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老释疑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铁面神判道:“在下听人说过,这种拂穴手法,拂中入身,透穴截脉,轻则终生残废,重则血脉闭塞而死,可说是一种极为恶毒的工夫。”

      紫鹃道:“恶毒又怎么样?”

      铁面神判微微一笑,道:“姑娘方才说过,你们夫人不许姑娘和人动手,对是不对?”

      紫鹃道:“那是他先出手偷袭,怪得谁来?”

      铁面神判道:“你们夫人连姑娘和人动手,都不准,姑娘怎好出手伤人?”

      紫鹃给他说的一怔,抬目道:“那我给他解了就是了。”话声一落,突然双肩一晃,掠到秦季良身边,冷冷的道:“便宜了你!”

      一掌向秦季良垂下的手肘之上拍去。

      秦季良运气一试,果然穴道已解,但他两招之内,就败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下,而且结果还要人家替他解开穴道,自觉脸上无光,阴森目光,隐射怨毒之色,只是一语不发。

      紫鹃身法奇快,拍开秦季良穴道,人已回到原处,回头朝黑手屠夫、恶丐钱平欠身道,“两位老爷子,咱们可以走啦!”

      钦面神判道:“姑娘且慢。”

      紫鹃偏脸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铁面神判笑了笑道:“屠兄、钱兄两位,原是敝上要请的客人,如今姑娘一来,就把他们情去了,叫在下如何向敝上交待?”

      紫鹃一手叉腰、粉脸一绷,冷冷的道:“你待怎的?”

      铁面神判笑道:“在下奉命行事,姑娘总要使在下有个交待。”

      紫鹃道:“你要如何才有交待?”

      铁面神判道:“姑娘把给屠兄、钱兄看的东西,也让在下看上一眼就好。”

      紫鹃脸色一缓,笑道:“给你瞧瞧自然可以,哼,那秃顶老头要是好好的和我说,也不会吃苦头了。”

      她说话之间,果然伸手从怀中取了出来,手掌一摊,直送到铁面神判面前,说道:“你要看,就请看吧!”

      铁面神判只望了一眼,登时脸色大变,慌忙躬下身去,恭敬的道:“属下不知姑娘就是执令使者,冒犯之处,还望姑娘恕罪。”

      经他这么一说,秦季良、毕鸿生两人,也立时脸色大变,愕然怔住。

      薛少陵瞧得大是奇怪,心想:“不知那丫头手上究是何物,方才给黑手屠夫和恶丐钱平看了之后,这两大凶人,立即答应跟她去见夫人。这回铁面神判更是神色恭敬,还自称‘属下’,好像这件东西,具有无上威力一般。”

      紫鹃手掌一收,咕的笑出声来,说道:“你也认识这花令?”“花令?”薛少陵听的更奇,不知花令又是什么东西?”

      铁面神判脸上有了汗水,惶恐的道:“属下自然认识。”

      紫鹃道:“现在你看清楚了吧,我们可要走啦!”

      铁面神判连头也不敢抬,依然躬身道:“属下恭送使者。”

      紫鹃抿抿嘴笑道:“不要客气。”一面转身道:“夫人已经等久了,两位老爷子请吧。”

      说罢,当先朝殿下走去。

      黑手屠夫朝恶丐钱平望了一眼,尖笑道:“他们闹了半天,大水冲倒龙王朝,是一家的。”

      紫鹃忽然回过头来,披披嘴道:“谁和他们是一家的?”

      恶丐钱平道:“杀猪佬,咱们走哇!”

      黑手屠夫道:“老子一名劣徒,还在他们手里。”

      恶丐钱平道:“见了他们夫人,不就都解决了?”

      三人去势极快,眨眼已经走出老远。

      铁面神判直起腰来,长长吁了口气,望着三人身形,只是沉吟不语。

      秦季良道:“统领可觉得事情有些跷蹊么?”

      铁面神判道:“照说宫中如果派出使者,持令而来,方才敕谕中就该有所指示了……”

      毕鸿生道:“这丫头属下也觉得大有可疑!”

