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露,就如一尊化石雕像般屹立在山崖边,状若天神,威武雄奇,不可一世!

      而他手上的不老刃凌厉的去势,却正是劈向叶风的头顶!

      不老刃在触到叶风头顶的那一瞬间停住了,叶风的束发金簪被沛然无匹的刀气劈为两半,尚被刀势紧紧压逼在头顶上;还未完全化去的刀气吹得叶风已散开的头发向后披洒着、飞舞着,荡在漫天星辰下,映在霹雳刀光中。

      更可怖的是刀王虽是静止不动,但那一股滂然而下的重压之势,却几乎象是要把叶风深深深深地钉入地下。

      叶风一脸死灰,头痛若裂,这一生从未有过一刻是如此地接近死神。

      刀王虽是及时收刀,但那挟势而来的刀意已然劈中了他,若不是头上的金簪化去大半刀气,只怕他再也不会看到这茫茫星光。

      我败了!叶风喃喃道,直承失利的沮丧令他万分痛苦,出道以来从未败过的碎空刀终于败了,而且败得如此之惨。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中,叶风先是在五剑山庄的后花园中受挫于那个神秘人,已然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而此时再败于刀王之手,一贯坚定的信心在顷刻间土崩瓦解,再也无法恢复过来。

      刀王深吸气,收刀,静立不动。

      叶风头上的两半金簪失去了不老刃的压力,叮然落地。

      叶风呆呆地看着刀王雄伟的身姿,脑中一片空白。

      什么报仇大计,什么笑傲江湖,什么鲜衣怒马,什么意气扬扬。所有的美丽不过是一场人生的闹剧,只要适才那一刀再多劈下半分,只要那一刀再少留些余劲

      好一招寻欢!

      或许,人生不过就只是那一场不问结果的寻欢,欢倒尽头,仍是遍寻不至!

      隔了良久,刀王轻轻问道,何为性情?

      叶风茫然抬头,见刀王一脸萧索,毫无半分得意之情,目光如一支刺透他心脏的长箭般瞬亦不瞬地钉着他,蓦然间便是浑身一震。

      少年时的艰辛悲苦与理想豪情在刹那重新回归,他已不是碎空刀叶风,他只不过仍是那个身怀血仇、用铿锵宣泄喘息、用嚣张毁灭狂热的惨淡少年

      叶风眼中射出痛苦的神色,大声嘶叫着,何为性情?!我管他什么是性情、什么是名利。我不要看别人的脸色做人,我不要我的亲人在我面前死去而无能为力,我不要整日在荒漠上东躲西藏像一条狗,我不要一面用小刀在腿上刻着报仇一面痛骂自己的无用。我要做一个用刀说话的人,我要一个公道的世界,我要那些对我毁家灭族的人付出代价

      叶风双脚一软,半跪在地上,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在近于疯狂的崩溃中迸泄而出,坠入黑黄的土地中

      他二十年来苦修武功,经过了那么多旁人无法想象无法体会的艰辛磨难,支持他的唯一信念就是报仇!

      而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武功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亦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而他真正的敌人、真正的仇人的武功更是无法望其项背!

      刀王那一刀不但击碎了他的斗志,亦击碎了他的身心!

      祝嫣红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那一刻,她仿佛亲身感受到了叶风心中深不见底喷薄欲出的痛楚,曾经那么爽朗泰然的笑声已如过眼云烟般再不可闻,那么坚定固执的信心在此时彻底崩决

      刹那间她忘了如今生死未卜的丈夫雷怒,忘了一直在心中隐隐牵挂的儿子小雷,忘了曾是暗暗妒忌着的笑容浅浅身影纤纤的沈大小姐,忘了自己脸上那一道只怕永难痊愈的血淋淋的伤口,忘了日后应该何去何从

      可她还是记得初见他时满堂沉郁中唯一明亮的笑容,还是记得他伏下身躯将灶底的火徐徐吹燃的潇洒英姿,还是记得他见到无名的刀下自己一脸血污时充满着忘形与怯然的关切,还是记得击退历轻笙时他手腕上蜿蜒流下的赤红

      这一刻,就在叶风从生死线上挣扎而出的这一刻,就在叶风流着眼泪满面死灰、几无余勇面对人生的这一刻,祝嫣红终于知道了自己是多么在乎这个像个孩子一样哭泣着的男人,她的心在为他而疼、为他而裂、为他而熬煎。

      如果可以,她愿意为他去承受那虽未夺去他的生命却夺去了他所有斗志的一刀

      只要,只要他还能笑得那么灿烂,那么明亮,就像初见他那一日绚然的阳光!

      这一刻,她就知道,她爱上了他,在他承受一生中最大的失败时!

      刀王仰天长叹,仇恨啊!是不是非要以血泄愤才能完成?

      叶风猛然抬头,目光如火一般燃烧去残留的泪痕,你不是我,我的仇恨只有用血才能清洗!

      刀王冷笑,你也不是我,不然你现在不会这般窝囊,跪在地上等死!

      叶风眼中魔意渐盛,我终有一天会击败你,击败我所有的敌人!

