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三十一章 死亡倒计时


  • 我和Shirley杨在“人形行刑坑”边观看四周记载的仪式场景,越看越是触目惊心,那些古老的雕刻图案,虽然构图简单,但带给人心理上的冲击,却丝毫不亚于亲眼看到,有活生生的人在面前生剐活剥,壁画中的一笔一划都似是鲜血淋漓。

    但比杀人仪式壁画更为残酷无情的,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铁一般的规则没有任何变通的余地,想要举行鬼洞仪式,就至少需要一个人作为牺牲者,没有牺牲者的灵魂,就像是没有空气,蜡烛不能燃烧。

    壁画中线条简单朴拙的人形,可以清楚的区别出“祭品”与“祭师”,整个祭祀“蛇骨”的过程,都由两名祭师完成,他们身着异服,头戴面罩,先将一个奴隶固定在墙壁上,用利器从头顶开始剥下奴隶的皮,趁着奴隶还没彻底死亡的时候,再将他放置于地面那个行刑的石槽中杀死,随后一名“祭师”抱着已死的祭品,进入到祭坛有两个水池的地方,那里才是祭祀蛇骨的最主要场所,不论要进行何种方式的仪式,都要将死者与“凤凰胆”同时沉入分别对应的两个水池里,这似乎是为了维持某种力量的平衡。

    杀人仪式的场面太过残酷,我看了两遍,就觉得全身不适,似乎在鼻子里闻到浓重的血腥恶臭,心里感到又恶心又恐怖,我问Shirley杨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途径了吗?如果说为了活命,同伙间自相残杀,不管从道义上来讲,还是从良心上来考虑,都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同伙同伙,说白了就是一起吃饭的兄弟搭档。都在一口锅里盛饭吃,谁能对谁下得去黑手?把枪口对准自己的战友,那即使侥幸活下来,也必将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能摆脱鬼洞的诅咒,却永远也摆脱不掉对自己良心的诅咒。

    Shirley杨显然也产生了极重的心理负担,我安慰她说:“目前还不算死局,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一定能有办法的。”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心里完全没底。只是暂时不想面对这个残酷的问题,能拖延一刻也是好的。

    举行剥皮杀人仪式的石槽和墙壁,都令人不忍多观。我们回到了有两个水池的大厅,只见阿香正坐在明叔身边按着断手轻轻抽泣,明叔双目无神,垂着头倚墙而坐,而胖子则蹲在地上,正在观看一个古怪的水晶钵。他见我和Shirley杨回来,便招呼我们过去一起看。

    这透明的水晶钵我进来的时候已经见到了,但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此刻见似有古怪,到跟前一看,奇道:“这有些像是个计时之类的器物。”

    水晶钵的钵体像是个小号水缸,上面与玉山的山体相连,不过浑然一体,看不出接口在哪里。不知从何时起,一缕细细的暗青色水晶沙从上面漏下,钵底已经积了满满一层,我顺着流出“水晶沙”的地方向上看,与山体的接口处,有一个黑色的恶鬼壁画,面目模糊不可辨认,但我却觉得十分像是隧道中的“大黑天击雷山”。这只正在不停注入流沙的水晶钵,是一个古老的计时器吗?它莫名其妙的摆在这里又有什么作用?我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念头,但如那黑影般模糊朦胧,虽然脑子里很乱,但仍然感觉到这个计算时间的东西,并非善物。

    胖子对我们说:“从一进来,我就发现这东西就开始流进水晶沙,以我的古物鉴赏和审美情趣来看,此物倒有几分奇技淫巧,且能在潘家园要个好价钱,不如咱们……搬回去当做一件纪念品收藏收藏。”

    我心中疑惑正深,便对胖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不置可否,Shirley杨这时突然开口说道:“可能咱们进入祭坛后,无意中触到了什么机关,这水晶钵就开始倒计时了,如果在流沙注满前咱们还没有完成仪式,那么……”说着把目光投向那一团黑影般的恶鬼壁画。

    我顿时醒悟,是了,这地下祭坛是恶罗海人的圣域核心,自是不能随便进出,如果到了某一时间还迟迟不举行仪式,那隧道中的“大黑天击雷山”介时就会被从白色隧道中放入祭坛,我们还不知道,那黑影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它似乎是某种存在于水晶石中的邪恶物质,是祭坛的“监视者”,那么我们究竟还剩下多少时间?

