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越厚,那些墙壁都像是穿上棉袄了。我还见到了县长,那个大胖子山东人,从前可是城里最神气的人,我从前见到他时,他手里都端着一个茶杯,如今他手里提着个破脸盆,边敲边骂自己,骂自己的头是狗头,骂自己的腿是狗腿……”

      许三观说:“你知道吗?为什么工厂停工了、商店关门了、学校不上课、你也用不着去炸抽条了?为什么有人被吊在了树上、有人被关进了牛棚、有人被活活打死?你知道吗?为什么毛主席一说话,就有人把他的话编成了歌,就有人把他的话刷到了墙上、刷到了地上、刷到了汽车上和轮船上、床单上和枕巾上、杯子上和锅上,连厕所的墙上和痰盂上都有。毛主席的名字为什么会这么长予你听着: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共有三十个字,这些都要一口气念下来,中间不能换气。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文化大革命来了

      许三观说:”文化大革命闹到今天,我有点明白过来了,什么叫文化革命?其实就是一个报私分的时候,以前谁要是得罪了你,你就写一张大字报,贴到街上去,说他是漏网地主也好,说他是反革命也好,年月最多的就是罪名,随便拿一个过来,写到大字报上,再贴出去,就用不着你自己动手了,别人会把他在死里整……这些日子,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是不是找个仇人出亲,写他一张大字报,报一下旧仇。我想来想去,竟然想不出一个仇人来,只有何小勇能算半个仇人,可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四年前就让卡车给撞死了。我许三观为人善良,几十年如一日,没有一个仇人,这也好,我没有仇人,就不会有人来贴我的大字报。“

      许三观话音未落,三乐推门进来,对他们说:”有人在米店墙上贴了一张大字报,说妈是破鞋

      ……“

      许三观和许玉兰吓了一跳,立刻跑到米店那里,往墙上的大字报一看,三乐没有说错,在很多大字报里、有一张就是写许玉兰的,说许玉兰是破鞋,是烂货,说许玉兰十五岁就做了妓女,出两元钱就可以和她睡觉,说许玉兰睡过的男人十辆卡车都装不下。

      许玉兰伸手指着那张大字报,破口大骂起来:”你妈才是破鞋,你妈才是烂货,你妈才是妓女,你妈睡过的男人,别说是十辆卡车,就是地球都装不下。“

      然后,许玉兰转过身来,对着许三观哭了起来,她哭着说:”只有断子绝孙的人,只有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人,才会这么血口喷人……“

      许三观对身旁的人说:”这全是诬每蔑,这上面说许玉兰十五岁就做了妓女!胡说!别人不知道,我还会不知道吗?我们结婚的那个晚上:,许玉兰流出来的血有这么多……“

      许三观用手比划着继续说:”要是许玉兰十五岁就做了妓女,新婚第一夜会见红吗?“不会。”许三观看到别人没有说话,他就自己回答。

      到了中午,许三观把一乐、二乐.三乐叫到面前,对他们说:

      “一乐,你已经十六岁了;二乐,也有十五岁了。你们到大街上去抄写一张大字报,随便你们抄谁的,抄完了就巾到写你妈那张大字报上去,三乐,你胸口那一摊鼻涕是越来越大了,你这小崽子不会干别的,总还会帮着提一桶浆糊吧?记住了,这年月大字报不能撕,谁撕了大字报谁就是反革命,所以你们千万别去撕,你们抄一张新的木字报,巾上去盖住那张就行了。这事我出面去办不好,别人都盯着我呢,你们去就不会有人注意,你们三兄弟天黑以前去把这事办了。”

      到了晚上,许三观对许玉兰说:

      “你的三个儿子把那张大字报盖住了。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不会有多少人看过,大街上有那么多的大字报,看得过来吗?还不断往上贴新的,一张还没有看完,新的一张就贴在去了。”

      没过两天,一群戴着红袖章的人来到许三观家,把许玉兰带走了。他们要在城里最大的广场上开一个万人批斗大会,他们已经找到了地主,戏到了富农,我到了右派,找到了反革命,找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什么样的人都找到了,就是差一个妓女,现在离批斗大会召开只有半个小时,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说:

      “许玉兰,快跟着我们走,救急如救火。”

