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七章 击雷山


  • 我俯身捡起地上的断手,可以肯定这就是阿香的右手,齐腕而断,看断面上齿痕参差,是被巨大的咬颌力硬生生咬断的。只有Shirley 杨身上带有照明弹,这样看来她和阿香应该是在一起的,她们一定遇到了什么凶残的猛兽,最后退避到死火山的火山口里求援。

    胖子拖着疲惫不堪的明叔从坡下跟了上来,与此同时,锥形山的上边,转出一只红色的火蜥蜴,吐着尺许长的舌头,它还保留着后冰川时期的古老特征,有数排锋利的牙齿。

    我和胖子立刻拔枪射击,一阵乱枪打去,火蜥蜴被子弹撞得连连后缩,但它的皮肉之坚固,仅次于斑纹蛟,轻武器虽然能射伤它,却都不足以致命。胖子从包里摸出三枚一组的拉火式雷管,当作手榴弹朝它扔了出去。

    火蜥蜴被子弹连续击中,本想后逃,但见弹雨忽止,便又挺身前冲,胖子扔出去的拉火式雷管刚好投在它的头上,反撞落到了地上,它前冲势头不减,正好就扑在了雷管之上。

    由于是在靠近火山口的位置突然遭遇,距离极近,而且拉火式雷管说炸就炸,炸石门的雷管威力很强,这么近的距离爆炸有可能同归于尽。我赶紧将明叔按倒,头顶处一声巨响,爆炸的气浪将火蜥蜴端上了半空,很多碎石落在了我们身上,幸亏有登山头盔护着头上的要害,但暴露在外的手臂都被蹭了几条口子出来。

    刺鼻的硝烟散去,那条火蜥蜴倒翻在十几米外的地方,被炸得肠穿肚烂。我刚想对胖子说你要是打算学董存瑞不要紧,但是最好离别人远点,别拉着我们给你垫背,但这时候,发现明叔俩眼发直,盯着阿香的那只断手。我心中黯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人的肢体断了,如果在短时间内进行手术,还可以接上,但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中,怎么可能进行手术?再说这断面不是切面,也根本无法再接,甚至还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活着。

    明叔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这……是我干女儿的手?”也不等我回答,便垂下头,满脸颓然的神色,似乎十分心痛,又似乎非常的自责。

    胖子也看到了那只断手,对我撇了撇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十分为难,明叔怎么办?我对他摆了摆手,越劝越难过,什么也别说了,赶紧架着明叔上山。

    于是我和胖子一人一边,架着明叔的胳膊,跟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锥形山的顶端,山口附近有大量的黑色火山沙。火山岩由灰白变黑,再形成沙状结晶,至少需要几百万年的时间。死火山也可以说是大自然中的一具尸体,踩着它走,切实地接触到这些亘古的巨变,会使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我甚至有些畏惧了,总是担心看到死火山的山腹里,有她们的尸体。

    不过路再长也有尽头,到了山顶就要面对现实,火山口比我想象的要小许多,岁月的侵蚀,使得洞口坍塌了很大一部分,剩余洞口的大小,也就像个工厂中的大烟囱,难怪那只火蜥蜴爬不进来。往内一张,底下有些绿色的荧光,那种光线我们很熟悉,是荧光管发出的,我对下面喊了几声,等不及有人回答,就爬了下去。

    死火山的倒喇叭口里,有很多石头与黑木的井式建筑,可能是祭师通行用的,一直从底下码到顶,虽然木料已朽,但方形巨石还很坚固。我三下两下蹿到山底,只见Shirley 杨正抱着阿香坐在角落中。我见她们还活着,扑通扑通的心才稍稍平稳了下来。

    阿香的断腕处已经由Shirley 杨做了应急处理,我问Shirley 杨有没有受伤,阿香的伤势是否严重。

    Shirley 杨对我摇了摇头,她自己倒没什么,但阿香的情况不容乐观。在水底神殿的白胡子鱼王与斑纹蛟一场混战,把殿底撞破,整个风蚀湖里的水都倒灌进了地下。Shirley 杨被涌动的激流卷到了第一层地下湖,刚露出头换了口气,就发现阿香从身边被水冲过,伸手去拉她,结果两人都被水流带入了第二层地下湖,不等上岸就遇到了水里的King Sala?鄄mander(蜥蜴王)。阿香被它咬住了手,拖到湖中的火山岛上,Shirley 杨追了上去,在抵近射击中救下阿香。由于没有弹药了,只好退到山上的火山口里,这才发现阿香的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咬断了,便急忙给她包扎,但没有药品,不能完全止血,束手无策,等稳定下来,才想起来发射信号求援。

