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恶贼受挫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孙才头忽然失笑道:“老朽和三位攀谈了老半天,还没请教贵姓大名?”

      尹翔心中又是一动,觉得他说话的神情,似在故意分散自己三人的注意,他为什么不让自己三人听到马蹄声呢?但人家既然问了,自己又不好不答,这就说道:“在下尹翔,他叫岳小龙,她叫凌杏仙。”

      孙老头噢了一声,道:“原来是云相公,云里翱翔,这名字好极了。”

      杂沓蹄声,已到篱门口了。

      尹翔知他故意在和自己缠夹,只好说道:“在下姓尹,伊尹的尹。”

      岳小龙回头望去,依稀似见七八个黑衣大汉业已在篱前下马,不觉霍地站了起来,哼道:“果然是黑衣堂的人!”

      孙老头连连摇手道:“那是验尸来的忤作,岳相公莫要管他。”

      凌杏仙道:“龙哥哥,你看清楚了,来的是黑衣堂门下?”

      孙老头道:“三位只管在这里歇息,这又不关你们的事。”

      岳小龙道:“如果在下没有看错,他们就是毒死诸葛先生的人了。”

      孙老头吃惊道:“他们会是毒死诸葛先生的人?人都死了,还来作甚?”

      凌杏仙道:“他们来看看诸葛先生到底死了没有?”

      孙老头摇头道:“他们和诸葛先生何仇何怨,非毒死他不可?”

      凌杏仙道:“不信,你去问问小青子,诸葛先生临死吩咐,还要让他们看看尸体……”

      尹翔瞿然道:“黑衣堂的人莫要以什么阴毒玄功,隔棺毁损了诸葛先生遗体!”

      凌杏仙道:“那么咱们快走。”

      孙老头道:“三位一定要去看看,老朽就陪你们一起去。”

      四人穿越小径,回到茅舍前面,只见七八个黑衣人,被村人们拦在门口,双方似在争执。

      黑衣人中为首一人,生得獐头鼠目,脸带好笑,正是黑衣堂右总管黑衣判官田布衣!

      只见小青子满脸悲愤,指着田布衣道:“就是他,昨晚就是他来找先生的。”

      村人一个个脸有愤色,其中有一个面貌白皙的中年人,排众而出,走到田布衣面前,问道:“朋友昨晚来找诸葛先生,究有什么事?”

      田布衣阴沉笑道:“这位小哥误会了,兄弟昨晚找诸葛先生,是送聘书来的。”

      小青子道:“什么聘书,明明是你毒死了先生。”

      那中年人道:“就算朋友昨晚是送聘书来的,但今天还来作甚?”

      田布衣道:“兄弟是应诸葛先生之约而来的。”

      那中年人道:“诸葛先生约你何事?”

      田布衣道:“诸葛先生接了敝上聘书,一时委决不下,说要考虑一晚,嘱兄弟今天来听他的回音。”

      村中有人喝道:“这昨晚天在诸葛先生身上下毒,怕诸葛先生没有毒死,今天明明是看虚实来的。”

      经他一喝,其余的村人纷纷骂了起来:“这厮毒死诸葛先生,今天别放过他。”

      另一个人道:“不错,诸葛先生是咱们两个村子的大恩人,打死这恶贼!”

      大家乱哄哄的叫嚷,许多人磨掌擦拳,大有饱以老拳之意!

      田布衣目光冷峻,朝村人们望了一眼,仰天大笑道:“诸葛先生纵然不肯应敝上之聘,那也用不着要诸位设下这等阵仗,兄弟告辞了。”

      说完,拱拱手,转身要待离去!

      小青子突然从人丛中闪出,喝道:“且慢!”

      田布衣住足问道:“小哥,还有何事?”

      小青子道:“你可不是相信先生中毒死了?”

