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走到头了。”

      走到头了。杜筠青知道这话的意思,可三喜这样早就慌张了,很使她失望和不快。

      “我看他九月也回不来。”

      “九月不回来,就天冷了,路途要受罪。不会到九月吧?”

      “出去时是热天,回来时是冷天,老骨头了,依然不避寒暑。他就是图这一份名声。”

      “真到冬天才回来?”

      “六月出去,八月回来,出去三个月,来回就在路途走俩月,图什么?”

      “那是捎错了话?”

      “话没捎错。可你看上上下下,哪有动静,像是迎接他回来?”

      “那捎这种话做甚?”

      “就为吓唬你这种胆小的人。”

      杜筠青完全是无意中说了这样一句话,一句玩笑话,也能算是带了几分亲昵的一句话。但她哪能料到,这句话竟然叫三喜提前走到了头。

      杜筠青将三喜勾引成功后,才好像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本来是出于对老禽兽的愤恨,怎么反而把自己糟蹋了?

      所以,自那次与三喜野合后,回来就一直称病,没有再进城洗浴。她不想再见到三喜了!她越想越觉得,三喜原来是这样一个大胆的无赖。他居然真敢。

      而她自己,为了出那一口气,竟然沦落到这一步。这样自取其辱,能伤着那个老禽兽什么?你要气他,就得让他知道这件事。你怎么让他知道?流言飞语,辱没的只是你这个淫妇。除非你留下遗言,以死相告。

      杜筠青真是想到了死。不管从哪一面想,想来想去,末了都想到了死。但她没有死。一想就想到了死,再想,又觉死得不解气。

      也许,她在心底下还藏着一个不想承认的念头:并不想真死。

      老夫人称病不出,吕布心里可就焦急了:老父病情已趋危急,只怕日子不多了,偏在这种关口,她不能再跑回家探视尽孝!看老夫人病情,似乎也不太要紧,只是脾气忽然暴戾异常。

      请了医家先生来给她诊疗,她对人家大发雷霆。四爷和管家老夏来问候,她也大发脾气。对她们这些下人,那就更如有新仇旧恨似的,怎么都不对,怎么都要挨骂。

      老夫人可向来不是这样。康家上下谁都知道,这位年轻开通的老夫人没架子,没脾气,对下人更是仁义,宽容。这忽然是怎么了?

      吕布当然知道,老夫人早被老太爷冷落了,就像戏文里说的,早给打进了冷宫。可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也不发脾气,现在才忽然发了脾气?或许是因为老太爷不在,才敢这样发脾气?

      管家老夏很生气地问过吕布:“你们是怎么惹恼了老夫人?”

      吕布只好把自家的想法说了出来:谁敢惹老夫人!只怕是老夫人自家心里不舒坦。她总觉着老太爷太冷落她了,趁老太爷不在,出出心里的怨气。

      老夏立刻呵斥她:“这是你们做下人的能说的话?”

      但呵斥了这样一声,老夏就什么也不问了。

      看来,老夫人真是得了心病,那何时能医好?吕布时刻惦记着病危的老父,但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她即使去向老夏言明了告假,在这种时候,老夏多半也不会开恩:老夫人正需要你伺候呢,我能把你打发走?

      那天,吕布出去寻一味药引,遇见了三喜。三喜就慌慌张张问她:“老夫人怎么了,多日也不使唤车马进城?”

      吕布就说:“老夫人病了,你不知道?”

      三喜听了,居然脸色大变,还出了一头汗:“病了?怎么病了?”

      吕布看三喜这副样子,就说:“三喜,你对老夫人还真孝顺!刚说病了,倒把你急成这样。

      我看,也不大要紧,吃几服药就好了。她这一病,我可没少挨她骂。你是不知道,她的脾气忽然大了,逮谁骂谁!”

