要怎样?”

      范君瑶现在不但看到他眼睛熟悉,连他说话的声音,也似曾相识起来,双目凝注着他,肯定的道:

      “我总觉得你十分熟悉,连你的声音,听来都好像是老朋友一样,你为什么说不认识我呢?”

      黑衣少年道: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范君瑶道:

      “我想你一定有什么苦衷,才不敢说出来。”

      黑衣少年道:

      “我有什么苦衷?”

      范君瑶缓缓朝他面前走去,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把面具拿下来呢?”

      黑衣少年听的身躯一震,忙不迭地后退了几步,怯怯的道:

      “我没戴面具。”

      范君瑶道:

      “你还说没戴面具?要不要我替你代劳?”

      黑衣少年惊慌的道:

      “不,不,你……你不要*我。”

      他说到后来,声音有些发颤,目光之中,也流露出乞怜之色。

      范君瑶突然间,好像看到老朋友受到委屈一般,心头忽然起了不忍之感,脚下一停,点点头道:

      “我不*你,我虽然不知你是谁,但我总觉得你像我的老朋友一般,你走吧!”

      黑衣少年也没说话,迅快的拧腰点足,嗖的一声,穿窗而出;但等他到得窗外,忽低低的道:

      “你应该去一趟云中山,我会在山下等你的。”

      范君瑶恼中蓦地一动,急急掠到窗口,问道:

      “你说什么?云中山……”

      黑衣少年身法奇快,这一瞬间,早已走的不知去向。

      范君瑶怔立窗口,他想起万里飞云侯耀堂在桌面上留的字:

      “如有疑问,可去云中。”

      如今黑衣少年又道:

      “自己应该去一趟云中山。”莫非这中间隐藏着一件什么秘密不成?

      不错,方才申公豹侯延炳说话吞吞吐吐的模样,好像他有什么难言之隐,莫非也和云中山有关?

      自己当日前来湖北,原是找“云中”来的,没想误打误撞,先上大洪山,既而又找上九真山去,一直把“云中”搁了下来,这次“天毒府”事了,真该去一趟云中山才是!

      他打定主意,就转过身子;走到床前,掀开诸秋松身上覆着的薄被,按照方譬君行时告诉自己的手法,替他解开受制的穴道。

      诸秋松穴道一解,长长吁了口气,倏地睁开眼来,翻身坐起,但当他看到范君瑶一个人站在床前,心头不禁一窒,连忙陪笑道:

      “范少侠,你……”

      范君瑶道:

      “侯延炳已经遭擒,大家都在十字河等着,你快随我走。”

