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她们站远了,自己万一照顾不周,也是不安,让她们在自己身边也罢!当下不再多说,领先走到一丈之处,依言在锦垫上,面对九天魔女,盘膝坐下。

      崔慧、上官燕两人,紧紧的站在梅哥哥身后,手按剑柄,全神戒备。过了好一会儿时间,九天魔女和梅三公子除了相对跌坐,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崔慧暗暗觉得奇怪,拾眼向九天魔女望去,只见她盘膝而坐,根本连双掌遥遥作势的形状都没有。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微带异彩,一霎不霎的紧瞧着梅哥哥。

      再看梅哥哥呢?左掌当胸直竖,右臂外圈,分明正在施展佛门无上绝学的“般若神功”。

      双目垂帘,脸上红馥馥的微有笑意。

      这样自顾自的盘膝跌坐,难道就在比功?当然!这种内功的比拚,又岂是局外人所能观察得出来的?

      梅三公子因怵于对方威名,那敢丝毫大意?一上场,立即施展“般若神功”,护住全身。

      那知过了一会,兀自半点反应也没有,心中渐感奇怪,不由微微抬头,向前瞧去!

      只见九天魔女两道十分柔和的目光,也正在瞧着自己。四目交投,蓦觉机伶伶的打了个寒噤。

      不好!自己差点儿着了对方的道!他赶紧闭上眼睛,依然默运神功。

      只觉一丝暖洋洋的青春气息,犹若和煦春风,无所不吹,明媚春光,无所不包,由四肢百骸,散发开去。一瞬工夫,通体舒泰,另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正当此时,猛听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由身边响起!梅三公子心中一惊,立即张目一瞧。

      只见上官燕,脸色娇红,浑身打颤,人有摇摇欲倒的样子!

      啊哟!小妹子分明中了对方的“九天魔功”!

      不是吗?方才自己在默运“般若神功”之际,只瞧了九天魔女一眼,犹且寒懔懔打了一个寒噤!可见“九天魔功”,确实厉害,小妹子内功尚浅,自然抵挡不住了。心中想着,立即伸手把她扶住,在自己身边坐下。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是冷还是热,敢情耐不住了?一个娇躯,慢慢的偎入梅哥哥怀中。好像一头负伤的羔羊。不住颤抖,樱唇微启,发出微微呻吟。不由心中一阵怜惜,索性把她抱了个满怀。

      平日没注意的小妹子,现在看来,竟然完全成熟了。娇、柔、俏、丽,犹若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鼻孔钻进富有诱惑的少女气息,闻了会使人心旌摇荡!

      梅三公子忍不住问道:“小妹子,你……你怎么啦?”

      上官燕嗯声道:“嗯!梅哥哥,我……我……”

      她双肩突然勾紧,一个软得好像棉花的娇小身子,越贴越紧!连她心脏跳跃,都可清晰听到!一张滚热的脸孔,向自己迎着贴来,他感到一阵飘忽!突然!耳边又是一声“嘤咛!”

      另一个娇躯,又跌入他的怀中。神智恍惚之中,他还能辨清这是慧妹的声音。

      她修眉如黛,凤目含春,腥红的樱唇,比小妹子成熟,也更具诱惑!脑海里,忽然升起在歌乐山庄中的一幕。她,晶莹如玉,丰盈胜雪的胴体,峰峦凹凸,曲线玲珑,又立即呈现在他的眼底!一颗心,骤然狂跳。

      梅三公子在天台绝顶,十年苦练,所学的乃是佛门无上绝学“大乘伏魔法藏”。当他理性正要全面崩溃之际,一点灵光,突然闪过心头。蓦地一惊,双目精光陡射,眼前幻影,悉告泯灭。只有对面九天魔女两道异样柔和的目光,闪烁着无比诱惑,笼罩自己!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好厉害的“九天魔功”!自己在“般若神功”护体之下,依然险为所乘。方才自己还认为她要比拼内功,才使出了“般若神功”如果早知对方只是一种魔功,那么自己早该施展扫除一切秽迹的“旃檀禅功”了。想到这里,那敢怠慢!立即瞑目跌坐,运起功来。

      要知“旃檀禅功”,原是“大乘伏魔法藏”中至高无上的佛门禅功,必须万虑俱寂,心如槁木,不着诸相,才能参修。

      梅三公子对这门禅学,原也只有四五成火候。此时被“九天魔功”侵扰之余,心着魔相。

      一时要做到万虑俱寂,灵台清明,谈何容易?

      他默坐了一会,只觉各种杂念,纷至沓来,一缕遐思,也不时的从心底泛起,那里安静得下来?这才是真正的神魔交战,何况古人早就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话。可见得魔之为魔,该是如何厉害!