      田布衣道:“诸葛先生约兄弟今天听他回音,他却突然身故,兄弟确实难以置信。”

      小青子道:“今天早晨,先生临终说过,不让你们亲眼看到,你们决不会相信,遗嘱必须等你们来过之后,才能钉上棺盖,你应该看了再走。”

      那中年人道:“小青哥,诸葛先生对咱们有恩,你打起舅帏,也好让大家瞻仰他最后的一面。”

      小青子想想也有道理,依言打起灵帏,然后奔到棺前,伸手揭开在诸葛丹身上的棉被。

      田布衣目光落到诸葛丹身上,不禁呆的一呆,他身为黑衣堂总管,心中自然清楚,那份聘书上,确是涂有天下无人能解的剧毒,但并不足以致人于死。换句话说,中了聘书剧毒的人,只能永远接受来衣门的控制,毒发之时,虽然全身都变成蓝色,五内如焚,几乎是生不如死,但也决不会死,何以诸葛丹会毒发而死,而巨像这种全身色呈蓝锭的剧毒,又确是中了本门的毒药致死的!

      他疑信参半;忍不住朝尸体上摸去。

      中年人急忙喝道:“不许碰诸葛先生遗体!”

      小青子道:“让他摸摸先生遗体也好,不然他还不相信呢!

      田布衣手指这一接触到诸葛丹尸体,但觉入手如冰,果然死了多时,不禁皱皱眉,心中想道:“果然死了!”一面抱拳作了一揖,说道:“兄弟代表敝上,敬向先生致敬。”说完,转身退出灵堂,朝那年长村人拱拱手,阴笑道:“兄弟失陪了。”

      中年人早就防着他。此刻见他拱手之际,突觉一股暗劲直逼而来,这一记阴险狠辣,显是畜势而发,心头一凛之下。猛地右掌刀立,向外劈出,身形疾快横飘数尺,怒喝道:“朋友还敢向在下暗下毒手!”

      田布衣没有想到一个山村匹夫,居然能接得下自己一记掌力,怔的一怔,双目寒光一闪,阴笑道:“朋友身手大是不弱!”

      那村人看到诸葛先生尸体.毒成通体发蓝,早已愤怒填膺,这时再看到田布衣又向许大叔下毒手,大家如何能忍?

      立时有七八个人围了上去,吆喝着道:“杀人偿命,莫放过这恶贼。”

      “凑死他狗娘贼!”

      “大家一起上!”

      大家掳着袖管纷纷叫骂,日布衣双眼一翻,哈哈大笑道:“诸位也未免太不量力了。”

      语声方了,突然挥了挥手。他身后八名黑衣汉子早已一手按着刀柄,此时突然一齐亮出了兵刃。

      村人们一见贼党亮出兵刃,立时叫骂着四散开去,转眼工夫,但见他们手上拿着锄头、铁耙扁担,重又赶了过来。

      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和那孙老头,站在茅舍右侧,凌杏仙低低说道:“尹大哥、龙哥哥,这些人只怕不是铜沙岛黑衣武士的对手,咱们要不要帮他们?”

      尹翔、岳小龙还没开口,孙老头连连摇手,陪笑道:“你们是客人,那有要客人出手的道理?三位快退下来一步。”

      说话之间,但听叫骂吆喝,和兵刃击撞之声,响成一片,原来十几名庄稼汉挥动锄头、扁担等拥而上,已和八个黑衣汉子,动起手来。

      尹翔江湖经验较多,已然看出这些庄稼人武功竟然个个不弱,他们使的虽是锄头、铁耙、扁担等物,但使出来的招式,竟是各有蹊径,没有一人使的是武林常见的路数。心中暗暗惊奇,忖道:“瞧不出一个荒僻山村中人,居然人人练武,而且练的还都是外门功夫!”

      他估计这十几名庄稼汉联手对付八个黑衣武士,已绰有余裕,这就暗暗扯了岳小龙一下衣袖,笑道:“老丈说的极是,岳兄,刀枪无眼,咱们还是退后些的好。”

      岳小龙心知尹翔见识广,必有缘故,也暗暗扯了凌杏仙一把,一起退后了几步。

      田布衣站在檐前,也看的暗自惊凛,回头瞧去,那年长村人负手站在门口,不由的目中闪起一丝杀机。陡地欺身过去,右手一拂,直取许大叔胸腹。此人当真心机阴损,直等手指快要拂上对方衣衫,才阴侧侧说道:“兄弟也向朋友讨教几手。”

      他这一拂,指风嘶然,暗藏杀着,当真出手如电,招式恶毒!

