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不说。

      崔慧忽然轻轻“哦”了一声,好像已有所悟。急忙说道:“梅哥哥,把他送给你的象牙圆筒,给我瞧瞧好吗?”

      梅三公子皱了皱眉,迟疑的道:“这个我答应过他,中途决不偷瞧。”

      崔慧白了他一眼,娇嗔的道:“你答应过他中途不偷瞧,并没有包括我们在内呀!我和燕妹妹瞧一瞧,不能算是你言而无信。因为这东西一定和我们上六绍山,有着重大关连,不先瞧清楚,可能被人所算。”

      上官燕闻言,早就拉着梅三公子衣袖,急急的道:“梅哥哥,崔姐姐说得对呢!你快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梅三公子给慧妹一说,心中本就犯疑。这时更为好奇心所趋,反正只要不是自己偷瞧,算不得失信。

      这就从怀中取出象牙圆筒,随手递过。那知这一瞧,当真泄露了天机,梅三公子差点因此送命,此事后话不提。

      崔慧把象牙圆筒接到手中,仔细一瞧。只见筒身还雕刻着一幅山水画,峰峦隐隐,楼台重重,十分精细。靠筒顶一寸来长之处,还有一圈淡淡黑痕,敢情是一个盖子。用手旋了几下,果然立即旋开,里面露出一根筷子粗细的象牙圆杆。用指一抽,原来这支六七寸长的象牙圆杆上,还卷着一面小小旗帜!

      迎风一扬,旗面展开,那是一面黑缎制成的三角小旗,中间用金线绣成小小圆圈,里面又是篆文的一个“玄”字。

      上官燕张着一双大眼睛,“噫”了一声道:“这是玄女教的令旗!那天雪峰山破庙里,不是有人用三角小旗把阴世秀才和于文姐姐一起召回去吗?说什么‘教主有令,着公孙庆,于文娴立即回坛。’鬼秀才那么坏,还瞧得恭恭敬敬的说走就走。那天我看得最清楚,和这面旗一模一样!”

      崔慧却并没理会上官燕说话,只是从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梅哥哥!你瞧!这会总该相信了罢!”

      梅三公子先前还因答应了周大哥,半途中不准偷瞧之言,是以背着身子,并没去看。这会给上官燕崔慧两人一嚷一哼,也只好转过身来。一眼瞧到崔慧手上擎着的一面三角小旗,和那黑缎中间十分显明的金线“玄”字。

      这是玄女教令旗,已是丝毫不假!心中寻思周天贤周大哥言语行动,固然有许多可疑之处。但细细想来,他对自己似乎又并无恶意。

      何况这面小旗,如果确是玄女教令旗,那么它该是教中的重要符信。不是吗?江湖上时常有“见令如见祖师”,这一类说法。

      玄女教的令旗,当然是代表教主的东西,只要看到那天雪峰山破庙中,阴世秀才对小旗的恭敬程度,即可证明。那么玄女教如此重要之物,怎会落到周天贤周大哥手里?他举以相赠,又是什么意思呢?

      哦!是了。那天他听说自己要上六绍山去,先前他劝自己不可犯险。后来因自己表达非去不可,他怕自己双掌不敌四手,才把这面令旗相赠。他说如果遇上困难,只要自己打开此筒,便可化戾气为祥和。

      由此推想,周大哥如果不是玄女教的重要人物,那就是和玄女教有着极深渊源之人。而且这一赠旗之举,也确是一番好意。他恐怕自己事先瞧到是玄女教令旗,不肯接受。才要自己答应他半途上决不偷瞧,用心可谓良苦。

      一阵沉思,不由把前因后果,从恍然之中,钻出一个大悟。当下又望了三角小旗一眼,然后徐徐道:“慧妹,你可别错怪周大哥,他倒确是一番好意!”

      崔慧一面卷起小旗,塞进筒中,把盖子旋紧,依然还给梅三公子。一面披着樱唇,说道:

      “哼,旁门左道的玄女教,还有好人?”

