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方才自己连击两拳,对方却似毫不经意,这个脸如何丢得起?心中虽然愤怒,可是他毕意是个老江湖,眼看大家都志在宝物,各怀异心,自己何苦先打头阵,让人家去坐享其成?想到这里,正好被灯心和尚一拦,就乘机后退。

      这会大家说绝了,已到非动手不可的阶段,自己正好打算发难,想到这里,那里还按得下心中怒火,陡地凶睛暴射,大喝一声:“小狗,你纳命来”!

      两掌一错,猛的向外一推,一股狂猛无比的劲风,直向梅三公子卷到!

      这两掌合击,正是泰山派一记煞招——磐石掌,出手迅急,威势刚猛,真是声到掌到,凌厉已极!

      梅三公子目光如电,瞧他凶睛暴露,早已暗作准备,喝了一声:“回去!”呼的一掌,劈空打出。

      任龙磐石掌出手,但觉一股潜力,向自己掌风上撞来,竟然震得自己身躯摇颤衣衫波动。

      不由脸上微微变色,但他毕竟还是硬接了下来。

      梅三公子冷哂一声,左掌忽的当胸直竖,状若打讯,那劈向任龙的潜力,忽然加强,绵绵不绝的直逼过去。

      十二金钱只觉对方那股潜力,越来越强,内力滚滚,直若黄河之水天上来,压力之沉,几乎喘不过气。不禁心头大骇,既不能移动分毫,又不能收拳后退,一时脸色惨白,汗如雨下!

      十二金钱任龙乃是久经大敌之人,他知道只要自己双掌一收,势必被那涌来的潜力,当场震死。但如再苦撑下去呢?也非把内力耗尽,重伤身死不可。

      灯心和尚看出自己如果再不出手,不但任龙得当场殒命,而且和泰山派也就会因此结下粱子。此时那还顾得武林规矩,赶紧向追风剑客递了个眼色,肥胖身躯从右窜出。一言不发,扬手打出一股强猛掌风,斜刺里直劈过去。

      追风剑客却也同时拔出背上长剑,白虹如练,猛向梅三公子右腕削出。

      两人这一出手相救,动作快捷。但听梅三公子一声敞笑,右掌突然一收一拍。

      任龙只觉压力一松之后,骤然变成一股震弹之力,向前推来。自己一个身子,立被震得向后踉跄疾退了七八步。

      梅三公子身躯右旋,右臂一圈,袍袖猛向追风剑客剑尖上拂出。同时当胸左掌,也顺势对准灯心和尚右掌迎击出去!

      追风剑客防不到对方竟会如此狂妄,敢用衣袖硬封自己剑势,不由冷哼一声剑尖轻颤,突然加速,向梅三公子右腕脉门挑去。那知剑尖还没碰上人家袖角,立时觉出不对,对方衣袖之中,忽然冲出一股劲气,直奔剑身。

      须知他乃是华山派太白神翁的师弟,虽然功力远不及他师兄十分之一,但终究出身名门,见闻广博,一见冲来劲气,极似罡气一类的上乘内功。心头一凛,不等劲气拂到,早已抽剑旋身,疾退了三步。

      就在追风剑客疾退的同时,只听“拍”的一声,梅三公子和灯心和尚两掌相接。梅三公子因右手拂出的力道落空,左掌却和人家接实,一轻一重,骤失平衡,身子不由向左斜倾,退出半步,灯心和尚却实笃笃的向后震退了几步。

      这几个动作,说来虽慢,其实全都快捷得有如电光石火,正在人影倏分之际。

      崔慧寒英剑呛然出匣,娇躯一扭,人随剑出,一招“指天划地”,对准追风剑客刺去,口中叱道:“看你道貌岸然,原来也是个坏人!”

      追风剑客身形刚退,寒芒乍闪。他不愧是剑术老手,百忙中长剑一翻,架开来势,一眼瞧到崔慧,心中不由一怔,这红衣姑娘,方才灯心和尚不是说她是衡山岳麓老人何人?她和天台派姓梅的有甚瓜葛?他架开崔慧长剑,退出一步,诧异的道:“姑娘是衡山岳麓老人何人?贫道华山追风剑客,咱们同是九大门派中人,不可误会。”

      崔慧那管这些,闻言跨上一步,长剑平举,冷冷的道:“姑娘可不知道什么追风剑客不追风剑客,既然成了敌对,又攀什么交情?”

