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揭穿奸谋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道:“道长但请放心,老道长只是被毒气所迷,中毒应该不深,服了解毒药丸自可无事。至于尚未回山,也许是访友去了。”

      云鹤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多谢楚施主。”

      楚秋帆拱拱手道:“道长好说,在下这就告辞了。”

      云鹤道人又朝二人打了个稽首道:“适才误会之处,贫道对楚施主实在深感歉疚。但愿吉人天相,楚施主能早日澄清冤屈,也是武林之幸。”

      楚秋帆抱拳道:“但愿如此,后会有期,在下告辞。”

      云鹤道人一直送出灵禽观,才行别过。

      楚秋帆本来沉重的心情,至此已然开朗得多了。二人沿着石级,回到半山亭,宋秋云收拾好茶壶,茶盏,相偕下山。

      路上楚秋帆含笑道:“妹子,今日要是没有你识破奸计,揭开那贼人面具,这场误会,真是解释不清了。”

      宋秋云道:“这就是贼党弄巧成拙之处。他们假扮白鹤道长,原意只是让你证实千手郎君江上云那封血书不错,何用再把那个假冒白鹤道长的人害死呢?”

      楚秋帆轻叹一声道:“这就是贼人毒辣之处,第一是杀人灭口,也许这假扮白鹤道长的人,虽是贼党,但并不重要。第二,他们认为血书已由白鹤道长亲口证明不假,在下心中也已确认是江上云的儿子了,白鹤道长遇害,不论在下能否逃出灵禽观,白鹤门的人一定不会和我善罢甘休。第三,他们可能也摸清了你的底细,只要我们二人失陷在灵禽观中,你师门得到信息,定然会和灵禽观发生冲突,这又是一石二鸟之计。只是他们没料到假扮白鹤道长的假面具,会被你揭穿,以致前功尽弃了。”

      宋秋云道:“其实只要白鹤道长回山,这奸计迟早总要被揭穿的。”

      “那又不然。”楚秋帆道:“若是你也中了散功之毒,被灵禽观一齐拿下,令师姐只要得到信息,必然会赶来大闹白鹤门……”

      宋秋云撇撇嘴道:“何止大闹?我大师姊若是赶来了,白鹤门真会鸡犬不留!”

      楚秋帆道:“这就是了。白鹤门人真要有了伤亡,白鹤道长回山,又岂肯和令师姐甘休?

      这一来,贼党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宋秋云听得一怔,点点头道:“是啊,经你这么一说,这老贼的心机,果然厉害得很。”

      两人下了山,走近一家山家门口,只见一个老婆婆站在门口,看到二人走来,迎着说道:

      “姑娘回来了?你那大哥说:“姑娘要在山上住几天才下来呢。”

      “我的大哥?”宋秋云把手中茶壶和两个茶盏还给了老婆婆,一面问道:“那是怎么样的人?”

      老婆婆道:“早上,姑娘寄了马匹上山去后,姑娘的大哥随后赶来,看到姑娘的马匹,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还在咱们这里歇了一会脚才上山去的。他说是姑娘的大哥,临走又给了老婆子二两银子,要老婆子好好照料牲口。”

      宋秋云一指楚秋帆,娇笑道:“他才是我的大哥。”

      老婆婆摇摇头道:“不是这位相公。”

      宋秋云说道:“他方才怎么说呢?”

      老婆婆道:“他走了已有半个多时辰了。他说姑娘要在山上住上几天,他要赶回城里替姑娘取衣衫去。”

      宋秋云眨眨眼睛,笑道:“他把我的马匹骑走了?”

      老婆婆点点头道:“是啊,他既是姑娘的大哥,老身自然不好阻拦,只得由他骑走了。”

      楚秋帆道:“马匹被他骑走了,也就算了,只不知婆婆还记得他的面貌么?”

