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诡遇奇逢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跃下床,急忙伸手轻轻推着凌杏仙。

      凌杏仙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出声,岳小龙咐着她耳朵说道:“杏仙,快起来,有人在敲我们房门了。”

      凌杏仙从没遇到过事情,不觉大力紧张,慌忙掀被而起,一手摸着身边短剑,轻声问道:“龙哥哥,我们要怎么办?”

      岳小龙道:“我们出去瞧瞧。”

      话声甫落,门上又起了极轻的剥落之声!

      岳小龙朝凌杏仙打了个手势,功凝右掌,很快的闪到门边,一手推开房门,问道:“什么人?”

      但见一个店伙手上掌着油灯,缓缓跨进房来,陪笑道:“打扰客官,小的是送茶水来的。”

      他口中还说送茶水来的,手上可没拿茶壶。

      岳小龙两道目光,投注在那店伙身上,暗自提气戒备,一面怒声道:“半夜三更,你……”

      那店伙随手掩上房门,忽然嘘了一声,低声道,“岳少侠小声一点。”

      岳小龙怔的一怔,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店伙道:“两位身处危境,在下是奉主人之命,接应少侠来的。”

      岳小龙问道:“你是彩带门的人?”

      那店伙道:“此刻时间不多,两位最好不用多问,快跟在下出去。”

      岳小龙冷声道:“有这么严重么?”

      那店伙道:“大门外早已有人守着,这客店之中,也有对方的人扮成旅客,住在对面房中。”他呶呶嘴,然后轻笑道:“只是此人已彼在下制住了。”

      凌杏仙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对方,是什么人?”

      那店伙道:“目前还弄不清楚,不过据在下听别的消息,他们将在天亮之后,等两位一出店门,就要劫持两位而去。”

      岳小龙道:“他们劫持在下兄妹,有何图谋?”

      那店伙道:“自然是和令堂失踪有关了。”

      岳小龙心头不觉一震,还想开口!

      那店伙接着说道:“少侠若是要搭救令堂,那就不能再落入他们手中,这道理在下不说,少侠自然也可以想得到的了。”

      岳小龙心中疑云重重,但念头一转,觉得他说的也是有理,这就点头道,“此话虽是不错,但朋友究竟要在下兄妹到哪里去?”

      那店伙笑了笑道:“在下奉主人之命,只是把两位送出客店,其余的事,就不知道了。”

      岳小龙道:“好,我们跟你出去。”

      凌杏仙道:“龙哥哥,他说的话靠得住么?”

      岳小龙道:“我们原是为了娘来的,不论这位朋友说的,靠得住靠不住,反正有人出面了,总比我们找不到头绪要好。”

      凌杏仙轻笑道:“是啊,这道理最是简单不过,但你不说。我真还想不出来。”

      店伙道:“两位那就随我来吧。”

      话声一落,转身出房,直向后院行去。

      岳小龙低声说道:“杏仙,你一切看我行动,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先出手。”

      凌杏仙点点头,岳小龙道:“我们快走。”

      说完,跟着那店伙身后走去。刚到转弯之处,瞥见身后似有两条人影,很快的朝自己房中一闪而入,心中不觉大疑,暗道:“这两人不知是谁,闪入自己房中,又有何事?”但既而一想,反正自己两人已经走了,管他是什么人?脚下一紧,跟着朝后院走去。

      穿过厨房小天并,那店伙打开木门,低声说道:“两位穿出小巷,朝右去第二条巷,第七家找到豆腐老丁,他自会替两位安排去处。”

      岳小龙听他说的如此神秘,心中暗暗奇怪,忖道:“看情形,他们似是早有安排的一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一面点头道:“在下记住了。”

      那店伙拱手道:“恕在下不送了。”

      说完很快转身进去,掩上木门。

      凌杏仙道:“龙哥哥,我看他不像是店里的伙计。”

      岳小龙道,“不错,我想他们在这家客店里,似乎另有一件什么事情。”

      凌杏仙好奇的道:“我们要不要回进去瞧瞧?”

      岳小龙道:“他要我们去找豆腐老丁,自然也是他们一伙的人,我们就找去瞧瞧,看他有什么安排?”

      两人迅速走出小巷,依照那店伙所说,朝右行去,到了第二条巷口。这条小巷,窄狭黝黑,住的都是穷苦人家,两侧矮屋,都已破损不堪。

      岳小龙身子一侧,当先走了进去,凌杏仙紧随在他身后,相继走入,数到第七家,只见板扉虚掩,门内隐隐传出磨声。

      凌杏仙低声道:“龙哥哥,就是这家了,豆腐老丁正在磨豆腐呢!”