      上官燕在旁抢道:“慧姐姐,那于文姐姐,却是好人。”

      崔慧冷哼着望了梅三公子一眼,笑道:“她呀!她是冲我们公子爷来的……”

      她话一出口,陡觉自己一个女孩儿家话说得以太露骨。尤其脱口而出的那句“我们公子爷”,直羞得崔姑娘粉脸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梅三公子微微一笑,把自己心中所料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崔慧是个性子倔强之人,虽然听到梅哥哥所说,极为合理。但她岂肯服输?闻言接口说道:“梅哥哥,你是尽往好的地方想,玄女教暗放蛊毒,存心要把我们擒上六绍山去,不可能会有好意送我们令旗之理,也许他们另有阴谋也说不定。”

      崔慧所说,当然也极合情理,自然不能算是负气之口。

      梅三公子剑眉一轩,轻声笑道:“我们且不管是周大哥的好意也罢,是玄女教的阴谋也好,反正我们上六绍山去,志在救人,能不伤和气,自是最好。即使真要动手,玄女教这干人,还不在我梅君壁眼里,那里用得上令旗?等下次遇上周大哥时,还给他也就是了。”

      三人这一阵细谈,时间已是不早。梅三公子收起象牙圆筒,店伙早已在门外牵着马匹伺候,三人接过缰绳,就开始上路。

      由百色西行,已是云南地界。梅三公子一行,一个是风流俊逸的少年公子,两个是娇艳如花的美丽少女,并辔疾驰。而且三人腰间,又各自挂着一口长剑,长长的剑穗,临风飘忽。

      即使在繁华都市,也极其惹目,何况在这边陲古道之上,自然更是惹人注意!

      这天他们赶到富州,一路上已发现了暗中有人跟踪。梅三公子艺高胆大,并未在意。

      一宵易过,居然出人意料的平安无事。第二天,继续上路,傍晚时分,到了文山,差不多距离六绍山只有数十里路程。

      这个小小县城,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门前,都贴着“供奉九天玄女菩萨”的红纸,可见全是玄女教信徒。一个旁门左道,能有这许多人去信奉它,这份声势,确也非同小可!

      梅三公子三人,落店之后,大家悄悄的一阵计议。反正自己三人,行藏已露,玄女教也早有了准备,不如好好休息一宵。俟明天白天,堂堂正正的拜山为好。

      晚餐之后,三人就各自歇灯就寝。这一晚依然一无动静,这当然是玄女教的人,故示大方,表示并没把三人放在眼内。

      越是这样沉静,越显得他们早有准备。

      崔慧毕竟从小跟随岳麓老人长大,江湖上的事儿,听也听得多了。瞧着这份情形,芳心渐呈不安,秀眉也不禁微微蹙起。

      三匹马离开文山,逐渐接近六绍山了。前面,层峰隐隐,山势绵连,片刻工夫,已经进入了山区之中!溪涧如带,峻岭摩天。

      玄女教,但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三个人打量着四周山势,触目荒凉,全是参天古树,连一个樵夫也没有。要想问路,也无从问起。

      梅三公子望着前面一座高峰,回头笑道:“慧妹,我们登峰先瞧瞧地形再走罢!”

      崔慧上官燕两人,答应一声,各自下马。大家把马匹纵入林中,然后同向峰上跃去。不大工夫,便已登上峰顶。

      梅三公子向四周查看了一遍,只觉峰峦起伏,峻岭无数,那里有玄女教总坛的影子?

      侧脸望了崔慧一眼,只见她望着遥远的天际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事?心中甚感奇怪,跨上前去,轻声问道:“慧妹,你在看什么,这等出神?”

      崔慧“唔”了一声,突然似有所悟的道:“梅哥哥,你快把象牙圆筒,拿出来给我瞧瞧!”

      梅三公子不明就理,只得从怀中掏出象牙圆筒,一手递过。崔慧接到手中,仔细向筒身上看了一阵,又向四面山势,逐一对照。

      过了一会,只听她喜道:“梅哥哥,你瞧,那远处的一座高峰,不是和这图上山势相似吗?玄女教总坛,敢情就在那里!”