      追风剑客仗着他师兄太白神翁的威名,江湖上谁不畏惧三分?此时听她出言不逊,不禁大怒,厉声喝道:“道爷念你年幼无知,才问问你来历,既然你自己找死,这可怪不得道爷。”

      崔慧一摆手中长剑,娇声叱道:“你是追风剑客,我就怕了不成?有本领,尽管使出来就是!”

      追风剑客忿怒已极,喝了声:“丫头,你动手罢!”

      “好!接招!”崔慧其实焉有不知华山派追风剑客的大名?她是气他和灯心和尚一鼻孔出气,偷袭梅哥哥,是以存心激怒对方,这时那还客气?右腕一振,寒英剑“玉龙出云”,疾如奔雷,向追风剑客胸口当门穴点去。

      好丫头,果然是衡山一派的传人,追风剑客见她出手一剑,便是岳麓老人的“大罗剑法”,心中也微微发毛,今日既然不能善了,只有装作不知,把她毙了再说!心念一动,陡然振臂迥剑,刷刷两剑,直劈过去。

      灯心和尚后退了几步,脸色骤变,口中呵呵大笑,人却倏然跨进,振臂抢攻。却好十二金钱任龙试一调息,觉得自己并未受伤。

      这本来是梅三公子手下留情,但他这时连番受挫,气疯了心,认为梅三公子是有意折辱自己,狂吼一声,抡臂再上。

      灯心和尚的掌势,如果是开山巨斧,那末十二金钱的掌风,就若石破天惊。两人这一刚猛急攻,势劲力强,端的不可小觑。

      梅三公子因对方乃是九大门派中人,在江湖上总算是名门正派,心中虽然不齿其人,也还不愿过份开罪。一方面也要瞧瞧名震江湖的九大门派,到底有些什么惊人技艺,是以左掌当胸,只把般若神功护住全身,单用一只右掌拒敌。

      三人斗了一阵,灯心和尚偷眼向梅三公子瞧去,只觉他气定神闲,从容挥洒,心中也暗自骇异。

      这少年最多只不过二十来岁,就算他一出娘胎,开始练习内功。也难有这等深厚功力,单用一只右掌,就能和自己两人硬拼力持?心念一动,陡然一提真气,劲贯双臂,呼的一掌觑空向梅三公子左胁劈去。十二金钱任龙,也把磐石掌全力施为,掌掌都用十成力道。

      梅三公子但觉对方两人,居然越打越强,也暗自点头,九大门派,当真名不虚传!他心有所思,精神一分,忽觉任龙掌势骤急,同时自己左首,灯心和尚也突然推出一股极猛潜力,直击过来。心头微愣,当胸左手,立即打横里拍出!

      灯心和尚双掌方发,见梅三公子这一掌又和适才震退自己的手法,完全一样。那敢硬接,赶紧双掌一收,飘然疾退。

      灯心和尚瞥见上官燕站在一旁,似乎脸上微带焦急。心中暗想,看来这小女孩及使“劈空剑诀”的少女,和那姓梅的关系极深。只要把她擒住,以生死作威胁,迫令姓梅的交出两件宝物,岂非比舍命相拼,便宜得多?心念一动,便乘势向上官燕立身之处跃来。

      阴世秀才公孙庆,冷眼旁观,他是心机深沉的人,眼看灯心和尚疾退之际,双目只向上官燕一瞥,便趁势跃去。心中立即明白对方意图,冷哼一声.也从侧面紧随着急扑而出。

      三小姐于文娴一直手握长剑,俏立一旁。她自己也不知怎的,对崔慧上官燕两人,一见之后,就好像极为投缘。

      后来梅三公子一现身,那种潇洒俊逸的气度,更使她一颗少女宁静的心,立时起了涟漪,是以眼怔怔的连长剑都没还鞘。这时瞧到灯心和尚和公孙先生同时向上官小妹扑去。她心头突然一惊,也急忙莲足轻顿,像飞燕般抢了出来。