    以流沙注入的速度,及水晶巨钵的大小来判断,我们剩下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半到三个小时,必须在这个时间以内,完成那残忍的剥皮“杀人仪式”。

    面对这不断流逝的死亡倒计时,我们的心跳都开始加快了,似乎那流出的不是“水晶沙”,而是灵魂在不断涌出躯壳,Shirley杨说时间还富裕,但留在玉山内的祭坛里盯着这流沙看,只能陡然增添心中的压力,咱们先退到外边的石茎天梁上,商量商量怎么应付这件事。

    我和胖子也都有此意,于是带着阿香与明叔,众人暂时离开了那座邪恶的祭坛山洞,坐在天梁附近的石人像下,各想着自己的心事,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最后还是我先开口,一路上不断接触有关“鬼洞”、“蛇骨”、“虚数空间”以及从未听闻的各种宗教传说,使我对“无底鬼洞”逐渐有一个粗略的概念,我把我的概念对Shirley杨讲了一遍。

    精绝的鬼洞族,管埋有蛇骨的无底洞叫做“鬼洞”,而“恶罗海人”中并没有这个称呼,它们直接称其为“蛇骨”,那是一些来自虚数空间的尸骸,绝不应该存在于我们的现世之中,深渊般的洞穴,是那尸骸脑中的记忆,“恶罗海人”认为世界是一个生死住复的轮回循环。这个世界毁灭之后,会有另一个世界诞生,循环连绵不断,所有的世界都是一体的,而“蛇骨”也将在那个世界中复活,它们通过不断地牺牲生命供奉它,是期望恶罗海人也能在另一个世界中得以存留。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鬼洞的传说,会发现这些传说与中国古老的风水秘术,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风水之根本并非“龙砂穴水向”,归根结底是对“天人合一”的追求。什么是“天人合一”呢?“天”表示天地、世界,“人”表示人类、包括各种生灵、生命。在“天人合一”的理念中,它们都并非独立存在的,而是一体的,是一个整体,按Shirley杨的话所说就是如同后世的“宇宙全息论”。

    “天人合一”的理论中,提出阴阳二气,虽然分为两极,但既然是一体的,便也有一个融合的点,这个区域就是祖龙地脉的“龙丹”,深埋昆仑山地下的“龙丹”,是生气之总聚之所,抬头就可以看到头顶的晶脉,有的全变黑了,有的又光芒晶莹,一条龙脉的寿命到了,另一条新的龙脉又开始出现,这是所谓的生死剥换。全世界,恐怕只有喀拉米尔的龙顶下有这种罕见的地质现象,这里是“阴”与“阳”的交融混合之所,所以恶罗海人才会把祭坛修在这铉弧交叉的紧要位置。古人虽然原始愚昧,但也许他们对自然万物的认识,远比现代人更为深刻。

    鬼洞的诅咒,不论是通过眼睛感染的病毒,还是来自邪神的怨念,想消除它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将一具被诅咒的祭品尸体,与“凤凰胆”按相反的位置,投入龙丹内的两个水池中,切断其中的联接,祭坛里的壁画中有记载,这条通道不止一次的被关闭过,关闭了通道,鬼洞与影子恶罗海城,包括我们身上的印记虽然不会消失,但它们都变成了现实中的东西,也就没有危害了,直到再举行新的祭祀仪式,不过这祭坛却不能进行毁坏,否则会对山川格局产生莫大的影响,那会造成什么结果是难以估计的。

