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故事大全

  • 《爱情故事》(http://www.unjs.com)。久而久之,女人丙觉得非常奇怪,想不通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巧,直到有一天,他忍不住了问男人丙:“你是否把我们说过的话题告诉过其他人?”,回答当然是否。过了好长时间,男人丙在节目中再也没有提到过那件事。女人丙去四川出外景,去了整整两个月。外景出完,回到家中,打开收音机,正好听到男人丙在电台里说起了上网的经历,在节目的尾声,幽幽的说了句:“真的很怀念身在远方的网友女人丙,衷心希望她能够工作顺利,早日归来”,女人丙呆立半晌,回头连上线,彻夜苦等。

    女人丙在icq里向男人丙问候,用的是男人丙在电台节目里的名字。

    男人丙不很奇怪的问他是如何得知,没有答案。女人丙问是否可以一见,约好了第二天在三味书屋二楼茶馆见面。两人见面的场景有些奇怪,男人丙楞楞的看着娃娃脸的女人丙,左顾右盼,女人丙坏笑着说:“我们扯平了”。两人那时心理想的都是同一句话“欲辩已忘言”。

    这样的故事,每时每刻发生在我们的周围。他们的故事也许算不上典型,但结局出乎我的意料。在婚礼上我问了女人甲那个故事开始时的问题,他想了一会儿,告诉我:“最后还是会!性格的诱惑是惊人的。”下面这个故事是这个系列里面比较不同的一个,因为它和网络没有关系,也不牵涉爱情的题材,把它放上去,只是为了纪念四五年前的这一天,有个人开始了他四处漂泊的生活。午夜

    饮茶秋风过

    冻烫杯

    沏水

    品味暖香呼吸

    窗外秋风又过心思记这是最后一个不眠之夜北京今年的秋天似乎不很凉比我初来时少份温馨,多份牵挂除了唇上的血泡一切似乎都有了质的变化不知道

    这个自始至终的陌生城市还能包容我多久回家的情绪越来越浓

    越来越重.....[他乡的黄酒和长衫]

    西雅图的圣诞潮湿阴冷,每逢圣诞几乎整天见不到阳光,孩子们欢欣雀跃的笑颜和父母们忙碌疲惫的表情构成了这个北美城市独特的风景。这个圣诞,我住在

    holiday

    inn的单人间里,啃著汉堡度过原以为枯燥无聊的一天。

    夜幕悄悄落下,下午六点时天色便已黑得象晚上九点,电视里充斥著各式圣诞贺岁节目,冰箱里的饮料早已喝光了,最后一个巨无霸也被消耗得干干净净,听著肚子的悲鸣,心里感觉怪极了。原本与客户约好下午面谈的,谁知道他老兄一句话陪老婆孩子买圣诞礼物就推得干干净净,我辛辛苦苦飞了几千公里来,丫竟毫无反应,大概是认为中国人没有过圣诞的习惯吧。画了整整一天的k线,

    对行情的起起落落早已烂熟于胸,扔掉工作,圣诞大餐去也。

    这是个灰色的城市,摄影记者在任何角落任何时刻拍到的人像都是同一表情,人们在紧张繁重的工作面前变得麻木不仁。我走在最繁华的中心大街上,没见到任何一张笑颜,心情跟著愈加沉重。莫名地上了一辆拥挤不堪的大巴,也许想感受一下人群的温度吧,人越下越少,终点是唐人街。那里的华人是全美最西化的,圣诞的气氛比起其他街区毫不逊色,只是把牌楼下的雄狮换成圣诞老人感觉有点不伦不类。我在青砖铺地的异乡呵著白气,跳跃前行,身上的寒气丝毫不减。看到一家招牌是中式圣诞大餐,正中我意,且要看看中式的圣诞大餐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撩开布帘,暖意迎面而来,异香铺鼻,不大的店面里只有两个人,我和她。明亮的暖色灯光下,穿著旗袍的她修长美丽,挽著明式的单立式发髻,天,还穿一双花盆底棉鞋,房间的摆设和她的装扮相映成趣、古意盎然。可是,第一句话竟是“what

    can

    i

    do

    4

    u?顿时语塞,原本很中国的气氛竟是这样的开场白。“i"m

    a

    chinese,

    so

    can

    you

    speak

    chinese

    to

    me?",“sure,

    i"ma

    chinesetoo,

    and......对不起,说习惯了,请问先生有何需要?",

    看著她调皮的表情,我笑著说“失礼,烦请小姐上些裹腹之食”,长躬到地,她笑出来,“坐吧,小店备有各式南北点心和小菜,您来点什么?",“推荐一下吧",“稍带片刻菜单随后就来”

