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彩带仙子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是呼了一杖,当班远当头击去!

      黑氅人喝道:“嬷嬷住手!”

      虎嬷嬷倒是听话得很,扑起的身子,及时硬行收势,向后跃退,瞪着三角眼,悻悻的道:“若不是仙子及时赶来,老婆子这条命都得送在这里了。”

      黑氅人道:“嬷嬷不用说,我都已看到了。”话声一落,转脸朝向遇春、班远两人冷声道:“向兄、班兄荣任朱衣门的堂主,连我都不认得了?”

      向遇春听出声音,心头暗晴一震,连忙拱手道:“果然是仙子驾到,在下深感失敬,还望仙子恕罪。”

      班远同时呆的一呆,拱了拱手道:“仙子多多恕罪。”

      黑氅人冷哼道:“你们如今有齐教主撑腰,那还把我放在眼里?不必多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为你手下毒拂所伤,留下解药,立时给我退出园去。”班远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磁瓶,双手奉上,一面道:“岳小哥两位如没被拂尘扫中,只要将药未吹进鼻孔,即可转醒,如被拂尘扫中,就须兼敷伤处。”

      虎嬷嬷喝道:“拿给我。”

      班远把药瓶送到虎嬷嬷手上。

      虎嬷嬷一手接过,冷笑道:“班远,你黑煞掌也不过如此!”

      班远没有作声。黑氅人目光一注,问道:“嬷嬷和他对过掌了吗?”

      虎嬷嬷不屑的道:“老婆子和他连对了两掌,摄魂掌之名,当真稀松的很。”

      黑氅人冷笑一声道:“班兄把解药留下了再走。”

      班远不敢违拗,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小瓶,递了过来。

      虎嬷嬷并没伸手去接,间道:“仙子可是怕老婆子中他暗算?”

      黑氅人道:“嬷嬷但请运气试试,就知道了。”

      虎嬷嬷道:“老婆子一点也觉不出来。”说着,果然闭目行气,这一检查,突然双目一睁,怒声道:“好哇,姓班的,你敢暗算我老婆子?”

      扬手一掌,拍了过去。

      班远慌忙闪身避开,阴笑道:“兄弟练的就是毒掌,嬷嬷又不是不知道,嬷嬷和兄弟硬对两掌,在兄弟想来,嬷嬷功力胜过兄弟甚多,只要不把掌力收回,自可无害,兄弟也不知道嬷嬷业已中毒,那就请把解药收下了。”

      虎嬷嬷怒哼一声,劈手夺过药瓶。

      黑氅人冷冷的道:“两位可以走了。”

      向遇春、班远巴不得尽快离开,两人朝黑氅人拱了拱手,齐声道:“在下告退。”

      班远倏地转身,大袖一挥,两道人影当先飞起,快若流星,划空而去。黑衣堂的武士们架起躺在地上的弟兄,纷纷纵起,像一阵风似的冲出园去。

      黑氅人凝立不动,直等铜沙岛的人走后,才朝虎嬷嬷说道:“你救醒龙官之后,立即要他们到西首小楼上来见我。”

      说完,转身向西首小楼行去。

      虎嬷嬷匆匆拧开黑色药瓶,倾出七八粒梧桐大小的朱衣药丸,边走边向口中送去,咽了两咽,吞入腹中。一手拿着一个小磁瓶,壶近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身边,一面朝春香、春花吩咐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仙子来了,你们快去伺候吧!”

      春香道:“婢子早就看到仙子了,只是方才贼人未退,这里没人照顾。”

      虎嬷嬷不耐道:“就是你嘴碎,还不快去?”

      两个使女答应一声,如飞而去。

      虎嬷嬷蹲下身子,才开瓶塞,用手指沾着药未,往两人鼻孔抹了少许。只见两人同时打了个喷嚏,霍地睁开眼来。

      虎嬷嬷望着两人慈笑道:“孩子,你们没事了。”

      岳小龙拱拱手:“晚辈兄妹,两次都蒙老婆婆相救。”

      虎嬷嬷道:“这次可不是老婆子救的,是咱们仙子赶来了。”

      凌杏仙目光转动,间道:“老婆婆,贼人都走了么?”

