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八章 白色隧道


  • 看到明叔那刷白刷白的脸色,我心里不禁打了个突,他所说的门后有人,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我自始至终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明叔的精神状态。自打进藏以来,接二连三地出现伤亡,使他成了惊弓之鸟,而且这大黑天击雷山的地名,偏又犯了他的忌。明叔虽然也算是在大风大浪中历练过多少年的老水手了,但多疑是他的致命弱点。

    在这世界上有许多事,不能尽信,却不可不信,但过度的迷信,只会给自己带来无法承受的精神压力,即便是有再大的本事,也都被自己的心理压力限制住了,施展不出来。

    此刻我已经无法判断明叔的举动是真是假了,也许他只是庸人自扰,自己吓唬自己,但稳妥起见,我还是走到石门边查看究竟。

    明叔见我打算把石门打开,连忙再次对我说:“门后有人,千万不能开啊,看来那边的祭坛是不能去的,胡老弟我看咱们还是想办法另找出路。”

    我抬手把明叔拨开,对他说道:“几百上千年没有活人进出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人?再说咱们现在走的是华山一条路,不管里面有什么,都有必要冒险闯上一闯,否则……”我本来想告诉明叔今天再不进祭坛,其余的人倒还好说,你这死老头子八成是死定了,但转念一想还是别说这件事了,再给他增加点刺激,也许他就要和陈教授一样变成精神病了。

    我敷衍了明叔几句,将他劝在一旁,便来到地底石门之前。进了这死火山山腹中的神庙至今,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这唯一的门户。这道并不厚重的石门十分古老,底部有滑动的石球作为开合机关,门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点缀,只在石板上浮刻着两只巨大的人眼。眼球的图腾在精绝城以及恶罗海城中,可以说遍地皆有,屡见不鲜,但石门上的眼球浮雕却与众不同,以往见到的眼睛图腾,都是没有眼皮的眼球,而这对眼睛,却是眼皮闭合在一起的。

    古城中的先民们,认为眼睛是轮回之力的根源,但闭目状的眼睛浮雕又代表了什么?我微微一愣,并未多想其中的奥秘之处,便已拉开了石门,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身子,去看门后的动静。石门后是一处幽长的天然山洞,有大量火山大变动时期形成的岩石结晶体,散发着冷淡的夜光,在黑暗的地下世界里,犹如一条蜿蜒的白色隧道。隧道并非笔直,数十米便转入了视线的死角,难以判断出它的长度。

    我见这门后的山洞虽然有些怪异,属于十分罕见的地质结构,但并非如明叔所言,哪里有半个人影?看来老港农大概真的已经精神崩溃了。正要缩身回去,突然听到白色隧道的远处,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

    这石门后的区域,似乎极能拢音,脚步声虽远,但耳朵一进入门后,便听得清清楚楚。不会错,那缓缓迈动的步伐声,是一个人的两条腿发出来的,听起来格外的沉重,似有千钧之力,每一步落地,我的心脏便也跟着一颤。

    如雷般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节奏越来越急促,似乎在白色隧道的尽头,有一个巨人狂奔而至,落地的脚步声震人心魄。我心跳加快,一股莫名的惊恐从心底涌出,竟然遏制不住,再也不敢往隧道中张望,急忙缩身回来,“嘭”的一声,用力把那石门紧紧关闭,而那脚步声几乎也在同时戛然而止。

    我长出了一口气,发觉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白毛汗,一时心驰神摇,就连自己也想不明白,刚刚为什么对那脚步声如此恐惧,心中暗想真是他妈的活见鬼了,那山洞里肯定有什么东西。

    我很快就让自己镇定下来,调匀了呼吸节奏,把耳朵贴在石门上侦听。门后却又静得出奇,良久良久,也没有什么异常,仿佛那隧道中只有一片寂静的虚无,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不存在。