    我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和Shirley杨商量了一个小时,想到了不少的可能性,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和先前的结论并无二致,没有一个牺牲者,全部的人都得死在祭坛里。

    胖子在旁听了半天,也插不上嘴,虽然没彻底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至少明白了个大概,便说道:“牺牲者还不简单吗?这不是现成的吗,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说着就看了看明叔,那意思已经很明显
  • http://www.gushihui.com/show/90008/ - 2016-03-06
  • 第三十一章 月华如雪血似紫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自暴喝出声,到击毙四人,这段时间,可说恰恰得如电光石火,那中年大汉双脚不过刚退后站稳,自己带来的四个同伴,已经倒毙于地。  这情形,怎不使他看得魂飞魄散。  黄秋尘睥毙了四人这后,阴侧侧一声冷笑,猛的疾速向中年大汉起去!  中年大... - 2018-03-19
  • 第三十一章 深入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店伙唯唯应是,立即折回柜头,倒了两盅茶,朝那两个蓝衫汉子迎了过去,含笑道:  “二位请坐,不知要些什么?”  左首一个紫膛脸汉子翘起二郎腿,伸手接过茶盅,咕的一口,就把茶喝了下去,不耐的道:“酒,酒,老子口干的要命,先来两斤白干,切些卤... - 2018-04-04
  • 第三十一章 纪若男目光一注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 - 2018-03-16
  • 第三十一章 毒阵何惧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走到尽头,又必须再由左往右了,那是另外一条狭窄甬道。江青岚边走边想,这敢情就是唐天生壁上留字所说的九折思维之路了,他让入阵之人,在未入毒阵之前,不知不觉毫无戒备的嗅到花香,身中奇毒,使你心怀懔惧。  再在这里设上思维之路,以生命威胁... - 2018-04-27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一章 此情绵绵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顾大公子,形势比人强,依奴家看嘛,你也反了算了。”  顾青纶听她说话的方向,口中大喝一声:“无耻贱婢,你敢背叛七星堡,那是不想活了。”  嘶的一声,铁扇像流星赶月,一闪而至,朝田七姑立身之处,急袭过来。  方... - 2018-02-03
  • 第三十一章 刘作家去了法庭旁听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两大文豪之一的刘作家,那天也去了法庭旁听,亲眼目睹了那场令人捧腹大笑的闹剧,亲耳聆听了李光头慷慨激昂的演讲,刘作家激动得晚上睡不着了,心想自己是遇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题材,于是披衣起床,连夜赶写了一篇洋洋万言的报.道... - 2018-02-05
  • 第三十一章 安排奇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听到蒙面少女出声叫唤,脚下不由一停,回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蒙面少女轻声道:“让他们去吧!”  南振岳急道:“我母亲……”  他迅疾回过头去,那桃花女和天山一魔两条人影,早已走的没了影子。  蒙面少女道:“你们随我来。” ... - 2018-03-06
  • 第三十一章 丁少秋走没多远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棵大树上泻落一道人影,老远就认出是爹,这就点足迎了上去,叫道:  “爹,你也来了?”  丁季友等他掠近,才道:  “为父已经来了一会,闻汝贤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但也是被你处死的,你这华山派掌门符令,到底是真... - 2018-05-04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三十一回 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幽情怜独夜,花事复相催。  欲使春心醉,先教玉友来。  浓香犹带腻,红晕渐分腮。  莫醒沉酣恨,朝云逐梦回。  话说西门庆,次日使来保提刑所下文书。一面使人做官帽,又唤赵裁裁剪尺头,攒造圆领,又叫许多匠人,钉了七八条带。不说西门庆... - 2018-10-08
  • 鬼吹灯2 第四卷 巫峡棺山 第三十九章 死亡——不期而至
