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神翁一声暴喝:“丫头,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身形骤发,“呼”的一掌,往三人身前劈去!

      “神翁,你这要干什么?”

      红灯夫人脆生生一声娇笑,身形一闪,挡在前面。

      那知她快,还有比她更快之人,蓝袍闪动,一条人影,朗朗一笑却抢在红灯夫人前面。

      “蓬!”一声大震,劲风四漩,太白神翁禁不住被震得往后退出半步!

      梅三公子朗笑道:“哈哈!小生面前,还容不得你倚老卖狂!”

      “呛!”太白神翁长剑出鞘,凛然而立,须发飘动,厉喝道:“小生,亮剑!”

      松龄道人也喝了声:“小子,亮剑!”

      “呛!”同时亮出长剑,仗剑走近。

      红灯夫人花枝招展的一声浅笑,掣剑在手,向梅三公子道:“小兄弟,你退下来,玄女教的人,得罪了两位掌门人,自然由玄女教的人来料理,人家不顾身份,咱们那能失礼?”

      “阿弥陀佛!”

      一声沉雷似的佛号,由少林寺方丈天一大师口中发出,双手合十道:“大敌当前,大家何苦为些许小事,引起争执,神翁、夫人,请看老衲薄面。”

      铁拐仙和石胜天也连忙一齐拦到太白神翁和松龄道人面前说道:“两位道兄何苦与娃儿呕气,走走!老要饭陪你们先去打个头阵!”

      “不错,老叫化,咱老石也凑上一脚。”太白神翁、松龄道人,嘿然无语,往林外走去。

      石胜天连忙招呼祝鹰扬,和铁拐仙一起举手向众人作别,匆匆跟去。

      武当玄清真人口中连说“善哉”,向天一大师、皓首上人稽首道:“两位大师,咱们也得赶快赶路。”一面又向红灯夫人道:“夫人请恕贫道先行。”

      说着三位一代掌门,也飘然而去。

      这一走,无形之中,就分成两拨。

      红灯夫人瞧着他们走后,冷哼一声,道:“看来盂兰会后,咱们和华山、青城两派,还有一场好戏哩!啊,小兄弟,咱们也得上路啦!”

      却说太白神翁、松龄道人,怒匆匆离开森林中央,循着原路曲曲折折走了顿饭光景,便已到达鹰愁涧吊桥。只见四个手抱长剑的蓝袍道人,分四个方位,木然而立,挡在桥头之上,瞧到自己两人,既不施礼,也不退让,好像漠然无睹。

      松龄道人眼看武当蓝袍四剑不识自己,心下微现不豫,沉声喝道:“贫道青城松龄子。

      守桥的武当道兄们辛苦了。”

      在他想来,自己和他们掌门人玄清真人同辈,只要说出来历,蓝袍四剑自会趋前叩见。

      那知话声出口,蓝袍八剑依然挡在桥上,八道眼光,呆滞的望着自己。一动不动!

      松龄道人的心胸较狭,瞧着四人如此托大,不由怒火渐炽,大声喝道:“小辈,你们难道没听到贫道说话?”

      喝声中,身形业已逼近!

      蓝袍四剑当前一个,就在松龄道人逼近之际,突然喉间一声低吼,剑风飒然,一招“混沌初开”,往松龄道人胸前劈到!

      松龄道人做梦也没想到武当门下的蓝袍四剑,居然胆大妄为,敢向自己下手。变起仓猝,任你青城掌门的松龄道人精通剑术,也难以招架。既骇又怒,疾退数尺,只见为首的蓝袍道人,一剑逼退自己,仍然一语不发,一动不动的退到原来方位之上。

      太白神翁长眉微皱,眼看蓝袍四剑右手仗剑,左手掐诀,一声不响的蓄势以待。

      这分明是武当派驰名天下,无人能破的“两仪四象剑阵。”

      蓝袍四剑奉命护桥,在桥头列上剑阵,自然无可厚非。但先前自己和皓首上人、松龄道人一同过桥之时,他们瞧到自己三人,执礼甚恭,何以此时突改常态?

      难道武当掌门玄清真人临行时吩咐他们,守护此桥,只准放人进来,不准放人出去?但那也不对,就是不准放人出去,所指也只是对敌而言。

      何况武当蓝袍八剑在江湖上,也跑了许久,那会连自己两人都认不出来之理?难道其中有什么蹊跷……

      松龄道人以一派之尊,居然被一个武当后辈,一招逼退,如果传出江湖,自己一张老脸,那里还挂得住?