      铁面神判道:“但她所持花令,兄弟看的十分清楚,确是宫中之物。”

      秦季衣道:“据属下之见,此事可能和铁胆胜镇山等人失踪有关。”

      铁面神判身躯微微一震,变色道:“此事兄弟立时得向内府请示,秦兄,毕兄可派人跟踪,查明他们去向和落脚之处,在没有接到内府指示以前,行藏务须隐秘,不可被对方发觉了。”

      毕鸿生、秦季良同时躬身道:“属下遵命。”话声一落,两道人影,立时破空向庙外飞射而去。

      神差十号也由一名黑衣汉子解开穴道,挟起神差九号尸体,跟着向庙外而去。

      铁面神判回头朝龙门五怪含笑道:“西门老哥五位,从现在起,已是本堂护法身份,随同本座行止了。”

      西门浩躬身道:“属下兄弟,一切敬遵统领吩咐。”

      铁面神判道:“很好,你们可以去庙外巡视,本座要在此地休息片刻。”

      龙门五怪欠身作礼,同时退了出去。

      铁面神判忽然抬起头来,含笑道:“小兄弟可以请下来了。”薛少陵猛然一惊,心中暗想:“自己行藏,果然早已给他瞧破了!”

      人家既已出声相召,只好一提真气,纵身跃落天井,大步朝殿上走去,一面冷冷说道:

      “阁下有何见教?”

      铁面神判拱手相迎,含笑道:“老朽一到此地,就已发现小兄弟隐身树上了。”

      薛少陵心想此人武功不弱,自己不可大意,举步跨上石阶,早已暗中运气戒备,一面冷然道:“足见统领高明。”

      铁面神判道:“小兄弟想来就是薛神医的公子了?”

      薛少陵道:“不错,统领要待如何?”

      铁面神判抱拳一揖,道:“老朽昔年伤重垂危,多蒙令尊相救,二十年来耿耿在怀,不敢或忘。”

      薛少陵心中暗暗冷哼:“义父明明被你们劫持,你到倒在我面前,故意说得这般好听,此人当真阴险得很!”

      铁面神判似已瞧出了薛少陵神色,当下说道:“薛世兄想是为令尊来的了。”

      薛少陵冷冷说道:“统领既已知道,何用多问?”

      铁面神判微微叹息一声,道:“薛世兄也许对老朽心存误会……”

      薛少陵冷笑道:“家父落在统领手里,那该不是假的吧?”

      铁面神判脸有愧色,点点头道:“老朽奉命行事,情非得已,但老朽愿以头颅向世兄保证,内府对令尊如待上宾,决无半点亏待之处。”

      薛少陵朗朗一笔道:“那无非是你们想利用家父,配制害人药物罢了。”

      铁面神判脸色微变,苦笑道:“老朽身受令尊大恩,自应力图报效,世兄也许对目前江湖情势,尚未明了。”

      薛少陵道:“在下确实不大明了?”

      铁面神判低声道:“不出数年,整个江湖,均将受本门统辖,顺生逆死,那是一定的道理,令尊能先为本门效劳,正是一件好事……”

      薛少陵皱皱眉,暗想:“张果老说的不错,看来他们野心果然不小!”不觉抬目问道:

      “你们究竟是什么门派?”

      铁面神判颇感为难的道:“这个老朽目前还是不便奉告,今晚老朽约世兄相见,实有两件事,必须奉告。”

      薛少陵道:“两件什么事?”

      铁面神判一脸诚恳的道:“老朽身受令尊大恩,不得不掬诚相告两件事,就是令尊虽然留在内府,但有老朽在,决可无虑,世兄归告令堂,但请放心,老朽也奉劝世兄,切不可再采取敌对行动。”

      薛少陵道:“第二件事呢?”

      铁面神判道:“老朽不瞒世兄说,上面因世兄和张果老两人,知道了本门甚多机密,内府目前业已传下令来,务必将世兄擒下。因此老朽之意,世兄不宜再在江湖走动,最好能易容改名,暂时隐藏,老朽自会竭力向上面解释,过了一年半载,也就无事了。”

      薛少陵道:“多谢关照。”

      铁面神判看他口气冷淡,叹了口气,又道:“老朽知道世兄未必相信,但老朽说的,实是出自肺腑之言,世兄日后自会知道,老朽不便多留,务望世兄善自珍重。”