  • 最后封团长想要一棍子把孙学武打晕就逃,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又嘱咐孙学武说,这巴山猿狖是咱爹在世时,于山中驯养之物,年久通灵,能解人意,只是比我小了几岁,它这些年来常常跟在我身边,我此番去找地仙村古墓,无论是死是活,都会让它回来给你捎个消息,... - 2015-11-03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七章 轮转佛窟
  • 等这些闲杂人等散去之后,我才对喇嘛说明了来意,想去找魔国邪神的古墓求喇嘛阿克为我们的探险队物色一位熟悉魔国与岭国历史的唱诗人兼向导。 铁棒喇嘛说挖掘古冢,原是伤天害理的事,但挖魔国的古墓就不一样了。魔国的墓中封印着妖魔,是对百姓的一大威胁... - 2016-03-0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镇宵小刀开明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宇文望轻咳一声,抬目道:“方丈大师,兄弟已命副总护法把简帮主一行人交出来了,诸位似乎应该释放小儿和小徒了?”  慧通大师道:“宇文堂主说得极是,只是令郎、令徒,乃是程少施主所擒,也由他点的穴道,门派不同,手法各异,释放自然可以,至于解穴... - 2018-05-25
  • 第三十一章 失之逆天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未老夫子已悲喜交集,关切的道:“孩子,你刚刚醒转,不可多说!”  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颗龙眼大的腊丸,捏碎腊衣,取出一粒色呈淡黄的药丸,纳入卫天翔口中。  药丸入口,卫天翔只觉一阵清香,直沁心脾,霎时之间,有一股暖流,布达全身!  耳边只... - 2018-05-30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篇 热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章要点】一、这是一篇系统而又比较全面地论述热病的文献,它把热病的原因、症状、变化、预后、禁忌、治疗等一系列问题,都作出了创造性地阐发,对指导后世临床学术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二、指出一切外感热病,都属于伤寒一类的疾病,但由于发病季节的... - 2017-12-31
  • 论语·子罕篇第三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注释:   (1)唐棣:一种植物,属蔷薇科,落叶灌木。   (2)偏其反而:形容花摇动的样子。   (3)室是远而:只... - 2017-12-31
  • 第三十一回 武行者醉打孔亮 锦毛虎义释宋江_水浒传_小说
  •     当时两个斗了十数合,那先生被武行者卖个破绽,让那先生两口剑砍将入来;被武行者转过身来,看得亲切,只一戒刀,那先生的头滚落在一边,尸首倒在石上。武行者大叫:“庵里婆娘出来!我不杀你,只问你个缘故... - 2017-12-31
  • 论语·述而篇第三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马期而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 - 2017-12-31
  • 第三十一章 玉树琼花五音惊赤发 怒焰仇火双剑折青钢_纵鹤擒龙
  •   万小琪被人一声大喝,拦住去路,不由停下身来,向前瞧去。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红光满脸,长髯拂胸的伟岸老头。瞧他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内功极有火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方才自己父亲刚说起过,此人叫十字剑董开山,终南名手!万小... - 2017-12-28
  • 第三十一章 唬住秃尾_引剑珠
  •   只听霜儿道:“你化缘也不能闯到人家家里来呀!”  铁罗汉道:“女施主就是一个人在家么?”  霜儿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我两个哥哥不是就在田里种菜么?”  铁罗汉道:“女施主家还有什么人?”  敢情他说话之时,还在东张西望,霜儿道:“你... - 2017-12-30
  • 第三十一章 遭施袭连莲绝命 心如麻妙手复容_白衣紫电
  •   大门派来的都是长老或护法级人物,无一幸存。  众人无不落泪,白道的损失太大了。  龙三有两次想在亡父身边自绝,唐云楼语重心长地道:“龙贤侄这件不幸谁也不必抱怨,潜龙堡的仇恨,就是整个白道武林的仇恨,你非但不能死,还要振作起来,发誓不报此... - 2017-12-31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夫兵者①,不祥之器,物或恶之②,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③,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④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 -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