    这时明叔和胖子也分别下来,胖子见众人都还活着,便用嘴叼了伞兵刀,重新爬上去,想从火蜥蜴身上割几块肉,烤熟了充饥,实在是饿得扛不住了。

    明叔看了阿香的伤势,脸都吓白了,对我说:“胡老弟啊,你可不能因为阿香少了只手就不要她了。现在医学很发达,回去安上只假手,戴只手套什么也看不出来,她一定能给你生个儿子……”

    我对明叔说:“她手没伤的时候,我就没答应娶她做老婆,我的立场不是已经表明了吗?我坚决反对包办婚姻,我爹我妈都跟我没脾气,您老现在又拿这个说事儿,这倒显得我好像嫌弃她少了一只手似的。我再说一次,阿香就是三只手,我也不能娶她,她有几只手我都不在乎。”

    明叔说:“哎呀,你就不要推脱了,到什么山砍什么柴,你们就到香港去恋爱一段时间,那就不属于包办婚姻了。既然你不嫌弃她的手,难道你还嫌她长得不够漂亮吗?”

    Shirley 杨微微皱着眉说:“什么时候了还争执这些事?你们怎么就从来不考虑考虑阿香是怎么想的?在你们看来难道她就是一件谈生意的筹码?别忘了她也和你们一样有独立的意识,是个有喜怒哀乐的人……赶快想办法给她治伤,再不抑制伤势恶化,恐怕撑不过今天了。”

    我和明叔被Shirley 杨训了一顿,无话可说,虽然知道救人要紧,但在这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想控制住这么严重的伤势,却又谈何容易。阿香的手臂已经被Shirley 杨用绳子紧紧扎住了,暂时抑制住流血,不过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时间长了这条胳膊也别想保住了。

    我苦无良策,急得来回踱步,一眼看见了胖子放在地上的背囊,心中一动,总算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这时候胖子也回来了,搞回来几大片蜥蜴肉。我心想胖子和明叔这俩意大利人,不帮不忙,越帮越忙,于是让他们俩去给大伙准备点吃的,由我和Shirley 杨为阿香施救。

    Shirley 杨拆下了阿香手腕上的绷带,由于没有酒精,我只好拆了一发子弹,用火药在创口上燎了一下,然后把胖子包里那几块退壳龟的龟壳找出来,将其中一部分碾碎了,和以清水,敷在创口处,又用胶带贴牢,外边再缠上纱布。

    Shirley 杨问我这东西真的能治伤吗,我说反正明叔是这么说的,能退壳的老龟都有灵性,而且不会远离退下的龟壳,还会经常用唾液去舔,所以这龟壳能入药,除了解毒化淤,还能生肌止血。他的干女儿这回是死是活,就看明叔有没有看走眼了,如果这东西没有他所讲的那种奇效,咱们也就无力回天。虽然不是直接的致命伤,但阿香身子单薄,没有止疼药,疼也能把她活活疼死。

    阿香刚刚被火药燎了一下,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疼得呜呜直哭。我安慰她道:“伤口疼就说明快要愈合了。少了只手其实也不算什么,反正人有两只手。以前我有几个战友踩到反步兵地雷,那些雷很缺德,专门是为了把人炸残,而不致命,为的就是让伤兵成为对手的负担,结果他们受伤了之后,照样回国参加英模报告会,感动了万千群众,也都照样结婚,什么也没见耽误。”

