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波又起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年的目光一转,很快就落到方振玉的身上。

      这不用谁指点,都看得出来,因为孙氏三英手中各仗兵刃,品字形远远的围着方振玉,站在方振玉对面的是白塔寺住持木罗汉,只要看这位老和尚枯瘦的脸上,隐见汗水,分明刚才两人动过手,由此可见这唯一的敌人,如果不是方振玉就没有第二个人了。他闪身而上,一下抢到方振玉身前,手指方振玉的鼻尖,厉声道:“是你杀死我爹的?”

      方振玉攒攒眉头道:“这是误会。”

      青衣少年道:“你承认了就好。”

      方振玉道:“在下……”

      “多言无益。”

      青衫少年“锵”的一声,反手由背上拔出长剑,喝道:“父仇不共戴天,你兵刃呢?”

      他不待方振玉答话,就接着道:“就算你不侍兵刃,我也会杀了你。”刷的一剑当胸刺来。

      动手过招,志在取人性命,出手自然要快要狠。

      别人当然也会出手就是当胸一剑的招式;但别人刺出的当胸一剑,最多就是出招快速,刺得凶猛而已。

      这青衫少年可就不同了,他刺出的剑势,当然也十分快速,但在第一剑刺出之际,他手腕、剑尖,至少转动了六七下之多,这一来,他这出手一剑,就显得十分诡异而阴毒!

      方振玉看他刺来的剑势,十分怪异,一支长剑好像搓绳一般,绞转着刺到,心头不禁一震,忖道:“此人剑招,我从未见过,一看即知是异派中的剑术,自己须得小心,不可轻敌……”

      心念方动,人己轻轻一闪,避了开去。

      孙伯达看到青衫少年的出现,心中也暗自觉得奇怪,许账房在孙氏镖局已经当了三十年的账房,只有一房妻室,前年刚过世,从没听说过他还有一个儿子,而他儿子的一身武功(明眼人只要看他出手一招,就可看到他的一身所学了),居然有如此高强!

      青衫少年在方振玉闪开过他第一剑之后,已经连续刺出了八剑,当真一剑快过一剑,剑光连闪,连绵不绝。

      方振玉施展“龙行九渊”身法,身形曲折游走,也巧妙的闪开了对方八剑。

      那青衫少年眼看方振玉竟能一招不还,避开自己九剑,先是一怔,接着脸色由青泛白,突然仰首向天,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

      啸声方起,双脚一点,一个人凌空直上,一下纵起三丈多高,啸声忽歇,响起一声暗哑叱咤之声,一个人随着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头下脚上,剑先人后,化作一道倒挂的青虹,垂直朝方振玉当头俯冲下来。

      他身子虽然由高空泻落,但却拿捏得十分准确,待得离方振玉头顶快要接近到八尺光景,突然手腕一振,长剑嗡然有声,有如人树银花一般,从他剑尖上爆出无数流动的剑芒,寒星四射,几乎笼罩了一丈方圆,像网署般把方振玉一个人罩在剑光之下。

      这一剑……

      不!他在方振玉头上,至少发下五剑之多!

      因为剑势实在发得太快了,在大家眼中看来,就像只有发了一剑一般,正因迎头下劈,剑光交织,紧密得如同网署,向四外洒开。

      这一着当真厉害无比,而且也确实是针对方振玉“龙行九渊”身法而发,因为“龙行九渊”身法,乃是在平地上趋避对方兵刃的身法,你攻到左首,我闪到右首,你攻到右首,我闪到左首,天下各门各派,使用任何兵刃,任你招式最严密、最精妙,总会有手腕转折之际,留露出来的一丝空隙,和攻守之间,无法衔接的破绽,“龙行九渊”的身法,就是善于运用对方的空隙,乘隙而入,因此往往在对方兵刃攻到的一瞬间闪出,不过毫厘这差,擦身而过,连他衣角也劈不到一点。

      但这种身法,仅限于面对面的搏斗,才能发挥穿行游走之功,如果有人生出两只翅膀,临空下搏,这一来,岂不就像老鹰攫小鸡,任你如何东奔西跑,它在上面看得清清楚楚,只要你往东跑,它往东扑,你往西跑,它往西扑,就会被扑个正着。

      当然人不可能像老鹰一般在天空飞翔,但他以绝顶轻功,连续纵起,在空中发剑,任你闪向何处,都逃不出他的剑下去。

      方振玉一见他凌空飞扑发剑,已知遇上了劲敌,剑光像缨络缤纷,四面流动,当头罩落,一时不觉激起豪气,口中朗喝一声道:“来得好!”

      右手“嘎”的一声,随手挥起一片扇影,照上撩去。

      一阵“叮”“叮”金铁交鸣之声,在双方一接之下,爆发而出,方振玉一招“青云乍展”,接下了对方五剑!

