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撒哈拉的故事》有感:走吧 -故事大全

  • 《读《撒哈拉的故事》有感:走吧》(http://www.unjs.com)。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这是否也算是三毛对荷西隐晦的表白?

      《撒哈拉的故事》——“走过”与“历程”流转着浓淡皆宜的生命情调。她的文章就是她的生活。她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死在这片荒原里。”她在迷宫山寒冷的夜晚独自甩掉了趁人之危的撒哈拉威嬉皮,从泥淖中救起了快被冻死的丈夫;她遇到了拘谨孤单年轻的沙仑,他舍得这片沙漠,舍得撒哈拉威人的根去不顾一切追逐抓住爱情,即使仅是沙伊达情=欲上的给予,是金钱的讨要,是假的爱情;他们有很多借了东西却不愿出借的芳邻,他们做素人渔夫,她差点因毛里塔尼亚的巫术符咒而死,她遇到了用自己的生命扑向死亡只为换取他仇恨的撒哈拉威人的生命的沙巴军曹;有一阵,她把讨来做家具的木箱看的比自己还重要。她和荷西白手成家,也有声有色地打发着漫长而苦闷的岁月。

      居住沙漠,沙粒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人生存在这儿只不过是拌在沙里面的小石子罢了。她奔走进荒凉的沙漠,做着从没做过的事,其实生命的意义不就在于去做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去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任务,去等待自己没有想像到的未来?我们经历着突然降临的一切,像演员进入初排,一些东西我们没有把握,但是如果我们去尝试,就有机会去把握。人生总是伴随着种种的得到与失去,其实,东西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拥有的过程。

      《哭泣的骆驼》是最后的章节,也是最悲剧的结尾。沙伊达在巴西里死后在人群中被撕扯掉裙子与前襟,在骆驼嘶叫的悲鸣中被强暴后死去。“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而贫苦的地方,一样欣欣向荣地滋长着,它,并不是挣扎着在生存,对于沙漠的居民而言,他们在此地的生老病死都好似是如此自然的事。”但是野蛮、粗暴、无知也在三毛的心中凌虐,像沙伊达与哑奴这些底层的人,这些受到三毛尊敬的人,受着折磨与煎熬,他们跌跌撞撞地跑向自己的家,头发在大风里翻飞,沉没在了大漠的夕阳里。

      作家司马中原曾经提到过,如果生命是一朵云,他的绚丽,她的光灿,它的变幻和飘流,都是很自然的,只因为它是一朵云。三毛用她云一般的生命,无论是甜蜜或是悲凄,她都无意矫饰,行间字里,处处是无声的歌吟,我们用心灵可以听见那种歌声,美如天籁。被文明捆绑着的人,多惯于世俗的繁琐,迷失而不自知。发现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像开在荒漠里的繁花,自由自在的生活便是精神的文明,她把生命高高举在尘俗之上,就像有温度的张爱玲一样,人情冷暖,她是温热的三毛。

      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撒哈拉了,也自然没有第二个三毛一样的只能臆想而不能触摸、灵魂骑在纸背上的流浪者。