      这三个人,在江湖上也算得上一流高手,来势快速无比,但见人影闪动之间,人已到了上官燕身侧。

      三人行动虽然一样,但用心却是各不相同。

      灯心和尚去势虽然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12-920.html - 2018-01-13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九章 那大夫的运气果然不坏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那大夫的运气果然不坏,次日一早,慕容冲就完全清醒了过来。人一醒,马上就吃了三大粟饭,再过一日,便能自行乘马。慕容永与刁云将他受伤后的事宜一一与他交待清楚。  刁云极想问他还记不记得下过那屠堡之命,可倒底还是开不了口。慕容永指着前面拨地而... - 2018-09-25
  • 第九章 歌乐山庄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倏的站起身来,踱近潭边,侧耳谛听,果然有一阵妙曼乐音,杂着急骤的“咚咚”之声,正是来自皎洁的潭心水面。  乐音渐渐高扬,鼓鼙之声,也愈打愈急,三人眼睁睁的瞧着潭心,目不稍瞬。  正当听得渐渐出神之时,眼前奇景忽生。那亩许来大的潭... - 2018-01-13
  • 第九章 船队泊入了瓜洲渡口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由两艘三层大船和七八艘中小船只组成的船队,在八月十五日亥初时分,泊入了瓜洲渡口。次日一早,船队会从扬州转入运河北上。大船上结着极为显眼的陈、李二姓灯笼,点出这前面一艘是陈家迎娶的船只,后面的,是李家送亲的船只。另有各色喜庆花灯,挤挤挨挨... - 2018-09-25
  • 蜻蜓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这个初秋的日子,我躺在我的吊床上。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原野,山林,还有远处的池塘。我的吊床在阴凉的屋檐下一个门框的左上角。我看到风从遥远的地平线奔跳而来,飞过池塘,带有池塘的泥腥味儿,飞过原野上的草丛,草又黄了一层,飞过树林,最先黄起来的... - 2018-10-11
  • 梦中的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一就听妈妈说隔壁的国家住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王子,他会唱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还会用各种乐器奏出令人开心的旋律。  小一十分崇拜他,很想去见他,为此,小一变得茶饭不思,脑子中都是关于这位王子的幻想。  小一问妈妈:“妈... - 2018-10-11
  • 小松鼠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有一只小松鼠在大树间快乐地来回穿梭。突然,狂风四起,乌云压顶,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唯恐妈妈担心,小松鼠赶快往家跑。  就在小松鼠跳下树的一刹那,突然有一个东西掉在了小松鼠的眼前,吓了小松鼠一跳。小松鼠定下神来仔细... - 2018-10-11
  • 阿拉丁神灯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相传在古时候,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穆司塔发,他与老伴相依为命,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阿拉丁。  阿拉丁生性贪玩,他游手好闲,从不学好,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  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 - 2018-10-10
  • 彩虹飞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奇妙的午睡饼干,美味的魔法梦幻汤,让王国里所有的男孩和女孩,都喜欢上了奇古拉国王的女巫姨妈。  森林女巫做完了这两件事,要休息一下。她说:“我得驾着彩云摩托飞上天空,欣赏王国的美景。”  奇古拉国王高兴地说:“我陪你一起去吧。”  奇古... - 2018-10-11
  • 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只老鼠的话让我多少有点恼火,是的,吸尘器打扫房间很方便,可它确实有够不到的地方,这不能怪我呀。  “不怪你怪谁?”她说着坐到我的对面,从她的爱美爱干净我已经断定她是位鼠小姐。“我受够了这种不卫生的环境。”  我“噗哧”就乐了:“你的地... - 2018-10-11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树洞里的皇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帕(pà)瓦王国的城堡附近有一棵大树,树上生活着三只猴子,它们喜欢收集发光的东西。  一个炎热的夜晚,国王开着窗户睡觉。一只猴子发现国王卧室的窗户开着,就偷偷溜了进去。一进到卧室,猴子就发现了国王放在桌子上的皇冠。皇冠镶(xiāng)着... - 2018-10-11
  • 美人鱼宝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泰伦热爱大海,但他不喜欢捕鱼。他的哥哥乔什却想利用大海发财,总幻想有一天能拉到一网让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大鱼。  这就是乔什要坚持到这片危险的海域(yù)来捕鱼的原因。人们说,这里是属于美人鱼的水域,人类会被美人鱼的歌声引向死亡。但是乔... - 2018-10-11
  • 比得兔菜园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这么四只小兔子,他们的名字是: 跳跳, 蹬蹬, 短尾巴,还有彼得。  他们和兔子妈妈一起,住在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脚下的一个小土包后面。  “好了,亲爱的孩子们,”一天早上,兔子妈妈说道,“现在你们可... - 2018-10-11
  • 土豆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隔壁土豆家故事可多了。每到天黑以后,大家吃过晚饭,土豆奶奶就搬根凳子,给大土豆小土豆讲他们土豆家族的故事。  很久以前,地球还象一个小孩,正稀里糊涂地睡大觉呢!忽然,轰隆隆,哗啦啦,地球感到肚子好痛啊!痛得她在宇宙中滚来滚去。忽然,地球... - 2018-10-11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  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扒伏在人家院里藏了。原来是行... - 2018-09-30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