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魔教主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急忙回过头去,但见一颗盘着小辫的脑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嘻嘻笑道:“姑娘这次猜错了,孙老头一直躲在草堆里,有什么大本领?”

      那不是孙老头是谁、他随着话声,偻曲身子,爬了几步,才行站起,双手拍拍身上泥土,朝岳小龙咧嘴笑道:“岳小哥把我老头说的更好,我连一点浅意都没有,那来的深意?”

      凌杏仙背后叫他孙老头,被人家听了,当着面,自然不好意思,不觉粉脸一红,惊奇的道:“你原来躲在草堆里!”

      孙老头耸耸肩道:“老朽看他们打起来了,就往草堆里钻,人老了,性命是更加值钱,黑夜里,刀枪又没有眼睛,只有躲在草堆里最安全。”

      凌杏仙只觉这孙老头生相猥鄙,实在看不出他是有大本领的人,听了不觉也有些相信。

      尹翔心中更是吃惊,试想方才他突然不见,自己一无所觉,还可说是双方正在激烈搏斗,分散注意,但这回铜沙岛的人已经离去,孙老头悄悄回来,躲入草丛,和自己相距咫尺,依然没发觉他如何来的?光是这份来去无影的身法,就是师傅,只怕也不过如此了。心念转动,不觉拱手道:“老丈真人不露相,其实老丈纵然不肯承认,晚辈也可以猜得到几分。”

      孙老头搔搔头皮,笑道:“这就奇了,不知尹小哥猜到了什么?”

      尹翔道:“据晚辈猜想,老丈应该是仙榜中人。”

      孙老头怔的一怔,接着摇摇头,笑道:“老朽山野之人,从没应过考,尹小哥当老朽有过功名,那更是笑话了。”没待尹翔开口接着,说道:“快走吧,他们都回进去了。”

      回到茅舍,客堂上已经点起蜡烛,村人们三五分成群,站在茅舍前面,兴高采烈的各启述说着交手经过。

      孙老头满脸堆笑,连连拱手道:“各位哥儿今晚真是大显身手,以后管教贼人们再也不敢小觑咱们两个村子了。”

      壮汉中有人问道:“孙老爹,方才好几个领头的贼人,已经冲着园来,不知他们怎会自动退出去的,你老可曾看到了?”

      孙老头嘻嘻笑道:“不瞒诸位说,老朽一直躲在草堆里,是看没有看到,但听却听到了一些。”

      大家听说他躲在草堆里,全都笑了起来。

      先前那人问道:“孙老爹听他们说了些什么?”

      孙老头指着尹翔三人说道:“那几个贼头进来的时候,这三位小友就隐身在附近树上,只听穿白衣贼头吩咐两个身黑衣的贼人进去瞧瞧诸葛先生是真死还是假死?老朽早已和小青子说好,只要贼人想动诸葛先生棺木,只管用弹弓招呼,咱们外面会接应。若是他们只进去看看,那就任由他们去看,反正棺木也看不坏……”

      凌杏仙心中暗道:“这老头真是鬼话连篇。”

      孙老头却说得口沫横飞,举起衣袖揩揩嘴角,又道:“后来那两个黑衣贼人回身出来,说棺木已经钉上了,看样子不像有假。”那白衣贼头说道:“看来诸葛先生是真的死了,咱们就犯不上和两个村子里的人结冤。’就这样退了出去。”

      只见许棠华从里走出。说道:“大家莫要高兴,说实在今晚要是没有能人暗中相助,咱们真还挡不住人家。”

      另一个人接口道:“许大叔说的不错,方才确实有人在暗中帮咱们。”

      孙老头得意的笑道:“那是小青子,他从屋后翻出去,躲在树上,用石子打他们。”

      村人们不见小青子的踪影,不觉咦道:“青哥儿呢?”

      许棠华道:“他走了。”

      孙老头奇道:“他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许棠华手上拿着一张字条,扬了扬道:“这小青子留的字条,他谢谢各位,为了他师傅的事,有劳大家相助,他说是奉有诸葛先生遗命,办一件事去的,不久就可回来。”

      孙老头搔搔头皮,道:“这孩子也真是的,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了。”

      凌杏仙心中暗道:“大概又是你使的花枪。”

      许棠华道:“也许他真的有事去了。”一面回头朝大家说道:“现在贼人已去,今晚不会再有事故,时间不早,诸位也可以回去了,这里小青子一走,没人看管,兄弟之意,只要留上几个人就够了。在小青子没有回来之前,大家轮流照顾,好在咱们两个村子,相距不远,真要有事,临时通知大家,也并不迟。”

      事就这样决定,由村中留下四个人在茅舍看守,其余的人,就荷着锄头铁耙回去了。

      许棠华朝尹翔、岳小龙三人拱拱手道:“三位远来非易,寒舍离此不远,兄弟想请三位和孙老爹一同去寒舍盘桓,稍尽地主之谊,不知三位肯否赏兄弟一个薄面?”

