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屋檐上的茅草披到了李歆慈的肩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屋檐上的茅草压得极低,湿答答地披到了李歆慈的肩上。屋内昏暗糟乱,桌椅板凳无不歪歪斜斜勉强立着,在最深的角落里,伏案趴着一个劲装披蓑之人。

      他似乎早已听到脚步声,却直到此时方才抬起脸来,从低低的笠帽下,冲他们绽开一嘴锃亮的牙齿,懒洋洋地站起身来。

      沈叔来了?他迎上来抱拳。

      沈礁笑盈盈地回礼,端详了他片刻:鹰老弟面色看着还好。

      那人想来就是猎天鹰了,茅屋阴暗,他又戴着斗笠,以李歆慈的眼力,也只能看出来是个三十上下的壮汉,容貌甚是英挺,腰间吊着根短枪,却拿布帛缠裹着。若这是他真面目,倒与她搜罗到的猎天鹰形貌大致相符。

      二人似乎极熟,见面便寒暄不止,彼此你撞我擂,笑闹个不休,过了一会儿,猎天鹰忽然想起来什么,侧过头去吼了声:老吴,鸡快些下锅!还有,给沈叔上茶。

      一个蓬乱头发,裹紧了棉袄的老头子蹲在灶台的木槽前,满手都是鲜血和鸡毛,却对猎天鹰这一声招呼毫无反应。直到他走过去,拍了老头一记,他才咧着瘪瘪的嘴壳,作出个类似笑的表情。

      啊咦哇,哈。老头的手在空中胡乱画着,末了擤了把鼻涕。

      李歆慈看着恶心,转过脸去。屋前破敝褪色的酒旗无力地耷拉着,旗杆上方,皇陵在氤氲烟雨中若隐若现。

      方才她已发觉这店是建在进皇陵的小路上,多半是那些在皇陵偷猎的山民歇脚之处,想必一天也难得有什么生意,加上掌柜的又是个聋哑人,自然是个隐秘不过的地方。猎天鹰选这里接头,倒也独具慧眼。

      此时此刻,从皇陵到湖边,李家精锐满门出动,从陵下到湖边,每一条最细微的小径,也被牢牢地把守,连守陵的禁卫军也戒备起来。

      李歆慈在袖中装着只长哨,只要她吹响,方圆十里以内,连一只鸟雀也休想走脱,然而她并不打算动用,她早已决意亲手杀了此人。

      老头儿用破了口的碗给沈礁上了盏浑茶,便又回灶前,缩进炉灰里去。沈礁坐下,李歆慈默不作声地侍立在他身后。

      上次那单货的款子,沈叔可带来了?猎天鹰急急问道。

      如何敢误了你的事。沈礁从怀中点出几张银票来递与他,猎天鹰抓来一看,似乎很是不满意:怎么才一千?我原以为

      沈礁不满地道:原以为什么?货是好货,可你也不看有谁敢买?你以为有几个人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李家的?老沈我也担着老大的干系呢!

      猎天鹰便只嘟哝着,冷笑了几声:看来如今我手上的这单,沈叔是不要了?也好,免得连累了沈叔,叫那李家来个毁家灭族

      我做这单生意,若是不担风险还赚什么赚只是老弟也得体谅一二,毕竟这风口浪尖的,找买家不容易呀!沈礁向猎天鹰赔着笑脸道。

      猎天鹰哼了声:可那一匣南浦珠,市价三千两不止,你这也

      两人讨价还价了半天,李歆慈打量着猎天鹰身上,见他胸口微有方形印记,想必就是被劫的宝物。她耐着性子等着,两人尚未谈妥,那灶上已是嗞嗞作响,鸡肉香味随着炭火气一起扑出来。那老吴虽然样貌衰朽,手脚倒还挺快,未几便捧着一只硕大的粗瓷花碗,端上桌来,一时酒肉俱备,很是诱人饥肠。

      沈礁一拍大腿道:罢了罢了,不要让点小事坏了今日兴致,我再加上两百两,这一单货,老弟只要不急着脱手,必定给你个好价,到时三七分,如何?