      弯腰从地上拾起两枚回风蝶,收入囊中。

      虎嬷嬷呷呷尖笑,得意的道:“向遇春、班远有多大的胆子,见了咱们仙子,还敢不走?”

      岳小龙不知她口中的“仙子”是谁?但试想凭铜沙岛青衣、黑衣两位堂主,都要退避三舍,这仙子自然不是寻常人物了。

      凌杏仙惦念着姬真真、何嘉嘉两人,忍不住问道:“老婆婆,姬真真、何嘉嘉两人,被他们擒去,不知释放了没有?”

      虎嬷嬷听的一怔,敲着头道:“老婆子当真被他气昏了头,忘了云中二娇,唉,方才就是没看到她们,才会忘记,不过不要紧,仙子要见你们,待回见到仙子,只要提上一声,自有办法。”

      岳小龙道:“不知仙子现在那里?”

      虎嬷嬷道:“就在西首小楼上等着你们,老婆子领你们走。”

      说完,三脚两步,领着两人往西首小楼行去。登上楼梯,虎嬷嬷高声叫道:“龙哥儿来了。”

      春香很快闪出房门,招招手道:“嬷嬷,仙子叫他们进来。”

      虎嬷嬷回头道:“快随我进去。”

      岳小龙、凌杏仙跨进房中:,抬头看去,只见临窗一张木椅上,端坐着一个面垂黑纱的人!那不就是要自己两人假扮华山门下纪念勋、纪敏、前往铜沙岛去的黑氅老前辈,还有谁来?

      岳小龙心头大喜,慌忙上前一步,拜了下去,道:“原来是老前辈。”

      凌杏仙心中暗想:“这人大家都叫他仙子,不知是男是女?”

      一面也随着龙哥哥拜了下去。

      黑氅人抬手道:“你们起来。”

      岳小龙、凌杏仙双双站起。

      黑氅人从蒙面黑纱中,透射出两道清冷目光,注视着岳小龙,又道:“这次铜沙之行,可曾见到你娘么?”

      岳小龙听他问起娘来,但觉许多疑问,一齐涌上心头,一面答道:“家母被囚在地室之中,晚辈潜入地室,只听到家母声音,但没有看到家母,就被一位老前辈挟持而出,匆匆离岛了。”

      黑氅人似乎耸然动容,缓缓说道:“你把经过情形说与我听听。”

      岳小龙当下就把那晚上,进入铜沙岛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黑氅人听他说到地窖中看到许多棺木,装着少林智通大师、武当天鹤子等人,只是不住的点头。等听到岳夫人和岛主夫人对话,岳小龙、凌杏仙双双被人挟持出宫,才缓缓舒了口气问道:“你们知道是什么人把你们救出来的么?”

      岳小龙抬头道:“晚辈猜想,大概是奕仙乐老人家。”

      黑氅人点头道:“不错,那是奕仙已经知道你们是谁了,他倒是不忘旧谊……”

      岳小龙虽然不知眼前这位黑氅老前辈的来历,但从他的口气听来,似是对自己身世,甚是熟悉。至少和自己父母,极为熟悉,想到这里,但觉心头激动,再也无法按耐得住,抬目问道:“老前辈,那岛主夫人和家母生得甚是相似,不知究竟是何人?”

      黑氅人冷冷一哼,接着说道:“你大概也已料到了这一些,不错,她就是你娘的同胞妹子。”

      岳小龙道:“老前辈既然知晓此事,自是也知道晚辈父母的情形,还望老前辈赐告一二。”

      黑氅人冷冷道:“你要我告诉你什么?”