      岳小龙点点头,跨上前去,一手轻轻推开木扉,只见一间破屋中,灯昏如豆,一个老态龙钟的瘦小老头,正在弯着腰推磨。

      岳小龙拱拱手道:“老丈请了。”

      瘦小老头停下磨来,堆笑道:“小哥要豆汁么,老汉还没磨好呢。”

      岳小龙瞧他一副老态,丝毫瞧不出是个会武之人,心头暗暗诧异,一面说道:“请问老丈,有一位豆腐老丁,是在这里么?”

      瘦小老头连连弯腰道:“就是老汉,就是老汉,小哥请到里面坐。”口中说着,一面把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让到右边一间小屋之中,一面陪笑道:“两位请坐、老汉这就去做,东西都是现成的,耽误不了多少时光。”

      也不待两人答话。匆匆的转身去。

      凌杏仙听的奇怪,悄悄问道:“龙哥哥,他去做什么?”

      岳小龙道:“不知道,他好像是替我们做什么东西去的。”

      凌杏仙道:“他一定是给我们做豆汁去了,像他这样的龙钟老头,也会是江湖人么?”

      岳小龙低声道:“人不可貌相,你莫要乱说,我先前也当他不像是个练武之人,但方才看他进去的时候,一闪而没,身法似乎极快。”

      凌杏仙哦了一声,还待再说。

      岳小龙朝她摇摇手,站起身,故意背着双手,走到门口,朝里望去。

      只觉那屋后甚是隘仄,黑黝黝瞧不清楚景物,不知瘦小老头躲在里面,究在做些什么?

      这样足足等了顿饭光景,才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那豆腐老丁手上捧了一块豆腐板,上面覆着热气腾腾的面中,急步走了出来,一面含笑道:“好了,好了,少侠快请坐下来,这东西要趁热才能贴得上去。”

      岳小龙愕然道:“老丈,这是什么东西?”

      豆腐老丁低声道:“这是老朽替两位做的面具。”

      “面具?”

      凌杏仙想起小孩儿玩的机具,心中觉得好奇,问道:“这是什么面具?”口中问着,正待伸手去揭开热面中瞧瞧。

      豆腐老丁急忙拦道:“姑娘碰不得,这东西一碰就破。”

      凌杏仙脸上一红,缩口手去,问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豆腐老丁笑了笑道:“两位但等天色一亮,就得赶出城去,但两位若是不改扮一下,对方的人自然认得出来,本来江湖上的面具,都是用人皮泡制的,戴在脸上,使人不易瞧的出来……”

      凌杏仙听说面具是人皮制的,心头大感恶心,连忙摇手道:“我不要戴,从死人脸上剥下来的皮,这多怕人?”

      豆腐老丁笑道:“姑娘不用害怕。”

      凌杏仙道:“我宁愿给他们认出来,也不要戴死人的皮。”

      豆腐老丁微微一笑,道:“姑娘只管放心,老汉说的是一般江湖上人,用的都是人皮面具,但老汉开的是豆腐店,那里弄得到人皮,这是老汉临时用豆腐皮做的,好在时间不长,将就点,也可以充得过去了。”

      岳小龙道:“对方究竟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对付在下兄妹?”

      豆腐者丁道:“这个老汉就不知道了,老汉退出江湖已久,一直以做豆腐谋生,今晚才接到昔年老主人之命,要老朽替两位设法改装,莫让对方的人,认出少侠的真面目来。”