      他手正要再往怀中探去,猎天鹰一挥掌道:有沈叔这句话就成,这两百两银子算我给侄子们耍了俩伢儿还好吧?

      李歆慈骤然将功力提到十成,察听沈礁的动静,只听得他道:赛着皮,一日不打上屋揭瓦,差点没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折腾没了!表现得倒也正常。

      那猎天鹰这才点点头,便珍而重之地从怀中掏出一只长方形的包袱来,大红锦缎上用金银丝一层摞一层地绣着龙凤花鸟,角落上更是用米粒大小的珍珠拼出陈李联姻,百年好合八个字。

      沈礁啧啧道:这一张被袱,只怕都值得好几百银子了。

      猎天鹰嘿了一声,拆了包被,滑落出用酸梨、紫檀、沉香三种名木榫接而成的扁木匣,木匣抽开,几颗晃晃亮的水晶珠子就蹦了出来。

      这还不等沈礁问出来,他将珠子毫不顾惜地往外一拨拉,乍一拨开时只觉得瑞彩流转,目迷五色,然而定神再看,却又分明是漆黑的一片,就仿佛那盒子里装着的,是无穷无尽的空暝一般。

      这才是正货。猎天鹰的声音也变得郑重起来,乌冰蚕丝!

      原来这神神秘秘的嫁妆,竟是一卷丝。沈礁脱口道。

      哈,一卷丝?猎天鹰很是不满,这乌冰蚕丝的织物寻常的宝刀、宝剑、内力、真气都伤不了分毫,穿上它就是多出几条命来!罗浮剑府去年亏得李家母老虎鼎力相助,才收拾了滇边那一拨土司,他们感恩戴德,千方百计才搜罗到这件宝物,送来给李家母老虎做嫁妆的若是那些俗滥的金珠玉宝,李家母老虎未必看得

      晓得晓得听他一口一个李家母老虎,沈礁瞥了一眼李歆慈,略有不安,打断了他,手探过去触了一触,先是冷得他哆嗦了一下,急急抽了手,之后却又感觉到一股温润之意,徐徐自指尖流入胸口。此物如此奇异,自是正品无疑了。

      沈礁掏了两张千两的银票拍上桌子,道:这东西不好估价,我先下两千的定钱吧!

      好!沈叔果然爽快。猎天鹰将那桌上的水晶珠子捧回匣子里去,合上盒,系紧包袱,往沈礁面前一推。

      李歆慈紧盯着那木匣的动向,就在滑入沈礁手中的瞬息间,她长剑出鞘,已是连取猎天鹰前胸要害。

      她李家门中近来与猎天鹰作生死之搏的甚多,她曾与他们一一详谈过,也曾用南释派信谛心法检查他们的伤势。她得出结论是此人武功并不见得有多高强,他能折腾这么大,主要还是仗着为人机警狡猾,又人脉甚广。

      因此她对猎天鹰本人虽然视为劲敌,可心中实实警惕的,却还是那些相助他的人被她视为前庭后院的苏杭地面上,竟有这么多人愿舍命助他。只是这些杂念在出剑前的一刻已尽数消逝,她眼中紧盯着猎天鹰的一举一动,看他先是去拔腰间的枪,手画了小半个弧已知来不及,向后平翻下凳,拎着凳子去挡这一剑。

      李歆慈清叱一声,剑锋一绞,凳子裂绽,砸在了猎天鹰的脸上。猎天鹰口鼻顿时胀紫见红,怪叫连声,却终于拔出他的短枪,反手挥出,一股盛烈的风扑面而来,招式毫无新奇,用力却精准得很,铮地格开了这一剑。