      许玉兰被他们带走后、到了下午才回来。回来时左边的头发没有了,右边的头发倒是一根没少。他们给她剃了一个阴阳头,从脑袋中间分开来,剃得很整齐,就像收割了一半的稻田。

      许三观看到许玉兰后,失声惊叫。许玉兰走到窗前,拿起窗台上的镜于,她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后,哇哇的哭了起来,她边哭边说:

      “我都成这副样子了,我以后怎么见人?我以后怎么活?我渣叫路走回家=他们看到我都指指点点,他们都张着嘴笑,许三观,我还不知道自己这么丑了,我知道自己一半的头发没有了,可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丑,我照了镜子才知道。许三观,我以后怎么办?许三观,他们是在批斗会上给我剃的头发,那时候我就听到下面的人在笑,我看到自己的头发掉到脚上,我就知道他们在剃我的头发,我伸手去摸,他们就打我的嘴,打得我牙齿都疼了,我就不敢再会摸了。许三观,我以后怎么活啊?我还不如死掉,我和他们无冤无仇,我和他们都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剃我的头发?他们为什么不让我死掉?许三观,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能说些什么呢?”许三观说。

      然后他叹息一声:“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你都是阴阳头了,这年月被剃了阴阳头的女人,不是破鞋,就是妓女。你成了这副样子,你就什么话都说不清了,没人会相信你的话,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清,以后你就别出门了,你就把自己关在家里。“

      许三观把许玉兰另一半的头发也剃掉,然后把许玉兰关在家里。许玉兰也愿意把自己关在家里,可是胳膊上戴红袖章的人不愿意,他们隔上几天就要把许玉兰带走、许玉兰经常被拉出去批斗,城里大大小小的批斗会上,几乎都有许玉兰站在那里,差不多每次都只是陪斗,所以许玉兰对许三观说:”他们不是批斗我,他们是批斗别人,我只是站在一边陪着别人被他们批斗。“

      许三观对儿子们说:”其实你们妈不是他们要批斗的,你们妈是去陪着那些走资派、那些右派、反革命、地主,你们妈站在那里也就是装装样子,你们妈是陪斗,什么叫陪斗?陪斗就是味精,什么菜都能放,什么菜放了味精以后都吃起来可口。“

      后来、他们让许玉兰搬着一把凳子,到街上最热闹的地方去站着。许玉兰就站在了凳子上,胸前还挂着一块木板,木板是他们做的,上面写着妓女许玉兰。

      他们把许玉兰带到那里,看着许玉兰把木板挂到胸前,站到凳子上以后,他们就走开了,然后又把许玉兰忘掉了。许玉兰在那里一站就是一天,左筹右等不见他们口来,一直到天黑了,街上的人也少了,许宝兰心想他们是不是把她忘掉了?然后,许玉兰才搬着凳子,提着木板回到家里。

      许玉兰在街上常常一站就是一天,站累了就自己下来在凳子上坐一会,用手捶捶自已的两条腿,揉揉自己的两只脚,休息得差不多了,再站到凳子上去。

      许玉兰经常站着的地方,离厕所很远,有时候许玉兰要上厕所了,就胸前挂着那块木板走过两条街道,到米店旁边的厕所去。街上的人都看着她双手扶着胸前的木板,贴着墙壁低着头走过去,走到厕所门前,她就把那块木板取下来,放在外面,上完而所她重新将木板挂到胸前,走回到站着的地方。

