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以矛攻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接口道:“真是!要送死,还不简单?”

      崔慧虽然碍着姐姐在侧,但那还忍得,也笑着说道:“你们是说那两个亡魂,急着要人家超渡去了?”

      上官燕小姑娘,不知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说着什么,惊奇的瞪着眼睛,方想问话。

      蓦听太白神翁一声暴喝:“丫头,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身形骤发,“呼”的一掌,往三人身前劈去!

      “神翁,你这要干什么?”

      红灯夫人脆生生一声娇笑,身形一闪,挡在前面。

      那知她快,还有比她更快之人,蓝袍闪动,一条人影,朗朗一笑却抢在红灯夫人前面。

      “蓬!”一声大震,劲风四漩,太白神翁禁不住被震得往后退出半步!

      梅三公子朗笑道:“哈哈!小生面前,还容不得你倚老卖狂!”

      “呛!”太白神翁长剑出鞘,凛然而立,须发飘动,厉喝道:“小生,亮剑!”

      松龄道人也喝了声:“小子,亮剑!”

      “呛!”同时亮出长剑,仗剑走近。

      红灯夫人花枝招展的一声浅笑,掣剑在手,向梅三公子道:“小兄弟,你退下来,玄女教的人,得罪了两位掌门人,自然由玄女教的人来料理,人家不顾身份,咱们那能失礼?”

      “阿弥陀佛!”

      一声沉雷似的佛号,由少林寺方丈天一大师口中发出,双手合十道:“大敌当前,大家何苦为些许小事,引起争执,神翁、夫人,请看老衲薄面。”

      铁拐仙和石胜天也连忙一齐拦到太白神翁和松龄道人面前说道:“两位道兄何苦与娃儿呕气,走走!老要饭陪你们先去打个头阵!”

      “不错,老叫化,咱老石也凑上一脚。”太白神翁、松龄道人,嘿然无语,往林外走去。

      石胜天连忙招呼祝鹰扬,和铁拐仙一起举手向众人作别,匆匆跟去。

      武当玄清真人口中连说“善哉”,向天一大师、皓首上人稽首道:“两位大师,咱们也得赶快赶路。”一面又向红灯夫人道:“夫人请恕贫道先行。”

      说着三位一代掌门,也飘然而去。

      这一走,无形之中,就分成两拨。

      红灯夫人瞧着他们走后,冷哼一声,道:“看来盂兰会后,咱们和华山、青城两派,还有一场好戏哩!啊,小兄弟,咱们也得上路啦!”

      却说太白神翁、松龄道人,怒匆匆离开森林中央,循着原路曲曲折折走了顿饭光景,便已到达鹰愁涧吊桥。只见四个手抱长剑的蓝袍道人,分四个方位,木然而立,挡在桥头之上,瞧到自己两人,既不施礼,也不退让,好像漠然无睹。

      松龄道人眼看武当蓝袍四剑不识自己,心下微现不豫,沉声喝道:“贫道青城松龄子。

      守桥的武当道兄们辛苦了。”

      在他想来,自己和他们掌门人玄清真人同辈,只要说出来历,蓝袍四剑自会趋前叩见。

      那知话声出口,蓝袍八剑依然挡在桥上,八道眼光,呆滞的望着自己。一动不动!

      松龄道人的心胸较狭,瞧着四人如此托大,不由怒火渐炽,大声喝道:“小辈,你们难道没听到贫道说话?”

      喝声中,身形业已逼近!

      蓝袍四剑当前一个,就在松龄道人逼近之际,突然喉间一声低吼,剑风飒然,一招“混沌初开”,往松龄道人胸前劈到!

      松龄道人做梦也没想到武当门下的蓝袍四剑,居然胆大妄为,敢向自己下手。变起仓猝,任你青城掌门的松龄道人精通剑术,也难以招架。既骇又怒,疾退数尺,只见为首的蓝袍道人,一剑逼退自己,仍然一语不发,一动不动的退到原来方位之上。

      太白神翁长眉微皱,眼看蓝袍四剑右手仗剑,左手掐诀,一声不响的蓄势以待。

      这分明是武当派驰名天下,无人能破的“两仪四象剑阵。”

      蓝袍四剑奉命护桥,在桥头列上剑阵,自然无可厚非。但先前自己和皓首上人、松龄道人一同过桥之时,他们瞧到自己三人,执礼甚恭,何以此时突改常态?

      难道武当掌门玄清真人临行时吩咐他们,守护此桥,只准放人进来,不准放人出去?但那也不对,就是不准放人出去,所指也只是对敌而言。

      何况武当蓝袍八剑在江湖上,也跑了许久,那会连自己两人都认不出来之理?难道其中有什么蹊跷……

      松龄道人以一派之尊,居然被一个武当后辈,一招逼退,如果传出江湖,自己一张老脸,那里还挂得住?