      刀王一把将叶风从地上提起来,一字一句地道,要想击倒敌人,先要自己站直了!

      叶风再是痉挛般的一颤,刀王的话如醍醐灌顶般令他如梦初醒。

      叶风缓缓站直身体,一指一指地扳开刀王抓在他衣襟上的大手,眼中迸出火光,我能站起来,用我自己的力量。

      刀王长笑,一指崖边,你看,这些草木纵然经过风吹雨打,纵然经过几百代的荣枯,最后总会留有一片迎风挺立!

      叶风循着刀王的手势看去,长吸了一口气,渐渐恢复平常。

      他能忍,他已经忍了二十年,他还可以继续苦练二十年,直到他的刀再斩下仇人的头颅

      刀王道,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何要拼尽全力,不顾损耗真元亦必要让你败这一场?

      叶风讶然抬头,却见刀王似是骤然老了好几岁,才知道这一战刀王胜得绝不轻松。

      刀王缓缓道,我不过是要你知道,既然败过一次,便再无所惧!

      败过一次,再无所惧!

      当你履险若夷地走过了嵯峨长崖,当你摇摇欲坠地经历了险死还生。当你将击倒自己的重挫踩踏在脚下、重新站立起来的时候,你还有什么值得畏惧?!

      所以,才有了卧薪而尝胆。

      所以,才有了置死而后生!

      直到此时,叶风才终于明白了刀王对自己的一片苦心!

      刀王似是陷入深思,长长叹了一声,我似你这般年纪时,亦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一刀在手,驰骋江湖,快意恩仇,直到遇上了他,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武学之道,浩瀚无尽,纵然穷一世之心力,亦未必能一窥至境

      叶风沉声问道,他是谁?!

      刀王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除了天下第一高手明宗越明将军,还能有谁让我叹服至此!

      叶风心头一紧,刀王方才说此次出山是应人之邀,是他吗?

      刀王道,是水知寒传他之命。

      叶风冷哼一声,他本可直接找上我,何必要让刀王出山。

      刀王叹道,你错了。我这一生快意恩仇,却只欠过他一个人情。他亦知道若是不找个机会让我回报,我必是耿耿于怀,郁志难解,只怕还会影响我在武道上的修为。

      叶风冷笑,刀王似是对他毫无敌意?

      刀王正容道,他是我这一生最感激的一个敌人!

      叶风讶道,敌人也可以感激吗?

      刀王道,武学之荆途,不破不立,若不是有个如此强横的大敌,我亦创不出这忘心七式了。

      叶风心中有所感应,想法脱口而出,不错,要不是有此强仇,我亦不会练就今天的武功。

      刀王大笑,叶小兄是否想在武道上再进一步?

      叶风刚才话一出口,已是有了一丝悔意,闻言不答,只是缓缓点头。

      刀王笑容突收,一指祝嫣红,对着叶风问道,你喜欢她吗?

      叶风心神狂震,何曾想过刀王于此时石破天惊般问出这样的问题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12-975.html - 2018-06-21
  • 第七章 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雨完全停了,水洼中浸着一地残骸,当中的小轿显得分外阴郁。冯宗客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女人才在内里行礼,道:奴家无事,多谢壮士相救。这话倒让冯宗客受之有愧,他心想,应当是你救了我才对。  远处有几个畏畏缩缩的身... - 2018-07-15
  • 第七章 如柔舞之轻歌、如弦断之杀机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水知寒目射异光,盯住余收言,你应该知道花溅泪的来历!  余收言夷然不惧,我只是隐隐猜到了一点,却不能肯定。再长叹一声,听到总管如此说,我自是肯定无疑了。  水知寒仰首望天,沉吟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由余神捕负责。鲁大人... - 2018-06-23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七章 往事比斯人更憔悴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一道银芒在封冰白皙的手掌中流动着。  光纹四射乱如蚕丝。  那是一道诡异而凶险的光。  一支短短的锥。  二寸的柄,三分的尖。  四面各有一道螺旋式的血槽。  锥身上有二个古篆字:破浪。  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这就是她的惊梦。  你知... - 2018-06-27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原文翻译与赏析_宋词精选_小故事网
  • 【原文】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 - 2016-06-17
  • 晁补之《水龙吟》原文翻译与赏析_宋词精选_小故事网
  • 【原文】  问春何苦匆匆?带风伴雨如驰骤。幽葩细萼,小园低槛,壅培未就。吹尽繁红,占春长久,不如垂柳。算春长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红口。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纵樽... - 2016-06-29
  •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_古诗文
  •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北宋)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 2013-09-29
  • 水龙吟 程垓 夜来风雨_宋词三百首
  • 夜来风雨匆匆,故园定是花无几.愁多怨极,等闲孤负,一年芳意.柳困桃慵,杏青梅小,对人容易.算好春长在,好花长见,原只是、人憔悴.  回首池南旧事,恨星星、不堪重记.如今但有,看花老眼,伤时清泪.不怕逢花瘦,只愁怕、老来风味.待繁红乱处,留云... - 201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