      许大叔胸腹一吸,往后缩退一尺,避招之快,甚是佳妙,这么一来,田布衣的招式登时用老,一面却冷笑道:“在下当得奉陪。”

      他左手立掌如刀,直劈面门,右手五指半曲如钩,突向田布衣脉门抓去。

      转眼之间,双方已然急斗数招,田布衣出手虽极阴狠毒恶,但许大叔的招式沉稳老练,以攻还攻,使的同样迅速,丝毫不见逊色!

      尹翔愈看愈奇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1-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谷飞云等人跨进大厅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等人跨进大厅。  只见右上首坐着少林寺方丈至善大师和至清、至远、至中、至光等五人,左上首是武当掌教青云道长,依序为凌云子、寒云子、双环无敌秦大钧、归二先生,正好也是五人。  右首侍立戒律院八名弟子,左首侍立八名青袍道人。  至清大... - 2017-12-17
  • 第二十五章 巧言令色鲜矣仁_北山惊龙
  •   毕玉麟忙道:  “吕兄人呢?”  吟香道:  “少庄主曾吩咐小婢,待会再来。”  说着引了毕玉麟走进卧室。  房中布置考究,除了锦榻绣被,靠窗还有一张紫檀书案,玉轴牙签,琳朗满目,壁洞挂着名人书画,和许多精致古玩。  正中高悬一盏八角琉... - 2017-12-12
  • 第二十五章 假作真耕心存疑 设骗局南星中计_白衣紫电
  •   这是个相当荒凉的小渡船,一位文士雇舟过河,船家说,够五人才摆渡。文士道:“在下给五人的渡资如何?”  船家道:“小的摆渡是为了赚钱,也要兼顾来往交通,要是来一个客人就过河,小的还没有发财,八成先被累死了!”  文士笑笑,道:“说的也是,... - 2017-12-30
  • 第二十五章 雪山神剑_翠莲曲
  •   那青年人把肩头死尸,交到左边接待人员手上,抱拳笑道:“久仰,久仰,在下何不凡,风闻贵教开坛大典,特地赶来观光,途经桐柏,瞧到崔师叔被人毒害,在下从他身上,发现贵教天龙堂堂主符牒。贵教开坛在即,崔师叔突然身故,天龙堂堂主一缺,一时势必尚无... - 2017-12-20
  • 第二十五章 泰山风云_梵林血珠
  •   一  冬去春来,时光匆匆。  陈野和三个老儿于二月末,赶到了洛阳东郊铁扇先生陶荣的宅第。  铁肩先生家是个四合院,只见大门紧闭,院中炊烟袅袅。  太阳西斜,快要沉入山谷,一片晚霞,为绿色的山峦披红挂绿,晚归的农人,驱赶着摇头晃脑的水牛,... - 2017-12-08
  • 第二十五章 伪选盟主_彩虹剑
  •   万老夫人点点头道:“娘听李嬷说过了,你是中了痧气,才昏倒的,多休息就会好的,快上床去歇着吧!”  万飞琼道:“女儿还不想睡。”  万老夫人慈蔼的道:“时间不早了,明天是大会正日,大家还得忙一阵子,娘也要去休息了,你听娘的话,早些休息吧!... - 2017-12-24
  • 第二十五章 危索驾长空燕飞星落 神龙起绝壑石破天惊_纵鹤擒龙
  •   岳天敏情急之下,陡然大喝一声,右手闪电似的刺出三剑,左手太清罡气,也随着拍出!  “呛呛”!一阵金属激撞之声,紧接着一声闷哼!  岳天敏可没有去理会这些,身形疾转,右手龙形剑脱手向黑僵尸身后掷出,左手使出‘纵鹤擒龙’的‘擒龙手’,猛的向... - 2017-12-28
  • 第二十五章 梁山西门驰出三匹骏马一路朝西急驰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这是早晨辰牌时光,从梁山西门驰出三匹骏马,一路朝西急驰!  马上是三个少年公子,看去都只有二十来岁,只要从他们衣着光鲜,人品隽逸,一望而知是富贵人家的的弟子,同窗好友,出来游玩的。  因为三匹骏马,一会你超过我,一会又我超过他,好像是在... - 2018-01-11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有物混成①,先天地生。寂兮寥兮②,独立而不改③,周行而不殆④,可以为天地母⑤。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⑥,强为之名曰:大⑦。大曰逝⑧,逝曰远,远曰反⑨。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⑩。域中⑾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 2018-01-01