      吕布说着,就匆匆走了,并没有发现三喜还呆站在那里。

      等回到老院,吕布挑了一个老夫人脾气好的时候,说了声:“刚才出去碰见三喜了,他还真孝顺,听说老夫人病了,急得什么似的,脸色都变了。”

      吕布本来想讨老夫人的喜欢,哪承想自家话音没落,老夫人的脾气忽然就又来了,气狠狠地说:“三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用提他!老夏再来,得叫他给我换个车夫,像三喜这种奸猾的无赖,赶紧给我打发了!”

      吕布再也不敢说什么了。根据近来经验,你再说一句,老夫人会更骂得起劲。可老夫人一向是挺喜欢三喜的,怎么现在连三喜也骂上了?吕布心里就更沉重起来。她知道前头死去的那一位老夫人,后来也是喜怒无常,跟着伺候的下人,成了出气筒,那可是遭了大罪了。现在这位老夫人,本来最开通了,不把下人当下人,你有些闪失,她还给你瞒着挡着,怎么说变就变了?偷偷放你往家跑,这种事怕再不会有了。没事还找茬儿骂你呢,怎么还会叫你再捣鬼!万幸的是,老夫人发脾气时,还没有把那件捣鬼的事,叫嚷出来。

      只是,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主家要成心把你当出气筒使唤,那也活该你倒霉。你就是到老太爷那儿告状,也白搭。越告,你越倒霉。

      老院的事,吕布她什么不知道。只是,她没有想到,倒霉的角色也叫她摊上了。

      但就在骂过三喜不久,老夫人忽然说,她的病见轻了,要进城洗浴一次。许多时候不洗浴,快把她肮脏死了。

      吕布听了当然高兴,可也不敢十分高兴。老夫人肯定不会允许她再偷着往家跑。她出去告诉三喜套车伺候时,特别叮咛他,得万分小心,可不敢惹着老夫人!现在的老夫人,可不是以前那个老夫人了。

      三喜听了,一惊一乍的,简直给吓着了。

      老夫人出来上车时,四爷和管家老夏都跑来问候:刚见好,敢进城洗浴吗?要不要再派些下人伺候?

      老夫人挥挥手,只说了一句:“不用你们多操心。”

      虽然是冷冷的一句,但今天老夫人的情绪还是平静得多了。在阳光下看,她真是憔悴了许多。

      老夏厉声对三喜和吕布说:“好好伺候老夫人,有什么闪失,我可不客气!”

      三喜战战兢兢地答应着,吕布看了,都有些可怜这后生。

      出村以后,三喜依然战战兢兢地赶着车。吕布也不敢多说什么,叫他坐上车辕,或是叫他吼几声秧歌,显见地都不相宜。正沉闷着,就听见老夫人问:

      “吕布,你父亲的病,好了没有?”

      吕布忍不住,就长叹了一口气,说:“唉,哪能好呢!眼看没多少日子了,活一天,少一天。蒙老夫人慈悲,上次回去看他时,已吃不下多少东西。”

      “那你也不跟他们告假?”

      “不是正赶上老夫人欠安,我哪好告假?”

      “这可不干我的事!我是什么贵人,非你伺候不下?”

      “老夫人,是我自家不想告假。老夫人待我们也恩情似海,在这种时候,我哪能走?这也是忠孝不能两全吧。”

      “你也不用说得这么好听!你想尽孝,就再回去看看,离了你伺候,我也不至淹死在华清池。”

      听了这种口气,吕布哪还敢应承?忙说:“蒙老夫人慈悲,我已算是十分尽孝了。说不定托老夫人的福,家父还见好了呢。近些时,也没见捎话来,说不定真见好了。”

      “我可没福叫你托,想回,你就回,不想回,拉倒。”

      吕布不敢再搭话,老夫人也不再说话,一时就沉闷起来。三喜一直小跑着,紧张地赶着车,他更不敢说什么。

      这样闷闷地走了一程,老夫人忽然说:“三喜,你变成哑巴了,不吭一声?”