      是以一退之后,反手从背上摘下长剑,缓缓向“两仪四象阵”中走去,口中嘿然笑道:

      “小辈,尔等敢目无尊长,贫道今天就代玄清道兄,管教管教你们……”

      他话声未落,剑尖一震,一招“掷米成珠”,直向当前一个蓝袍道人点去。

      当前那个蓝袍道人身形微闪,举剑相迎,依然使了一招“混沌初开”,封架来剑。两剑交击,“两仪四象阵”立时起了变化,蓝袍道人堪堪架开松龄道人的“掷米成珠”之后,虚晃一剑,往侧闪去。

      松龄道人一得空隙,正待举步,突然人影一闪,剑风飒飒,两个蓝袍道人业已一左一右,夹峙而来。手中长剑,同使一招“两仪始肇”,一反一正,两圈弧形剑光,分向左右袭到!

      松龄道人冷哼一声,剑尖疾翻,“左右逢源”,把两支袭来长剑,轻轻化去。那知他剑还没抽回,另外两个道人,又已袭到身后,前面退去两个,却又返身出剑。四柄长剑,同时使出一招“四象逞威”,剑光霍霍,剑势绵绵,居然凌厉无匹!

      “两仪四象阵”,到这一招上,才正式展开变化。

      松龄道人一代掌门,虽然未为所困,但心中也暗生凛骇,武当剑阵,果然名下无虚!

      正当此时,蓦觉一条人影,破空而来,大声喝道:”你们疯了,连松龄道长部认不出来?”

      来人倏然飞堕,单拐拄地,正是铁拐仙!

      但蓝袍四剑,却仍是浑然未觉,四柄长剑,带同阵势,剑光闪动,剑风霍霍,分由四面八方攻到!

      这可把铁拐仙也弄得莫名奇妙,蓝袍四剑,居然连自己也认不得了?他心中猛然一震,铁拐疾抡,舞起一片护身拐影。

      只听一阵剑拐相触之声,四面环攻而来的剑光,尽被拐影封开!

      铁拐仙道:“松龄道兄,咱们且退出阵外再说,这几个娃儿,已全被九幽妖人迷失本性。”

      话未说完,连拐带人,已破空往阵外飞去。松龄道人经铁拐仙如此一叫,不由恍然大悟。

      刷刷三剑,拨开一角剑阵,闪身就往阵外走去。

      “两仪四象阵”中的蓝袍四剑,一等两人出阵,并不追击。剑阵一收,依然分作四个方位,木然站停,守住桥头,一动不动。剑阵之外,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目瞪口呆的站着四老一少。

      那是华山太白神翁、青城松龄道人、铁拐仙和泰山磐石堡老堡主石胜天师徒!这四位武林中的一代宗师,竟然被武当蓝袍四剑结成南“两仪四象阵”,阻隔在桥边上,无法通过。

      这倒并不是他们破不了“两仪四象阵。”实在九幽妖人,太以阴毒,把四个负责守桥的武当门人,迷失本性,依然安置在桥上,凭铁拐仙等人的身份,那能对四个迷失本性的后辈,骤下辣手?但除了把他们击毙之外,要想通过吊桥,又谈何容易?

      原来“两仪四象阵”,乃是武当派镇山之艺,只要两人联手,就可发挥“两仪”的威力,四人联手,就成了“四象阵”。参与剑阵的弟子,平日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上选之才,是以一经施展,不问敌人如何厉害,江湖中也很少有人能够闯得过去。

      何况武当蓝袍八剑乃是武当第二代中的杰出人物,各人在剑术造诣上,少说也全有一二十年以上的火候,对太极、两仪阵法的精微变化,娴熟于胸,比之其他武当弟子,又岂能同日而语?不然玄清真人也不会命蓝袍四剑,负起守卫吊桥的重任。