      梅三公子心中渐感焦灼,但焦灼又是参禅的死敌。他对“旃檀禅功”,既有四五成火候,自然深明此理。只有慢慢的导动入静,由静而定!还算他根基深厚,经过一阵神魔交战,心气神,渐趋灵虚。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魔欲尽去,万虑始寂,五蕴皆空。只觉一盏心灯,慢慢的由灵台燃起,光明朗澈,不着诸相!一股旃檀异香,也逐渐遍及全体。

      梅三公子静参旃檀,身如枯佛,九天魔女也在跌坐之中,把“九天魔功”倾力施展。两人相对而坐,这时已到了成败一线的紧张关头,但场中所有高手,有谁能识?不错!九天魔女使的是近百年来无人练成过的“九天玄功”,这是她方才亲口所说。

      那么对方梅三公子使的又是什么呢?这就没人知道了。以他这点年纪,就是生出娘胎,就练内功,也总究这么几年,居然能和九天魔女相抗?

      不!居然能和近百年无人能够练成的“九天玄功”相抗?而且经过了一个多时辰,还能支持得下去?

      这自然令玄女教的人,无不惊诧万分!红灯夫人心中,更是惊疑,这年轻公子,以前自己已看出他身怀佛门绝学“般若神功”。后来在歌乐山庄山头,和自己比剑,当时细心观察,他的剑法,博大精深,似乎也是从佛门中来!

      他到底是何人门下呢?他自称什么天台派。但普天之下,会“般若神功”的,只有东海神僧天蒙禅师一人,难道他就是这位神僧的衣钵传人?

      但细看这回和教主比拚的,竟又不是“般若神功”了。这敢情是枯禅?她目光不期而然向梅三公子望去,这一望,心中又猛吃一惊。原来方才梅三公子脸上红馥馥的,微有笑意。

      这会却已大不相同,只见他神光朗澈,宝相庄严和先前竟然判若两人!

      难道这年轻人,当真已具佛家降魔无上大法?那么今天这场比赛,看来教主也难以获胜呢!想到这里,不禁又回头向教主瞧去!

      九天魔女依然盘膝跌坐,并无异样!

      红灯夫人虽然对“九天玄功”,也并无所悉,但她毕竟数十年修炼,自然可以瞧出一点端倪。

      方才九天魔女运功之初,那一双含有异样神彩,无比柔和的目光,罩定梅三公子全身,似乎有一种磁吸铁的无形魔力。梅三公子一张俊脸上红馥馥的,春意盎然,当然是受了这种魔力的影响。

      这会教主的湛湛眼神,虽然还紧逼着梅三公子,但慑人异彩,已显然减低。而且目光之中,还微微露出焦灼之色!

      当然场中的人,除了红灯夫人,这一点机先,谁都瞧不出来!大家依然屏息凝神,静悄悄地望着两个盘膝跌坐的人。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由已而午,由午而未,快两个时辰啦!九天魔女、梅三公子,还是一无动静,枯坐如故。

      这耗到什么时候去?玄女教的人,教主没有动静,有谁敢动?

      崔慧、上官燕呢?因为时间拖长了,心头的紧张情形,虽已随着时间松缓下来。但梅哥哥没有动静,她们那里肯动?

      场中之人,谁不身具武功?但这样长时间的站着,也难免两腿酸麻,心浮神疲?就在大家都有点耐不住的当儿,只听“扑”的一声,发自场中!

      这声音并不算大,但场中静寂得一点声音也没有,这一响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30-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仇人相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 - 2018-03-11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 - 2018-03-10
  • 第三十七章 九天玄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只有五阴手金老二和阴世秀才公孙庆,心机阴沉,以前又尝过梅三公子苦头。是以上场就抱着同样心理,避重就轻,乘隙下手,始终不和梅三公子正面接触,才还能勉强支撑。  六绍三娇在一旁掠阵,原以为此番出动了如许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对方功力最高,也...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冒名顶替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更方过,天色初透曦微晨光!  白少辉迅快的一跃下床,悄悄开出房门。  门外是一条宽阔的长廊,一排约有十来间房间,面向着花圃。栏外栽植了许多花卉、和绿油油的草坪,这是君山分宫护法们住的地方。  分宫护法;地位不在堂主之下,只是堂主掌握实... - 2018-03-11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四章 轻颦浅笑摄魂大法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听虬龙公主说,她治疗袁丽姬伤毒,是要取自己的性命,不禁怔了一怔,但随即惨然一笑,道:  “公主,只要能够将袁院主残伤治疗痊愈,你要取我的性命,在下死而无恨。”  虬龙公主展眉轻笑,道:  “好啊!我真不相信天下间有这样一个纯情男子... -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