      但青衫少年忒也厉害,身形一落即起,展开腾空扑击,但见他身形倏忽之起落,剑光上下飞腾,记记迎头痛击,愈变愈诡异,攻势也愈来愈凌厉!

      木罗汉两道精光熠熠的目光,盯着青衫少年,脸上神色变得极为严肃,徐徐说道:“崆峒’飞鹰剑法’!”

      方振玉几次躲闪,都险被他剑尖刺中,这一阵工夫下来,他的处境也更见剑恶,逼得他连连后退不迭!

      青衫少年剑势起落如飞,似已进入了佳妙之境,眼看自己剑法展开,已把方振玉逼得还手无力,心头不由大喜,得意的道:“姓方的小子,你爷爷只教你这几招三脚猫,也敢到江湖上来闯名立万了?”

      这话就可证明他并不是许账房的儿子了。

      方振玉剑眉突然一轩,喝道:“听阁下口气,好像是冲着方某来的了?”

      青衫少年道:“我为父报仇,有何不对?”

      方振玉大喝道:“你不是那许账房的儿子?”

      青衫少年大笑道:“如果我说你不是方老头的孙子呢?“方振玉怒声道:“在下只是不愿在被人误会之下,出手伤人,阁下还是走吧!”

      青衫少年道:“姓方的,你在我剑下,已走不出三招了,只有跪下来磕三个头,叫我一声爷爷,我还可以饶你不死。”

      方振玉听得大怒,剑眉一轩,喝道:“竖子敢尔!”

      他本来一直没有施展的“通天十八式”,这时随着喝声,右手连挥,通天犀扇突然展开,但见一片玄光,向四外飞闪,接连响起一阵“叮”“叮”清响,把青衫少年的凌厉攻势,悉数震散!

      青衫少年全身门户几乎大开,一个人被震得脚下踉跄,连连后退。

      木罗汉目中精芒飞闪,凛然道:“天龙十八式!”

      青衫少年一直退出两丈以外,犹觉右臂隐隐发麻,他目光中,不禁流露出惊骇之色,怔怔望着方振玉,冷笑一声,突然一个转身,放腿疾奔而去。

      方振玉见他一言不发,疾奔而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端,说不出是愤还是怒!

      那孙月华姑娘看青衫少年忽然败走,两条柳眉一挑,手仗长剑,越众走出,冷然道:

      “姓方的,姑娘领教领教你的绝学。”

      方振玉清澈的眼神,转注到对方娇若桃花的脸上,想到当前这些人,不查问清楚,这般苦苦相逼,心头不觉泛起怒意,仰天朗笑一声道:“方某已经一再相让,为的是这场误会,显然有人暗中假冒在下,意图陷害,在下也已一再声明,诸位若是不肯见信,非要诉诸武力不可,诸位就一起上来好了。”

      他少年气盛,一时之间已是忍无可忍,大有放手一搏之意。

      “三姑娘且退。”

      木罗汉走上一步,合掌道:“少施主和陆地神龙方老施主,不知如何称呼?”

      邓公朴听得不由一怔,暗暗哦了一声,忖道:“莫非他会是陆地神龙的后人?”

      方振玉看他提起爷爷,不禁肃然拱手道:“大师说的,乃是家祖。”

      木罗汉咧嘴一笑道:“老衲惭愧,若非少施主方才使‘天龙十八式’,老衲真把少施主当作了歹徒呢!”一面回头朝孙伯达道:“孙师弟,你听到了,这位是方少施主,乃是无极门的传人,无极门传人,若非武功、品德俱优,绝不会在江湖走动,这场误会,据老衲看来,其中着实有令人可疑之处。”

      孙伯达躬身道:“师兄说的自然不会错了,只是许账房看到方少侠,何以还一口咬定是他呢?”

      “这确有可疑之处。”