      三喜惊慌得什么也没说出。

      吕布忙来圆场:“三喜,老夫人问你呢,也不吭声!要不,你还是唱几句秧歌吧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05-925.html - 2018-01-20
  • 第十一篇 字与音_内心之死_故事大全
  •   博尔赫斯在但丁的诗句里听到了声音,他举例《地狱篇》第五唱中的最后一句——“倒下了,就像死去的躯体倒下。”博尔赫斯说:“为什么令人难忘?就因为它有‘倒下’的回响。”他感到但丁写出了自己的想象。出于类似的原因,博尔赫斯认为自己发现了但丁的力... - 2018-02-16
  • 第十一篇 他们的儿子_余华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星期六下午五点的时候,三百多名男女工人拥挤在机械厂的大门口,等待着下班铃声响起来,那扇还是紧闭的铁门被前面的人拍得哗啦哗啦响,后面的人嗡嗡地在说话,时而响起几声尖利的喊叫。这些等待下班的工人就像被圈在栅栏里的牲口,在傍晚暗淡下来的光芒里... - 2018-02-20
  • 第十一篇 包子和饺子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在我小时候,包子和饺子都是属于奢侈的食物,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有希望吃到。那时候,我还年轻的父亲手里捧着一袋面粉回家时,总喜欢大叫一声:"面粉来啦!"这是我童年记忆里最为美好的声音。  然后,我父亲用肥皂将脸盆洗干净,把面... - 2018-02-12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林红准备结婚摆上几桌酒席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横扫江南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那低沉的声音又道:  “总护法要你跟他来,就是要查明这件事,你知道总护法交代的事情,若是办不好,该当如何吧?”  耿小云道:“小婢知道。”  那低沉声音道:  “目前不用多问,免他生疑,等到了将军岭,你必须处处留神,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本... - 2018-01-25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孤立无援的巨大危机_商道_故事大全
  •   “我说王大人,”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朴钟一拍着王造时的肩膀说道,“我们不是还可以靠王大人出面去说服他们嘛!王大人和我们不一样,您是中国人,您可以去见那些同样是中国人的商人们,敞开胸襟去劝说他们,让他们回心转意嘛!”  朴钟一说的是实话。... - 2018-01-12
  • 第十一章 狼姑婆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她,正是此间主人的弟子黄凤娟。  万遇春缓缓地回过身去,正容道:“黄姑娘,令师走火入魔,已有多年,双足经穴,早巳枯痿,老朽实在无能为力。”  黄凤娟淡淡一笑道:“老爷子人称神手华佗,一切疑难杂症,都可着手回春,家师经二十年苦练,已有显著... - 2018-01-28
  • 第十一章 龙潭嘉宾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点点头,问道:“何老丈认识那位老人家吗?”  何老实道:“老汉不认识他,那位老客官不是咱们镇上的人,哦,老汉想起来了,那位老客官要老汉转告公子爷一句话。”  方振玉问道:“那位老人家说了什么?”  何老实道:“那老客官说:公子爷的...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真假逸士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这条路,正是循着北峡山脉而行,沿途尽是山间小径,行人不多,正好施展轻功,正在奔行之间,忽听一阵噗噗之声,从林间上空掠过!  云飞白举目看去,只见一只灰鸽,快似箭射,朝东北方向投去,就在前面那头灰鸽飞去不久,又是一阵噗噗轻响,掠过头顶,那... - 2018-01-29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老子·道德经 第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三十辐①共一毂②,当其无,有车之用③。埏埴以为器④,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⑥。