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四笑于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坟墓机关喀喀响过数声后,墓门缓缓开启。却有二个人已然立在其中,神情俱是倨傲无比。仿佛他们不是刚刚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而是踏上了金峦宝殿!

      左首那人面黑如墨,身形高大,看不出有多大年龄,只是眼露凶光,一脸狡狠,一看便不象是中原人氏。也不见他说话,只是望着物由心冷笑。

      右首那人三十余岁的模样,面色白昔,相貌儒雅,虽亦是一面傲色,却先是对着物由心长鞠一躬,老人家的这些机关埋伏如此巧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物由心面色如土,再好的机关有什么用,还不是让你逐一击破后安然走出了墓门言罢又小心翼翼地充满期望地问道,我那些宝贝没有被破坏吧?

      那人微微一笑,老人家尽可放心,若是不能不损一物而纯以智力出此墓门,我还能算是机关王吗?言语虽是恭谨,神色却是骄然。

      几个虽是已有些料到此人正是机关王白石,却还是忍不住浑身大震。尤其是刚刚听杜四讲了八方名动的来历,此时立刻就见到其人,更增威势。那面色如墨的异族人想来必是与机关王形影不离的牢狱王黑山了。

      杜四低叹一声,想不到连京师的八方名动也插手到这件事中,将军的权势到真的比得了皇上了。

      机关王白石眼光望向杜四,仍是一副毫不动气谦谦有礼的样子,这位大侠不知是什么人,我与牢狱王不过是与这个老人家打了一个赌,绝对是与明将军无关的。大侠这样说分明是挑唆皇室内乱了!

      机关王虽是彬彬有礼,但言语间不卑,由心大叫道,不公平不公平,你又不说你是机关王,如果我早知道必然和你比试别的花样。

      机关王晒然一笑,老人家一开始不也不说自己来历吗?再说是你自己提议赌我不能在二日内从墓中走出来,现在又这般抵赖,岂不有损老人家的信誉?

      他却不知道,只怕天下所有的老人家中最无信誉可言的就是眼前这个物由心了!

      许漠洋少年老成,看到机关王与那一言不发不怒自威的牢狱王似乎与自已无关,那最好是能以言语缓冲彼此的敌意。刚刚才听到杜四说起八方名动的威名,想来手下自然不弱,能不动手自是最好。眼望杜四,二人相互缓缓点头,以目示意,知道均作此想。

      杜四仰天打个哈哈,却不知道三位赌得是什么?我们身为局外人,倒不妨做个公平的仲裁。

      物由心急道,不行不行,我们赌得是脑袋呀!挠挠自己脑袋上那一头长长的白发,喃喃道,我怎么知道我竟然会输,我最多就是逗他俩开开玩笑罢了!

      机关王淡然一笑,老人家或许无意要我们的脑袋,可我们却真是以拼着性命的心情来参与赌局的。

      杜四心中一凛,哑然无声。与情与理,倒都是物由心的不是了。

      他上次来幽冥谷只是路过,尚未与物由心碰面,此次虽是初识,却喜欢这个老人的毫无机心的漫无城府,就算对方不是明将军的人,心里也是大大地偏向物由心,此刻心念电转,盘算着恐怕也只好随着物由心一起耍无赖了。

      物由心更是发急,我这脑袋老而糊涂,只怕你们要了也没多大用处吧。他看上去一把年纪,此时却一脸恳求地望着众人,活像做错事的小孩子希望大人的原谅,惹得众人都禁不住在心里发笑。

      机关王到是不紧不慢,老人家说笑了,我们也不是要你的脑袋,只要让牢狱王问几件事,说是赌头,其实也只是让老人家委曲一会而已。

      许漠洋笑道,既然机关王如此有礼,物老先不用着急,不妨听听要问得是什么问题?

      那一直不发一语的牢狱王发话道,信口回答如何能知道真假,只怕老人家要随我回京师刑捕房一趟,借用一些工具来辩别其真伪。他的语音夹杂了异国口音,顿挫生硬,且不听内容就已让人非常不舒服。

      物由心大叫,这怎么成,那我岂不是犯人了?

      牢狱王嘿嘿一笑,不是犯人,只是我的客人。他说到客人二字时语气加重,更是让人听之心惊。牢狱王精通拷问术,自然懂得如何用言语增加对方的压力。

      机关王微笑道,也不尽然,只要老人家保证如实作答,我们亦不会太过为难你。

      物由心垂头叹道,好吧,只要你不问我师门的事我都可以答应。言至此却又跳将起来,不对不对,先分清楚你们是不是赌赢了我再说。

      大家见物由心先前一句话分明已是认输后一句却又开始耍赖,都是心中绝倒。这个老人年纪头发胡子都是一大把,样貌老成却又状若天真,也的确是武林一绝了!

      机关王哈哈一笑,点睛阁主景成象纯厚平实、一派正气;翩跹楼主花嗅香飞扬跳脱、屡走偏锋;温柔乡主水柔梳妙姿天成、悠然自得;英雄冢主物天成豪情仗义、以歌咏志。俱是不世出的人物,而物老这般前后不一,破绽百出,岂不被武林后生笑掉了大牙?这般下去想来就是要回归物天成的门墙亦是难上加难了。

      众人听他娓娓道来,全都呆了,就是杜四见闻广博也是从未听说这阁楼乡冢的名字。

      物由心大讶,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那你还问我什么?