      老婆婆想了想,才道:“那人年纪不大,约摸卅出头,像个白脸书生。哦,身上穿的是一件天蓝长袍,看去很体面,要不,老身也不会相信他是姑娘的大哥了。”

      楚秋帆道:“多谢婆婆,妹子,我们走吧!”

      老婆婆尴尬的道:“姑娘马匹……”

      宋秋云含笑道:“不要紧,那人也许是我们的朋友,他故意把马匹骑走,是和我们开玩笑的。”

      老婆婆连声念佛道:“这样就好,不然,姑娘把马匹寄在这里,被人骑走了,叫老身拿什么赔姑娘呢?”

      宋秋云取出一锭碎银子,塞到老婆婆手里,说道:“谢谢老婆婆,我们走啦!”说完,就和楚秋帆并肩走了。

      老婆婆望着二人背影,说道:“这位姑娘真是好人。”

      两人转过山脚,楚秋帆沉吟道:“这骑走马匹的会是谁呢?”

      宋秋云嫣然一笑道:“自然是杀死假冒白鹤道长的凶手了!”她忽然偏头问道:“大哥,你现在要上哪里去呢?”

      楚秋帆道:“你呢?”

      宋秋云脸上一红,娇羞的道:“你还问呢!你去哪里,我自然和你一起去了。”

      楚秋帆俊脸也不禁一红,说道:“我和一个朋友约好了,要到皖南铜官山去。”

      宋秋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我可不可以去呢?”

      楚秋帆道:“你要去,自然可以。”

      宋秋云喜孜孜的笑道:“只要你不撇下我,自顾自的跑走就好了。”

      楚秋帆低声道:“我若是不答应你去,你也会偷偷的跟着去,所以还是答应你去的好。”

      宋秋云口中“嗯”了一声,不依道:“大哥,我不来啦!”

      两人由武功山动身,晓行夜宿,一路北行,这天赶到江西和安徽交界的石门街,天色已快接近黄昏。

      这石门街只是一个小村集,并无客店可以歇脚。除了大城镇,没有客店的地方,只有找当地庙宇借宿。

      宋秋云为了路上方便起见,早就改换男装,一身月白长衫,更显得她英俊风流!

      两人走近一家农家,问询之后,始知街尾有一座关王庙,可供往来的旅客借宿。别过农家,找到街尾。

      这座关王庙,除了两进殿宇,后进果然还有一排平房,约有十来间之多,是供人借宿的房间。

      两人跨进大门,就有一名僧人迎了上来,合十道:“二位施主可是借宿来的么?”

      楚秋帆点头道:“正是,不知宝刹可有房间?”

      那僧人连连含笑道:“有,有。二位施主请随小僧来。”说完,合十当胸,走在前面领路。两人随着他穿过两重殿宇,到得后进,那是一座自成院落的房舍,中间一排五间,左首走廊上,也有十来个房间。

      那僧人领着二人跨上石阶,走入中间一间较为宽敞的客厅,一面合掌道:“二位施主请到厅上奉茶。”

      这是一间接待香客的起居室,略呈长方,上首悬挂一幅达摩祖师像,香炉中点着一支线香,一缕青烟,散发着袅袅奇楠香味。两旁靠壁放着八把椅几,中间是两张八仙桌拼起来变成方形的桌案,上面铺了青色桌布,四周放着几条黄漆板凳。