      说完,抱抱拳,大袖一挥,一道人影,腾空飞起,瞬息不见。薛少陵仰望长空,心中暗暗赞叹:“这位铁面神判的武功看来不在师傅和张果老之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4-944.html - 2018-03-08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七章 倩影绰约灯市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段虚寸星夜兼程,待赶到洛阳城时,正值元宵节。  据自古传下的风俗,元宵节期间帝王亦要与民同乐,擎风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一早就带人出府巡城。苏探晴虽是耽心顾凌云的安危,却也无法即时面见擎风侯,只得耐住性子,跟着段... - 2018-06-18
  • 第七章 勾心斗角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明知此刻只要他袖手旁观,香公子便会被雪团砸中,但仅是稍一犹豫,天性里的侠义之念已令他不假思索地弃去长剑,探手抓住银链,奋力一带,已将香公子横拉硬扯地拽入洞中。雪团带着呼啸声落下,洞口的石门亦被砸落山谷。  两人连滚带爬地摔成一团,... - 2018-06-14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第七章 烈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呼无染心知铁帅有意示威,但见对方军容整齐,人高马大,如若就此与红琴徒步上前,气势上必是处于下风。当下示意红琴与柯都留在原地,一整衣衫,大步向前迎去。  柯都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反对,陪着红琴站于原地。呆呆望向那广阔的草原上,呼无染只身独对... - 2018-06-20
  • 第七章 水龙吟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断崖千丈孤松,挂冠更在松高处。平生袖手,故应休矣,功名良苦。  第一节一语奇突揖别旧日樊笼  刀王擎天而立,弓步前冲,双手握刀下劈  他的面容如经了千年的风霜,在星辉的照耀下,在月夜的掩映下,泛出一种古拙的青白色,手腕上脉络尽显,青筋迭... - 2018-06-21
  • 第七章 初战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红日早已沉入大海,海上一片蒙眬,还好月色甚明,照得海上一片银亮。蒙蒙月色下,海风凛冽,卷起浪花朵朵。俞重山将手探出窗外试试风向,喃喃自语道:风向终于变了。  报!传令兵突然在舱门外高呼,侦察小艇上发回信号,敌军船队在二十里外聚集,正逆风... - 2018-06-06
  • 第七章 借兵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初生的朝霞将山野染成一片金黄,在清晨温煦的和风中,得到片刻休息的兵卒们神采奕奕,护送着明珠的小轿往山下疾行。在他们身后,紧跟着十几个精悍彪猛的武僧,以及心急如焚的云襄等人。一行人即将下得小五台山,踏上山脚下的官道。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武忠... - 2018-06-04
  • 第七章 拜火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嵩山虽为五岳之首,却并无泰山的伟岸雄奇,也无华山的险峻孤高,论幽静典雅不及衡山,说到婉约多姿却又不及恒山。它在五岳之中最为普通,却以它那古朴和端庄的风姿,成为五岳中最平凡、却又最庄严的中岳。  嵩山之巅也一扫其它名山重岳的险峻,呈一片起... - 2018-06-05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七章 荣宝斋在苏州是老字号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荣宝斋”在苏州是老字号的珠宝店,很好找。黄昏时分,舒亚男依约来到这里,发现店中除了两个伙计和掌柜,已没有一个顾客。她径直来到柜台前,对殷勤招呼的掌柜冷冷道:“让莫爷出来见我!”  “莫爷是谁?”掌柜一脸迷惑,“我们这儿没这么个人。”“... - 2018-06-09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那群读大学的保安们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们在清华、北大学英语、读大学、考文凭,实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名言。  “我本来没什么口才。  只是个农民”  20岁的杨昌友是清华大学图书馆的保安。他读英语的地方是图书馆监控室。每天从晚上10点半到早晨7点。他和同事兼室友刘晓康交替... - 2018-06-14
  • 青春过道里的独角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四月中旬的样子,图书馆旁边的蔷薇花都开好了,白色的,粉色的,一树一树,香气熏染了半边天,走在路上,香熏欲醉,小蜜蜂嗡嗡地叫,花骨朵半张着嘴,枝枝权权上累累都是,风一吹,花枝便在风中乱点头。  夏洛洛抱着书,看了一会儿蔷薇,想起一句诗:因... - 2018-06-14
  • 巨人和裁缝_格林童话_故事大全