      这时沈礁抱着匣子,惊惶地想往桌子下躲去,然而枪与剑在空中不绝地交击,尖吟声刺耳惊心,他吓得仰倒在地上,慌里慌张地将匣子举起来胡乱挡在头上。

      两人不约而同地向那匣子抢去,剑锋枪刃交会处,这名贵之极的木料顿时绞化成渣,与水晶珠混成一体,化作一团芬芳而晶莹的风,李歆慈一剑却已逼到猎天鹰的胸口。

      沈礁连声尖叫,往李歆慈足下滚来。

      李歆慈骤生警觉,双胫已如沉冰水。

      她隔着乌冰蚕丝踏下去,有骨头在她足下咯咯碎裂,伴着一声嘶吼,一柄沾着血的匕首飞射而出,钻进茅草之中。

      李歆慈一抖剑尖,将乌冰蚕丝挑飞,露出沈礁捂着喉头的惨淡面孔。

      这沈老头不顾孙子的性命了?她又恼又惊,直觉有些地方出了差错。然而此时短枪如鹰隼自高空劲扑而来,啸声峻烈,她无暇多想,凝神翻腕,微振剑锋严阵以待。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些动静,她整个背脊沥沥地一寒,眼角余光里,一团灰蒙蒙的影子连滚带爬地从灶房里冲了出来,正被那团飞在空中的的乌冰蚕丝蒙了个正着。