      许玉兰站在凳子上,就和站在批斗会的台上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62-933.html - 2018-02-08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丁少秋出手之快几乎只有眨了下眼的工夫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出手之快,从出手制住八个壮汉,到废去李今伯武功,再用马鞭圈住柯金芝项颈,说来费时,实则一气呵成,几乎只有眨了下眼的工夫!  柯金芝突觉颈上一凉,几乎窒息,一个人已被丁少秋马鞭套住,身不由己的拖了过去,连话也说不出来。  柯大发作梦... - 2018-05-03
  • 第二十五章 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前将军,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  后将军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哼道:  “辛兄,就算咱们追错了人,但至少证实了一件事,这老婆子的轻功,不在咱们之下。”  前将军沉嘿道:“不错,咱们果然看走眼了。”  黑衣老妇道:“老婆子并没说不会武呀。”... - 2018-04-30
  • 第二十五章 恶贯满盈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本来三尺距离,要爬过来自然很快;但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中,唐传贤早巳撒证了毒粉,和刚才打出的七八种暗器,地面上自然布满了剧毒,这些蚂蚁不敢贸然过来,因此万头攒动,只是沿着那件大氅朝唐传贤望!  忽然它们似乎得到了军令,每一只蚂蚁口中咬下一点... - 2018-04-21
  • 第二十五章 紫陌香尘一笑呼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别过南玖云,迈开大步,一路朝西奔去。他脚下走得极快,但心头却有点茫茫然的,又升起了何去何从之感!  同时脑际也同样盘旋着许多离奇问题。  佟家庄前那些被“血影掌”杀害的人,先前,认为凶手是“东怪”,后来证明不是“东怪”而是“南魔”... - 2018-05-06
  • 第二十五章 传艺寄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听得十分奇怪,在这谷中,果然只有她一个人,而且身世如谜,那个教她念书练习的人,她居然从未见过?  难道那人就是方才袭击自己的千里孤行客?他忽然想起那座白色坟墓,同时联想到千里孤行客的两句口头禅,和山脚下开酒楼的老人洪福,说什么长恨... - 2018-04-26
  • 第二十五章 飞天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令狐大娘听得一怔,道:“秦夫人是给芳儿作媒?”  秦映红笑道:“是呀,毒君、毒后只有这么一个世子,令孙女一嫁过去,就是毒世子的妃子,毒君、毒后早就不问事了,把毒王宫交给世子掌管,令孙女就是毒王宫的女主人。”  令狐大娘望望毒君、毒后,说... - 2018-03-31
  • 第二十五章 黔南第一山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不错!这人自己一定见过,只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立即抬眼望去!  “啊!”卫天翔蓦地大吃一惊,口中不禁惊啊出声,同时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了句:  “好自为之!”  眼前那里还有白衣儒生的踪影?  这当真只是眨眼之间的事,这处面... - 2018-05-29
  • 第二十五章 设奸计美酒温情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船上也早已看到海面上有人划近过来,立时有两名水手走近船旁,俯着身放下一艘小舢舨来。  程明山先要司空玉兰跨上小船,自己也跟着踪起,落到舢舨之上,缓缓攀登上船。  站在两名水手后面的是两个长发披肩,长裙曳地的梅红衣裙少女。  她们朝两人躬... - 2018-05-24
  • 第二十五章 天狼飞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晃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了三十几个回合,楚秋帆终于渐渐领悟出道理来了!老狼主扑攻快捷,只是取法于狼,并无特异之处,他最厉害的则是指爪如剑,爪犹未至,爪风已然笼罩敌人全身,这是他“天狼九爪”的精髓所在,这一点,他现在也豁然贯通了,精要所在正是...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瘟疫道人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西门大娘道,“所以咱们趁目前还没有发作,就得去找上他,等到发作还来得及?”  阮伯年拱拱手道:“老嫂子,瘟疫道人今晚一走会来,咱们最好以静制动,不可让对方警觉,才能把他擒住,目前千万鲁莽不得,二位还是坐下来,咱们好好计议计议。”  楚玉... - 2018-06-02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刘镇的人都穿上李光头的垃圾西装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有身份有面子的人都穿上李光头弄来的垃圾西装,没身份没面子的也穿上了。刘镇的男群众穿上笔挺的垃圾西装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都说自己像个外国元首。李光头听了这话嘿嘿笑个不停,说自己真是功德无量,让刘镇一下子冒出来几千个外国元首。再看... - 2018-02-04