      岳小龙道:“晚辈自小未曾见过父亲,家母也从没和晚辈说过,是以在晚辈的记忆中,也上直未留有父亲的印象,想请老前辈赐告有关先父的事。”

      黑氅人缓缓移动一下身子,冷声道:“你父之事,我也并不清楚。”

      岳小龙再也忍不住蹩在胸头的话,目含泪光,凄然道:“老前辈一定知道,大概是不肯赐告晚辈了。”

      黑氅人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不知道。”

      虎嬷嬷在旁插口道:“仙子就……”

      黑氅人沉喝道:“嬷嬷不许多嘴。”

      虎嬷嬷张张嘴,大有不以为然之色,却没有说出口来。

      大家沉默有顷,凌杏仙想起姬、何两人,不觉问道:“老前辈,魔教门下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37-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_商道_故事大全
  •   一年以后,在约好见面的那天,三个人又一次聚集到了林府。曾经编草鞋的咸镜道商人还清了他所借的100两银子及利息,并告诉林尚沃:“我这辈子只会拉风箱打铁,也不会做别的买卖,我用从大人这里借到的钱开了一间铁匠铺,这一年来制作出各种犁啊、铧啊等... - 2018-01-12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力战群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地道中黝黑如墨,姬真真正以魔教中的“阴阳消长大法”,替岳小龙疗伤:  岳小龙是中了阴阳手马飞虹的“阴风透骨掌”,马飞虹出身魔教中的狠毒功夫,也只有魔教中的独门方法,才能解救。  解救之道,须以“少阳神功”度入手少阳经,以“少阴神功”由足...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恶贼受挫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孙才头忽然失笑道:“老朽和三位攀谈了老半天,还没请教贵姓大名?”  尹翔心中又是一动,觉得他说话的神情,似在故意分散自己三人的注意,他为什么不让自己三人听到马蹄声呢?但人家既然问了,自己又不好不答,这就说道:“在下尹翔,他叫岳小龙,她叫...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二十四章 神医遇害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疯道奇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不但瞧的马飞虹耸然变色!就是隐身树上的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也没看清楚扑上围墙的人,是如何被人家逼退下来的?  在场众人,方自齐齐一愕!  但听通天观中响起一声嘹亮的长笑,两扇观门突然开启,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蓬头赤足的道人,...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假冒的证人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茅屋前面一片晒场上,早已肃立着一排十二名青衣剑手,一个个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一看就知是一支劲旅!  于嬷嬷看得心里一高兴,就走到他们面前,呷呷尖笑道:“很好,你们这些小子听着,老婆子是奉谷主之命,去增援淮扬派的,你们跟老婆子一起去...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终南彩带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萧不二嚷道:“奇怪,这里竟会一个人也没有。”  岳小龙道:“葛神医已经被人擒走,这里有他留的字迹。”  谷灵子奇道:“他已经被人擒走,从那里出去的呢?”  随着话声,一齐走了过来。  岳小龙指着石几边上一行小字,说道:“这是留给谷护法的... - 2018-01-08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一网成擒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澄慧大师接着道:“贫衲和师弟澄一,原以为澄心师弟可能听信了一面之词,来替淮扬派作证,后来发现他使出来的拳脚路数,虽是少林招法,但内劲功力,显然并非少林心法,经澄一师弟把他拿住,他还妄使魔教残肢大法,自卸左臂,企图脱逃,现在此人已被拿下,...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毁天毒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三人出了客店,一路奔行,不多一回,便已赶到城垣,这时离开启城门,差不多还有一个更次。  范君瑶一路领先,走近城墙,脚下丝毫不停,只是朝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便如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头之上。  方壁君跟在他身后...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进退之间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一剑解围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晨光熹微,宿露未收!  十里河北首的一条小径上,正有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身躯微胖,穿着一件蓝布大褂的老头,只要看他健步如飞,准是一位武林中人。  就当他快要奔近十里河的时候,这只有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并肩走出两个...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狭路逢仇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升,草上还结着一层层薄薄的轻霜。  起伏群峰,在朝阳之中,青翠如滴!  只有正北一座高峰,危岩峭壁,石呈赫红,光秃秃的没有丛草,没有树木,突出云山,耸然独峙!  东风吹绿了江南,也永远吹不绿它,这就是赤焰山!  此时从西边一条山径...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