    明叔在我身后,见了我的样子,便知道我和他第一次推开石门后的遭遇相差无几,但仍然开口问我怎样,看见了什么。

    现在我们这拨人又累又饿,还有人受了重伤,可以说是强弩之末,在进行休整之前难有什么作为,那石门后虽然不太对劲,但似乎只要关起门来,在这火山山腹中还算安全,不如暂不言明,免得引起大伙的慌乱,有什么问题都等到吃饱了肚子再解决。于是我对明叔摇了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装做一切正常的样子,拉着他的胳膊,将他拽回胖子烤蜥蜴的地方。

    明叔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提心吊胆的,两眼全是红丝,坐在火堆旁又对我说开了名字和命运、地名之间的迷信因果,劝我带大伙早些离开这大黑天击雷山。

    我无动于衷,只顾着吃东西填饱肚子,但明叔就好像中了魔障似的说起来没完没了。他先说了几件近代的著名事件,见我没任何反应,便越说越远,最后说起在后周显德六年,周世宗柴荣起大军北上伐辽,以取幽州,真龙天子御驾亲征,士气大振,加之兵行神速,契丹军民上下无不惊慌。辽兵望风而逃,连夜奔蹿,周军势如破竹,连下两州三关,分别是莫州、瀛州,淤口关、瓦桥关、益津关,眼看着就能收复幽州了,却不料在过瓦桥关的时候,柴荣登高以观六师,见三军雄壮,龙颜大悦。当地有许多百姓夹道迎接,世宗柴荣看此处地形险恶,占据形势,便问当地一个老者,此地何名。答曰:“历代相传,唤作病龙台。”柴荣听了这个地名,立刻神色黯然,当晚一病不起,不得不放弃大好形势退兵,失去了收复幽州的时机,而他本人也在归途中暴病而亡,可见这名称与吉凶……

    我听明叔说了半天,有些事没听过,但有些又好像真有其事,但这恐怕都是心理作用,有道是国家积德,当享年万亿;人为善举,可得享天年。古代皇帝还都称“万岁”呢,也没见哪个能活过百年,可见都是他妈的扯淡。我觉得不能再任由明叔说下去了,我们听者无心,他说者有意,结果是只能让他自己的神经更加紧张,于是对胖子使个眼色,让他拿块肉堵住明叔的嘴。

    胖子会意,立刻把一块有几分烤过火了的肉递给明叔:“爬雪山不喝酥油茶,就像雄鹰折断了一只翅膀……当然酥油茶咱们是喝不上了,不过这肉还算够筋道。我说明叔,您老也甭想不开了,想那么多顶蛋用,甩开大槽牙您就啃,吃饱了好上路。”

    明叔对胖子说:“肥仔你不会讲也不要乱讲好不好,什么吃饱了好上路?那岂不是成了吃断头饭,这谁还吃得下去……”但把肉拿到手中,闻到肉香扑鼻,确实也饿得狠了,话说一半便顾不上说了,气哼哼地大口啃将起来,看那破罐破摔的架势,真有几分豁出去了,是死是活听天由命的悲壮。

    我心里明白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情绪起伏剧烈,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但此时此地只能干着急,却没有咒念,不过好歹算是把明叔先稳住了,趁这工夫我去找Shirley 杨商量一下对策。

    Shirley 杨正在照料阿香的伤势,那龟壳确有奇效,阿香的伤口竟然在短时间内都已愈合,只是由于她失血过多,十分虚弱,此刻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把那通往祭坛的石门之事对Shirley 杨详细讲了一遍,Shirley 杨对石门后的白色隧道从未知闻,以前收集的所有资料中,都没有提到这条通道。但可以预想到一点,喀拉米尔这片区域,一定有它的特殊之处,否则恶罗海人也不会把鬼洞的祭坛特意修在这里了。我们讨论无果,看来眼下只有先休息几个小时,然后进入白色隧道,走一步看一步,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余地可供选择了。