    我胡乱安慰了阿香几句,这才坐下休息,顺便看了看这里的地形,死火山是天然的,但在古时候都被人为地修整过。底下的空间不小,我们所在的中央位置,是一个类似石井的建筑,但有石头门户,越向四周地势越窄,底部距离上面的井口的落差并
  • http://www.gushihui.com/show/90000/ - 2016-03-06
  • 第二十七章 旧侣逢西台锦云出岫 双娇困铁壁玉匕藏玄_纵鹤擒龙
  •   岳天敏经过这一阵打量,对“天香幻境”的门户,已有了个大慨情形。他怕黑暗之中,上官锦云遭了袭击,索性一把抱起她的娇躯。大喝一声,右掌对准发话之处,疾拍而出!这一掌,他用上了五成真力,“砰”!一声巨震,生铜铸成的石壁,居然被他震撼得四壁摇晃... - 2017-12-28
  • 第二十七章 有珠引剑_引剑珠
  •   韦宗方根本想也役想到自己第一招上,就会把慕容修长剑引开,心中微微一怔,此时眼看对方长剑忽然斜削而来,也立时身形差旋,剑走弧形,朝左封出。  慕容修剑若游龙,瞬倏之间,一柄长剑,由一而二,由二而四,漾起了七八条光影,迎面洒来,韦宗方那敢大... - 2017-12-29
  • 第二十七章 潜龙堡里抗倭敌 洞天危地表心意_白衣紫电
  •   他们至少以为,唐、严等人的进境不会有他们快,原因是他们兼并了扶桑三大流派如‘柳生流”“神阴流”及“北辰一刀流”的刀法和“空手道”。  他们的空手道是由“琉球手”而来的,而“琉球手”又是由中国传去的。所以“空手道”  不是他们的国粹。  ... - 2017-12-31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善行,无辙迹①;善言②,无瑕谪③;善数④,不用筹策⑤;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⑥;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⑦。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⑧。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⑨。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 - 2017-12-31
  • 第二十七章 恶毒阴谋_彩虹剑
  •   四个花裙女郎口中惊“啊”一声,像花蝴蝶一般随着惊叫之声,翩然飞散,花衣花裙,被风吹得猎猎飞舞,她们每一个人身子轻得像风中舞蝶,上下飞翔!  老和尚拂出的袖风,纵然凌厉得漫天狂卷,她们好像懂得如何趋避,娇躯一侧一摆之间,就卸去了千钧压力,... - 2017-12-24
  • 第二十七章 其中有毒_珍珠令
  •   桅子本来就只有十七岁,这假扮桅子前来卧底的女子,看去也不过十六七。芍药在百花帮主下首的一张椅子坐下,然后朝两人点点头。玉兰一掌拍开了桅子穴道。  那假扮桅于的少女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坐在地上,心头方自一怔,再抬头一看,帮主、总使者全都在座... - 2017-12-24
  • 第二十七章 儿女风波_梵林血珠
  •   当观日峰下观战的武林家客,潮水一般涌出这块坡地的时候,人们在混乱中不免会失去伙伴,于是你呼我喊,边走边找。  皇甫霓虹、黄霞、小六子,就是这么亮着嗓门叫的:“野—一哥—一儿—一”结果,他们听见了另外一声清脆的叫声。  “小——六——子—... - 2017-12-09
  • 第二十七章 筵前惊鬼叟_北山惊龙
  •   绿袍神君听鬼仙姑杨萧萧说了那小叫化自称毕玉麟,还声言要找自己算账!从他自称毕玉麟这一点推想,此人自然和毕玉麟有关,那么小叫化,莫非就是那个姓公孙的女娃儿不成?这又不对,那女娃儿剑法古怪,武功虽然不弱,但并非伏景清门下。  心中想着,不期... - 2017-12-12
  • 第二十七章 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_东风传奇
  •   长真子陪同谷飞云三人,来至西首一座别院,这是镇狱宫下院接待宾客之所。  庭院前有假山、鱼池及许多盆栽花木,回廊雕栏间,一排九间精舍,窗明几净,十分清幽。  一名青袍道人看到长真子领着三人进来,立即迎着躬身道:“弟子参见七师叔。”  长真... - 2017-12-18
  • 第二十七章 恩仇了了_翠莲曲
  •   万里长空,一片蔚蓝。  迎面金盆似的斜阳,照得令人睁不开眼睛。  底下是茫茫的浮云,真像铺着厚厚一层棉絮,瞧不到山川形势,也隔绝了十丈软红。  凛烈罡风,吹到身上,几乎耐不住天外奇寒!  方玉琪和莲儿两人,自从骑上大白、小白,它们就振翅... - 2017-12-20
  • 第二十七章 大战玄女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索无忌退下之时,旋风向无天已被燕儿制住,他手下二十五名朝阳教弟子失去了领头之人,正感惊惶,由索无忌招呼他们,和自己手下合在一起。  这时祝南山、杜东藩、向无天三人虽已被擒,但战事却正在扩大进行。  原来在黎佛婆喝声出口,祝南山、杜东藩、... - 2018-01-04
  • 第二十七章 丁建中给姜大叔疗伤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时间逐渐接近子时,戴珍珠站起身,朝丁建中道:“丁郎,快子时了,我们该去给姜大叔疗伤了。”  丁建中点点头,回头向常慧问道:“妹子,姜大叔住在哪里?”  常慧道:“你还记得那间地下密室吧?姜大叔伤势沉重,不能有人惊动,因此就把大叔移到地室... - 2018-01-05