      孙老头没待三人开口,抢着说道:“我看许老弟不用客气了,他们老远赶来找诸葛先生,原是为了两位老朋友,身患重病,来求医的,如今诸葛先生已死,药没求到,自然急于赶回去,方才是老朽怕人手不够,硬留着他们的。”

      尹翔忙道:“孙老丈说的极是,许大侠盛情心领,在下兄弟身有急事,改日再登门造访了。”

      许棠华道:“既然三位有事,兄弟不敢勉强,他日路过孤山,务望来寒舍一叙。”

      孙老头朝许棠华拱拱手道:“老朽送他们一程,许老弟请回。”

      许棠华送到篱外,才和四人作别,回转孤山。

      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牵着马匹,和老头走了一段路,尹翔忍不住问道:“不知老丈还有什么指教?”

      孙老头耸耸肩笑道:“指教不敢,老朽倒确是有一件事,要奉托三位。”

      尹翔道:“老丈请说。”

      孙老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老朽住在这里,不愿人知,三位莫要跟人说起老朽就好。”

      凌杏仙咭咭的笑道:“老丈要我们不说,你总该先告诉我们,你究竟是谁?”

      孙老头干咳了两声,道:“这个……这个……咳,咳老朽……”

      凌杏仙俏皮的道:“老丈不肯说,那就算了,我们会去问人家的,不过要去问人家,那就要把今晚的事都告诉人家了。”眼珠一转,接着笑道:“其实今晚的事儿,咱们都知道是你干的,你躲在屋子里,制住了黑衣堂两名总管,抓住马飞虹脖子,把他一脚踢出。后来白衣堂主亲自进去,走到门口,又被你一下撞飞出来,试想你不是大大有名的人、那能把他们四个人看的像稻草人一般,毫不费力,就全打发了。”

      尹翔、岳小龙两人站在一旁,也没阻拦,让凌杏仙滔滔的说着。

      孙老头口中只是“咄”“咄”连响,弯着腰陪笑道:“老朽知道瞒不过三位,只是老朽隐迹多年,不愿人知,务望三位替老朽守个秘密,老朽感激不尽。”

      说完连连拱手作揖。

      凌杏仙道:“不说就不说嘛,但老丈总该告诉我们您是谁?”

      孙老头为难的道:“不是老朽不肯说,实因老朽已有多年不用贱名……”

      话声未落,突听远处响起一声大笑道:“公孙老儿,你躲在这里,还当人家不知道么?

      哈哈,年秉文当时也许想不到是谁,但只要稍加思索,扳扳指头,也扳出来了。”

      尹翔、岳小龙、凌杏仙三人,已听出这声大笑,说话的是谁?

      孙老头可大吃一惊,不由的仰脸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但听那人大笑道:“公孙老儿,你少装腔,会连我吃肉的声音,都听不出!”

      一道人影,横空飞坠,落到孙老头面前。

      孙老头瞪着两颗豆眼,黑夜之中,突然射出熠熠光芒,惊异的道:“你是风三,你怎么知道老朽住在这里的?”

      那飞堕的人影,正是身穿油垢道袍的风三,只见他打了个哈哈,笑道:“你躲在乳山岩,还当别人不知道么?”

      孙老头道:“狗肉道士,你找老朽,有什么事?”

      风三道:“事情可多着呢,走,风道爷在路上捉了一条野狗,到你那所破房子里去烧,咱们慢慢的谈。”