      原来这点睛阁、翩跹楼、温柔乡、英雄冢乃是江湖上最为隐秘的四大家族,几百年暗自争斗,互有恩怨,每一门都是有惊天动地的武学。但四大家族门规极严,禁令弟子行走江湖动用本门武功,是以一般的江湖中人是绝不知道的。

      而这物由心正是英雄冢中的弟子,正是因为他小孩心性在十几年前无意间泄露了本门武功,所以才被逐出门墙,罚其在此塞外人迹罕至的隔云山脉中思过。但物由心心念旧主,所以仿着英雄冢的样子在此立坟建碑。

      也正是如此,刚才物由心被杜四等人看出了武功才惶急之余甚至想杀人灭口。只是他生性善良,一片赤子童真,自不会真的下此狠手。而此时听得机关王将本门秘密一语道破,不由心中大乱。

      机关王大笑,四大家族虽然隐秘,却如何瞒得住京师遍布四海的情报网?这些区区小事自是不屑向物老一问了。

      物由心搔搔头,那你要问我什么?

      机关王淡然一笑,物老既然准备好让我问,可已是承认输了吗?

      物由心眼见对方对本门事如此熟悉,料想问自己的必是其它什么事,当下点头道,就算我输了一次好了,有什么事就快问吧!

      机关王轻轻道,听闻英雄冢机关消息学天下一绝,在我看来却也不过如此。现在只想请物老再给我等说一说英雄冢的识英辩雄之术。

      原来英雄冢的几种不传之秘正是机关消息学、识英辩雄术、狂雨乱云手和气贯?!?br>机关消息学是英雄冢的阵法机关,识英辩雄术则是英雄冢中五行风水相人看命之术,而狂雨乱云手和气贯霹雳功则是英雄冢的家传武学,前项为擒拿一类的小巧近身功夫,后者乃为一种霸道的内功。

      物由心心中大奇,机关王不问他狂雨乱云手和气贯霹雳功,却要问他识英辩雄术,实是难解。

      他虽是貌似天真,却也不是白痴傻瓜,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喃喃道,我早早被赶出师门,这识英辩雄术却是无缘学到。

      机关王一指身边的牢狱王,微微笑道,牢狱王最懂让人说出心底的秘密,物老想不想试试个中滋味?此人说话总是笑眯眯的,言语中却是毫不容情,暗含威胁。

      物由心大怒,有本事就把我抓起来拷问,看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了?

      牢狱王一边冷笑就要出手,机关王伸手拦住了他,转过身对杜四深深一揖,物老刚才既已认输,现在又这般蛮不讲理,幸好有诸位大侠在场作证,如若放过物老也无不可,只是英雄冢这三个字日后已可改为无赖冢,还望各位大侠多往江湖上帮衬宣扬一下