  •     过去有个爱吹牛皮的裁缝,他无啥真才实学,却想带着这套本事去周游世界,开开眼界。当他觉得能做到这一切时,便离开了裁缝店,越过高山峡谷,时而这儿,时而那里,向前不停地走着。一次他在途中发现远方耸立... - 2018-06-14
  • 最后的一天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我们一生的日子中最神圣的一天,是我们死去的那一天。这是最后的一天——神圣的、伟大的、转变的一天。你对于我们在世上的这个严肃、肯定和最后的一刻,认真地考虑过没有?  从前有一个人,他是一个所谓严格的信徒;上帝的话,对他说来简直就是法律;他... - 2018-06-14
  • 完全是真的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母鸡说。她讲这话的地方不是城里发生这个故事的那个区域。“那是鸡屋里的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今夜不敢一个人睡觉了!真是幸运,我们今晚大伙儿都栖在一根栖木上!”于是她讲了一个故事,弄得别的母鸡羽毛根根竖起,而公鸡的冠却... - 2018-06-14
  • 我的室友林书豪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如果你知道书豪在大学时经历过的那些困难遭遇,你也不会奇怪。”当世界都被林书豪震撼时。NR(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中国公司活动协调员何凯成这样说。他在哈佛大学与林书豪做了3年室友,亲如兄弟,毕业后,依然保持着紧... - 2018-06-14
  • 我叫施博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美国高校的返校节都会举办得轰轰烈烈。这个传统已有百多年历史。无论是热闹的舞会派对,还是安静的讲座会谈,精彩纷呈的活动背后,是校方的良苦用心:为校友和在校生创造近距离交流的机会。而返校节中的竞选“王子”活动,更是活动中的亮点,... - 2018-06-14
  • 把平淡日子往幸福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离开大学校园,我们要带着什么去走向社会呢?  上大学的时候,我与你们一样,都浪漫地憧憬着大学生活,大学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梦想。但是当你真正走进生活的时候,你会发现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 - 2018-06-14
  • 幸福的家庭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这个国家里最大的绿叶子,无疑要算是牛蒡的叶子了。你拿一起放在你的肚皮上,那么它就像一条围裙。如果你把它放在头上,那么在雨天里它就可以当做一把伞用,因为它是出奇的宽大。牛蒡从来不单独地生长;不,凡是长着一棵牛蒡的地方,你一定可以找到好几棵... - 2018-06-14
  • 嗨,你好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17岁的盛夏,七沫脑袋发热,跑去订了去丽江的机票,一个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出远门。  她不是矫情的孩子,只不过想在高三来临,成年之前做点任性的事。  只不过,最后那场旅行计划被搁浅了。  不是娘亲的不放心,或是父亲的不同意,是七沫从... - 2018-06-14
  • 恰好你也在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我每天晚上十二点睡,早上八点半起。泡好燕麦和豆浆,打开电脑,早餐时间浏览新闻。中午吃咕咾肉和土豆条,晚餐八成选择酸豆角炒饭。临睡前看一集美剧,一周去一次图书馆,买一件衣服一本书,旁听三节课。不多不少,不溢不流... - 2018-06-14
  • 18岁的成人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8岁的成人礼。那年我们读高三,当想完最后一分钟生日祝福时,认为应该去谈一场恋爱,至少要向一个心仪已久的女孩子表白,为了这一刻,阿武等了好久。我和阿武、阿勇凑了10元钱买了一包烟。三个第一次抽烟的人被呛得泪流满面。抬望泪眼,无语凝咽。 ... - 2018-06-14
  • 买书与看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台湾文化界名人吴念真小时候生活在九份矿区的侯硐村,他是村子里面唯一上初中的孩子。每天早上,吴念真要走一小时的山路,再坐火车40分钟,才能到学校。当年最深刻的记忆是饥饿。  初一升初二的时候,国语老师布置的暑假作业是写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长... - 2018-06-14
  • 来自洛水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2008年,中国四川汶川遭遇八级地震,六万余同胞遇难,我和众多志愿者一样,前往重灾区洛水镇,希望以己微薄之力为同胞做些事。  在黄继光团空降兵部队的帮助下,部队官兵仅用两天的时间,在倒塌的房屋中清理出场地为孩子们搭建帐篷学校,我和几名来... - 201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