      咿呀哇

      李歆慈听到这声音,方才记起这店子里还有个老吴。那老吴本来聋哑,这一下又被蒙了眼睛,便没头没脑地往李歆慈身上撞来。

      李歆慈已看出猎天鹰此招破绽,正欲一举击杀他,此时换步移位,只怕劲力会有松懈,便心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158-985.html - 2018-09-22
  • 第二十一章 南宫豪也赶到了金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就在云襄离开金陵去扬州的第二天,南宫豪也依照云襄信中的指点赶到了金陵。在金陵一家偏僻的客栈一怀们容貌秀美的年轻公子见过面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全然不知柳公权与南宫放,一直像两头猎犬一般悄悄地尾随着他。  “他去杭州干什么?”南宫放... - 2018-06-08
  • 为何齐天大圣到了娄底新化甘居第二
  • 在西游记第六十三回,孙悟空请二郎神帮忙降伏九头虫时,书上写道:行者仔细观看,乃二郎显圣,领梅山六兄弟,架着鹰犬,挑着狐兔,抬着獐鹿,一个个腰挎弯弓,手持利刃,纵风雾踊跃而来。行者道:“八戒,那是我七圣兄弟,倒好留请他们,与我助战... - 2018-10-13
  • 为何齐天大圣到了娄底新化甘居第二
  • 在西游记第六十三回,孙悟空请二郎神帮忙降伏九头虫时,书上写道:行者仔细观看,乃二郎显圣,领梅山六兄弟,架着鹰犬,挑着狐兔,抬着獐鹿,一个个腰挎弯弓,手持利刃,纵风雾踊跃而来。行者道:“八戒,那是我七圣兄弟,倒好留请他们,与我助战... - 2018-02-10
  • 第二章 雪花覆盖了凤阳门楼上的那只金凤凰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在一年的冬日一直都是干冷干冷的,肆虐的只有风,却没有正经下过几场雪。而在慕容冲离城的那天,雪花终于飘了下来,碎末一般扬扬洒洒。凤阳门楼上的那只金凤凰被上了一层薄薄的素纱,好象在为大燕国戴孝。  慕容冲在摇摇晃晃的车中盯着那只金凤,看着它... - 2018-09-25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章 宋钢悄悄热爱上了文学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宋钢悄悄热爱上了文学,他对五金厂的供销科长刘作家十分尊敬。刘作家的办公桌上堆了一叠文学杂志,说起话来虚无缥缈。刘作家喜欢高谈阔论地说文学,在厂里抓住一个人就会滔滔不绝,可惜五金厂的工人们听不懂他的话,只能满脸傻笑地看着刘作家,私底下议论... - 2018-02-02
  • 第二章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他的叔叔,也就是瓜田的主人站了起来,两只手伸到后面拍打着屁股,尘土就在许三观脑袋四周纷纷扬扬,也落到了西瓜上,许三观用嘴吹着尘土,继续吃着嫩红的瓜肉,他的叔叔拍完屁股后重新坐到田埂上,许三观问他:  “那边黄灿... - 2018-02-06
  • 第二十二章 一乐喝完玉米粥跨出了门槛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就抬脚跨出了门槛。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就对他叫道:  “一乐,你去哪... - 2018-02-08
  • 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 - 2018-02-09
  • 第二章 空蒙插花庙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插花庙前面,有一片广场,那是一年一次赶集时用的,多年春天的一场庙会,称之为“插花庙市”附近数十里,甚至百里外的人都会赶起来,其是人山人海,允称盛况!  你想,要容纳数万人集会,加上各式各样的摊位,这片广场要有多大?  正因为广场甚为辽阔... - 2018-01-29
  • 第二十二章 随驾出巡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朝云如天点头为礼,含笑道:“云兄早。”  云如天只是冷傲地略为颔首,说了声:“早。”  君箫心中暗道:“好个冷傲的人。”  沈功甫忙道:“在下替两位带路。”  举步往楼下行去。  君箫、云如天两人,随着他身后而行,君箫因云如天生性孤... - 2018-01-29
  • 第二章 瞎眼佛婆(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花衣姑娘笑得更甜,睁大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口中低“哦”一声,问道:“是了,我听爷爷说,你身边有一支铜箫,是很有名的,你师傅是谁?”  君箫道:“家师是全真道士,姓王,道号白山。”  花衣姑娘低低的念着,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爷爷没事的时候... - 2018-01-27
  • 第二章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数月后,柳生落榜归来。他在黄色大道上犹豫不决地行走。虽一心向往与小姐重逢,可落榜之耻无法回避。他走走停停,时快时慢。赴京之时尚是春意喧闹,如今归来却已是萧萧秋色。极目远眺,天淡云闲,一时茫茫。眼看着那城渐近,柳生越发百感交集。近旁有一条... - 2018-02-11
  • 第二章 李光头偷看女人屁股后身败名裂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厕所里偷看女人屁股后身败名裂,我们刘镇的群众都认识这个十四岁的少年了。在大街上,年轻的姑娘们躲着他,没发育的小女孩和上了年纪的老女人也躲着他。李光头愤愤不平,心想自己在厕所里偷看了不到... - 2018-01-30
  • 第二章 剑扇争辉_龙孙_故事大全
  •   祝祥瘦削脸微微一沉,说道:“郝老那是真的不肯回去了?”  郝寿臣耸着肩,苦笑道:“老朽方才已经说过,去了也无能为力。”  祝祥森然一笑道:“郝老总该知道七星堡的威名,家师令出如山……”  郝寿巨道:“这个老朽知道。”  祝祥道:“家师要... - 2018-01-31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
  • 第二章 丁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药汁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丁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药汁,没有回过头去,只是随口道:  “他叫徐少华。”  “徐少华”,丁凤仙暗把这三个字记在心里,一面说道:  “爷爷,你该歇一回了,还是孙女来吧!”  丁药师道:  “已经煎好了,要趁热敷,你去给爷爷做个帮手吧!... - 2018-03-13
  • 第二章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一个能真正谈得来的人,一直到六年前在撒哈拉沙漠上发生了那次故障。我的发动机里有个东西损坏了。当时由于我既没有带机械师也没有带旅客,我就试图独自完成这个困难的维修工作。这对我来说是个生与死的问题。我随身带的水只够... - 2018-03-20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章 江湖路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黑了!  太阳下山时,还是好天气,满天晚霞,又黄又亮。  我们那边有句老话,叫做“天怕黄亮,人怕肚胀”。  果然太阳一下山,黄亮的晚霞,就变成了阴霾,如今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古老的袁州,只有一横一直两条大街,较为热闹。  老... - 2018-03-28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二章 有恃无恐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怪侯彦武望着薛神医手中黝黑的铁萧,冷嘿道:“你能自保吗?”  手中短拐,轻轻朝上一丢,短拐在空中倒转了一个圆圈,依然落到他手中,轻蔑的道:  “我让你先动手……”  他这一动作,自然是丝毫没把薛神医放在眼内的表示。  但他话声才落,踞... - 2018-03-08
  • 第二十二章 长途多变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托塔天王王公直哈哈一笑,抱拳作了个环揖,道:“诸位道兄,都是老朽久闻大名的人,今日能在此地遇上,倒是省了老朽许多力气。”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道:“数日之前,诸位道兄由湘西一路追踪而来,老朽适因另有一件急事,当时无暇和诸位说明,不料... - 2018-02-28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