      杜四眼见机关王智计百出,诱得物由心自已认输后,于情于理似乎都是辩无可辩,虽是想帮物由心,却也没有了主见。

      机关王的武功尚不得知,但此人于几句笑谈中便牢牢占得上风,八方名动果然名不虚传。

      物由心长叹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98-980.html - 2018-07-10
  • 第四章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昨夜泷东码头有劫匪行凶,罗彻同的表情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对半跪在面前的王无失与陈襄道:父王让我与二叔一起前去察看。我命人召你们两个,谁知竟召不来  是我拉王无失来助阵的,再说他今日轮休,偷跑出来的是我!陈襄昂起头来,分明眼角一抽一抽,... - 2018-07-15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四章 蓝月的狠 蓝星的毒 蓝光的杀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寂静。  一时林中只有封冰轻轻的喘息声。  楚天涯仗剑而立。  听到身后她强忍痛楚的呼吸,他的心就莫名的一搐。  那一记蓝星射得很深,而封冰当时气聚全身,是以也不能穿身而过,现在她一定很痛吧?  他不敢动,对方的目标是身后的封冰,再来一... - 2018-06-27
  • 第四章 满庭芳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一、*浊杯酒*  最先来到五剑山庄的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一个老大。  江湖上的老大是这样的一种人  有酒要先喝下;有事要先动手;有小弟要先罩着;有刀子要先顶着;有麻烦要先... - 2018-06-21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第四章 十一席位、二个骷子、一声笑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秋天。  美丽而善感的季节。  最令人寂寞的是秋天的黄昏。  就像是一把剑,没有了光芒,没有了生命,然后在暗哑中等待黑夜的来临。  最令人惆怅的是秋天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攀登过顶峰的剑客,在无敌于天下后惘然折下的一段剑锋,然后在落寞中... - 2018-06-23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想交朋友的小狐狸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来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很想交朋友,可是小动物们早就听说过狐狸家族的名声,都不愿意和它玩儿。过了不久,小动物们渐渐发现,不是这家的东西丢了,就是那家的东西丢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定是新搬来的狐狸偷的... - 2018-07-16
  • 小恐龙交朋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贝贝是一只可爱的小恐龙,可因为它是恐龙,大家都很害怕它,所以到现在为止,它一个朋友也没有。这天,它做了个重大的决定,它要去交朋友!于是他带上小饼干当做干粮,带上图画书当做路上解闷的工具,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就高高兴兴出发了。走啊走,突然... - 2018-07-16
  • 小兔子想长大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兔子美美多么想快快长大呀!于是,它穿上了妈妈的花裙子,嗬!裙子太长,小兔子美美每走一步就会摔一跤,它只好脱掉了。然后,它又戴上了爸爸的大帽子,刚一戴上,整个帽子就把小兔子美美的头盖了个严严实实,连路也看不清了。  最后,它找来奶奶的老... - 2018-07-16
  • 荒野之鹰—与高中生共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台湾著名作家简媜告诉我们—每个人成长的困境不同,但仍然要相信,对生命热爱、对梦想追寻的这份毅力,会引领我们脱离困境。不要轻易认为今天就是末日,因为明天的太阳跟今天不一样。  “宁愿是荒野上饥饿的鹰,也不愿做肥硕的井蛙!”执是之故,我学会... - 2018-07-15
  • 大熊和小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熊和小象彼此不服气,它们都说自己的力气大。一天,山羊老伯果园里的果子成熟了,正巧大熊路过,它拍拍胸脯说:"老伯,我来帮您把果子全部搬回家吧!"山羊老伯感激的点点头。  大熊抱起大筐里的苹果,一趟一趟的山羊老伯家走去。渐...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若相惜,亦莫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那时候,莫离的课桌抽屉里总时不时地泛着清浅的香。最初,莫离没放在心上。哪曾知,手伸进抽屉里拿课本时,却猛地触到柔软的一团。是一朵花,纯白,绵软,像她身上的衣裙。  莫离不认识那朵花的名字,但她想,它一定有个美丽的名字。  一夜之间... - 2018-07-15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梦里花落知多少(3)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很少人知道我当过中学语文教师,因为相对于二十来年的记者生涯,它太短了,仅一年。  可我经常怀念那一年。  1983年,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我,被分配在市里的一所中学教初一的语文,还兼班主任。  生性率直的我,感觉这个不苟言笑的职业太痛苦了。... - 2018-07-15
  • 帮助熊奶奶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奶奶家的房顶破了个大洞,雨漏个不停。于是它请来小猪、小猴子帮它修修屋顶。小猪悄悄抱怨道:"我还想去玩儿呢!"小猴子拽了拽它的衣角,说:"别说啦!熊奶奶年纪大了,我们不帮它谁帮它呢?"小猪只好跟着小猴子来... - 2018-07-16
  • 五千桶井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帮人提水,是她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初二那年的一天,当她看到年迈的庹奶奶拎只瓦罐,挪着一双脚去井旁打水的时候,心不由得揪了一下。庹奶奶是村里的空巢老人,儿子媳妇都在城里打工,孩子也接走了,只剩下她一人艰难度日。要命的是,她家离水井远,... - 2018-07-15
  • 小狐狸穿新衣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的妈妈给它买了一件新衣裳,小狐狸高兴地不得了,穿着它找好朋友们玩儿。  小兔子、小猴子见了,都夸赞小狐狸的衣裳好看,小狐狸更高兴了,从那以后,每天都穿着那件衣裳。可是渐渐地,大家都不愿意和小狐狸玩儿了,小狐狸很难过,它问妈妈这是怎... - 2018-07-16
  • 和一朵花的约定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蜜蜂在花朵上忙碌着,突然隐隐听到有微弱的啜泣声。谁在哭呢?蜜蜂抬头向四处搜寻,看到不远处有一朵金黄的小花盛开着。  蜜蜂飞过去,停在花朵上问道:“你开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还要哭呢?”  “我承认我长得不丑,但我很孤单,看着别人都有朋友,... - 2018-07-15
  • 吱儿吱儿不怕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娇生惯养的小老鼠胆子特别小,听到一丁点儿声音,就会吓得全身发抖。对这事,他自己也很难过。可没有办法。有一天,一个杯子“啪”的一声摔碎了,小老鼠差点儿丢了魂,全身抖个不停。鼠妈妈赶紧跑过来,  把他搂在怀里,可还是不行。“妈……妈、妈,我... - 2018-07-15
  • 甜甜变成糊涂涂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甜甜爱吃糖,每当妈妈喊他:“喂!别再吃糖啦!”他就会笑嘻嘻地说:“谁让你给我起名叫甜甜呢,甜甜还能不爱吃糖吗?”  一天,妈妈去河边洗衣服,甜甜在家可来了劲,打开糖盒子一块接一块地吃起来。吃呀,吃呀,那糖填满了肚子,又从肚子充满了... - 2018-07-15
  • 小猪卖帽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猪兜兜在森林里开了一家帽子店。小老鼠来买帽子,它说:"小猪,请给我一顶帽子。"可是小猪兜兜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着适合小老鼠的帽子,因为它的帽子对于小老鼠来说都太大了。  小老鼠只好走了。小象来买帽子,它说:"小...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