      梅三公子依言凑过头去,瞧着筒身上雕刻的山水,又向远处一看。果然那座排云而起的山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7-920.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五章 大闹君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第三十五章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三人闻声回头看去,轻云笑靥如花,眉眼盈盈,不是就站在右首石壁之下?  四周石壁间根本没有一点门户的痕迹,不知她是如何出来的?  丁天仁目光一注,冷然道:“你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轻云一双秋水般眼神瞟了丁... - 2018-01-12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崆峒三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一连几日过去,最先赶来的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和他三个门人劳一清、褚承清、陆道清以及八卦门破侠欧阳磐石。  岳小龙夫妇把他们迎入厅上,寒暄了没有几句,门外传报山西快刀门快刀王曹老福由他儿子曹逢春陪同,亲率四个师弟赶来。  岳小龙夫妇起身... - 2018-01-09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钻天飞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甬道极为深长,走出一大段,前面向左弯去,再走了一会,又向右转弯。四面虽然黑沉沉的,但并不潮湿阴霉。  梅三公子手中拿着火摺子,走在前面,崔慧上官燕两人,却紧握长剑,跟在他身后。心情显得有些紧张,握紧的纤纤玉掌,也微微的渗出汗来!  ...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真真假假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五叉鬼王大笑道:“缪副总护法大概把老夫看作了万镇岳,哈哈,万镇岳不是在那里么?”伸手朝正在瞑目运功的万镇岳指了指。  麻冠道人端坐辇车之上,微晒道:“缪仙姑居然连贫道也拖上了,江湖之上,如论易容之术,首推本教,人也许可以临时易容假冒,但... - 2018-01-06
  • 第三十五章 江湖骗子周游来到刘镇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江湖骗子周游就是这时候来到我们刘镇的。这个周游看上去一表人材,现在的骗子都是长相出众,长得都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周游提着两个29英寸彩电的纸箱子从长途汽车站走出来时,口袋里只有五元钱。我们刘镇除了首席代理宋钢,所有男人口袋里的钱都比周游... - 2018-02-05
  • 第三十三章 骨肉团圆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顺着他手指看去,果见对崖山林间,正有一点红影,起落如飞,时隐时现,朝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因相距尚远,看去只是一点红影,分不清衣衫面貌!  冰儿道:“大哥,这人好像一个女子。”  谢少安道:“目前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你怎知是女的?” ... - 2018-04-04
  • 第三十五章 指挥若定_引剑珠
  •   麻冠道人立即躬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转过头,朝白穗总管陆云霖道:“陆总管。”  陆云霖迅速起立,应了一声“是”。  万剑会主道:“你可率领所属白穗剑士,在黄昏前,赶去泌姆山东南板桥待命。”  说话之时,同样用嘴皮动了一动。  ... - 2017-12-30
  • 第三十二章 君魔大会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只见他目光一抬之际,脸上不期一怔,立即抱拳笑道:“兄弟和天君睽违已有二十多年,兄弟两鬓皆皤,一付龙钟老态,天君竟然丰神如昔,更见俊逸,只此一点,兄弟就不如天君远甚了。”  闻于天朗笑一声道:“李兄好说,咱们都是多年老友,平日难得见面,快...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五章 七星剑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好!”黑水龙王沉哼一声道:“方振玉,你和小女明珠在栖霞寺相识,结为兄妹,可有此事?”  “有。”方振玉道:“只是当时令媛女扮男装,化名成玉麟,方某和他谈得投机,结为兄弟,并非兄妹。”  黑水龙王道:“好,你后来知道她是老夫女儿了,就百... - 2018-02-03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四十五章 旅邸疑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在窗户洞中,也瞧得花容失色。他这一手,真是快若闪电!高个子虽然可恶,但未免也太过残酷了一点。  神刀阎世和和琵琶手贺金标两人,因对方当着自己两人面前,骤下辣手。光凭这一点,也就栽到了家,是以同时抢了出来。  神刀阎世和连忙叫...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_北山惊龙
  •   这一变故,来得太以兀突!青阳真人霍然站起身子,黄袍飘动,一步跨到门口,扶住青峰真人,急急问道:“师弟,你可是受了什么人暗算?”  手触处只觉得青峰真人全身不住的痉挛,似已出声不得!  青阳真人长眉紧蹩,默默伸出右手,按上青峰人后背。青峰... - 2017-12-14
  • 第三十五章 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_东风传奇
  •   冯小珍披披嘴道:  “你就是穿了男装,还是一眼就看出是女子乔装的了。”  宇文澜道:  “你看我呢?”  冯小珍道:  “你还差不多。”  许兰芬粉脸一红,问道:  “我那里不对了?”  冯小珍道:  “你一路扭着腰走路,那象是个男人?... - 2017-12-18
  • 第三十五章 甘露寺设下陷阱埋伏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时差不多未牌将未,万有全回到楼下左厢,刚在一张藤椅上坐下。金面郎君走了进来,抱拳道:“总管刚回来?”  万有全道:“金兄有事?”  金面郎君道:“兄弟是向万总管交差来的,那十七个人有了下落。”  “哦!”万有全精神一振,问道:“是你们... - 2018-01-05
  • 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 - 2018-01-14
  • 第三十五章 医治创伤_血字真经
  •   又过了两天,左山岳精神又好了些,特请蓝人俊来,感谢救命之恩。  蓝人俊指着朱云彪道:“多亏朱前辈和仙云妹妹采药煨汤、精心照料,在下不过将老伯从左府中背回来而已。”  左山岳道:“这位朱贤弟的大恩我已谢过,至于仙云姑娘,我与舍弟商量过,欲... - 2017-11-11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执大象①,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②。乐与饵③,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④。[译文]谁掌握了那伟大的“道”,普天下的人们便都来向他投靠,向往、投靠他而不互相妨害,于是大家就和平而安泰、宁静。音...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