  • 第二十五章 飞龙三剑_珍珠令
  •   三人一起走出小客厅,行过长廊,到得厢房门口。  芍药翩然走入,叫道:“师傅,凌兄和三妹来了。”凌君毅到得门口,便自停步。  玉兰是陪同凌君毅来的,自然也不敢擅入,跟着站定。  只听太上的声音说道:“叫他们进来。”芍药回身道:“太上叫你们... - 2017-12-24
  • 第二十五章 丁建中替戴珍珠运气过穴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孙二娘自然知道丁建中正在替戴珍珠运气过穴,在进行这种功夫之际,是无法向人出手的。  因此她自然不会防到丁建中会向她突然出手,此时突见丁建中挥手推来,她几乎连半点准备都没有。  不,你就是有了准备也没用,但觉一股巨大推力,宛如浪潮般卷上身... - 2018-01-03
  • 第二十五章 毁天毒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三人出了客店,一路奔行,不多一回,便已赶到城垣,这时离开启城门,差不多还有一个更次。  范君瑶一路领先,走近城墙,脚下丝毫不停,只是朝身后两人打了个手势,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便如凭虚御风,凌空而起,轻飘飘落在城头之上。  方壁君跟在他身后... - 2018-01-18
  • 第二十五章 扑朔迷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郑州双侠的老二拜天赐愤然道:“就算无名岛知道咱们行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取咱们项上人头,只怕也未必容易。”  楚玉芝道:“他们送来这几颗木刻人头,大概是想唬唬咱们,哼,咱们又不是三岁小孩,谁还怕了不成?”  丁捷侯微微摇头道:“只怕... - 2018-01-09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四路破敌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紫英仙子不耐道:“二师兄还和他们说些什么废话,叫他们早些下来送死吧!”  定心大师手持禅杖,合掌道:“阿弥陀佛,三位杀孽一动,即生魔障,善哉!善哉!”  任云秋听了温如风传音通知,要自己下场,也随着定心大师身后,朝场中走来。  叶菁菁也... - 2018-01-06
  • 第二十五章 犀 辩_引剑珠
  •   万剑会主脸上微露不耐之色,似是因武当、少林的人,相继责难,感到不快,目视黑穗总管,微一点头。  黑穗总管秦大成连忙抱拳道:“关于铁笔帮主丁大侠一事,方才韦大侠亦曾询及,当日韦大侠传下修罗律令,命兄弟释放丁大侠,兄弟当时怀疑镂文犀已落在铁... - 2017-12-29
  • 第二十五章 会集二郎庙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他使的也是“修罗刀”;但和祝茜茜使出来就大不相同,一声嘶然轻响,就像一把利刃,迅即把黑衣人劈出的掌风齐中剖开,朝两边泻出,但听“砰”的一声,端端正正击在黑衣人胸口。  但就在击中之时,修罗门主已经拿揑得准,刚刚把对方真气击散,就右手一招... - 2018-01-04
  • 第二十五章 天机莫测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万花仙姑向尹天骐微笑道:“自然来得,我是问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事?”  尹天骐道:“仙姑可是千面教的人么?”  万花仙姑道:“你说呢?我是不是?”  尹天骐冷冷的道:“你是千面教的副总护法。”  万花仙姑格格一笑道:“你既然知道,何... - 2018-01-06
  • 第二十五章 魔教公主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他心中早已盘算好的,自然去势如箭,奇快无比!  但霍从云是什么人?范子阳的心事,他早已猜想到了,所以第二掌左劈,第三掌右劈,就是要他笔直后退,第四掌他料到范子阳一定会硬接,才能乘机越墙而出,因此第四招和范子阳掌风堪堪接实,就右手一...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