      原来他肩头果然扛着一只黄白相间的大黄狗。

      孙老头连连摇手道:“不成,不成,老朽不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2-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醉仙舞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向飞天道:“不一样,她只答应替教主复仇,不肯担任教主,曾说等她把万松山庄、少林、武当消灭之后,由咱们师兄弟四人互推一位担任教主,复兴朝阳教,她就不问事了。”  任东平道:“你们教主和万盟主、少林、武当有仇?”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 ...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魔教公主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一下他心中早已盘算好的,自然去势如箭,奇快无比!  但霍从云是什么人?范子阳的心事,他早已猜想到了,所以第二掌左劈,第三掌右劈,就是要他笔直后退,第四掌他料到范子阳一定会硬接,才能乘机越墙而出,因此第四招和范子阳掌风堪堪接实,就右手一...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故布疑阵_珍珠令
  •   凌君毅目光一抬,问道:“贼人使的。可是‘森罗令’么?”  海棠站在最后,忽然冷笑道:“原来总使者早巳知道了。”凌君毅朝她微微一笑,还未开口,芍药叱道:“海棠,大姐面前有你插嘴的份儿?”凌君毅道:“副帮主,在下觉得今晚是海棠姑娘值班,又曾... - 2017-12-24
  • 第二十六章 轿前二煞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万花仙姑眼看软轿中的红灯夫人,这一阵工夫,始终只是垂帘说话,不曾露面,心头已是起疑!  此刻听说她要走,更觉疑念难释,俏生生走上一步,笑道:“夫人玉驾莅止,小妹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夫人能否俯允?”  轿中人道:“缨仙姑有什么事?”  万花... - 2018-01-06
  • 第二十六章 纷纷中伏_彩虹剑
  •   万老夫人一行,回到第二进议事厅,索寒心已在门内恭候,一脸笑容,迎着道:“恭喜老夫人,大会圆满结束,老夫人向天下武林也有了交代了。”  万老夫人冷哼了一声道:“老身希望索总管不要忘了答应过者身的话才好。”  “这个自然,在下对老夫人,岂敢... - 2017-12-24
  • 第二十六章 亦险亦夷空山谁为援 疑真疑幻胡镜本非台_纵鹤擒龙
  •   万小琪、尹椎英带着凤儿,跃登上陡壁。虽然中途已经没人再推下巨石,暗施袭击。但飞越这等百十来丈的壁立悬崖,全凭着一口真气,和手上一柄匕首,也着实累得香汗淋漓!  登上崖顶,站住身子,少不得娇喘频仍,长长的吁了口气。  万小琪四面一瞧,嚷道... - 2017-12-28
  • 第二十六章 九仙阳会师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那妇人一怔,眼看黑衣教果然大势已去,这就双剑一收,敛衽道:“小妇人多谢恩公一言提醒,救我一命,小妇人走了。”说罢,双脚一顿,纵身掠起,如飞而去。  大家歼灭了黑衣教供奉,各持兵刃,纷纷朝正在动手的李公健、霍行义两人围了上去,这份声势,着... - 2018-01-06
  • 第二十六章 一掌惊天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宇文兰身躯微震,低低的道:“爹来了。”  那清朗话声甫落,不过转眼之间,朝阳教主宇文靖青衫飘逸,脸含笑容,已从山门外缓步走入,双手朝西厢拱了拱,就飘然朝东厢走去。  黎佛婆慌忙率同十二金钗一齐迎到门口躬道:“属下见过教主。”  站在门口... - 2018-01-04
  • 第二十六章 情 仇_引剑珠
  •   她这两句话,说得虽不甚响,但在座的人,谁都听到了。  韦宗方被她说的脸上一红,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已经奔了出去。  蓝君壁脸色铁青,突然站了起来,手中银扇一指,扬眉喝道:“韦宗方,你给我站出来!”  韦宗方愕了一愕,起身抱拳道:“蓝兄有何... - 2017-12-29
  • 第二十六章 文如春怒笑一声避开杖势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怒笑一声,身形一蹲,避开杖势。一腿向温九姑下盘横扫过来,右手紧握迷天尺,突然催动真力,朝温九姑过去。  温九姑识得他“扫雪腿”厉害,急忙纵身跃起,她怎知“扫雪腿”有足左扫,堪堪扫过,左足跟踪右扫,左足扫过,右足又相继扫到,双腿一左... - 2018-01-11
  • 第二十六章 双鹰斗魔_梵林血珠
  •   正在场中人众以为万事大吉,两派和好,纷纷起立准备散去之际,突然从人丛中四面八方飞跃出了十多人,落在场地中间位置上。  这一突然的变化,立即把人们的目光再次引向场中。  所有老辈武林人物,认出了其中一些人,还有的从未见过。  这些人物的名... - 2017-12-09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重为轻根,静为躁君①。是以君子②终日行不离辎重③,虽有荣观④,燕处⑤超然。奈何万乘之主⑥,而以身轻天下⑦?轻则失根⑧,躁则失君。[译文]厚重是轻率的根本,静定是躁动的主宰。因此君子终日行走,不离开载装行李的车辆,虽然有美食胜景吸引着... - 2017-12-31
  • 第二十六章 眨眼之间三昼夜过去了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眨眼之间,三昼夜过去了。  她们因有“辟谷丹”充饥,自然不会饥饿。  铁拐仙可就惨了,他一生嗜酒如命,一葫芦酒喝光了,第三天只好和腹中酒虫商量,暂停供应。  经过三昼夜勤练,丁建中、戴珍珠虽然不知自己两人练的功,已有多少火候?但有一点,... - 2018-01-05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绿篁深处一疯子_北山惊龙
  •   蓝凤唐月娇道:  “家师曾说,为友为敌,悉恁神君定夺。”说到这里,又躬身敛任道:  “愚姊妹话已传到,就此告退!”她一拉白风,低声道:  “四妹,咱们走!”  绿袍神君低沉的声音,喝了一声:“且慢!”  蓝凤唐月娇、白凤苏令娇同时站住,... - 2017-12-12
  • 第二十六章 珠儿领着谷飞云、荆月姑、冯小珍三人走入篱笆_东风传奇
  •   珠儿领着谷飞云、荆月姑、冯小珍三人走入篱笆。  只见——两扇漆成紫色的大门间,迎出一个身穿紫色方裤的小女孩来,叫道:“珠儿,师公、师父都在客堂上等着,你们快进去了。”  这女孩和珠儿差不多年纪,生得眉目清秀,梳着两条辫子,一副秀外慧中的... - 2017-12-17
  • 第二十六章 花林突围_翠莲曲
  •   但就在这一瞬之间,天魔女动作奇快,玉臂一抖,一幅白布,随手朝锺二先生剑上卷去!  不,随着白布飞卷之势,中间还夹杂着一大蓬极其轻微的丝丝细响!  锺二先生目光虽然移开,但他内功精湛,耳目何等灵异,白布还没卷到,业已发觉这白布,只是一个幌... - 2017-12-20