      那是自然,是洒脱,是一颗百转千回的心。

      风里带来了她的笑声和小河般流满了面颊的泪。

      记着她,行走着却孤独着的人。

      太阳像融化的铁浆一样洒下来,我看见她对我说:“异乡人,走吧!”
  • http://www.unjs.com/fenxianghulianwang/gushi/20170810000008_1421950.html - 2017-12-15
  • 小青虫与蜗牛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几条条小青虫聚在一起,商量着要去小白兔的菜地偷青菜。  “小白兔请了小麻雀看护菜地,我们怎么进去呢?”一条小青虫说。  “我去把小麻雀引开! ”另一条小青虫自告奋勇。  小麻雀正在小白兔的菜地上空巡逻,见来了一条小青虫,立刻警... - 2018-01-22
  • 小猴与啄木鸟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猴皮皮在大树上玩耍,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玩得高兴极了,没多久太阳公公升到了头顶,阳光扒开浓密的树叶照在皮皮身上。  “热!好热。”皮皮大叫着跳到一棵桃树上,它想在桃树上找个桃子解解渴,可是它左找右找怎么也没在这颗桃树上找到桃子。  ... - 2018-01-22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小麻雀普吉克 - 俄罗斯童话小说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年老的雄雀和雌雀也像人一样总爱絮絮叨叨地说教,就像书里写的那样。而小麻雀却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见解。有那么一只黄嘴小麻雀,名叫普吉克,住在浴室的窗顶上。它的窝是用麻屑、绒毛和其他柔软的东西絮成的,暖和极了。它还不会飞,可是它的小翅膀却... - 2018-01-21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活着 前言_活着_故事大全
  •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 - 2018-01-21
  • 白银谷 后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写完最后的章节,如释重负,也有一点怅然若失。写这部长卷,比预想的要累人,却也比预想的要“迷人”。两年多时间,全身心陷在这“白银谷”中,几不知外间正“跨世纪”。除非不得已了,每日都要写两三千字,时有倦意,却也常有走笔生趣的愉快。如此旷日持... - 2018-01-21
  • 白银谷 尾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光绪二十八年八月,六爷赴西安参加借闱乡试,延迟两年后,终于走进了贡院文场。  赴陕时,他要带了六娘同往,老太爷断然不允。只是召回了何老爷,陪六爷赴陕赶考 。新婚后,六爷一直厮守着孙氏,备考哪能十分专注得了?但进入考场,倒也真做...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跟跑者的启示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人们经过多年的观察发现,凡是在马拉松比赛中取胜的,大多数是跟跑者,而很少是领跑者。这一结果虽然令人感到费解但细究起来也并不意外。马拉松比赛不仅需要速度,更需要持久耐力。在赛场上,领跑者不仅比别人要耗费更多的体力,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而且... - 2018-01-20
  • 红色鲑鱼推销员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在美国鲑鱼市场上,主要有红鲑鱼和粉红鲑鱼两大品种,竞争十分激烈,多年来胜负难分,但各自都在广告词中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的一方胜过对方一筹。  初期的赢家是销售粉红色鲑鱼的那位销售商,无论知名度、销售额和利润都比对手高。  销售红色鲑鱼这家企... - 2018-01-20
  • 永恒的价值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在西洋的画家中,我特别欣赏法国的印象派大师雷诺阿,他对色彩的运用,对光韵的捕捉,都有独到的手法。我尤爱他画的少女和小孩,纤柔典雅,眼波如水,仿佛随时都可以从画中走出来。看他的画,总给人一种明朗欢愉的感觉。  据说雷诺阿患有关节炎,到了晚... - 2018-01-20
  • 背着萨克斯走天涯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站在卢森堡的舞台上,身材娇小、容貌清秀的中国女孩,手持金晃晃的萨克斯,吹奏了《梁祝》和《多彩茉莉花》,那柔美悠扬的音色,引来经久不息的掌声。她不得不登台谢了三次幕。  萨克斯原本发源于欧洲,一个中国女孩儿却两次应邀赴欧洲演出,无论在德国... - 2018-01-20
  • 纸条上的命运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学校出来时,文斯·帕培尔垂头丧气,步履沉重,他又被解雇了。  文斯是个代教老师,收入微薄,迫于生计,他还在一家酒吧做兼职吧员。妻子总嫌他无能,争吵时有发生。  文斯落魄而归,推开家门,没看到妻子,地板上却多了一张纸条。他捡起来看了看,... - 2018-01-20
  • 人生的第二幕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时间是1859年6月24日,忽然间,他置身于一个山顶,俯瞰着山下被染红的平原。  拿破仑的军队正在与奥地利的军队激战,而亨利·杜南特此时就在山上他的马车里目睹了这一切。  军号嘹亮,枪声大作,炮声隆隆,双方的军队激烈厮杀着,亨利被眼前的... - 2018-01-20
  • 滑铁卢战役的最大赢家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815年6月18日,拿破仑指挥的法国军队和英国将军惠灵顿指挥的反法联军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近郊的滑铁卢村展开大战,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滑铁卢战役。黄昏时分,反法联军控制了战场的主动权,拿破仑的军队败局已定。这时,一个名叫罗斯伍兹的商业情报员... - 2018-01-20
  • 第十六章 苦心接皇差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八月十三日午间,天成元票庄大掌柜孙北溟,刚刚打算小睡片刻,忽然就有伙友匆忙来报:“县衙官差来了,说有省衙急令送到,要大掌柜亲自去接。”  省衙急令?  孙北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出来了。衙门差役见着孙大掌柜,忙客气地说:“叨扰大掌...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一章 我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_活着_故事大全
  •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 - 2018-01-21
  • 第十九章 洋画与遗像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立冬过后,康家请来一位画师。   杜筠青听管家老夏说,这是一位京城画师,技艺很高明,尤擅画人像。为避拳乱来到山西,大富人家争相聘了给尊者画像。  杜筠青就问:“你们请来,给谁画像?”  老夏说:“谁都想画呢,尤其三娘、四... - 2018-01-21
  • 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 - 2018-01-21
  • 第十七章 破千古先例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戴膺听说曹家生擒了岑春煊的一伙骑兵,略一寻思,就决定去见见曹培德。   在太原,戴膺已打听清楚,西太后将她宠信的吴永派往湖广,催要京饷之后,宫门大差已由这个岑春煊独揽了。来曹家绑票的,居然是岑春煊手下的兵痞,这不正好给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