      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214-931.html - 2018-02-03
  • 第十八章 观音庵修行的姑子大多是豪门望族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扬州郊外的观音庵,虽算不上什么名胜古迹,却因这里修行的姑子,大多是出身江南的豪门望族,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为富贵人家的女眷所喜爱。传说这里的送子娘娘特灵,所以那些刚结婚或久婚不育的女子,都喜欢到这赶时髦来许愿,在送子娘娘这里求得一男半女... - 2018-06-08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双侠戏贼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怪蓝云压力骤松,大笑一声,一条铁链,又纵横劈击,反攻而来。  那边单于雷短槊阔剑,隐夹风雷,步步进逼,点苍双雁确已感到有力难使,陡觉有人大喝一声,抡剑冲入。  万雨苍百忙之中,定睛一瞧,来的正是银鳞剑客陶琨,精神一振,右手长剑,刷刷两...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逍遥天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业已厌恶淫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淫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淫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 - 2018-05-26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十八章 皇恩重侍女明心志 友情厚铁丐逢圣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由太监张万强和侍卫孙殿臣护卫着回到养心殿,早有苏麻喇姑冒雨接了。想起方才情景,康熙有点后怕,又颇有点得意。紧张、兴奋、焦躁,激动,各种情绪在心中搅动,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俱全。苏麻喇姑为他除了冠服,只穿一件石青夹纱褂,上面缀着... - 2018-12-23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远上少林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心善大师的职掌是接待宾客,虽非罗汉堂专司各大门派的联系事宜,但也每日都有武林中人接触,对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莫不了如指掌,此刻听二人自报名号,却是从未听人说道。  但他究竟不愧是少林寺的知客堂老座了,并不因对方二人名不见经传就忽略过去。相反... - 2018-05-17
  • 第十八章 小王子穿过沙漠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穿过沙漠。他只见过一朵花,一个有着三枚花瓣的花朵,一朵很不起眼的小花……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花说。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有礼貌地问道。  有一天,花曾看见一支骆驼商队走过:  “人吗?我想大约有六七个人,几... - 2018-03-22
  • 第十八章 妙术回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姜兆祥望着她后影,忍不住问道:“谢兄,咱们如果再来,你是不是还认识边条路?”  谢少安笑道:“她虽蒙了兄弟眼睛,但只要走过一次,已经差不多了,何况来回走了两次?”  姜兆祥由衷的赞道:“谢兄真了不起,兄弟也一样走了两次,心里一点谱也没有... - 2018-03-30
  • 第十八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  “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  “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十八章 五路长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揭下人皮面具,依然是一张浓眉大眼,粗皮厚肉的焦黄凹脸,只是嘴唇比方才稍微薄了一些和戴着面具时完全一样。  白少辉心中暗暗忖道:“她生的这般丑陋,难怪要戴人皮面具了,尤其她戴在脸上的面具,似乎比一般精制的面具要厚,这是她故意使人一望... - 2018-03-09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阵图何足困斯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哈哈一笑,不知怎的身形一侧,竟从一瓢子和十善,十行三件兵器中闪了出去。一个转身,左足支地,右腿横向扑到身后的四个武当门人扫去。  他这一着快逾闪电,四个蓝袍道人,刺出去的剑锋,因对方身子一侧,四柄长剑交叉而过,全落了空,几乎刺到自己... - 2018-05-06
  • 第十八章 丁少秋跟着她来至一座偏院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跟着她走出厨房,从小天井进入穿堂,再穿过一个小天井,来至一座偏院。  青衣少女脚下一停,回身道:“刘婆婆就在里面等你,你快进去吧!”  丁少秋点点头,举步跨入,目光一瞥,只见这间房屋十分宽敞,除了右首靠壁处放着一排兵器架,架上刀剑... - 2018-05-03
  • 第十八章 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三人各自说了年龄,这一叙,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杨少华二十一,路少朋十九最小。  这—来,由萍水相逢,变成了大哥、二哥、三弟,客套全免,自然更谈得投机。  堂倌撤去杯盘,又替三人沏上了香茗。  这时,高升楼上,酒客渐散,留下来的,还在品茗... - 2018-04-30
  • 第十八章 戏斗辟凶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卖艺老头一双破袖,四面乱挥,大声叫道:“喏喏!诸位作个见证,往那石柱上瞧瞧,我糟老头依样葫芦,学得像也不像?”  他此话一出,众人虽未置信,但目光当真一齐往另一抱柱上投去。卖艺老头破袖挥风,一阵劲气,括上了石柱。石灰飞扬,石柱上赫然露出... - 2018-04-25
  • 第十八章 侍汤药难掩女儿相 医故交回天道长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话说伍次友纵身跃入水中之后,灌了一肚子冰冷的河水,很快地就被冻僵了。  昏昏沉沉之中,他似乎觉得自己仍旧睡在船上,而且睡得暖和、舒适,船儿随着波浪在轻轻地摇摆,阵阵药香,从船头飘散过来。他,苏醒了!睁开了眼睛。  舱外,阳光灿烂,船头、... - 2018-12-26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分道扬镳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南北朝的时候,北魏有一个名叫元齐的人,他很有才能,屡建功勋。皇帝非常敬重他,封他为河间公。  元齐有一个儿子叫元志。他聪慧过人,饱读诗书,是一个有才华但又很骄傲的年轻人。孝文帝很赏识他,任命他为洛阳令。  不久以后,孝文帝采纳了御史中尉李... - 2019-05-20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狮子、驴子与狐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驴子和狐狸商量好去打猎,经过大家的努力,捕捉到了许多的食物。既然是大家的劳动成果,就有个分配问题。  狮子命令驴子把猎物分一分。驴子将猎物平均分成了三份,请狮子自己挑选。狮子勃然大怒,猛扑过去把驴子咬死了。  狮子又命令狐狸分。狐狸把... - 2019-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