      诸秋松自知武功和他差得很远,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537-923.html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游宫掖皇后染沉疴 回銮驾勉力全仪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陈氏心无旁骛礼拜念佛,乍听背后乾隆说话唬得身上一颤。转脸见乾隆倚着榻边椅上笑吟吟看自己,色迷迷的两眼贼亮,她自己上下一看,顿时羞红了脸。款款起身向乾隆盈盈一福,略一掠鬓,抿嘴儿小声道:“奴婢洗澡了没穿大衣裳,忒失礼的……主子宽坐,我更衣... - 2019-01-27
  • 第二十六章 谈棋艺康熙施恩威 论时局堂主议行止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带着魏东亭和周培公,要去找吴应熊。魏东亭见劝阻不下,只好依从。不过在走出乾清门时,又带上了狼谭,还叫了几十名侍卫,换了便衣远远地跟着保护,这才回来备马。一行四骑自西华门出了紫禁城,放马直趋宣武门。时值深冬,天情气寒,枯树插天,马... - 2018-12-27
  • 第二十六章 智纪昀明哲劝良将 贤傅恒倥偬理民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个人默不言声。  “过江渡船上,纪昀给朕背了一段《陋室铭》。”乾隆一哂说道:“好嘛,如今的官是‘官不在大,有权则名;职不在长,有银则灵。’‘谈笑有商场,往来皆灶丁’!无锡县令在他衙门前写了‘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妾——有好事... - 2019-01-22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刘统勋莽闯庄王府 老太后设筵慈宁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密陈完毕,心神不定地跟着乾隆到乾清宫与筵,他怕走漏风声刘康自尽,又思量着刘康是否已经启程去了山西,该在哪里堵截,担心人证拿不齐,案子拖得太久。直到庄亲王领旨宣布休筵。刘统勋才清醒过来,忙随众人出来,寻着尚书史贻直,笑道:“大司寇,... - 2019-01-04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药材、茶叶,算是作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 - 2019-01-12
  • 第二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子胤礽被废,朝局动荡不安,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窥测东宫之位,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举棋不定。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他摆脱开几个兄弟,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  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 2019-01-02
  • 第二十六章 叹流年皇帝强释怀 巡内城提督布防务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都用眼盯着颙琁,颙琁却颇沉得住气,取茶饮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那老丈母一高兴,不留神就放了个屁。这女婿受了夸奖,也就忘乎所以,伸指头往空里弹了弹,似模像样侧着耳朵‘听’那屁声,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岳母大人,您这屁也是古铜的!”  ... - 2019-01-29
  • 第二十六章 赐新婚秦本全照准 统战舰进军只欠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皇太后传下懿旨,要带领皇上、太子、生过皇子的众嫔妃、三岁以上的皇子,还有苏麻喇姑、孔四贞等一大帮人,在二十六日那天高士奇新婚之时,到高府去看戏。这个旨意一下,高士奇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您想啊,太皇太后和皇上都来了,... - 2018-12-28
  • 第二十六章 山沽居婉娘伴师游 西鼓搂道长说因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走出庙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现下怎生对付这位呆子呢?见伍次友默默走着,似乎在想什么,便问道:“饿了罢,咱们别急着打轿回府,先在附近寻一家野店打个尖儿再走罢。我可是立规矩立得腰酸腿疼了!”  “也好。”伍次友道... - 2018-12-24
  • 第二十六章 台湾善后冤杀功臣 王爵加身意气消融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会场一霎间寂静下来,福康安偷觑一眼柴大纪,他在外边正和人吩咐什么,看去个子很高大,脸色却看不清,只走路有点蹒跚,只看了一眼忙收神到会场。后头一个县丞已经发问:“请大帅示下,这都要用银子,钱从哪里支?”  “从军费里垫支。李侍尧的民政费用... - 2019-02-01
  • 第二十四计 假道伐虢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以借路为名,实际上要侵占该国(或该路)。虢,诸侯国名。也作“假道灭虢”。    【原典】    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①。困,有言不信②。    【注释】    ①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假,借。句意... - 2018-12-21
  •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与君形影分吴越,玉枕经年对离别。  登台北望烟雨深,回身哭向天边月。  又:  夜深闷到戟门边,却绕行廊又独眠。  闺中只是空相忆,魂归漠漠魄归泉。  话说西门庆听了金莲之言,又变了卦。到次日,那来旺儿收拾行李伺候,到日中还不见动... - 2018-10-06
  • 第二十二计 关门捉贼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关起门来捉进入屋内的盗贼。    【原典】    小敌困之①。剥,不利有攸往②。    【注释】    ①小敌困之:对弱小或者数量较少的敌人,要设法去困围(或者说歼灭)他。    ②剥,不利有攸往:语出《易经.剥》卦。剥,卦名。本卦异卦... - 2018-12-21
  • 第二十六回 敬师爷疑窦心中起 慰帝王机巧报天恩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田文镜好心好意地劝说乔引娣,叫她不要去沾惹十四爷,不想她却拂袖而去。这一下,田文镜心里不安了。他倒不是怕这小姐到十四爷那里告他的状,十四爷是早晚一定要倒台的人,他还怕的什么。他这不安,是因力乔引娣在临走时说的那句话。那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 2018-12-17
  • 第二十三计 远交近攻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结交离得远的国家而进攻邻近的国家。这是秦国用以并吞六国,统一全国的外交策略。    【原典】    形禁势格①,利从近取,害以远隔②。上火下泽③。    【注释】    ①形禁势格:禁,禁止。格,阻碍。句意为受到地势的限制和阻碍。   ... - 2018-12-21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当下张青对武松说道:“不是小人心歹;比及都头去牢城营里受苦,不若就这里把两个公人做翻,且只在小人家里过几时。若是都头肯去落草时,小人亲自送至二龙山宝珠寺与鲁智深相聚入夥。如何?”武松道:“... - 2018-10-11
  • 第二十三章 小兄弟奋发练硬功 老教头喜收众高徒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事隔一日,班布尔善便到鹤寿堂来会鳌拜,见鳌拜正和遏必隆交待征粮事宜,便闪到一边,直候到遏必隆辞去方才进来。  一坐下班布尔善就迫不及待地问;“中堂,魏东亭领着那一帮人是干什么的?”鳌拜似笑不笑地答道:“干什么的,陪皇上练武玩的呗。”班布... - 2018-12-24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九回 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新凉睡起,兰汤试浴郎偷戏。去曾嗔怒,来便生欢喜。奴道无心,郎道奴如此。情如水,易开难断,若个知生死。  话说到次日,潘金莲早起,打发西门庆出门。记挂着要做那红鞋,拿着针线筐儿,往翡翠轩台基儿上坐着,描画鞋扇。使春梅请了李瓶儿来到。... - 2018-10-06
  • 第二十二回 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今宵何夕?月痕初照。等闲间一见犹难,平白地两边凑巧。向灯前见他,向灯前见他,一似梦中来到。何曾心料,他怕人瞧。惊脸儿红还白,热心儿火样烧。  话说次日,有吴大妗子、杨姑娘、潘姥姥众堂客,因来与孟玉楼做生日,月娘都留在后厅饮酒,其中... - 2018-10-05
  • 第二十八回 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几日深闺绣得成,看来便觉可人情。  一湾暖玉凌波小,两瓣秋莲落地轻。  南陌踏青春有迹,西厢立月夜无声。  看花又湿苍苔露,晒向窗前趁晚晴。  话说西门庆扶妇人到房中,脱去上下衣裳,赤着身子,妇人止着红纱抹胸儿。  两个并肩叠股而... - 2018-10-06
  • 第二十三回 赌棋枰瓶儿输钞 觑藏春潘氏潜踪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心中难自泄,暗里深深谢。未必娘行,恁地能贤哲。衷肠怎好和君说?说不愿丫头,愿做官人的侍妾。他坚牢望我情真切。岂想风波,果应了他心料者。  话说一日腊尽春回,新正佳节,西门庆贺节不在家,吴月娘往吴大妗子家去了。午间孟玉楼、潘金莲都在... - 2018-10-05
  • 第二十五回 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蹴罢秋千,起来整顿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戋刂]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话说灯节已过,又早清明将至。西门庆有应伯爵早来邀请,说孙寡嘴作东,邀了郊外耍子去了。  先是吴月娘花园中,扎了一架秋... - 2018-10-05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疗圣疾太医显神技 夺命丹班布透杀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张万强带着胡宫山走在前头,魏东亭紧紧跟着,直向养心殿而去。望着胡宫山的背影,魏东亭不住地犯疑:这个面黄饥瘦的矮个子,长相十分猥琐,三角眼里却放射出贼亮的光,难道他真有那么大本事吗?为什么史龙彪那样极力夸赞他呢?  这次康熙召见胡宫山,原... - 2018-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