[译文]三十根辐条汇集到一根毂中的孔洞当中,有了车毂中空的地方,才有车的作用。揉和陶土做成器皿,有了... - 2017-12-31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曙光乍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转过脸来,脸上神色,已然变得十分严肃,朝董崇智说道:  “董老弟,现在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董崇智身躯微震,说道:  “佟护法要说什么?”  佟仲和道:  “自然是有关贼党侵犯本山的事了。”  董崇智冷声道:  “兄弟前...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在中学的操场上像是庙会似的从天亮开到天黑。宋凡平每天一早就要提着那块大木牌出门,走到中学大门口时就将木牌挂在脖子上,低头站在校门口,等着开批斗大会的人都进去了,他才取下木牌,拿起扫帚清扫起中学前面的大街。到了... - 2018-01-31
  • 第十一章 横山逸士_引剑珠
  •   韦宗方曾听不知名叔叔说过“行走江湖,同毒沙峡的人不可接近”之言,如今又听丁大哥提到“毒沙峡”,不禁问道:“丁大哥,毒沙峡到底是什么地方?”  丁之江道:“毒沙峡么,他们里面的人,个个都擅于用毒,已有多年不在江湖行动,小兄也不太详细。” ... - 2017-12-29
  • 第四十一章 周游和宋钢继续在福建漫游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和宋钢继续在福建漫游,在一个个洗浴中心推销他们的增强丸,瞄准阴痉短小者,对症下药,耐心诱导,夸夸其谈。当他们离开福建,来到广东时,两纸箱的阴痉增强丸已经全部推销出去。周游总结经验教训,觉得将近五个月才把增强丸推销出去,效益实在太低,... - 2018-02-05
  • 第十一章 秦宫主赴人之约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中秀道:“咱们要知道的就是秦宫主赴什么人之约去的,现在既已知道是长江盟向秦宫主下战书,约你到白帝城去的,这就够了,秦宫主前去赴约,到了白帝城,自然没遇上长江盟的人了?”  散花仙子怒声道:“你们使调虎离山之计,前来愉袭神女宫,自然没人... - 2018-01-08
  • 第二十一章 蛛丝马迹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公朴由简世杰扶着他半靠半坐在一方大石崖的根部,面如金纸,两眼散漫失神,张着口呼吸显得十分微弱,这是伤重危殆之象!  方振玉大吃一惊,急步走上,问道:“邓前辈如何负的伤,伤在那里?”  谢广义抢着道:“方少兄,朴翁是被假冒你的贼人突然窜... - 2018-02-03
  • 第三十一章 刘作家去了法庭旁听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两大文豪之一的刘作家,那天也去了法庭旁听,亲眼目睹了那场令人捧腹大笑的闹剧,亲耳聆听了李光头慷慨激昂的演讲,刘作家激动得晚上睡不着了,心想自己是遇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题材,于是披衣起床,连夜赶写了一篇洋洋万言的报.道... - 2018-02-05
  • 第三十一章 此情绵绵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顾大公子,形势比人强,依奴家看嘛,你也反了算了。”  顾青纶听她说话的方向,口中大喝一声:“无耻贱婢,你敢背叛七星堡,那是不想活了。”  嘶的一声,铁扇像流星赶月,一闪而至,朝田七姑立身之处,急袭过来。  方...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阴人毒手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不知来的是谁?但觉那蓝氅人虎步龙行,顾盼之间,另有一种摄人威势,自己和阿菊站在厅前,就显得大是不如人家,脚下不由自主的往边退了两步。  马飞虹心念电转,不觉呵呵笑道:“原来是彩带门的朋友,兄弟失迎了。”  阶前八名黑衣武士因有堂主... - 2018-01-08
  • 第十一章 为子报仇护犊心 千里寻药恩人情_白衣紫电
  •   颜凤妮又在这乡间小屋中,这儿曾经是唐耕心被她所救的疗养之所,这儿的粗陋小屋,阡陌田垅,甚至到处的驴屎牛渤气味,都是美好憧憬的导体。  那时虽然唐耕心经脉不畅,但她有信心,希望无穷、而现在,她只能陶醉在回忆中,当意识把她拉回现实中时,她会... - 2017-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