  • 第二十七章 夜袭五云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返身走入,薛慕兰迎着道:“柳妹妹,他人呢?”  柳飞燕道:“等我追出去已经不见了。”  薛慕兰道:“他这套舞蹈,好象是很高深的武学。”  柳飞燕道:“薛姐姐也看出来了?”  薛慕兰道:“是你跟着他舞蹈的时候,他用传音入密告诉我说的,他说...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缩骨奇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店中并肩走出一双佩剑少年男女,朝虎嬷嬷躬身行礼道:“嬷嬷回来了,方才师傅还问起嬷嬷呢。”  虎嬷嬷道:“老婆子接到城里飞鸽告急,来不及跟你们师傅说,就匆匆赶了去,幸亏老婆子赶去,差点这三个娃儿,都落入人家圈套里了。  话声一落,立即...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以真代假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突听院前适时响起柳青青的声音,叫道:“师傅。”  银拂道人暗暗皱了下眉,迅速把竹管往怀中一塞,抬目道:“是柳姑娘么?”柳青青已经跨进客堂,应道:“师傅,徒儿来了,可以进来么?”  银佛道人笑道:“姑娘只管请进。”  房门乍启,柳青青一脸... - 2018-01-06
  • 第二十七章 黑石岛主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离开洛阳,唐绳武忍不住一带马缰,跟上了丁捷侯的坐骑,问道:  “丁大侠,这一趟,究竟有什么事吗?”  丁捷侯只知道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并不是萧不二的徒弟,看他不过十六七岁,平日又沉默寡言,只道他武功有限,心中还暗暗搞咕。  萧不二已经说... - 2018-01-09
  • 第二十七章 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从观音阁经过_玉辟邪_故事大
  •   申牌时光,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就从观音阁经过。  纪效祖马上长鞭一指,朝丁天仁道:“南首一片林间,就是观音阁了。”  丁天仁回头只看了一眼,没有多说,红儿听说这里是观音阁,因为大哥说过,自然要特别注意。  纪效祖又道:“这观音阁... - 2018-01-1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六章 球虾
  • 我们从那筛子般的洞顶被水冲到地底,和另外的几个人失散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斑纹蛟,在风蚀湖底一场混战,两只斑纹蛟的其中一只,似乎被掉下来的千钧石眼砸死了,但仍然还有一只,包括那条白胡子鱼王,应该也都被激流冲到了地下湖中,如果Shirley 杨...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五章 掉落
  • 刚与胖子、Shirley 杨在湖中汇合,还没等展开行动,明叔带着阿香也溜到了水里。我对明叔说这可真添乱,你们在上面待得好好的,下来搅和什么?咱们又没有那么多的氧气瓶。 明叔拽着阿香,边踩水边对我说:“唉呀……别提了,刚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六章 先发制敌
  • 龙顶的地形,虽然属于复合雪山冰川冻土,但是目前正处于一年两个多月的消融期末尾,海拔又相对较低,所以山顶的积雪消融了不少,而且四座雪峰环绕得并不紧密,不会轻易拢音,再加上风雪对声音的稀释,所以我们逐渐发现在雪原上开枪的响声是不容易引起雪崩的...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六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 我看了看Shirley 杨等人,Shirley 杨无奈地耸了耸肩,胖子倒毫不在乎,觉得人多热闹,大金牙冲我偷着龇了龇牙,那意思是这些包袱你们算是背上了。 我心想这他妈港农是打算全家去度假,老婆孩子保镖都齐了,正琢磨着怎么想个说辞,让明叔打... - 2015-08-15
  • 第二十七回 怒刀追魂_肝胆一古剑
  •   沈陵赶忙坐下,定下心神运气行功,把快要消散了的元气,一丝一缕引回气海,以便及早恢复精力。  他攻击的两掌,是匆忙中聚劲急发的,比事先运功而发多耗一倍以上的真力,必须及早调息。  约一盏热茶时刻,他的真力已恢复八成,正待继续以竟完功,数丈... - 2017-12-01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七章 乃穷神冰
  • 我想起在大凤凰寺见到的鬼母壁画,当时曾听铁棒喇嘛说那画已经残破,其原貌应该是蓝白两色为主,象征着鬼母拥有无量业火与乃穷神冰两种可以粉碎常人灵魂的邪恶力量。在古藏地的传说中,并没有魔国这个称呼,而是称其为北方的妖魔,只有世界制敌宝珠大王的诗...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五章 血祭
  • 为了避开“大雷天击雷山”中杀人于无形的“晶颤”,我推开堆积在天梁下的无数干尸,当作踏脚石,一层层码向通向祭坛的道路,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点放不开手脚,一来是那些脸上有两个大黑窟窿的干尸,实在是过于面目狰狞,失去了生命的空虚躯壳中,也曾经都是...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五章 灵盖的诅咒
  • 帐篷快要被外边的巨人撑破了,难道这就是向导初一所说的“雪弥勒”? 为了避免开枪把帐篷射破,我顺手抄起放在地上的一支登山杖捅了过去,谁知登山杖上没有任何感觉,那张大脸竟似有形无质,只有凹下来的帆布被杖头戳了回去。 明叔慌了手脚,打算爬出去逃... - 2015-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