    窗外的冷漠空气凝固成白色的片状固体,把青砖碧瓦的唐人街抹得雪白,窗内的融融暖意将思乡人的心化成了摄氏七十度的褐色半透明液体,接过她递过来的那杯热热的黄酒,用双手捧著,那股暖意从手一直传递到心里,嗅著家乡的味道,眼里也跟著湿润起来,舌尖轻触,微甜的酒意向整个房间荡漾开来,“干杯”,“圣诞快乐”。

    她是云南人,二十四岁,来美攻读工商管理,烧一手好菜,生意因她而红火,老板放心地将店交与她暂时打理。她叫碧。

    “中国人来美国做期货?怎么可能,我对这一行也很感兴趣,有空时该跟您多请教呢。“我住得很远",“我明年想到芝加哥继续深造,到时候也许会有好多机会见面呢”,她眨著眼睛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苦笑“怎么你我同在异乡,心态如此不同?”,她沉默。

    “这是个自私残酷的国度,如果你自己都不为自己鼓气,会有谁来管你呢?家里的父母和妹妹都在等我的消息,连导师都打了电话来问我的寒暖,如果我不把心态调整好,怎么对得起那么多关心我的人,一定要开开心心、风风光光地回去,告诉每个人,我在他乡同样能过得很好。”,她的那种自信的神态让我至今难忘。谈了好久,直到杯中茶淡如水的时候,她走到里面的房间拿了一些东西出来。

    “有没有兴趣过一回我们自己的圣诞节?”她神秘的笑着,“嗯?”“等会儿”,她走回里间拿出一个碎花布的棉包,解开后里面是一套深棕色的棉布短衫和一双千层底的布鞋,“这是我哥哥的,你试试看合不合身”,三分钟后,镜子里出现一个长衫倨地的我。我得意地踱著方步,作之乎者也状,两人笑得前仰后合,“还有好东西呢,等会儿”,这回是一整包炮仗。看著雪中的明亮烟火听著清脆悦耳的爆炸声,高兴得不能自已。碧拉着我的手在雪里疯跑。这时,雪光映衬肌肤,雪片装点秀发,雪中的她美到极致。圣诞钟声响起,“该尊重一下国外的礼节嘛,来”,“不要啦....”。那一刹那,我想也许我们都需要释放,就这样玩到早上五点,离开的时候我告诉她,我会用最真实自然的心态面对自己,无论身处何方,大概这也是我现在还在四处飘荡的一个因头吧。

    回去后,在房间内给客户打了电话,一句圣诞快乐后就是一通痛骂加国骂,听著他在话筒里气得说不出话来,爽!我志得意满地挂了电话然后订了后天回芝加哥的飞机,睡了这冬最美的一觉。

    我走的时侯,客户竟然来送我,并道歉,但最终也没把单子交给我,管他,自己心里痛快了就行。[爱谁谁]人物:老爷们儿/大飒蜜时间:北京之夏地点:从聊天室到茶馆儿,从鼓楼到马甸,几乎无处不在距离:?这我算不清楚,我对北京是路盲

    “你说我?我就是四通鼎鼎大名的老爷们儿啊,我这儿正跟家泡网呢,闲着也是闲着,瞎泡”

    “我嘛,哎,要怎么说呢,其实我这人特腼腆不爱招摇,要不你再换个题材写写?对了,没事你写这干吗?有这点工夫还不如多给你媳妇赚点钱买一大钻戒呢......你还别说我,我还真就觉得我自己特飒,要不这么得了,你写就写吧,给我取一新名儿叫大飒蜜怎么样?”