      铁拐仙等四人武林中一代宗匠,要把蓝袍四剑,一齐击毙,凭这四人的功力,自然也并非难事?但要想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02-920.html - 2018-01-14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章 赌命玉髓_山河_故事大全
  •   任天行上前两步,略一拱手,沉声道:“这位大师想必是在此悟禅,我等凡夫俗子还是不打扰大师清修为妙。”  话虽如此,他却并不退后,炯炯有神的目光反而锁定对方。他的武功精深,早看出白衣人虽然口鼻呼吸皆无,但胸腑间内息流畅,循环相生,分明是正在... - 2018-06-14
  • 第七章 勾心斗角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明知此刻只要他袖手旁观,香公子便会被雪团砸中,但仅是稍一犹豫,天性里的侠义之念已令他不假思索地弃去长剑,探手抓住银链,奋力一带,已将香公子横拉硬扯地拽入洞中。雪团带着呼啸声落下,洞口的石门亦被砸落山谷。  两人连滚带爬地摔成一团,... - 2018-06-14
  • 第二章 反击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从南侧延向后方的敌人足有五百余骑,来势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逼近里许,马背上的沙盗均是一身黄衣,在夜幕的掩护下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就若是一群扑面而来的沙尘暴。  冲来的沙盗均是人人双腿夹住马鞍,两手张弓搭箭,一任马速迅疾,却稳若磐石,... - 2018-06-20
  • 第七章 倩影绰约灯市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段虚寸星夜兼程,待赶到洛阳城时,正值元宵节。  据自古传下的风俗,元宵节期间帝王亦要与民同乐,擎风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一早就带人出府巡城。苏探晴虽是耽心顾凌云的安危,却也无法即时面见擎风侯,只得耐住性子,跟着段... - 2018-06-18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二十二章 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城本的药王庙是一座僻静的小庙,供奉着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虽然神农氏在神话传说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但他既不能保佑别人加官进爵,又不能像观音菩萨那样普度众生,因此药王庙的香火一直寥寥。还好今日是药王诞辰,一大早就有小贩在庙外招揽生意,甚至跑江湖... - 2018-06-08
  • 第二章 苏敬轩在江湖上名传遐迩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敬轩?苏敬轩!舒亚男一惊。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名传遐迩,那是金陵苏家宗主,也是苏鸣玉的亲叔叔!  舒亚男糊里糊涂地跟着那妇人出了后院,沿着曲折长廊来到一间雅致的客厅。厅中雅静素洁,一个年逾五旬的老者闲闲地坐在那里,不怒而威。苏鸣玉早已在那里... - 2018-06-09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二章 比夜更黯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她的美丽就是一种武器,所有的人仿佛都忘记了刚才的浴血厮杀。  念儿胡狂歌低低唤着这个曾在梦中呼唤过一千次一万次的名字,如果一定要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他宁可死在她的念念不忘下。  雷断蓦然一声大喝,已断的双枪分从两手中刺向胡狂歌,亲手杀了胡... - 2018-06-16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二章 惊闻噩耗誓雪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小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红色的背影。这背影似乎十分熟悉,却只觉得头疼若裂,什么印象也记不起来。只见那红衣背影低着头,似乎在嘴里用力吹着什么。蓦然一道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小晴笑了,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我早说过,这笛子除了我谁... - 2018-06-17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章 破阵子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莫说弓刀事业,依然诗酒功名。千载图中今古事,万石溪头长短亭。小塘风浪平。  一、*怕*  傍晚的江南官道上,悠悠行来二个少女。  一影浅绿,一影素蓝;一人娉婷,一人窈窕。  正是八月初秋时分,天色已沉,白日中人来人往的官道上除了这二个少... - 2018-06-21
  • 第二章 陷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扬州武馆在扬州大名鼎鼎,当骆文佳找到这里时,馆中弟子晨练正酣。骆文佳将玉佩交给门房,让他转交丁馆主。不一会儿,一名身高体健的褐衣老者在几名弟子的拥簇下大步出来,径直来到骆文佳面前:“年轻人,是你送来这块玉佩?请问你是骆宗寒什么人?”  ...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 - 2018-01-13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七十二章 葫芦依样折南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世侯看完树上字迹,不禁气得浓嘿一声,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明目张胆挑战,委实欺人太甚!  凭他在武林中的声望,即使没有兴趣,自然也非去不可。  奇峰关是川鄂湘三省的交界,邻近武陵山脉,山岭这通,地瘠人稀。  这时东方天际渐渐露出鱼白,... - 2018-05-13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二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民不畏威①,则大威至②。无狎③其所居,无厌④其所生。夫唯不厌⑤,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⑥,自爱不自贵⑦。故去彼取此⑧。[译文]当人民不畏惧统治者的威压时,那么,可怕的祸乱就要到来了。不要逼迫人民不得安居,不要阻塞人民谋生的道路... - 2017-12-31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