      是以一退之后,反手从背上摘下长剑,缓缓向“两仪四象阵”中走去,口中嘿然笑道:

      “小辈,尔等敢目无尊长,贫道今天就代玄清道兄,管教管教你们……”

      他话声未落,剑尖一震,一招“掷米成珠”,直向当前一个蓝袍道人点去。

      当前那个蓝袍道人身形微闪,举剑相迎,依然使了一招“混沌初开”,封架来剑。两剑交击,“两仪四象阵”立时起了变化,蓝袍道人堪堪架开松龄道人的“掷米成珠”之后,虚晃一剑,往侧闪去。

      松龄道人一得空隙,正待举步,突然人影一闪,剑风飒飒,两个蓝袍道人业已一左一右,夹峙而来。手中长剑,同使一招“两仪始肇”,一反一正,两圈弧形剑光,分向左右袭到!

      松龄道人冷哼一声,剑尖疾翻,“左右逢源”,把两支袭来长剑,轻轻化去。那知他剑还没抽回,另外两个道人,又已袭到身后,前面退去两个,却又返身出剑。四柄长剑,同时使出一招“四象逞威”,剑光霍霍,剑势绵绵,居然凌厉无匹!

      “两仪四象阵”,到这一招上,才正式展开变化。

      松龄道人一代掌门,虽然未为所困,但心中也暗生凛骇,武当剑阵,果然名下无虚!

      正当此时,蓦觉一条人影,破空而来,大声喝道:”你们疯了,连松龄道长部认不出来?”

      来人倏然飞堕,单拐拄地,正是铁拐仙!

      但蓝袍四剑,却仍是浑然未觉,四柄长剑,带同阵势,剑光闪动,剑风霍霍,分由四面八方攻到!

      这可把铁拐仙也弄得莫名奇妙,蓝袍四剑,居然连自己也认不得了?他心中猛然一震,铁拐疾抡,舞起一片护身拐影。

      只听一阵剑拐相触之声,四面环攻而来的剑光,尽被拐影封开!

      铁拐仙道:“松龄道兄,咱们且退出阵外再说,这几个娃儿,已全被九幽妖人迷失本性。”

      话未说完,连拐带人,已破空往阵外飞去。松龄道人经铁拐仙如此一叫,不由恍然大悟。

      刷刷三剑,拨开一角剑阵,闪身就往阵外走去。

      “两仪四象阵”中的蓝袍四剑,一等两人出阵,并不追击。剑阵一收,依然分作四个方位,木然站停,守住桥头,一动不动。剑阵之外,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目瞪口呆的站着四老一少。

      那是华山太白神翁、青城松龄道人、铁拐仙和泰山磐石堡老堡主石胜天师徒!这四位武林中的一代宗师,竟然被武当蓝袍四剑结成南“两仪四象阵”,阻隔在桥边上,无法通过。

      这倒并不是他们破不了“两仪四象阵。”实在九幽妖人,太以阴毒,把四个负责守桥的武当门人,迷失本性,依然安置在桥上,凭铁拐仙等人的身份,那能对四个迷失本性的后辈,骤下辣手?但除了把他们击毙之外,要想通过吊桥,又谈何容易?

      原来“两仪四象阵”,乃是武当派镇山之艺,只要两人联手,就可发挥“两仪”的威力,四人联手,就成了“四象阵”。参与剑阵的弟子,平日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上选之才,是以一经施展,不问敌人如何厉害,江湖中也很少有人能够闯得过去。

      何况武当蓝袍八剑乃是武当第二代中的杰出人物,各人在剑术造诣上,少说也全有一二十年以上的火候,对太极、两仪阵法的精微变化,娴熟于胸,比之其他武当弟子,又岂能同日而语?不然玄清真人也不会命蓝袍四剑,负起守卫吊桥的重任。