      那僧人请二人落座,一面含笑道:“小庙有十间单人房间,只有四间双铺的。二位施主同来,自然要住双铺的,除了男女不能同房,二位施主住在一起,就方便得多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21-958.html - 2018-05-17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谋反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云襄喟然叹道:“师父的实力真是惊人啊,经济上有一座金矿作为后盾,江湖上有影杀堂为你所用,千门中有撼将碧姬、火将王志、反将严骆望为你效忠,朝中还有重臣暗中支持,再加上我这个棋子,以及我掌握的江湖势力,难怪你决定要向靳无双发起正面进攻了。”... - 2018-06-04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十章 星晨步峻倚丹凤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来这神秘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摇陵堂中的舞宵庄主林纯!  苏探晴一时呆住,暗骂自己糊涂,本应早就想到洛阳城中能有那么高武功的美丽姑娘当然应与摇陵堂有关,其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也难怪昨晚林纯一见他的身手便认出了他,她身为摇陵堂中重要人物自然...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二章 千万人吾亦往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历鬼判官龙。  南风北雪舞。  方过一水寒。  得拜将军府。  这段话说得正是当今邪道的六大宗师级的人物。而其中被称为将军府第一道屏障的一水寒便是面前这位冒充鲁秋道的水知寒将军府的大总管。  刘魁此时方才知道面前这位笑谈间气势天成的鲁秋... - 2018-06-23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第十三章 汉水夜渡碎琼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汉水位于豫南与鄂北交界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边却横亘着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北方气候寒冷,目前虽已是初春时分,枯黄的树梢尖上都冒出一茬茬绿嫩的幼芽,但隔冬不化的积雪仍在这北国大地上铺起了一层素裹银装。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夹杂着冰...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十章 刺明计划_山河_故事大全
  •   恰好刚到午时,竹杖声与脚步声在三香阁门外停了下来。  一个动听的女声道:“说好了午时赴约,为何三大会主都不现身?”许惊弦只觉得这声音颇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那个低沉暗哑的声音道:“莺儿莫急,这件事可以问问潜蛟帮的金时翁... - 2018-06-14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十五章 巧闻秘谋计始出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一口气奔出近半里,方才停下步来,始觉心魔渐消,擦去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四周一片漆黑,那闪动的红灯亦再无声息。或是因为知道了林纯另有意中人的缘故,苏探晴一时不愿回去面对她,借着微明的月光,分辨出前方乃是一个山谷,一面信步朝前走去...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十三章 论道天涯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不知封冰口中的“他”是指楚天涯还是魏公子,本想问个清楚,忽又觉得意兴索然,毕竞这都是局内人的事情,旁人再着急亦无意义。  一直闷不作声的叶莺突然开口道:“我不喜欢封女侠了。”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君东临连声咳嗽,许惊弦则是恨不得去捂... - 2018-06-15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第二章 赌命玉髓_山河_故事大全
  •   任天行上前两步,略一拱手,沉声道:“这位大师想必是在此悟禅,我等凡夫俗子还是不打扰大师清修为妙。”  话虽如此,他却并不退后,炯炯有神的目光反而锁定对方。他的武功精深,早看出白衣人虽然口鼻呼吸皆无,但胸腑间内息流畅,循环相生,分明是正在... - 2018-06-14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二章 比夜更黯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她的美丽就是一种武器,所有的人仿佛都忘记了刚才的浴血厮杀。  念儿胡狂歌低低唤着这个曾在梦中呼唤过一千次一万次的名字,如果一定要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他宁可死在她的念念不忘下。  雷断蓦然一声大喝,已断的双枪分从两手中刺向胡狂歌,亲手杀了胡... - 2018-06-16
  • 第二章 陷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扬州武馆在扬州大名鼎鼎,当骆文佳找到这里时,馆中弟子晨练正酣。骆文佳将玉佩交给门房,让他转交丁馆主。不一会儿,一名身高体健的褐衣老者在几名弟子的拥簇下大步出来,径直来到骆文佳面前:“年轻人,是你送来这块玉佩?请问你是骆宗寒什么人?”  ... - 2018-06-12
  • 第十九章 图穷匕见_山河_故事大全
  •   送走吊靴鬼后,众将皆是喜出望外,原本自忖只有战死一途,想不到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明将军却道:“诸位不可大意,这也许是敌人的缓兵之计,意图趁我军不备而发起进攻。全军将士更要提高警惕,枕戈待战。另外城防还须继续加固,只是要机密行事,...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