    喏,就这么两主,老爷们自己跟家呆着画点油画赚点零花钱,按他的话来说就是赋闲。大飒蜜属于那种贼有追求的伪白领,所谓伪白领就是那种在公司混吃等死不干活,每天泡网白拿工资那种,为什么?就因为人家飒呀。

    要说起先是谁追谁吧,
  • http://www.unjs.com/fenxianghulianwang/gushi/20171030000008_1501941.html - 2017-12-15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艺人的自满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位做泥娃娃的手艺人。他做的泥人十分漂亮,在市场上很好卖,所以他的日子过得挺自在。  艺人的儿子长大了。艺人见儿子的手挺灵巧,就教他做泥人。后来,他们父子俩就开始一起做泥人。  儿子的手比父亲的还巧,加上他年轻力壮,干...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大熊和小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熊和小象彼此不服气,它们都说自己的力气大。一天,山羊老伯果园里的果子成熟了,正巧大熊路过,它拍拍胸脯说:"老伯,我来帮您把果子全部搬回家吧!"山羊老伯感激的点点头。  大熊抱起大筐里的苹果,一趟一趟的山羊老伯家走去。渐... - 2018-07-16
  • 小兔子想长大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兔子美美多么想快快长大呀!于是,它穿上了妈妈的花裙子,嗬!裙子太长,小兔子美美每走一步就会摔一跤,它只好脱掉了。然后,它又戴上了爸爸的大帽子,刚一戴上,整个帽子就把小兔子美美的头盖了个严严实实,连路也看不清了。  最后,它找来奶奶的老... - 2018-07-16
  • 帮助熊奶奶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奶奶家的房顶破了个大洞,雨漏个不停。于是它请来小猪、小猴子帮它修修屋顶。小猪悄悄抱怨道:"我还想去玩儿呢!"小猴子拽了拽它的衣角,说:"别说啦!熊奶奶年纪大了,我们不帮它谁帮它呢?"小猪只好跟着小猴子来... - 2018-07-16
  • 小猪卖帽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猪兜兜在森林里开了一家帽子店。小老鼠来买帽子,它说:"小猪,请给我一顶帽子。"可是小猪兜兜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着适合小老鼠的帽子,因为它的帽子对于小老鼠来说都太大了。  小老鼠只好走了。小象来买帽子,它说:"小... - 2018-07-16
  • 小狐狸穿新衣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的妈妈给它买了一件新衣裳,小狐狸高兴地不得了,穿着它找好朋友们玩儿。  小兔子、小猴子见了,都夸赞小狐狸的衣裳好看,小狐狸更高兴了,从那以后,每天都穿着那件衣裳。可是渐渐地,大家都不愿意和小狐狸玩儿了,小狐狸很难过,它问妈妈这是怎... - 2018-07-16
  • 小恐龙交朋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贝贝是一只可爱的小恐龙,可因为它是恐龙,大家都很害怕它,所以到现在为止,它一个朋友也没有。这天,它做了个重大的决定,它要去交朋友!于是他带上小饼干当做干粮,带上图画书当做路上解闷的工具,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就高高兴兴出发了。走啊走,突然... - 2018-07-16
  • 想交朋友的小狐狸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来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很想交朋友,可是小动物们早就听说过狐狸家族的名声,都不愿意和它玩儿。过了不久,小动物们渐渐发现,不是这家的东西丢了,就是那家的东西丢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定是新搬来的狐狸偷的...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那时花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春天,花开正艳。  因在学校踢球踢伤了腿,爸妈要上班又无法照顾他,十二岁的他被送去了一个亲戚家。亲戚家的隔壁有一个小女孩儿,比他小两岁,正好就成了玩伴儿。  在他养伤的一个多月里,他们玩得很快乐。亲戚家有几株月季,花开得正艳。她手快... - 2018-07-16
  • 不开心的小树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山坡上有棵不开心的小树,它和很多开心小树长在一起。分儿轻轻地吹过,开心小树抖动树叶笑嘻嘻地说:“舒服舒服,真舒服。”天上下起雨来,开心小树伸开树枝笑嘻嘻地说:“解渴解渴,真解渴。”小朋友们到树林里来玩,开心小树摇晃着脑袋,笑嘻嘻地说:“...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