    于是众人饱餐一顿,按预先的布置轮流休息,明叔吃饱之后,也没那么多话了,把心一横倒下就睡。但是众人各怀心事,只睡了四个钟头,便谁也睡不着了。Shirley 杨在阿香醒过来之后,给她吃了些东西。我把剩余的武器重新分配,胖子缴获明叔的那支M1911手枪,给了Shirley 杨。这时我才发现,我们仅剩下三支
  • http://www.gushihui.com/show/90003/ - 2016-03-06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八章 离奇症候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宫如玉方才一手按上荆山毒叟背心,不料中毒昏倒,后来服下司无忌的“攻毒丹”,其实早已好了。  只是她从南振岳口中,听出由少林寺送来的这名老尼姑,竟然会是他的母亲,而旦是师傅要找的人,这可使她感到十分为难!  自从和南振岳在岳阳城外,同... - 2018-03-04
  • 第二十八章 余情袅袅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南离生和卓剑兰本是为了防范冷无双发动玄女门的人一齐扑攻,才来替大家掠阵,以防万一,但后来冷雪娥伤在钟大先生手下,冷无双抢了出去,形势才稍稍缓和下来。  这时眼看宋景阳等三位掌门人被阴谷三天的阴风掌逼落下风,罗浩天接住了巢天成,(这是方才... - 2018-01-04
  • 论语·雍也篇第二十八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注释:   (1)南子:卫国灵公的夫人,当时实际上左右着卫国政权,有淫乱的行为。   (2)说:音... - 2018-01-07
  • 第二十八章 昌戴庄依然矗立在百花洲上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南昌戴庄,依然矗立在百花洲上,一片苍郁的树林,一道雪白的粉墙,和高伟的门楼,气势如昔!  戴珍珠离开之时,把庄中事情,分别托付了两个人,一个是帐房田渭清,是个没考上秀才的读书人,为人忠厚,原是戴庄的一个小帐房,负责金钱收支事宜。  另一... - 2018-01-05
  • 第二十八章 九毒仙子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举目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俏生生的走了过来,这就喝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大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方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唷!”田... - 2018-02-03
  • 第二十八回 蛛网收九剑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阮天华展开“紫府迷踪”步法,忽进、忽退、忽侧、忽旋,来去从容举步,躲闪得不快。  但姬隆风激射过去的指风,任你有七八道之多,不是从他身边擦过,就是从指风中闪身而出,没有一道能够击得中他。  经过这一阵工夫下来,姬隆风也发现丁,阮天华只和... - 2018-01-07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其雄①,守其雌②,为天下溪③。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④。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⑤,为天下式,常德不忒⑥,复归于无极⑦。知其荣⑧,守其辱⑨,为天下谷⑩。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⑾。朴散则为器⑿,圣人用之,则为官长⒀,故... - 2017-12-31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五章 掉落
  • 刚与胖子、Shirley 杨在湖中汇合,还没等展开行动,明叔带着阿香也溜到了水里。我对明叔说这可真添乱,你们在上面待得好好的,下来搅和什么?咱们又没有那么多的氧气瓶。 明叔拽着阿香,边踩水边对我说:“唉呀……别提了,刚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五章 血祭
  • 为了避开“大雷天击雷山”中杀人于无形的“晶颤”,我推开堆积在天梁下的无数干尸,当作踏脚石,一层层码向通向祭坛的道路,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点放不开手脚,一来是那些脸上有两个大黑窟窿的干尸,实在是过于面目狰狞,失去了生命的空虚躯壳中,也曾经都是...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五章 灵盖的诅咒
  • 帐篷快要被外边的巨人撑破了,难道这就是向导初一所说的“雪弥勒”? 为了避免开枪把帐篷射破,我顺手抄起放在地上的一支登山杖捅了过去,谁知登山杖上没有任何感觉,那张大脸竟似有形无质,只有凹下来的帆布被杖头戳了回去。 明叔慌了手脚,打算爬出去逃...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六章 球虾