  • 第二十五章 李兰被突然苍老吓了一跳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回到家中,在镜子前仔细看了自己,她也被自己的突然苍老吓了一跳。然后她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她觉得自己住进了医院以后,可能出不来了。她已经洗掉了满头的酸臭味,她没有马上去医院,她在家里又住了几... - 2018-02-01
  • 第二十五章 众叛亲离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这两个一正、一邪,(唐友钦结交的都是白道中人)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人物,竟然会二而一,一而二,由一个人化出来的。  狼姑婆平静地点点头道:“这就是了,四川唐门,三百年来,为江湖统治百毒,一向被视为白道中人,你出入各大门派,结交的尽是白道中... - 2018-01-29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调虎离山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方自一怔,迅疾后退了两步,一眼瞧清来人,不觉笑道:“是南老弟……”  南振岳寒着脸色道:“你把我母亲怎么了?”  荆山毒叟怔道:“你母亲?”  南振岳逼上一步,大声道:“不错,我问你,我母亲可是你用毒药害了?”  荆山毒叟茫然道... - 2018-02-28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
  • 第二十五章 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少谷主”!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  蓝如风、史琬正在和张、任二长老动手,这时不约而同的喝道:  “千毒谷的九毒寡妇来了,还不快住手?”  张、任二长老自然看到了,果然依言收手,双方各自跃开。  这时,大路上另有六六条人影,飞掠而... - 2018-03-15
  • 论语·子张篇第二十五_论语_古文典籍
  •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馁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 2018-03-12
  • 第二十五章 千里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拱手拱道:“香香被这里的少应主所劫持,在下两人一路追踪前来……”  九毒娘子没等他说完,蛮靴轻跺,叹息道:“这么说来,地窖里的人,也是你们放的了?这下真把我这大姐整惨了!”  乾坤手杨开泰诧异的道:“姑娘认识他们么?”  九毒娘子... - 2018-03-10
  • 第二十五章 人们往快车里拥挤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那些人们,他们往快车里拥挤,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要寻找什么。于是,他们就忙忙碌碌,来回转圈子……”小王子说道。  他接着又说:  “这没有必要……”  我们终于找到的这口井,不同于撒哈拉的那些井。撒哈拉的井只是沙漠中挖的洞。这口井则很象村... - 2018-03-26
  • 第二十五章 扑朔迷离_龙孙_故事大全
  •   黄衣老者连接对方十拳,喘息尚未平息,突觉背后被人无声无息击中一指,口中闷哼了一声。  青衣老者闻声问道:“老五,你怎么了?”  黄衣老者打了个冷哗道:“果……果然……是……是‘摧心指’……”  青衣老者听得心头一凛,急忙手扶石壁,移步走... - 2018-02-03
  • 第二十五章 承奏对阿桂谈政务 说笑话皇子献色笑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几乎是一路小跑进来的,直到进养心殿东暖阁,重重地双膝跪下,兀自不住地喘粗气,一边叩头一边说道:“主子……想死奴才了……您身子骨儿可好?兆惠、海兰察也着实惦记着主子,他们说……”说着,声音已经发哽。  “起来慢慢说。王廉,扶起桂中堂坐... - 2019-01-28
  • 第二十五章 惊蒙蔽遣使赴凉州 绥治安缘事说走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的脸已经完全阴沉下来,两道短黑浓密的眉微微扭曲着压下来,深邃的眼眶中瞳仁闪着针芒一样的微光,幽幽扫视着殿中几人,额角上的肌肉时而抽搐一下,两只手紧握着卷案边缘,竞是仿佛要一跃而起的模样,却咬着牙端坐不语。守在帷幕边侍候茶水巾栉笔墨纸... - 2019-01-27
  • 第二十五章 访民风微服下江南 感吏治书房说冠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内廷发出明诏,乾隆皇帝订于七月二十六日自北京启程,八月初八辰时正牌抵达南京。明诏因用的是寻常驿站传送。八月初三才送到两江总督衙门。尹继善是“兼理”两江衙门事,金鉷是留任交卸的总督。廷谕抵达,二人正在会议驻宁的京师隶属衙门和江南浙江两省三... - 2019-01-21
  • 第二十五章 城下之盟庆复辱命 万里逃亡阿桂归京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主帅与敌人签了和约,阿桂和勒敏还被蒙在鼓里。他们已经探实莎罗奔的粮食、金银都坚壁在刮耳崖,只是因为地形太险,几次小攻都失利了,只好向东运动,计划从侧面进攻。却又一时被莎罗奔的火把疑兵计蒙住。接到张广泗和郑文焕火速增援的命令后,只好向东继... - 2019-01-11
  • 第二十五章 海兰察称雄八卦山 福康安血战诸罗城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八卦山这一战打得极其干脆漂亮。林爽文虽然称帝,也就是过过皇帝瘾而已,台湾各地义军,有原来在雷公会的,也有天地会的,公举他为顺天皇帝,其实还是各自为政。就八卦山而言,林爽文只在山梁上设了一个卡,是他大里杙“帝都”的一个门户,根本想不到这里... -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