      铁拐仙等四人武林中一代宗匠,要把蓝袍四剑,一齐击毙,凭这四人的功力,自然也并非难事?但要想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02-920.html - 2018-01-14
  • 第十二章 闻香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李老哥且请息怒,这位公子,由小弟来领教罢!”  独臂天王李残闻声回头,那闪身出来的,乃是近几年才露面的神秘人物,自称闻香教主的温如风。  此人江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一身武功,莫测高深,据说他幼年在析城山一处崖洞中得了一部奇...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四十二章 外家高手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蓦然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父亲名字?不由躬身道:“老丈所询,正是家严!”  “你……”长发长垂的老人,突然目射奇光,向前扑近两步。紧紧盯着梅三公子,激动得全身微颤,问道:“你是梅麟书的哲嗣?今年十九岁?他家老三?”  梅三公子... - 2018-01-13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七章 十二煞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笑声中,一个颀长人影,潇洒的走了过来。  祝琪芬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来作甚?”  假石中英含笑道:“我是特地来看看妹子的。”说道已经走到祝淇芬面前,嘻皮笑脸的往草地上坐了下去。  祝淇芬左手一收,身子坐正,冷峻的道:“谢谢... - 2018-11-29
  • 第七十二章 葫芦依样折南魔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南世侯看完树上字迹,不禁气得浓嘿一声,对方明知自己是谁,还敢明目张胆挑战,委实欺人太甚!  凭他在武林中的声望,即使没有兴趣,自然也非去不可。  奇峰关是川鄂湘三省的交界,邻近武陵山脉,山岭这通,地瘠人稀。  这时东方天际渐渐露出鱼白,... - 2018-05-13
  • 第七十二章 求你将判断的权柄赐给王_圣经
  • 72:1神啊,求你将判断的权柄赐给王,将公义赐给王的儿子。72:2他要按公义审判你的民,按公平审判你的困苦人。72:3大山小山都要因公义使民得享平安。72:4他必为民中的困苦人伸冤,拯救穷乏之辈,压碎那欺压人的。72:5太阳还存,月亮还在,... - 2017-08-23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六十二章 各怀机心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九幽门!三个姑娘听得陡然一震,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九幽门的人!  红衣女郎依然脸若寒霜,朱唇一撇,冷冷的道:“九幽门可唬不倒六绍三娇。”  黑衣人道:“嘿嘿!玄女教也唬不倒九幽门下三大游魂。”  那苗装少女正是飘渺仙子聂玉娇,她瞧了大师姐... - 2018-01-14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二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民不畏威①,则大威至②。无狎③其所居,无厌④其所生。夫唯不厌⑤,是以不厌。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⑥,自爱不自贵⑦。故去彼取此⑧。[译文]当人民不畏惧统治者的威压时,那么,可怕的祸乱就要到来了。不要逼迫人民不得安居,不要阻塞人民谋生的道路... - 2017-12-31
  • 第七十八章 盂兰大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忽然双目注意着地下,沉思道:“照孙老哥说来,似乎这蒙面道人的师傅,还在暗中为盂兰之会,奔走策划,但听口气,似乎此人还和阴山三魔、勾魂律令,都有关连,不知此人到底是谁?从前和老偷儿最知己的,就算孙老哥的令师兄知机子,但他早已仙游多时了!...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七十三章 危桥之争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岸上同时又是一声齐吼,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再次往岸下扑来。  松龄道人既惊又楞,也猛的双掌齐发,正待往上迎去!  太白神翁大声道:“道兄不可硬对,这桥承受不住!”一手拉了松龄道人,向后疾退三丈来远!举目望去,只见崖上八个灰衣僧人,好像排... - 2018-01-14
  • 第七十七章 阴山之魔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孙姑娘瞧得心头一急,立即闪身过去,一把扶住,口中叫了一声:“爹……”  孙存仁心头清楚,孙姑娘这一急叫,脑门一紧,倏地睁开眼来,那双神光散漫的眼神,瞧着孙姑娘,老泪盈眶,颤声问道:“你……你……”  孙湘莲丢了长剑,一把抱住孙存仁,大声... - 2018-01-14
  • 第七十一章 慎防奇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再一细瞧,太白神翁,皓首上人、松龄道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于文娴、上官燕和红灯夫人的五个侍女,却全被毒蜂螫伤,创口发黑,人也痛楚呻吟,萎顿的坐在地上。  飘渺仙子聂玉娇柳眉微皱,从身边取出一柄匕首,替中毒的人,放出毒血,敷上药末。 ... - 2018-01-14
  • 第七十章 步步危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他提到瘟皇弹,只有“雌黄珠”可解,不由想起钻天飞鼠身边,不是正有一粒“雄黄珠”吗?要是有他同来的话,林中如果再有埋伏,也可不惧,可惜自己当时没有邀他。心中想着,对温如风后来的那一句,便尔忽略过去。  但正当温如风话声才落,林中... - 2018-01-14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七十四章 越林追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此念一生,登时运集“般若神功”,一声长啸,不退反进,左手雷印,左手剑诀,迎着太白神翁剑光,蓦然撞出!这是“大乘伏魔法藏“中佛门无上神通“大雷音掌”,他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用过。  只听“轰”然一声过处,太白神翁一片剑光,立时被震得火星四...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一发千钧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韩愈,字退之,唐朝邓州南阳人,是当时的大文豪,主张文以载道之说,以复古为革命,用散文代替骈文,影响当时及后代非常大,所以有文起八代之衰之功劳,他很反对佛教。唐宪宗派使者要去迎接佛骨入朝,他上表谏阻,得罪了皇帝,被贬到潮州去当刺史的官,他在潮... - 2018-12-13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一丝不苟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明朝初期,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禁止杀牛。一天,乡绅张静斋和举人范进相约去拜访知县汤奉。汤奉设宴招待他们,席间有位老者将一些人士拼凑起来的五十多斤牛肉送给他。汤知县一向受贿,可上朝又有禁令,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就问张静斋:“刚才有几个人送来五十... - 2018-12-13
  • 红鼻鼠的魔法种子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红鼻鼠很想成为一个会魔法的老鼠。于是,他从老树精图书室借来了一本《魔法宝典》。他翻开第一页,跳了进去,仔细地阅读起来。“好大的一片树林呀!”红鼻鼠细心地在树间找寻,他担心魔法和咒语会藏在哪一根树枝上,或者枝丫间的鸟窝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 - 2018-12-12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