  • 我们从那筛子般的洞顶被水冲到地底,和另外的几个人失散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斑纹蛟,在风蚀湖底一场混战,两只斑纹蛟的其中一只,似乎被掉下来的千钧石眼砸死了,但仍然还有一只,包括那条白胡子鱼王,应该也都被激流冲到了地下湖中,如果Shirley 杨...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六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 我看了看Shirley 杨等人,Shirley 杨无奈地耸了耸肩,胖子倒毫不在乎,觉得人多热闹,大金牙冲我偷着龇了龇牙,那意思是这些包袱你们算是背上了。 我心想这他妈港农是打算全家去度假,老婆孩子保镖都齐了,正琢磨着怎么想个说辞,让明叔打... - 2015-08-15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七章 乃穷神冰
  • 我想起在大凤凰寺见到的鬼母壁画,当时曾听铁棒喇嘛说那画已经残破,其原貌应该是蓝白两色为主,象征着鬼母拥有无量业火与乃穷神冰两种可以粉碎常人灵魂的邪恶力量。在古藏地的传说中,并没有魔国这个称呼,而是称其为北方的妖魔,只有世界制敌宝珠大王的诗... - 2015-08-15
  • 第二十八回 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当时施恩向前说道:“兄长请坐。待小弟备细告诉衷曲之事。”武松道:“小管营不要文文诌诌,只拣紧要的话直说来。”施恩道:“小弟自幼从江湖上师父学得些小枪棒在身,孟州一境起小弟一个诨名,叫做金眼... - 2017-12-31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让二乐躺在家里的床上,让三乐守在二乐的身旁,然后他背上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两元三角钱,出门去了轮船码头。  他要去的地方是上海,路上要经过林浦、北荡、西塘、百里、通元、松林、大桥、安昌门、靖安、黄店、虎头桥、三环洞... - 2018-02-09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夜探幕阜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武当派在九大门派中,是领袖群伦的大派,掌门人亲自赶来,替盟主祝寿,柳家庄上,自有一番盛大的欢迎,不在话下。  初更时分,银拂道人喝得酩酊大醉,连脚下也有点虚飘飘的,回转宾舍。  但当他推门而入,跨进房中,醉态登时敛去!  迅快的掩上房门... - 2018-01-06
  • 第二十八章 诡异莫测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谷灵子缓步跨上石阶,朝墨石岛主含笑拱手道:“岛主请了。”  就在谷灵子跨进大殿,两条人影从檐前泻落,矮胖黑衣老人沉哼道:“好家伙,你是和老夫兄弟捉迷藏。”  但因谷灵子已经站在岛主面前,不好再行出手,只得退回原位。  黑石岛主对谷灵子的... - 2018-01-09
  • 论语·卫灵公篇第二十八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译文:   孔子说:“大家都厌恶他,我必须考察一下;大家都喜欢他,我也一定要考察一下。” 评析:   这一段讲了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是孔子决不人云亦云,不... - 2018-01-01
  • 第二十八章 独眼龙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 2018-03-15
  • 论语·宪问篇第二十八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译文:   孔子说:“君子之道有三个方面,我都未能做到:仁德的人不忧愁,聪明的人不迷惑,勇敢的人不畏惧。”子贡说:“这正是老师的... - 2018-01-02
  • 第二十八章 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候宋钢和林红原来的家拆掉了,他们搬到了街边新楼房的第一层;苏妈的点心店也从汽车站搬了过来,就在林红家的对面;拆迁搬过来的还有赵诗人,住在第二层,就在林红宋钢家的楼上。赵诗人故意把自己的床放... - 2018-02-05
  • 论语·子罕篇第二十八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彫也。” 译文:   孔子说:“到了寒冷的季节,才知道松柏是最后凋谢的。” 评析:   孔子认为,人是要有骨气的。作为有远大志向的君子,他就像松柏那样,不会随波逐流,而... - 2018-01-01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四章 看不见的敌人
  • “斑纹蛟”大概是从另外的哪个水洞爬进祭坛洞窟的,冰壁般的水晶,阻挡了它扑过来的道路,而且它体形笨重,也难以从数米高的冰壁上跃过来,只是将它的大嘴,从两大块水晶的缝隙中伸了过来,颚骨尚且卡在外边,短粗的四肢在后头不断蹬挠,恨不得把拦路的水晶... - 2015-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