      说到这里,口中哦了一声,忙道:“这豆腐皮,冷了就会发硬,老汉还是趁热替两位贴上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岳小龙心中虽觉疑窦重重,但豆腐老了不像是个坏人、这就点头道:“好吧,老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3-916.html - 2018-01-13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印错”的杂志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来到华盛顿的大街上,身后跟随着几个着便装的卫兵。当时还没有电视等媒体的传播,他只要稍加装扮就不会被人认出来,于是,他在街上很舒心地逛了好一阵子。忽然,他看到在一家名为《智慧》的杂志社门前围了一大群人,不知道在... - 2018-07-16
  • 冠军与小偷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28岁那年,黑人菲力斯成为全欧洲马拉松长跑冠军。  一次,他应邀到全国最大的一处监狱做演讲。面对上千形形色色的罪犯,菲力斯讲了他贫穷的童年,及他在坎坷中拼搏奋斗、自强不息、改变自己命运的经历。演讲引起极大反响,全场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 - 2018-07-16
  • 时间的光线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音乐家鲁宾斯坦经常到好友画家毕加索的画室看他画画。一次,鲁宾斯坦在好几个月内看到毕加索不断地在画同样的东西。背景是阳台的铁栏杆,近景是一张桌子、一瓶葡萄酒、一把吉他。  当毕加索画了将近五十幅同样的作品后,鲁宾斯坦不耐烦地问:“每天都描... - 2018-07-16
  • 作家偷钱释心理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这种刺激过多、过强和作用时间过久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反抗的心理现象,称之为“超限效应。”  美国人有个习惯,星期天去教堂听牧师讲道,松弛一下平日绷得太紧的神经,净化自己的心灵,从烦恼中解脱出来,好让新的一周有一个新的开始。  因此,每到... - 2018-07-16
  • 为新生命的诞生而飞翔_名人故事_故事大全
  •   1961年,艾雷罗·戴利格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埃特纳火山脚下一个平凡人家。在独特自然环境中长大的戴利格,对大自然有一种特殊的爱。  19岁时,戴利格顺利考入了巴黎体育大学。在校读书期间,他便对攀岩、登山这类挑战高度极限的运动产生了浓厚... - 2018-07-16
  • 青春期,青春气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下课的时候,舒小语站在那棵硕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出神,看两只小蚂蚁为争抢米粒大小的食物而打架,进攻、防范,不亦乐乎。舒小语想笑,在人类的世界里,米粒大小的食物太小了,小到像一粒草芥,像一粒微尘,可是在蚂蚁的世界里,这粒微尘必定... - 2018-07-16
  • 成绩倒数怎样考上北大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几乎所有认识孙宇晨的人都觉得,他考入北大是个奇迹。   2007年2月,他因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而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面试官甚至不知道他所就读的惠州一中位于哪个省份。   在这所在他之前从未有人考入... - 2018-07-16
  • 小兔夜游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天夜晚,明月升上树梢,皓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仿佛伴随着小兔飞飞进入甜蜜的梦乡。    在梦里,飞飞梦见了月亮姐姐约自己去夜游。便推开家门,下山去找月亮姐... - 2018-07-16
  • 麻省理工的下马威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正式领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证,还是不可避免地小开心了一下。毕竟,这个学校是理科生梦寐以求的目标。领证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一头银发的哈佛教授Dr.Treadway讲的笑话,她说:“如果你是男生,恭喜你了,你可以大肆在酒吧里吹嘘自己是哈佛医... - 2018-07-16
  • 露水蘑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吃饭的时候,小兔这也不爱吃,那也不爱吃。妈妈问:“吃蘑菇好吗?”小兔说:“不喜欢。”妈妈问:“萝卜呢?”小兔说:“不喜欢。”妈妈又问:“吃青菜吧?”小兔说:“我不爱吃。”爸爸说:“露水蘑菇爱吃吗?”露水蘑菇是什么样的?小兔从来没见过。他... - 2018-07-16
  • 洋洋和葆麒的梦想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洋洋和葆麒是一对相差不到1岁的表兄妹。由于家长的工作缘故,他俩一个生活在英国,一个在中国长大。俩人节假日见面虽有说不完的话,但成长环境却十分不同。   葆麒是个秀气的女孩儿,在石家庄一所小学上6年级,身兼组长、品德... - 2018-07-16
  • 蜜蜂和苍蝇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只昆虫妈妈怀孕了!在幸福的憧憬中,昆虫妈妈生下了两个漂亮娃娃!妈妈给它们起了非常好听的名字,一个叫蜜蜂,一个叫苍蝇!     ... - 2018-07-16
  • 弹琵琶的人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天生不善弹琵琶的人,常常在声音效果较好的室内弹唱。听着室内回响的声音,他洋洋得意,自以为自己的嗓音非常不错。心想自己完全可以去剧场登台表演了,可他登场之后,唱得极差,台下的人们扔石头把他轰赶下来了。 这是说,有些演说家在学校里还有模有样... - 2018-07-17
  • 鹰和猫头鹰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只老鹰,他是鸟中之王,常常在山谷上方飞翔找食物。  有一天,他看到一棵很高的松树,树上有一只母猫头鹰,同时又看到他的巢里有四颗蛋,当老鹰飞下去,到巢边准备吃那四颗蛋时,母猫头鹰很恭敬的说:  “鹰大... - 2018-07-17
  • 狗尾续貂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他的叔叔赵王司马伦野心很大。他趁晋惠帝司马衷刚即位, 就有了非份之想。当时国家还不够稳定的时候,他就和手下一起计划一项阴谋,篡夺了王位。 司马伦在当上皇帝后,竟然胡乱封官。他让他的亲戚朋友、家里的仆人和差役,都当了大官或是... - 2018-07-17
  • 小狗点点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点点是一只非常调皮的小花狗,爸爸妈妈非常非常疼爱它,从来不让它干重活,娇惯得点点养成了懒惰、调皮的坏习惯。  有一天,点点闲在家里无事,便偷偷地背着妈妈跑到外面去玩。它蹦蹦跳跳地踏上了山间小路,看着路旁的大树,高得简直通天了。那片嫩绿的... - 2018-07-17
  • 乌鸦的孝心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你们听说过乌鸦吗?乌鸦全身都是黑乎乎的,一点都不好看。但我却被乌鸦的孝心深深地感动了。  一次,我去草地里玩耍。忽然,我看见一只老乌鸦和一只小乌鸦,老乌鸦生病了。躺在床上呻吟着。老乌鸦有气无力的说:“孩子,你能给点水给我和吗?”小乌鸦说... - 2018-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